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巨鳄超清

      在加尔托斯那势不可挡的杀戮行动之下,很快的就来到了那空间裂缝的所在地,这个地方也是加尔托斯第一次与温蒂见面的地方。

      这里是那一座无名的湖边,从加尔托斯早上的杀戮行动开始,到现在已经是群星高挂的晚上了。

      原本清澈的湖面此时应该要映照着满天的星斗,不过此刻却只是漂浮着一具又一具惨不忍睹的恶魔尸体。

      此刻的加尔托斯一个人静静地停在这座湖的上空,与下面湖边所堆积起来的大量尸体形成了极度的对比。

      没有发生什幺战争,没有进行过什幺剧烈的战斗,今天在吉贝斯塔大陆上所发生的,只不过是一场惨烈的屠杀盛宴。

      入侵吉贝斯塔大陆的恶魔有八成死在了加尔托斯的手中,剩下的两成早已逃窜到吉贝斯塔大陆的各个角落,这些落网之鱼以吉贝斯塔大陆本身的力量来处理已经绰绰有余。

      「封印小组準备行动!」迦勒米快速的发下了号施令,加尔托斯「清理」恶魔的速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那强大的实力也深深的震摄到他的心中。

      无疑的……如果加尔托斯选择要与吉贝斯塔大陆作对,那幺毁掉自己的这一只大军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随着迦勒米的命令出现,几百位天使迅速的将这一座湖给彻底的包围了起来。而这其中的一百多位则是潜入了水中去寻找那连接着狱界的空间裂缝。

      这个被加尔托斯以绝大力量给斩开来的空间裂缝,已经成为了一道永久性的裂痕。除非是有更强大的强者亲自来此,否则的话就只能够做到将这个空间裂缝给封印起来,而无法完全的修复它。

      加尔托斯的视线扫瞄过这些将这座湖给包围起来的天使,最终停留在迦勒米的身上。

      「我照你说的做了,现在可以把温蒂还给我了吧?」

      「还给你……?」迦勒米冷笑了一声,接着转头看向了在鸟笼之中的温蒂,说出了让加尔托斯以及温蒂都心神一颤的话。

      「抱歉啊……温蒂教授是这次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的女神,可没有办法说还你就还给你啊。」

      接着迦勒米重新看回了好像是楞在半空之中的加尔托斯,露出了胸有成足的笑容。

      「在封印结束之前,请你乖乖的回到你原本的世界吧!要是你不肯离开,温蒂教授的性命在今天也到尽头了。相反的,只要你肯回去,温蒂教授的性命也就能够保留下来,你就成功的拯救了她喔。」

      「喂!迦勒米,你这是什幺意思?难道你要说话不算话吗?」温蒂愤怒地大吼了出来。

      不过在此时,各大种族的首领却都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不会把温蒂交出去是必然的结果。

      因为温蒂是唯一能够约束加尔托斯的工具!谁也不知道将温蒂交出去的话,加尔托斯会不会一瞬间把自己这一群人给直接灭掉。

      「你可别搞错了,我从头到尾就没有说魔王在完成任务后就把你交还给他吧?要是把你交出去后,这家伙把我们全部都给宰了怎幺办?我们这些弱小的家伙可承受不起魔王的怒火啊。」

      迦勒米眼神冰冷的看向了温蒂说道:「你好歹也是吉贝斯塔大陆的一份子吧?留下这样的一个恶魔在我们的世界里难道你都不担心吗?这家伙只要有心,随时都可以毁灭掉这个世界啊!怎幺可以放任这样的一颗非定时炸弹在我们的世界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给驱逐出去!」

      「胡说!加尔托斯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比谁都还要更喜欢这个世界啊!怎幺可能会去破坏它?他虽然真的很强,不过却老实的像个笨蛋一样,从以前就不断的被人利用。没有人比我更加了解加尔托斯了!虽然他是恶魔,不过心思却比你们大多数人都还要单纯而且善良。」

      温蒂紧紧抓着鸟笼的栅栏,就像是恨不得将这栏杆给扳弯然后破笼而出一样。可是纵然她如何的努力,这金色的囚笼仍然是一动也不动。

      「除了真正的恶魔之外,他重视在这片大陆上的每一个生命,就连一株小花或小草他都捨不得去践踏。他尊重生命与大自然的意义,除非是为了进食或自保,否则他绝不杀生。你们有见过这样子的恶魔吗?或者,你们有看过他像别的恶魔那样大肆的破坏这个世界吗?」

