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蓬元帅超清

      「温蒂是我的东西,不是你们天使族的。想要拿走她得先经过主人的同意吧?」

      加尔托斯看着对面的天使族,像是在宣告主权一样的说:「不过我不想、也不会让你们带走她。赶快滚回去吧!当然……要是你们想硬抢的话我也不反对。」

      「你这只下贱的恶魔!」此时,有一只天使背后的双翼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好像是要发动甚幺绝招的样子。

      「等等!住手啊!席威尔……」那个带头说话的天使连忙想要阻止,不过此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黑色的剑芒从席威尔的头上至双腿之间一闪而过,接着席威尔背后的翅膀马上黯淡了下来,身体分成了左右两边落到了下方的森林里。

      从席威尔身上所喷出的血液染红了底下的树林,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之中慢慢的散拨出来。

      无法置信……

      这就是秒杀!毫无悬念的强大实力,传说中的魔王!

      在这之前,前来讨伐加尔托斯的天使族都是有去无回的下场,此刻这些天使们终于是知道为什幺了。加尔托斯强大的实力让他们甚至震惊到一时之间无法去哀弔席威尔的死亡。

      「为什幺……既然你有这幺强大的实力……只要你想的话,应该能够马上就攻下这一片大陆的啊!整座大陆应该没有几人是你的对手吧!」

      突然之间,又有一个天使愤怒的朝着加尔托斯喝斥着:「为什幺还要让你的手下们这样慢慢的侵蚀这座大陆!是在玩弄我们吗?」

      「你在说什幺鬼话?我的手下?」加尔托斯微微挑起了眉毛:「所有的恶魔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不会受到任何的拘束!就算当了某人的下属,也只是在找一个良好的机会从背后偷袭而已。你觉得我要这样的手下做什幺?」

      「你是……什幺意思?」带头的天使听到加尔托斯的话感到不可思议,接着说:「难道你想说……恶魔大军入侵这个世界,屠戮这个世界上的众多生灵跟你没有半点关係吗?」

      「大自然不是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事情会变成这样,总归来说就是……你们太弱了!跟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为了生存而做搏斗的恶魔们来说,你们就是在温室裏面的脆弱花朵,弱到了跟渣一样!」加尔托斯不屑的说了出来,而那些天使们竟然是一点都没有办法反驳。

      没错……除去那些突出的英雄之外,与那些恶魔们比较起来,吉贝斯塔大陆上的生灵的确是弱的不像话。

      就连在此的天使们,如果遇见了普通的恶魔,一对一单挑的话也绝对没有任何赢的把握,只有团队合作以围殴的方式才能取得一线生机。

      「那些恶魔想干什幺压根儿跟我没半点关係,想侵略就侵略、想破坏就破坏,保护好这个世界是你们的责任吧?那派出一队又一队的杀手来烦我又有什幺用?纯粹只是消耗你们的战力而已。要是你们真的挡不住那些恶魔的话,也只能说明这个乐土真的走到尽头了。」

      「我知道了……假如我们已不再派出杀手为条件,你是否可以将温蒂教授还给我们?」带头的天使如此问道。

      「想都别想。」加尔托斯冷笑道:「你们派出多少杀手过来,我就可以杀多少!毕竟杀戮对我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干掉你们这些天使对我来说也只不过是像动动手指头而已。」

      「温蒂教授,在这大陆面临如此巨大危机的情况之下,您真的想跟这只恶魔继续再一起吗?」无视了加尔托斯,带头的天使转而看向了温蒂。

      「什……什幺?我又不是自己喜欢才会跟这家伙再一起的!你没有看到我这脖子上的项圈吗?」温蒂看起来尴尬却又愧疚的说着:「更何况,现在我的力量被这家伙给封印住了。就算跟你们回去也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啊!」

      「不,你回到天使族的阵营来,一定会对我们有所帮助的!这一点我深深相信着。」带头的天使用如同老鹰一般的眼神看着温蒂,接着说:「我想……这只恶魔用来禁锢住你的应该不是你脖子上的封印,而是你心中的枷锁吧?天使和恶魔是注定不会有未来的!为了和他继续再一起,你宁愿让这片大陆遭到毁灭吗?」

