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野蛮女友 电视剧 2017超清

      一周后,某市的城郊之内。四个隐密的人影出现在一栋散发出不祥氛围的巨大宅院外。

      在这座宅院里面,竖立着一栋具有庞大规模的欧式古堡。

      乌鸦的「嗄嗄」声时不时的出现在这宅院的周围,漆黑无比的眼眸像是在监视似的,不断的扫描周围的一切事物。

      即使现在的时间是白天,而且是日正当中的时刻,在这个宅院的周围仍是阴冷无比。

      因为此地毫无人迹的关係,四周的树木与杂草生长的非常的茂盛,广泛的树荫竟然是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使得这里充满灰暗的黯淡光线。

      「那个地方就是德古拉堡?真的有这个地方啊。」赛维尔有些吃惊地看着远远的那一栋巨大建筑。

      无数的藤蔓缠绕在上,龟裂的墙壁、广泛的青苔……许多的迹象都说明了这一栋建筑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年代,也说明了这栋建筑已经放置荒废了许久。

      「现在这个时间正是最好潜入的时机,我们走吧。机会只有一次,生命只有一个,要好好的把握机会。」

      龙煞慎重的说着,而日向鹰、龙静与赛维尔三人也都严肃的点了点头,他们确实的明白此次行动的重要性。此刻行动对于他们每个人而言都有不同的意义。

      对于龙煞来说,这是夺回他宝贵女儿的机会。

      对于赛维尔来说,这是回归自己的世界,与证明自己实力的时候。而日向鹰与龙雪,或许也有着只存在在他们内心里的理由。

      对于完全夜行性的古代血族来说,在这正中午的确是他们最为倦怠的时刻。

      而龙煞与龙雪身为半吸血鬼加上半人类的现代吸血鬼,对于太阳虽然厌恶,却也没有到会影响自己身体机能的程度。

      「最后一次,我们再来确认一下任务过程和各自的职责。」龙煞的眼神扫过了众人,此时他的神情再也没有平常的大大剌剌,而是散发出一种利刃般的气质。

      「第一阶段,潜入到德古拉堡的地下书库。队伍分成三个部分,每个部份至少距离要二十米以上:第一部分探路的工作交给我,接着是负责保护赛维尔的阿鹰,和走在我们中间的赛维尔。垫后的是小雪,负责查探队伍后方有没有古代血族接近。」

      众人都点了点头,显然他们都已熟悉这次的计画内容。

      龙煞的语气出现了一丝狠戾,对着日向鹰说:「如果我或小雪被发现的话,无论怎样,你还是要带着赛维尔走到我们的目的地!知道吗?不要存着来帮我们解围的心思,我们还没弱到需要你来保护。」

      「嗯。」日向鹰郑重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第二部份了,假使我们顺利的潜入了地下书库。那个时候就由我在入口处把风,阿鹰和赛维尔一起搜寻传送卷轴,而小雪你在书库里面注意有没有隐藏的危机。」

      龙煞吐了一口气,接着视线从那三个人身上移开,看向了那栋废弃的古堡。

      「都明白的话,我们就走吧!我们去那该死的异世界把小静接回来。」

      这个队伍由龙煞带头,他展现了高度的隐藏技巧,竟然是完全闪避过了那些乌鸦的视线!

      四人静悄悄的潜入了德古拉堡的宅院之内,没人管理的院子之内入眼所见全是一片狼藉。

      踏在杂草丛生的土地上,赛维尔在这里看到了一棵巨大的老槐树,在粗大的树枝之下还挂着自製的鞦韆。

      也许……这个阴森无比的地方,在许久许久之前或许也充满了人的欢笑声。

      不过此时赛维尔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臆测这个地方的历史了,现在的他照着日向鹰的指示,照着龙煞所寻找到的路线一步一步的潜入了德古拉堡。

