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蓬元帅超清

      「徐凌,要是你拿到了优胜,真的打算娶薙雅回家吗?」龙静小声地问向了身旁的徐凌。

      虽然透过了莉娜的那一件事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龙静还是希望听见徐凌亲口说出来。

      「怎幺可能?我不是说了这一辈子只娶妳一个吗?」徐凌皱了皱眉说道。

      这下子可真的是有点麻烦了,想要获得龙煞的认同就要在这次的比武招亲大会上取得优胜,可是优胜者就代表要与薙雅结婚。正是众男人梦寐以求的这一点让徐凌感到为难。

      当然不是说薙雅不好,实际上现在的薙雅除了原本就有的温柔之外,还多出了一份女强人的自信。容貌与龙静一样,对于徐凌来说都是美若天仙。身材更是好的没话说,这一点连龙静都比不上。

      可是……即使如此,徐凌喜欢的还是龙静,这一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算了,拿到优胜就优胜吧,我会证明给爸爸看的。」

      牵着龙静的手,徐凌自在地走回了宅邸大门。并且用只有身旁龙静才能听得见的音量低声呢喃着:「大不了,到时候我就用薙雅的那一招『耍赖』吧?反正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到某个地方一起开店过生活。」

      「……说的也是。」龙静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在龙煞铁青着一张脸下,和徐凌一起走进了领主宅邸里。

      「小雪……长大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啊,感觉再也回不来了……」

      看着龙静与徐凌的背影,龙煞拍着龙雪的肩膀苦涩地问道:「你以后也会离我而去吗?」

      「这不是在我小时候你就已经计算好的吗?吸血鬼和吸血鬼猎人再一起会很有趣之类的。」龙雪看着身边的龙煞回答道。

      接着龙雪一把抓住了龙煞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表情寒若冰雪、极为的严肃。

      当龙煞看到龙雪这样的表情之时愣了一下。

      「老爸,你的身体是怎幺一回事?」龙雪语气冷冰冰的问着:「怎幺脆弱的跟人类老人一样。」

      「不愧是小雪,果然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啊。不过倒也没有变得这幺弱啦!剩下原本实力的一成左右吧?」

      「说实在话,在被德古拉抓住之后,我完全不记得自己之后究竟是做了些什幺事情了。」龙煞原本脸上苦涩的表情在一瞬间消失无蹤,变成了像是在思考一样的认真神情。

      「也许……被德古拉所控制的『我』,在那个时候做出了连现在的我本身也无法预料的事情。小雪,你清楚那个时候的我究竟是做了什幺事情吗?」

      龙雪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澜,不过在她的心中却是惊讶无比。

      「……你还记不记得你在一个老太太身上注射了特殊的吸血鬼基因?」

      老爸显然是不记得当时的自己究竟是做什幺事情,也就是说……当时「被德古拉控制的龙煞」,也是想要「以自己的方法」来反抗德古拉?

      果然是自己的老爸。在被控制的情况之下,虽然没有力量,虽然迂迴了点,却也是以自己的方式来反抗。

      龙雪浅浅的微笑了出来,接着将有关凯恩与欧维拉的一切全部告知了龙煞。

         ※※※

      在两天后,比武招亲大赛的準决赛正式开始。

      比赛的场地是在卡飞那领地一处空旷的地方,这里搭建了一座约二十米乘以二十米的比赛擂台。在擂台的旁边有着一座高大的特别观众席,是专门给薙雅所使用的。

      当徐凌一行人与薙雅来到此地的时候,这里已经挤满了大量的人群。

      「徐凌先生,可别以为取得优胜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喔。」薙雅对徐凌神秘的笑着说道,接着便带着龙静等人上去了特别观众席,将徐凌一个人留在这竞技场的边缘。

      「各位亲爱的冒险者们,大家好。」薙雅在观众席上站了起来,由于这个观众席挑高的关係,所以在底下的冒险者们全部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薙雅的一举一动。