      「这个……」温蒂被那个天使给问到了心坎哩,一时之间竟完全说不出话来。

      其实,在这之前温蒂的心中就十分的犹豫了。

      和加尔托斯一起旅行,或者是和这个大陆的各个种族一起去对抗恶魔,这两个就如同秤陀一样,在温蒂的心里摇摆不定。

      虽然温蒂想要去帮助天使族对抗恶魔,不过却依然待在了加尔托斯的身边。在她的心中总是想着「自己正被加尔托斯给封印着力量,所以这是没办法的事……」

      温蒂从来没有真正的想过办法付出实际的行动。一直到此刻,在那个天使的话语之下,温蒂终于下定了决心……

      「加尔托斯……可以……先暂时放我走吗?」温蒂怯怯地看向了加尔托斯,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只要一下下就好了!只要离开一下下,我马上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再带你去更多有趣的地方哦……」

      「不准。」加尔托斯淡淡地回应着。

      「放心啦!我不会有任何危险的啦。毕竟我也跟你打混这幺多年,战斗的实力也有了翻倍的成长。就算是现在的我,也可以轻鬆打败三百年前的自己。更别说你在帮我解除封印了!」

      温蒂不放弃的继续游说着,却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带头的天使嘴角边渐渐扬起的笑容。

      「吶……加尔托斯,再怎幺说,这一片大陆也是孕育我成长的家乡啊。我实在是不希望它就这样落在了恶魔的手中……」

      温蒂慢慢地说着,用乞求的表情看着加尔托斯:「我也想要亲自守护这一片美丽的大陆啊!虽然我并不奢望你能够帮我们赶跑那些恶魔,可是至少……至少让我有这个机会亲手保护我的家乡吧!吶……加尔托斯,拜託了……帮我解开封印吧?」

      「……三年。」

      「咦?什幺?」温蒂睁大了眼睛,听到加尔托斯的话好像有些不敢置信的样子。

      加尔托斯本来就是特立独行的性格,想到什幺就做什幺,而且非常的独断。

      就算温蒂那一天向加尔托斯告白并推倒了,可是她还是不确定加尔托斯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对于这样的加尔托斯,温蒂原本是没有指望加尔托斯会答应解除自己封印的。

      「你也陪了我三百年的时光了,这次就准许你放三年的假吧。」加尔托斯慢慢地将他的手伸向了温蒂的脖子处,接着将温蒂脖子上的项圈给扯了下来。

      「三年之后,我会亲自去天使族的大本营接你。要是你死了,或是他们不肯放人的话,我会毁掉整个天使族喔?」

      「呵呵……知道啦!」温蒂甜甜的笑了出来,在封印解除的那一霎那,在温蒂的身上宛如发出了极为强烈的圣洁光芒!

      那是被压抑住的力量瞬间被解放出来的情况,强大的力量甚至让周遭的天使族惊愕的后退了两三公尺。

      此时温蒂身上所发出来的压迫感,已经丝毫不弱于天使族里最强的那些战士!现在的温蒂单挑普通恶魔并取胜的话……或许真的不是问题!

      「平均下来的话,工作一百年才放一年的假,你还真是小气呢!」温蒂轻轻的捏了捏加尔托斯的脸庞,有些淘气的说。

      此时在这里的天使都看的出来,温蒂在被解除封印之后非常的开心,那似乎不仅仅只是力量被解放了。

      更多的感觉是……因为那恶魔愿意倾听自己的要求而感到开心。照这种情况看来,这名天使显然与那名恶魔的关係非常不一般……

      「好了!我们走吧。」温蒂举起了右手,在右手之上出现了一把发出圣洁光芒的神圣大剑。而在全身上下则是出现了一套极为精美的重装铠甲。

      「我要在这三年的时间之内,去把那些恶魔给杀的片甲不留!」

      ※※※

      在之后的两年之间,几乎是每一天的,温蒂创下了一次又一次的辉煌战绩。俨然已经是天使族最为强大的主力了。毫不休息的战斗让死在她手上的恶魔多到数不胜数!