      十分钟之后,他们由一扇破损的窗户正式进入了德古拉堡。

      三十分钟之后,龙煞此时正在他们前方约二十公尺的地方,小心隐匿的潜藏在阴影之中。

      这个邸宅出乎赛维尔意料之外的大,真正行动后才知道,里面的空间比外面光是看起来不知道要大了多少。

      就比如这条长到看不见尽头的走廊,赛维尔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陷入了幻境之中。

      阴暗的光线从破损的窗户与墙壁透漏了进来,偶而还可以看到几只老鼠从天花板上的木樑跑过。

      在这个地方,没有丝毫的声音。就彷彿被世界所遗忘了那般,巨大的宅院里使剩下了安静,绝对的安静。

      赛维尔自从在来到了这座德古拉堡之后,除了乌鸦和老鼠之外再也没有看到其他的生物。甚至连一点古代血族的痕迹都没有发现到。

      这股安静散发出了极为强烈的压抑感,让赛维尔的心里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就彷彿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样。

      赛维尔微微瞄了一下一旁的日向鹰,却见到他就像平常一样,冷静的表情,坚决的眼神,俐落的身手,丝毫就像没有感受到这压抑感似的。这就是真正的吸血鬼猎人吗?此时的日向鹰与赛维尔完全的表现出了素质的差异。

      「怎幺?害怕了?」彷彿是注意到了赛维尔的不安,日向鹰压抑着声音问道。

      「不,没事。」赛维尔摇了摇头,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方了,怎幺还能够退却?即使这股压抑感在重十倍,赛维尔也不会因此放弃这唯一的一次机会。

      「嗯。」日向鹰在瞥了赛维尔一眼之后,稍微的点了点头。

      此时他无比庆幸着好险有带赛维尔去接受吸血鬼猎人的训练。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他此时的表现就完全不是一个一般人所可以办到的。

      悄然无声的行动、下意识的警戒心,无论是哪一项都对着这次的行动无比重要。要是此时的赛维尔还是一个月前的那个普通人类,这次的行动难度大概会困难两三倍有余。

      就在这个时候,日向应远远的看到了龙煞的手势,心中不禁一喜。

      那个手势是代表了发现了地下书库的暗号。可是在下一刻,日向鹰却是愣住了,龙煞的下一个手势竟然是「暂停行动。」

      接着日向鹰脸色一变,只见龙煞抽出了他腰间的双刀,脸色阴沉的消失了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怎幺回事?」赛维尔脸色有些不好。他也看到了龙煞的指示,并且消失了在通往地下书库的通道之中。

      「不知道,总而言之……先静观其变。」日向鹰同样是脸色阴沉的对着赛维尔说。

      在等待着龙煞的时间,就算是一秒钟也像是一分钟。好在这样的等待并不久,大概在一分钟之后,两道怒吼声同时从龙煞消失的那通道之中响起。

      「该死的蝼蚁,你知道这是什幺地方吗?」

      随即,一道红色身影快速的从通道之中窜出,赛维尔与日向鹰同时的都看出,那如同疾风一般的红影正是手上拿着双刀的龙煞。

      他身上的红色并不像是自己的,而是被溅出的血液所泼到。此刻的他竟然是露出了一脸狰狞的笑容,再搭配着身上的血渍,竟然是发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慄的感觉。

      此时的龙煞再也不是那个豪迈的邻家大叔,而是渴望鲜血的杀人机器。

      「真不愧是贵族啊,体内居然有这幺多血液,看样子是眷养了不少的血奴吧?」龙煞舔了舔他刀上所沾的血液,鄙视看着后来的两个追兵。

      「可惜了,人类这幺甜美的鲜血,被你们这种丑不拉基的老家伙给糟塌了。与其这样,不如都把那些血奴都送给我,我还可以考虑让你们做我的走狗。」

      「活捉他,把他来到这里的目的给严刑逼供出来。」一名古代血族说道:「虽然是偷袭,但是这个后辈居然可以在我们的眼底直接击杀杜莫公爵,实力不一般。」

      「嘿嘿嘿……不管怎样,敢侵犯到我们的领域,就得做好生不如死的準备。」另一名古代血族一边冷笑一边说道:「尤其是在这个时段,我们的伙伴可是死一个少一个阿。为了我们的计画,不如我们就帮他一把,彻底地把他改造成我们的同类吧。」

      「这倒是个好主意。」一边说着,两个古代血族却丝毫没有延迟他们的动作。以极快的速度往龙煞冲了过去。

      很快的,龙煞便和这两只强大的古代血族战斗在了一起。

      赛维尔惊愕地看着这一场战斗,肉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只要命中一招就足以致命的力量,经过千锤百鍊而形成的战斗意识与技巧,无论是哪一样都是赛维尔不曾见过的。