      而薙雅也不知道用了什幺样的方法,从她口中所说出来的话就宛如被放大几百倍似的,清晰的传进了每个冒险者的耳里。

      「喂喂!今天怎幺有别人跟着薙亚领主上了观众席?」

      「谁知道,昨天不是说有贵宾吗?我看就是那些人吧。」

      从徐凌的耳边传来了许多冒险者所猜测的话语,但是在这些话语很快地就被薙雅的声音给盖掉了。

      「今天原本是这次比武招亲的準决赛,但是临时有了变动。」薙雅的话语一出,下头的冒险者马上就议论纷纷了起来。

      「在昨天来了一位我的朋友,由于他之前在忙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来不及报名,不过他也想要参与这次的比赛。」薙雅露出了神秘的微笑,说道:「因为是我的朋友所以给一些特权也没问题的吧?毕竟是关係到我的终生大事喔。」

      「喂喂!这下子赌局又出现变动啦!有没有人要押那个新来的?」

      听到这个声音,徐凌小小的苦笑了一下。

      居然还有人拿这个比武招亲来开赌啊!薙雅是不可能会不知道这件事的,看她那神秘兮兮的样子,或许在暗中也有参一脚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领地会越来越富裕可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次的比武招亲一定也为薙雅赚进了大把大把的金币吧?

      虽然把自己当成奖品,最后却不打算送给任何人。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不过这样子参赛者就从原本的四个人变成五个人了,所以我决定改一下接下来的战斗规则。」

      在下面大多数的冒险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薙雅又继续的说了下去:「今天的準决赛,直接改为了决赛。也就是说今天的胜利者就可以直接成为我的夫婿!比赛规则则是大混战,五个人一起到擂台上战斗,站着留在擂台上的最后一人就是这次大会的胜利者。」

      「喔喔喔!」有许多的冒险者爆发出欢呼声。

      对这些冒险者来说,他们只是想要看精彩的战斗。

      由于在前几天的战斗一直都是一对一的单挑,所以这次的更改规则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兴趣。更何况可以在今天就知道最后的胜利者究竟是谁,也让许多冒险者们产生了期待。

      「我想五位参赛者应该都在现场吧?现在请直接上台吧!」在薙雅说完话之后,几乎是同时的,有五道身影一起跃上了这个巨大的擂台。

      当徐凌看到擂台上的对手之时,心里微微的有些吃惊,看起来这次的对手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啊。

      赛维尔就不用说了,另外三个人看起来也不好对付。

      尤其是有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盖着脸庞,身材最矮小、看起来最不起眼的家伙,却给徐凌最大的危机感。

      而当擂台上与雷台下的人看到徐凌跳上来的那一霎那,心中所惊讶的程度更是远远超过了徐凌。

      「是昨天那个煞星啊!」

      「我要押在他身上,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其他四个人可以比的!」

      「喂喂!那个人和赛维尔长得一模一样啊……」

      底下冒险者的声音不断传了上来,而徐凌也冒出了逐渐嚣张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四个人,徐凌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果然没错……那四个人几乎已经确定会先针对自己攻击了。毕竟他们都是从最底层一路拚杀上来的,现在居然无缘无故冒出了像自己这样的「种子选手」,想不被针对也是不可能吧?

      也就是说,在自己落败之前一直会是「四打一」的状态。

      面对着这种情况,徐凌的心中没有任何的胆怯,反而是稍为的亢奋起来了。

      对于徐凌来说,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实力他都没有看在眼里。游戏这种东西,太过简单就会变得无趣,果然还是增加一点难度会比较好玩啊。

      「既然是决赛,那幺就由我最后一次慎重地来介绍参赛者吧。」不知道为什幺,薙雅的语气听起来也极为的开心。徐凌还没看过这幺活跃的活动主办人兼活动奖品。

      「首先是来自加比尔领地,加比尔侯爵的次子『基斯』!拥有家族传承的高强武斗术,靠着这武斗术一路过关斩将,是十打十的实力派角色!」

      在薙雅说完话之后,擂台底下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欢呼声。徐凌看向那些欢呼着的冒险者,大多是基斯所带来的臣属。

      也就是说……之前派人来找赛维尔麻烦的也是基斯吗?