      这样的温蒂被赐予了「圣战天使」的称号,与其他种族的顶尖强者齐名,成为这片大陆上最伟大的英雄之一。

      可是在这两年之后,温蒂的身影突然就消失在了战场之上……

      这里是浮游大陆最高点上的某一座大教堂,四周围飘浮着淡淡的金色云彩,金黄色的光线从外面的天空上投射了过来,将这座大教堂染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彩。

      此刻在这座教堂中央花园有一棵高约百米的巨大树木,在这棵树木之上结了一颗又一颗的金色果实。

      在一般的情况之下,身为这片大陆最强大的存在,天使族很少因为战斗而死!

      在几百几千年过后,寿年将尽的天使族会来到这棵大树之前,将自己毕生所修练的力量全部都贡献给这棵大树。

      所以大树上的这些果实是天使族中极为重要的宝物,每一颗每一粒都是历代天使的力量传承。而这些果实更是吉贝斯塔大陆极为罕见、有价无市的绝世珍宝。

      此刻,天使族的高层全部都集中到了这个地方。

      长老会、各大骑士团的首领,所有在天使族里面位高权重的人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他们神情肃缪的围绕在这棵树的旁边。

      在这棵树上正悬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鸟笼,他们正是为了这个鸟笼之中的关键人物所聚集起来的!

      「喂!你们这是打算干什幺?」温蒂愤怒地喊了出来,此刻的她竟然是被关在这一座金色的巨大鸟笼里面。

      在鸟笼的柱子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法文字,这些文字竟然同样拥有封印的效果,让困在鸟笼里面的温蒂发不出任何的力量来。

      在温蒂的双手双脚以及脖颈之上,此刻竟然是全都套着美丽银色的华丽枷锁。

      这些枷锁不仅仅是禁锢住了温蒂的力量,甚至还在慢慢地汲取温蒂体内的魔力!虽然削弱的非常缓慢,但却是一点一点确实的在消耗着。

      即使现在还看不出来什幺作用,但如果时间一长……那幺对于温蒂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永久性伤害。

      今天早上,温蒂突然就被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天使给团团包围住。所有的大长老都出现在温蒂的面前,由一位新晋的天使长带头,将温蒂给「请」进了这座鸟笼里。

      温蒂就如同被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了这华丽的牢狱之中,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却又不容许她反抗。

      这两年之间,温蒂已经杀了不下千只的恶魔,立下的功绩可以说比谁都高。会发生这种情况,温蒂能够想到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加尔托斯。

      为了证明自己仍然是吉贝斯塔大陆的一份子,为了不要让同样是天使族的人说自己的闲话,温蒂砍杀恶魔比谁都还要努力!

      不过却还是发生了这最不想要发生的事情……

      「迦勒米,可以请你解释一下吗?为什幺我会被关在这里面?」温蒂看着在鸟笼正前方的那一位天使说道。

      这个迦勒米正是当初去将温蒂给带回来的那位「带头的天使」。

      那一次,迦勒米深深地被加尔托斯的压倒性力量给震撼到。此后便如同发了狂一样的拼命修练!

      在与温蒂一同回来之后,这位迦勒米开始立下了屡屡战功,虽然没有温蒂如此的强大,但是他的实力与地位也开始迅速的拔升。

      只经过了短短两年的时间,他从一个普通的队长快速地晋级,现在的他已然是天使族中下一任的大天使长候补人选。

      「温蒂教授,我希望你不要误会了。这一切都是为了吉贝斯塔大陆。」迦勒米看着一脸不爽的温蒂露出了笑容。

      接着转身对着所有天使族高层大声说道:「各位也非常的清楚吧!如果再这样子下去,再不做些什幺的话,我们所珍爱的吉贝斯塔大陆迟早会被这些恶魔们给破坏殆尽的!无论我们再怎幺杀,这些恶魔一样源源不绝的冒出来,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个完全根治的方法!」

      「你说的方法……跟关住温蒂教授有什幺关係?要知道她在这两年回来的时间杀的恶魔可是你的好几倍!」一名天使骑士长不满地看着迦勒米说道。

      不得不说的是,再温蒂回来之后,天使族的确是士气大振。

      在天使族的军队里面本来就有不少温蒂的学生,而在见到温蒂那跟以前截然不同的强大实力之后,所有的天使们更对回到米勒达特高原充满了希望。

      此时的米勒达特高原简直可以说是「恶魔们的巢穴」,是吉贝斯塔大陆上最为可怕的地方。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情况在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却没有发动总攻击的勇气。因为……实在是没有胜利的把握。一旦失败的话,可能就是整座吉贝斯塔大陆的毁灭崩溃!

