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电影网超清

      炽热的火、沁凉的水、无形的风、坚硬的土、闪耀的雷、璀璨的光、邪魅的暗,元素七大属性各自有其特性、相性、个性以及运用,因此就算世界被六族划分,也有一种职业会尽其所能的钻研、交流魔法知识。

      大陆上充斥着丰富的元素粒子,粒子催生魔法,魔法衍生装置,装置堆砌文明,因此不难看出这个世界对于魔法的重视与依赖。

      对于魔法的使用者跟研究者来说,他们梦寐以求的就是能亲近元素粒子,亦就是所谓的『元素亲合能力』,因为至今仍然是天生无法改变的,才更令人妒忌。

      照理论来看,七大元素的亲和力总合为一百,一方多就会有一方少,少的表示无法驱动,甚至连感受都办不到;而单一属性要到达指数二十才等于是拥有元素亲合能力,这也就是元素法师的基本要求。

      与元素亲近,代表可以更快速、更轻鬆的指挥、使用该元素,而且会受亲和力的强弱影响,如圣棠的亲和力,高到可以将身体当作容器,储存一定程度的雷元素。

      但是……

      亦曾有过,亲和力总合少于一百的稀有案例,稀有到这四千多年下来的历史中,仅有屈指可数的个例……

 

 

      宛如身体被一股力量强灌一般的痛楚冲来,炽热、冰冷、阴寒、块切,自指尖到骨髓的每分每吋都受到揉虐似的,痛得让精神自熟睡中甦醒过来!

      圣棠睁开双眼,而那份痛楚却丝毫没有因为清醒而减退,反而更加清晰的感受到,不知缘由的痛苦!

      「哦?醒过来啦?还以为你已经醒不过来了呢。」身旁,一名金髮绿眼的男子,看圣棠有所动静之后,一扫脸上的忧郁,满是欢喜。

      圣棠忍着疼痛,缓缓起身,看向四周的环境以及这名男子……

      在一辆晃动的马车,身边摆放着塔克的大剑以及紫雷,还有其他看似货物的装箱品堆架起来的简单遮阳棚,而无论是顶上的布料,又或是旁边的箱子上,都有同样的符号,看来是一个冒险团。

      但是,在周围并没有弗利,那个多话而且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吟游诗人。

      「我尽量的帮你把东西捡回来了,而另一个人的话不用担心,他…」

      「索罗,你怎幺窝在车上?」

      在男子準备说明来意的时候,有人冒出头来,那个浑身缠满绷带的人,就是妮可一直想摆脱的弗利。

      「…已经可以活蹦乱跳了。」

 

 

      说到人,让圣棠想到妮可,而刚才好像也没看见妮可在周围,伸手摸向怀中,也不在。

      「哦哦!!圣棠你醒了吗?」弗利看圣棠清醒之后,开心的一蹦就跳上车:「啊~那个时候感谢你帮我挡下了魔兽,不然我可能早就去苏州卖鸭蛋了!」他一把抓起圣棠的手就狂挥猛甩的,像是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谢似的。

      「去苏州卖鸭蛋?这句话怎幺说?」一旁索罗对于刚才出口的方言表示疑惑,他从来没听过这种话。

      「哦,那是我从别的吟游诗人那裏听来的,意思就是说自己差点去见阎罗王的意思。」

      「阎罗王?是哪一族的王吗?原来还有这种我没听过的别称啊……」

      「又说错了,阎罗王那个也是方言,该说…差点就去见罗赫了!」

      「罗赫…是指圣棠吗?我记得他的姓是罗赫的样子。」

      「那他应该是圣骑士吧,听说教会的人都会改姓罗赫的样子。」

      …………

 

 

      圣棠望着眼前的索罗,总觉得他的长相与自己印象中的那位半精灵王子─索罗‧洛金恩十分的相似,翠绿且锐利如鹰的双目以及那头金色璀璨的头髮……

      不过,耳朵倒是人类的模样,并不是半精灵的尖形绿耳,看来只是同名长得像而已。

      看索罗与弗利交谈甚欢,圣棠无意打扰,将放在一旁的大剑与紫雷收好,就起身跳下马车;双脚一接触到地面,突然发觉一阵刺痛,双脚脚尖像是被千针万刺穿透般的剧痛,瞬间无法动弹!

      圣棠低头看了自己的脚,肉眼看起来十分的正常,并没有什幺问题,也没有踩到任何的尖锐物品,但就是有一股莫名的痛楚传来。

      一旁冒险团的人,看圣棠醒来之后都有所心喜,但是看他伫立在原地,又满是疑惑……

      「怎幺了吗?」弗利探出头来,看到圣棠反常的钉立在原地不动。

      「看来…果然是有问题啊。」索罗轻声呢喃着,下车走近圣棠,一把将他的手扛到颈上。

      而当圣棠的脚离开地面之后,痛楚减轻许多,但是一碰到地面,又是一次千针穿足的痛楚。

      「在战场上看到你的时候,你的身体并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的啊,你跟那只魔兽对打的途中,发生了什幺奇怪的事情吗?」索罗用仅有圣棠能听见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听他的话说,当真是索罗‧洛金恩!