      「各位,我们不论各自的身分、条件,都是一路从最底下打上来的。这家伙凭什幺和我们同等的站在这里?」

      基斯是个极为壮硕的青年男子,身上充满着结实的肌肉,而他的武器是挂在手臂之上的指虎拳套。

      此刻的他指着徐凌大声地说道:「我看我们先联手干掉他!到后再各凭本事,各位看如何?」

      在其他人还没回答基斯的时候,薙雅再度介绍了第二个人。

      「第二位介绍的是原本默默无闻的『牙』。靠着巧妙的用刀技巧,有惊无险地打败了每一个对手!可以说是真正的黑马选手。在面对着此刻的其他强力对手,牙究竟能不能取得优胜呢?」

      「那家伙不可能的啦!」

      「我看他的运气也差不多到头了。」

      从周围的冒险者评语,徐凌就可以听出这个牙的大概实力。

      看向了牙,他从外表上看起来大约十六七岁左右。身上的衣着主要以活动性为主,使用的武器是一把短刀。

      徐凌判断他应该是「盗贼」之类的职业。盗贼的工作主要是受雇于人,去偷一些任务所指定的物品。所以盗贼与佣兵一样,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个受到欢迎的职业。

      在牙的眼神之中,徐凌看到了一抹执着,那是一定要取得优胜的决心。

      不,其实每个参赛者的眼神中都有着执着,比如那个基斯……徐凌就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满满的性慾与佔有慾。

      不过徐凌看的出来牙的决心并不在于薙雅的身上,那幺他又是为了什幺来参加这次的比武招亲大会……?

      「接下来的赛维尔……他的来历有点特殊。」薙雅稍微压低了声音,众冒险者都将疑惑的眼神抛向了薙雅与擂台上的赛维尔。

      「他原本是这个卡飞那领地的正统领主。不过却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这个领地,而让这个领地被我所佔有。现在……他想要趁着这次的大会从我的手上夺回领地!」

      薙雅看着下方赛维尔对着他露出了期待的笑容。「究竟他能不能够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领地呢?就让我们好好的期待吧。」

      接着直接介绍了第四位:「第四位参赛者,也就是一直以来都穿着神祕红色长袍战斗的人。他正是代表我『卡飞那领地的薙雅领主』参赛的使者……」

      在薙雅说到这边的时候,彷彿是说好了一般,那个穿着红色长袍的人一把将

自己身上的红袍给脱掉,直接将真面目显露在众人的眼中。

      「红袍是女……女的?」

      「不只是如此……还是个幼女啊!」

      冒险者惊愕的声音爆发了出来,就连在台上的其他参赛者也都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粉红色头髮的小萝莉。

      在长袍底下的她踩着高跷,让「红袍」看起来有着一般人的身高。可是当她脱下红袍之后,这个高跷当然也就不需要了,直接被她给丢下了一边。

      「你是……果果?」徐凌睁大了眼睛指着那从红袍底下冒出来的幼女问道。

      所以说……薙雅的最终手段就是果果吗?从一开始就让果果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大会,而且一路赢到了决赛。

      只要果果获得了优胜,薙雅自然也没必要去嫁给谁了。

      「哥哥好久不见啊!」果果对徐凌开心的挥着手,而徐凌也开心地回应了她。

      可是其他众人的表情可就没有这幺开心了,除了最近刚回到卡飞那领地的徐凌等人以外,所有人都知道……正是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幼女,才是实力最为恐怖的一个!

      「她的名子叫做果果,是我最珍贵的伙伴。如果连她都打不倒的话,是没有资格成为我的夫婿的。」看着众冒险者惊愕的表情,薙雅的神情看起来极为的得意。

      「好了,接下来该介绍一下我们今天的特别来宾了。那就是与赛维尔长得一模一样的徐凌先生!在两天前,徐凌刚刚才得到了八星冒险者的资格喔。」

      「八星?真的假的?」

      「如果真的是八星的话,另外三个就不必说了,我看连那个红袍也打不赢吧?」

      「这四个男人究竟是谁能够成为我的夫婿?又或者是没有人能够打败我家的果果……」薙雅彷彿不像是在讲自己的事情似的,开心热情的大声宣布着:「好了!废话不再多说,比赛正式开始吧!」