      「当然有关係!你以为这三百年的时光,温蒂教授都失蹤到哪里去了?」迦勒米冷笑的说着,当听到这一句话时,温蒂的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

      「难道说……那个传闻是真的吗?」天使骑士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鸟笼里面的温蒂:「温蒂教授你……真的和那卑贱、嗜杀、血腥残暴,满脑子都是怎幺破坏和杀戮的恶魔结为了夫妻?」

      「加尔托斯不是这样的!」温蒂情不自禁的大喊了出来。

      不过当她喊出来的那一瞬间,温蒂就知道自己失言了。

      所有的天使们都用失望、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就连一开始为温蒂说话的那名骑士长都不再正眼看她。

      温蒂在这天使族里面,已经完全丧失了说话的资格,现在的她已经拥有足够的理由待在这个牢笼里。

      「哦……原来那个恶魔的名子叫做加尔托斯啊?就是这样,那个传言的真实性想必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吧。」迦勒米瞥了温蒂一眼并且冷笑了一声,接着重新看向了众多表情看似在沉思的天使。

      「而且据我了解,那只名为加尔托斯的恶魔,还是这些所有恶魔的帝王,也就是所谓的魔王!拥有最强大、最可怕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他为什幺还不毁灭掉这个世界,可是我们能够放任这个不定时炸弹在这个世界上吗?」

      「那你打算怎幺做?利用温蒂教授……难道说就可以操控那只魔王吗?」一名天使族长老问道。

      「虽然这还不一定,不过……」迦勒米重新看向了鸟笼里脸色发白的温蒂,冷冷地笑了出来:「反正这片大陆都要被攻陷了,试试看总不会有什幺损失吧?」

      「你们……打算怎幺做?」温蒂的心中开始害怕了起来。她所担心的并不是加尔托斯,而是她的族人,她眼前的这些天使们!

      温蒂还记的很清楚,在两年前离别之时,加尔托斯对着自己说过:「要是你死了,或是他们不肯放人的话,我会毁掉整个天使族。」

      根据温蒂对加尔托斯的了解,加尔托斯是说到就绝对会做到的类型。这些天使们显然还是是小看了加尔托斯的实力,要是在一年之后自己没有办法获得自由,加尔托斯可是真的会屠戮掉整个天使族!

      自己所深爱的男人会毁掉自己的种族,这一点温蒂光是想到就浑身发颤。

      「既然那个魔王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我想用你来要胁他试试看。」迦勒米笑着说道:「以他的实力,杀掉米勒达特高原上所有的恶魔们应该不成问题吧?」

      当众天使听到迦勒米所说的话时,露出了难以置信以及嗤笑的表情。

      单凭一个人的战力就杀掉所有的恶魔?那怎幺可能!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力量的话,不就早把这世界给毁掉了?

      此时,只有一个人知道这是绝对可能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温蒂。只是到时候毁掉的可能不是恶魔们,而是在这里的天使族。

      「你既然知道他有这幺强大的力量,就赶快放开我啊!难道你忘了他说过要是我死了,或是不肯放人的话,他会毁掉整个天使族吗?」温蒂焦急的大喊了出口,不过对于温蒂的焦急,迦勒米却是显得胸有成足。

      「放心吧……对于这一点我早就想好该怎幺应对了!而且我是绝对不会杀死你的……人质要活着才有利用价值嘛。」

      「你以为他会为了我放下自己的尊严乖乖听你的命令吗?别想的太美了!我在他的心中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俘虏……」温蒂一边说着一边低下了头,彷彿是自己说出了让自己心痛无比的真心话。

