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丹最新电影超清

      在第三天的白天,世界鸟直接飞进了魔法之都菲特利亚的上空。

      这时众人才知道,原来在菲特利亚的上空有着极为强大的魔法防护罩!

      当世界鸟一头撞上防护罩之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几乎撼动了魔法之都全部的人们。

      不仅仅是魔法协会的高层,甚至还有冒险者公会的强者纷纷都聚集了过来。

      当有人发现撼动护城防护罩的是传说中的世界鸟,无数的人打起了狩猎的心思。这个世界鸟……可是比龙族还要稀有的存在啊!

      不过就在这时,世界鸟竟然是直接穿透过了这个护城防护罩,飞进了菲特利亚的领空!

      空间能力本来就是世界鸟的天赋,对于牠来说,护城防护罩也只不过是「这条路被堵住了,那幺就走另一条路好了。」的程度而已。

      进入了菲特利亚城之后,在白夜的指示之下,徐凌他们不到一分钟就抵达了莉娜曾经待过的学校「霍伦格亚」。

      世界鸟直接闯入了校区,吓坏了一堆没有看过巨大猛兽的学生。但是徐凌可不管这幺多,当抵达了目的地「霍伦格亚大图书馆」之后,便抱着莉娜直接闯了进去。

      浓浓的书味顿时冲进了徐凌的鼻腔,在眼前是从未见过的惊人藏书量。

      一排一排宛如看不见尽头的书柜、还有直通图书馆顶层的迴旋楼梯,在楼梯的边缘也是整面的藏书。倒不如说……完全看不见这间图书馆原本的墙壁,因为都被书柜与书本填满了!

      「我是徐凌。突兀的拜访真的是很抱歉……不过……」徐凌在一进门之后就放开了嗓子大喊。

      曾经听莉娜说过霍伦格亚的图书馆根本是一座迷宫,除非是帕狄亚老师想要出来,否则的话根本就是找不到她的。

      「帕狄亚小姐你在哪里?莉娜受了重伤,我需要你的帮助……」

      在图书馆里有着少量的菁英学生,他们此时皆是惊愕的看着突然到访的徐凌一行人。

      在听到了徐凌所说的话之后,不少学生都在暗自窃笑。

      开玩笑!神出鬼没的帕狄亚总负责人连我们这些菁英学生都没见过面,是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校园传说的存在。就凭你一个连礼貌都不懂,如此粗俗的冒险者怎幺可能说想见就见的到?

      「你就是莉娜所说的兄长大人?」一道略显慵懒的女性声音响起,接着一柜又一柜的书柜阴暗处走出了一个穿着紫色条纹睡袍的女人。

      纵然是穿着宽鬆的睡袍,但是还是能够看出那隐藏在睡袍之下的好身材。

      这个女人的眼神中看起来带有浓浓的睏意,看起来就好像连续通宵了好几个晚上的感觉。

      「我……我曾经在教职员名单里看过她的相片!她……她就是……」

      在众学生惊愕无比的目光之中,帕狄亚快步的走到了徐凌的身前,并且仔细地端详着莉娜。

      「这个是……魔力药水使用过度的中毒现象呢!没想到莉娜也成长到这一步了啊……」没想到当帕狄亚看到莉娜时没有丝毫露出担心的眼神,反而还是有些讚赏的说。

      不过在下一刻,帕狄亚用有些责备的眼神看向了白夜:「不过,为什幺会发生让莉娜药水中毒的情况?」

      「对不起……」白夜低下头来道歉,看到这一幕的帕狄亚露出了明显吃惊的表情。

      「现在不是在意那个的时候了吧?」看着好像一点都不紧张的帕狄亚,徐凌的心中微微的感到有些恼怒,并且有些焦急的说:「莉娜是为了救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详情事后在说……现在请你赶快帮帮她吧!」

      帕狄亚将视线重新放回到了徐凌的身上,又看了看被徐凌抱在手上的莉娜。

      「我知道了,就交给我吧。虽然我对治疗方面的是不太擅长啦,也没有治疗过别人的经验……」

      「……你说啥?」

      莉娜是一个如此厉害的治疗师,她的老师帕狄亚居然说她不擅长治疗魔法?这到底是怎幺回事……徐凌开始有些犹豫究竟要不要把莉娜交给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虽然我不擅长治疗魔法,不过对于魔力药水中毒倒是挺熟悉的。」帕狄亚将徐凌手上的莉娜给接了过来,接着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我曾经不小心把魔力药水当成白开水喝,一喝就是三个月的时间……放心吧,我对怎幺解决药水中毒是很有心得的。」

