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世代 电视剧超清

      越过众神山脉,其西南山口外的一处小村庄,胧与娜丝莉雅以及随行的左衡花了几天的时间才刚到达这个地方……

      「姊姊,那个人这几天都一直跟着我们…没关係吗?」娜丝莉雅瞟了尾随在后头的左衡一眼,他从几天前就一直跟在两女身后,却也保持着一段距离,并没有直接黏在她们身边。

      「没有关係,我们优先的目标是寻找圣棠,他如果没有直接来阻挠的话就不用理他。」胧继续走路,并没有给予太多的理会。

      没有直接进入众神山脉搜寻圣棠,一是範围太广,二是怕错身而过,既然如此,先到圣棠行进的路径上等候,会远比直冲入山路里找还快。

      进入村庄之后,胧先到附近绕绕,看看这边的民情,顺便探听一下有没有圣棠的消息……

      这座村庄与弗立伦那些大城市不同,没有大量屋舍,没有尘世喧扰,没有贸易车队,仅只有少数冒险队伍稍作驻扎,除此之外就是满地的驴车、农耕用具以及宁静安详的朴实农村。

      对于四周环绕田地的农村,这里的人们所讲的自然不会有太多关于武者的话题,那幺,要打听惊雷骑士的消息,就只能找有冒险团下榻的旅馆或是驻扎地去了,毕竟他们才是流通消息的媒介。

 

 

      决定好目标,胧马上找了一家酒馆,看外面停有几台马车,车上盖有印製专属花纹的布料,推定是冒险团之后,就开门进去了。

      原本吵闹的酒馆,因为胧与娜丝莉雅的到来而顿时安静的下来……

      女性会进酒馆的原因不多,不是员工不是傻子就是很有胆量,而这次进来的人,还是气质与外貌都相当出众的美少女,这让平常出生入死惯了的冒险者们都心痒难耐。

      胧与娜丝莉雅在角落找到了一桌空位,入座之后,唤来服务人员,点来几样的菜餚与两杯不含酒精的饮料之后,以缓慢的速度开始细嚼慢嚥……

      一旁,无不受胧或娜丝莉雅吸引的男子,藉着酒醉壮胆,或是与同伙打赌的原因,想上前与两女交谈或是邀请。

      「怎幺会挑这种角落呢?美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坐在热闹的地方畅谈呢?」首先,就有个身材粗犷的男人打了头阵;他拿着一杯承满烈酒的杯子来到两女桌前,给予邀请。

      胧没有给予任何回应,继续食用菜餚……或许这就是一个答覆。

      男人却不识趣,想要拉开椅子坐下好好再多说个几句,但才刚拉开,椅子却莫名其妙的滑得老远。

      旁边开始传出笑声,让男子觉得尴尬,想赶紧化解这个气氛,乾笑几声之后,手就打算放到胧肩膀上……

      「别不理不睬啊,至少给个回覆啊?」男子说完,手就即将触摸到少女的肌肤……

      一股强烈的狂风袭来,不只将男子的动作阻挡下来,将其强压回他原本坐的位置上,期间脱手的酒瓶与其中洒溢出来的酒却没落地,而是一滴无损的复归到男子的桌上。

      「法术…这…魔法使!?」被这股强风压回原位之后,男子才终于从酒醉中惊醒过来!

      在酒馆里的人也跟着大吃一惊,因为在他们的理解之中,施展魔法必须要有一定程度的元素亲和力,否则就算知道咒语以及催化素如魔法阵,元素也难依照指挥行动。

      而就算有元素亲和力,也必须要经过咏唱咒语或发动魔法阵来加速元素形成魔法发出,除非是钻研出秘法的魔法使,否则寻常法师都必须经过準备才能施放魔法……

      虽说人类能拥有法师天赋的人不多,但也不会稀少到难得一见,只要有一定规模的冒险团一定会有几位负责扫蕩或压制的法师存在。

      这酒馆里面就有几位法师,但他们比其他在场的人更加吃惊,因为他们比谁都了解使用魔法的必须条件!

      但方才那发狂风别说是咏唱,两位少女甚至连施术的动作都没有!难道说施术的动作就是使用餐具亦或是咀嚼食物吗?这根本前所未闻!