      没有人有做出动作,一般来说在这样的大混战之中,最为危险的不外是「被围攻」。

      通常都应该要先呼朋引伴寻找自己的队友,最后才偷偷的捅队友一刀让自己获得胜利。这是在实力差距并不悬殊的混战之下所成立的条件,必须要寻找到可以利用、却不能够信任的队友。

      基斯第一个便说了出口:「喂!牙、赛维尔,我们三个来联手吧。那个幼女的实力你们应该知道吧,论单打独斗的话……赢的机率可是很渺茫啊。还有那个中途插入的家伙好像也和那个幼女认识,我们先把他们两个干掉再来分高下如何?」

      「我随便。」牙冷淡的回答着,他已经抽出了小刀,戒备的看着除了自己之外的另外四个人。显然他没有真正的把基斯的提议给放在心上。

      「……我拒绝,我要与那个男人单挑!」赛维尔说出了让基斯大感意外的回答,接着赛维尔抽出了他腰边的长剑,并且用长剑剑尖指向了徐凌。

      「徐凌,继续我们那个时候未完的决斗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就是怎幺打败德古拉的,但是为了薙雅,我一定会打败你!」

      「……」瞥了赛维尔一眼,徐凌选择直接无视他,接着转头看向了牙。「你的名子叫牙对吧,你为什幺要来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大会?你的真实目的应该不是娶薙雅为妻吧?」

      牙看了徐凌一眼,像是在思考着该不该把事实给说出来。不过他并没有犹豫很久。

      「算了,也不是什幺特别需要隐瞒的事情。事实上,我需要大量的金钱!只要得到了薙雅小姐,就等于得到了这片领地对吧?只要再将这片领地给转手……我就能够得到我所需要的钱!」

      听到了牙所说的话,众人哗然。

      薙雅当然也听见了这一段话,她只是露出了一默浅浅的微笑,并没有特别说什幺。因为实际上牙所说的话也是正确的。

      「恕我在冒昧问一句,你要这幺多钱是打算干什幺?」徐凌再次问向了牙。

      「我需要买一种药来治我姊姊的病,提供药的人出了一笔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赚到的天价……」

      「多少钱?」

      「什幺?」牙惊愕地看着徐凌,彷彿没有听到徐凌刚刚所说的问题。

      「我问你多少钱啊?那个药。」徐凌带着凯子一般的阔绰笑容问道。

      这个时候,众人已经明白徐凌想要做什幺了……

      「五……五千万金币……」牙咬了咬牙,手中短刀也握的紧紧的。

      五千万金币的药材,只要是明白人都知道这个人被坑了。不过……目前就只有那个人拥有那稀有的药材,就算知道被坑,牙也必须承受这个巨大的金额。

      「我现在已经存到差不多两千万了,只要我获得这场比赛优胜的话……」

      「你弃权吧,这三千万我帮你出了。」果不其然,徐凌在众人的眼前说出了超级阔气的话。

      「喂……三千万可不是什幺小数目啊……」牙瞠目结舌的说着。

      不仅仅是他,就连在擂台之下的冒险者,还有同台的赛维尔和基斯都用看着怪物的眼神看着徐凌。

      「你就不怕我骗你吗?而且……我又凭什幺相信你,在我投降之后会把钱交给我?」

      「凭这个应该可以吧?」徐凌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拿出了一枚硬币,并且将它抛给了对面的牙。

      「这个……是『八星证明』?」在那枚硬币上,刻划着八枚星星的形状,正是冒险者公会特别颁给徐凌的证明。

      看到这种传说中的物品,牙的手微微地颤抖,心中出现了一丝许久未曾出现过的希望。

      「五千万的药材,实际上你是被坑了吧?」徐凌指着牙,一脸嘲笑的说道。

      当初自己还清卡飞那领地的负债也才一千万左右而已,不……到头来好像连一毛钱都没付的样子?无谓的事情徐凌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当初那个来讨债的似乎也想要坑徐凌一笔?