      交给这个女人真的可以吗?徐凌百万不放心的将莉娜交给了眼前的帕狄亚。

      不过此时也没有别的选项了……既然莉娜是帕狄亚的学生的话,应该会好好的照料她,那幺总不可能再发生那种「将白开水和魔力药水搞错」程度的蠢事吧?希望是这样……拜託啊!

      「或许我给了你一个错误的提议。」加尔托斯若有所思的说着。

      「不要现在才说这种话啊!」徐凌在心里吶喊着。

      「莉娜这种程度的药水中毒,大概要花上三周的时间来调养吧。」扶着莉娜,帕狄亚对着徐凌等人说道。

      「这段时间莉娜要留在这里,而你们要继续留在这座城市或是去别的地方都无所谓。不过在这三周里不要再来这里打扰莉娜的静养了,三周后,我会叫莉娜先回卡飞那领地一趟。」

      说完,帕狄亚就扶着莉娜往图书馆的内部里走去了。有一些学生想要上前来帮助帕狄亚,不过却被帕狄亚给拒绝了。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帕狄亚与莉娜就消失在了这宛如用书本所堆叠起来的迷宫当中。

      「那幺……我们就在这个都市找一间旅店住个三周吧。」徐凌转过身来对着龙静等人说道:「等到莉娜康复之后,我们再一起回到卡飞那领地去。」

      之后,徐凌忙着对赶过来的学院高层、魔法协会使者与冒险者公会高层解释并道歉。

      在一处魔法协会的据点解释了一切之后,原本魔法协会想要让徐凌做出一笔庞大的赔偿费,不过却被冒险者公会给挡下来了。

      所有魔法阵的魔力支出都由冒险者公会来做支付,总而言之……就是徐凌背后有冒险者公会罩着。

      为什幺冒险者公会会帮助徐凌?主要还是徐凌所说的事情震撼到了他们。

      打败了在东海肆虐的吸血鬼。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幺就代表徐凌的实力肯定强的无以复加,而且为了人类做出了莫大贡献!

      不仅如此,他们还是骑乘传说中的世界鸟而来!与这些事蹟相较起来,为了重伤的伙伴闯入魔法之都又算什幺?这只能代表着徐凌是一个极为重视伙伴的冒险者。

      要是冒险者公会事后调查徐凌所说的事情属实,还会给徐凌提升他的冒险者等级。从七等跃到八等可不是实力足够就可以的,还要做出相当程度的事蹟才能够与予承认,可以说是冒险者里极高的荣耀!

      处理完琐碎的杂事之后,徐凌等人在这魔法之都里找到了一间旅店并且住了下来。

      虽然徐凌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想要来这个魔法之都看看,但是却一直没有实际的来参观过。

      这次,徐凌打算利用这个机会来好好的调查一下卡飞那领地的第一代领主「轮亚‧卡飞那」,也就是何南城的资料。

      ※※※

      在人类疆域东北以外的外域,也就是火焰山脉的东方、东部地中海的上方,有一处终年潮湿的沼泽之地。

      这个沼泽之地其实也是一座茂密无比的森林,不过却与南方的无尽之森有着极为巨大的差别。

      这个沼泽的正式名称叫做「波米亚剧毒沼泽」。

      在这个地方流传出很多有关于魔女的传说,也有人说这个沼泽是魔女的后花园。

      有关魔女的故事通通都被记录在给小孩看的故事书里,又或是被吟游诗人与冒险者口耳相传,成为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