      圣棠并没有开口,但是思绪开始搜索当时战斗的场面……并没有任何问题,但只知道自己最后似乎是失去意识……

 

 

      把圣棠扛上车之后,弗利的脸上出现了担忧的神情,而索罗则是满脸的沉重……

      索罗抓起圣棠的手,只召唤来了自己能驱动的火水风暗地五种属性的粒子,却发现粒子在靠近圣棠手的时候,全部被其掠夺得一乾二净!

      而在粒子入体的时候,圣棠明显感受到身上的痛楚加剧许多,以前对他无害的元素,现在就像是毒素一般,勾引着浑身上下发出剧痛。

      在这期间,索罗强行稳固粒子的凝聚,却也都是徒劳;比起索罗发号的施令,圣棠更像是粒子的归属般,强拉着粒子拖入圣棠的躯体内。

      「你打倒魔兽之后,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怎幺浑身上下的雷元素通通都不见了?而且这股对元素的强大吸力……并不是雷元素亲和力者的你该有的东西。」在观察出圣棠身体有异样的时候,索罗显得非常惊慌,像是想要帮闯祸的朋友排忧解难般的连连追问着。

      「等等!…索罗先生跟圣棠是朋友吗?」弗利看两人对话的形式,相比起陌生人,更像是陈年老友。

      「嗯,我跟他在战场上碰面过,是朋友没错。」索罗简单的回答完问题,就继续逼问圣棠:「你昏倒这段时间,就觉得元素粒子一直都在汇流到你身上,明显不是你有意识的作为……可是这对于只拥有『雷亲和力』的你来说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

      在索罗追问的同时,圣棠才明白,原来一直缠绕在体内的痛楚,那份宛如根生自骨髓的痛苦,是因为元素汇流而形成的。

      接着,他连忙催动雷之力,但却没有任何力量运转的感觉,本来能在自己指尖闪耀的雷光并没有出现!

      「我透过魔力看你的身体,原本充满雷元素的紫色身躯…不是暗元素的紫黑色,而是一片黛黑。」

      一句话,让圣棠的精神为之一震!

 

 

      在冒险团行进期间,圣棠一直待在马车上,试图唤醒长久以来挥洒自如的雷之力,原本随着活跃而运转的身躯内,已经没有任何感觉,无论精神怎幺集中,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转念想运转魔力吸引元素粒子,但是……

      一经运转,被魔力吸引过来的粒子就像是贪婪的狼群般一拥而上,蚕食着圣棠的意识,让微小的疼痛进而加剧到差点晕过去的强烈痛楚!

      在圣棠百般尝试后,确定自己已经失去了雷之力,他只好接着思考接下来要怎幺样去取得剩下的材料……材料?

      虽然不是自己打赢的,但听说那只魔物确实被打倒了,那光耀石结晶呢?

      一想到与那只魔兽交战的根本原因是为了第二样材料─光耀石结晶之后,圣棠连忙查看腰带的储物空间,要是解决他的是『自己』,那裏圣棠应该会帮他放进腰带之中……

      而连忙查看的结果,确实有第二样材料,光耀石结晶,静静的安置在奥里哈钢旁边,灿目的光芒没有因为被取出魔物体外而失去光芒。

      虽然失去了雷之力,但也成功取回了第二样材料,明白自己至少没有在这件大事上徒劳的这一点,让圣棠鬆了一口气,名单上记载的材料,还剩四个。

      闭上眼睛,试着消退大战后的疲劳,却想起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幕,不是横身挡在弗利面前的那一幕,而是清楚自己已经打不赢的当下,脑中出现的…胧哭泣的颜面。

      那个场景,不是自己认识的地方,而家俱也不是自己熟悉的东西,整个画面中,只有胧那泣不成声的哀戚,而被胧的恸哭所矢指的,是自己。

      若是祈求可以成真的话,圣棠只希望那只是恶梦,希望自己魂牵梦萦的少女,不会再哭下任何一滴眼泪。

      『只剩下胧了…只有她是我无论如何都斩不断的牵挂……』

 

 

      闭幕养神的过了一段时间,圣棠的思绪慢慢的随着胧而进入到了梦境,望着那曾经美好的过往,以及曾经热闹过的圣殿,每个人脸上那灿烂的笑容,尤其是从来都只是抿嘴微笑的塔克,那不过多久就已经让圣棠有着无限的缅怀……

      如果不是自己的天真,那就不会引发后续事件了……

      一念及此,脑中的梦已经从欢乐转成悲伤,塔克的死亡,成了一切的导火线,让坐在赫薙王座上的人,成了荼毒百姓的菲力‧古利迪,贪婪无度、好大喜功、引爆无数的国民怨声载道……

      自我苛责的声音逐渐充斥在心头,看着本应是希望的自己成了让民众痛苦的始作俑者……

      塔克死了……

      国家衰弱了……

      人民受难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害的!

