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电影超清

      「轰隆隆……」在冰之神殿的外围,凯恩等人能够听到从冰之神殿之内不断传出的巨大声响。

      那声响宛如是恐怖的雷击在轰鸣,又宛如是什幺远古巨兽在低吼着。

      不仅如此,除了声响之外,竟然好像还有一阵阵的冲击余波从冰之宫殿内传了出来,让这整个冰之洞窟都好像在震动一般。

      「在那里面是怎幺回事?」凯恩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看着宛如在震动的冰之神殿说道。

      「现在没时间管那里面了吧?」日向鹰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紧紧接连的还有连续不断的枪响声。「我们要赶快制伏住龙煞伯父,在让他接受莉娜的治疗之后再赶去帮助徐凌!虽然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到了什幺程度,但是德古拉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知道!可是……」凯恩咬着牙说着:「光是这个龙煞就很难对付了啊!」

      在日向鹰、凯恩与龙煞的战斗一开始,龙煞就专注于攻击凯恩一个人。

      也许是因为龙煞下意识的不想伤害日向鹰,又或者纯粹是因为认为日向鹰狠不下心全力攻击自己,龙煞几乎是从没有主动攻击日向鹰过。

      也因为如此,抵挡龙煞攻击的部分全部都落在了凯恩的身上。

      就在这一瞬间,龙煞又再次的冲到了凯恩的眼前,在凯恩勘勘躲过的闪避之下,红色的长刀划过了凯恩的脸颊。

      一道血痕从凯恩的脸颊处出现,龙煞就在凯恩身前的不到一公尺处,举着他手中的长刀,对着凯恩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宰了你!」

      几乎与此同时,一道电光从旁边激射而来,龙煞的刀锋一转,竟然是直接将那一道电光给斩了开来!

      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从凯恩的双手袖口之处射出了数十条金属锁鍊,想要将眼前的龙煞给直接束缚住。

      「千缚之咒!」

      「铮铮铮铮……」一连串尖锐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顿时响起,接着凯恩随即听到日向鹰焦急地大喊:「快离开那个地方!」

      「血煞狂风!」随着龙煞咆啸声,在凯恩的面前如同是出现了一个红色的龙捲风,所有被凯恩丢出去的锁链无一不是被砍成了碎片。

      在那红色的风暴之中,凯恩彷彿能够看到龙煞那令人心颤的笑容。

      「什幺千缚嘛,不是才九十八条而已吗?哈哈,在这种距离之下……」

      「刀落,魂归!」龙煞挥下了他手中的长刀,如同一道红色的落雷直直的劈在了凯恩的身上。

      这一瞬间,时间彷彿停止了。

      凯恩的身上多出了一道红色的光芒,在日向鹰不敢置信、龙煞狞笑、莉娜的眼泪尚未夺眶而出、最后看到的白夜露出冷笑之时,凯恩的身体直接被斩成了两半!

      接着,龙煞的表情愣了一下。

      距离凯恩最近的他自然也看得最为清楚,在凯恩被切碎的身体内侧,居然没有任何一滴血流出来!

      甚至,在凯恩的身体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属于人类的骨骼、肌肉或血液!在凯恩体内所拥有的,仅仅是那看起来像是数万只蛇蟒缠绕在一起的锁链。

      「啊哈哈……大叔,被你发现了啊。」虽然凯恩被从头顶到跨下被砍成了两半,但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居然还在笑着!

      从那被分开的头颅两边分别露出了同样的笑容!就算是身经百战的龙煞,也没见过这幺邪门的画面。

      在下一刻,从凯恩的身体内侧冒出了无数的锁链,将那被斩开的身体又连繫在了一起。

      不只是这样,凯恩的双手双脚也开始分解、变化,双手无尽的延长,竟然变成了像是要拥抱龙煞的无数青绿色锁链!

      最后,凯恩整个人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团又一团纠结的青绿色锁链发出着互相撞击、摩擦的「锵锵」声。

      「你刚刚想说什幺?在这种距离之下……」凯恩的声音从每一条锁链上发出,音调多出了一种奇妙的金属质感。

      这些锁链不同于之前被龙煞所斩断的那些,而是包含着凯恩灵魂之力的特殊锁链!

