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孤舰第四季超清

      其实在替龙煞治疗的时候,莉娜就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量。

      但是在此刻的莉娜却不在思考这幺多了,什幺身体上的负担、精神上的负荷或是救不回死人的观念,通通都被莉娜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所有一切的难关、一切理论上行不通的问题,都用那空间包包里数不尽的魔力药水还硬来蛮干!如果最终莉娜自己的身体负荷不了,大不了顶多随着徐凌而去。

      莉娜的眼神是认真的,如果徐凌一直都不甦醒,那幺莉娜就会持续的施放治癒魔法,一直到她承受不住而死亡为止。

      看着莉娜那疯狂却坚定的眼神与举动,龙静已经明白了莉娜对徐凌的心意,那绝对不只是朋友或妹妹对哥哥的感情而已。

      而让龙静更加感到複杂的是……此时的自己居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莉娜为徐凌拼命,而自己却什幺也办不到。

      才刚刚和姊姊与父亲重逢,如果徐凌真的死掉的话,那幺自己会不会也敢像莉娜这样随他而去呢?龙静的心中下意识的浮现出这个问题,接着龙静又呆了一下。

      「等等……我现在还活着?」龙静呆愣的说了出口。

      不愧是龙静的姊姊,在听到这句看似无厘头的话语之后,龙雪第一个先反应了过来。

      「小静,你说的话是什幺意思?」

      「我刚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和徐凌签了一个奇怪的不平等契约。」龙静一边回想着一边说,而且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甚至全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契约里有一个内容,那就是我死掉的话徐凌没事。但要是徐凌死掉的话……我也会跟着死掉!」

      「可是你现在还活着,这就代表……」凯恩几乎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惊讶且惊喜的喊了出来:「徐凌他还活着!」

      凯恩的声音并不算小声,虽然在这个地方充满了大水涌进来的声音,但至少周围的人都听到了。

      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全心全意为徐凌施放着治癒魔法的莉娜。

      此刻的莉娜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也看不到除了徐凌以外的任何事物,只是一昧的、固执的将治癒的力量传进了徐凌的身体里。

      看到这一幕,众人又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扰此时的莉娜。

      同时大家的心中也清楚知道了一件事。

      虽然徐凌没死,但是受了重伤却是不容置疑的。

      要是情况不好的话……或许就这幺昏迷一辈子了也说不定。

      在经过了三分钟之后,在莉娜身旁的地上已经堆积了数十瓶的空药水瓶子。

      圆坑外围的湖水也开始慢慢的流入了这个大坑之中。

      照这个水位上升的速度,也许不用超过一分钟就会淹过徐凌的身体了。但是即使如此,莉娜仍然是坚持着将治癒魔力给源源不绝的输送到徐凌体内。

      「呃……」当水位淹到徐凌手臂的一半的时候,徐凌发出了一声低声的呢喃声。

      在听到这一声呢喃声的同时,所有的人都是精神一振,惊喜的看着慢慢睁开眼睛来的徐凌。

      「我……我没死?」

      徐凌能够感受到自己现在生命垂危,好像随时都会死亡一样。但是在此同时却又有一股强硬的力量拉着自己,不让自己真正的陷入沉睡。

      徐凌记得非常的清楚,在自己进入二阶解放的时候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清醒无比!与德古拉的战斗或是之后自己的自爆,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自己的理智之下所运行的。

      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徐凌恐惧不已!

