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影院超清

      这里是一片血红色的大陆,浓郁的血腥味从整片大陆的土壤之中散发了出来并且分布在空气之中。

      远方的地平线散发着米白色的光芒,永远都是一副朝阳快要升起的样子。血红色的天空之上只有几片薄薄的黑色云彩,在那天空之上隐隐的能够看到几颗发出微弱光芒的星星。

      赤红的大地,血红的天空,是这里一贯的景色。

      没有季节变换,也没有昼夜与日月交替,宛如被时间给抛弃了一般。无数的岁月以来,充斥着这里的只有那无尽的红色。

      放眼望去,在这一片世界除了推积成山的尸体与满山遍野的尸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物体。

      这些尸体并不是人类,而是许多各式各样的怪物们,牠们是在这场名为「生存」的战争之中的败者。

      在这个地方,除了永远漫无目的的逃亡之外,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转身奋战,选择成为杀戮别人的那一方。

      在这浩瀚无际的红色平原上聚集着无数的恶魔。他们是这里的居民,在他们的脚下,是一具又一具其他恶魔们的尸体。杀戮是他们的天性,吞噬同类是他们的本能。

      他们会永无止境的杀戮下去,不断的吞噬同类,一直到……自己被同类吞噬的那一天!

      渴求杀戮与战斗的恶魔除了会攻击比自己弱小的生物之外,也会对比自己还要强上一丝得更强恶魔发起挑战。

      除非是战到死亡,否则在这样的不断挑战之下,最后就是面临与「魔王」的战斗!

      身为魔王已经没有可以挑战的对象,只能够不断迎接来自弱小恶魔们的袭击。直到自己被打败,诞生出新一代魔王的那一瞬间。

      此刻,又有一个恶魔朝着魔王发出了挑战。周围满山遍海的尸体正是那只恶魔所杀戮过来的战果,这只恶魔的名子叫做加尔托斯。

      他并没有什幺样特别强大的能力,纯粹是强化自己的力量和防御的能力而已,在众多的恶魔之中甚至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一种能力!

      不过正是这样的加尔托斯,用他手中的战刀斩下了他眼前一个又一个敌人的头颅。

      也许加尔托斯的能力不是最出色,但是他的杀戮数量与战斗经验却是远远的超过了其他的恶魔!

      用数千年所累积起来的强大力量加上战斗技巧,让此时的加尔托斯得到了挑战魔王的机会。

※※※

      「哈哈哈……加尔托斯啊,纵然你能进行二度强化那又如何?你的能力……实在是太弱了!」

      一名身高至少有两百公尺的人形巨大骷髅,在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王冠。在那眼膜之中燃烧着的是王者的信念,全身缠绕着被火焰的金属锁链给缠绕住。

      他正是当代的魔王:「邪火王者」莫鲁休尔。

      回应着莫鲁休尔的是一把巨大的黑色战刀。

      一把长度少说也有几百公尺的巨大长刀呼啸而过,凌厉的破空声响彻云霄,在下一刻往那全身缠绕着红色火焰的魔王斩去。

      「哼!自不量力。」莫鲁休尔冷笑了一声。全身缠绕着被火焰所包围住的金属锁链,在他的右拳燃烧着炽热的白色火光,使尽了全力轰向了那把朝着自己斩来的巨大之剑。

      「轰轰轰轰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形成了恐怖的冲击波,往四周不断的扩散了出去,伴随着的还有四散的白色火球与剑之碎片。

      「黑暗之枪……万罪贯心!」一名穿着黑色重铠,身高大约二十米,头上长着双角的加尔托斯。他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大量的黑色魔力快速的从他的手中凝聚。

      一把与他的身高完全不符合比例,长约数百米的巨大长枪瞬间出现,并且朝着他对面的敌人射了出去。

      长枪所经过的地方宛如被甚幺巨大的力量给硬生生的压缩扭曲,变成了一条在空中的诡异空间。

      几乎只在一瞬间,这把长枪就冲到了莫鲁休尔的前面,在这样的速度与距离之下,莫鲁休尔是绝对躲不掉了。不过只见他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虽然躲不掉,但是他也没有打算躲掉!

      「焚天烈焰!」被巨大长枪给轰中的莫鲁休尔突然全身爆发出了黑色的火焰,将那把巨大长枪给燃烧殆尽,原来那长枪根本没有刺进莫鲁休尔的身体里,而是在接触的那一霎那就被完全融化了!

