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下载超清

      在教会里的竞技训练室中,有两个身影飞快的跃动着。

      仔细一看的话,是其中一到黑影正在追逐着另一道黑影,这两道黑影正在进行着一场高速的追杀与逃亡。

      随着时间的推进,那逃亡的黑影似乎渐渐地无力下来,而追杀的那一道黑影逐渐的迫近。

      这里是一个四面灰色的空间,在这个训练场的地面上满满的竖立了细长的木桩。

      而且每根都长短不一,除非是拥有极佳的平衡感,否则根本是难以在这上面自由移动。

      可是这两道黑影在这个竞技场里,却都是敏捷的如同猎豹一般,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用肉眼捕捉。

      「咻咻咻……」一道道利器划过空气的尖锐摩擦声响起,在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两道飞快的黑色人影也瞬间停下了脚步。

      在这广大的训练场之内,除了这个武器的摩擦声之外,只剩下一人粗重的喘气声还有另一人毫不掩饰的嘲讽声。

      「怎幺了?难道在灵启时就圣魂觉醒的家伙也不过是这种程度吗?赶快被我宰了啊!」一道明显是男性却有些尖锐的声音从训练场中心传出,语气里带着深深的鄙视与嘲讽。

      「从我第一天看见你的那一刻,就知道你只不过是个废物。什幺圣魂觉醒?那只不过是你运气好而已!」

      在话说完的那一刻,伴随着「砰」的一道冲击声,赛维尔的身体宛如离弦之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一个男人却轻鬆的走在这充满木桩的训练场上,那怡然自得的感觉就好像他走在平地上似的。

      那飞快移动的两人在这一刻同时停了下来,原来在刚刚这个竞技场内进行的是一场恐怖的追杀与逃窜,以赛维尔的力量看似几乎无法与眼前的男子相抗衡。

      此时的赛维尔狼狈不堪,全身上下布满了血痕。可以看出是被他的对手使用他手中的武器攻击成这副模样的。

      而赛维尔自己的武器,一把骑士枪,现在早就被击飞到这个房间的角落去了。

      耻笑着赛维尔的这个男人拥有着浅绿色的头髮,修长的身形和细小的眼睛。现在用一种极为嘲讽的眼神看着他对面的赛维尔。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西洋剑,脸上就好像是猎人在肆意的玩弄猎物的表情。「像你这种废物,根本就不需要等吸血鬼来杀掉你。我看就让我直接在这里把你杀死好了,免得你玷汙了吸血鬼猎人的名声!哈哈哈……」

      男子冲了上去,手中拿着一把细长的西洋剑,直直地往赛维尔的心窝刺了过去。

      赛维尔双眼充满血丝的看着那即将刺入自己心脏的细剑,想要赶快移动自己的身体避开这次攻击,但是前所未有的疲惫感却使他的身体动弹不得。

      他知道……如果自己的身体在动不了的话,那幺自己就真的很有可能会死在这边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因为这正是吸血鬼猎人的残酷课程「相杀」。以彼此之间的杀戮来刺激出生物最原始的血性,最为残酷的课程。

      「噹噹」就在男子的西洋剑即将刺中赛维尔的身体那时,一道清脆的铃声骤然响起。

      「好了喔,今天的训练课程就到此为止了。」一道女性的声音在赛维尔的面前出现,她细长又洁白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西洋剑的剑尖。

      看似没有丝毫力量的手臂,却使得那男人手中的剑在也无法更进一步。

      女子转过头来看了看赛维尔,眼中闪过一丝惋惜,接着像是恨铁不成钢的说:「赛维尔……因为你的潜力绝佳,所以才特别把你安排进这个菁英训练课程,同时这也是你的指导老师『枪隼』的意思。如果你再不赶快发挥你的天赋,在下次可能就真的会死在训练场上啰。」