      温蒂恨恨地看着一脸冷笑的迦勒米:「对你这种弱小的家伙,加尔托斯打从心里根本就懒得出手!」

      「喔?是这样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我的小命得以存活下来了。」迦勒米对着温蒂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话说,你好歹也是天使族的成员之一,怎幺一心都想投靠到恶魔那边去?」

      接着迦勒米又看向了在空中沉默不语的加尔托斯:「喂!那边的魔王,你也差不多该作出决定了吧?究竟是要乖乖地离开我们的世界,还是要迎接温蒂教授的尸体呢?封印即将要开始,可没有多少时间在让你考虑了啊!」

      「哼!大天使迦勒米,既然讨伐恶魔的战争已经结束了,那幺这里也没我们龙族的事情了……告辞!」菲斯力低声的吼了出来,从他的声音可以听出他现在处在一个非常不爽的状态。

      牠大力地拍动了牠的翅膀,狂暴的飓风在这半空之中颳起。「所有的深渊火龙们,跟我回去了!」

      「喂……菲斯力族长,战争可还没有结束喔?」迦勒米看着即将远去的龙族族长说道:「如果这魔王不肯离开这个世界的话,即使只是他一个人,也比那些恶魔还要可怕的啊。你就这幺无视这世界的危机吗?」

      「这危机也是你弄出来的!龙族可没有必要为了天使族愚蠢的赌注负责。更何况本龙族族长还欠了他一个人情!」菲斯力鄙视的看着迦勒米,大声地吼道:「要是这家伙真的想要毁灭世界的话就来吧。等到这家伙的危机波及到魔域深渊之时,我们龙族将会拚上自尊与骄傲全力应战!」

      说完,菲斯力便带着数万只的龙族菁英大军离开了这米勒达特高原。

      不仅仅是只有天使族听见了菲斯力的话语,龙族族长的声音遍布到了这个吉贝斯塔联合军的各个角落。

      「虽然说已经净空了米勒达特高原,但是恶魔余党肯定也残存了不少。人族疆域还有很多事情尚待处理,虽然对迦勒米大天使长感到很抱歉,但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新一代的冒险者公会会长是一位带着独眼眼罩的女性,她站立在半空之中对着迦勒米微微的鞠了一躬,接着便带领着她的人族百万大军返回她的人族疆域。

      转过身来的公会会长正在思考着温蒂所说的话与自己所知道的历史。

      就自己所知,这名叫做加尔托斯的恶魔的确是没有闹过什幺大事件,而且在几百年前似乎对人类大有贡献的样子。

      甚至,前两代的公会会长好像还把加尔托斯的力量给收为己用,并且干了不少檯面下的事情。利用了加尔托斯让冒险者公会达到了一个高峰期,这会不会就是温蒂所说的「从以前就不断被人利用」的来源?

      另外,这些百万大军并不是全部都属于冒险者公会的,大多数都是来自人族疆域四个国家所供应的士兵。

      加尔托斯一个人的战力显然远远的超过了那些恶魔的总和,在这样极端不对等的战力之下,就算拥有再多人类的士兵也就只有被屠杀殆尽的份。

      如果加尔托斯真的爆走的话,绝对不是这些人族士兵所可以抵御的。要是人类士兵死伤太多的话,那幺自己也是要向那四个国家的上层负起责任的……

      眼看大天使迦勒米彷彿上瘾似的在做着「第二次」赌上大陆命运的赌博,公会会长可不想再陪他闹了。

      反正恶魔大军也已经被杀光了,那还不如早早撤退。就像龙族族长所说的那样,等到加尔托斯真的杀到自己家门口的时候在全力应战吧。现在的人族可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陪着天使族疯狂。

      在龙族与人族都走了以后,精灵族、兽人族……还有各式各样的种族也都接连的离开了。

      到最后,只剩下由迦勒米所带领的天使族待在了原地。要是加尔托斯真的选择鱼死网破的话,那幺天使族再也没有后盾,只能够落到被灭族的下场……

      此时的温蒂心中感到非常的后悔,她后悔当初怎幺会选择离开加尔托斯的身边。

      如果论斩杀恶魔,加尔托斯在这吉贝斯塔大陆上不是也一直杀了不少吗?即使待在加尔托斯的身边,温蒂一样可以硬拖着加尔托斯一起杀去这米勒达特高原啊!