      自己在教会都市所进行的战斗训练,现在看来竟然只像个小孩子在玩的家家酒而已。

      在龙煞的刻意控制之下,两只古代血族没有发现他们的战场逐渐的远离通往地下书库的通道。他们只是觉得龙煞不敌他们两人的猛攻,被自己两人压制住,只好且战且退。

      在战斗打响的那一刻开始,之前安静的宅院就如同破灭的幻象一般,充满了诡异恐怖的气息。

      老鼠群们窜动的声音,屋外乌鸦一同响起的鸣叫声,如果这些声音还没有办法惊动到在这座宅院里的其他古代血族,赛维尔死都不相信。

      很快的,就连距离他们后方约三十米处的地方也出现了战斗的声音。

      在听到了来自后方的声音之后,赛维尔看到了日向鹰的脸色居然第一次出现了真正的紧张。

      在赛维尔还没意识到为什幺的时候,日向鹰的表情很快的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坚定的眼神。

      「我们走,不要浪费了龙伯和小雪为我们争取的时间。」说完,日向鹰便带头冲入了通往地下的通道。

      赛维尔知道此时已经进入了非常状态,所有的古代血族此时一定都被前方的龙煞或者后方的龙雪所吸引过去了。

      没有多说一句话,便不再隐藏身形,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尾随在日向鹰后面。

      不出到一分钟,两人顺利的踏进了德古拉堡的地下书库。不过在此时两人竟是震惊的无法再移动一步,无视了已经打开的那三具棺材,其中一个棺材里还有着古代血族血淋淋的尸体。

      放在他们眼前的可以说是一片巨大的书海。

      具体说不出有多巨大,只见一架架至少有十米高的书柜层层叠叠的整齐排列着,微弱的烛光只能照耀到这座书库的入口处一小部分。但是光是这一小部分,就可以估计出这整座书库里的藏书,至少也有百万多册之多!

      想要在这百万册里的藏书找出何南城留给后代的那一份传承卷轴,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在进入到这座德古拉堡之前,四个人曾经模拟过可能会发生的各种状况。

      其中就有如今的这种状况,假使龙煞和龙雪都陷入了战斗而无法脱身,前往异世界寻找龙静的任务就全权交给了日向鹰。

      照龙煞与龙雪的话来说:他们想要走,没有人拦的住他们!假使日向鹰前来帮忙,而赛维尔回到了异世界,可就没有人可以帮他们找回龙静了。

      这也是日向鹰此时还待在赛维尔身边的缘故,远远的听见外面的战斗声,他握紧了拳头却不能冲出去,因为他知道自己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

      日向鹰脸色难看的说:「这幺多书你要怎幺寻找?你的祖先有没有留下什幺办法给你?」

      赛维尔也明白此刻状况的严峻,却是同样脸色不好的回答:「没有。」

      不出日向鹰所料,只要事情还有更糟的可能,那幺百分之百会变得更糟。

      不过此刻放弃还嫌太早,只要有丝毫的机会,就还不到撤退的时候!

      「使用你祖先所留下的那股力量,试试看能不能感应到什幺线索!也许这股力量也是使用这传送卷轴的钥匙。」

      听到了日向鹰的话,赛维尔闭起了眼睛,身上发出了一层淡淡的蓝色光芒。像是在感应着什幺似的。

      日向鹰心里无比的紧张,却也没办法做出任何事,他的任务就是保证让赛维尔找到传送卷轴,无论他此刻多想冲出去与龙煞龙雪他们一起大杀一场。

      大概过了十秒钟之后,赛维尔睁开了眼睛,眼神中有着藏不住的兴奋。

      「有了!虽然很微弱,但的确有股力量和我发生了共鸣!」

      「在哪里?」日向鹰的神情显然有些激动,赛维尔从来没有看过他此刻的表情。

      废话不多说,赛维尔马上踏出了脚步,冲向了那股与自己力量产生共鸣的来源。

      不得不说这座书库的巨大超出了赛维尔和日向鹰的想像,他们尽全力飞奔了一分钟,竟然是还没有看到这座地下书库的尽头!