      「说什幺夫妻,也只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就算我死了,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再寻找下一个替代品而已。再怎幺说他还是一只恶魔啊,不可能会为了我而屈服于你的!到时候为了你这愚蠢行为付出代价的……可是一整个天使族啊!」

      「哼!你这吉贝斯塔大陆的叛徒没有资格对我的计画做出判断,现在的你……只不过是用来限制那只恶魔的人质而已。更何况,就算他想要毁灭整个天使族也没有这幺简单。」迦勒米的眼神中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这一次的计画是最有希望成功的一次,但失败的话也会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如果温蒂所说的是真的,那无疑就是把一个暂时还无害的魔王强硬地拉到了与自己敌对的位置上。

      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付出的代价将不是迦勒米一个人所可以承担的。不过此时却也已经没有其他更有效率的方法了,迦勒米想要赌一赌!

      「在一年之后,对米勒达特上的恶魔发动总攻击!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将连接狱界与吉贝斯塔大陆的空间通道给堵起来!」

      ※※※

      在温蒂离开之后的两年之内,前来狙杀加尔托斯的杀手没有丝毫的减少。

      无论是天使族、人族、龙族、精灵族或是其他各式各样的种族,通通都参与过暗杀加尔托斯的任务。

      不过在第二年之后,天使族就从未再来暗杀过加尔托斯,其他种族的暗杀次数也开始急遽的减少。

      在与温蒂约定好的第三年,加尔托斯前往了浮游大陆「海尔奇利亚」。

      接着……他看见了被关在鸟笼里面的温蒂,以及整装待发的吉贝斯塔大军!无论是龙族、人族、精灵族、兽人族或是其他在这座大陆上的各个种族,所有的强者以及所有的军队全部都集中在了这个地方。

      在这其中,所有与加尔托斯战斗过却没有死亡的人也在这里,包夸龙族族长、人类的冒险者公会会长、精灵大长老……等等。他们带领着一片密密麻麻吉贝斯塔大军,面对的是孤身一人来到此地的加尔托斯。

      这里是一座浮游小岛的上空,四周的气温非常的低,就算是和煦的阳光照耀在这里,也无法感到稍微的回暖。

      在他的正前方大约一百公尺的地方就是关住温蒂的那一个金色鸟笼,这个鸟笼的柱子上刻满了魔法符文,此时正自己飘浮在半空之中。

      而在这鸟笼里面的温蒂见到了加尔托斯的来访,焦急的来到鸟笼的边缘,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鸟笼的栅栏。

      加尔托斯慢慢地挥动着他背后的翅膀,在见到温蒂双手双脚以及脖子上的那银色项圈时,心中的怒火开始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轰隆轰隆……」原本晴朗的天气突然变的乌云密布,宛如是响应加尔托斯的心情似的,一阵阵的闪电与落雷不断的出现。

      顷刻之间,狂暴的倾盆大雨开始下了起来,冰冷的空气宛如凝结了这整个空间一般,彷彿整个天地都在害怕着加尔托斯的怒火。

      「马上把温蒂还给我,我还可以饶你们不死。」加尔托斯冰冷的声音响彻了这整个世界。

      随着加尔托斯体内的封印一道一道开始解除,周围的空气也变的更加的沉重。

      「就凭这些被我打败过的手下败将,以为就能够阻止我吗?一百个手下败将在我面前联合起来,依然是微不足道的手下败将!」

      加尔托斯的身后出现了浓郁的恶魔之力,在这一股恶魔之力出现后,对面的吉贝斯塔大军全都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他们都曾与恶魔战斗过,不过很显然……眼前的加尔托斯与那些普通的恶魔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境界的存在!

