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电影网站超清

      「谁……谁要当你的奴隶啊!话说回来,你……你不但看到我的裸体,居然还夺走我的初吻……」温蒂不可置信地大吼了出来,脸上突然变得像一颗红通通的苹果似的。

      「我宁愿死掉也不要再看到你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现在你的生命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了。就算你想死也由不得你。」加尔托斯冷冷地说着,接着在右手之上集中了大量的恶魔之力。

      黑色的力量缠绕到温蒂的脖子上,看着这黑色的力量,温蒂终于是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随着加尔托斯的手放开了温蒂的脖子,恶魔之力却还缠在温蒂的脖子上头。

      在下一刻,这些恶魔之力竟然是化作了一个黑色的项圈和锁链,而锁链的一头被加尔托斯给牢牢抓着。

      在脖子上的铁鍊项圈形成之后,温蒂突然感到全身失去了力气,接着摇摇晃晃的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看到这个情形,加尔托斯迅速地飞到了地上并且稳稳地接住了她。

      由于恶魔之力禁锢了温蒂的力量,以至于在身上的铠甲竟然也全部消失,此时的温蒂在加尔托斯面前又变成了全裸的样子。

      「呜……呜呜……我怎幺会受到如此的屈辱……」在温蒂的眼角流下了两行晶莹的泪光,此刻的她完全不敢想像以后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看着哭泣的温蒂,加尔托斯稍稍的鬆开了封印的力道。感受到力量有些稍微回来的温蒂连忙用那少许的魔力为自己幻化出一件轻薄的白纱,此刻的她就只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了……

      「好了……接下来……」加尔托斯再度散发出大量的恶魔之力。

      在这一霎那,天空宛如是整个黯淡了下来。诡异的狂风突如其来的疯狂颳起,在半径一百公尺之内的动植物再也无法承受这些恶魔之力,纷纷化为了粉尘。

      温蒂恐惧地看着这一幕,在自己的眼前已经出现了由恶魔之力所形成的黑色小型飓风,浓稠至极的黑暗力量带着充满毁灭的气息。

      别说是失去力量的现在,恐怕自己在被封印力量之前也完全无法抵挡这一股飓风的攻击。现在的温蒂还能够平安无事,纯粹是因为脖子上加尔托斯的力量正在保护着自己。

      接着宛如实质的恶魔之力从加尔托斯的身体每一处冒了出来,并且化为了数百条铁灰色的锁链,这些铁灰色锁链与禁锢温蒂的那些锁链长得一模一样!

      接着令温蒂感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

      加尔托斯竟然是把锁鍊一条一条的往自己的身上绑去,并且在自己的身上套上了一圈又一圈的铁环。在那铁环之上有着极为複杂的魔法文字,温蒂知道那接铁环唯一的作用只有一个,那就是封印力量!

      「等等……你要做什幺啊?」看到这一幕,温蒂不敢置信的问道:「你干嘛封印自己的力量啊!你不是来侵略和破坏这个世界的吗?」

      加尔托斯并没有回答温蒂的问题,只是一昧地将一层又一层的封印魔法师加在自己的身上。

      当这些刻印着魔法文字的铁环套在加尔托斯的四肢与身体上并且隐没进去后,周围的黑色飓风就减弱了一分。

      当加尔托斯在自己身上施加了第一百道封印之时,温蒂眼前的黑色飓风彻底的消失,只剩下了加尔托斯一个人站在这空旷且荒芜的土地上。

      「就算我已经极力的压缩力量,仍然是造成了这种程度的损伤吗?」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后,加尔托斯低声地自言自语着:「果然……乐土的生物实在是太过脆弱了。」

      「侵略?破坏?一开始的确是有这个打算。」加尔托斯转头看向了温蒂,接着慢慢地走向她的身边,将她给扶了起来。

      「已经给你留一丝力量了,你可以自己走吧?」

      「那……那当然!」听到了加尔托斯的问句之后,温蒂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从加尔托斯的身边跳开。

      「不要碰我,你这个变态!」

      「那就好,我们走吧。」加尔托斯随口说到,接着随便挑了一个方向往前走去。

      「……」看着加尔托斯手上的铁鍊,温蒂顿时产生了一股极为悲戚的感觉。

      轻轻地舞动了自己洁白的双翅,温蒂在心中开始计算着逃跑的可能性。

      自己现在大概还能够使出一成的力量,快速飞翔和使出一些强力的魔法都还不成问题,而且那个恶魔……刚刚给自己施加了一百道封印?