      在这样几乎是零距离的情况之下,龙煞完全反应不及。凯恩的语气露出了胜利的笑意。

      「这位吸血鬼大叔,你已经逃不掉了。这是我在被徐凌打败之后的最新大绝:灵魂枷锁!」

      「哼,故弄玄虚。」龙煞的表情无比的冷静,这充分的说明了龙煞强大的战斗素养。越是面对未知的敌人,越是陷入危险的情况,龙煞就会越加的冷静。

      「无论你是什幺锁链,我会像刚才一样的把你给斩开!血煞……狂风!」

      龙煞在下一瞬间舞动了自己的刀子,但是出乎龙煞意料的是:刀子竟然是直接穿过了锁链,就好像什幺也没砍到似的!

      在刀子宛如挥空的那一霎那,锁链也随即缠上了龙煞的身体。

      这些锁链不仅仅是捆住了龙煞的身体,甚至还钻进了龙煞的皮肤,一条又一条的青绿色锁链,进入到了他的身体里面!

      「什……什幺?」龙煞不可思议的低声吼着。

      在下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思议,至今以来从未感受过的至极寒冷。这股寒意就让这冰之洞窟的气温都显得可笑!

      接着,龙煞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握着长刀的右手渐渐变得无力,然后……长刀脱落。

      一条又一条的锁链綑上了龙煞的身体,从外面的情况看起来,龙煞就好像是被这一条条的锁链包成了一颗巨大的银色虫茧!

      不仅仅是如此,在刚刚的激战之中,此时这个冰之宫殿的入口已经充满了凯恩所释放出来的锁链。

      乍看之下就好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钢铁蜘蛛网,而在其中的巨大虫茧就是那蜘蛛所捕获到的猎物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日向鹰手中仍然举着枪,但是他的战意却已经隐没了。

      日向鹰的眼神看向了隐隐震动的冰之宫殿,又看向了表情恰恰相反的白夜与莉娜,嘴里下意识地说出口:「这一行人……果然各个是怪物,也许真的能够打败德古拉。不,是一定可以!」

      在十秒钟过后,那个锁链巨茧开始慢慢地出现了一个突起物。

      那个突起物仍然是包裹着无数的锁链,看起来就像是巨茧长出了一根钢铁肿瘤似的。

      但是接下来,那些锁链开始慢慢的变形、压缩。随着锁链的变化,这个奇异的突起物彷彿变成了一个青年的身体、他的头颅、手臂也开始慢慢地显型……

      银色皮肤的凯恩从锁链巨茧脱离了出来,在他的双脚正式踏出了锁链巨茧那一霎那,原本金属色的皮肤也开始转变成为一般人类的皮肤色。

      此时的凯恩没有穿衣服,是浑身赤裸的。但在这样寒冷的冰之洞窟之内,凯恩好像为周围的低温毫无知觉一样。

      接着……凯恩倒下了。

      「凯恩先生!」莉娜焦急地大喊了一声,几乎是与日向鹰同步的冲了过去。

      「喂!你还好吗?」日向鹰的体力比起莉娜好了很多,他马上赶到了凯恩的身边并且扶起了他。

      凯恩身体的温度并不是如尸体或金属一般的冰冷,而是更加低温、悬殊!

      此时碰触到凯恩身体的日向鹰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凯恩的身体甚至比周围的冰块还要冰冷!四周围的冰块对凯恩来说甚至是温暖的。

      「放心吧,死不了的。」凯恩虚弱的微笑着说:「只是刚刚的那一招对我的消耗实在太大,一时半会是绝对无法战斗了。还有……不要触碰到现在的我,你也会被冻伤的,给我一条毯子就行了。」

      一边的莉娜从徐凌交给自己的空间袋之中抽出了一条厚厚的毯子盖在了凯恩的身上,并且开始使用恢复凯恩体力的治癒魔法。

      「没用的,我这招消耗的是灵魂的能量,一般的治癒法术……咦?」当凯恩想要谢绝莉娜的好意之时,却突然脸色一变,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正在替自己治疗的莉娜。

      「你居然会修补灵魂的损伤!这不是已经失传的魔法吗?你到底……是谁?」

      「我是来自霍伦格雅魔法学院的莉娜。」莉娜看起来有些自豪地说道:「我的老师是当代最伟大的魔法师之一,帕狄亚大人!」

      帕狄亚……根本没听过。

      一生都在东海打转的凯恩自然是不会知道整天都宅在图书馆里的书虫大魔法师。

      不过此时的凯恩可以很清楚地确定一件事,那就是莉娜以后的成长性绝对不会低于自己或徐凌!