      当时的自己价值观已经完全的改变,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纯粹的恶魔。

      脑海里只有破坏与杀戮的慾望,要是当时在眼前的不是德古拉,而是龙静、莉娜等人的话,徐凌也没有丝毫把握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杀了我吧……」徐凌看着白夜虚弱无力的说着:「如果现在不杀了我,哪一天我真的失控了……」

      在徐凌还没说完之时,「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莉娜拼命救你回来可不是让你再去死的!」龙静语带哽咽大声的吼着:「你给我清醒一点!你忘了在湖边你跟我说了些什幺吗?难道那些都只是你的谎言吗?你知道为了你,莉娜做了多幺危险的事情吗?」

      「什……幺……?」被龙静全力搧了一巴掌的徐凌现在感觉自己的右脸颊火辣辣的疼痛。

      徐凌看向了跪坐在自己身旁的莉娜,直到此刻他才注意到莉娜的异状。

      莉娜温暖柔嫩的手仍然是紧紧握着自己的右手,源源不断的治癒力量仍然是从那一只手上不断的传递过来。

      「莉娜……你怎幺了?你做了什幺事情?」徐凌惊愕的问向了旁边的莉娜,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音。

      也许是知道徐凌已经恢复意识了,莉娜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但是她的眼神却是空洞无神的,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莉娜的皮肤有些泛蓝,这是严重的药水中毒现象。但即使在这种状态之下,莉娜仍然是下意识地源源不绝替徐凌输送着治癒的魔力。

      「莉娜怎幺了?在我昏迷的期间究竟发生了什幺事?」徐凌大声的吼着。不过此时的他极为虚弱,就算是吼出来,也只不过像是沙哑的呢喃而已。

      「总之,先把徐凌和莉娜一起带出去吧。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了。」日向鹰对着众人说道,而且每个人也同意他的看法。

      龙雪将莉娜给扶了起来,而日向鹰则是背起了徐凌。

      当他们扶起了徐凌与莉娜的身体之时,却发现了莉娜的手死死的握住了徐凌,好像无论怎样都不愿放开的样子。

      此时,徐凌终于发现了龙静那情绪複杂的表情,接着惊愕地看向了已经昏迷过去却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仍然坚持输送治癒魔力给自己的莉娜。

      「没办法了,让我来背吧。」

      日向鹰将徐凌和莉娜一起驮在了背上,虽然在治疗龙煞那时几乎已经用尽日向鹰的体力了,可是此时却不得不逼自己在努力一把。

      背起了两人后,所有人一起往这个即将崩塌的冰之洞窟入口处冲了出去。

      ※※※

      「轰隆隆隆隆!」巨大的震响声从这一座岛的地底与冰镜湖的湖面上发出。

      千年以来一直非常平静的冰镜湖此时正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惊滔骇浪。

      除了滔天的巨浪之外,在这座湖的中央还出现了範围几乎是整座湖的巨大漩涡。这个漩涡宛如一个无底洞似的,拼命的将这里的湖水吸进了漩涡的中央。

      一只手突然从这漩涡的边缘上伸出了水面,随着这只手的出现,数道人影也跟着冒出了这湍急的水面。

      这些人正是由日向鹰带头的一行人!以他们的体力来说,逆流而上游出这巨大的漩涡根本不是问题。

      「莉娜……咳咳……谁能够……帮帮莉娜?」徐凌焦急的说。他的语气里有着无法抑止的颤抖,心中害怕无比。

      莉娜是他们团队里唯一的治癒师,也就是说:当莉娜受到了伤害时,没有其他任何一人能够帮助到她。

      「白夜,你不是不会让莉娜受到任何的伤害吗?为什幺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徐凌对着白夜吼道。

      「对不起。」白夜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幺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到白夜果断的道歉,徐凌也不晓得该说什幺了。

      这个时候无论做什幺都是无济于事,最重要的是赶快想办法救回莉娜。

      当自己正处于昏迷状态当中的时候,好像隐隐的听到莉娜对着自己说了些什幺,可是现在徐凌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详细的内容是什幺。

      「加尔托斯,你在不在?」徐凌在心里激动的喊着:「你有没有办法救救莉娜?」

      「你问一个只会毁灭和破坏的恶魔会不会救人,你还真是问对人了。」加尔托斯冷笑着说。

      虽然这样说,但是加尔托斯也知道现在不是可以随便跟徐凌开玩笑的时候。

      「我看她这个样子,一般的治疗师或者是光明神教的牧师大概也无法完全治癒吧。光明神教的高层你们又不认识,我看唯一可以託付的人就只有一个了……」

      「是谁?」

      「既然莉娜的治疗手段这幺高明,那幺她的老师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吧?只不过不知道小女孩能不能够支撑到你们抵达魔法之都而已。」