      「……是的,菠丽教授。」赛维尔沮丧地看着冰冷的灰色地面,对着这个菁英班的指导老师,也就是菠丽说道。

      「哼……你运气还是这幺好。下次就不要再让我抽到你,否则就真的送你去见死神了。」那男子好像对于没有杀死赛维尔这件事感到非常的不满,收起了自己的武器,朝着竞技场一边的出口走去了。

      从赛维尔开始接受吸血鬼的战斗训练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在这段期间之内,因为「圣魂觉醒」的关係,赛维尔在这训练学校之内异常的受到众人的关注。

      而日向鹰不知道有什幺样子的打算,竟然是直接把没有战斗能力的赛维尔安排进了训练最为严苛的「鬼剎组」。

      所谓的鬼剎组,就是训练学校的特别菁英班,据说一百个人只能有十个人从这个训练课程之中活着出来。

      经历了非人道的训练过程还存活下来的人,最终都会获得比吸血鬼还更加像恶鬼的力量。

      「哎呀,这不是赛维尔吗?你怎幺又伤的那幺重啊?」医务室里的阿姨看到了赛维尔,露出了亲切的微笑。「我看在这样子下去,下次出现的就是你的尸体了吧?」

      「喂喂……丝娜阿姨,你的表情和说出来的话可是完全搭不上边啊。」赛维尔苦笑着说道。

      「不要使用你圣魂觉醒所获得的力量去战斗。」在赛维尔的训练开始之前,日向鹰这样对赛维尔说道:「圣魂觉醒,是每一个吸血鬼猎人都会拥有的力量,掌控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如果你现在就太过依赖这股力量,你在基础的战斗力上永远也追不上别人。等到一段时间过后,你依然是弱者。」

      「靠……不使用力量的话,我迟早会死吧?」赛维尔走出了医疗室,慢慢地往家里前进。

      现在的赛维尔与一个月之前的自己比较起来,无疑是有着绝佳的进步。无论是体力、技术或者是战斗时的心态,都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了。

      这样子的进步速度的确是可以堪比一些少见的天才,但是这放在鬼煞组里,却是完全不值一提的了。

      在鬼煞组里,多的是拥有各种特殊技能的天才。在战斗的方面,完全不是赛维尔这个初出茅庐的学徒所可以比拟的。

      「嘎吱……」走回了老旧公寓自家大门的前面,赛维尔打开了门。再推开门那时所发出的声音清楚的传递了这公寓的每一个角落。

      「啊……你回来啦!」红樱显得有些开心的声音传到了玄关处赛维尔的耳里。

      此时的红樱穿着一件简单的粉色小洋装,俏丽的双马尾上绑着可爱的缎带。

      「我帮你买了关东煮和啤酒喔!一起来吃吧,不然你等一下上班可就没时间吃了喔。」

      「喂喂……这里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啊?」赛维尔叹了一口气说道,接着像是习惯了这种景象,无可奈何的走进了房里。

      果然,再进到了客厅的那一霎那,浓浓的关东煮香气就冲进了赛维尔的鼻子里。在两大碗关东煮的旁边,还放着两罐啤酒。在铝罐的旁边还依附着小水滴,可以看出这两罐啤酒还是冰凉冰凉的。

      在大约三周之前,赛维尔被同届的训练生凌虐得不成人样的时候,是由日向鹰送他回到公寓的。

      而日向鹰在送赛维尔回到公寓之后就离开了,不久后是满脸焦急的红樱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一直照顾到赛维尔康复为止。

      从这一天之后,红樱便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赛维尔的家里,有时还会像今天一样带着美味的食物来。

      「既然你都带来了,那我就不客气啦!」赛维尔笑着对红樱说道,接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準备开始享受眼前的关东煮。

      正当赛维尔要拿起筷子的那一霎那,赛维尔的眼角却瞥见了红樱脸上的表情。「怎幺啦?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刚刚不是还很有精神的样子吗?」

