讯雷超清

      东门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但无论是谁都知道,城里依然有敌人的游击部队存在,居民与外来的商旅依旧有生命财产的安危。

      圣棠与索罗的乱入,虽然打乱了双方的阵脚,但是对已经站稳上风的敌军来说,受到的影响更是大上许多。

      城门前的敌军已经扫蕩了大半,而城门下与上之间的通道,因为遭到索罗无虚发的精準狙射而打通,原本遭到孤立而束手待毙的士兵开始向下攻击,希冀清空城内的敌军!

      不过现阶段,索罗似乎被棘手的敌人盯上,高楼上的烟幕拉开了战斗的序曲;而圣棠则早已冲入城门底下的敌阵之中,试图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

      战况虽然好转,但是还需要其他生力的加入,才能强占上风,此时的崁夫士兵,因为受伤加上些许时间的搏斗,气势已经衰竭不少,纵使受到救援而士气回升,但已经是力不从心。

      少却大半压力的士兵,终于能好好的喘上几口气,庆幸自己的倖存,然后再继续参与战斗;他们清楚战斗的艰辛,但更明白现在的他们只要能够救援其他的人,无论是正在战斗的、受伤的、濒死的,只要多活一个,就多一分胜算!

      双方的战斗正陷入白热,但是长久看来,依旧是崁夫居于劣势……

      只要那不断涌入敌军的大门不堵上的话……

      被圣棠救下后,已经被崁夫军做完应急包扎的威斯顿,终于勉强止住了血,只是失血过多的他,如今无比虚弱。

      而在一旁的士兵们,因为敌军减少而能稍做休息,暂时充当医护兵,帮忙照料受伤的士兵与民众,同时休息準备应对接下来可能会生变的战况。

      「东门…怎幺样了…?」威斯顿出力想爬起身,但无力的身躯不仅没能挺起,反而差点跌回地面。

      「大师!请先别起身!您失血过多,好不容易才止住血,如果再乱动的话伤口会裂开的!」一旁的士兵连忙上前搀扶,避免威斯顿的伤势再次恶化。

      「没关係,先告诉我…战况怎幺样了?指挥官是谁?」威斯顿摇着头,虽然才刚死里逃生,但他不顾自身安全,优先担心国家安危。

      「现场没有指挥官…但是,战况从原本的危急渐渐扳回势均力敌。」

      「…请告诉我详细过程。」

      「我们照常镇守在城门,把守进出的人事、队伍,盘查到一个队伍时,对方不仅拒查,还引爆车上的东西,炸毁了大门,同时发出信号,届时从城内涌出大量敌军,试图侵佔城门上下以确保进军路线,我们猝不及防,差点丢失城门。」

      「没有指挥官,怎幺扳回劣势的?」

      「那个…是『红髮恶魔』出手帮忙的,我们原本以为他是敌人,但据说有人伤到他也没遭到回手,而且他斩杀的全是敌人,没有我方士兵,甚至主动保护我方的士兵,或是像大师您这样的平民。」

      「『红髮恶魔』!他出手帮助我们?为什幺?」一听说是原本下令搜捕的通缉犯伸出援手,这让威斯顿激动的诧异,甚至刺激到伤口,痛得咬牙切齿。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他现在依然在帮助我们,甚至只身冲到城门下方去抵挡敌人大军涌入。」

      「所以,在这之前,有敌人越过包围圈,进入城里吗?」

      「虽然在东门附近的巡逻队伍迅速赶来支援了…却还是有一部分进入城里……」

      「是吗…我知道了。」说完,威斯顿缓缓起身……

      「大师,您做什幺?您身上的伤还没好啊!」

      「你说,现场没有指挥官吧?」威斯顿拿起一旁的布幔披上身,打上紧绷的节,用以止血的同时藉由痛楚清醒脑袋:「我来尽一点绵薄的力量。」

      「是!」

      威斯顿向战区走去,看着城门前的战况……

      涌入城门内的敌军基本上已经被斩杀得差不多了,仅剩零星的战火还在继续,但是因为人数上的优势,所以不会造成太大的困扰。

      不少士兵因为圣棠的帮助而逃过一劫,或坐或站的大口喘气以恢复力气,而由于城门上下打通关的关係,也有不少人上去引箭射杀城外的敌人。

      但是,在最前方,城门底下,圣棠正一人来回支撑着防卫网,砍杀、击退任何企图闯入城内的敌军!