      因此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个地方叫做「魔女沼泽」还比较贴切。

      虽然魔女的传说在靠近人类疆域东北的城市与村庄人人皆知,但是却没有人真正的见过魔女。

      传说中的魔女极为邪恶,因为在人类疆域里施行恶毒的仪式与不人道的实验而被驱逐出去。

      当时曾经有人尝试到这个沼泽去狩猎魔女,不过那些人却都是一去不返。

      如今在也没有人想要狩猎魔女,并不是因为那魔女太过神秘或是实力强大,而是因为有关于魔女的传说都是千年以前的故事了。

      没有人知道魔女被驱逐之后的下落,虽然有考古团想要调查有关魔女的真相,不过却没有人会去傻到追杀千年前的大魔头。

      南方的无尽森林是绿意盎然,并且有着许多高大树木,从上空看起来就像是绿色海洋的美丽森林。

      可是这个魔女沼泽却是截然相反,它终年垄罩着浓厚的乌云、每天都在不固定的时间出现莫名其妙的大雾,有一些雾气甚至还充满了剧毒。

      魔女沼泽阴暗潮湿,所以在这里的生物也跟无尽森林截然不同。

      在无尽森林里的魔兽大多数是兽类、昆虫或鸟类。而在这个魔女森林之内则是充满了各种的剧毒之物。蜘蛛、蜈蚣……等等的不提,就算是这里的青蛙、蜗牛之类的生物也都有着相当程度的剧毒。

      要是说无尽森林是冒险者最喜欢的探险地的话,那幺最为厌恶的无疑就是这个魔女沼泽了。

      莫名其妙的气候、千变万化的剧毒还有那一但陷入就几乎必死的绝命沼泽。各种危险的因素让冒险者们防不胜防,说的白话一点就是连自己是怎幺死的都不知道。

      就是在这样的沼泽,有一个男人正躲在一个腐烂大树的树洞里。

      这个男人看起来无比的虚弱。虽然树洞里的光线十分的阴暗,但还是能够看出他的身体非常的残破不堪。

      没错……就是残破不堪!两只手臂全都如同被撕扯下来一般,断的极为粗糙,在断裂面甚至还可以看到白骨和血肉血管。

      他的身体上宛如被轰炸过一般,到处都是一块又一块的血洞,从这些血洞甚至可以看出体内断成好几节的骨头与破碎的内脏。

      以一个人类来讲,这样子的身体是绝对不可能还能够生存的。

      虽然这个男子有的人类的外型,不过显然他并不是人类。这个人就是吸血鬼的帝王……德古拉!

      那一天在与徐凌的战斗之中,德古拉的确是差点就被杀掉了。

      纵然徐凌的恶魔之力对自己来说是极大的补药,但是在徐凌不要命的自爆之下,却变成了最为可怕的炸药。这正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一直到最后的那一霎那,德古拉才趁着徐凌力量稍微减弱之时使出自己最终的逃命绝招「血遁」!

      血遁是逼不得已绝对不会使用的最终绝招,藉由将自己体内的血液瞬间全部逼出体外,如同火箭喷射那样爆发出极快无比的加速度。

      在这样的速度之下,德古拉甚至无法控制逃跑的方向。其原理跟徐凌的自爆相差不多,不过一个是伤己伤敌,一个则是伤己逃命。

      对于德古拉来说,使出血遁对自己来说是一种最为严重的屈辱!

      「徐凌……我就不信你会死在那一场自爆当中,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一定会杀了你!」德古拉咬牙切齿的说着,眼神中充满了愤怒的血丝。

      六七只剧毒的蜈蚣从这树洞的隐密处悄悄地冒了出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钻进了他脚边的伤口里。

      「哼!区区几只虫子……」德古拉不屑的啧了一声。

      在下一刻,那些钻进德古拉伤口里的蜈蚣竟然是好像全身都被吸乾了水份,通通都化为了粉末从德古拉的伤口处流了出来。

      「我的寿命还很长……无论是多久我都会等下去!几年……十几年,几十年!徐凌,我一定要把你宰掉!还有你的亲人朋友,甚至是你的后代……」

      「嗯?」德古拉的表情略为一变,接着看向了自己的双腿。

      此时自己的双腿冒出了一点一点的紫色斑纹,这些斑纹有些狭长,而且两边还有着像是小小的细线延伸出来。这个紫色斑纹的形状正是刚刚那些蜈蚣的样子!

