misty超清

      接近东城门处的街道上,几道影子流窜其中,偶尔交错激荡着声响与火光;一群人对一个人的围攻,不是双拳难敌四手,而是万夫莫敌,同样都是一面倒,但结果却出乎意料!

      双方人马,藉着不平的细微起伏,踏步穿梭在建筑、街道、半空之间的全方位混战,一边杀敌,一边朝城门移动,折腾着彼此的体能与技术!

      一个撞击,将敌人撞入建筑之中,因此获得短暂浮空时间的索罗立刻拿出长弓射击,每一发箭矢都命中目标要害,使人坠落高空!

      才刚落地,还没来得及收回长弓即遭到敌人多方位的夹击,蹦跳几步避开锋芒,才堪堪收好长弓,转以细剑应敌;虽然双方实力与战况差距过大,但索罗的脸上却也浮现出了吃力的神情!

      「呿…没办法玩得跟圣棠一样好啊…」不过,索罗吃力的原因,似乎是因为不能掌握圣棠那出神入化的武器更替战法的样子,而不是因为受到围杀。

      将敌人的斩击力道吸收并引领对方到自己侧方,一脚重踹对手,把人送向坚硬的建筑墙壁上;连续挥砍两剑,把接下来的敌人挡住,手肘与膝盖前后捣击,把人击退,再接下来自背后的暗剑!

      「微风早已向我耳语你的行动啰~」索罗对着满脸难以置信的对手露出冷笑,接着后翻将人深深种入大地!

      藉着空翻来到半空,索罗选择继续向对手施压,连手剑气标射,逼得目标无法蓄势待发;人一落地即刻冲杀向前,迅速逼近敌人,抢先发动攻势!

      手起刀落,在剑锋即将命中之时,索罗却马上收手,向旁避开;一道影子袭来,扫过索罗身前,将原本的目标一同撞进建筑之中!

      千钧一髮之际避开的索罗,连连翻身卸力,才将迴避的力道全数化去,缓缓起身观望……

      刚才了无声息也无法透过风元素感应的攻击,看来终于是有点程度的对手了呢,这让索罗感到技痒、兴奋难耐,毕竟眼前这幺点程度的对手让他觉得无聊想睡。

 

 

      狂风吹散烟幕,而对手不见身影,果然是在建筑里吗?

      才一念及此,一旁的墙壁突然炸开了花,无数随时伴随着一发发风刃命中索罗的身躯,元素粒子与斗气相互牴触,顿时朵朵翠绿的爆花绽放!

      立刻翻身卸力,双脚蹬着墙壁一发力,毫无畏惧的杀向风刃来源─那灰暗的建筑之中;迴身飘蕩,并非为了与风抗衡,而是顺应风势,与风为伍,化身龙卷凿向目标!

      剑刃相抵触,冲击迴荡扬起飞沙走石,元素与斗气萤光满溢着狭隘的建筑!迅速摆荡双脚,将浑身气力凝聚在脚尖朝目标踢去!

      对方来不及架起防御,不过早已发动风刃扫蕩眼前的目标,双方技能彼此击中,纷纷被击开一段距离;索罗向后撞破墙壁滑行于街上,而对手也一样撞破墙壁,滚跳在路边!

      手爪一扫,狂风将崩裂落在满地的砂石尽数扫起,随着索罗的意图袭向目标,而自己也尽速发力冲向目标;对手随手一挥,轻而易举就把来势汹汹的狂风化若无物般卸去,但这才发现是障眼法!比狂风更具威胁性的是紧随在后的索罗!

      迫切抬起大剑,堪堪防住来访颜面的细剑,但是那不过两指宽的剑,其所蕴含的劲道之强,强得把原本还跪在地上的人整个扫起身来!控制微风将自己漂浮在空中的身躯尽速压至地面,不这幺做的话根本来不及应对下一击!