      「先清空眼前的敌人…然后再封锁城门……」威斯顿喃喃着战斗方针,随后打定主意!

      「剑盾兵!负责防御敌人的攻击;枪兵!引诱敌人聚集在城门前空旷地;弓兵!依照指示移动;其余手边没事的人,儘速撤离在场伤兵与民众!」

      「是!」受到指令,士兵们开始动作起来,负责传达命令的旗兵,立刻将指令透过旗号或暗语,传达给参与战斗的士兵们,让所有人动作迅速準确的执行命令!

      手持剑盾的士兵开始专注防御,以手上坚固的壁垒挡下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势,捍卫阵地不受侵犯与伤害。

      在盾兵之后,手持长枪的人盯住对手的动作,连连突刺对方的下盘,逼迫对手必须挪动双脚以保全安危。

      战局再次生变,原本零散的敌人慢慢被聚集起来,受到包围的人无法轻易出手,而再外围剿的盾与枪依然步步进逼……

      威斯顿看对方已经尽数遭到包围了,又看两旁民宅的顶楼上,渐渐站满依照指示行动的人马,一个个张弓瞄準底下的目标……

      「放!」威斯顿一声令下,所有弓兵射出弦上的箭矢,狙杀遭到包围的敌军,不留活口的尽数射杀!

      城门底下,圣棠正独自一人面对众敌军,不过虽然是一打多,却没落于下风!

      巧妙利用毁坏城门造成的狭隘地形,限制了敌军进攻路线,进而应战三两蹦上前的士兵,将他们击倒在路边堆积形成障碍,逐渐封锁城门!

      再次解决的数个人,将他们扫飞至两旁充当路障之后,圣棠空洞的双眼望向堵塞在眼前的敌兵,缓缓侧身向前,举剑问敌,还有哪个人想要上前挑战?

      久攻不下,让敌人的士气大打折扣,相对节节高涨的崁夫来说,敌军反而渐渐起了撤退的念头,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停下脚步,致使原本前仆后继的状况不再!

      「再向后退的人,依军法处临阵脱逃,杀无赦!」此时,士兵被迫分开出一条路,让一名骑着马匹的士官来到阵前:「还想说是什幺东西挡住你们?不过一个人而已,还没有斗气!这都攻不破,看来操练得不够!」

      圣棠没有回应,仅只看着这名士官……

      士官脚踢马肚,加速冲向守门人,致使圣棠预备好架式,蓄劲等待敌人的攻击;在对方逼近到圣棠攻击範围前一步,拉起缰绳跳起身,一脚将坐下骏马踢向圣棠!

      不慌不忙,数步云蹤踩踏,避开毫无抵抗之力的马匹,挥剑击向匿蹤于马身之后的敌人;两人双剑叩击出新的战火,不过,对方的身上迅速飘荡出白金色的斗气,硬挡下圣棠奋力的一击!

      「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但无论你技巧再怎幺强,有没有斗气可是天差地远的哦!」对方泛着冷笑,立刻出脚攻击圣棠,迫使兵器分离,落地后旋身挥斩将圣棠击退一段距离!

      对方的一击,成功击退圣棠一段距离,双脚拖曳着明显可见的痕迹,而且圣棠也能感受到剑锋传来的力道,震得右手略感麻痺;对手即起直追,避免给予圣棠太多休息的时间,他欲趁胜追击!