      「是毒吗?哼!也好,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什幺鬼东西都尽管来找我吧。最好再来个兇一点的!」德古拉冷笑了一声,将自己的手指往那个斑纹狠狠地插了进去。

      此时的他正在解析毒的成分、构造,并且快速的分解它。这种等级的毒物对德古拉还不能够造成任何的威胁。

      「只要我今日不死、明日不死,总有一天我会再度崛起!」

      「奇怪了,我明明听见有人在这里说话的呀?」突然之间,一道少女的声音从树洞外传了过来,从声音听来大约二十多快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一步一步清晰的脚步声也逐渐往德古拉所在的这个树洞靠近。

      「咦?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人类!是人类!德古拉有一股现在马上冲出去将那名少女大卸八块吃掉的冲动。不过,毕竟德古拉仍然是一代强者,他马上就抑制住了这股冲动,并且意识到了极端的不对劲。

      从脚步声来看,对方显然只有一个人。而且听声音还是一名年轻的人类女性。

      既然她会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地方,显然是有着不弱的实力。现在自己的实力不到一成,贸然冲出去攻击绝对是一个不明智的举动。

      更好的方法不外乎有两种,一种是隐藏自己的气息,等待这个女人自己离开。

      而另一种是让这个女人发现自己,并且让她将自己带回人类的世界里。

      只要回到了人类世界,德古拉恢复的速度一定会比待在这个鬼沼泽要快上几倍以上。

      经过理性的思考,德古拉应该要毫不犹豫地选择第二种方案。

      但是却不知道为什幺,德古拉的直觉告诉自己:「千万不要给这个女人发现自己的存在!」虽然恢复的速度可能会慢了一些,但是胜在不会出任何差错。

      最后德古拉选择相信了自己的直觉,将自己的气息给隐匿了起来。

      女人的脚步声走到了德古拉所藏匿的树洞旁,接着便停止了下来。「哈啰,有人在吗?如果受伤还是迷路的话,还是出来一下比较好喔?」

      哈啰!哈啰?

      德古拉顿时睁大了眼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哪里感到不对劲了!这个神秘的女人所说的话是这个大陆上的语言,可是自己所听到的却是正统的地球话!

      感觉就好像是女人所说的话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经过了翻译,所以自己听来才会是地球话。

      实际上,无论是德古拉或是龙煞一行人,在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以后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了这里的语言与文字。不过在怎幺说也学习不久,他们真正用来思考的还是地球上的语言。

      「看起来好像真的没人呢?是我听错了吗?嗯……那我还是离开好了。」女人在自言自语说完之后,德古拉就听到她的脚步开始慢慢的走远。一直到大约走到一百五十公尺以外的地方,德古拉才终于听不见她的脚步声。

      「骗、你、的!」女人的脸庞突然探入了树洞,圆滚滚的碧绿色双目与德古拉四目交接,并且露出了恶作剧成功一般的笑容。「我早就看到你了。」

      怎幺可能?德古拉确实是听见她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走远啊!不过在看到女人双瞳的这时,德古拉就明白了。

      是幻术,而且是极为高明的幻术!

      眼前的女人就如同一个精雕细琢的娃娃似的,五官精緻的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瑕。

      金色微卷的长髮绑成了高马尾垂在脑后,在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洁白无瑕的洋装,并且撑着一把同样洁白无瑕的蕾丝阳伞,看起来与这个汙秽恶臭的沼泽森林完全格格不入。

      德古拉好像看见了这个女人的全貌,不过实际上……自己只是窝在阴暗的树洞里与女人四目相接而已,以树洞里的视角上来看根本就看不到她的身体。

      「有什幺事吗?我劝你不要来烦我。」德古拉的眼神与语气皆是冰冷冷的说。

      在他的心里没有全然的把握能够打败眼前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不要贸然战斗比较好。

      「就听到你自言自语就过来了。你不是说什幺东西都可以来找你吗?最好来一个兇一点的。」如同娃娃一般的女人微笑说道,她的微笑如同寒冰一样的冰冷,可以让人冷到了骨子里。

      「其实也没什幺……就感受到了某个熟人的气息,就过来看一下。」

      「熟人?谁?我不认识你。」德古拉说道,此时的他已经在準备突袭,等待机会一把咬向这个女人的喉咙。

      这个女人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太危险,与其让一个这幺危险的人知道自己的行蹤,不如先抓好机会来把她宰掉。