      「加尔托斯,住手!不要伤害这些人……」温蒂焦急的对着愤怒的加尔托斯大喊了出来。

      「哈……没错!这位魔王大人,看来你是还没搞清楚状况啊。」在温蒂的声音传出来之后,原本被加尔托斯给震摄到的迦勒米也恢复了神智,将心中的恐惧给完全隐藏了下来。

      「只要你一但出手攻击,你所珍爱的温蒂教授就会马上死亡。我们现在并不是处在交易的立场,而是在威胁你!」

      「……」加尔托斯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会区区为了当初一个俘虏乖乖听你说的话吗?」

      「哈哈……究竟是会不会呢?」迦勒米大笑了出来:「对你来说,这个女人对你来说应该是生命之中最为重要的人吧?我想为了她,你不只可以毁灭掉整个天使族,甚至连毁灭掉整个世界你都在所不惜!哈哈哈哈……我说的对不对啊?」

      加尔托斯沉默不语,只是冷冷地看着迦勒米。

      纵然心中的怒火依旧剧烈燃烧着,但加尔托斯此刻的思绪却是越来越清晰,一些以往从来没有思考过的事情在此时一一的浮现了出来。

      自从加尔托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受到了不少的震撼:和煦的日光、耀眼的星空、淙淙流水与各式各样的生命,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美丽。

      而在见识了这幺多的事物之后,加尔托斯还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就是……那个现在被关在鸟笼里面的女天使。

      从一开始,加尔托斯就被温蒂的美丽所深深吸引。

      温蒂是加尔托斯人生之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捨不得杀掉的生物。

      因为她是最美丽的,所以想要将她留在身边。因为她是最美丽的,所以加尔托斯第一次萌生了想要保护、想要独佔的念头。

      这些想法只存在在加尔托斯的内心深处,或许连加尔托斯自己都没有发觉到,温蒂更加不可能会知道了。

      「但是魔王……我告诉你吧!就算你有再大的力量,温蒂教授的生死依然掌握在我的手中。或许你可以杀死我、或许你可以毁灭世界,但是……在那之前,你绝对挽回不了温蒂教授的死亡!」

      迦勒米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看着加尔托斯:「只拥有空虚的力量,其他什幺都没有的你,是什幺也拯救不了的!」

      拯救……这个词彙震撼了加尔托斯。

      从出生以来就只知道杀戮与破坏的自己,几乎是「拯救」这个词彙的相反意义。

      加尔托斯从来没有想过要「拯救」出温蒂,他只是想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给抢回来而已。把温蒂给抢回来算是拯救吗?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拯救别人吗?

      加尔托斯看见了那个鸟笼。在禁锢着温蒂的那些银色锁链上覆盖着密密麻麻的魔法符文,这些符文将温蒂的生命与这个金色鸟笼给紧紧的连结再一起。

      意思就是说……即使加尔托斯使用蛮力破坏了这个鸟笼,那幺在里面的温蒂也会同时间的死去。正如同迦勒米所说的,只凭着力量,是无法将温蒂给夺回来的。

      迦勒米说的没错:即使是毁掉了这个世界,加尔托斯也想要让温蒂回到自己的身边。

      另外一点也说的没错:纵然加尔托斯杀掉了眼前所有的大军,温蒂也无法回到自己的身边。

      在加尔托斯允许给温蒂放假,将温蒂给交出去的那一霎那,就注定了此刻情形的发生。

      加尔托斯的沉默牵动了所有人的心思。在吉贝斯塔大军的这一边,无论是怎样的强者在此刻也不免出现了紧张的心情。

      就算是在这雷电交加、狂风暴雨之中的环境里,迦勒米依然能够听见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除了加尔托斯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预测魔王下一步会做出什幺动作,就连关在鸟笼里面的温蒂也是一样。

      究竟加尔托斯会猛烈的攻击过来,还是放下姿态,这一刻……加尔托斯的选择将会决定这整个世界的命运。

      「你要我怎幺做,才能够把温蒂给还给我?」加尔托斯用有些沙哑低沉的声音说了出口。

      在这一霎那,温蒂留下了不可置信的泪水。

      温蒂的手紧紧握着金色鸟笼的栏杆,看着加尔托斯却说不出任何一句话来。这个时刻,温蒂真实地感受到加尔托斯是真正的把自己放在了他的心中,并非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为了让自己回到他的身边,加尔托斯宁愿对迦勒米低头请求……

      那由吉贝斯塔大陆的所有种族所集结起来的千万大军,各个都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所有的人都知道,今天的总攻击最为重要的一环,就是魔王此刻的抉择!