 

      「果然是拥有风亲和力的人吗?」能够轻易控制风元素的人,由深蕴亲和力的索罗来一看就知道对方有什幺能力,不过如果只有这样的话,对方依旧是没有胜算的。

      「秋沙雨!」操控流风迴转于剑刃之上,朝着目标连连串刺,每一刺祭出,狂风就会幻化无数如沙般的微小利刺,狂暴散击着敌人浑身上下!不过两三击,目标就已经被高次数的打击所带来的冲击力道震飞一条街道,撞进大街对面的建筑之中!

      甩剑将刃上残存的风元素扫向还留在原地看戏的敌人,索罗花两秒钟观望了情势,接着继续原本的动作─追杀残存的游击士兵;不花时间等待动静的原因,因为相信这一招不足以致命,再来是不能为了一个人而放那群游击兵四处为害。

      游击兵残存的人数仅剩两人,解决了尽早去东门查看情况,如果弗利跟芙娜两个人运气好的话,应该早就到东门去避难了……

      反正,刚刚出现的游击兵没有任何人被遗漏掉,全都死透了,仅剩这几个人,圣棠那边也不可能出差错放过任何人通过城门的,那就尽早解决这里过去跟他们汇合吧。

      索罗动身继续歼灭行动,所有人又开始了动作,而战斗又开始才没过多久,原本被击飞的那名亲合能力者所在的建筑有了骚动,狂风自四面八方涌入那栋建筑之中,看来是打算全力以赴了的样子。

      「残余的敌人果然是有二加一啊。」

 

 

      索罗不作他想,继续手边的工作,为了还没发难的对手而放跑眼前的猎物是不合理的行为,何况根本不足为惧。

      狂风呼啸,幻化利矢连连射杀而来,飘蕩空中的沙石被击散、拨开舖成片片毯道!

      索罗不疾不徐,将身边的敌人一把抓来扔到身前当作挡箭牌;望着骠悍的身躯遭到风矢凿穿,血如云雾炸散,而穿透了的狂风,依旧来势汹汹的横扫!

      往前飞去的箭牌,在空风暴雨般的攻势下,完美的达成了任务,化作斑驳碎沫掉落,而在其后的索罗亦早没了蹤影。

      操控狂风的敌人自破败的垣壁走出,一阵阵风随着汇聚,环绕在其身,準备随时席捲战场!

      突然传来了惨痛的哀号,让绷紧神经的对手立刻被勾引了注意,微风亦蓄势待发!

      「我在这里哦!」索罗的声音自背后传来,而早被吸引注意的对方,无法反应这出乎意料的展开!

      重击,几乎要击散了思绪中断的意识,身躯,早在感觉到痛楚之前就先往前飞去!

      索罗挥斩两发风刃,把大地切裂出深邃的痕迹,接着上前大脚一踩,掀飞土块将人击回往自身所在!

      纵身一跃,飞往目标所在,左手一起,狂风环绕在目标身边,準备进行绞杀;疾速逼近,準备进行最后一击的索罗,已将利刃锁定住对方咽喉了!

      利剑如矢弹射,没有刺入致命,而是顺着大剑血槽滑开出了大空门!砥砺产生的冲击震开了狂风,四散的火花,揭开了战斗的帷幕,而这一次,吃惊的反而是一直以来都自信满满的索罗!

      狂风反转,回流至对方手中,持续压缩凝聚,随着对手的动作,贴到索罗胸前……压缩解放!

      费力压缩的大量风元素,在解放瞬间幻化狂风,释放出如同爆弹般的力量,将索罗的身躯瞬间炸向地面!

 

 

      身躯宛如彗星陨落,索罗砸中建筑,将雕刻精美的天棚开了大洞,一路从楼顶坠落至地面,将大地轰出坑洞来;而双方都明白,这是好不容易才露出的扳回一城的机会,绝不会只到此就为止!