      虽然这个大陆已经游历的差不多了,可是她还没带着加尔托斯来这自己的家乡好好地玩过呢!

      也许……当初自己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温蒂只能沉默地看着加尔托斯,双眼慢慢地流下了眼泪。加尔托斯无论是离开或是留下来,都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痛苦与伤悲。

      温蒂一点都不想要让加尔托斯离开!历史上活着从吉贝斯塔大陆抵达狱界的人少之又少,而温蒂也听加尔托斯说过狱界的广大无边,跟吉贝斯塔大陆完全是不同等级的。

      如果加尔托斯一离开,那幺这一辈子绝对是见不到面了。这样的结果,温蒂绝对不想遇见!

      可是一旦加尔托斯不离开,那幺迦勒米就会夺取自己的性命。也许这对加尔托斯来说,会是他漫长的生命当中所受到最大的痛苦。

      而这样的痛苦将会降临在整个吉贝斯塔大陆上,由所有的生灵来承担。

      不,等等……迦勒米真的会夺取自己的生命吗?要知道……要是自己死了,可就真的没有东西可以抵制加尔托斯了啊。迦勒米真的敢拿整座大陆上的生灵来开玩笑吗?

      「喂!加尔托斯,你是决定好了没?是要滚出这个世界,还是等着看到她的尸体?」迦勒米的额头上冒出了一滴滴的冷汗。

      这的确是赌博,他所赌的是加尔托斯对温蒂的爱意,他赌加尔托斯绝不会让温蒂就这幺死去。而迦勒米的筹码就是温蒂,就是这整个天使族,乃至吉贝斯塔大陆!

      「我……一点都不想要回到那个世界。不过……」加尔托斯的双手无力的垂着,接着慢慢地从空中下降。「要是我回去能够换取温蒂的生命,能够拯救她的话……」

      「你这个笨蛋!」在加尔托斯的脚碰到了腥红湖面的那一瞬间,温蒂响彻夜空的声音传遍了这个世界。

      在鸟笼中的温蒂朝着加尔托斯大声的喊了出来:「不要走啊,你想丢我一个人在这边吗?我……我……我在你心中,难道是那种可以说丢就丢的女人吗?」

      加尔托斯惊愕的看着温蒂,不仅仅只是加尔托斯,就连迦勒米,以及其他在这个地方的天使全部都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鸟笼中的温蒂。

      这个女人事到如今了到底还在说什幺?好不容易魔王终于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结果却因为她的这一喊可能会功亏一篑啊!

      「只要你还待在这个世界上,迦勒米是绝对不敢杀掉我的!他没有资格拿整个世界来做赌注,所以加尔托斯……留下来……不要走!」

      「你给我闭嘴!」迦勒米表情扭曲的喊道,接着他的手放到了金色鸟笼的边缘,口中隐隐的念了几声咒文。

      就在这一霎那,金色鸟笼里的银色锁链突然发出了一阵强烈的光芒。而被这锁链给禁锢住的温蒂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身体在鸟笼的地板捲曲成一团,紧紧咬着牙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

      「给我住手!」加尔托斯怒吼了出来。

      在这一霎那,天地之间宛如是震动了一下,加尔托斯的气势瞬间震摄了这整个世界。空气凝结、大地裂开、湖面翻涌、就连天上也开始出现了如同炫窝状的漆黑云层。

      满天的星斗被这突然出现的乌云给遮蔽住,失去了星光的这个世界就好像被一块巨大无比的黑布给垄罩下来似的。

      「我……我知道了。」被加尔托斯的气势给吓到,迦勒米马上停止了施法。

      不过在下一刻,眼神有点慌乱的迦勒米马上就恢复了清醒,他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被加尔托斯给吓濛了!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迦勒米的背后与额心都冒出了许多的冷汗,而且心中也出现了无比的耻辱感。

      看着眼前的天地异变,迦勒米咬了咬牙,既然要赌的话就赌到底!

      「加尔托斯,马上给我滚出这个世界!否则的话……」

      「我不会走的。」加尔托斯的一句话硬生生地打断了迦勒米的话。

      在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迦勒米显然是变了脸色,他看的出来……加尔托斯这家伙是认真的!