      「凯恩!」徐凌突然喊出了凯恩的名子,凯恩连忙望向了在日向鹰背上的徐凌。

      「怎幺了?有什幺是我帮得上忙的?」听到徐凌的呼唤,凯恩连忙回应道。

      「可以麻烦你以最快的速度把我们送回去吗?」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是徐凌的口气极为的强硬,一点也不像是拜託人的样子。

      「我们要前往魔法之都菲特利亚,只有莉娜的老师才能够救回莉娜!」

      ※※※

      在凯恩所驾驶的船上,徐凌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虽然费了一点心力才将莉娜握住自己的手给拿开,不过在穿好衣服之后,徐凌又重新的紧紧握住了莉娜的手。

      虽然龙静在一旁脸色複杂的看着,不过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

      事实上无论龙静怎幺看,除非莉娜醒了过来,否则徐凌绝对不会放开这一只手!

      在船上,除了驾驶船的凯恩之外,其余人都无法帮上什幺忙。

      虽然这次讨伐吸血鬼的战役获得了成功,但是众人的心中却无比的沉重。

      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做好了自己失去性命的决心来参与与德古拉的战斗,但是却想不到最后真正陷入死亡危机的,竟然是所有人里面最没有战斗能力的莉娜。

      「徐凌……那个德古拉,真的死了吗?」日向鹰问向了徐凌。

      最后的那场爆炸威力十分的恐怖,但是却没有人真正见证德古拉的死亡。虽然心中已经认为德古拉绝对无法在那样的爆炸之中存活下来,但是日向鹰却是仍然想要听徐凌亲口说出事实。

      「……我不清楚。」徐凌低声的说了出来。

      当听到了徐凌的回答之后,除了沉睡的龙煞、莉娜与毫不关心的白夜以外,其余的人都是惊讶的看着徐凌。

      不知道是什幺意思?难道德古拉在零距离之下受到那种攻击还能继续活着吗?

      「在我释放力量第八秒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全身的力量只剩下不到一成。德古拉就趁着那个时候挣脱了我的束缚,实际上……我个人认为,德古拉有极大的机率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徐凌说出了让众人害怕且惊讶无比的事实,但是徐凌又接着继续说道:「但是,德古拉的情况绝对不会比我们好到哪去。就算他还活着,也一定是半死不活的程度。至少在最近几年之内我想他是不敢再出现了。如果还有吸血鬼出现的话,以冒险者公会或光明教会的实力就可以在最快时间之内解决掉他。」

      「嗯……不管怎幺说,谢谢你了。以我们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打败德古拉的。」日向鹰说道。

      虽然没有看到实际看到徐凌与德古拉完整的战斗过程,但是却可以想像那是多严峻且激烈的战斗。

      光是回想起从那规模浩大的血河还有最后在空中的那一场激战,日向鹰就明白了这两个人一但动起真格来,在实力上根本就与自己是完全不同境界的。

      「没什幺好谢的,成功的把龙煞伯父和龙雪姊救出来就是最好的报酬了。」徐凌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回应道。

      接着再看向了龙静,徐凌低下了头,语气充满愧疚与歉意的说:「对不起……我刚刚不应该说出那种话的。」

      「你说过的话太多了,你指的是哪一句?」龙静的眼神冷冰冰的问道。

      「就……杀死我的那一句。抱歉,我不应该说出这幺不负责任的话。」

      「你知道就好。不过……」龙静也低下了头,小声的说:「要结婚的话,要等到莉娜和我爸爸完全康复的时候再说,而且……」

      徐凌傻了一下,没有想到龙静居然会在此时提起这件事情。几乎是顺口接着问:「而且什幺?」

      「你要好好的处理莉娜的感情,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龙静抬起头来慎重的看着徐凌,语气与眼神都是无比的认真。「你好好的考虑该怎幺做吧。」

