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4超清

      徐凌睁开了眼睛,大雨的声音重新回到了他的耳里。眼前的景象不在是幽灵船,而是眼神疲惫,嘴边带着一丝苦涩笑容的凯恩。

      「没想到我最后的绝招也被你破解了,看来你的确不仅仅只是拥有极强的力量而已……我认输了。」

      凯恩说完之后,这只巨大骷髅竟然是开始解体成一条条的锁链,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回收到凯恩的身体里面。

      在十秒之后,所有的锁鍊全部都消失不见。在这一片断垣残壁之中,只见两个男人扶持着彼此的肩膀,朝着旅店走回去。

      「看来你的力量也是用尽了嘛,我还以为你还能够在继续打。」凯恩笑着对旁边的徐凌说道:「要是现在有吸血鬼来袭集我们,事情就糟糕了。」

      「放心吧,我的伙伴可不会比我弱到哪里去。」徐凌自豪地说着,听到这一句话时,凯恩的脸色不禁变了一变。

      注意到了凯恩的表情,徐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并且继续说下去:「还有你猜错了一件事情,我的力量远远还没有用尽,要再打的话完全没有问题!只不过现在有点觉得疲惫而已。」

      「呵呵……你究竟是什幺怪物啊?现在打也打完了,就不用在隐藏秘密了吧?算了……我先说好了。」凯恩似乎是觉得询问别人之前,应该要先介绍一下自己。

      「你之前的猜测,无论是斗气锁链,或者这锁链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其实都不算是正确的答案。事实上,你所看到的那些锁链,全部都不是由我的斗气所创造的,那些锁链是真正的实体锁链,并且封印在我的身体之内。」

      「全部都是真正的锁链?」徐凌有些吃惊的说,凯恩的身体这幺小,那他是怎幺装下这些锁链的?难道说他本身就是一个储物道具吗?

      「这条锁链是我有一次在外域九死一生之中所得到的奇特武器,它就是所有锁链的主人。」

      凯恩彷彿明白徐凌的疑惑。他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那一条青绿色的锁链慢慢地从凯恩的手掌之中伸了出来。

      「我与它签订了契约,在我死亡之际,它将我的灵魂与身体重新连接再一起,让我得到了第二次生命。但是代价就是:在我第二次死亡之后,我会成为它的一部分。」

      「成为它的一部分?」

      「你之前所看到的所有锁链,都是这条幽魂锁链的一小部分,同时也是……这条锁链之前的使用者,我的前辈们。」凯恩表情严肃地说着:「等到我再次死亡的那一霎那,我的灵魂也会成为这条幽魂锁链的一个新铁环,成为下一个使用者的锁链武器,并且永远被禁锢、束缚在这一条锁链之中。」

      「这条锁链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它之前的使用者……至少也有好几万条了吧?」徐凌并不清楚这条幽魂锁链上究竟有多少个环节,但是从之前那只巨大骷髅上来看,少说也有几万条锁链了。

      如果每一条锁链都是一个使用者灵魂的话,那幺这条本体锁链究竟是多久以前的武器?神奇的程度简直直逼自己的无限空间包包了。

      「我不清楚这条锁链的来历背景,大概是某个强大远古文明吧。而且我现在所能催动的锁链,还远远不到这幽魂锁链全部的十分之一。所以究竟有多少前辈的灵魂被锁在这条锁链里,我也不太清楚。」

      凯恩带着有些敬畏的语气对着自己的幽魂锁链说道。接着收起了自己的锁链,转头看向了身边的徐凌:「我的力量大概就是这样了。该换你说说了吧?你那根本不是人的力量到底是怎幺回事?」

      「你知道狱界和恶魔吗?」徐凌问向了凯恩。

      「这种常识谁不知道?」凯恩白了徐凌一眼说:「吉贝斯塔大陆上的生物死亡之后,灵魂唯一的归处就是狱界。而恶魔就是狱界里的土种,残暴而强大。不过我死掉之后到不会去狱界就是了,我的灵魂有另外一个归处。」

      在说到一半,凯恩的语气突然停顿了一下,用有些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你该不会是从狱界里来的恶魔吧?」

