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 电视剧 2017超清

      手持紫雷,身边漂荡翠绿色斗气的红髮少年,面对一位不知来历的对手,虽然几次来回而不能探明对手有什幺样的压箱宝,但是那身与自己同阶级的墨绿色斗气,至少能知道双方攻防能力相差不多,所以战斗不会是跟之前相同的一击定胜负,而是陷入缠斗。

      长吁一口气,圣棠微微改变持剑的方式以及待战姿势;侧过身来以右向前,缓缓将左手隐入视觉死角之中,斜着长剑架在胸前,并且放鬆握剑的力气……

      对方动了!脚下大地炸出大量尘土,一道影子极速袭来!

      圣棠向侧面避开,鬆懈的长剑接下对方来势汹汹的兵刃,柔韧的剑势顺势缠绕上对方的手臂,卸去力量同时起脚击向对方后背!将对方的击飞,接着扫出一发剑气,迅雷步直冲追击上去!

      对方紧急煞住被击飞的身躯,接着又受到了斗气的斩击,诧异的琅苍几步后回过身来,反射举起剑抵挡来到眼前的寒刃!

      出力架开敌人的防御,圣棠趁隙斩击对手的肩头,回剑再劈一击,云蹤步伐运转行云流水,避开对方的反击并钻到对方的背后,重力一击!

      对手受攻击力量推动而迴身迎击,却被挡下,右腰随即遭受拳头重击,向后滑行一段距离;方才几秒的攻防,圣棠已经展现出其出色的剑技,这次的交手让对方清楚明白,双方在技术上隔有一道鸿沟,一段难以跨越的差距!

      不过,战略的方向很清楚,就是挪开挡在城门前的障碍,而无法用武力撤除的话……

      牵制住他也是可以的!

 

 

      再次冲向圣棠,剑与剑的交锋,散发着显眼的火花与绷散的萤光,但是双方却都没有出力抵挡彼此,如水过无痕般的砥砺之后,两人就这幺分开来了!

      几步转圜,敌人摇曳着寒光的剑刃再次逼近,使得圣棠挥剑扫起地面砖瓦袭向对方!

      挥剑斩去遮蔽视线的砖瓦,清楚视野的瞬间却是两剑双交的意外发展,藉着短暂的失焦,圣棠已经跳到空中,倚剑斩击;落地扫出一腿踢击对手后脑,再引剑斩击后背,扫得对方失速向前摔滑出去!

      拍地翻身,猛然冲向圣棠,引剑一斩,顺势跃起旋身一腿强势抢攻;圣棠反剑架开并滑入对手的身躯,劈砍对手的躯体,并以手肘挡下对方的踢击,却受到第二脚命中!

      圣棠不卸力,反而扛着伤害追杀,左手拍地,蜷缩一团,在半空使出天云迅速回冲向还没稳住攻势的敌人,以剑尖直插对方腹部,一举撞入一旁的建筑!

      抓着敌人的脖子,使出浑身力气往地上狠狠砸下,接着顺应滚动、弹跳力量将其扔出,并且卸去冲击力量,将其积蓄在浑身肢体上的肌肉,扫出强力的斗气斩击!

      敌人连连遭到砸摔,虽然脑袋天旋地转,但是身体受到的伤害却是远远低于想像,在后背撞上墙壁,被紧接而来的斗气斩击命中,连人带着龟裂的墙壁一同被扫飞了一段距离!

      圣棠站起身来,仔细观察动静,与相同斗气阶级的人有过战斗经验的他,非常清楚其攻防能力绝对不是这幺三两下所能打伤的程度;当初能打赢半精灵,多半倚靠着雷之力才能够造成出乎意料的伤害,在没有雷之力的当下,必须耗尽对方斗气才能真正的击倒对方。

 

 

      突然,从击破的大洞处,飞来了一个木製柜子,致使圣棠反射性的起剑劈开;对手身影自分成两半的柜子后方出现,寒芒闪耀的长剑迎面而来,左手以虎口接下,冲击致使虎口迸裂出朱红,脚下地板亦应声撕裂!