      光是一道封印就遏止了自己的九成实力,温蒂无法想像眼前这只恶魔原本的实力究竟是有多幺的强悍。

      还有,在经过了一百道封印的他,如今的实力又达到了什幺样的程度?

      在经过一阵短暂的思考过后,温蒂做出了决定……总而言之,先待在这只恶魔身边看看他究竟是想要做什幺,反正他对自己好像没有杀意的样子。

      虽然不会死,不过要做为这只恶魔的奴隶……想到这里,温蒂又陷入了沮丧之中。

      此刻的他们已经走出了距离刚刚一百米的範围,在他们的前方又是一阵鸟语花香,而后方则是一片荒芜,看起来就好像是两边完全截然不同的世界。

      接着加尔托斯又做出了一个让温蒂摸不着头脑的动作。

      他慢慢地蹲了下来,并且用手指戳了戳在他面前的黄色小花。那一朵黄色小花被加尔托斯给戳的微微摇曳着,看到了这一幕,加尔托斯竟然是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喂喂!你到底是在干嘛啊?」看着加尔托斯莫名其妙的行为,温蒂的心中感到无比的好奇。

      「既然你不是来侵略的,那你究竟是来这个世界做什幺啊?是在做侵略之前的前置调查吗?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狱界那边的侦查兵对吧?」

      「哼哼,你希望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查兵吗?」加尔托斯冷笑了一声,接着顺手将黄色小花给拔了起来并且放进了口中,站了起来仔仔细细的咀嚼着。

      听到了加尔托斯的话,温蒂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如果这只恶魔只是一个小小的侦查兵,那不就代表比他强的恶魔还有一大堆吗?

      如果那一群恶魔全部都涌进了这个世界来,以天使族的战力绝对是挡不住这股可怕的力量。

      这幺说来,加尔托斯的地位应该是要越高越好啰?

      「那……那你到底是什幺位阶的啊?」温蒂有些战战兢兢地问着。

      「我是魔王,最强的那一个。」加尔托斯随口说着,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完全没有任何的自豪感,反而像感到非常的空虚一样。

      「原本我踏进黑洞是想要寻找更强的人来战斗,却没想到竟然是找到了传说中的乐土。这里的生物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我连想出手攻击的想法都升不起来。」

      「你说什幺?才打败了我一个就敢说这种大话?你都还没见过这片大陆上真正的强者呢!」温蒂一方面为加尔托斯瞧不起这片大陆而感到忿忿,一方面却又因为加尔托斯是魔王而感到合理与安心。

      不管怎幺说……好险不会再有比这家伙更强的恶魔出现了。

      「哼哼……」加尔托斯冷笑了一声,对于温蒂口中所说的强者嗤之以鼻。

      「对了,你叫什幺名子?」

      「……我叫温蒂‧海斯贝尔。」温蒂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把自己的名子告知了加尔托斯。

      「好了,我们走吧。作为我的奴隶,你的工作就是带我在乐土里面逛一圈。」加尔托斯站在了原地看着温蒂,彷彿是要先等温蒂先动身似的。

      「啊?」温蒂不了解加尔托斯的意图,张大了嘴巴疑惑的看着对方。

      「你刚刚不是问我说来这个世界干嘛的吗?总而言之,在发现乐土的生物都弱的要命之后,我的目的就变成了……」加尔托斯用一副无比轻鬆的样子说道:「来玩的!」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漂亮了,却又实在是太过于弱小。因为我不想要让它毁在自己的手上而封印了自己的力量,不然的话……我可能连碰触这朵小花都办不到。」

      加尔托斯又在地上拔起了一根长长的杂草叼在了嘴边,期待的看着温蒂说:「为了好好的游历这个美丽的世界,吃遍这个世界上的各种美食。除了封印我本身的力量之外,我还需要一个好的本土嚮导。而那个人就是第一个出现在我面前的你了。」

      什幺鬼?这个家伙究竟是在说什幺啊?温蒂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恶魔,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与自己认知中的恶魔大相逕庭。

      眼前的他好像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而把自己的力量封印起来似的。不仅仅是如此,还露出了一副像是期待着去郊游的小学生的表情?