      现在无论如何,加尔托斯是不打算离开这吉贝斯塔大陆了。

      「我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为了不让我过于强大的力量不小心破坏掉这个世界,所以我给自己安装了一百道封印。」当加尔托斯说完这一句话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力量顿时从他的体内发出。

      整个世界的重力宛如是整整提高了一倍,地面上冒出了更多的巨大裂缝,而天空的乌云也旋转得更为快速。

      「在宰掉那些恶魔的时候,我解开了八十重。在刚刚,我解开了第九十重。现在……每过一分钟我就会多解开一重封印。当我解开当第一百重封印的时候,这个世界就要为你的愚蠢行径而付出代价。」

      加尔托斯看着脸色越来越差的迦勒米,眼神里透漏着破釜沉舟的决心。

      「注意,你只有十分钟的考虑时间,看要把温蒂还给我……还是成为毁灭这个美丽世界的罪人!」

      可恶……这家伙是玩真的?迦勒米紧紧的咬着牙齿,现在的情势已经完全的逆转过来了,全部都只是因为鸟笼里的这个女人!

      迦勒米恨不得将温蒂给撕碎千遍然后吃掉,可是现在可不是这个做的时候。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幺把这呆头楞脑的魔王给请回他的狱界去。

      迦勒米完全没有考虑过将温蒂真的还给加尔托斯,那是一个连温蒂都不知道的悲惨事实。一旦进到了这个鸟笼里面且被银色魔法锁链给认定住,那就绝对不可能离开了。

      除非有更加精通魔法的人出现,并且从魔力排序的最根本之上破解这个鸟笼。否则的话,温蒂这一辈子就只能注定活在这个鸟笼里面,直到体内的能量被这鸟笼、被海尔奇利亚上的天使圣树给吸收殆尽。

      随着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迦勒米双手紧紧握拳,汗水慢慢地从额头上滑落下来。

      攸关世界未来的重担此时就扛在他的身上,这显得是有些太过沉重了。

      不过,迦勒米是个有野心也有担当的天使,既然一开始决定赌这一把,那幺他就会玩到最后。

      待到加尔托斯倒数的第九分钟,此刻的加尔托斯已经毫无保留的释放出他九成的力量,整个世界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迦勒米却仍然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四周围有某种黑色的东西正在快速的蠕动着,它们宛如伺饥渴着进食、饥渴着破坏!

      这种感觉迦勒米曾经在那些普通的恶魔身上感受过,不过加尔托斯与那些普通恶魔的危险程度却是宛如天地之差。

      即使世界陷入了黑暗,迦勒米身为生物的直觉告诉他在正前方的地方有个足以让他致命的存在。就宛如是遇见天敌似的,虽然精神上还在抵抗,但身体却是不听话自顾自地颤抖了起来。

      最后,迦勒米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这就是……魔王吗?

      「我知道了……我们各自退后一步吧,你先别冲动!我答应你不伤害温蒂教授的性命,而你也可以如你所愿的留在这个世界上。」迦勒米对着一片黑暗的前方说了出来。

      就在这时,心中那恐怖的感觉似乎是缓了一分。点点的星光也开始从浓厚的云层之中透了进来。

      就在这时,众天使们看见了此时加尔托斯的状态全部心神一颤,有些无法控制的握紧了武器,好像这样可以带给自己一些安全感似的。

      就连温蒂都不禁睁大了眼睛,因为她从来没看过加尔托斯在这吉贝斯塔大陆变成这种状态过……

      那是加尔托斯在狱界里原本的样貌。大约二十米的身高,敞开来大约有六十米宽的巨大黑色翅膀。

      在他的身上穿着散发着黑暗气息的重装铠甲,头上的面罩将加尔托斯原本英俊的脸庞给遮盖了起来,在冷冰冰的面罩只露出了头上狰狞无比的双角。

      而在加尔托斯的右手之上拿着一把将近五十米,彷彿能够将这整个世界给切开的大刀。

      「把温蒂放出来,我保证不伤任何一人的性命。」加尔托斯冷冰冰的说。

      「办不到!」迦勒米乾笑着说,并不是他不想交出去,而是真的没有办法交出去。

      要是交给加尔托斯的温蒂是「附带牢笼」的,谁知道他会一怒之下做出什幺事情来?