      「我说的那个气息不是你,是让你受伤的那个人。」女人彷彿很感兴趣的问道:「虽然你不说给我听我也可以自己知道啦,不过你还是自己老实跟我讲比较方便。你是怎幺从加尔托斯的手中逃出来的?还有他现在在哪里?把一切的一切说给我听吧!」

      「哼!加尔托斯?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找错人了。」德古拉说完之后,在下一刻就冲出了树洞入口。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朝着女人白皙的咽喉咬了过去。

      「既然你不走的话,就乖乖成为我的午餐吧!」

      「啊啊啊!不要……不要过来!」在看到了德古拉的狰狞獠牙那一瞬间,女人露出了极为惊恐的表情,接着往德古拉的反方向逃去。

      德古拉只在一瞬间就冲出了树洞,此时他终于看到了那女人的全貌。

      她的样子与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幻象无异,只不过在德古拉用亲眼看见之时,那诡异的的感受要来的更加的强烈。

      这里的土地明明都是污秽的泥泞,可是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却是一尘不染。即使她现在慌张的逃跑,也仍然没有一滴泥巴沾上她的鞋子或裙摆。

      不过,既然德古拉已经发动攻击,那幺他也不在去想这幺多了。

      一眨眼的时间德古拉就追上了那女人的背后,并且朝着她的咽喉咬了下去。当他感受到女人血管里的温热之时……

      「哈哈……你又被骗了!」女人的笑声突然从德古拉的身前传来,接着德古拉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这里仍然是树洞的入口处,不过却没有什幺正在逃跑的女人,没有什幺温热的血管,刚刚的追杀就好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境似的。

      现在,那个诡异的女人此时正用可怜的眼神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德古拉。而德古拉现在则是冒出了冷汗。他的嘴巴一鬆,一根腐朽的树枝从他的嘴上掉了下来。

      现在德古拉明白了,这个女人根本就只是在玩弄自己。

      在下一刻,德古拉又猛然跳起,双手用力的抓住了自己身前的那个女人。当女人的身体在德古拉的眼前被撕裂开来的时候……

      德古拉又再度睁开了眼睛,那个女人依然是好端端的在身前可怜的看着自己。

      该死!德古拉咬了咬牙,接着决定不在理会那个女人,直接离开这个地方。

      杀不了她,那个远离她总是可以吧?德古拉便随意地往一个方向快速地冲了出去,不知道冲了多久、不知道拐了几个弯,德古拉只是一昧地往前冲刺着。

      在夜幕降临之时,德古拉重新找到了一个树洞并且藏身于此。

      「该死的,到这里来总没问题……」当德古拉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又再度睁开了眼睛。

      在眼前的仍是那个穿着白色洋装的女人。而且天色也并非是夜晚,而是白天。

      「……了吧?」德古拉像是再说还没说完的梦话一般说了出口。

      「……」此时,德古拉与女人皆是沉默的互相注视着。

      德古拉半跪在地上,而那个女人则是撑着洋伞,至上而下的对着德古拉露出了怜悯的笑容。

      抬起头来看着女人脸上那怜悯的笑容,德古拉原本焦急的心也冷静了下来。

      看起来……这次真的是遇见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了啊。德古拉再度露出了冷笑,接着冲了上去直接将女人的头给直接拧断。

      接着,德古拉就开始了他永无止尽的战斗。

      一直到他停手之前,他总共将女人杀死了十三万三千五百六十四次,并且尝试逃跑了三百二十五次。但无一不是「睁开了眼睛就回到原本的样子」。

      「你到底是谁?」德古拉放弃杀戮与逃跑了,直接问向了眼前的女人。在意识之中,德古拉至少经过了快一年多的时间。不过他很是清楚,如果没有破除这个幻境,实际上的时间可能只经过了几秒钟。

      「你终于放弃了吗?」女人露出了略为吃惊的表情说道:「以『乐土』的程度来说,你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呢!居然轮迴了超过十万次,你可以骄傲了。在狱界里也很少有像你意志这幺强大的存在哦!」

      「……」德古拉没有理会女人的称讚,只是冷眼的看着她。看看她究竟是想干什幺。

      「真不错的眼神……我最喜欢这种眼神了。每当看到有人露出这种眼神,我就会好想要好好的打磨打磨一番呢!」女人露出陶醉的表情说着:「看到这种眼神逐渐变的绝望、变的堕落、变的腐烂……那种过程所带来的快感真是无以复加啊……」

      接着女人蹲了下来,微笑的的看向了德古拉:「我的名子叫做洛瓦蒂拉,你听说过这个名子吗?」

      「没听过,还有你说的那个什幺加尔托斯我也不认识!」德古拉才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久,怎幺可能会认识谁?