      不到两秒,另一身影坠落,浑身透过强风推助的力量,连云雾都不愿遭到擦身的选择了避开,开闢形成了一道苍白的通道;索罗立刻翻身避开,望着沉重的大剑直落地面,绽裂了大地,震碎了无数曾经庄严的壁石!

      碎裂的断垣残壁开始倒塌,必须尽早退离活埋的阴影,致使索罗连连后退,毫不忌讳后背又撞碎了什幺样的东西,只知道尽早重见天日;双脚朴朔,而手中也不忘牵制,藉着细剑出众的弹力,索罗以剑身连连弹射周边细小的碎块,而目标是对方落地的位置!

      「我在你背后哦!」在撞破了又一道墙壁后,对方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手持大剑的对方,却如鬼魅般出现在索罗背后,似乎是为了回敬方才的一击似的,对方脸上藏不住的嗜血冷笑,与辉映着其狂暴好战的大剑,早已迫不急待的想要将眼前的人一刀两断!

      一剑挥下,剑压斩断虚空与烟幕,却不见目标一刀两断!

      「我说过,微风早已向我耳语你们的行动了!」索罗向前压低身形,在斩击的空隙间避开了死路!压缩致极的身躯,猛然弹射一脚直踹对方的嗤牙咧嘴,将人再度踹上半空!

 

 

      索罗翻身站稳,左手也已经指挥来了大量翡翠之风辗转周身,随掌一送,足以揉虐万物的狂风汇聚成螺旋龙卷,直杀向目标!

      不过,亦有微风汇聚在对方周边,包附其身,将袭击而去的龙卷相互磨散消逝!

      安稳落地,不作稍息而直接冲向索罗,招来微风环绕剑身,让人误以为其手中把持着骇人的天灾龙捲,疾速逼近眼前的敌手;面对如此强势的对手,索罗依旧保持轻自在的态度,丝毫不受吓阻的缓缓抬起细剑……

      连续弹射细剑,狂风暴雨般的风刺喷洒而出,虽然纤细如针,但却是每一发都足以穿岩碎石,将周边的建筑、街道是打得如同蜂窝般坑坑洞洞,飞沙走石遮掩着大半视线所及!

      面对如此情景,对方左手微扬,风流身前迴旋成盾,化去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击,而后手掌一推,风盾迅速朝前喷发而出;顺着风盾的庇护,对方加速冲向索罗,等待逼近至对手的那一刻……

      进入大剑可以命中的距离剎那,风盾解除,炸散狂风袭击索罗,扫砍出大剑,将迴旋不止的暴风引爆,如同炸药引燃的杀伤力瞬间响彻!

      但是,奋力的攻击却远远偏差了目标,索罗毫髮无损,但旁边的建筑以至于大地,都被风暴刨刮了大半;千钧一髮之际,索罗直接击偏了对方的斩击,接着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连斩!

      元素与斗气的接触,每一次都是炸散火花的爆裂,虽然因为斗气护体使得伤害有限,但却是对心理的一大伤害!

      几次攻击不得心应手,让人越发疑惑与沉闷,接着窝火致使一昧的强攻,让攻势简单化,更加无法触摸到如风无形般柔韧的索罗!

      倚靠微风的帮助,纵使沉重大剑也如轻柔藤条一样的随意挥洒,以此当作与索罗周旋的基础,两人如落叶随风飘般的身影,游移在街道巷弄与高矮建筑之间!

 

 

      纵然有风帮助使得大剑挥舞再快,依旧快不上本身就轻巧灵柔的细剑,而狂风加持的杀伤,却被看似易折的剑刃轻鬆化解!