      「我知道。」徐凌对着龙静说道,接着低下了头看着在自己怀里沉睡的莉娜。

      此时的莉娜就好像是安稳的睡着了一般,脸上的微笑让她看起来像个天使一样。

      「现在……还是先想想怎幺把莉娜救回来吧。要是莉娜为了我而死,我……」

      徐凌说不下去了。要是莉娜真的因为为了救活徐凌而死,那幺这一道身影将会化为一道无法治癒的伤痕。

      要是莉娜真的死了,已经感受到莉娜感情的徐凌,究竟要怎幺样才能够无视这份心意与愧疚感、开开心心的和龙静结婚?

      「唉……你就不会想想小妹妹活下来的情况吗?你这蠢才。」加尔托斯叹了一口气说:「小女孩死了是一了百了,因为那个时候你就变成她的了。可是她活下来了才是麻烦吧?因为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那个龙静。啊……对了!」

      加尔托斯好像想到了什幺好主意一般,开心的对着徐凌说:「乾脆就一起收了吧?左拥右抱不是挺好的吗?」

      「不行啊……」徐凌再心中苦笑着:「龙静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我好好的考虑该怎幺做。她绝对不会嫁给花心的男人的。」

      接着,徐凌的回忆感觉飘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他想起了自己与那单亲妈妈一起居住的小公寓。

      在那个时候自己就知道了,自己那个没用老爸除了本家已经有好几个公开的妻子之外之外,他在外面一定还有其他的女人与更多的私生子,绝对不只是自己和母亲而已。

      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在临死之前居然还替老爸说话。比如说老爸会如此对待咱们俩是有原因的,他有什幺不得已的苦衷,其实他一直在默默的守护我们两人……诸如此类的。

      虽然母亲对着自己这样说,但徐凌却从不当一回事。

      这幺深爱一个男人的女人,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但是那个被爱着的男人却从没有来探望过他们!

      徐凌不知道多少次看到母亲一个人在孤单寂寞的夜里偷偷地流泪,在那个时候,徐凌就已经决定了。

      「从很久之前我就想好了,如果我有一天有幸能够结婚的话,我这辈子只娶一位老婆!现在那个人早就已经决定了。更何况……」

      徐凌低着头看着莉娜,有些不忍的小声说了出口。

      这一句话除了沉睡中的龙煞与莉娜之外,清楚了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里。

      「对我来说,莉娜就只是我的妹妹而已啊。」

     

※※※

      回到了马内瑞拉之后,徐凌等人遇见了在南方无尽森林认识的训兽师古拉格一行人。

      虽然说原本他们就是以吸血鬼为目标来到这个城市,遇见他们应该也不感意外,但是这依然是天上掉下来的惊喜。

      在徐凌的拜託之下,拉法尔召唤了她在世界树上所驯服的世界鸟,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给送去了魔法之都菲特利亚。

      凯恩留在了马内瑞拉,他必须去与光明教会秉报这次行动的过程与结果。并且承诺在处理完一切事情之后,一定会带着欧维拉与莫莉安一起前去卡飞那领地探访。

      在这世界鸟之上,徐凌对着古拉格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身分。包夸自己一行人是从异世界穿越、龙静与龙雪是半吸血鬼、日向鹰是吸血鬼猎人,还有这次事件的元凶「德古拉」的所有事情。

      讲完之后,古拉格等人就明白了当时徐凌与龙静在听到「吸血鬼」这个名词之时,为什幺会有奇怪的反应。

      古拉格一行人对于徐凌等人感到惊奇与佩服,却没想到日向鹰与龙雪却也对这个世界感到无比的震撼!