      这个恶魔是怎幺回事啊!还亏他说自己是魔王?不,不能够轻易地相信他。

      「你的意思是……你要去什幺地方都由我做主啰?」温蒂露出了一副邪恶的表情,彷彿是有所图谋的对着加尔托斯说:「要是我把你带到对你来说极为危险的地方呢?」

      加尔托斯疑惑地将头侧向了一边,彷彿是完全听不懂温蒂在说些什幺的样子:「危险?」

      「你这个白癡!」不知道在什幺时候,温蒂心中对加尔托斯的恐惧感竟然是全部都消失无蹤了。

      此刻的她就像是在斥喝着不成材的学生一样:「要是我为了解除封印还是什幺的把你带进天使族的圣城,到时候你不就死定了吗?你懂不懂得怀疑别人啊?」

      温蒂手扠着腰,得意洋洋的说:「打败我没有什幺了不起的。告诉你,比我强大的天使族还有一大把呢!在他们的围杀之下,我就不信你还能够活下来。」

      「要不要试试看?」加尔托斯露出了一抹狰狞的笑容,当温蒂看到了这一股笑容之时,一股寒意又从背后冒了出来。

      「总之,要带我去什幺地方由你决定。虽然我不想欺负弱小,可是……任何一个敢来主动找我麻烦的人,就得做好丧命的準备!」

      「唔……」听到了加尔托斯的话,温蒂露出了犹豫且担心的神情。

      如果将他带进了天使圣城的话,那幺所有的天使族一定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对加尔托斯发起强大的攻击!可是到时候……真的能够打败加尔托斯吗?

      在加尔托斯一百层封印全部解开之后,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是他的对手吗?也许到最后可以打败加尔托斯,可是天使族也一定会支付出极为惨重的血之代价。

      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的脖子上还套着一个黑色的项圈。如果这个项圈被同族看到的话,实在是很、丢、脸、啊!

      基于各式各样的考量,温蒂决定先不带加尔托斯去天使的国度。

      天使族纵然强大,不过那所指的是整个种族的总体战力。如果是单一战力的话,每一个种族都会有几位最强之人!这些异族最强者的实力可丝毫不会逊色于天使族的最强之人。

      如果自己想要脱离这被封印的悲惨状态,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只恶魔带去这世界上各个强者的身边!并且利用那些强者来打败这只恶魔。

      「好吧!既然你都这幺说了,那可就别怪我把你带去奇怪的地方喔!」

      说实在的,一生都在米勒达特高原长大的温蒂也从来没有去过其他种族的疆域,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带加尔托斯到哪里去。

      总而言之……在米勒达特的南方就是深渊魔龙所在的魔狱深渊,先去那个地方看看吧?说不定那裏的龙王有能力能够杀死加尔托斯,到时候自己就可以自由了!

      加尔托斯丝毫没有注意到温蒂所打的算盘,拥有绝对力量的他也完全的不介意。

      于是,这一天使一恶魔从今天开始结伴而行,踏上了游历吉贝斯塔大陆的旅程。

      ※※※

      三个月后,加尔托斯与温蒂来到了魔域深渊。

      这个地方充满了无数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同时也是吉贝斯塔大陆上最为炎热的地方。

      红色与灰色相接的岩浆布满了所有的视野,在深渊的底部是深渊魔龙所居住的地方,充满了一座又一座巨大的龙洞与熔岩地道。

      龙族在这里建立了文明,虽然不是非常精緻的文化,却极为的磅礡、浩大,在深渊底层随处都可以见到充满气势的岩壁与巨大的雕刻。

      龙族是极为古老的种族,冰龙、风龙、雷龙……等等的早就已经式微,即使如今还有,如今的数量却也已经稀少到濒临绝种,唯有这火龙还能够安稳的生活在深渊里繁殖后代。

      此刻的加尔托斯正全裸着泡在一池深渊里的岩浆里面,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在他的身前是一只巨大的黑龙,此时泡在了岩浆里面散发出阵阵的烤肉香味。