      可以瞬发魔法的这两个少女……到底是何方神圣!?

 

 

      早在大家吃惊的当下,左衡避开所有人的注意进入酒馆,来到吧檯前坐下……

      「来一杯最好的酒,还有最近关于『红髮恶魔』的消息。」左衡拿出一枚金币,敲了桌子两下,吸引回酒保的注意,随后开口点单。

      酒保倒满一杯金黄色的酒,放到左衡面前后,开始将最近冒险团来讨论的、提过的事情通通讲给左衡……

      「…在大概一个多礼拜前,听说弗立伦的城主因为被挖出内幕就这样被处死了,而再之后就是多听说『红髮恶魔』笔直朝着众神山脉走去,我所听到的就这些了。」将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完之后,酒保看着左衡,像是在等待着什幺似的。

      「…这样啊,所以关于他进去做什幺,或是他已经离开什幺的,就没什幺消息啰……」左衡思考了几许,接着示意酒保可以把金币收下,拿起酒杯一口喝乾之后,起身走向胧所在的角落座位……

    

    

      不过几句话的短短时间内,胧的座位围了几个人,但是听他们讲谈的内容跟气氛,不像是在争吵,更像是讨教的感觉。

      原来是因为胧瞬发魔法的举动,吸引了在场的法师来讨教几句;因为不如最初的男子一样色迷心窍,而是真心想来交流魔法心得的缘故,所以胧不但没有赶人,反倒教了这些法师使用精神力的入门法则。

      「你们太过依赖咒语跟魔法阵等催化要素了,这些东西要构筑魔法的根本因素是个人天生无法改变与锻鍊的元素亲和力,所以才要花时间準备,也是因为这样才让你们没注意也没锻鍊到魔力的根本,也就是精神力。」

      「当成功使用到精神力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捕捉周遭的元素粒子构筑成魔法施放,随着时间锻鍊增强的精神力,其可操控的构筑力量与速度会更强更快,而且不会受到魔法阵上面的构筑式限制,而可以随意构筑出複合属性的魔法,如水里有风、风里有火。」

      「但是複合魔法也必须注意属性的相性,不能把水和火这种不相容的粒子强绑在一起。」

      「另外,这样操控魔法的方式虽然可以瞬发,但是弱点也很明显,因为是自己去构筑的魔法,所以构筑的强弱会影响到魔法威力;而操控、构筑的根本是自己的精神力,所以强弱也会受到当下的精神强弱影响,为了避免忽强忽弱,就必须随时锻鍊自己的精神与意志,来避免战况影响到魔法强弱。」

 

 

      几句话,指点了几名法师,让他们了解一直在使用的魔法与胧的『祕法』有何不同,更为他们敞开了另一种使用的魔法的大门。

      听完了胧的『祕法』教导之后,各位法师满怀感激的对胧行礼,他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询问的,却没想到胧会将『秘法』这种只传给子嗣或是弟子的法门教导给他们。

      法师们离开之后,胧又开始解决桌上的菜餚……

      「真是热心,居然连『秘法』都倾囊相授了。」左衡拉开椅子坐下,并对胧的举动感到吃惊,他虽不明白魔法,但对于使用的前置条件也很明显的,也就是需要元素亲和力以及咒语、魔法阵之类的常识。

      「我教的只是基础入门,对于习惯咏唱与使用魔法阵的法师来说,要换施放的手段难免会不习惯,而且麻烦的是之后精神力的锻鍊;再说,这看似秘法,但也秘密不到哪里去。」胧放下餐具,似乎不认为这些被人类视为珍宝的法门有什幺珍贵的。

      但也不能怪胧,毕竟在东兰岛上的龙族们,每一个都会这套魔法理论,甚至钻研、锻鍊得更加透彻,而且说不定还有比她年长的龙族,使用魔法的理论早已超脱这套『入门』的了。

      而且,现在的自己也必须深入钻研使用方法或是更高深的理论了,不然,遇到拥有强大斗气护体的敌人,必定也会跟之前被金追杀一样,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

 

 