      日向鹰心里有些震惊,古代血族到底是从哪里搜刮来这幺多书的?而且他们是这幺好学的种族吗?或许……这座邸宅最初的主人根本就不是古代血族,而是力量出奇强大的另有其人。

      「就是这里!」赛维尔奋力的一跳,此时的他经过训练再加上自身的魔力,竟然是直直地跳出了离地四米多的高度。

      在他跳到最高点的那一瞬间,精準地从书柜之中抽出了一本大约十公分厚的红皮书。

      虽然这本红皮书从外表上看起来并没有什幺特别出色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普通。但是赛维尔十分确定就是这一本书!因为ˋ这本书与自己的魔力产生了共鸣,就像是出于同源的力量想要汇集再一起那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加让赛维尔兴奋的理由,那就是他居然在这本书的封面上看到了吉贝斯塔大陆的文字!

      在陌生的异世界居然可以看到自己家乡的文字,赛维尔此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

      这本书的封面写着「平行宇宙概论。」赛维尔连忙翻开了书本,里面尽是一堆密密麻麻複杂的理论,此时此刻赛维尔可没有那些心思去研究何南城的伟大成就,他只想要找到那能够让自己回到家乡的关键。

      赛维尔以飞快的速度翻阅着这本理论书,一直到某一页让他停了下来。

      那一页画着一个奇怪的複杂法阵,在魔法阵的旁边有着一小小的文字「通往吉贝斯塔的传送通道」。

      这本书明明是平面的,但是赛维尔在看到了这个魔法阵的瞬间竟然是觉得魔法阵从书里「飘」了出来,俨然是变成了一个三次元立体的魔法阵,甚至这个魔法阵让赛维尔闪生一种晕眩神迷的感觉。

      下一刻,赛维尔一个踉跄,被日向鹰给稳稳的扶住。

      「怎幺回事?」日向鹰有些焦急的问。

      「找到了!」赛维尔恢复了神智,眼前哪还有什幺立体的魔法阵?只有手里拿的这一本书而已。

      赛维尔阖上了这本理论书,将附有传送阵的那一页做了一个小小的折角,却再也不敢仔细的去观察了。

      只是刚刚的那一下,赛维尔竟然是觉得自己的心神都快被吸进去了,这小小的魔法阵,竟然就如同黑洞那样的可怕。

      「我们赶快去和龙煞先生和龙雪小姐会合吧!如果晚去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意外。」赛维尔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一本书,正要往回走的时候,却一把被日向鹰抓住了肩膀。

      「不用去了,现在就打开传送阵。我们两个去你的家乡,现在是完成我们契约的时候了。」日向鹰面无表情地看着赛维尔说道。

      而听到日向鹰的话,赛维尔却是露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在说什幺鬼话!」赛维尔大吼了出来:「难道你不管他们的死活了吗?他们可是在为我们拖延时间啊!就凭他们两个人怎幺可能和这幺多的古代血族抗衡?」

      「就是因为我相信他们的实力,我此刻才会站在这里!」日向鹰竟然也朝着赛维尔大吼了起来。

      失去冷静的他可以想像出他的心里正在进行着多幺痛苦的抉择。

      「他们不是你这个新手,真正遇到危机的时候也有实力能够全身而退。而我被託付的任务就是一定要将龙静给带回来!你懂吗?如果此刻我们其中一人出了什幺意外,那这个计划就完全失败了你知道吗?」

      「我不懂!我完全不懂!我只知道不好好的守护自己珍重的事物,以后只有无尽的后悔会折磨着自己。」赛维尔完全不做出丝毫的退让,也许是因为想到了以前的经历。

      「而且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到了那边你有把握找到龙静小姐吗?要是你成功的带着龙静小姐回来,要是让龙静小姐发现他爸爸或姊姊出了什幺不测,这是你所想看到的吗?」

      最后,赛维尔用这一句话打动了日向鹰。

      「龙煞先生和龙雪小姐想守护的是龙雪小姐,但是日向鹰你呢?你想守护的也是龙静小姐吗?」

      听到了这一句话,日向鹰明显的愣住了,接着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赛维尔可以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日向鹰露出了笑容,而且还是如此开心的一个笑容,这个笑容甚至让赛维尔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喂喂……你头脑坏掉了吗?现在还是笑的时候吗?」

      「不……我只是感觉现在心情舒畅多了。」日向鹰直接把赛维尔给扛了起来,那轻鬆的感觉就像是扛起一包米一样的轻鬆。「我欠你一个人情,等等你的职责就是保护好书的安全。知道吗?」

      日向鹰连一点让赛维尔回答的时间都没有留下,就如同一只飞箭一般的狂奔了出去,肉眼完全捕捉不到他的动作。

      赛维尔此时只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风压从面前吹来,速度竟然是快到让自己都睁不开眼睛。

      如果有人在旁边而且能够看清楚日向鹰的动作的话,就能够发现到他的脚底缠绕着一层闪烁着的电光,正是这股电光让日向鹰的速度超越了人类所认知的极限!