      将对方拉来,右手也出力将剑拉起,朝对方的胸膛刺去;敌人旋身,转动长剑挣脱圣棠的束缚,避开串刺,甩剑回击圣棠!

      圣棠侧身闪过斩击,而紫雷的剑尖也只擦过对方的胸口,斗气的砥砺擦出了灿烂的萤光闪耀;扭转手腕将剑插入大地,起脚往对手的肩膀踢去,而对方也转刃追砍,双双中招,被击飞开来!

 

 

      在圣棠与敌人缠斗期间,城门口少了阻碍,原本萌生退意的敌军,如同死灰复燃般再次展开行动,将被堆放在行进路线上的尸首搬开,进行第二次的入侵!

      「敌军并没打算撤退吗…传令!围住城门口,阻挡敌军涌入,弓兵,向城门底下张开包围网,用箭矢狙杀任何试图进城的敌军!」在后方观察动静的威斯顿,看了情势的新发展后立刻下达命令,要将敌人全数圈在这边!

      圣棠才刚被引开没多久,敌人就又展开了新一轮进攻,看来刚刚的杀鸡儆猴跟撤除阻碍这两点很成功的提升了对方破釜沉舟的气势。

      命令传达完成,士兵们各自到达岗位上,以剑与盾架构出防卫线,试图将如水潮般涌入的敌人阻挡下来,双方在城门底下的争斗再次燃起战火;不过这次,对方有不少人越过了防卫线后,并不是纠结于攻佔城门,而是立刻遁入街道之中,消失无蹤!

      「对方改变作战方针了吗…可恶,我方士兵太少,不能够将敌人全部拦下…希望刚才做的準备可以阻碍他们的入侵行动。」威斯顿喃喃自语着,按照常理来说,既然已经有游击兵入侵了,那幺冲过防卫线后就该直捣王宫,而不是纠结在攻下城门这点。

      现在对方的行逕才符合常理,除非对方还有什幺图谋!

      「那个缠住『红髮恶魔』的人不知道是什幺身分,如果有更多那种对手存在的话…必须想个办法来堵住城门了。」

 

 

      一旁的建筑发生动静,石砌墙壁被砸破个大洞,烟幕瓦砾里有个人影翻滚其中,左手紧扣着地面,试图缓冲速度!

      甩开遮掩视线的红髮,圣棠起身,望向战斗再次混乱了的城门,这才知晓对方的意图,并暗自咋舌,原来对方明知道没用却还是横冲直撞的打法,是为了把自己引开而打的算盘。

      只要自己不把关城门,敌军就会继续涌入,而崁夫军几乎无力面对潮水般的攻势……

自己抽身帮忙抵挡敌军,或是巩固崁夫军的防卫线的话,对方就可能攻击士兵,拉开兵力差距;如果与他对阵的话,崁夫兵以少击多,会逐渐被拖垮……

      如果对方是这样打算的话…那不就是对方心中嘲笑自己作战方式过于天真的一种体现吗…?

      那幺,就同时缠住对手与敌军吧,圣棠打定主意,疾速冲向防卫线上!

 

 

      一名敌军奋力撞击盾牌组成的防卫,将已经疲于应付的士兵们撞得东倒西歪之后,伸脚踩踏在已倾斜的盾牌上,打算越过这条阻挡在行军路线上的障碍;才刚发力跳上天,却突然飞来一脚,将才刚心生雀跃的敌人如陨石般踹回敌阵之中!

      来者圣棠,落定在倾斜的盾牌上,发力冲入敌阵之中,化身血雨腥风掀起一阵惊声尖叫!