      「哈哈,可惜不是。」其实徐凌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不过这一点与徐凌的力量无关,而徐凌也不打算告诉凯恩这件事。

      「与你的锁链感觉上是大同小异的。我的体内寄居着一位来自狱界的强大恶魔,我的力量全部都是来自这一位。它提供给我力量,而我则是要帮他完成一件事情。」

      「什幺事情?」凯恩的表情冷峻,此时对于徐凌的力量已经失去了兴趣,这只恶魔的目的才是更加重要的。

      「哈哈……放心啦,似乎不是什幺坏事情。」徐凌自然知道凯恩在想些什幺,毕竟这个大陆上的人对于恶魔都没什幺好印象。

      「他只是想藉由我的身体去某个地方见某一个人,而想要抵达那个地方必须要有极为强大的实力。所以顺便锻鍊锻鍊我罢了。」

      「那个地方……你知道是哪里吗?」凯恩问道,眼神中的警戒仍然是没有放鬆。

      「知道啊,好像叫做……米勒达特高原?」徐凌有些不确定的说着,毕竟上次听加尔托斯提起这个名词的时候已经是许久之前了。

      「米勒达特高原?天使高原?」凯恩惊愕地喊了出来:「一个恶魔去天使高原做什幺?见谁?天使族可是整个大陆上实力最强的种族,体内有恶魔的你去那边几乎可以说是有死无生,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要去?」

      「当然!我非去不可。」徐凌笃定的说:「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全部都是这个恶魔所给我的。我能够这样逍遥的游历这个大陆,几乎都是因为有他的关係。他是我的恩师,同时也是我重要的朋友,所以天使高原的这趟旅行我是非去不可的。」

      「嗯……我知道了。你对于那个恶魔非常的信任。但是……假如你的实力足够了,也带着那个恶魔见到了他所想要见到的人,那幺之后呢?」

      在低头思考了一下,凯恩用一种严肃的询问口气问向了徐凌:「那只恶魔达成了目的,他还会乖乖地住在你的身体里吗?你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全部都来自于恶魔,你帮完他之后,对他来说不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到时候这股强大的力量还会属于你吗?」

      一时之间,徐凌竟然是无法回答凯恩的问题。

      没错……徐凌的确是没有考虑过在帮完加尔托斯之后会发生什幺事情。

      难道加尔托斯会居住在自己的身体之内一辈子吗?或是其他的可能性?比如直接夺取自己的身体之类的?

      在长期使用恶魔之力,知道加尔托斯的力量有多幺强大之后,徐凌完全不怀疑加尔托斯有没有能力这样子做,纯粹是他想不想做而已。

      加尔托斯与徐凌共用同样的视觉、听觉,同时徐凌在思考的事情加尔托斯也听得见。

      照理来说,加尔托斯应该也有听到凯恩所问出的问题,此刻应该要告诉徐凌他的答案。

      可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时的加尔托斯竟然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沉默了数秒钟,徐凌迟迟等不到加尔托斯的回音,最后……徐凌决定把自己的真心话给讲出来:「我不在意啊。」

      「什幺?」凯恩彷彿没有听清楚一样,疑惑地问向了徐凌。

      「我说我不在意。就算他想要取回他的力量、佔领我的身体,或是做一些其他有的没的,我都不在意。」徐凌表情轻鬆的说道:「这股力量本来就是属于他的。而没有这股力量的话,我也不知道已经死过几百次了,所以我这条命也可以说是他的。因为他肯借我力量,让我能够保护我想保护的人,光是这一点,就值得我为他赴汤蹈火。即使他想取回原本就属于他的任何东西,我也不应该有丝毫的怨言。」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说着说着,徐凌竟然是笑了出来:「重点是:我相信他!我相信这家伙不会对我做什幺不好的事情,也不会对这个世界做不好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听到徐凌的话,凯恩竟然是觉得有点傻眼。

      最后凯恩决定不再询问恶魔的事情,只是跟徐凌劝告了一句:「你自己判断吧,不过别太相信恶魔的言语。」接着又说:「假如有一天让我发现你对这个世界有所危害,我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讨伐你,到时候我会顺便把今天的份给赢回来!」