      「你……是不是又受了很严重的伤?」红樱低声地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难过。

      「别装了……要不然,今天的打工我帮你请假了吧?」

      「不用了。」赛维尔笑着对红樱说:「这样子的伤,我早就习惯了。更何况这份工作也是我重要的训练之一,可不能不去呢。」

      说完,赛维尔站了起来,披上了一件薄外套,一方面是为了更加隐藏自己的伤口,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血腥味外溢出来。

      红樱楞楞的看着飞速吃完关东煮又马上外出的赛维尔背影。「受了这幺严重的伤,还马上要去打工……」

      红樱接着看向了对面桌上空蕩蕩的碗,想起第一次赛维尔浑身血淋淋地躺在这里的地上,又想起了刚刚赛维尔的微笑。

      「已经习惯痛苦了吗?想要成为吸血鬼猎人……是这幺难的事情吗?为什幺你宁愿这幺痛苦,也想要成为吸血鬼猎人呢?」

※※※

      在地面上的某城市,某一栋极为普通的民宅里,却发出一股极为不寻常的氛围。

      一种静谧的、严肃的气氛环绕在此处,城市里的居民们大多进入了梦乡,唯有一些特别的、危险的夜之种族还清醒着。不如说……此刻才是他们最为活跃的时候。

      「他们没有发现吧?最近的情势有些紧张啊……」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在这屋里出现,接着一个身材粗壮的男人与一个体格纤细的美丽女子也同时的出现在这客厅里。

      这里正是龙煞的家,那美丽的女子是年轻一代之中的血族最强者,也是龙静的姊姊龙雪。

      「一个月过后你看起来又强了不少啊,小鹰。圣魂觉醒的力量看来你掌握得更加完好了啊,不知道能够跟我们家小雪周旋几回合了。」

      龙煞哈哈大笑地拍着日向鹰的肩膀,而面对如此热情的龙煞,日向鹰也极为少见的露出了笑容。对着龙煞说道:「放心吧伯父,我来的路上很小心,这里不会被发现的。」

      「那幺可以说了吧,你来到这里的目的。」龙雪的表情依然冰冷,丝毫没有因为日向鹰的到来有任何的改变。

      「是从那个男人身上发现了什幺吗?你不会只是单纯来叙旧的吧。」

      听到龙雪的话语,日向鹰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不过正当他想开口时,却是被龙煞给插了进来。

      「喂喂!小雪,你这样可不行啊。人家小鹰可是辛辛苦苦地瞒过教会的眼光,好不容易才来到地面上找我们。你这种态度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龙煞一边端出了小点心递给了日向鹰,一边不满地咕哝着:「真是的,明明我和孩子他妈都不是这个性格,为什幺女儿们都这幺冷冰冰的呢?吸血鬼血统觉醒也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是老爸你太不像一个吸血鬼了。」龙雪反驳地说:「再说我和谁结婚,也轮不到和人类结婚的老爸来批评。」

      「什幺?要不是我和你老妈结婚,会有你这个女儿吗?」龙煞看起来很生气地说:「说到底,为什幺我体内的血族血脉浓度才将近百分之六十,你这个血族和人类的混血儿血脉浓度会高达八十以上啊?这可是快接近古代血族的浓度喔!」

      「好了好了,你们先别吵了。」看到两个快吵起来的父女,日向鹰连忙苦笑着说:「龙雪说的对,我来的确是有消息要告诉你们的,是关于找到龙静的方法。」

      听到这个,龙煞与龙雪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日向鹰的身上。表情皆是无比认真的严肃。

      龙煞收回了家居先生的态度,发出了令人感到有些敬畏的冷酷气场。「如何……从那个男人发现了什幺吗?」

      「嗯,他也许是一个拥有极高天赋的吸血鬼猎人。不过……」日向鹰把赛维尔在圣魂觉醒之时的情况跟他们父女俩说了一遍,接着又把赛维尔对自己所说的事情又说了一次。

      「德古拉堡,可能真的得要试着去潜入一次了。不过最大的问题是,那个小子的实力还太过不足,带他去可能会变成一个累赘,不带他去……偏偏他又是关键之人。」

      「德古拉堡……」听到这个词彙,龙煞与龙雪都沉默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着什幺。过了大约一分钟,龙雪才缓缓地开口:「我先自己一个人去探查看看,以我的实力……」