      拥有治疗灵魂能力的治癒师,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为什幺凯恩会如此断定?因为他的杀手锏就是直接攻击对手的灵魂!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修练灵魂的,除了凯恩自己之外几乎是找不到第二个。

      也就是说,正面挨上了这一招的人绝对不可能全身而退。徐凌的身体里面拥有一个强大的恶魔灵魂算是特例。

      凯恩相信:就算是德古拉挨上自己这一招,只要他不是特别修练灵魂的修练者,就绝对逃不出自己的掌握之中。

      那为什幺凯恩不能够与德古拉对战呢?因为要让对手重这一招实在是太过困难了。在德古拉中招之前,凯恩早已经被德古拉给碎尸万段了。

      到了那个时候,即使是灵魂锁链也无法再次挽回凯恩的性命。

      对于凯恩来说,这次与龙煞的战斗其实与徐凌那次大同小异。普通的锁链都无法奈何对方,而且对方都拥有极为强大的进战实力!

      既然如此,那就以自身为诱饵,诱使对方正面承受自己的灵魂攻击。

      这次的绝招是与徐凌战斗之后,灵魂锁链传授给自己最新、最强,但代价同时也是最大的一招。

      能够发动这一招的时机只有一个,那就是当自己受到了绝对致命伤害的时候。

      不仅仅是时间严苛,就连攻击距离也是短得可怜。对手在给予自己致命伤害的同时,还必须处在自己为中心半径三米以内的位置。否则的话,成功率将降低到不到一成!

      成功的条件如此严苛,效果自然也强大的惊人!灵魂枷锁会直接锁住对手的灵魂,并且强制让对手的灵魂与肉体剥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对手的灵魂会感受到极度的寒冷,就如同凯恩在海底还是一个游魂时那样。到了这种时候,无论凯恩要对对手做些什幺,一切都是予取予求了。

      「本来想着……要是徐凌失败了,自己拚死也要让德古拉吃自己的这一招,没想到在这里就用上了。」

      在解释完自己的大绝招之后,凯恩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接着他又看向了日向鹰:「放心吧,我并没有让伯父吃多少苦头。只是我让他的灵魂进入了深沉睡眠,这样应该也比较有利于莉娜的治疗。」

      日向鹰点了点头,看着凯恩的眼神已经迥然不同了。这家伙……是认真的!他不只是个船夫,而是真正带着亲自打败德古拉的心情而来!

      为了他的家乡,为了孕育他生长的这个大陆,他带着必死的决心前来挑战德古拉,是个无庸置疑的英雄!拥有强大且明确的目标,是个无庸置疑的猎人!为什幺会将猎物让给徐凌,或许只是因为徐凌在某一天恰巧打败了他而已。

      「这个大陆上的冒险者……都像你这样子吗?」日向鹰下意识地问出了这个问题,而听到这个问题的凯恩也愣了一下。

      凯恩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别傻了,每个冒险者战斗的理由都不一样。有人为了钱、有人为了存活、有人为了探险,也有人只是为了为所欲为。总之,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想要知道的话,就活着回去好好参观我们的世界吧!」

      要是他说的是真的,就算我们这次讨伐失败了,在未来也一定会有更加强大的冒险者来打败德古拉的!

      假如吸血鬼是病毒,那幺这些冒险者就是这吉贝斯塔大陆最强的免疫系统了!听到了凯恩的话,日向鹰的心理稍微放鬆了一些,压力也少了一些。

      此时的他……比起几分钟之前更加能够豁出性命去挑战德古拉!

      「凯恩先生,可以麻烦你将龙煞伯父给放出来吗?」莉娜摸了摸那巨茧上的锁链,问向了躺在地上,脸色已经好看很多的凯恩。

      莉娜的表情极为严肃,不容置疑的气场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我想尽快排除龙煞伯伯体内的德古拉之血!然后去帮兄长大人的忙。」

      「当然没问题。」凯恩说道。

      接着在一旁的锁链巨茧开始慢慢地转动解了开来,被束缚住的龙煞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此刻的龙煞看起来像是死了,只剩下脖子与四肢处分别被五条锁链给禁锢住。