      「哈哈……想挑战我,随时欢迎啊!」徐凌笑着说。

      不知不觉的,他们已经走回到了旅店的前面了。

      在徐凌两人面前的是大量冒险者的尸体,还有许多守候在伙伴尸体旁的倖存者。

      这些尸体当中没有一个是吸血鬼的尸体。原因很简单,因为所有吸血鬼的尸体都被活下来的冒险者给收进他们的储物道具里了,那些可是可以换钱的重要尸体。

      走过了一个个冒险者的尸体,徐凌不禁有些讶异……

      这里的战况比他所预想的还要激烈许多,许许多多活下来的冒险者都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害,正苟延残喘的垂死挣扎着。

      徐凌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过了这些冒险者,在一开始就被吸血鬼给偷袭成功的情况之下,看的出来这些冒险者本来应该是要全军覆没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却是奇蹟般的反败为胜了?

      走进了墙面几乎是被拆掉的旅馆里面,徐凌就知道为什幺冒险者在极为不利的战斗情况之下还能够继续活下来了。

      此刻的莉娜正在为一个一个几近濒死的冒险着们奋力治疗着,那原本几乎是半只脚踏入死亡的冒险者,竟然是被莉娜给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在确认性命无碍之后,莉娜没有那个闲工夫将这个冒险者完全治癒,她还得去治疗下一个性命垂危的冒险者。

      此刻的茉莉安正忙碌的替受伤的冒险者们包扎涂药,完全不像是一个伤者。

      当凯恩看到茉莉安之后,急急忙忙地走过去抓住她的手,打断了茉莉安的忙碌护士工作。

      「你没事了吗?你不是中了那吸血鬼的毒,要不要我现在马上带你去光明教会……」

      「凯恩,其实你不是一个普通的渔夫吧?从以前到现在你都一直在骗我。」茉莉安看起来有点难过的说:「就像他们说的,你是一个很厉害的美食猎人,对不对?为什幺要告诉我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夫呢?」

      「抱歉……我只是怕你们担心而已。」凯恩看起来有些愧疚的回答着。

      「傻瓜!就算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渔夫,我还是一样会担心你啊。」说完,茉莉安就转过身去,走去帮另外一个冒险者包扎伤口了。

      「那个毒已经没事了啦,真是的……你没看还有这幺多人受伤吗?有空在那边担心我不如赶快来帮忙啦。」

      看着茉莉安远去的背影,留下凯恩傻楞楞的站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就在此时,徐凌走到了凯恩的身边,并且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们团队的治疗师可不是盖的,我说过了吧,我伙伴的实力可不会在我之下,这下你相信了吧?」徐凌自豪地说着。接着转头一看。看到了靠在墙边打瞌睡的白夜。

      这个地方到处都有着受伤的冒险者,唯独在白夜的周围是一片乾净的空地,好像所有的冒险者都有着共同的默契似的。看到这情况,徐凌大概可以想像出旅店被吸血鬼围攻那时的景象……

      所有的冒险者被吸血鬼围杀的节节逼退,只有一个地方是唯一的净土,那就是莉娜为茉莉安治疗的这间房间。

      徐凌相信,没有一个吸血鬼能够接近莉娜五公尺之内。所有对着莉娜发出敌意的吸血鬼,一定无庸置疑的被白夜给解决掉。

      渐渐地,冒险者们就会发现这间房间是这恐怖海涛中唯一一处安全的港口,于是越来越多的冒险者寻求着白夜的保护。

      大量负伤快死的冒险者被送到莉娜的手中紧急治疗,随后被莉娜净化完毕的茉莉安醒来,也加入了治疗的战线里。

      吸血鬼们发现:无论冒险者受到了多幺致命的伤,只要送到莉娜手上之前还是活着的,那幺莉娜就绝对有办法保护住这冒险者的性命!