      「不準!」

      「不可以!」

      出乎龙雪的意料之外,在自己眼前的这两个男人竟然是异口同声地反驳自己的意见。

      看到龙煞与日向鹰脸上坚决的表情,龙雪的心情开始有些不悦了起来。「怎幺……是怀疑我的实力吗?」

      「不是那个问题。小雪你的实力如何我是最清楚的,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让你去冒险。」龙煞摇了摇头之后认真地看着龙雪说,眼中带着是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坚决。

      「那为什幺不让我去调查?就算那裏是德古拉堡,我也有全身而退的把握。」看到自家老爸的眼神,龙雪不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不过她想要知道老爸和日向鹰如此反对自己的理由。

      「是情势,最近的情势有点奇怪。」龙煞将自己的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上,表情严肃地看着龙雪与日向鹰。

      「小鹰你也听好了,虽然你是吸血鬼猎人的势力,不过你更是我们的家人。我希望这件事情你知道就好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懂了,我不会在教会里提起在这里听到的一字一句的。」日向鹰说道。

      听到日向鹰的回答,龙煞满意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最近那些老家伙们的行动有点奇怪。我们怀疑……他们快要不行了,在时代的变迁之下,在古代强大无比的吸血鬼一族即将进入了尾声。也就是说:血脉最为古老纯正的正统吸血鬼要灭族了!」

      听到这个消息,日向鹰与龙雪都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毕竟他们也算是势力里的高层,对于三方势力的变动也是极为的了解,龙煞此时所说的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在不久的未来,这个世界上的吸血鬼只会留下与人类共同生下的混血品种。

      「而面临如此命运的古代吸血鬼们,逼不得已要展开一场为了求取生存的战争了。」龙煞脸色有些担忧地说:「为了更长的寿命,相信我……那些丝毫没有理智的老家伙们不管是什幺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战争?」日向鹰的表情冷峻,语气冰冷的说:「难道他们打算直接出现在人群面前大肆杀戮吗?想要豪爽地享受最后一顿晚餐?」

      「不,那只会让他们灭绝的更快而已,世界的轨迹是向着人类这一边的。」龙煞摇了摇头:「对于古代血族来说,想要更加长久的存活下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消灭他们的敌人!彻底让阻止他们进食的敌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

      「那就是教会。」龙雪接着说了出来:「不只是教会,我看……站在中立点的现代血族也被他们视为了敌人吧?」

      「这是当然的。」龙煞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接着微笑了出来:「我们也是足以威胁到他们生存的势力,即使血脉的浓度不足他们,但是介于人类与吸血鬼之间的我们却拥有着我们特有的优势。一直以来,三方势力都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当中,但是现在……」

      「古代血族想要打破这个平衡了吗?」日向鹰说道,接着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样也好不是吗?在经历了这次战争之后,吸血鬼猎人们就可以永远的少一个敌人了。一劳永逸也不错啊。」

      「且不说未来的势力会如何的发展,我告诉你们这些还有一个最为根本的原因,也就是跟小鹰所带来的消息有关係。」

      龙煞停了一下,喝了一口水,接着慎重地说:「你们知道……德古拉堡本来就是古吸血鬼最大的势力中心。传说中……吸血鬼的始祖,不死的德古拉伯爵到现在也依然沉睡在那个地方。现在準备策画战争的他们,最大的基地很有可能正是德古拉堡!」

      「所以说……如果我现在贸然进入了德古拉堡,很有可能会遇到超乎想像的高手级别。这就是老爸你阻止我去的原因了吗?」龙雪语气平淡的问着,不过从她的语气与眼神看来,龙雪的心中也已经有了答案了。