      如果不是自视甚高……

      如果不是天真烂漫……

      最后闪过脑海的,是浑身染血的自己,抱着冰冷的塔克,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中,仰望着火红夕阳的自己。

 

 

      「圣棠!」一个声音,把圣棠从无法摆脱的噩梦中唤醒!

      圣棠爬起身来,浑身冷汗淋漓!

      『是梦?』圣棠伸手擦去额头上留下的汗水,但肌肤一碰触到水分即传来冰冷刺骨的疼痛,水的元素粒子正在肆虐着他的身体。

      『我已经很久没做梦了……难得另一个我没有找我训话……』心中暗暗想道,然而却觉得不对劲,因为上场战斗是危及性命的死斗,如果自己伤重到晕倒的话,出来平定必定是另一个自己……

      虽然不常伤重到失去意识,但至少到目前为止都会出来训话,或是又把自己打个半死……

      「圣棠,我们到驻扎地啰~听说待会有营火晚会,今晚又有得欢乐啰~」弗利爬上马车,向正在思索的少年兴高采烈的欢呼着。

 

 

      到了晚上,冒险团在辽阔的平原一处扎营,当作今晚休息的营区,而自然而然的,喜欢热闹的吟游诗人就又开始炒热气氛,声声丝乐不绝于耳。

      打赢那只魔兽的圣棠,受到冒险团长邀请来参加营火晚会,虽然不愿跟人有瓜葛,但无奈自己沉默不语,又有一个喜欢推他参加的弗利,再加上跟着起鬨的索罗,于是,围着营火的盛会中,又有圣棠的位置。

      「哈哈哈哈─我真好奇,你到底为什幺一直沉默不开口啊~」因为喝多酒了的关係,索罗变得异常开朗:「听娜丝莉雅说你本来就很少说话,但现在是怎幺回事,完全变成哑巴了啊~」

      而被拉到人群中吹奏乐器的弗利,虽然专注在音律上,但眼神也时不时的往圣棠处飘去。

      「既然你不说话,那好,冒险团因为不捨得抛弃而帮忙运送的那只被你捨命打倒的魔兽,就当作救命的谢礼好了!不说话的话就是默认啰!?」索罗看圣棠完全不打算开口,于是随口开个玩笑,试图逼他讲话。

      不过,似乎对圣棠有用的样子,看他嘴巴微微张开……接着举起杯子喝了亦口酒之后,就继续看着摇曳的营火。

 

 

      索罗看圣棠居然不为所动,却不生气,仅只出拳轻轻捶打了他的胸膛一下,就继续喝起酒来……

      「我当初被追杀逃往人类的领地,为了省去麻烦所以伪装成人类,躲到众神山脉里面,因为当时发现你在的地方有很大的动静,所以去查看了一下,没想到遇到你,就顺手帮你救了起来,而这冒险团也是被你的战斗所吸引,因此拜託他们收留我们。」

      「这个冒险团,接下来要往南边的经过坎夫国去往精灵的国度,刚好你的战利品需要有魔法才能够有效的处理、製作成器,顺路去找精灵工匠的话,可以把魔物浑身都做成不错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你接下来会往哪里去,但是,我比起当无头苍蝇,更想在你身边当个朋友,如果不想的话,可以开口拒绝我…果然,还是保持沉默吗……?」

      「看来,曾经发生了什幺事情让你选择坚决不开口,连持续跟随你好几天的吟游诗人都没能让你说话几次,冷漠至此也不愿与人交流…是为了什幺呢?纵使没说过多少话,但是很明显的还是会有人愿意跟随你,而你的同伴们,也会急着寻找你这个…惊雷骑士吧?既然冷漠也无法斩断跟世俗的牵连,那何不敞开心胸的去接纳、去珍惜呢?」

      索罗断断续续的开口向圣棠谈吐,但就跟弗利一样,没有收到任何的回应,只看到圣棠偶尔举起酒杯喝下一口,剩下的,就是毫无举动的端坐在地,宛如石像。

 

 

      看着圣棠毫无反应,索罗轻叹了一口气,望着天上的星辰……

      「明明都生在这广阔的世界,为什幺就是不能够享受自由的人生呢…?」

  • 名称:迅雷电影网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