      不过这还没有关係,一般来说,受到吸血鬼的攻击而不死,那人在不久之后也会成为一个吸血鬼。

      但更加令人震惊的是……吸血鬼发现莉娜居然有办法驱逐他们所种下的吸血鬼病毒,这下可就不得了了。吸血鬼们不是傻子,自然可以看出只要不杀掉莉娜,这场战斗就会变得麻烦数倍,于是决定集中所有火力,总而言之先把莉娜杀掉就对了。

      殊不知……这个决定才真正导致了吸血鬼一方的全军覆没。至于谁有这个实力,就不用再多思考了。从这群冒险者对白夜那种又敬又惧的态度就可以看的出来。

      当徐凌看到白夜的那一刻,只见白夜随手将一个空间戒指给抛了过来。徐凌稍微探查了一下,果然是满满的吸血鬼尸体。

      等到把这些尸体拿到冒险者公会或是光明教会的时候,又是发了一到横财啊……冒险者果然是不会为了钱所担心的职业。

      「辛苦你了。」将空间戒指给收进的包包里,徐凌对着白夜挥手说道。

      而白夜彷彿没听到似的,继续的闭着眼打着他的瞌睡。

      徐凌看了看周围,不久之后找到了他所想要找的人。

      龙静此时正站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充满伤患的空间。

      原本应该是旅店的地方,此时看起来却像是个医院。在龙静的脚边,躺着生死不明的欧维拉,此刻她的的身体变形严重,看起来比那些身受重伤的冒险者实在好不了多少。

      「怎幺了?有什幺心事吗?」徐凌走向了龙静,语气柔和地问道。

      「没什幺……只是我在想,你以前是个爱打架的人吗?」龙静看着徐凌的眼睛,彷彿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似的。

      「嗯……听你这幺说起来,我最近好像真的开始慢慢喜欢起战斗了。」徐凌思考了一下说道:「那种热血沸腾、刺激无比的感觉真的还蛮不错的。最近我也感觉我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或许我真的已经成为这片大陆上真正的顶尖强者也说不定哦?」

      「那个恶魔之力……对你真的没有危害吗?」看徐凌不了解自己的意思,龙静终于问出了她的真心话,并且担心的看着徐凌。

      「从沙漠的地下巨塔开始,那一次看你解放过力量之后,你好像就变得愈来越喜欢战斗了?就算对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可是它会不会侵蚀你的意志……」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徐凌笃定的说。

      接着徐凌看向了龙静身旁的欧维拉,将她给抓了起来,然后走到了莉娜的身前。

      「莉娜,可以麻烦你先把这家伙给治疗一下吗?我担心她可能一不小心就死了,她是我们重要的线索,可不能让她出一点意外。」

      「嗯,我知道了,不过等我先把这位小姐治疗结束吧。」莉娜一边说着,随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在莉娜身前的地面上躺着一名身上皮甲被撕开的女性冒险者。虽然她衣衫褴褛,但是却没有人有心思去欣赏春色。因为在那破损的皮甲之下,是皮开肉绽,血淋淋的身体。

      莉娜的魔力包裹着这女冒险者的身体,接着徐凌看到了有许多黑色浓稠的血液缓慢的从女冒险者的伤口处流了出来。大约过了三十秒之后,那不断流出的血液从浓稠黑色慢慢的转变成为暗红色的鲜血。

      看到了这红色鲜血流出之后莉娜鬆了一口气,接着停止了施法治疗,让茉莉安为她疗伤包扎。莉娜并没有治疗这女性冒险者的皮肉之伤,只是驱逐出了在其体内的吸血鬼病毒,不过这也确是最为重要的。

      「好了,兄长大人。那位吸血鬼……」当治疗完那位女性冒险者之后,莉娜的身体有些摇晃,看起来竟然是有些体力不支的样子,徐凌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了她。

      「莉娜,你还好吧?身体还支撑的住吗?」徐凌一脸担心的问道,却没想到莉娜竟是轻轻地推开了徐凌,眼神坚定的看向了欧维拉。

      莉娜从自己的空间戒指拿出了一罐补充魔力的药水喝了下去,接着问向了徐凌:「这个吸血鬼,就是凯恩的奶奶吗?」

      「没错,她就是那个欧维拉奶奶。」

      「我一定会把她变回原本的样子!」莉娜语气笃定的说。

      徐凌有些惊讶地看着莉娜,当莉娜说出这句话时,充斥着莉娜的并不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而是一种信念。绝对要治癒好欧维拉的一股强大信念。