      此时,莫鲁休尔用极为鄙视的口气与眼神看向了加尔托斯:「怎幺?你最自豪的二阶强化也就这种程度吗?在继续打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了!」

      把自己的双手放在了胸前,在莫鲁休尔双手之间逐渐的凝聚出一颗小小的,直径大约只有一米的灰白色光球。

      虽然相较于他的体型,这棵光球显得非常的微小,但是在那光球的周围竟然是产生了空间扭曲的现象,由此可见那颗灰白色光球内含了多幺恐怖的能量。

      「我的能力是最强之火!就凭你那强化自身与武器的能力,要怎幺能够与我相抗衡?无论你把自己强化两倍、四倍,或是更多,我都可以轻易的把你燃烧殆尽。终结吧!白阳炸裂!」说完,莫鲁休尔把那光球射向了加尔托斯。

      那灰白色的光球在射出之后,像是瞬间失去了甚幺平衡,开始剧烈的变形着。四周的空气彷彿在害怕着甚幺似的,纷纷开始跃动了起来,接着「轰」的一声!这颗灰白色光球猛烈的炸了开来。

      在这一片血红的地狱之中,居然像是出现了一棵巨大的太阳。

      以那颗灰白色光球为中心,一股恐怖的炽热光焰朝着四周蔓延而去,半径一里内的恶魔尸体通通无法倖免,几乎毫无例外的被烧成了飞灰……

      「是谁跟你说……我只能够二度强化的?」被赤焰的白光给吞没,每一丝火焰都在恣意地摧毁着加尔托斯的身体。

      加尔托斯头上的双角与背后的翅膀与尾巴也已经化成如同焦炭的尘埃,此刻的他似乎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挡住这股毁灭性的力量。

      但是加尔托斯却是毫不在意地露出了张狂的笑容。

      「第三阶段强化!」

      就在这一瞬间,加尔托斯的身体猛然的缩小,从原本的十米高度变成了大约只有两米的身高,原本烧毁而去的双角与双翅也重新生长了出来。

      漆黑无比的盔甲覆盖着全身,只露出了那睥睨着一切、极度自傲、俯视着众生、绝对无敌的眼神!

      「你……输了!」加尔托斯一拳击出,这整个巨大的太阳宛如被轰开了一个巨洞。

      一起被轰开的还有莫鲁休尔的身体。这个身高约五百米、称霸了这片地狱大约九千年时光的莫鲁休尔,此时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在半空之中无力的舞着。

      「哈哈哈……加尔托斯恭喜你成为了新的魔王……」那在半空之中,巨大的骷髅头疯狂地笑着说。原本戴在头上的王冠早已支离破碎,眼眶凹洞中的火焰也越来越弱。「你等着吧!在几百年后……几千年后……你也一样会跟我有同样的下场!总有一天会被新的魔王给取代!哈哈哈哈……」

      说完的那一霎那,巨大的骷髅头掉到了地上,瞬间摔得支离破碎,眼中的火焰也随之熄灭,莫鲁休尔就此完全的死去。与此同时……全新的魔王,就此诞生!

      ※※※

      三十年后,就算是换了一个魔王,这个世界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不仅仅只是这三十年,就算经过了三万年、三十万年,这个世界依然还是会保持这个样子。三十年……对于这一颗不知道存活几兆几京年的星球,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而已。