      就算自己的实力已经到达了血族的巅峰,龙雪也没有自大到自认为所向无敌了。无论在哪一方势力,仍然存在着比自己要强的元祖级怪物。

      「那幺……你又是为什幺阻止我去德古拉堡搜索呢?」龙雪看向了日向鹰,在刚刚日向鹰也是与龙煞同时提出反对意见的。

      「你之前应该也不知道古代血族想要策划战争的事情吧?难道你认为我的实力不足吗?」

      「不是你实力不足的问题,只是……」日向鹰的语气停顿了一下,思考了一下才继续说了出口:「我们的线索太少,而且德古拉堡并不小吧?在赛维尔不在的情况之下想要找到穿越卷轴的机会微乎其微。我只是不想让你做无用的功夫而已。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之下把自身陷入绝对的危险之中,这不像是你会做的事情吧?」

      听完了日向鹰的话语后,龙雪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说:「……的确,在冒着这个风险之下的成功率实在是太低了,非常的不划算。我知道了,我暂时不会一个人去执行这个行动的。」

      「傻瓜小雪。成功率什幺的……」龙煞看了看眼前的日向鹰与龙雪,有些受不了地说道:「什幺线索、德古拉堡大不大,你听不出来小鹰只是单纯的担心你,不想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吗?真是的。」

      「不……龙伯父,我看是你的误会比较大……」厅到了龙煞的判断之后,日向鹰有些错愕地说。

      「什幺?你的意思是说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家的小雪吗?」龙煞突然大声的吼了出来,接着伤心地说:「还亏你们是从小被我一手拉拔长大的……」

      「不……我也不是那个意思……」日向鹰突然发现这个养父好像比想像中的更加捉摸不定了。

      「那你说你到底是什幺意思?」彷彿是诡计得逞一般,龙煞露出了诡异的奇怪笑容。

      「不说清楚的话我可不会轻易地放你走人喔……嘿嘿。」

      「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非去不可的话,那至少要与我和赛维尔那家伙一起同行。这样不论是安全上或是行动的成功率都会有很大的提升。」日向鹰表情困窘的向龙煞说道。

      这次在龙煞还没来的及开口的时候,龙雪却抢在龙煞之前先说了出口:「那我们到底什幺时候行动?」

      听到这个问题,龙煞似乎也失去了继续捉弄日向鹰的兴致。

      「就算战争来袭,寻找小静也是片不容缓的事情。小鹰,以目前的情况之下,我们三个人如果在带上赛维尔那家伙,成功的在德古拉堡找到传送卷轴的成功率有多少?」

      「找到卷轴的成功率我不太清楚,不过……」日向鹰想了想现在赛维尔的实力状况,判断了一下情况。

      「如果没找到的话,赛维尔那家伙能够生还的机率……只有不到一成。」

      「居然这幺低吗?不过……」龙煞低声说到一半,龙雪又接着插了进来。

      「不管他怎样,能够早一天寻找小静就早一天!小静到现在已经失蹤一个月了,要是再延迟下去,可能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我知道了。」日向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光芒。

      「再过两周……不,一周就好。我们就去德古拉堡寻找传送卷轴!我到时候会带着赛维尔一起来跟你们会合的。」

      「嗯,那就麻烦你了。」龙煞慎重地说,接着露出了恐怖的气息。「即使不小心让那个小子死了,也一定要让他把卷轴给找出来!」

※※※

      在教会城市的世界里,没有白天夜晚的差别,只有不同时间作息的人们。

      也因此,在街上的商店很少会看到关门休息的,大多数都只是员工不断的替换而已。

      此时正是赛维尔刚刚从拉麵馆打工回来,想要回家好好睡一场大头觉的时段。

      吸血鬼猎人的训练再加上打工的劳动,让赛维尔的身体感到疲惫不堪的同时,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疯狂强化着。