      索罗脸上的轻鬆写意,没有因为对方越打越狂的攻势,或越捲越剧的狂风而改变半分,每一次的攻防,都是如同流水漱石般自他身边擦过,没在他身上刻下痕迹。

      但是,两人周身的事物,就不是那幺完好了,随着两人的移行交锋,涌动的风潮每每切削出锐利的割痕,令人难以接近。

      「攻击再猛,摸不到就没有任何意义啰~」看着已经杀红眼的对手,索罗甚至还有余力开口揶揄;细剑上,甚至身体周围迴转的风元素,虽然比对手还要微弱,却是双方决定性的差距。

      微风流转,引导铺天盖地而来的狂风避开身躯,因此索罗才能挺立在风暴之中而毫髮无伤;而细剑上流淌的风,凝聚集中与一点,精準扎实的超量消磨着对手的斗气,而其浑然不知。

      连连接下数剑,脚下也挪移到墙边,在对方重击看来时架开了斩击,脚步踏上石壁,翻身到对方背后,细剑同时切割对方的肩颈!

      愤怒引剑迴身迅雷一斩,却被细剑轻易挡下,而爆风般流窜出去的风,粉碎了一切,却依然饶下索罗一身完好。

      转腕一切,元素与斗气的爆炸将两人分开一段距离,索罗更是藉着推力迅速拉开距离;对方急起直追,倚靠风元素而得以迅速逼近索罗,两人转圜之间,追逐到了一处巷弄的转角,接着提剑……

 

 

      使尽浑身力气的一斩,连周边坚固的石块都一併砍得七零八落,却依然没有击中目标;索罗先行一步转进死角,避开了斩击,接着引剑穿透崩坏的石块缝隙,直击对手的眼睛!

      对手痛苦的一声嚎叫,捨弃确认伤势的优先权,立刻用半分的视野追寻那该死的身影,并继续砍杀那该死的笑容;而索罗因为击伤了对方的眼睛,得以更加没有压力的玩弄对手,现在的他,攻防的比例开始反转,不再选择迴避,甚至开始招架对方的攻击!

      而对方受伤的左眼,因为剧烈的动作而开始撕裂,血液溅流而出,为残破凌乱的市容在点上些许炘红;流失的体力与血液,致使集中涣散,进而影响了对斗气与元素的操控,让攻击与防御开始衰弱。

      挺剑弹开对手的斩击,甩荡的狂风继续撕裂着大地,却依然没有伤到索罗分毫,接着寻隙一刺,尖端末入了肌肤之中,对方的斗气已稀薄如纸,一捅就破!

      架开对手的反击,索罗奋力一脚踹开对手,致使对方身躯滑行一段距离,直至撞上墙壁才停下,手中的大剑,已经脱手,插立在疮痍的大街上!

      双方相距短短几公尺,却是索罗催命的距离,再次提起细剑,连连突射狂风暴雨般的元素钉刺!

      对方立刻召来流风成盾守在身前,但是体力与魔力已经不足以长时间维持,不出多久,暴雨钉刺缓缓击散风盾,命中身躯;每发击中,都是张牙舞爪的撕裂着仅剩不多的斗气,接着有些许的微风刺入体内,接着半数、八成直至全数,都得起穿透已经分崩离析的防御,将血肉之躯啄食成坑坑洞洞!

      索罗最后一剑,直取对方心窝,强大的力量直将对方轰破背后的墙壁,弹射出一段距离!

快步上前,来到对手的身前,查看对方的生命迹象,确定他已经无法再起身战斗之后,索罗挥剑甩去刃上的血污,将其收回鞘中……

 

 

      「索罗先生!」突然,传来一声叫唤,索罗引目望去,原来是早些时间掩护离开的弗利,而在芙娜也在其身旁,看似完好无损,让索罗鬆了一口气。

      「好险,差点以为会被圣棠砍。」索罗轻声叹道,漫步上前……

      两人似乎被挡了下来,而在挡住他们的,是堆满整个大街小巷的杂乱物品,从生活家俱到路边摊商的拖车、货物箱都是,全都堵得水洩不通;虽然对索罗来说这点障碍不算什幺,但对普通人来说却实是此路不通。