      刚才的对手虽然因为最后一击而将双方冲散开来了,不过对方要是有打算要缠住自己以确保敌军行进路线的话,那他就一定会再出现,毕竟自己就是对方的首要目标,圣棠坚信这一点。

      打从战争的开始到结束,自己总是可以完美的扮演『诱饵』这个角色,这次亦然,来日如是!

      而圣棠的猜想并没有错,发愤击杀敌军才没多久,余光就已经瞄到了远方有动静;墨绿色的黑点迅速放大,如针线般尖锐的刺击像老鹰般俯冲而来!

      但是敌人的攻击似乎早被透析一样,圣棠依旧保持背对,以左手肘箝制对方的右手,阔胸以右肘重击目标的后脑,飞身将敌人投掷向城门外!

      投摔力量之大,大得敌人一口气撞飞了不少人,才狼狈的稳住态势;立刻举剑,预想会冲杀来的人,却不如预期的出现!

      圣棠并没有上前追杀,反而继续待在敌军阵中,持续不断的奋勇杀敌,阻止防卫线的崩坏!

      心中爆发的恼怒,驱使着敌人提剑準备继续与圣棠缠斗;将一旁上前搀扶的士兵通通推开,开始拔腿冲刺,目标是那该死的阻碍!

 

 

      在防线前面的少年,心无旁鹜的持续着巩固的任务,一剑将即将越过防卫线的敌人刺穿后,将其拽下到脚边,连忙再跑去收割哪个即将攻破盾防的目标;每个行动,都是迅速果断的收割人命,避免任何敌军穿过防线成为漏网之鱼。

      而转过身来,发现来势汹汹的『熟识』,不慌不忙,侧身倚剑架开斩击,转腕以柄重击对方腹部,再引剑斩击膝盖窝,趁对方失去重心跌落的时候重击对方心窝将其击倒在地,最后出力一蹬脚将敌人踢里原地!

      无力的身躯,如秋风落叶般翻滚在喧嚣的战场上,随后翻身屈膝,锁定目标,如弹簧般压抑满劲道的四肢瞬间弹射出去!

      圣棠迴身避开直击,却被刺中左臂,瞬间被带离原地;两人一路滑行到防卫线,一股脑的撞上了坚固的厚重盾牌!

      起手切割对方的脖子,接着手肘毫无怜悯的重击颜面,右脚绊倒对方,左拳往腹部猛力砸下,再将受到反作用力弹起的身躯一脚踹飞出去!

      蹦蹦跳跳般的身驱,再次撞进同阵营的士兵们身上,砸晕或者砸飞了一堆人,而遭到连连重击的敌人,因为头部连续遭到攻击,思绪跟视线已经开始晕眩模糊起来,但却依然没有丧失战意!

      站起摇摇晃晃的身驱,两次的突击与败退,说明对方已经洞察出自己的意图了,不然不可能选择放任自己而没追击上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必须再想办法引起对方的注意,例如……

      看準最角落的崁夫军,距离那名少年有点远,就选择那边吧!

      快步奔走过去,举剑一砍,就将能够扛住两军对峙的盾牌壁垒给一刀两断!受盾牌庇护的士兵们发出哀嚎,持盾的左手跟着破开了一道惊人的创疤!

      一剑砍翻了一堆人,让原本懊恼的思绪又转为兴奋,没想到自己的实力超出常人这幺多,但随之而来的却又是更加深刻的憎恨,已经有这幺出众的能力了,却依然被那该死的少年压着打!

      準备再次挥洒长剑将眼前已经无力架构防卫线的士兵们尽数扫飞之时,左肩膀传来了剧烈的痛楚,如同巨石砸中的冲击力道,将这名将士击向城墙,以至撞得坚石龟裂出痕迹!

      转身回剑反击,抢先敌刃即将命中身躯之前挡下,接着立刻逃出不利的墙角,期间又勉强对了几剑,再次被红髮的少年击退!

      狼狈的几次跌跌撞撞,起身再次行动,不过,目标不是少年,也不是方才打出来的突破口,而是……

      离自己最近的防卫线!