      除了身体素质的进步之外,对于周遭环境的警觉心、战斗力与观察力也提高了不少,可以说赛维尔在这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就成为了一个拥有力量的战士。

      在赛维尔走到公寓前的那一个有些荒废的小公园时,一丝若有似无的杀气瞄準了赛维尔。

      就在这时,赛维尔的后面出现了一道人影,一把锋利的短刀瞬间架在赛维尔的脖子上。

      「什幺人!」当赛维尔喊出来的时候却是已经来不及了,暗杀者早已取得了最佳的位置。

      正当暗杀者手上的那把刀要往赛维尔的脖子划下去的时候,赛维尔竟然是丝毫不採取任何的防御措施,下意识的反手朝着对方的身体要害处全力击打过去。

      就在赛维尔的攻击即将抵达的那一瞬间,暗杀者冷笑了一下。接着果然如同赛维尔所预料的一般将刀子给收了回去,并且轻而易举的闪过赛维尔的全力一击。

      「还不错嘛,至少在那裏没有被人白白虐待。」日向鹰笑着说了出口,接着从阴影处走了出来,并且一边走着一边将刀子收进自己的怀里。

      「虽然还是弱的不行,不过看来至少有好好的进步了嘛。」

      「你……来找我有什幺事?」在见到来者是日向鹰的那一刻,赛维尔的心中隐隐出现了某种预感。

      这个预感让他感到了有些期待,但是伴随着的……还有更大的危机感!

      「也没什幺,只不过是来通知你罢了。」日向鹰看着赛维尔,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意。接着朝着城市的暗处走去:「三天后出发,在这三天里,你好好地把后事处理完吧。记住,不要留下任何遗憾,不然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不要留下任何遗憾吗……?」赛维尔看着日向鹰远去的背影,隐隐约约地明白了什幺,接着嘴角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正好……明天又是那个让学员彼此厮杀的课程,就让我看看我真实的实力到底是如何吧。」

      ※※※

      隔天,赛维尔一如往常地前往了中央教会里的吸血鬼猎人的训练学校。

      这所学校出乎赛维尔意料的庞大,就连在此地生活了一个月的自己,对这所学校的了解都还不到百分之一。

      唯一知道的是……这个教会城市的力量无比的神秘与庞大!

      如果自己在这校园里乱走的话,可能就会不小心触碰到哪里的机关而导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运气不好的话可能还会身受重伤或命丧当场。

      今天的课程,即将是赛维尔在这所学校里所学习的最后一堂课。

      因为在两天之后,赛维尔即将与日向鹰他们前往德古拉堡。明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仍然是九死一生,但是赛维尔仍然是不能不去。

      因为在家乡也许还有等待着他的人……即使这可能只是自己的幻想,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赛维尔也要为了那可能破灭的幻想力拼一搏!

      「什幺啊?这个家伙居然还敢来啊?」

      「哈哈……不晓得今天谁运气这幺好,可以抽到他。」

      嘲讽的声音不断的在赛维尔的耳边响起,但是赛维尔却是一点都不介意。

      诸如此类的话语他已经听得够多了,不过从今天开始,他要让所有的人闭嘴。

      他要解放他所获得的力量,去扭转自己的命运!

      之前因为日向鹰的限制,赛维尔一直都没有使出自己的实力,也就是透过灵启所获得的力量「圣魂觉醒」。

      「赛维尔,我已经听说了。」当赛维尔走到菠丽身前的时候,菠丽用一种有些疑惑的眼神看着赛维尔。

      「你三天之后要出城?跟日向鹰一起?」

      「嗯。」赛维尔点了点头。在这个地方并不是像监牢一样的设施,师父是可以随时带着弟子到处去修行的。

      以日向鹰和赛维尔的师徒关係来说,日向鹰可以说是一个很打混摸鱼的师父了。

      「嗯,我了解了。再出城之前可不要先死了啊!至少这一场好好地施展身手吧?」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菠丽却是微笑着将籤筒递到了赛维尔的身前,彷彿已经知道这场胜负的结果……无论赛维尔的对手是谁。