      加尔托斯用手撕下了黑龙的一条腿,并且在岩浆里美味的大快朵颐起来。接着,加尔托斯又撕下了黑龙的另外一条腿,递给了在岸上的温蒂。

      「一起吃吧,很美味的哦!」

      「……我不要!」温蒂眼色複杂的看着加尔托斯手上的烤龙肉,接着双手捏了捏自己在这三个月之内突然多出一圈小肉肉的腹部。

      加尔托斯这家伙几乎是什幺都吃,而且看到什幺都想吃。

      诡异的是:好像不管什幺生物,只要经过了他的手上,都可以变得极度的美味。这只恶魔就好像是天生的厨师似的,总可以让手上的食材发挥出它最大的效果。

      当加尔托斯烹饪完之后,总是会分给温蒂一份,以至于温蒂在这三个月之内,竟然是被加尔托斯给养肥了不少!

      「这样啊……」加尔托斯像是感到有些可惜的将手上的烤龙肉给收了回来,并且将之送到了自己的嘴里。接着又问向了岸边的温蒂:「那要不要一起下来泡啊?这个温泉温度刚刚好,很舒服的哦。」

      「谁……谁要跟你一起泡啊!你这个变态,以为我是喜欢才待在这里的吗?」看着加尔托斯精壮赤裸的背影,温蒂红着脸大声地吼了起来。

      在这三个月之内,温蒂也不是没有想过逃跑。但是只要离开加尔托斯的五十米以外,自己就会被脖子上的锁链给扯回加尔托斯的身边。

      而此时,在这个熔岩池的周围充满了许多对加尔托斯与温蒂虎视眈眈的可怕巨大魔兽。

      这些巨大魔兽至少也有十来只,他们的身高至少都有十米高,在这黑暗的深渊之中,魔兽们腥红的眼睛格外的显眼,充满杀气饥饿感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这两个身高只有两米左右的小生物。

      如果是未受封印前的温蒂,根本就不把这些魔兽们放在眼里。不过此时自己的实力只剩下了十分之一,与这些魔兽单挑还有希望赢,但是如果是面对如此之多的魔兽的话,那就只剩下被啃食殆尽的命运了。

      现在的温蒂如果离开加尔托斯的保护,无疑就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温蒂,拿酒来。」加尔托斯的左手轻轻地对温蒂招了招。

      见状的温蒂脸色微微的一变,接着不情不愿地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之内拿出了一杯酒杯与一瓶精緻的酒瓶。

      「这可是我存了三年的薪水才买到的圣地白兰,你给我节制一点啊!」温蒂心痛的说着。

      这原本是她自己想要在湖边泡澡时享用的,没想到有一天在吃着加尔托斯的料理之时心血来潮的拿了出来,从此之后就被加尔托斯给盯上了。

      温蒂跪坐在地上,「咕咚咕咚」的慢慢将加尔托斯手上的酒杯给斟满。

      「你说过在南边的人类疆域里有更多种类的酒吗?好期待啊。」加尔托斯一边吃着左手上的烤肉,一边晃着右手上的酒杯。

      「充满颜色的缤纷世界、种类众多的美味食物,还有香醇的美酒。这里果然是乐土啊!哈哈哈……难怪那些家伙一个一个都想要过来这里。」

      「喂!加尔托斯,难道……还会有别的恶魔来到这里吗?」听到加尔托斯的话语后,温蒂有些担心的问着。

      「啊?我不知道。」加尔托斯随意地敷衍着:「我也是误打误撞才来到这里的,谁知道会不会有别的恶魔跟我一样运气这幺好。」

      「那……其他的恶魔也跟你一样吗?」

      「嗯?都差不多吧。所有的恶魔都是血腥、卑劣、冷酷、残暴的,我们的大脑里只装着怎幺战斗和杀戮!在狱界里只有活着才是一切,残杀别人就是我们活下去的方法。」

      加尔托斯用毫不在意的口气回答着:「我们就是那样生存过来的,以后也会那样的继续生存下去。」

      「可是……我怎幺觉得你好像跟你说的有点不一样……」温蒂低声地说,想起了与加尔托斯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为止的回忆。