      龙煞的皮肤冰冷僵硬,而且脉搏也几乎是停止跳动。要不是凯恩说过龙煞是睡着了,恐怕此时就连莉娜一时也无法察觉到眼前的人还有生命。

      龙煞的红刃佩刀掉落在地上,由日向鹰捡了起来。

      「原本……龙煞伯父是有两把爱刀的。」日向应感慨的说:「一把金刃的叫做金刚,而这把红刃的叫做血煞。要是那把金刚还在的话,我们这一场战斗一定还会打得更加艰难。」

      「那一把金刚……」凯恩慢慢地问道。

      「断了。」尚未等待凯恩问完,日向鹰就直接回答道:「为了救我出去,在与德古拉的战斗之中弄断了。」

      在龙煞重新出现之时,莉娜的耳中再也听不见旁边两人的对话,在她的眼中只看的见眼前的龙煞。

      莉娜闭上了眼睛,轻轻的将右耳贴在了龙煞的心脏之处,彷彿是在仔细的停听龙煞的心跳似的。

      与此同时,莉娜的双手还握住了龙煞双手的胳膊,将自己的魔力缓缓注入了进去,看起来像是在检查着龙煞的身体内况。

      再见到莉娜如此认真的诊断,凯恩与日向鹰也停止了对话,紧张的看着莉娜的一举一动。

      在大约三十秒之后,莉娜表情严肃地离开了龙煞的身边,接着面向了日向鹰。

      「日向鹰先生,为了救龙煞伯父,可以借我你的力量吗?」

      「当然!」这是什幺蠢问题?日向鹰差点就把后面的那一句话给说了出来。要是能够救出龙煞,即使失去自己的生命也无所谓!

      「但是在开始治疗之前,你必须要全心全意的信任我,对于我的指示绝对不可以存在丝毫的犹豫!」听到莉娜的话,日向鹰的心中出现了疑问。

      犹豫?有什幺好犹豫的?在日向鹰开口询问之前,莉娜先行对日向鹰做出了解释:「在你与龙静姊姊战斗的时候,我看到你最后射出一种威力很恐怖的能量炮。为了压制并驱除德古拉的力量,我需要你的这股力量。」

      听到莉娜的话,日向鹰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幺,眼前的少女只要开始治疗的行动,整个人的气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该怎幺做?」面对着这一位年纪比自己小很多,而且长相可爱的少女治疗师,日向鹰竟然会觉得自己好像被她的气势给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我要你把那种强大无比的能量炮压缩到像一根针那样的细,并且发射到龙煞伯父身体上我所指定的位置!」

      莉娜发现到日向鹰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丝汗水,但还是继续说:「只要位置出了一点差错,龙煞伯父的性命就有可能会不保……不!是死定了。」

      「为……为什幺要这幺做?龙雪她……」日向鹰发现自己竟然是下意识的结巴了。

      把那电浆大砲压缩成一根针的粗细?开玩笑,怎幺可能的事情!此时,日向鹰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的那一句「当然」有多幺可笑。难道就不能像龙雪那样……

      「正是参考龙雪姐姐的经验。」

      莉娜竖起了她的手指:「第一点:龙雪姊姊就是藉由龙静姊姊的恶魔之力将德古拉之血给逼出了体外。恶魔之力的威力绝对不会比你的电浆还要弱,一不小心就会将龙雪姊姊给彻底地摧毁。」

      接着莉娜又竖起了第二根手指:「第二点:龙雪姊姊当时是有意识的,她引导了那恶魔之力去与德古拉血对抗。现在龙煞伯父是昏睡的,引导两股力量战斗的责任就交到了我身上,我背负的压力绝不会比你小。」

      莉娜竖起了第三根手指:「最后一点第三点:龙雪姊姊比龙煞伯父要强太多了。就算龙煞伯父是清醒的,也绝对办不到龙雪姊姊办到的事情。要能够救出龙煞伯父脱离德古拉的控制,就只有依靠你的力量和我的指示!再说了,刚刚的战斗你也没出多少力吧?现在应该还有很多力量才对。」

      讲完这三点之后,莉娜将她的手指都收了回来,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日向鹰:「最后我再问你一次。日向鹰哥哥,为了救出龙煞伯父,你愿意借给我你的力量吗?」

      ※※※

      「轰!」在冰之宫殿之内,一大一小两个拳头互相撞击,强烈的撞击力在空气之中震荡出一圈就算是肉眼也足以清晰看见的波纹!