      当世界鸟出现的时候,无比强烈的存在感震撼到了两人,而且在空中飞行的速度远远的超过了以前地球上任何的交通工具。

      在空中遨翔的时候,两人也对这个世界无比美丽的风景感到震撼。这个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以往那充满钢铁丛林的灰色世界所不曾拥有的。

      「话说臭小子……喂,你还醒着吗?」在世界鸟在空中极速遨翔的第二天夜晚,当众人都在闭眼休息的时候,加尔托斯突然呼唤了徐凌一声。

      「什幺事?」徐凌原本闭上的眼睛睁了开来,映入他眼帘的是那百看不厌的璀灿星河。

      此时的世界鸟依然是在空中翱翔着,不过速度却是放慢了不少,冰冷的凉风拂过了众人的身体之上。

      「也没什幺……就只是想问一下你今后还会再继续旅行下去吗?」加尔托斯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毕竟是发生了那种事嘛……要是你被吓到了,以后再也不敢去冒险旅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是不会勉强你啦!」

      「……」徐凌如今的确还是后怕不已。

      在那个时候,要不是自己爆发出所有的力量以至于让自己完全脱力,恐怕真的会对自己的伙伴出手攻击吧?虽然有着真实实力未知的白夜保护着他们,但是无论如何,那种经历徐凌都再也不想要有第二次了。

      「不过我要先提醒你喔!」加尔托斯彷彿是「善意」的提醒道:「要是你不在旅行下去的话,我就不得不一直待在你的身体里。到时候,无论你和谁再一起,在做爱做的事情的时候都会被我看的一清二楚喔?虽然我是一点也不在意啦!我也绝对没有要勉强你继续旅行的意思啦!」

      「我知道啦……」徐凌苦笑了一声,想到加尔托斯如果一辈子都待在自己的身体里,那幺自己也怪难受的。

      尤其是加尔托斯所说的那一点……只要是个男人都绝对无法接受吧?最重要的是,徐凌已经答应过加尔托斯了。一定会完成加尔托斯託付给自己的任务。

      「我会继续旅行下去的,一直到完成你所託付的任务为止。」

      「我真的没有勉强你的意思喔!」加尔托斯还在不断强调着:「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你应该也了解我了吧?我这个恶魔不像其他讨厌的恶魔,我是很好说话的……」

      「好好……我真的知道。」徐凌苦笑着不耐烦的应付着加尔托斯。

      其他讨厌的恶魔……徐凌现在真的能够体会那种感觉了,也许加尔托斯真的是与众不同的。

      不过……到底是什幺原因导致加尔托斯变成这个样子的?照理来说,加尔托斯以前也是那种只渴望杀戮的恶魔才对。不过对于以前的事情加尔托斯却好像没有要提起的意思。

      「说到这个,在我完成你交代的事情之后,你就会离开我的身体吧?」徐凌疑惑的问道:「到了那个时候,你会到那里去?」

      「……」加尔托斯没有回答,而徐凌也只是沉默。

      无论如何,他是相信加尔托斯是不会做出加害自己的事情的。既然加尔托斯不想说的话,那幺徐凌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

      「该怎幺说……作为一个恶魔来讲我还不算是年老。」加尔托斯开始缓慢的说道:「虽然这样说,但其实我觉得我已经活够了,我的人生比起大多数的恶魔还要丰富的许多。等到完成了那个承诺之后,我对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挂念,差也就是说可以去死了。」

      「……什幺意思?」徐凌语气惊讶的问:「在我帮你完成那个承诺之后你就会死?为什幺?」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如今只是一个灵魂寄宿在你的身体里,如果我离开你的身体不就只能消散了?」加尔托斯用鄙视的口气对着徐凌说道。

      「正常来讲,以一个灵魂的姿态没有办法在这个世界上维持太长久的时间。不是送到狱界就是烟消云散,由于我本来就是从地狱来的,在一次死亡之后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吗?就像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寄附在旧铠甲里那样!」徐凌有些焦急的说:「或者……去问问凯恩也可以!他好像是研究灵魂的专家。」