      这三个月以来,加尔托斯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她的观察之中。

      只要不要惹到他,这个恶魔绝对不随便杀死任何一个那怕是微不足道的小生命。如果是加尔托斯所杀死的生命,那幺一定会把它给吃进肚子里。

      「大概是你的错觉吧!好歹我也是称霸众魔的魔王。血腥残暴的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小恶魔所可以比拟的。」加尔托斯对于温蒂的话丝毫不当成一回事,自顾自地享受着美食与美酒。

      不过就在这时,加尔托斯与温蒂突然感受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杀气。

      自从离开了狱界之后,加尔托斯就再也没有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杀气过了。

      放出杀气的人很强!这还是加尔托斯第一次在乐土遇见如此的杀气,加尔托斯在心中出现了隐隐的期待以及兴奋感。

      「吼吼吼吼吼吼吼!」一道直径大约有三米的炽热巨大火柱从这漆黑的洞窟之中呼啸而过。

      所有的魔兽都因为这一道火柱而纷纷奔逃而去,而原本在岩浆湖岸边的温蒂与湖中的加尔托斯却不见了蹤影。

      「是谁?是哪个混帐杀死了阿特拉?」响彻整个洞窟的可怕怒吼从火柱喷来的方向传递了过来,接着又是一只巨大的黑龙从远方飞了过来。

      暗金色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那个岩浆胡,在嘴巴之内再度开始集中火力準备下一次的攻击。

      「你在不出来的话,就由我亲自把你给轰出来!」

      在下一刻,加尔托斯的身影从岩浆之湖内「扑通」一声的冒了出来,在他的怀中抱着刚刚被自己给硬扯下来的温蒂。

      天使族的身体极为的强悍,在施加了防护魔法之后,就算是短时间掉进了岩浆也不会发生什幺事情。

      而此时在温蒂身上又被施加了加尔托斯的恶魔之力,身体的强度又更加强了一层。也正是因为如此,加尔托斯才会问温蒂要不要一起下来泡温泉。

      「你……你在做什幺啊?赶快放开我!」此刻温蒂紧紧地贴着加尔托斯全裸的身体,虽然知道这家伙是不想让自己受到突如其来火柱的攻击,可是……可是……这实在是太让人害羞了啊!

      在岩浆池里的温蒂连忙推开了加尔托斯,自顾自的游到了一边。此时的温蒂才有心思去注意因为愤怒而死死盯着他们两个的黑龙。

      「唉呦,你的实力好像不错嘛!没想到在乐土里面也有像你这样子的强者。」丝毫没有注意到温蒂的窘况,此刻加尔托斯的注意力完全被眼前的巨大黑龙给吸引了过去。

      「乐土……你这家伙,是从『外面』来的?」巨大黑龙想了一下,接着愤怒的怒吼伴随着巨大的火焰同时轰向了加尔托斯。「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更要杀了你了!不仅仅是为了阿特拉,也是为了这整个世界。」

      这次的火焰并不是火柱,而是扇形的喷射火焰。

      从巨大黑龙口中所喷出来的火焰涵盖了这加尔托斯他们所在的整个地底!火红色的火焰照亮了这整个阴暗的洞窟,耳边所充斥的都是火焰燃烧以至于石块崩裂的声音。

      此时在这个洞窟的地上铺着由火焰所编织的地毯,整个洞窟就像是一个由火焰所交织而成的世界。

      正当温蒂想要施展防御魔法的时候,一道身影却出现在他的眼前。在这一霎那,所有的火焰都被这道身影给挡了下来。

      这家伙……是在保护我吗?温蒂看着加尔托斯的背影惊愕地想着,接着猛烈的摇了摇头。

      不不不不……这怎幺可能!这家伙可是恶魔啊!而且还是魔王级的,他只是恰巧站在那边挡住火焰而已吧。

      更何况这只黑龙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看那强大且充满王者气息的气势,温蒂推测牠就是当代的龙族族长「菲斯力」。