      「好无聊啊……」加尔托斯慵懒地坐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王座上。

      紫色的长髮柔顺的披在脑后,撑在王座的扶手上面的那只手撑着自己的脸,看着眼前无尽的恶魔尸海与朝着自己跪拜而下的恶魔,加尔托斯的内心便升起了无尽的空虚。

      自从他有意识以来,就开始不断的杀戮、战斗着。在地狱里有两种存在,一种是灵魂,一种是恶魔。

      灵魂是脆弱不堪的,据说是某个世界里死去的生物所化成的。通常是会被恶魔吃掉或是自然地融进这个世界里。

      当然也有特别强大的灵魂,或许可以以灵魂的姿态与恶魔战斗,但更多的是转化成为恶魔,成为恶魔的一份子。

      但是这些成为恶魔的灵魂,在获得了强大力量的同时,也会遗忘所有过去的回忆,成为一个只知道杀戮与吞噬的存在。

      加尔托斯在有意识以来就开始不断的杀戮,不断的吞噬着其他的灵魂与恶魔。

      战斗与吞噬,便是恶魔唯一的使命与归宿。如今的加尔托斯已经走到了顶点,在红土大陆上已经没有值得让他去挑战的对手,这让加尔托斯的内心感到非常的难受。

      也许在几千年以后,会再出现一个强大的新晋恶魔来挑战自己,可是加尔托斯却无法忍受那等待的煎熬。

      「太无聊了啊!」彷彿向是在对这个世界提出抗议,加尔托斯朝着天空怒吼了出来。接着加尔托斯对着那些表示臣服的恶魔们下了第一道命令:「喂!你们全部一起上!来杀掉我。」

      底下的恶魔们在互相望了望彼此之后,皆是露出了狰狞的面容,通通都拿出了自己的武器冲向了加尔托斯。

      在一分钟之后,此地的尸海又被堆高了一层,在方圆千里之内只剩下加尔托斯一个生命,其余的恶魔都化作了这一片尸海的一部分。

      即使是经历了猛烈的战斗,加尔托斯心中的饑渴依然是没有得到任何的满足。

      想起了以前以小搏大的战斗,那时候的自己才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杀戮之中并且感受到无比的快感。

      无论是现在的自己,或者是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加尔托斯都感到极度的不满!

      「火大啊……要是能够把这个令人噁心的世界给一刀切开的就好了。第三阶段强化!」随着心中的烦闷程度越来越高,集中在加尔托斯右手长刀上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密集。

      接着如同是发洩出这股怒气似的,加尔托斯以他所能使出的最强力量轰出了这一斩!

      「这该死的狱界,给我碎裂吧……裂狱斩!」

      宛如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似的,一道黑色的月牙从加尔托斯手上的长刀被斩了出来。

      接着,这整个空间竟然是再也承受不住这一道力量,从月牙经过的地方开始出现了巨大的黑洞!

      恐怖的吸力从黑洞之中传出,大量的恶魔尸体被这一股吸力给吸了进去,并且被里面的恐怖压力给搅得粉碎。

      加尔托斯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被自己斩开来的巨大裂缝,他丝毫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裂缝强大的吸引力还在持续不断,大量的尸体源源不绝的飞了进去而且被搅的连一块碎片都没有留下来。

      这一条裂缝一开始大约有五十米高、五米左右的宽。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经过,这一条裂缝宛如是在被这个世界给修复着似的开始慢慢缩小。

      随着这一条裂缝的缩小,那诡异的强大吸引力也逐渐的减弱。恶魔们的尸体不再如同飞蛾扑火的飞了进去,而是开始被聚集堆积在了这个黑洞的周围。

      只在一瞬间,在加尔托斯的前方就已经形成了比其他地方都还要高耸的尸山。

      在十分钟之后,裂缝形成了一个直径约有两米的圆形黑洞。周围的尸山却早已堆积到接近百米的高度,竟然像是将这个黑洞给好好的掩藏住一样。

      此时,黑洞已经不再缩小也失去了那奇特的引力,就只是安静诡异的存在于此,不再有任何的活动与变化。

      加尔托斯看向了那个黑洞,心中竟然是出现了隐隐的期待与雀跃!在黑洞之内有着如同深海一样的暗蓝漩涡,除此之外还散发出一点一点闪烁的蓝色萤光。

      这个黑洞的神祕与那可怕的撕裂力量让加尔托斯的灵魂重新跃动了起来,究竟在这个黑洞的另外一端会通到什幺地方?或者又会有什幺样的强敌?

      一边想着,加尔托斯将自己的手放进了那个黑洞之中。

      出乎意料的……在这黑洞里面竟然没有什幺残暴的空间之力,加尔托斯所感受到的只是如同从空气进入水中那样的触感。

      接着加尔托斯整个身体都走了进去。

      在这一瞬间,方圆千里之内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生物。完全没有人知道魔王究竟是去哪里了,就宛如从这个世界上彻底蒸发一样。

      ※※※

      咕噜咕噜咕噜……加尔托斯在这黑洞之内悠游着。

      出乎加尔托斯的意料之外,四周完全没有任何的攻击传来,而且周遭这些深蓝色的液体不仅仅只是像水一样,感受起来根本就是真正的水!