…………

      在德古拉堡的内部出现了两个全身沾满了鲜红血液的人。

      这两个人如同死神一般,不断的收割着四周围朝着他们攻击的生命。地上叠满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每一具尸体都有着可怕邪恶的面容,身后的翅膀与锋利的獠牙说明了他们的身分,正是古代血族。

      而这两个全身浴血的人,想当然是龙煞与龙雪。

      此时的龙煞像是发了疯一般癫狂的笑着,手上的双刀此起彼落都会带起一片血雾。不知道用了什幺样的秘术,原本漆黑的眼瞳竟然是变成了金色,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凭着本能去暴力屠杀眼前的敌人。

      而龙雪与龙煞呈现出极度的反差,龙雪只是面无表情的持续战斗着。

      身为战斗天赋最为强大的新血族,她的武器就是她的双手,优美而流畅的战斗就像是跳着一首高雅的舞曲。

      只是……这一首舞曲却充满了血腥味的死亡奏鸣曲。不断的用自己的双手割开对手的头颅,挖出对方的心脏,在她身旁地面上所躺着的尸体,丝毫不比龙煞那边的还要少。

      但是,即使这两个人的单体战力在如何的强大,终究是抵不过古代血族的人数优势。

      毕竟这里是他们的老巢,出来支援的古代血族竟然像是没有限制似的。

      在龙煞与龙雪的身上已经布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伤痕,但是他们却像是丝毫不在意,只是继续的屠戮眼前的古代血族。就像是故意要把所有的古代血族给引过来似的。

      面对如此可怕的两个人,古代血族也开始出现了畏惧的心里。

      「这两个后辈到底是哪里来的?为什幺血统纯度这幺低却有这幺可大的实力?」

      「拖住他们,玛莉伯爵和萨尔公爵马上就要过来了。这两人可是德古拉伯爵的左右手,就凭他们两个小辈是不可能打败那两位大人的!」

      古代血族此起彼落的交谈着,前仆后继的攻击却完全没有停止。

      而奋力战斗的龙雪与龙煞此时却是已经开始有些脱力了,高强度的战斗让两人的精神与肉体都感到极度的疲惫。

      只是这样子的疲惫却绝对不能在这群狼豺虎豹一般的古代血族面前表现出来,否则迎接来的会是更回恐怖的攻击。

      面对这些敌人,只有让他们感到恐惧才是最好的办法。

      「父亲,撤退吧。」龙雪小声的对着龙煞说道:「依照这种状况,我们不可能再去找阿鹰他们了。如果现在不走,到时候就真的走不掉了。」

      听到了龙雪的话,龙煞的眼神里也恢复了一丝理性。

      「嗯……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找到传送卷轴了没有,只希望阿鹰可以帮我们把小静给找回来。我相信以他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

      日向鹰完成任务的成功率算是吸血鬼猎人里最高的,而龙煞所託付的事情,日向鹰也从来没有失败过。

      对完成任务的坚持,是日向鹰最大的优点之一,这也是龙煞与龙雪对日向鹰如此自信的由来。正当他们準备撤退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身影!

      「砰!」随着第一道枪声的响起,接下来「砰砰砰砰砰……」的连续枪声便接连不绝。

      大量的古代血族同时被爆头,又在此地添加了大量的尸体。

      这种例无需发的枪法,在龙煞与龙雪的认知之中只知道一个人,而那个人此时左手扛着另一个人,右手却是拿着他的标誌「一把银色手枪」。

      「阿鹰,你怎幺会出现在这里?」龙雪无比的震惊。

      自己与日向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自己是新血族的最强战力之一,而日向鹰也是最强的吸血鬼猎人之一。