      「依附在铠甲里……你以为你是像何南城那样的大魔法师吗?至于你说的凯恩,他也跟以前的我差不多,只是他依附在那神奇的锁链而已。简单的来说就是『锁链才是本体!』厉害的是那一条锁链而不是他自己。」

      加尔托斯彷彿在耻笑着徐凌的无知。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你想阻止我离开也没有办法,我可没有去窥看别人新婚夜生活的兴趣。」

      「……」不晓得该回答什幺的徐凌沉默了下来。

      一方面想要加尔托斯赶快离开自己的身体,却又不希望他永远的离自己而去……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这三年下来,两人已经变成了一个亦师亦友的关係。

      「现实中可没有那幺美好的事情。」读到徐凌想法的加尔托斯说道,接着又意味深长的说:「我想……你应该也懂得吧?有一些事情就算是拚死也绝对要完成的!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

      「拚上性命……也要完成的事情吗?」徐凌总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幺。「为了女人吗?」

      「你这白癡,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加尔托斯鄙视的说道,接着便不说话了。

      不知道为什幺……徐凌好像有种「猜中了?」的感觉。之所以完全不说有关以前的事情,其实是因为害羞吗?加尔托斯完全不回应徐凌的猜想。

      原本就睡不太着的徐凌,在与加尔托斯对话之后又更加的睡不着了。

      看着天上的星河与巨大的月亮,徐凌突然觉得一切都是这幺的缥缈。

      以前真的没有什幺感觉,现在则是明确的感受到了……当一个冒险者到处去旅行,实际上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行动。

      仗着加尔托斯强大的力量到处横行无阻,却没想到这样子自己开心了,却把身边重要的同伴拉进了多幺危险的世界。

      现在的徐凌,对于冒险这件事好像没有之前的那幺感兴趣了。

      「喂,加尔托斯。你走了之后……我这身的力量会发生什幺事情?你会跟着一起带走吗?」

      「怎幺?你不是很渴求力量吗?」加尔托斯嘲讽的说着。

      「我想要的是能够保护我自己和身边伙伴的力量。」徐凌缓慢地说,好像是在一边说也一边仔细听着自己所说的话。

      「在我们以往的世界有一句话,那句话是『权力使人腐败』。我现在觉得……你所给我的力量已经超出我能够控制的承受範围了。老实说……我很害怕……我对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力量感到害怕。」

      「老实说,我觉得和你一起旅行比和何南城一起旅行要有趣多了。」出乎意料的,加尔托斯并没有对这样的徐凌说出任何嘲讽之言,而是说了看似毫不相关的话。

      「不仅仅因为何南城是法师而我们都是战士的关係,纵然他也很强大,可是就是不合我的胃口……在各式各样的方面上。」

      「各式各样……?」

      「那种彷彿一切都在他计算之中的感觉,完全没有任何弱点的感觉,轻易将别人的命运操作在手掌心之中的感觉……要是可以的话,还真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大吃一惊的表情。」

      加尔托斯一边说着,徐凌就一边想起了自己至今所走过的旅行……

      从在卡飞那领地的地下室开始,徐凌就觉得自己至今所走过的路好像都被别人安排好了。那个人……无疑就是把传承石碑放在世界各地的何南城!

      直到现在,徐凌仍然还是不知道那神奇的传承石碑究竟是用什幺样的材料所製作。

      「放心吧,在我离开你身体的那一瞬间……」加尔托斯慢慢地说:「我还是会把我的力量留在你的身体里,这算是我最后给你的饯别礼。」

      「咦?为什幺……」

      「力量要怎幺样的去运用是因人而异的。当你把它用在守护的用途,它就是守护的力量。当你把它用在毁灭的用途,它就是毁灭的力量。」

      加尔托斯此时表现的就像是个过来人,用教导的口气说着:「害怕你自己的力量是正常的,我也曾经害怕过自己的力量,所以才会创造出制约之锁这玩意儿。你只要记住,是你在控制力量,而不是力量在控制你!在害怕它的同时,也要去正视这恐惧,并且去战胜它。」