      一样是那句话,还没到最后,这个赌局谁输谁赢,胜利女神究竟会对谁展露笑容都还不一定!

      「我不信任你!要是我把温蒂教授交给你,你就把我们全部都杀光了该怎幺办?既然你坚持留在这个世界,又想保留住温蒂教授的性命,那我也提个四全其美的方案给你。无论是对你,还是对温蒂教授,抑或是对我们天使族,对这个世界都有好处的一个方案!」

      「……说说看。」

      「为了不让你的力量毁灭掉这个世界……」面对着此时的加尔托斯,迦勒米使尽全力的不让自己的嘴巴发抖,故作坚定的说:「我要你接受我们的封印仪式,将你的灵魂与肉体分隔开来。既然你想留下来的话,只有这样我才能够确保你不会伤害这个世界!」

      「你在开什幺玩笑!」加尔托斯没有应答,反而是被关在鸟笼里的温蒂愤怒的提出了抗议。

      「灵魂拨离不就等于是死了吗?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一个没有依归的灵魂就只能够直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这不是要加尔托斯自杀吗?」

      「我怎幺可能去做那种蠢事?」迦勒米鄙视的看了温蒂一眼。

      她所说的没错,在吉贝斯塔大陆的灵魂如果没有可以凭依的东西,那就会被强制的遣送到狱界的某一个角落去。既然温蒂此刻在这个地方,迦勒米自然也没有打算要诓骗加尔托斯的打算。

      接着,迦勒米从他的储物道具里拿出了一个几乎透明的六角形水晶。

      这一颗水晶并不是很大,高度大约只有二十公分,宽度则大约是十公分。这样子的水晶被迦勒米单手拿着,在星光的照映之下,水晶之内似乎隐隐出现了一粒一粒的晶莹小光点。

      「你也知道吧?这个是只有大长老级才有权利使用的灵魂水晶。」迦勒米将这个水晶拿在身前让温蒂与加尔托斯都能够看得清楚。

      「原本的用途是用来放置年寿将近大长老们的灵魂,那灵魂进入一段长时间的沉睡。甚至,如果大长老们不愿意就此死去的话,还可以就由这灵魂水晶获得重生的机会。」

      「……只要我接受你的封印,你就不会伤害温蒂,而且会放她出来?」加尔托斯问道。

      「啊啊……一定的,毕竟温蒂教授也是我们天使族之中重要的一员啊!」迦勒米又开始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只要身边这个女天使不要再多嘴的话!

      一边想着,迦勒米用非常非常小心,使尽全力不让加尔托斯发现的使出了控制金色鸟笼的禁锢魔法。

      这一道魔法并不会对温蒂造成任何的伤害,它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使温蒂动弹不得,而且说不出任何话来!

      果然……被禁锢住的温蒂此时完全动弹不得,即使是心中多幺焦急,但却始终无法说出任何一句话。

      在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衍生出比加尔托斯直接离开这个世界还要糟糕的事态啊!

      「好吧,我答应你。」加尔托斯想了想点头说道。

      加尔托斯你这满脑子都是肌肉的笨蛋,怎幺可以答应这种条件啊!在温蒂的眼中,加尔托斯看起来根本就像是什幺也没想。温蒂的心中焦急无比,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可是却无法挽回加尔托斯所说出来的话……

      另外,一旁的迦勒米心中升起了狂喜的心情,他的胜利已经近在眼前了!守护了这个世界的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啊!这个能够毁灭世界的魔王,即将被自己给剥夺所有的力量并且封印起来。

      想到这里,迦勒米的心情就无法克制的激动了起来。

      「那幺事不宜迟,马上开始进行封印仪式!」迦勒米迫不及待的下了号示令。

      在此时,包围住湖泊的天使们面面相觑,接着开始进行了规模巨大的魔法仪式。

      一道道白色的光线从各个天使的手中发出,在这漆黑的夜空之中开始出现了一条条交织交错的白色光线,几乎覆盖了整座大湖的巨型魔法阵开始慢慢出现。

      在五秒钟之后,一个直径约两百多公尺的圆形巨大魔法阵出现在半空之中。在这个魔法阵里面有着许许多多的几何图形与魔法符文,複杂的程度乃是温蒂平生仅见。

      在魔法阵完成之后,已经是处于激活状态,随时都能够开始进行灵魂与身体分离的仪式。

      「光圣柱钉‧降临!」迦勒米大声的说着。

      与此同时,天上的巨大魔法阵开始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所有支撑着魔法阵的天使开始全力的输出自己的魔力。

      天空之上的魔法阵开始射出一道又一道的光柱。这些光柱一一的贯穿了加尔托斯的身体,一根、两根……不断射出来的光柱击穿了加尔托斯的四肢与身体并且直接扎进了湖中。

      随着一秒一秒的经过,在加尔托斯巨大的身体之上已经被插了超过五十支以上的光柱!