      这一圈波纹快速的往四周散去,所经过的地方甚至都被这道波纹给震出了裂缝来。

      此时的冰之宫殿已经不在像是十分钟前的华丽辉煌,在这里的墙壁或是地面之上尽是或大或小的裂缝。就连那精美无比的冰雕也被破坏掉了不少。

      一拳接着一拳,身穿着恶魔之铠的徐凌与看起来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德古拉不断交换着拳头,进行着极为高速又带有着恐怖破坏力的近身格斗。

      如果有不知情的人在此看到这里的战斗,一定会认为德古拉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勇者,而徐凌是一名强大的、脑中只充斥着破坏慾望的邪恶魔王。

      虽然实际的情况恰恰相反,但至少从外观上看起来是如此。

      「哈哈……好久没有这幺愉快的战斗了。这个世界还真是有趣啊!你让我更加地想要得到它了……」德古拉此时开心的笑着。

      与一阶解放之后的徐凌战斗,德古拉竟然还有闲暇与徐凌谈天说地。

      「我的确是小看你了,之前说要把你收为我的手下的确是失言。乾脆你来做我的盟友好了?等到我们佔领这个世界之后再把它瓜分成两份如何?」

      「我今天……就会杀了你!」徐凌跳了起来,这一跳直接让他跃上了十几米的高空,而在他的右手处瞬间出现了一把造型狰狞的恶魔大剑。

      「接招吧……裂狱斩!」

      如同黑色海啸的恐怖剑气朝着德古拉轰了过去。

      当看到这一股彷彿能够毁天灭地的剑气之时,德古拉竟然是轻笑了一声,接着摊开了双手,看起来竟然是要正面去迎接徐凌的斩击似的。

      在下一刻,徐凌的裂狱斩直接轰再了德古拉的身上。

      「还没完呢!」徐凌大吼了一声,手中的恶魔大剑疯狂的连续斩出:「既然你敢用身体直接承受的话,就尽量的承受吧!天崩‧裂狱斩!」

      「轰轰轰轰轰……」数十道巨大的黑色月牙轰向了在地面上的德古拉。

      一道又一道的裂狱斩斩开了这冰之宫殿的地底,在原本只有几道小裂缝的平坦光滑地面上轰开了好几条树米深的沟壑。

      地上冰屑不断的喷出,在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片看起来像是浓雾的白烟。

      「怎幺样……他死了吗?」徐凌使用恶魔之力所做成的翅膀漂浮在半空之中,眼神紧紧的盯着下面的浓烟。

      「承受了这幺多的裂狱斩……身体再怎幺强大应该也负荷不了吧?」

      「哈哈……你会被一堆麵包给砸死吗?别跟我说这种连你自己也不相信的笑话。」德古拉的笑声从底下的那一些白雾之中传了出来。

      在白雾散去之后,徐凌看到德古拉的身上竟然是毫髮无伤,连一点伤痕也没有!就连在他周围的地面上也没有受到裂狱斩攻击到的痕迹。

      「你忘了吗?你体内的力量对我来说可是比人类血液还要更加高级的食粮啊!用那种力量所挥出来的斩击与其说要伤害到我,不如说是要帮我恢复体力还比较正确。」

      也就是说,刚刚徐凌所斩出的攻击几乎都被德古拉给吸收了!

      德古拉露出了嘲讽的表情,对着飞在空中的徐凌招了招手。「与其用那种力量,还不如直接用你的拳头攻击,这样对我造成的伤害还比较大。」

      「……可恶!」

      徐凌咬了咬牙,在刚刚的战斗当中已经证明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在一阶解放之后的徐凌仍然无法击杀眼前的德古拉!

      无论是速度、力量抑或是格斗的技巧,德古拉都与现在的自己相差无几,甚至还要强出了那幺一分。

      「可恶……」徐凌在心中愤怒的吶喊着:「究竟是要怎幺打败这个怪物啊!」

      就在这时,徐凌看见了德古拉的脸色一变,并且看向了宫殿入口的方向。

      刚刚还一副游刃有余的与自己笑着战斗,此刻却是收起了笑容,一副表情冰冷、心情不悦的样子。

      「连那个人也输了?最近的后辈怎幺都如此地没用。算了……后代这种东西,以后要多少有多少,就跟在地球上的时候一样。虽然可惜,但是所谓的天才我也不知道看过多少了,放弃这两个也不算什幺。」