      「你也害怕过自己的力量?」徐凌惊讶的问道,不过加尔托斯却又没有回音了。

      就在这时,徐凌却感觉到有人来到了自己的左边并且躺了下来,抓着自己的左臂自然而然的枕了上去。

      「怎幺了?一脸不安的样子。那个自大到极点的战斗狂到哪里去了?」龙静在徐凌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如果有什幺心事的话,就说出来吧。」

      原来自己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了吗?徐凌自嘲的想着。

      在徐凌的右边是沉睡中的莉娜,左边是查觉到徐凌异状而来的龙静。虽然徐凌有点像是左拥右抱的状态,但是现在却完全没有享受的心情。

      「没什幺……我只是突然想起当时在沙漠对你说的话……」因为龙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徐凌原本沉重的心情感觉轻鬆了不少,脸上也露出淡淡的微笑。

      「你……你在说什幺?」龙静吃了一惊,接着马上又转回那种冷酷的表情,只是脸稍微红了一点。

      她当然不可能忘记那一天晚上,只是完全没有料想到徐凌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就生几个小宝宝之类的。」徐凌微笑着说,左手稍微用了点力将龙静拥得更紧一点。

      「我想清楚了……等到我把加尔托斯的事情做完之后就不在冒险了。我们在人类的疆域找个地方,用我当冒险者所赚的钱买一间房子,然后干点正经的生意。说不定还能在这个大陆发展出第二个徐氏企业。」

      「你……确定吗?」龙静有些怀疑着徐凌所说的话。

      从徐凌的语气听来,龙静可以感受到徐凌有许多的不捨,但是同样的还有等量的决心。

      「其实……我觉得在旅行个几年也没什幺不好的。」虽然时间不长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总归来说……与徐凌一起去旅行的这段时间,龙静还是感到非常的开心。

      「不……我已经决定了。」徐凌坚决的说,接着将自己的左手手指放在了龙静的嘴唇之上。

      「吃吃看?」

      「咦?可是你……」龙静有些吃惊的看向了徐凌。

      「我的体力在今早就恢复满值了。」徐凌轻轻的碰了碰龙静柔软的嘴唇,示意她赶快咬下去。

      虽然还是有些犹豫,但是龙静还是含住了徐凌的手指并咬了下去。

      「咦?」龙静的惊疑声在徐凌的脑海中响起,接着她用舌头将徐凌的手指给推出了自己的嘴巴外。

      「这是怎幺回事……怎幺会变成这样?」

      如果对于像龙静这样的吸血鬼来说,要是徐凌以前的血液像是甘甜浓醇的陈年美酒,那幺现在徐凌的血液就像是强烈至极的超高度蒸馏酒!

      光是刚刚所吸允的那一点血滴,就足以与以前连续吸食十几天的血液相比。如此强烈的血液,龙静也没有办法一次吸收消化太多。

      「原因很简单……在那一次战斗之后我又变强了啊。光是我现在的肉体强度,大概就处于之前一阶强化以上,乃至于快要接近二阶强化那边吧?」

      也就是说,徐凌此时的战力平白被提升了快要两倍的可怕数值。

      虽然说是变强了,但是徐凌的语气完全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

      「老实说……我很害怕我现在的力量。在这样成长下去,我怕我有一天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做出了什幺无法挽回的事情。要是又遇见了像德古拉那样的强敌,逼得我不得不使出更强的力量……光是想想我现在就会感到恐惧。」

      「你是说……你害怕那天变成恶魔型态的你吗?」

      「嗯……」

      「放心吧,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我一定会把你呼唤回来的。」龙静轻声温柔的说:「一定,我一定会把你呼唤回来的。给我记好了,你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谢谢你,不过……」

      徐凌语气无比坚决的说:「要是真的发生了,你还是赶快逃跑吧,离我离的越远越好。」

  • 名称:末日孤舰第四季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4: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