      不过要是他在这里待久一点的话,也许有机会听到有关于千年前那个魔女的传说。她的名子就叫做「维嘉莉亚‧洛瓦蒂拉」。

      「这样啊,我的名子也已经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了吗?人类还真是健忘的存在呢!」洛瓦蒂拉微微的瞇起了眼睛,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说道:「为了那个该死的家伙难得回到家乡一趟,没想到还意外的发现加尔托斯的蹤迹。看来你的运气不错,喂!小朋友,有没有兴趣做我的随从啊?在狱界里想要当我的随从……」

      在洛瓦蒂拉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德古拉又将她的头给扭了下来并冷笑了一声。

      「哼!谁要当你的随从啊?在杀你杀个几亿次、几兆次都不是问题。就来看看是你的精神力先撑不住还是我先撑不住!」

      在下一刻,德古拉又宛如是大梦初醒的睁开了眼睛,而洛瓦蒂拉则是收起了笑容,用一种颇为麻烦的表情看着德古拉。「怎幺办,看起来你是真心得想杀我几亿次呢。害我……」

      「害我越来越想把你收为随从了呢!从来没有人这幺执意的想要杀我,好开心喔!」洛瓦蒂拉一脸陶醉的说着,接着她又被德古拉给杀了一次。

      「我越来越想了解你了,让我看看吧!你的一切,还有为什幺你身上会有加尔托斯的味道……」洛瓦蒂拉笑着对德古拉说,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玻璃水晶球。

      「再怎幺说,我也是被人称为是魔女的存在哦!不论是以前在乐土的时候,还是在狱界……」

      接着,德古拉感受到一股极为强烈的死亡危机!这股感觉来的莫名其妙、毫无来由的恐惧感垄罩在德古拉的全身。

      这样子的恐惧感就连在与徐凌战斗,差点死亡之时都不曾出现过。「不做点什幺的话,自己就要死了!」的想法充斥在德古拉的脑海里。

      德古拉马上又杀掉了眼前的洛瓦蒂拉。不过心中那一股恐惧感却完全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来越害怕、却来越焦急!

      当德古拉想要将洛瓦蒂拉再次杀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动不了了,同时的在自己的眼前宛如出现了人生的跑马灯……

      重新出现在德古拉面前的洛瓦蒂拉对着半跪在地上的德古拉露出了冷笑,接着看向了自己手中的水晶球。

      大约在三分钟过后,那死亡的危机感与恐惧感如同它莫名奇妙的出现一样,也在一瞬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德古拉狼狈的喘着大口气,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狼狈不堪的样子。

      「德古拉……你的人生根本都是在睡觉之中度过的嘛!」洛瓦蒂拉宛如是在责备似的指着德古拉说道:「真是太过浪费时间了。」

      透过刚刚的术法,洛瓦蒂拉已经完全知晓德古拉的人生了。

      「你不但可以欺骗别人的感官,还可以控制人的情绪吗?」德古拉毫不理会洛瓦蒂拉的指责。

      实际上刚才根本就没有什幺足以让德古拉感到死亡或恐惧的因素。在德古拉恢复了冷静之后,马上就判断出了洛瓦蒂拉的手段。

      眼前这个自称为魔女的女人……不知道用了什幺方法让自己感受到已经被自己遗忘的「恐惧感」。

      「真聪明!不愧是我的随从,一冷静下来就马上猜到了。不过呢……你只说对了一半哦。」洛瓦蒂拉露出了讚赏的表情。

      「我最擅长的是激发出生物的潜力喔!你知道吗?当生物在面对死亡危机和极限的恐惧,会爆发出连自己都想像不到的可怕力量哦。我最喜欢去尝试那些生物的极限了,你知道吗?虽然被我玩死的生物多到数不过来,但只要是最后活下来的……都会变的很、厉、害、哦!」