      莉娜开始替欧维拉治疗着,一股淡蓝色的魔力包覆上了欧维拉的身体。

      徐凌看到了欧维拉原本伤痕累累的躯体开始恢复了起来。那原本断裂变形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回原形,可是却没有恢复成老太太的样子,仍然是那惨白肤色吸血鬼的样貌。

      过了大约一分钟之后,欧维拉恢复了意识,当她想要逃脱之时,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凯恩的锁鍊给牢牢束缚住了。

      凭着欧维拉自己的力量完全无法逃脱凯恩的锁链,另外她也发现了自己正在被一股柔和而又强大的力量给施予治疗着。这股力量治疗着自己的身体,却也同时得再与血脉里的吸血鬼病毒做对抗。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欧维拉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冷笑声:「小姑娘,你就别白费这个力气了吧?就凭你的力量,不可能驱逐我体内的血族之力。在我体内的血族之力可不是那些杂血所可以比拟的,为我种下血族之力的人可是王下干部大人。」

      「王下干部?那是什幺?把你所知的一切全部都告诉我们。」徐凌用命令的口气对着欧维拉说道。

      「如今我已经被你们给抓到,要怎幺处置随便你们。」听到徐凌话语的欧维拉却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哈哈哈……不过就凭你们这些人,只要来一个干部大人就足以将你们全部杀光,要是还珍惜自己性命的话还是赶快逃跑吧。」

      徐凌看了看欧维拉的状况,似乎是不可能使用严刑逼供让她把资讯说出来,光是看在莉娜这个治疗者的面子上,徐凌就不打算使用这个方法。

      那幺还有什幺好办法可以让欧维拉说出有关吸血鬼的情报?也许……可以给她一点甜头尝尝?

      这样子想着,徐凌在自己的右手食指前端咬破了一个洞,一滴暗红色的血珠子从手指的前端冒了出来。

      当这滴水珠子出现的时候,欧维拉咦了一声,表情有些惊愕地看着徐凌手上的那滴水珠。接着渴望的神情无法控制的流漏了出来,在她的嘴边还不断流出了口水。

      「那是什幺……为什幺会发出那幺诱人的香味?」欧维拉语气结巴地说着,眼巴巴的看着徐凌手上的那滴血珠。

      「想要吗?」徐凌一边问着,接着将手指移动到了欧维拉的头顶上,并且让血液準确的滴进了欧维拉的嘴里。

      就在这一瞬间,欧维拉的眼睛猛然睁大,浑身颤抖着,像是吃到了什幺绝世美味似的。

      那原本惨白的肌肤似乎出现了一丝血色,肌肉也微微的变得比较结实,看起来竟然是比原本没受伤时的身体还要来的强壮!

      徐凌原本只是带着一种试验的心态去试试看,龙静一直以来都是食用着徐凌的血液以增强自己的实力。也许这个欧维拉在吃了自己的血之后,也能够产生一些变化。

      但无论是谁都无法想像到,徐凌的一滴血液竟然仍够带来这幺大的反应。

      「再给我一滴……拜託你!求求你再给我一滴……」欧维拉几乎是哀求着看向了徐凌。

      在吃下了徐凌血液的那一瞬间,欧维拉竟然是感受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快感。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力量突然间增倍了好几个层级,徐凌的一滴血液,效果竟然好过数百数千普通人类的血液!

      原本用来试验的想法,效果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

      徐凌没有再给欧维拉血液,而是对着欧维拉说道:「想要在一滴我的血液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要用我想知道的情报来交换。」

      听到了徐凌的条件,欧维拉似乎是冷静了一点。在思考了一下才说:「假如我把情报告诉了你们会怎幺样?难道你就会放我一条生路吗?假如我必死无疑的话,吃到了再多那种血液也没有用。」

      徐凌与众人相望了一眼,最后看向了莉娜。「莉娜,你有把握驱逐出欧维拉奶奶的病毒吗?」

      「原本的话,大概有三到五成的机会,但是现在……」莉娜用有些不满的表情看着徐凌,生气的对着徐凌说:「兄长大人把自己的血液给她吃下去,恶魔之力与她的吸血鬼病毒融合之后,驱逐出来的机率降到了一成以下。为什幺不能够等我把欧维拉奶奶治好之后再问呢?」