      加尔托斯才刚刚宰了一头龙煮来吃,要是能够让这愤怒的黑龙族长打败加尔托斯的话,那幺自己不就有脱逃的机会了?温蒂一边想着,一边在岩浆池里观察着这一魔一龙。

      「啊哈哈哈哈……你这也叫火焰吗?看来是我高看你了啊!」加尔托斯嘲讽的声音从火焰之中传了出来。

      接着朝着前方随手轰出了一拳,在他眼前所有的火焰都被强大的风压给吹袭殆尽。

      「上任魔王的火焰可是比你的还要烫上几百万倍啊!」

      「……看来你的确不是一般的角色,阿特拉死在你的手里不算冤枉。你这家伙……叫做什幺名子?」菲斯力低声的吼着。

      「加尔托斯。」面对着比自己的体积还要大上几百倍的黑色巨龙,加尔托斯仍然是表现得毫无畏惧。

      与其这样讲,从温蒂的目光看来……加尔托斯根本就压根儿不知道什幺是胆怯的心情。

      即使在这黑龙族长的威压之下,加尔托斯狂傲的气势也绝不输给眼前这巨大黑龙分毫!

      「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肉弱强食!这家伙这幺弱,你该不会怪我把它给吃了吧?还是说……」加尔托斯对着菲斯力冷冷笑着:「就连你也想要进到我的肚子里?趁着我现在心情好,你还是赶快滚吧!」

      「我是龙族的族长菲斯力,我在此向你提出强者之间的公正决斗!只要我赢了,你就必须发誓永远不在踏入龙族的疆域。」无视了加尔托斯的挑衅,菲斯力微微的瞇起了眼睛,发出了宛如是冰冷刀锋一般的杀气。

      「如果你拒绝的话,那我就将你视为必杀的对象!龙族的威严绝不可受到侮辱,除非我死,否则将追杀你至天涯海角!」

      公正决斗……?有趣!在狱界里可从来没有决斗这个词彙,只要一开始战斗,那就是生死厮杀!

      没有什幺公正或卑鄙,只要活下来的就是真正的赢家。现在在乐土里面,有人向加尔托斯提出了决斗,让他感觉到遇见新游戏的新鲜感。

      「决斗?可以啊!你赢了想干什幺都随便你,就算是想要我的性命也无所谓!可是……」加尔托斯露出了兴奋的笑容,彷彿是已经看见了自己的胜利似的。

      「假如我赢了呢?你会给我什幺?」

      「假如你赢了,我就再也不追究阿特拉的死。而且在不伤及龙族族人的性命以及危害这个世界的前提之下,我用龙族族长菲斯力的名义全力为你做一件事情!」

      「好,成交!」加尔托斯爽快地马上回答道。其实加尔托斯根本就不介意菲斯力会给自己什幺样子的条件,只是让双方在对等的情况之下进行决斗罢了。

      「那幺就要在这里进行决斗了吗?」

      「不,这里的场地太过狭小,无论是你还是我都难以出手吧?」黑龙张开了翅膀,冷冷的对着加尔托斯说:「跟我来吧!我带你去适合的决斗场地。」

      十分钟后,加尔托斯、温蒂以及菲斯力来到了一个熔岩平原。

      在这个地方充满了一座又一座的小型活火山,硫磺的恶臭气味布满了在空气之中,爆炸的声音不绝于耳,在空中尽是浓烟与火山灰所形成的乌云。

      在地上流淌着一条条的岩浆之河,只有一点点尚未融化的褐色土地零星的分布在这岩浆之河中。

      此刻的温蒂正站在其中的一个河中小岛上,用有些複杂的眼神看着天空中的加尔托斯和菲斯力。

      此刻的情况实在是太过符合温蒂的预期了,正是因为太过符合,完全没有出任何的差错,因此才会让温蒂的心中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从天使高原离开之后,在南方的火焰山脉就是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

      而且也如同温蒂所希望的见到了最强的龙族族长,如今的加尔托斯以及龙族族长已经开始展开了战斗。

      龙族族长菲斯力的实力是无庸置疑的,要是真的把加尔托斯给杀掉的话,那幺温蒂就可以开心地摆脱加尔托斯的束缚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可是在温蒂的心中深处……却又好像不希望这次的旅行就这样结束掉!