      德古拉知道了,眼前的女人显然是个心理变态。

      「呵呵……你知道那些经过我磨练所活下来的强中强者,菁英中的菁英,在最后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脱离我的掌控、脱离恐惧感的时候,会发生什幺事吗?」

      「……什幺事?」德古拉用应付的口气说道。反正杀也杀不死她,自己也跑不掉,不如就听她说自话的把话说完。

      「我啊……会在那个人最开心的时候,把他的心脏挖出来吃掉!」洛瓦蒂拉露出了极为病态的陶醉神情,吞了一口口水之后继续说着:「啊……果然还是……经过锻鍊的,经过我严格筛选的强者心脏最好吃啊!」

      「喔,是喔?」德古拉毫无兴趣的说着,对于洛瓦蒂拉所说的话没有感到任何的情绪波动。

      毕竟以前自己也干过类似的事情。

      把人类给眷养起来,随着自己的心情来挑选人类食用。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那些勇于反抗的人类的确是比只会恐惧害怕的人类要美味多了。

      「啧!我还以为如果是你的话会懂的。也难怪你会不知道我的名子,因为你根本就不是这个星球上的生命。」洛瓦蒂拉有些略带可惜的说道,接着露出了神秘的表情。

      「不说那个了……你想不想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已经看过你所有的人生了,来自异星球的吸血鬼伯爵。你是因为以前的世界太过无趣才会选择沉睡的吧?不过你可以放心了,这边的世界要有趣的多!如果你愿意当我随从的话,除了带你去开开眼界之外,我还可以安排让你与那个叫徐凌的男人一次战斗的机会哦!」

      「……」冷眼的看着兴致勃勃的洛瓦蒂拉,德古拉没有说出任何的话。

      洛瓦蒂拉所说的话是正确的,在地球上的自己的确是太过无趣才选择沉睡的。

      一个没有天敌、没有对手的世界实在是太过无聊,所以才让自己的后代带给人类恐怖。等到经过一段时间、让人类成长到一个阶段之后,自己在醒过来「收割成果」。

      在这次的沉睡中,地球好像出现了一个叫做「地下教会」的组织,而且培养出不少优秀的吸血鬼猎人。

      德古拉在沉睡之中收到后代的危机消息而选择甦醒,却没想到意外的穿越到了这个异世界。

      这样想来……没有自己的话,地球上的那些吸血鬼们应该通通完蛋了吧?虽然德古拉丝毫不在意那些后代们的死活。

      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虽然有些不同,但是人类依然是那幺的脆弱与无力。德古拉开始着手他以前在地球上所做的事情,想引出这个世界上的强者。

      接着……他就被徐凌给打败了。所以现在杀死徐凌、吸乾他体内的血液就是德古拉存在的原因!

      「我了解你对这个世界还不了解,所以我先跟你解释一下吧。免得你像乡巴佬一样什幺也不知道,那样可不像我的随从。」洛瓦蒂拉从这沼泽边捡了一根细长的树枝,然后在地上画了一个圆。

      「首先,这个圆就是这个星球。我们所在的这一颗星球大概有你以前所待的那颗地球几千倍以上的大小吧?不只是体积,就连这颗星球的年龄也不知道是地球的几百倍,实际的时间已经不可考了。也因此……这颗星球已经近乎死亡,实际上再也没有什幺可用的资源。整个星球贫济的要命,是个如同地狱一般的世界。这整个星球被分为各大狱界,从一个狱界穿梭到另一个狱界,如果没有特殊管道的话,走个几千年都到不了。」

      接着洛瓦蒂拉在这个圆上面戳了一个小点。

      「除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拥有丰富的资源与生命,是个如同天堂一般美妙的好地方。在狱界里面,这个地方被称为『乐土』。把这个圆比喻成这个星球,乐土就像这个点一样的渺小。不过实际上只佔了这个星球不到百万分之一面积的乐土,却佔有了几乎全部的资源。

      乐土是狱界的美丽传说,在这里没有随时面临死亡的危机,还有着永远也吃不完的食物!只要找到了乐土,就再也不用为了生存而烦恼。每一个在狱界的住民无一不想要来到乐土。啊……照你以前的话来说,乐土可以比喻成『天堂』,这样你有比较了解吗?」

      「你是从狱界来的?」德古拉问向了眼前的洛瓦蒂拉。

      连自己都会对这个女人感到恐惧,如果是一般的人类,恐怕就直接死亡了吧?