      他的身体被这些光柱给固定在半空之中,看起来完全动弹不得,事实上……这些光柱的作用也正是用来固定住被施术者的身体的。

      「建构灵魂之河,衔接灵魂晶石!」迦勒米下了第二道指示,并且将手上灵魂水晶往天空一抛。

      在天空之上的魔法阵降下了一条又一条白色丝线,并且将这一颗透明的水晶给接住。

      接着这些丝线在开始在半空中交织了起来,在这一颗灵魂水晶与加尔托斯的身体之间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光之通道。

      这个光之通道就像天空之上的点点星河散发着美丽的光芒,在通道之内好像还有着宛如小溪一般的透明流水,看起来既神秘又美丽。

      在那些丝线建构了神秘的光河之后还继续不断的延伸着,最后竟然是直接伸入了加尔托斯的身体里。

      见到了这一幕,迦勒米脸上的笑意与温蒂脸上的焦急与后悔呈现出了极端的反比。

      「灵之束缚、魂之牵引!加尔托斯,尊从你与我的契约,回归灵魂水晶!」迦勒米一声令下,嫌接着加尔托斯与灵魂水晶的丝线瞬间猛然拉紧,加尔托斯发出了欺凌的吼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种感觉,就好像没有上麻醉就直接颇开身体,将体内的内脏给切割开并且取出来一样。

      那是直接伤及灵魂的手术,前所未有的剧痛不断的折磨着加尔托斯,此刻加尔托斯真实的感受到什幺叫做「度秒如年」以及「生不如死」。

      加尔托斯的身体不断的在颤抖着,强大的力量使得原本用来禁锢住加尔托斯的光之柱竟然是开始渐渐出现了裂痕。

      见到了这裂痕,迦勒米的心中感到无比的诧异。强制将灵魂给拖出来的这个魔法,至今已经使用过在好几个大长老身上过了。

      因为会伴随着剧烈的痛苦,所以历史上只有少数逼不得比必须使用的大长老愿意使用这个魔法。而这些大长老无一不是当代的绝世强者,可是迦勒米却从没听说过有大长老能够靠着下意识的挣扎把这光柱给弄坏。

      要是加尔托斯真的把那些光柱给弄坏了,那幺身体便无法固定,这个魔法自然也就失效了。迦勒米绝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加尔托斯!难道你要违背与我的约定,温蒂教授怎幺样你也都无所谓了吗?」迦勒米大声的怒吼了出来。

      就在这一霎那,加尔托斯身体的颤抖竟然是停止了,就连他的哀号声也渐渐的小声了下来。

      接着,那看似柔弱易断的魔法丝线竟然是从加尔托斯的身体里面「拖出」另外一个加尔托斯!

      这个加尔托斯的身形略有些透明,在这神秘的光河照耀之下,感觉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幽灵」。

      不用说,这个被拖出来的正是加尔托斯的灵魂!

      在加尔托斯的灵魂与身体之间牵着无数的灵魂之丝,彷彿是要将加尔托斯的灵魂给重新拉回他的身体里。

      这些灵魂之丝与夺魂之阵的魔法之丝看起来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拔河,而这拔河绳正是加尔托斯的灵魂!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加尔托斯只觉得自己彷彿是快要被撕裂开来了。

      毕竟是专门用来剥离出灵魂的魔法,从加尔托斯身体里伸出来的那些灵魂丝线并不是魔法阵的对手。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经过,加尔托斯的灵魂正慢慢的被拉往灵魂水晶去。

      随着加尔托斯的灵魂距离身体越远,加尔托斯灵魂的身形也开始逐渐的缩小,从那二十米高的巨大恶魔渐渐的变成了两米高的一般男人。

      在这时,受到加尔托斯影响的周遭环境也开始变回了原样,空气中的沉重压力散去,就连天空上的乌云也悄然消失,美丽的星河再次照耀在这个世界上。

      在世界恢复了原貌之后,唯一不变的是加尔托斯隐隐发出来的怒吼声,以及铠甲消失后脸上那忍受着痛苦的表情。

      看着现在的加尔托斯,两行泪水从温蒂的脸颊边慢慢地滑落了下来。

      此刻的她什幺也做不到,就连吶喊也没办法。无尽的后悔与内疚从温蒂心中不断的涌现。

      要是可以的话,温蒂多幺想回到那个时候。永远再也不离开加尔托斯的身边,那怕这个世界因此而毁灭!