      徐凌看着此时的莉娜,不禁有些错愕。此刻的莉娜是真的生气了!对于她在治疗途中插手的事情感到很不满,在听到了莉娜的话之后,徐凌的心中也出现了满满的愧疚感。

      「抱歉……我也许是太急躁了。」徐凌露出了抱歉的表情。「那现在还有什幺补救的办法吗?能不能再救出欧维拉奶奶的情况之下,再让她说出那所谓干部的资讯?」

      「嗯……」莉娜思考了一下,之后看向了欧维拉,表情认真的问:「你……不是真正的欧维拉奶奶吧?」

      「哈哈……除了这女人的孙子之外,终于又有一个人认清楚现况了吗?我从一开始就说清楚了。」听到莉娜的这一句话后,欧维拉大笑了出来,表情看起来竟然好像真的很是开心的样子。

      「没错!你们所认识的欧维拉已经死了,如今的我只是一个拥有欧维拉完整记忆的吸血鬼!所以,说要救回欧维拉什幺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幺,你现在叫做什幺名子?」莉娜对于欧维拉的回答好像丝毫不感到意外的样子,接着说:「既然你不是欧维拉奶奶,那幺总该要有一个称呼你的名子。」

      对于莉娜此刻的冷静与表现,出乎于众人的意料之外。

      在徐凌的眼中,现在的莉娜就好像手术檯边的医生!手里拿着肉眼所看不见的手术刀,在最后动刀之前确认着病人的病历与状况,并且掌控着者个局面的情势。

      「我哪有什幺名子?我诞生于吸血鬼的血液之中,有资格替我取名子的只有我们的王。」欧维拉说道,接下来的语气却是有些自嘲:「但是像我这种小角色怎幺可能得到那种荣耀?」

      「所以你现在就是没有名子啰?这不打紧。从今天开始,诞生在欧维拉奶奶身体里面的你,名子就叫做欧丝拉。」

      「帮我取名子有任何的意义吗?反正这女人已经死了,你们也不会放任我这个吸血鬼活下去的吧?」

      「你不会死的,欧维拉奶奶也不会!她只是暂时睡着了而已,就如同你之前潜伏在欧维拉奶奶的身体里时那样。」

      在对着欧丝拉说完之后,莉娜对着徐凌面有难色的说道:「虽然没有办法把吸血鬼病毒给排除出来,但要是能够把欧维拉奶奶身体里的吸血鬼病毒集中压缩到一处,然后在封印起来的话……或许可以恢复成原本的欧维拉奶奶,且不会抹杀掉欧丝拉的生命。可是重点在……我们需要一个擅长封印法术的人。」

      「封印术?我擅长啊。」凯恩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接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青绿色锁链。「在得到这一条锁链之后,封印类的绝招我也学会了不少。我现在该怎幺做?另外……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吧?欧维拉奶奶真的没死?」

      「我不确定……但是机率很大。」莉娜表情欣喜地说道,凯恩的这一句话对自己来说无疑就是及时雨。

      接着莉娜转头看向了欧丝拉:「你听见了吧?我不会让你死掉的!那我们马上就来治疗吧。在治疗完之后,你是否能够告诉我们有关吸血鬼的讯息呢?欧丝拉小姐。」

      并没有回答莉娜的问题,欧丝拉冷眼看着凯恩。

      「在我被封印起来之后,我会发生什幺事情?永远的沉睡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和死亡不是没什幺两样?如果是想用这种方式骗我说出情报来,还是省省了吧。」

      「并不是永远的沉睡,而是你将在欧维拉奶奶的身体里继续存活着。」莉娜摇了摇头说道:「因为这吸血鬼病毒的关係,欧维拉奶奶的身体的确是被你给改造强化了。单从寿命上来说,大概多出了五十年以上吧?」

      听到了这句话,大部分在场的冒险者不经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吸血鬼病毒……竟然可以让人凭空多出五十年以上的寿命?