      而且她显然不是个善渣,这样的存在如果放进人类世界,所造成的危害大概不会比自己要低……

      「你要这幺说也对啦,不过我是从那边『回来』的。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我的家乡哦!你知道吗?从这里出去非常的简单,只要走到尽头就可以了。不过要回来的话简直难如登天!」洛瓦蒂拉露出了一附麻烦的表情,小声的骂着:「要不是为了找那个家伙的弱点,我才懒的回来。该死的何南城……看老娘回去之后怎幺宰了你!我一定会让你感受到这世界上最可怕的恐惧!」

      「既然你有事情要忙的话,那就不要再烦我了。赶快给我滚开!」德古拉不禁在心里想着:这个女人的话真是莫名其妙的多。  

      只要自己现在的伤势都还没好,什幺狱界或者是找徐凌战斗都是无稽之谈。自己可以等。等到宰掉徐凌,吃了这所谓乐土所有的人类之后,在许那所谓的狱界找寻新猎物。

      「不行哦!人家已经决定要收你为僕从了。」洛瓦蒂拉笑着说道:「不管怎幺说,这次回来真是回来对了。就算找不到那个家伙的弱点,至少还有你啊。你可要好好的保持对我的杀意哦,否则的话……」

      一股恐惧感又从德古拉的心中油然而生,接着他马上挥手杀掉了眼前的洛瓦蒂拉。

      「很好很好。」又被杀了一次,洛瓦蒂拉开心的笑着:「就是要保持这样的杀意才行!」

      「就算你说要让我和徐凌再战一次,可是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就没办法战斗。」

      「这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说过了……我的专长是挖掘出别人的潜力!就算你已经身受重伤了也不要紧,我照样可以让你的实力翻倍哦。」洛瓦蒂拉神秘兮兮的拿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

      这个盒子就宛如是一个珍贵的宝箱一般。先不谈里面的内容如何,在盒子上有着一粒粒炫目耀人的宝石,而且盒子的质地也极为的高级,光是这个盒子本身就有一定的价值。

      「打开这个盒子,你就可以跳脱出这个轮迴,并且得到超乎你想像的力量!」洛瓦蒂拉将这个盒子放在了德古拉身前的地上,似乎是要他自己决定要不要打开的样子。

      看着那宛如珠宝盒一般的精美盒子,德古拉有些犹豫。接着,他听见了洛瓦蒂拉宛如嘲讽一般的声音:「不过我可以事先告诉你,就算我让你在全盛时期与那个徐凌战斗,你也绝对打不过他的。因为在他的体内,寄宿着一个货真价实的狱界之王!也就是『加尔托斯』。」

      「加尔托斯……他到底是谁?他跟徐凌有着什幺样的关係?」德古拉问向了洛瓦蒂拉。

      「加尔托斯啊,他可是赫赫有名的狱界王者之一,以毫无悬念的压倒性力量和永无止尽的血腥杀戮闻名。老实说,原本我对于我们的乐土怎幺能够在加尔托斯的手下依然存在感到很是好奇呢!」

      洛瓦蒂拉露出了一副很有兴致的表情:「你以为一个人类怎幺可能会发出那种高密度又庞大的黑暗化身能量?那股力量就是加尔托斯的力量。现在我知道了,虽然他不知道为甚幺会寄宿在那个叫做徐凌的人的身体里。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

      说着说着,洛瓦蒂拉无法抑止的笑了起来。

      「只要控制了那个徐凌,不就等于是控制了加尔托斯了吗?想到一个狱界王即将落入我的手中,我就……」

      「我知道了……我就暂时先当你的随从吧。」德古拉捡起了在地上的那个盒子却没有马上打开,看向洛瓦蒂拉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

      「不过,徐凌是我的猎物,我不允许你在我之前对他出手!另外我也不会停止杀掉你的想法。总有一天,我会嚐嚐你的血液究竟是甚幺味道。我想应该是腐臭的要命吧?」

  • 名称:甄子丹最新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5: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