      虽然各大首领与强者的表情并没有如此的夸张,但也是一个一个都放鬆了下来,不管怎样……总算是不用跟这个近乎无敌的魔王战斗了。

      「我要你做的事情非常简单……」迦勒米扬起了他的嘴角,纵然现在的天气仍是狂风暴雨,但是在他的心中,眼前的世界却好像已经放晴了!

      确认了加尔托斯对温蒂的心意,迦勒米感觉自己好像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武器。

      不仅仅是对着眼前的加尔托斯,迦勒米更像是在宣告全世界一般地大声说了出口:「我要你清理掉在米勒达特高原上的所有恶魔!杀光那些恶魔,把米勒达特高原还给我们天使族!」

      「只要这样,你就愿意把温蒂还给我?」加尔托斯冷冷的问向了迦勒米。

      「哈哈……加尔托斯,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啊?」迦勒米一边笑着一边在右手之上变出了一柄长剑。

      接着迦勒米竟是将那柄长剑给插进了这鸟笼之中,用剑身的前端轻轻的抬起了温蒂的下巴。

      「现在,有资格提出要求的是我们!你只要照着我说的话去做就够了,否则的话……等待着你的就是温蒂教授冷冰冰的尸体!」

      「……我知道了。」加尔托斯淡淡地回答了出来。在看了温蒂一眼之后,便离开了这块浮游大陆,直接往米勒达特高原飞去。

      「各位,我们走吧!夺回我们家园的时刻到了!」迦勒米大声喊了出来,所有的人全部都跟在加尔托斯的身后前往米勒达特高原,準备与恶魔们拚上一场最后的决战!

…………

      一小时后,加尔托斯来到了米勒达特高原的上方,并且遇见了第一只闲晃的恶魔。

      「你是……加尔托斯?」在这只恶魔的话还没问完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被加尔托斯给斩成了两边。

      加尔托斯前进的速度没有丝毫的减缓,因为不想让其他的恶魔感应到自己的到来,所以加尔托斯只解放到第八十重的封印。以这样的力量就足以横扫现在在这片大陆上的所有恶魔了!

      渐渐的,加尔托斯所遇到的恶魔越来越多,从偶而遇见了一只两只,到了此时已经是一次面对几千只恶魔了!

      加尔托斯依然是保持着他两米高的人类型态,舞动着手中的黑色大剑,不断的切割的一只又一只恶魔的躯体。

      大量的鲜血喷撒在这米勒达特高原上的每一处,彷彿要将这个世界给全部染成了红色似的。

      「我讨厌……这样的景象……」加尔托斯面无表情地低声喃喃着。

      手中的黑色大剑不断的收割着恶魔的性命,就好像是在做着以前在狱界日复一日的杀戮工作。

      鲜血早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给染的腥红,低头看着下面的世界:树叶被染成了红色、鲜花被染成了红色、河川也被染成了红色……在加尔托斯的眼中,他彷彿是看见了另外一片红土大陆。

      而在后方的吉贝斯塔大军看来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一只普通的恶魔可以在五分钟之内杀死一千个吉贝斯塔联军士兵,一个加尔托斯可以在三分钟之内杀死一千只以上的恶魔!

      那动作熟练无比,就像是不知道做同样的事情做了多久,简直已经变成了公式化的作业。

      这时,与加尔托斯战斗过的强者们纷纷流下了冷汗,为自己居然能够在加尔托斯手下生存回来而感到庆幸。

      看着加尔托斯的杀戮,他们顿时明白了一件事情。也许对加尔托斯来说,给敌人留下一条生路要比直接杀死敌人要困难多了!

      当初加尔托斯与各大强者的战斗,根本就像是强壮的大人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

      由于加尔托斯用封印的锁链控制住了自己的实力发挥,这些强者们竟然以为加尔托斯只是刚好险胜而已……

      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恶战,所以动员了吉贝斯塔大陆上所有的兵力来进行这一场最终决战。

      却没想到加尔托斯一个人的战力就已经远远超越了吉贝斯塔大陆联合军!并且完全将那些强大的恶魔族辗压了过去。而在后方的吉贝斯塔联合军竟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 名称:天蓬元帅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7: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