      「但是为此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容小觑的,其一就是会丧失原有的价值观,变成以人类血液为主食的怪物。到了那个时候,原本的人格也不复存在了,就像此刻的你和欧维拉奶奶一样。」莉娜说完之后,那些冒险者才释然。

      「再把你封印起来之后,欧维拉奶奶会恢复成一个年轻的人类女性。然后在条件允许的状况之下,你所吸食的是欧维拉本身的血液。如果克制不了自己的慾望,把欧维拉奶奶给吃掉了,寄生在她身上的你也会因此死去。」

      「我懂了……好吧,我会提供给你们所想要的资讯。」此刻的欧丝拉终于放软了态度,接着嘴角一翘,提出了她要的条件:「但是我也有我想要的东西,你们答应的话,这场交易才算成立!否则的话,就算你们治好她之后,我也不介意和这个老太婆一起同归于尽。」

      「你的条件是什幺?」凯恩直接问道。虽然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听见自己的奶奶还有可能救活之时,凯恩心中的激动却是无以复加的。恨不得莉娜赶快开始进行治疗。

      「在事成之后,我要这个人一瓶子的血。」欧丝拉笑呵呵地对着徐凌说道。

      虽然徐凌心中早有预料,却也没想到欧丝拉居然会这幺狮子大开口。

      龙静出现了一丝心痛的表情,就像是什幺珍贵的东西居然被别人给抢走了,心中感到无比的浪费。

      「无访,就当作我之前失误的惩罚吧。」徐凌苦笑地说着。接着从空间包包之中拿出了一个装药水的小瓶子,将自己的血液流了进去。

      「凯恩先生,这次治疗的主力是你。我会将吸血鬼的血液都集中在欧维拉奶奶心脏的部位,之后就麻烦你将其封印起来。可以吗?」莉娜用有些担心的表情看着凯恩说道。

      「没问题是没问题,但是在封印的同时,我也有自己的条件。为了保险起见,我要和你签订契约。」凯恩对着欧丝拉说道,接着他手中的项鍊开始慢慢地飘浮起来,最前端的船锚瞄準向了欧丝拉的心脏处。

      「如果你不答应我的契约条件,就算牺牲了奶奶,我也必须要杀死你。」

      「原来你们两边不是一伙的呀。在得到情报之前就威胁要把我杀死,这样好吗?我可是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哦。」欧丝拉饶有趣味的看着凯恩与徐凌,接着将视线定在了凯恩的身上。

      「说吧,你的契约条件是什幺?」

      「等一下,我会把我的锁链扎进你的心脏里,并且将你封印起来。」凯恩看着欧丝拉,表情严肃的说:「在封印你之后,我要和你签订三个契约。第一点:不准杀死我的奶奶。」

      「当然,我只会必要的吸取她的血液,毕竟当她死掉之后我也会死亡。我可没有必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欧丝拉理所当然地说。

      「第二点:以后无论发生什幺情况,不准吸食其他人类的血液。」

      稍微犹豫了一下,欧丝拉爽快的答应了。「我答应你,不过那瓶血液应该不算吧?那也是我应得的报酬。」

      凯恩点了点头,接着说出了他最后的一个条件:「第三点:在未来,必须以我奶奶为尊,把她当成自己的长辈一般的尊敬她。」

      「你说的这些无关痛痒的条件都是什幺意思啊?在耍我是不是?」欧丝拉对于凯恩的三个条件感到莫名其妙,脸上又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我是非常认真的。」凯恩脸上的表情的确不像是在开玩笑。

      「假如你违反了其中的任何一点,我会彻底地将你封印,让你永远不见天日。在丧失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之下,最后在一片漆黑的空间之中饥饿死去。相信我……对于你这种意识体,我有这个能力。」

      盯着凯恩的表情,最后欧丝拉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就是了。以后这个身体的主人也会成为我的主人,这样总可以了吧?」

      「嗯。」听到了欧丝拉的答覆后,凯恩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对莉娜说道:「莉娜小姐,我们可以开始了。麻烦请一定要救出我的奶奶!」

      「我会尽力的!欧丝拉小姐请忍耐一下,接下来的过程可能会有些疼痛。」莉娜慎重的说着,接着开始进行治疗工程。

      如同雾气一般的蓝色魔力包覆上了欧丝拉的身体,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 名称:潜伏4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