      基于各种理由,与日向鹰最为相熟的自己知道这个男人对于任务有多幺的看重,龙雪完全无法想到日向鹰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而龙煞则是第一眼注意到了日向鹰肩上的赛维尔,此时的赛维尔似乎有些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撼到。

      龙煞快速地问道:「怎幺样?有没有找到传送阵?」

      两人还没回答各自的问题,却是因为耽搁了这一秒的时间,错过了脱离的最佳时间。

      三股强大的气息像是瞬移似的就在一瞬间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强大的压迫感死死的压制着这四个人。

      「该死的,怎幺连最老的那家伙都出现了!」龙煞咬着牙愤恨的说。

      还活着的众古代血族默契地分成了两边,让出了一条通道,而地上的尸体就像是地毯一般,让出现的这三个人践踏而过。

      走在这通道上的是两男一女,左手边的带着严厉的表情男性古代血族像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性,右手边的女性族是像二十出头的性感熟女,凹凸有致的身材散发出了极度的诱惑力。

      但是最有存在感的却是在中间,看起来年约十四、五岁的年轻少年。

      虽然从外表上来看,这个少年最为年轻,但是众人都知道,这个少年正是古代血族的王、也是最强的战力「德古拉」!

      龙雪的脸色极度苍白,身为新血族的天娇,她几乎没有遇过能够真正打败自己的高手。

      即使老爸一直对着自己强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但是却从没真正的遇见这样子的存在。

      一直到今天,龙雪才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多幺的渺小,眼前的德古拉伯爵,怕是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灭掉自己。

      彼此的实力差距不需要动手就可以知道,因为这差距是好几个大境界的距离,就如同一只巨大的暴龙与人类小婴儿一般。

      「你们的实力看起来还不错,我所想要的部下可不是脚底下的这种垃圾们。怎幺样,如果答应跟着我,可以让你们两个提昇好几倍的实力喔。相信我,我可是真的有这种能力的。」

      德古拉微笑地看着龙煞与龙雪,接着德古拉有些惊异地看着在他们身边的赛维尔与日向鹰。

      「这年头我们吸血鬼都和人类可以这样并肩的站在一起了吗?他们……不畏惧吗?」

      在这一瞬间,赛维尔感受到了德古拉的视线。

      顿时之间,赛维尔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惧。感觉自己的生命就像风中残烛一样的渺小,这感觉甚至比自己还是普通人时遇见第一只古代血族那时候还要强烈,赛维尔完全的认知到此时的自己只不过是一件可口的「食物」。

      要……要被吃掉了!传送……要马上传送才行!几乎是下意识的,赛维尔打开了手上的红皮书,死命地将自己的魔力狠狠的灌输进去。

      在这一瞬间,一股强大的空间波动从红皮书往四周围扩散而去,书中那个複杂的魔法阵竟然是真正的从书里头浮现了出来!

      以赛维尔的魔力为墨,在以赛维尔为中心的这个空间之内绘出了半径六米,无比深奥的巨大立体魔法阵。

      在这个魔法阵出现的同时,阵内的几处空间已经开始了崩塌,竟然是出现了好几颗漆黑无比的黑洞。

      四周的土石、灰尘、尸体等等开始被不断的吸了进去,强大的风压让一些实力不足的古代血族都有些站不住脚。

      在激发了这个魔法阵的同时,赛维尔感觉自己与这个传送阵隐隐约约的存在一点联繫,连忙对着日向鹰他们大喊:「快来到我身边,不要超出我一米之外的距离,否则会被空间风暴给绞死的!」

      闻言,龙煞与龙雪连忙移动到了赛维尔与日向鹰的身边。

      而就在此时,魔法阵开始高速的运转了起来,以赛维尔他们为中心的六米範围之内成为了一个绝对禁区,任何一个想要冲入魔法阵的古代血族无一都会被高速运转中的魔法阵给直接抹杀,连一点骨头都不会留下。

      看着这传送魔法阵,赛维尔紧绷的心稍微放鬆了下来,因为他知道这些吸血鬼是绝对无法突破这个魔法阵的!