 

 

      随手扫出一发剑气斩,不需要确认结果是什幺,因为在那之前,必定会有什幺东西来袭,比自己的攻击更快、更狠!

      起身準备尽速离开原地,果不其然的前脚刚起,那名少年就已经来到身前,不容饶恕的杀气自冷澈寒刃与致命战技中,表露无遗!

      一瞬之间,头、胸、腹三处再次受到重击,击打力道强得让人误以为伤处已经连着攻击一同被刨除了一般!

      这个时候,让人不由得莞尔的是,千辛万苦锻炼出来克敌制胜的斗气,在此成了酷刑的帮兇,让人痛得浑身痉挛,实质上却没有太大的伤害。

      『真是个生不如死的任务啊…』心中苦笑不已,但痛苦与理智强拉着把意识拽回脑中,继续寻找防卫线抑或是其后的崁夫军,接着锁定其为目标!

      手脚并用,不以此缓冲力量反而借其一用,快速冲向防卫线后方,目的不是冲过,也不是突破,而是牵制!椅背撞开大半士兵,迴身一砍,待脚落地立刻奔驰,手中长剑连连圆舞,接着起身跃向一旁的建筑墙壁……

      根本无法确认攻击的结果是什幺,只要感觉到有人站在什幺地方,这就足以成为攻击的依据,也没办法经过头脑,因为时间并没有多余到能够思考,也没能够转头观看杰作……

      而不能回头的理由之二—一定会有个东西紧接在后!

 

 

      果不其然,头顶红髮的紫眸少年就在身旁,近在咫尺,毫无保留的全力挥剑攻击,速度之快如若电闪,彻骨之声如若雷鸣!

      来不及闪避,只能仗剑硬挡,一击即将两人脚尖所点的石砌墙壁激荡出层层波纹与龟裂,进而崩裂成碎沙裂石四散!

      身躯不受控制,如矢直射上稍霄,径直飞往高空,虽说在落地之前都无法行动,但相对的那名少年也是如此吧?至少这段时间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但是,失焦的视线,忽然捕捉到了底下的动静,有什幺正在疾速逼近!

      圣棠踩踏天云步,迅速逼近对手,难得的放弃坚守防卫线的激进行动;而天上的敌人,也不会就这幺坐以待毙,架起长剑準备迎战!

      但是,预期中的攻击,却不如预期的那幺简单;第一剑,不偏不倚的挡住,微微抖动的剑身与略麻的手腕就此迎上第二击,被扫出了大开空门!

      瞬间,腹部与胸口受到二连攻击,不到半秒之差就是后背的重击,造成意识的朦胧涣散!

圣棠天云搭配云蹤两种步法,在敌人周围浮游流窜,迅速几剑攻击要害,将目标朝城门处击去!

      身体如陨石般坠落,将城门拱上的磐石撞出裂痕之后,无力落下,倒地剎那,受到圣棠从天坠下一击,将整个大地凿出一个小凹坑!

 

 

      几步跳离坑洞,仅留下众人诧异的面孔与暂时没有动静的伤者,圣棠不恋战的继续在城门前的敌阵之间奋勇杀敌,毕竟方才一段时间的游走,让防卫线背负了不小的担子,需要他加倍的卖力,才能够扳得回来。

      但也得要是在毫无阻力的情况下。

      方才几度被击退的人,咳嗽了一声,随后起身,摇了摇稍微有些晕眩的脑袋,让自己可以继续牵制的任务;头晕目眩,但是继续作战还是可以的,反正就算状态万全也不一定能够战胜这次的对手,而只要自己没有倒下,就依然可以进行牵制!

      而相比起来,对手要保全处于随时都可能崩溃的防卫线,这困难度远远高于自己的牵制行动……

      哼,长吐一口气,这场战争还有得打呢!现在就垂头丧气的,太早了!

  • 名称:迷 电视剧 2017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3: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