      「好吧,反正是妳的祕法,我没权力说什幺,不过我可以问,妳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吗?妳们醒来之后,没交代就直奔出来了,我身为一个男人,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女孩子闯蕩天下啊。」左衡轻哼了一声,比起他不感兴趣的魔法,眼前这两个少女的目的与身世背景才是他在意的事物。

      「感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在找一个人,只知道他大概会去哪里,并不知道他人在哪里。」胧如此说道,虽然一开始判断左衡不会是个好到哪里去的人,但至少他到现在都还没有任何奇怪的举动。

      「找人吗?我也在找一个人呢,真巧,不过,你们要找的人是……?」

      「我们的同伴,他也是我们的家人……」胧回答,不过,说到家人,让她神情明显沮丧了起来……如果是家人的话,会什幺话都不说的就突然离开了吗?甚至都没能见上一面。

      『是不是自己根本就不是个足以留下圣棠的牵挂呢?』

 

      「看来是很沉重的话题呢,那我还是不要多问好了。」左衡看胧的表情非常痛苦,自然就打断了话题,继续追问下去的话,势必难堪:「那妳们之后怎幺办呢?要继续赶路还是要在这里住下?」

      「我想……」娜丝莉雅看了胧一眼就明白,她已经陷入了悲恸的漩涡之中,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过神来,因此只能先帮忙回答:「应该会在这里住上几天吧。」

      「那幺,我先去镇上的旅馆帮妳们订好房间,当然,我会跟妳们分开不同房。」左衡听两女是要待在镇上一段时间之后,鬆了一口气,接着起身离开……

 

 

      在农村里面四处寻找可以下榻的旅馆,在农村这闲暇的气氛之中,左衡明显受到影响,浑身紧绷的神经开始鬆懈下来,那和煦的阳光、凉爽的微风、亲切的人情味,无不是最舒服的环境。

      就在左衡深呼吸完一口气的清凉气息后,双眼一睁开……

      一头显眼的红色就在前方不远处,那因为阳光照耀而更显眼的红髮…是『红髮恶魔』!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农村遇见自己最想打架的对手,这份惊喜让左衡浑身颤抖!

      慢慢加快步伐,笔直冲向目标,右手伸向弯刀,拔刀斩去!

      毫无预警的快刀一斩,却没碰触到对手分毫!

      「真是个特别的『招呼』啊。」对方开口冷笑一声,起脚一踢!

      左手一架,直接挡下对手的反击!

      在和平的乡间小路上忽然掀起的战祸,让在场的少数人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

      「吼?我可不记得你会讲话啊。」左衡左手因为使劲而颤抖着,而内心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战斗而鼓动着。

      「哼哼,我也不记得你会搞偷袭啊。」裏圣棠冷笑了几声,随后搜索回忆,想到当初在城堡里,圣棠一开门就有一把匕首飞来之后:「好吧,是我记错了。」

 

 

      互相出力将彼此震开,以化解比拼力量的僵局!隔着短短几公尺的距离,两人凝视着对方,试图猜测对方的下一招会出什幺……

      「怎幺不拿武器出来呢?」左衡询问一句,上次对战,对方是剑与弓连环变换的,如今两手空空的,反倒觉得诡异,因为在他的假想之中,对方是忽远忽近的打法,如果是贴身战的话,他还没有想到任何对策。

      「有很多原因。」

      「因为同一招对我来说没有用吗?」

      「不是…」

      说完,裏圣棠一步迅雷疾踏而上!凝聚力量于手肘,直撞对方的胸膛!

      左衡架起刀身一挡,却还是被强劲的力道撞飞,直飞进农田之中,一头栽进泥水之中,扬起大片尘土!

      「主要是我觉得根本不需要用到武器。」

 

 

      两人的对战,引起了许多人的恐惧,虽然赫薙国民风剽悍,但这边是嚮往和平的农村,以及和平惯了的一般农民,如今突然发生了战斗,让他们惊慌失措的开始逃离。

      「看来…天空等级的人,就算不用斗气,也还有一定程度的反应与肉体强韧度呢。」裏圣棠操弄着浑身上下的关节,当作是简单的热身动作。

      「你啊…原来说话比不说话还强呢。」左衡自狼藉的农田中站起,脸上的兴奋比当初更加浓郁。

      两人冲向彼此,一方赤手空拳而一方弯刀在手,却是打得不分上下,弯刀攻势凌厉逼人,但空手打得癫狂激进,彼此的进退与攻防皆是疾风迅雷般的快且险!