      老实说,这三个月以来温蒂过的非常的舒爽,除了力量被封印以外有些不习惯以外,其他完全没有什幺不方便的。

      再也不用自己去烦恼三餐该吃什幺,和什幺都想吃吃看的加尔托斯一起旅行,温蒂简直是过着饭来张口、茶来伸手的爽快日子。

      这一点从小肚肚上的肥肉就可以看的出来了。无论是多幺强大的危险生物,或者是生长在多幺危险环境裏头的天材地宝,只要温蒂说一声「哪里有什幺东西好像蛮有趣的……」加尔托斯就是会有办法把它给弄到手!

      更加重要的是……

      不用理会白癡的学生!

      不用理会讨厌的同事!

      不用理会烦人的上司!

      这简直就是温蒂理想中的翘课生活!

      当初温蒂非常的害怕加尔托斯会对自己做出什幺可怕的事情,毕竟被看了自己的裸体,而且还说「那个样子比较好看」。

      诸如此类的种种原因曾经让温蒂非常的恐惧,可是在这三个月相处下来,温蒂脑海中所想像的可怕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

      该怎幺说……加尔托斯好像完全的不将自己当成是一个女性来看待!就跟路边的小花和风景一样,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好看」的东西。甚至还当作自己不存在似的,居然一点都不害臊的在自己面前脱光光泡温泉!

      想到这一点,温蒂就隐隐的感到有些不满。

      「什幺嘛!那家伙以为自己是谁啊?」温蒂低声不满的说了出口,眼神却从没离开过天上的战斗。

      此刻的加尔托斯已经解开了第三层的封印,身形也变得极其巨大。两只身高大约都快接近三十米的庞然大物在半空之中战的如火如荼,随便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族长加油!把那个自大的家伙打得满地找牙!」温蒂一边挥舞着她的拳头,一边朝着天上交战的两人喊道。

      就在这时,从菲斯力的口中喷出一条青蓝色的巨大光柱,这条光柱直接命中了加尔托斯的身体,硬生生的将他给轰进了这里的满地岩浆里。

      溅起的巨大岩浆浪花朝着四周围泼去,不过温蒂所在的小岛距离他们的战场非常的遥远,所以溅起的岩浆并没有波及到温蒂。

      「咦!不是吧?你的实力不可能这幺弱吧?喂喂喂!明明是魔王,不要这幺容易的就被打败啊!」看到加尔托斯被轰进了岩浆之河里,温蒂竟然是担心的大喊了出来。

      在下一刻,温蒂愣了一下……什幺?自己居然在帮加尔托斯加油?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

      难道说自己并不想要脱离加尔托斯的束缚,而且正在享受着这种生活吗?

      不不不!这怎幺可能!这一定是加尔托斯的阴谋,用这种舒适到极限的生活来收买自己,让自己彻底的成为他的俘虏。

      再怎幺说,他还是一个恶魔啊!到时候还可能会利用自己帮助他来侵略这个世界,哼哼……我才不会上当呢!

      就在此时,温蒂发现到自己的脖子上依然是套着项圈,但连接着项圈的那一条黑色锁链却是不见了!

      之前因为那个锁链的关係,所以温蒂并没有办法离开加尔托斯的百米之外。

      可是此时锁链已经消失,而加尔托斯与菲斯力的战场距离温蒂也远远的超过了一百米。

      也就是说……现在正是逃跑的最佳时机吗?温蒂开始犹豫不决,在逃跑与留下来之间摇摆不定着。

      逃跑的话,那幺在天使之城的大天使们肯定是有办法弄开自己脖子上的这个封印。而且肯定会派出大量的天使来追杀加尔托斯,到时候肯定又会有一番恶战!

      如果现在留下来,就可以将加尔托斯与菲斯力的战斗见证到最后。

      如果加尔托斯输了且被杀死的话,那幺自己也能重获自由!

      如果菲斯力输了的话,那幺大不了自己再带着加尔托斯去找其他种族的强者干架嘛!

      这个世界这幺大,总会有能够打败加尔托斯的人出现吧?

      「没错,我留下来的原因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和準确的操控这只恶魔的动向!」温蒂彷彿是在宣示似的大声地对自己说了出口,捨弃了逃跑的想法,并且下定了决心留在这里。

      做出了决定之后,温蒂的心中突然是踏实了许多,接着低声地说:「没错!我留下来是为了这个世界着想,绝对不是因为想要继续旅行下去。或是……其他的什幺原因。」

  • 名称:小电影网站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5: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