      「我们绕了好一段路却找不到通路,而且发现靠近东门的街道全都被堵成这样,似乎是有意以此来阻碍敌军行动的手段。」芙娜在索罗开口询问状况之前,先说明了状况,避免浪费宝贵的时间。

      「那只好把路清空看看了。」索罗挠了挠头,看着眼前三人高的杂物,要通过,还得要恢复阻碍,那只能……

      脚下一踏,大地一阵晃动,眼前的杂物突然被抬升起来,底下有无数石块将眼前的障碍尽数抬起,构成一道岩石拱门,供人通过。

      「可以了,走吧,这不是我专门的,不能维持太久。」说完,索罗便尽速通过拱门,回望在后的两人。

      弗利边走边瞪大双眼,因为这是难得一见的景观,也让他更加敬畏了这个本该是敌人,但实际上却是位非常好相处的半精灵朋友。

      「你…有元素亲合能力?」芙娜揣摩着对方的实力,因为接下来要跟着旅行,多知道一些绝对不会是坏事。

      「这不是秘密,半精灵们都知道,你家圣棠也知道。」索罗耸了下肩膀,表示自己的能力其实并不神秘,而且圣棠知道的还比这里所有人都更加全面些。

      「你…到底为什幺要跟着圣棠?不留在自己的阵营里享福吗?」

      「等哪天我想说的时候就会告诉妳,妳现在只要知道我不会伤害圣棠,以及他的朋友就好。」

      「为什幺?」

      「因为我不会伤害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

      在三人走过了障碍之后,崩裂的石块与被拱起的杂物的轰隆掉落声,是两人交谈的句点。

 

 

      然而,三人却又同时被眼前的景像惊呼出了声音……

      因为城门前,本应该平息的战火超出预想的猛烈,甚至连士兵们组成的防卫线都已经被攻击的零零落落,视野可见,都有人穿过防卫线,隐入街道里面失去蹤影!

      「怎…怎幺会?」超乎预想的发展,让人惊呼连连。

      「看来,圣棠被敌人给绊住了呢。」索罗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闪耀的红髮,圣棠正拚命的击杀敌军,同时周旋一名看起来比较强的对手;对方并不执着于跟圣棠交手,而是骚扰防卫线的崁夫军,以此慢慢打出突破口,致使圣棠不得不疲于奔命……

      而索罗清楚知道,若不是因为圣棠失去雷元素亲合力的话,这幺点虾兵蟹将根本别奢望能够越过雷池一步!

      「要先把城门堵住,不然等到可以回头剿灭入城的敌兵时,这座城早就丢失了。」说完,索罗从空间饰品里拿出了一个看似手甲的东西。

      手甲为银与金色金属锻造而成,造型特殊,在手背的上镶有一块看似水晶的东西,而自水晶周围有两条弧状的金属条悬浮着,似乎能作为小盾使用的样子,做工精细,雕刻简美,似乎不是个寻常物。

      「这个是…?」

      「我目前的收藏里,最好的『弓』。」说完,索罗一握拳,弧状物挪移到索罗手心之间组成短弓状,接着弓臂滑伸,成了长有一公尺余的长弓!

      弓组装成型,而索罗的右手突然发出了火红、翠绿、水蓝、橙褐、黛黑,五种颜色的光芒;火、风、水、地、暗,五种元素粒子迅速凝结成箭矢状,随着索罗一把搭上弓弦,而箭矢瞄準的目标……是东城门!

      「可是!城门上还有人,不先等他们撤离吗?」

      「我知道,但是城门不堵上,对我方所有人来说……都是重担。」索罗点了点头,声音平淡而冷漠,冷漠得让人冷汗直流……

      虽然迟疑了几秒,但索罗还是鬆开了拉紧弓弦的手指,将五枝闪耀着各色光芒的箭矢释放而出,离弦的箭矢如猛禽般,咆哮着令人骇恐的长啸,直射向城门!

      「元灭…一击!」

  • 名称:misty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