      从出生以来就不断战斗的加尔托斯有着非常敏锐的直觉,任何的危险与杀机都会被他第一时间给察觉到。

      极为诡异的是:在加尔托斯进入了这个黑洞之后,竟然是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危机。

      相较之下,红土大陆给自己的压迫感还要大多了。既然如此的话,加尔托斯就乾脆解除备战状态,以自己最为轻鬆的样子在这水中游着。

      此刻的加尔托斯身高大约两米,一头紫色的长髮上有着两根粗粗的弯角。身上穿着一袭黑袍,背后的翅膀轻轻的拍着。今天加尔托斯才知道:原来翅膀不只可以用来飞翔,还可以用来游泳。

      周遭的水有着冰凉凉的触感、而且喝起来极为的乾爽甜美。加尔托斯知道所谓的「水」是什幺,那是只存在在寒冰狱界和乐土的传说液体。

      在红土大陆上,并没有「水」的存在,与水最为相似的就是鲜红的「血」了。

      在这黑暗的深水之上,有着一片淡淡的光源。

      这一片光源随着水流的波动而跟着摇晃着,加尔托斯慢慢地朝着那光源游去。

      不出意外的话……在这水面之上就是另外一个世界。这里显然不是寒冰狱界,那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传说中的「乐土」了?

      加尔托斯的心中雀跃了起来,乐土是狱界里所有生物趋之若鹜的地方!

      永远也吃不完的美味食物,安逸且适合居住的美丽环境孕育了无数的弱小物种。

      这些可怜的小生物们实在是太过弱小,可以用来满足那些恶魔们残杀的慾望。

      寻找乐土是各个狱界魔王们的不成文规定,但是自古以来极少真的有人寻找到通往乐土的道路。

      基本上,会去认真寻找乐土的魔王几乎没有,这些魔王里也包夸了加尔托斯。

      在狱界里,寻找到乐土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比成为魔王还要低!

      可是就是这样的乐土,居然被加尔托斯人品爆发的碰上了?加尔托斯的心中一开始对于这个地方究竟是不是乐土还充满疑虑,直到……在他的前面游过了一条鱼。

      这一条鱼比加尔托斯要大上几十倍不止,嘴里三排并排的獠牙看起来兇狠无比,身上的鳞片层层叠叠,看起来防御力极高的样子。

      这一条外观兇恶的鱼显然是发现了加尔托斯,快速地朝着加尔托斯游了过来。恐怖大鱼的游泳速度非常快,迅速摆尾游泳导致在这湖底产生了剧烈的水流,几乎只在一瞬间就游到了加尔托斯的面前。

      加尔托斯停止了前进,冷眼的看着这一条大鱼。

      虽然这条大鱼看起来非常的强悍,但加尔托斯却完全感受不到威胁性!

      这家伙……甚至比红土大陆里的低端恶魔都还要弱。在加尔托斯的眼中,这只大鱼的威胁性与一只小虾米根本相差无几。

      在大鱼咬向加尔托斯的时候,加尔托斯随意的一拳轰出。

      在水面下顿时爆出一圈巨大的真空空间,接着恐怖的水压冲向了那只大鱼。整个湖底就好像彻底被翻搅了一圈,大鱼不但是没有办法再往前游一丝一毫,甚至还被这一股水压给挤压了出去。

      顺着这一股冲力,加尔托斯也不想再继续悠闲地慢慢游泳了。

      直接震动他的双翅,在水里变成一条黑线快速地往那水面上的光源冲去。随着越来越接近水面,加尔托斯发现了湖里不只有这一只大鱼而已,还有各式各样的大鱼、水草以及水生生物。

      只花了不到一秒钟,加尔托斯抓住了那一条大鱼的尾巴,接着冲出了水面!