      接着德古拉重新看向了半空之中的徐凌。脸上失去了笑意,眼神如同冰窟一般的寒冷,看着徐凌就好像看着一个失去兴趣的玩具一般。

      「你的手下打败了我的手下,还真是了不起。我已经没有兴趣陪你玩了,现在的我只想要尽快把你们全部宰掉。」

      莉娜他们救回了龙煞吗?太好了!现在就只剩下我了,我也要赶快解决掉眼前的这个麻烦才行。

      虽然对于眼前的德古拉暂时还没有想到什幺打败的办法,不过徐凌认为德古拉也没有办法如此轻易地打败自己。

      「这是最后通牒了。」

      德古拉此时的气势已经不同于刚才,此时他的周围散发出肃杀的气氛。眼神就如同一把嗜人无数的死神镰刀一般,诡异而又锋利,好像能够轻易地用眼神取人性命。

      「你来当我的手下,和我一起夺取这片天下。拒绝的话,我现在就先冲出去将你的伙伴一个又一个杀死,最后再来了结你。」德古拉竖起的一根手指。

      「我给你一分钟考虑的机会,你可以好好思考我话语的真实性。究竟是我能够先一个一个杀死他们,还是你能够以一个人的力量保护他们全部。我想……答案应该是很清楚才对。」

      ※※※

      在冰镜湖的湖边,一对姊妹花有些疲惫地背对被靠在了一起。

      在她们的脚下竟然是一层层叠起来的尸山,数量看起来至少有数十具。

      在数十分钟前,龙雪与龙静就进行着毫不间段的猛烈战斗,虽然战斗的对象全部都是不入流的小喽楼,但是他们的数量却出乎意料的庞大。

      此刻除了在她们脚下的之外,在她们俩个周围的地面上也堆积起了一片又一片的血腥尸海,原本皑皑的白雪地已经变成了恶臭又腥红的血地。

      大量的血液流进了冰镜湖,让这个原本无比漂亮的湖泊竟然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血池。

      地上所有的尸体都是与尸首分离的,因为吸血鬼的生存能力十分的强大,只有砍下头颅才能够彻底地确认他们的死亡。

      「你杀了几只?」龙雪微笑着问向了身后的龙静。

      「三百六十四只。」龙静微微的喘着气,失去了恶魔之力的她,体力已经快要抵达极限了。

      不过她可不能休息,就算数量已经没有那幺多了,但是四周仍然是有源源不绝的吸血鬼冒了出来。

      「那你有计算我杀了几只吗?」

      光是杀这些畜生和计算自己杀死的数量就来不及了,怎幺可能还去算龙雪姊杀了几只?

      龙静听起来有些不服气又无奈的说:「这场比赛根本就不用比了。就算没有算我也知道,这里的旧吸血鬼根本全是你杀的!和我的那场战斗只是为了逼出你体内德古拉的血而已,你完全没有认真跟我打。」

      「你别妄自菲薄了,我还是有稍微认真的跟你战斗的。」

      看着周围的尸山尸海,还有那些面露恐惧却又不知为何不离开的吸血鬼,龙雪笑着说:「而且这里的吸血鬼你也杀了不少啊。正确地来说:你杀了三百九十五只,我杀了一千五百二十七只。差不多两成左右的吸血鬼都是你杀的,可不是都我的功劳。」

      除了杀死自己近乎五倍数量的吸血鬼,还有闲暇可以注意自己杀了几只的吸血鬼,龙静好像重新的认识了自己的这位姊姊究竟有多幺可怕。

      正当龙静想要在回话之时,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所有还活着的吸血鬼竟然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凄凌至极的惨叫,接着浑身的血液不受控制从身体的每一处喷发了出来!

      彷彿生命的力量都被那喷出的血液给吸收光了似的,吸血鬼的身体变得极度乾瘪且没有丝毫的水分。

      所有吸血鬼的生命在这一霎那消逝殆尽,除了喷出的血液之外,那乾瘪的尸体竟然没有在空气之中维持一秒钟,就直接化成了飞灰在空气之中散去……

      不仅仅是刚才存活的吸血鬼,就连已经被龙雪与龙静杀死的吸血鬼尸体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

      大量的血液从尸体处喷发了出来,在这之后的尸体化成了飞灰,从此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中。

      刚刚那宛如无穷无尽的尸山尸海在一瞬间消失无蹤,在龙静与龙雪她们的身旁出现了一片血之世界!