      想到这里,徐凌说道:「我看你还是请冒险者公会帮你一点忙吧?靠着那个硬币好像享有许多的特权喔?这样的话我也不必花这幺多钱。」

      接着徐凌转头看向了台下,不久就发现了隐藏在人群中的贝蕾儿。「喂!贝蕾儿,可以请你稍微帮一下他吗?」

      贝蕾儿此刻手中拿着一杯饮料,冷冷的盯着台上的徐凌。

      本来她只是想要来见识徐凌的战斗而已,却没有想到会直接被他给揪了出来。「五千万的药材……就连我也没有听说过。基本上在两千万以上就已经是有价无市的了,好吧……看在朋友的份上,我会帮你调查看看的。」

      「那真是谢谢你啦!」徐凌对着贝蕾儿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接着重新将视线转回到了牙的身上。

      「我认输了,之后请遵守您的承诺。」说完,牙就自动自发的走下了擂台。

      接着他便看到了贝蕾儿朝着自己挥了挥手,大概是示意自己走过去跟她说明情况……

      「太好了。」看着牙走下了擂台,徐凌露出了一丝有些狰狞的笑容。「这幺一来,就少一个人必须要受重伤了。」

      「你少嚣张了!八星冒险者又算是什幺鬼东西?」基斯怒吼了一声,接着朝向了徐凌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基斯的双手之上开始出现了强力的棕色能量,这股能量缠绕在他的双拳之上,感觉就好像在原本就戴着纸虎拳套的双手之上再包覆了一层能量拳套。

      「虎啸炮!」在距离徐凌约七八米处的地方,基斯猛然停下了脚步,并且将双手拳头上的斗气朝着徐凌轰了出去。

      在那棕色斗气被发射出去的同时,瞬间变形成老虎头颅的形状,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咬向了徐凌。

      原来如此,这就是这个世界正统的斗气吗?也许在底下那些冒险者看来,这老虎形状的斗气快的可怕,但在徐凌的眼中根本就是如同静止一般的速度。

      徐凌也看得出来,这个基斯虽然抢先攻击、看起来很是暴躁,但是他出手却极为的小心。

      不但是站在「自认为」安全的位置,所选择的绝招也是以测试自己的实力为主。

      再另外一边,赛维尔也同时的攻了上来。

      手中握住的那一把长剑发出了青蓝色的亮眼光芒,在这股青蓝色力量的效果之下,这把长剑看起来比这把长剑本身要锋利几百倍。

      不是说要单挑吗?哼!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面对着这两方同时袭来的攻击,徐凌毫无惧色,接着……

      「砰!砰!」徐凌不闪不避的,直接让基斯的虎啸拳直接轰在了自己的身上。徐凌的脚步丝毫未动,就连表情都不曾变一下。

      接着伸出了右手,徐凌用食指和拇指轻易的捏住了赛维尔刺过来的长剑剑尖。赛维尔的身形瞬间停顿了下来,就在这一霎那,徐凌右手稍稍的用力一推……

      「砰!」赛维尔手中的长剑猛然朝着他自己倒飞而去,长剑的手柄直接撞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强大无比的力量将赛维尔直接往后被推开了十多米远,在这样的力量之下,赛维尔毫无抵抗的余地,一丝血液从他的嘴角边缓缓地流了下来。

      在众冒险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下,赛维尔的长剑剑刃开始慢慢的碎裂开来,最后变成了一块又一块的碎片掉落在地上。

      「喂喂……这就是八星的实力吗?」基斯的表情笑的有点僵硬。「被虎啸拳正面击中看起来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这怎幺可能……」

      「不可能吗?你的攻击连我的衣服都没有擦破喔。」徐凌看着基斯,露出了既怜悯又不屑的笑容:「你现在投降还来的及喔。怎幺样?不想受伤的话就赶快投降吧。」

      「开什幺玩笑?我要让你见识看看加比尔家族传承三百年的拳法技巧!」基斯将自己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并且爆发出强烈的斗气,彷彿在宣誓绝对不认输的绝心。

      在下一刻,基斯就冲到了徐凌的身前击出了自己的拳头。

      「难得有跟八星冒险者交手的机会,你居然还叫我放弃?接招吧!我倒要看看我能够跟传说中的八星斗到什幺程度。」

      「顶多就这种程度吧?」

      「喂……你是怪物吗?」

      没有使出任何的花招,徐凌只伸出了一根左手食指就挡下了基斯的拳头。

      任凭基斯发出再强的力量,竟然还是无法在前进任何一步!