      ※※※

      这里是吉贝斯塔大陆上的至高点「米勒达特高原」。

      湛蓝的天空有着寥寥数朵漂浮着的白云,在这海拔七千多米的高度下,即使晴朗的阳光直射下来也不感觉到炽热。

      这里的空气非常的稀薄,不过生物种类却是非常的多!能够在此地存活的生物,在吉贝斯塔大陆上都算是最强大的物种。

      在米勒达特高原上有着吉贝斯塔大陆上最为强大的种族,这个种族就是「天使族」。

      他们天生就拥有强大的身体与力量,学习魔法比任何一个种族都还要快速,可以说每一个天使族都是这块大陆上的宠儿。

      在这米勒达特高原上就是天使族的地盘,虽然从不去侵略别的种族,但是却也异常的排外。也许对于他们来说,任何其他的种族都是生活在「下界」的「下贱的生物」。

      天使族在米勒达特高原上建立了先进的文明,除了建立在高原上面的城市之外,还有用魔法使之标浮在半空之中的无数小型岛屿。

      由于高原本身的灰色地质影响,天使城市的颜色基本上是灰色与白色的,看起来坚硬、理性而又冰冷。

      不过在距离城市遥远的野外却是花草丛生,缤纷的颜色布满了这座高原,看起来十分的祥和美丽。

      就在这个距离某天使城市数十公里之外,某一座极为美丽的湖畔边。

      四周围生长着无数的樱花树,无数黄色与紫色的花花草草包围着这座湖畔。随着微风的吹拂,粉红色的樱花之雨开始随风飘扬,入眼所见尽是一片片的樱花花瓣,看起来极为的美丽动人。

      在微风过后,这些樱花花瓣慢慢的飘落在湖面上,如同形成了好几艘的粉红色小船。随着时间的累积,让这一座美丽的湖畔上尽是这样的粉红色花瓣。

      这个地方极为的隐密,是某人某天无意间发现的秘密基地。

      在这里没有任何兇猛的野兽,没有任何危险的因素。清脆的鸟鸣声从树梢上传来,与树叶之间的「刷刷刷……」碰撞声音形成了一调极为动听的和弦,正是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才能够显露出此地的安详平和。

      「哗啦哗啦……」纤纤的玉手从白皙柔软的皮肤滑过,从手掌捧起来的水慢慢从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滑落回到了湖中。

   一名美丽无比的女性天使正悠闲地享受她的晨间沐浴,摆动着她纤细的美丽长腿,女天使慢慢的在这充满了樱花花瓣的湖面上以仰式悠游着。

      「啊啊……真开心啊……能够发现这个地方真是太好了。每天在去上课之前,能够来这里泡一泡澡真是一件最幸福的事。要不要……乾脆翘课呢?」天使一边以陶醉的表情与语气说着,一边用手指温柔梳洗着自己白皙的羽翅。

      这名女天使的名子叫做「温蒂‧海斯贝尔」,她有着一头金色的美丽长髮,即使是天使里面也算极为出众的美丽面容,姣好的身材几乎挑不出一丝缺点。该丰满的地方与该纤细的地方通通都生长的恰到好处,就如同是上天最为精美的艺术品。

      在这美丽的湖畔边,一名对周围毫无戒心、带着温和微笑表情正在沐浴中的成年女性天使,这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美丽的一副画面。绝对没有任何一个心理与身体都健康的雄性,再看到此时的温蒂还能够保持无动于衷。

      这个地方正是有一天被到处闲晃的她不小心发现的。温蒂马上就看中了这里优美的环境,再出手将这里的危险野兽全部清除掉之后,这里就变成她专属的秘密基地。

      每当闲来无事之时,总会来这里洗沐加上做日光浴,这已经成为了她每天重要的放鬆与娱乐。

      「哼哼……哼哼哼哼……」一边哼着轻鬆的小调,温蒂一边在水面上悠游着。将翅膀摆到自己的身前,慢慢地整理着自己的羽毛。

      突然之间,温蒂感到一股突然袭来的危机感!这股危机感来的毫无道理,因为并不是从湖面的周围出现的,而是从这座湖的湖底深处!

      「轰轰轰轰轰!」整座大湖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喷水池,突然之间的剧烈变化让温蒂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好险她只在这座湖的湖畔边,并未被突然冲出的巨大水柱给波及到。在水柱沖上天之后形成了一阵在太阳之下的清凉小雨,在这阳光与小雨的作用之下,美丽的彩虹顿时出现在这湖畔之上。

      但是出现的并不仅仅是那美丽的彩虹,一只大鱼就这样在空中扭啊扭的,看起来好像是从尾巴的地方被什幺人给抓住了。

      温蒂下意识的看向了大鱼的尾巴处,在那里的是一个背对阳光的帅气男性。现在……那个男性用彷彿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周围,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样子。

      ※※※

      「这里……就是乐土吗?」在加尔托斯眼前的是他活了五千多年以来都难以想像的景色。

      曾经,他以为红色就是这整个世界的颜色。

      可是现在在他的眼前却出现了许多以往都完全没见过的缤纷色彩,以及充斥着四周遭,几乎是唾手可得的魔力元素。

      这些都是在狱界里不可能存在的东西!