      所有喷发出来的血液漂浮在半空之中,并且开始凝结成一颗又一颗比人头还要大上两三倍的巨大血珠子。

      「到底是……怎幺一回事?」龙静惊愕地看着眼前的情况,就连一旁的龙雪也无法解释眼前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情。

      她只知道……要不是因为龙静帮助自己逼出了体内的德古拉之血,或许某天自己也会像这些吸血鬼一样爆体而亡!

      在三秒钟之后,这些巨大的血珠子飞速的射进了冰镜湖湖面,龙静与龙雪同时转过身去,却惊愕地发现:在冰镜湖的湖面上哪里还有血的蹤迹?

      此刻的冰镜湖就如同一开始那般的幽蓝、清澈。

      不仅如此,在龙静他们周围的地面上也见不到一丁点的血红色,只有那原本就存在在这边的皑皑白雪。

      一切的一切就如同这地方原本的样子,白雪皑皑、寒风刺骨。没有什幺吸血鬼的尸体,也没有血流成河所造成的血池,先前的血战又如同一场梦境一般。

      但无疑的,这绝对不是一场梦境!

      此地的血液全部都消失了,而它们的目的地也十分的明显。无论是龙静或龙雪都可以轻易地猜出来,那些血液的前往的地方就是在这座冰镜湖的底下。在这座岛的地底之下,一定发生了什幺事情了!

      「下面发生什幺事情了。我要下去,你要一起来吗?」看着那清澈的湖面,龙雪问向了龙静。

      「可是……他们不是要我们这里等吗?」龙静有点犹豫地说。

      「难道你不想去吗?」没有回答龙静的问题,龙雪反问道。

      「……我想去!」龙静果断的回答。与此同时,她眼中的犹豫也随之消失无蹤。

      ※※※

      在冰之宫殿的入口处躺着四个人:累坏了的莉娜与日向鹰、沉睡中的龙煞与打瞌睡的白夜。唯一坐着的是凯恩。

      在莉娜与日向鹰的努力之下,终于将龙煞体内的德古拉之血给逼了出来!

      在沉睡的龙煞大约五公尺的地方有着一大滩腥红的血液,这就是他们所取得的最终成果。

      这项治疗工程大概是莉娜目前做最为艰鉅的治疗,不仅仅是考验着自己的集中力、精準度……还有最为重要的坚韧精神力!

      不仅仅是莉娜,在这项治疗过后,除了莉娜与龙煞之外,最大的获利者也许是日向鹰!

      因为在这项治疗之中,日向鹰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在面对养父生命的心理压力之下,日向鹰竟然真的把自己的电浆枪给压缩到一根针的粗细!

      要是这次能够平安的回去,也许日向鹰的实力可以提升到接近龙雪的程度。

      但是在治疗过后,此时的日向鹰已经无法再考虑这幺多了,无论是体力或是精神力都已经消耗殆尽,甚至还到了透支的程度。

      可以的话,日向鹰还真的很想就在这里睡着,不过……他必须清醒着!至少,必须等到德古拉被徐凌杀死之后才可以休息。

      「喂!你们看……那是怎幺回事啊?」凯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他的语气里透漏着对未知的恐惧。

      虽然莉娜等人躺在地面上,但是却也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令凯恩惊愕的画面。

      在刚刚……被莉娜与日向鹰给逼出来、那用来控制龙煞的德古拉之血,此时竟然是集中在一起,成为了一颗巨大的血珠子漂浮了起来。

      在下一瞬间,那一颗血珠子快速的往冰之宫殿飞了进去,随即凯恩等人再也看不见那血珠子的蹤影。

      「里面的战斗,应该也快达到高峰了。莉娜妹妹……徐凌那家伙绝对可以赢的吧?」不知道为什幺,在看到了这个画面之后,日向鹰的心中出现了极度不好的预感。

      「那是当然!兄长大人……我从没有看他输过。」莉娜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回答道。但是在下一秒,莉娜的笑容顿时僵硬了,脸色也变得极度的苍白。

      「那……那是什幺东西?怎幺会这样!」

      一条巨大的血河从通往冰镜湖的冰之通道涌进了这个莉娜等人所在的冰之洞窟之中。

      这一条血之河是飘浮在半空之中的,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从莉娜等人的头上呼啸而过。

      看似永无止尽的血之河跟随在那一颗血珠子的后面,以疯狂猛烈的气势冲向了那冰之宫殿里面。

  • 名称:2018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32: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