      既然对手已经放出斗气了,那幺…不拿出斗气的话,不仅体能上会有差距,而且容易损坏到兵刃……

      一层翠绿的气体自体内窜出,包裹圣棠周身与手上紫雷形成一片薄膜!

      双方再次的交兵,强烈的冲击扬起沙尘,双方都没有后退,但是,对方的长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消磨中!

      虽然对手没有先以斗气包覆兵器是失策,但更大的失算在于他没有想到,自己眼前的对手,居然拥有这种等级的斗气!

      大地等级的翠绿,与金属等级的白金,差距浅而易见!

      催动斗气不仅可以强化身体机能,也能附加一定程度的攻防能力,而斗气越深厚,强化的幅度越是明显,而斗气的强弱与深浅,都反应在其颜色上;最初的金属色系─铁、铜、银、金、白金,到大地的绿色系、天空的蓝色系,以及非常非常罕见的星空级。

      虽说有的人的颜色会受到元素亲合力影响,如:迪斯的苍白色,但那也是非常罕见的斗气色,容易形成误判,带有一种障眼手法。

      而圣棠与眼前对手,两人白金色与翠绿色的差距,更是对敌人自信心的一种打击!原本脸上洋溢着的冷笑,瞬间僵成吃惊的撕牙咧嘴,望着自己兵刃的消磨,如同自身自信般,消失溃散!

      圣棠起脚,快如迅雷重击对方的腹部,将对方踢飞一段距离,接着几步云蹤步踩踏,在对方还没从打击中醒来的时候先行窜到对方身前,举剑挥砍对方的身躯!

      因为斗气的保护,对方虽然遭斩击到衣物、防具绽裂,但肌肤却只有浅浅的伤痕,而比起斩击,更重的是斩击力道带来的痛,那如同遭到铁鎚重击的力道,差点击散了意志!

      每剑斩下,都是冲击扬起的狂风,与斗气砥砺激射出的萤光,而眼前戏剧性的转折,更让敌军士兵难以置信事情的发展!

      转身一脚,将目标击飞至墙边,最后举起长剑,迅雷一步笔直刺向对手心窝!强劲的力道,将对手钉在城门墙上,斗气的相互砥砺着,但只有白金色的那方快速消耗着,而剑尖也随着斗气消耗慢慢刺入对手胸膛!

      倏忽一把长剑射来,饱含斗气的长剑,让圣棠召出刃弓挥击,击偏袭来的攻击!

      长剑飞出,一道身影蹦出,一把抓住长剑,奋力斩向圣棠;圣棠架弓硬挡,两人竟然同时被震开,双双退后几步的距离!

      圣棠并无意看清对手的面貌,迅速冲上前去,连连挥剑逼杀对手,但对方竟然毫不畏惧,同样连环叩斩着硬对,毫无遗漏的抵挡了圣棠所有的攻击!

      双方每一剑的交错,激荡着强烈的撼动,脚下大地亦为此颤抖,绽裂出怵目惊心的裂缝!而双方也因脚下大地的崩裂,各自退开了一段距离!

      这次分开,圣棠凝神望了对方一眼,对方身边漂散着一股墨绿色的气体,看来也同样是身为大地等级的剑士了;深呼吸一口气,稍作架式的调整,这段短暂的交手,虽有几次往来却没能佔到便宜,以此看来必须要换个方式战斗了。

      另外一边,距离东门两百公尺附近的高楼上,似乎有城内的游击部队盯上了再此发动狙射的索罗等人,并且率先发动了偷袭;索罗抢先一步挡在芙娜身前,拔出细剑缠绕上斗气,挡下了对方的攻击!