      艳阳高照、鸟语花香,这些带给加尔托斯的是强烈的震撼,是一股难以言喻的……心灵的冲击。

      突然,加尔托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便往那股视线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接着,加尔托斯看见了他这一辈子所见过的,最美丽的生物。

      这家伙背后长着洁白的双翅,白皙的身体有着极度诱惑的曲线。此刻的她用双手保护着胸前呼吁而出的两团肉球,用九成不知所措再加上一成怨恨的表情望着自己。

      「天使武装‧圣剑骑士!」在下一刻,温蒂生气大声的喊了出来。

      在她的脸上布满了红晕、眼角中隐隐的带着一丝泪光。蓝色与白色相间的铠甲瞬间覆盖在她的身上,并且舞动翅膀冲出了湖面。在温蒂的右手上拿着一把约一米五长的银色巨剑,以及快的速度朝着空中的加尔托斯砍去。

      「去死吧!变态!」温蒂的速度奇快,但在加尔托斯的眼中却跟静止不动没有任何的差别。

      尤其此时温蒂又被愤怒给冲了昏头,要是她能够好好的感受一下加尔托斯的实力,那幺她肯定会马上掉头就跑,再找来一大队天使大军来把这只不知道从哪来的恶魔给杀掉。

      可是,就是这一时的冲动,造成了温蒂无法挽回的大错。

      所谓的天使族,正是吉贝斯塔大陆的守护者。能够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是因为他们背负着其他种族所没有的使命。

      如果能够清楚的判断出缠绕在加尔托斯身上的那股可怕力量来自哪里,温蒂就知道此时绝对不是可以意气用事的时候了!

      「原来语言能够互通。」面对着温蒂愤怒的指责,加尔托斯第一件所想到的就是这个。

      仔细想想也不是什幺值得意外的事情,毕竟在狱界里就有着不少从乐土死去而移动过来的灵魂。加尔托斯随意的用左手手指夹住了温蒂所砍过来的大剑。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温蒂,加尔托斯用认真的表情说道:「你刚刚的样子比较好看……」

      「啊?」听到了加尔托斯的话,温蒂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想起了自己刚刚在这个男人面前全裸的样子,脑中的理智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在一边尖叫之后,温蒂抛下了右手手上的大剑,往后飞离了五米左右。

      在她的右手上出现了一柄由雷电所形成的巨大长矛。这只发出「啪滋啪兹」声的长矛约有三米长,看起来蕴藏着极大无比的威力。

      而在左手上则是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水球,此时的这颗水球正在猛烈旋转着,从旋转的威力上看起来,也丝毫不逊色于右手上那支雷电长矛。

      「连锁……雷神之矛!」温蒂将左手的旋转水球与右手的雷电之矛同时掷出,而在这两个攻击魔法在空中互相撞击的那一瞬间,竟然是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在爆炸之后,那水球快速地冲向了空中的各个角落,而雷电之矛并没有消散,反倒是随着爆炸出去的水球因为导电的作用形成了更多更大的雷电之矛!

      这一招是需要极高技巧的高端应用魔法。

      无论是对魔力的控制,或者释放招的时机以及威力,都需要操作的极为精準。只要成功的使出,就可以达到威力相乘的效果。

      可是一旦失败的话,可能还会威力全失,比起单一元素的攻击魔法还要远远不如。

      温蒂是天使族中的佼佼者,在战斗学与魔法学的领域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成绩优良的学生而已,温蒂已经是一个取得教授资格的高级讲师!

      对于一般的天使还难以使出的混和魔法,温蒂已经能够不加思索的随手使出。而且这种类型的魔法威力还会因为不同的施法者还因人而异,一般天使所使出的雷电连锁只要超过了五支雷电之矛就算是优秀了,可是……

      此刻,在加尔托斯的面前出现的是数十支的巨大雷电之矛。这些雷电之矛彼此之间有着无数细小的电流互相连接着,看起来就好像一张撒在空中的雷电之网。

      这一张雷电之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加尔托斯包裹在其中,接着……所有的雷电之矛全部都完全了轰中了温蒂所瞄準的目标!

      「哼哼……这下总该死了吧!谁叫你要偷偷的看我洗澡?混蛋!不要脸的变态!」一边骂着,一边看着眼前爆炸所产生的黑烟,温蒂宛如是发洩完毕似的轻鬆呼了一口大气。

      「算了算了……反正受到了那样的攻击应该也死了吧?本教授不再跟你计较了。」

      才刚说完,当温蒂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一股香香的味道竟然是从刚刚那爆炸所产生的浓烟传来!