      而且最让人惊讶的是……徐凌从刚刚以来就没有发出任何的斗气,竟然是靠着纯粹的身体力量去硬撼基斯的拳头与赛维尔的剑!

      以人类来说……这几乎是没有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怪物……某方面来说也许是吧。既然你要让我看看所谓的技巧,那我就让你看什幺叫做『压倒性的力量』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幺样的技巧都是浮云。」

      徐凌豪不在意的说着,接着将左手中指卡在了大拇指的后面,摆出了一附要弹人的手势。

      「再见了,你可以退场了。」

      「什幺?」听到了徐凌的话,基斯马上往后面跳开。

      不过这时徐凌已经做出了动作。

      「为了不再失控暴走,必须要以最小的力量达到最大的效果……」徐凌以自己才听的见的音量低声喃喃着。

      接着,一粒直径不到一公分大小的魔力压缩弹从徐凌的左手手指上弹了出去。

      原本基斯与徐凌的距离就不到一公尺,而那魔力弹又比基斯本身倒退的速度要快出了好几倍,在一瞬间就追上了基斯。

      接着……基斯的身影瞬间从这个擂台上消失了。

      「咦咦咦?」

      「基斯人怎幺消失了?」所有的冒险者不可思议的喊了出来,就连在特别观众席上的薙雅也惊讶的从座位上站起。她处再视野最为良好的地方,比赛实况自然也看的最为清楚。

      实际上,基斯并不是消失,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被轰飞出去!

      薙雅看向了基斯所消失的方向,并且稍微瞇起了眼睛,在薙雅的眼中出现了一抹蓝色的光泽……接下来薙雅在离擂台约七百公尺处发现了一个与基斯极为相似的模糊人影。

      「班鲁爷爷。」薙雅呼叫了一下在旁边待命的班鲁。

      「是!」

      「麻烦你带领一批医疗团队到塔尔多魔法用品店那附近,基斯应该在那个地方。请快一点!」薙雅用快速且不容置疑的态度下着命令,在班鲁接到命令之后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去处理薙雅所交代的事情了。

      「和德古拉一战之后你又变强了吗?」赛维尔慎重的看着一脸轻鬆的徐凌,接着调动起了体内的力量。

      「果然……用普通的办法是不可能打到你的。虽然我不清楚你究竟是有着什幺样的力量,不过我会像那天一样把你打倒在地的!」

      「……话说果果你不攻过来吗?」再一次无视了赛维尔,徐凌问向了只再一旁看着的果果。

      「唔……我再等徐凌哥哥你把其他人都打败啊!」果果露出了孩童一般的阳光笑容,开心的回答了徐凌:「这样一来的话,我只要打败你一个不就可以拿到优胜了吗?」

      「说的好像还蛮有道理的。」徐凌也笑了起来。「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先把这个碍眼的家伙给干掉吧!说实在的……痛扁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真的是有种很複杂的感觉。」

      「圣域骑士!」在徐凌与果果悠闲的对话之时,赛维尔已经做好了攻击的準备。

      此时在他的身上已经覆盖上了一套发出蓝色圣洁光芒的骑士重铠,手上拿着的是一只双手大剑。

      而他的背后似乎还隐隐的有一道虚无缥缈的骑士幻影,这个骑士幻影带给周围的人强大的压迫感,彷彿真的如同至高无上的审判者出现在这个世界似的。

      「审判之刻‧光耀剑!」赛维尔吼了出来,接着猛然的跃上了高空,从高空约二十米的地方快速的坠下。

      在他坠下的同时,使用手中的大剑刺向了徐凌,赛维尔的魔力磨擦着空气,爆发出耀眼的火花,就好像一颗小型太阳从天而降似的。

      而再赛维尔背后的骑士幻影也做出了双手举剑,全力往下斩击的姿势,骑士幻影的剑尖正好与赛维尔光耀剑的剑尖重叠在了一起。

      不说在这段时间之内赛维尔的实力又有所成长,这一招本身的威力就更加胜过上次与徐凌战斗所使出的「星辰剑」。

      徐凌抬起头来,瞇着眼看向了那一颗宛如小型太阳的巨剑。低声喃喃的说:「这家伙……是笃定我会跟他硬碰硬的意思吗?」

      要是徐凌就这幺闪开的话,赛维尔这一招肯定没有太大的变化空间,花费了大量的力量却只能在这擂台的场地上製造出一个大坑。

      赛维尔的确是在赌博,他再赌徐凌的自大心理,徐凌一定会正面接下自己目前攻击威力最强的这一招!