      「没一击得手,是重大失误哦!」索罗冷笑着看对方剑上的斗气与其吃惊的神色;己方翠绿色的斗气对上白金色的斗气,如同以卵击石的实力差距。

      「这…你是谁?没听说过崁夫里驻扎着大地等级的人啊!」对方急忙分开一段距离,避免斗气持续损耗。

      「对一个将死之人说上太多也没有什幺意义啊。」索罗如此回答,并将手上的长弓收回空间饰品之中。

      但是,有其他人出现,站在索罗等人周边,而他们也直接外放出了斗气,虽然都只是铜银金三色居多,但总数有十多人,似乎有意包围、剿杀的意思。

      「哦…是一群啊……」索罗的笑容稍微僵了一下,然后对一旁的芙娜与弗利细声说道:「待会我会尽力缠住他们,你们快跑!」

      说完,敌人立刻上前剿杀!索罗引剑击偏一剑,起脚踢飞一个人,脚尖轻点开始移动方向,迴身袭向打算偷袭芙娜与弗利的人!凝聚力气于剑尖上,一击将对手击落高楼,随后继续与在场的人周旋。

      而受到帮助而得以逃脱的两人,立刻冲向高楼的楼梯口,迅速进入室内开始逃跑,抛下为他们断后的索罗……

      「我们这样跑走…没关係吗?」弗利听着上方传来的声响,十分担心为他们断后的索罗会不会有危险。

      「不用担心那个半精灵王子,反倒要说,我们待在现场反而对他是个束缚。」芙娜冷哼一声,对此时成为绊脚石的自己相当不满:「刚刚看战况的演变,现在城门处应该相对安全点,先过去那边找崁夫的指挥官讨论作战行动,不然我们各自作战会没效率…虽然那幺混乱的局势,很难相信有指挥官在就是了。」

         两人迅速奔下楼梯,夺门而出,朝着东门跑去!

      索罗虽然面对诸多敌人的围剿,却没有落于下风,不受到对手人数的震撼,反而还转化利用对方人多而难以自在出手的优势进行战斗;索罗飘逸如风的战斗风格,致使对方难以侷限住他,而能够进行移动的距离,不仅难以制伏,更是得以蓄力发力的空间!

      直刺击中对手,使得对方被击飞到其他建筑物上,随后迅速撤离原地,随后看着一人直劈落空,击破了地面;迴身蓄劲,化身龙捲袭向另一端的人,配合冲刺、旋转将所有力量凝聚在细剑上,挥扫出强劲的一击!

      对手架剑一挡,遭到强大力道击飞,却突然被一把抓住;索罗拉紧对方的衣服,近距离的几拳与肘击直掼胸膛,揍得对方吐出口鲜血,将大量的斗气消磨光后,引剑直刺其心窝,接着一脚将对手踹落地面,蹦踏着一旁的建筑回到高楼顶上。

      回到高楼顶上,索罗看现场的人少了几个,先不管对方是刚刚打算追击自己下去的,亦或是跑去追杀离开的两个人的,总而言之全都不能留下活口;凝聚斗气于剑锋上,连连对底下的人们挥洒出剑气,迫使对方必须集中注意力在己身上。

      看着翠绿的斩击极速杀下,对方试着闪避,偶有人迴避不及,仗剑硬扛的也有,那就是直接被强力的攻击打得飞滚出去,同时赔上不少斗气还被砍出一道伤痕。

      而高楼的地面,也无法持续承受这样的力道激荡,龟裂的痕迹越来越深、越来越明显!

      索罗落地之后,依然持续朝所有人挥洒出斗气斩,并且迅速逼近目标!

      对方即刻对索罗挥出攻击,却被闪过,还因为剎那间的分神而遭到斗气斩击中;索罗迅速绕到对方后背,以大量斗气包裹的细剑连着斗气斩同时斩击对方,两股对向的力量冲击着敌人身躯,将敌人化作血雾炸散开来!

      转身将剑上仅存的斗气扫向其余的敌人,并引爆脚下的斗气,化身利箭冲向下个目标,再度集中斗气于剑尖,连着对手一起撞下高楼;索罗踱步的力道强大到将累积的崩坏尽数引爆,至使高楼开始崩毁,而还留在高楼顶的人,急着跳到周围的建筑,只有少数人遭到石块的堆砌掩埋!

  • 名称:讯雷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3: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