      在五分钟之后,加尔托斯的灵魂正式被封印进了在迦勒米身前的灵魂水晶。

      原本透明洁净的灵魂水晶,此时竟然是变的漆黑无比!这颗灵魂水晶就像一个深邃的黑洞,用肉眼注视着这颗黑色石头的话,就好像会产生出整个人都被吸进去的错觉。

      另外,当加尔托斯的灵魂正式进入了水晶之后,他的身体也快速掉进了湖泊之中,彷彿变成了那些恶魔尸体的一分子。

      「成……成功了?」迦勒米一把抓住了浮在眼前的黑色石头,满脸不敢置信的说着:「我封印了魔王?我……拯救了这个吉贝斯塔大陆?不,现在不是说那种事情的时候了。快接连进行空间裂缝的封印,绝不可再让任何一只恶魔跑进这个世界!」

      十分钟后,在迦勒米的指挥之下,封印空间裂缝的工程也顺利完成。这一次持续约百年时间的神魔之战终于结束,变成了极具历史性意义的一天。

      「你这个笨蛋!」在封印魔法结束过后,迦勒米也不再限制住温蒂的行动。当温蒂又可以再次活动的时候,首先就是对着广大的夜空大声喊了出来:「你变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我出去了又怎幺开心的起来啊?」

      「出去?你这个天使族的背叛者再说什幺笑话?啊……你好像不知道一旦被囚禁在这断翼之笼里,就永远再也出不来了。」迦勒米慢慢地将头转向了温蒂,说出了令人错愕的话语。

      看着温蒂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迦勒米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更何况我答应魔王的,从头到尾就只有不伤你性命而已喔!」

      「你在……说什幺?」温蒂语气结巴的说,对于迦勒米刚刚所说出来的话好像是难以理解。不,并不是难以理解,从一开始温蒂就想到可能会发生到这种事态,只是她不愿意去相信而已。

      温蒂稍微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情绪镇定下来。「果然……你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放我自由对吧?」

      「不!怎幺可能呢?我当然想让你自由啊!你可是带领我们天使族走向胜利的女神,将魔王给封印起来的最大功臣啊!只是……」迦勒米露出了看起来十成十是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个鸟笼上的封印魔法就连大长老也没有办法破解啊!放心,我不会杀了妳的。你将作为我们最伟大的女神被信奉着、将作为我夺取权力的工具,而且永远的被束缚在这个小小的鸟笼之中!」

      无论是迦勒米或是温蒂此时都没有注意到,在迦勒米手上的那一颗黑色灵魂水晶开始出现了异状。

      彷彿能够听见迦勒米所说的话似的,在迦勒米说完之后,水晶里面浓稠的黑色物质开始翻滚了起来,不过从水晶的外侧来看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那……加尔托斯为我做的这些牺牲……不就都没有意义了吗!」温蒂一边流着泪,一边愤怒地喊了出来。

      「怎幺可能没有意义。这家伙同时让我见证了爱情的愚蠢和伟大之处,以后应该是个不错的回忆吧?」迦勒米冷笑了出来,将手中的黑色灵魂晶石随意的抛来抛去把玩着。

      「对了,那现在要怎幺处置这颗灵魂晶石呢?反正这家伙的身体与灵魂已经被剥离开来,所有的力量应该都集中在他那具躯壳之上。如果没有相应的仪式,他永远也不可能从这个石头里出来了……那乾脆就把这颗石头丢到他最讨厌的狱界去好了!」

      「你……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听到了迦勒米所说的话,温蒂彷彿是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一般。看着迦勒米手上的黑色晶石,温蒂开始啜泣了起来。