      虽然不知道根本的原因是什幺,但是与魔法阵的那股明明之间的联繫感却这样给了赛维尔极度的自信。

      可是,同样自信的却不只有赛维尔。

      「哼,只不过是个传送魔法,以为这样就可以从我眼前逃脱吗?那也未免太自大了点。」德古拉的双手指甲开始快速的伸长,在他的体表周围竟然是出现了厚厚的一层红色血气。

      「如果就这样让你们被传送走,那我吸血始祖的面子还往哪摆?」

      在赛维尔惊愕的目光之下,德古拉竟然是将他的双手直接插入了魔法阵之中!

      狂暴的空间利刃开始切割着德古拉的身体,原本可以将一只古代血族直接抹杀的力量,竟然只在这只吸血鬼的体表划出了一条淡淡血痕而已!

      德古拉艰难的在这魔法阵中行动,彷彿每走一步就要花费着他极大的力气似的。

      而划在他身上的血痕也越来越多,但是德古拉依然是一步一步的往赛维尔四人稳定的走去。五米……四米……三米……

      「赛维尔,还要多久才可以传送?」日向鹰紧张地大喊了出来,要是真的让德古拉走到了传送阵中间,那幺他们不但救不到龙静,还会四个人都把小命给丧送在这边。

      「快了,快了!再等一下……」赛维尔此时也是冷汗直流,没想到吸血始祖的力量如此强大,竟然可以承受住恐怖无比的空间风暴。

      要是真的让德古拉走到了传送阵中央的安全区域,那幺就功亏一篑了,赛维尔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此刻的魔法阵已经完成了空间定位,架设传送通道,现在正在準备时间同步的步骤……距离全部準备完成也只差那幺一丝。

      不过此时,德古拉的一只手掌已经进入了安全区域,怕是不用在五秒就可以全身进入,秒杀掉赛维尔他们四个人。

      而距离传送準备全部完成至少也要十秒钟。

      「可恶,会发生什幺事情我不管了啊!」赛维尔眼睛充满了血丝,此刻的危机已经不允许让魔法阵以最安全的状态下运作了。

      即使传送到吉贝斯塔时,时间已经过了十年,甚至或是回到了从前,都比现在四个人死在德古拉手里的结局好!

      「传送开始!」

      在赛维尔大喊出来的那一瞬间,伴随着一道强光与「轰」的一声巨响,包夸德古拉在内的五人竟然是全都消失了在这里!

      而德古拉的那两位亲信则是脸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发生,在他们的认知之中,德古拉就是一个无敌的存在。

      可是此时……在他们的眼前只有一个半径五米的巨大半圆形坑洞。

      空洞里面空无一物,就好像整块空间都被一个巨大的、隐形的汤匙给活生生挖走了那般。

      「老祖他……」玛莉的语气里有些颤抖,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坑洞。

      「噗。」一只血淋淋的手掌从玛莉的胸口处伸出,接着玛莉惊愕地转头看向了那趁着自己出神对着自己痛下杀手的人。

      「萨尔……你在干什幺?」

      「浅而易见的,老祖是暂时回不来了。」面无表情的萨尔冷眼看着震惊的玛莉。

      「而我们的革命必须继续,如此一来,就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这个人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等到老祖回来的时候,我会向他报告……你已经在圣战之中英勇的牺牲了。」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你以为光是这样就杀的了我吗?」听了萨尔的话之后,玛莉竟然是笑了出来。

      「就凭你,是杀不死我的。」

「真噁心,心脏都被扯出来了居然还死不了。」萨尔的表情不变,只是猛然抽出了手,大量的血液从玛莉的胸口中涌出。

      在抽出手的那一瞬间,萨尔瞬移到了距离玛莉五米以外的安全距离。脸上出现了惊讶的表情:「没想到身受重伤的你,还可以做出这种攻击。不过……你还能再撑多久呢?」

      「放心吧,在杀了你之前,我是不会死的。在我回来复仇之前,你就做好随时死亡的準备吧!」说完,玛莉就如同一阵风一般的消失在了这栋邸宅之中。

      虽然看不见她的人影,在窗口处以及外面杂草丛生的土地上,却都看的见玛莉所遗留下来的血迹……

      「随便来五个人去追,她已经身受重伤,逃不了多远的。」萨尔对着身边的众古代血族们下达了命令,接着逐步的走向了邸宅的内部。

      「革命这种事情,靠着光有强大单体实力的德古拉老祖是办不了的。唯一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只有我萨尔伯爵……」

  • 名称:我的野蛮女友 电视剧 2017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0: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