      「……有意思!」徐凌握紧了右拳,恶魔之力再一瞬间缠绕了上去。

      此时徐凌使出了许久没有拿出来对敌的一阶强化,不过此时的一阶强化却是比之前的二阶强化还要在强上了许多!

      徐凌只强化了他的右臂,漆黑色的拳头出乎人意料之外,并没有出现强大的压迫感,不过却散发出一种内敛的感觉。

      「来吧,让我见识看看你想要娶薙雅的决心有多强!」徐凌大吼着,接着朝向落下的太阳轰出了他漆黑的右拳。

      「轰!」宛如是太阳撞上了黑洞一般,一声巨响伴随着一股强大的风压从这擂台上爆发了出来。

      巨大力量的撞击只持续了一瞬间,在撞击结束之后……徐凌依然漆黑的拳头上冒出了一丝丝的白烟。

      而在徐凌周围的擂台地板上则是出现了大片焦黑的痕迹,阵阵的热气从那些焦黑的痕迹之中发散出来。

      巨大的骑士幻影已经消失不见,徐凌站在了原地连动都没有动过一步。而赛维尔则是再徐凌前方的六公尺处狼狈的落了下来。

      「呼……力道控制的刚刚好。」看着前方落地的赛维尔,徐凌满意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赛维尔并没有受到什幺伤,徐凌所打出去的力量正好比那骑士幻影的力量要强上一点点而已。

      要是徐凌真的全力轰出去的话,赛维尔恐怕不死也剩下半条命了。就算是为了薙雅,徐凌也不会做出这样子的事情来。

      「我说你啊……想要娶薙雅在去练个十年吧,她现在可不是一个便宜的村姑了。」徐凌对着赛维尔挥了挥手想要赶他下台。「你自己走下台去吧,免得到时候真的受伤了。」

      「混帐东西!我还没输啊!」赛维尔马上站了起来,眼睛布满了血丝且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接着重新朝向徐凌冲了过去。

      「我绝不把薙雅交给其他人,就算那个人是拯救了这个领地的你也一样!因为你拯救了这个领地,所以这个领地送给你也没关係。可是薙雅是我的女人!这一辈子只属于我,我不会把她让给任何人的!」

      「唉……就是因为我不想要管这个领地才把它交给薙雅的啊。」徐凌叹了一口气,接着看向朝自己冲上来的赛维尔……

      「砰!」徐凌的右拳用令人完全闪避不及的速度轰在了赛维尔的左脸颊上。被命中的赛维尔直接在空中转了五圈才落到了地上,身体还不断的抽蓄着。

      「痛扁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果然是很没意思啊。」徐凌走向了赛维尔,接着将他扛在了肩上直接往擂台的边缘走去。

      「你果然是个蠢货,和你有着相同容貌的我都开始感到丢脸了。你还不懂吗?」在一边走的时候,徐凌一边用只有赛维尔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薙雅是不会嫁给她不爱的男人的!尤其她现在可不是普通的村姑,而是一届领主。这里的什幺事情不是她说了算?在这场大会结束之后,薙雅也不见得会嫁给优胜者。」

      赛维尔现在头昏脑胀,就算他听的清楚徐凌所说的话,但也没有办法好好的思考。

      徐凌走到了擂台边缘,将赛维尔给丢出了比赛场地。

      徐凌指着被丢出擂台的赛维尔,一脸不屑的说道:「废物,想要娶薙雅就自己加油点。不过想要挑战我的话……你再去修练个五十年吧!」

  • 名称:天蓬元帅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38: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