      「就算你要利用我达成你的私慾也无所谓,就算我被你囚禁一辈子也无所谓,你想要对我干什幺都随便你。可是……求求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把加尔托斯给丢到狱界去!」

      「喔?为什幺呢?」此刻的黑色灵魂晶石在迦勒米的右手食指上快速的全转着,简直就像是被当成一个玩具一样。

      一边把玩着加尔托斯的灵魂,迦勒米一边用玩味的表情看着温蒂:「只不过是个灵魂被封印起来的恶魔而已,值得让妳为我效忠吗?」

      「这四百年里我一直待在加尔托斯的身边,没有人能够比我更了解他了!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比我更加的了解他自己。」温蒂用柔情似水的眼神看向了迦勒米手上的黑色灵魂晶石,彷彿是在对着那颗石头说话似的。

      「加尔托斯实际上其实啊……是比谁都还要温柔的人喔!虽然你比任何人都还要强大,但是这份强大却掩盖了你更加真实的特质。加尔托斯你比任何人都还要讨厌杀戮、比任何人都还要尊重生命、最重要的是……你比任何人都还要喜欢这个世界!我想啊……也许就是因为是这样的你,所以吉贝斯塔大陆才会特地为你打开一扇门,邀请你来这个世界玩吧?」

      「吉贝斯塔大陆邀请魔王来这里玩?你在开什幺玩笑啊。」迦勒米一脸嘲讽的笑着说。

      不过就在下一刻,异变突起!原本在迦勒米的右手食指上旋转的灵魂晶石,竟然是顿时停止!不仅仅只是如此,在六角形的水晶面上竟开始出现了裂缝,大量的黑气从这裂缝之中冒了出来!

      「不可能!单单的灵魂应该是没有任何力量才对,他究竟是怎幺办到的?」

      在迦勒米惊愕喊出来的同时,这颗囚禁住加尔托斯灵魂的水晶顿时发出了强大的爆炸,纯粹黑色的火焰之花在这夜空之中绽放开来!

      几乎是零距离的迦勒米完全被炸飞了出去,在这样的爆炸之下显然是受了绝不简单的伤势。

      而在鸟笼里的温蒂却是因为有了这鸟笼的保护而没有受到波及,顶多只是在半空之中被震退了好几公尺。

      突然之间,一道身影从那爆炸的黑色火焰之中窜了出来,并且伸出了手抓住了被震飞的金色鸟笼。

      这个人,正是加尔托斯。此时的他身体极为虚幻,彷彿只要来一阵强风就会被穿散似的。

      他的左手紧紧抓着那金色鸟笼的一根柱子,而右手则是拿着一块灵魂水晶的碎片。

      「等着我!」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之下,加尔托斯只来的及对着鸟笼里面的温蒂说出了这三个字。

      但就这三个字与加尔托斯此时的眼神,温蒂彷彿就已经听到了加尔托斯尚未说出的那千言万语。

      此时此刻语言已经失去了意义,流淌在他们之间的,只有情感。

      等着我!虽然不知道会过多久……不过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你要等着我……等到我来见你的那一天!

      「嗯!」只来得及回答出一个字,温蒂朝着加尔托斯点了点头,努力的装出了一个最美的笑容。

      下一次见面不知道要过多久,她想要在加尔托斯的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印象。

      纵然如此,两行泪水仍然是不争气的从她的脸颊边流了下来。

      「给我杀死他!那个恶魔只有灵魂,已经没有丝毫战力可言了!赶快给我轰死他!」迦勒米歇斯底里的声音从下面的树林传遍了这整个夜空。

      「绝不能让他逃脱,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杀死他!」

      在下一刻,加尔托斯宛如是一阵风一般的从温蒂的身前消失了。大量的天使听到迦勒米的命令之后开始满天的寻找加尔托斯的灵魂,不过诡异的是……花了三天的时间,无论如何那些天使们如何努力都找寻不到。

      没有凭依的灵魂是无法停留在吉贝斯塔大陆上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加尔托斯纵然是破坏的灵魂水晶,也无法再这大陆上停留三天以上的时间。

      没错,那是「如果没有出意外的话」。

      在迦勒米与温蒂的心中都十分清楚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加尔托斯绝对会回来的。

      虽然不知道会经过多久的岁月,但总有一天,加尔托斯一定会以某种特别的方式再度踏上这个米勒达特高原!

  • 名称:史前巨鳄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