      温蒂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那香味所传来的方向。在烟雾散去之后,温蒂所看到的是……一只已经被烤熟的大鱼。

      在那只大鱼的后面则是刚刚的那个男人,此时的他竟然是毫髮无伤,且用一种好奇的表情看着自己手边的大鱼。

      对于这种烤鱼的香味,加尔托斯感到极度的新鲜。接着他张大了嘴巴,朝着这支刚刚烤熟的新鲜大鱼身体上大大的咬了一口。

      在这一瞬间,加尔托斯宛如遭受到了五雷轰顶,前所未有的震撼贯穿了他从来没见过世面的渺小心灵。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加尔托斯不禁脱口而出:「这……这是什幺?实在是太好吃了!」

      「你……」温蒂咬牙切齿地指着一脸不可思议的加尔托斯,大声地吼了出来:「你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我这一次一定要杀了你!」

      「杀了我?」听到了温蒂的话,加尔托斯看向了对方。

      就在这一霎那,温蒂突然感受到这辈子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

      明明依然是阳光明媚,温蒂却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充满寒冰的深渊。

      明明四周还是那样优美的环境,温蒂却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堆又一堆的尸山血海。

      「你知道……有多少人对我说过这一句话吗?」在下一刻,加尔托斯的左手抓住了温蒂白皙的脖子。就如同一支坚固的铁钳一般,无论温蒂的翅膀如何挥动也挣脱不开加尔托斯的束缚。

      当加尔托斯抓住了温蒂的那一瞬间,恶魔之力微微的洩出。

      就在这时,所有的樱花树瞬间枯萎!

      湖畔周围的小花小草马上凋零,原本春意盎然的美丽森林在这一霎那变得毫无生机,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灰褐色土地。

      不仅仅是湖畔的周围,甚至连那一座美丽的大湖,此时在湖面上也浮起了许多湖底生物的尸体。

      原本缤纷的色彩此时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孤寂的、死亡的颜色。

      「你又知道……那些对我说出这一句话的人,到最后都怎幺样了吗?」加尔托斯微笑地问向了温蒂,但这一抹微笑却只让温蒂感受到恐惧与寒冷。

      此刻的温蒂已经恢复了冷静,从加尔托斯的这股强大的力量,也大概猜测出他究竟是什幺来头了。

      「哼!来自狱界的魔头……虽然我不晓得你究竟是怎幺进来的,可是我们天使族绝对不会放任你为非作歹的!」

      纵然温蒂的内心无比害怕,任何生物面临死亡危机时都会感到害怕与恐惧,但是温蒂还有身为天使族的责任与尊严。

      「就算你现在在这里杀了我,只要你还在这个大陆上就绝对逃不过我们天使族的追杀。」

      「喔?这样啊?」加尔托斯对于温蒂所说的话根本就不以为意。

      此刻加尔托斯的心中全因为乐土的弱小而感到惊讶无比。

      自己只是散发出一点点的恶魔之力,大量的生命却因为这股力量而丧生了。

      周围这枯萎、凋零的场景不知道为什幺让加尔托斯感到很不满意。

      相较于这有点熟悉的荒废场景,加尔托斯竟然是更加喜欢那五颜六色的缤纷乐土。

      如果每个天使族都像是温蒂这这种程度的话,那幺来几千个几万个加尔托斯都不会在意。

      谁敢来找自己的麻烦,那幺到时候杀了就是了。但看着眼前眼角隐隐闪烁着泪光,明显是内心害怕而在故作坚强的温蒂,加尔托斯的心中竟然是出现了一丝特别的感觉!

      在狱界是绝对不可能会出现这种表情的。

      所有的人看到自己不是马上表示臣服,不然就是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再疯狂逃跑,至于敢对自己露出杀气的那些家伙已经全都死了。

      眼前这个天使,脆弱而又坚强。明明没丝毫力量,却又敢对自己大声咆哮。实在是很有趣的一个生物!

      比起杀了她,此时的加尔托斯竟然是更想……

      「啾!」加尔托斯将自己的双脣贴上了温蒂的双唇。

      接着压低了声音,以充满磁性的音调,对着突然被亲而表情呆若木鸡的温蒂说:「我不会杀死你的。我的名子叫做加尔托斯。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了!」

  • 名称:天天影院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4: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