      裏圣棠右掌推出,未果,前压避过攻击,旋身扫腿,云蹤迴避,贴身靠击,掌手架刀,抬膝短击,每个动作都是出乎意料的,顺势且连环,纵然是危险的贴身博击,身段却如同云雾般柔滑,让左衡的攻击难以得手。

      两人在田埂之间缠斗着,每个挥空的攻击都呼啸着阴冷的寒风,每个命中的拳脚都低吼着骇人的声响,而代替两人受伤的,就是脚下揉虐的大地,还有周遭受波及的作物!

      左衡之前跟圣棠对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对方的步伐相当的麻烦,但是如今再次一战,却发现对方的步伐不只更快,还因为攻势凶猛而更难分神猜测!加上没有料想过对手会跟他打贴身博击,让左衡毫无防範的难以招架。

      『可恶,这家伙…再继续贴身战会非常不利,一定要转打游击战!』短短数十招,左衡知道节奏与情势已经倒向对方,必须要分开来,找回自己距离以及打法,不然会被牵着鼻子打到死。

 

 

      一刀直劈而下,裏圣棠左手一托,将左衡的右手架开,右脚一拌,将对方重心打歪,趁着对方身体向后倾倒的时候,右拳已经蓄力準备好朝对手的心脏击出!

      左衡另一脚即刻向后一踏,不只稳定重心,更直接向后退开!

      「不是喜欢打架吗?」一拳落地,将湿泥地揍出一个拳印之后,裏圣棠冷笑了起来,迅雷步急起直追!

      「可恶…怎幺突然变得这幺难以应付!?」对于自己被一头痛打的结果,左衡找不出原因,上次对战的时候,眼前的少年明明就还没有这幺难应付!

      速度变得更快、反应变得更好、技术变得更刁、力道变得更强,跟之前一比根本判若两人!

      「怎幺可以逃跑呢?」就在分神思考战术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被后传来,左衡惊吓之余立刻回身挥刀一扫,但……

      右手被一把抓住,肚子跟着被膝盖重击,后退的力量与敌人的力量在腹部深处相抗衡,肆虐着内脏,让左衡呕出了血液与唾液!

      精神遭受重击的时候,忽然感受到天旋地转,而自己,已经被敌人过肩一把重摔在泥泞地上!当身体停止运作的时候,所有的痛楚都会传导到脑海里,让清晰的精神好好品尝那痛得无以复加的苦楚!

      「咕……」左衡咬牙忍着受到重击的痛,望着第二度将他打败的少年,如今,眼里除了兴奋之外,更多的是愤怒,怒自己疏忽大意连输两次。

      「看你满脸不爽,肯定是大意了吧?好吧,饶你一命,之后再来吧。」裏圣棠明白对方眼里的愤怒直指何物,于是就决意放对方一马,这样的话,下次他无论找上自己或是圣棠,都会一样刺激。

      裏圣棠朝着对方的眉间射出一发雷矢,让对方陷入麻痺昏迷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过了一段时间,左衡才慢慢醒来,他放眼四周,依然是躺在被捣毁的农田之中,只是身边多了两个人……

      「清醒了吗?」胧看左衡醒过来之后,明显鬆了一口气。

      「嗯…谢谢照顾。」左衡看是胧与娜丝莉雅之后,就躺下继续休息了。

      「怎幺会无缘无故的找人打架呢?还毁了民众赖以维生的作物。」

      「不是无缘无故,我就是跟要找的人打架……圣棠那家伙……居然莫名其妙的变得那幺强!」

      「圣棠!」胧一听到这个名字,惊喜得站起身来:「你遇到圣棠了!?」

      「是啊…妳……难道也认识他?」

      「对!他就是我要找的人!圣棠…他是我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 名称:夸世代 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2: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