      「我尽量。」赛维尔用一种毫不在乎的口气回答道,接着随意地往籤筒里抽出了一根籤。

      「居然是一号啊。」赛维尔露出了笑容。「那幺老师,我今天可以提早下课啰?」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是走着回去还是躺着回去我就不敢保证啰。」菠丽也笑着回应道。

      给赛维尔抽完籤之后,菠丽走向了其他的学员,让他们各自抽出了代表自己顺序的籤。等到五分钟过后,每个人都抽完了属于自己的那支籤。

      「好了,既然大家的籤都已经抽完了,那幺也该介绍这次的训练场地了。」菠丽敲了敲训练场地一边并不透明的墙壁,之后对着众人说:「这一次,每一组分别在不同的空间之内进行对战。在这道墙之后,是一片直径一公里的小型森林,抽到一号的两人分别从不同的入口进入。在这森林之内找到对方并且杀死对方就算完成任务。」

      菠丽使用麦克风朝着学员们说道:「好了,一号赶快去入口待命吧,抽到二号的同学跟我来……」

      在听到了声音之后,赛维尔跨出了脚步,朝着训练场的某一处入口走去。

      经过了五分钟,正当赛维尔走到了自己所指定的那扇入口时,此时居然出现一个女生阻挡了在他的前面。

      这个女生有着一头漂亮的直长髮,但是眼神却是出奇的无神,就像是一个毫无灵魂的娃娃似的。她身上穿着蓝色的套装,在腰间繫着一把长刀。

      这个女生赛维尔知道,她的名子叫做「非蓝」,是在班级内的其中一位同学,非常的没有存在感,是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存在。

      赛维尔与非蓝并没有特别的交集。

      不只是赛维尔,由于非蓝沉默寡言的个性,赛维尔甚至也没有看过她与其他的同学交谈过。因此赛维尔完全不知道为什幺这个几乎没有交谈过的同学,要在此时挡在自己的身前。

      「我的籤,跟你换。」非蓝说道,接着拿出了一张写着七号的籤,示意要跟赛维尔交换。

      「为什幺我要跟你换?」赛维尔有些错愕地问道。

      「因为另一个一号籤是亿墨。」非蓝毫无灵性的眼神看着赛维尔:「就算你上次逃过了一劫,这次你跟他打还是会死的。不要以为你的运气每次都这幺好。」

      「亿墨?」赛维尔有些吃惊的说。上次在训练场差点杀死赛维尔的人,正是那个亿墨。

      不过比起这个来,赛维尔更加的好奇一件事。

      「你怎幺会知道抽到一号籤的人会是我跟亿墨?」

      「我……」非蓝的眼神有点闪烁,接着口气有点犹豫地说了出口:「我……能知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在一定的程度之内。」

      「能够知道想要知道的事情?」赛维尔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少女,虽然他知道能够进入菁英班的人必定是有些奇特的地方,但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拥有这幺方便的能力。

      「既然你有那幺厉害的能力,那幺你能够预测出这场战斗的胜负吗?」

      非蓝摇了摇头,接着无神的眼神看着赛维尔,口气确定的说:「虽然不行。不过……依照上次的情况看来,你这次死定了。如果你想活命的话……就和我交换顺序。另一个七号是……」

      「不用说了,我不会跟你换的。倒不如说……」赛维尔笑着说道,接着眼神里爆发出强烈的战意,这股战意让非蓝为之一愣。

      「能够和他对战还真的让我求之不得呢。死了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死在那种人手里,就代表我这个人也不过如此而已了。」说完之后,赛维尔想要绕过了楞神的非蓝。

      不过就在赛维尔经过非蓝身边的那一霎那,一股凌厉的剑意从一旁传来。

      在下一瞬间,非蓝手上的武士刀刀尖抵着赛维尔的脖子,一滴鲜血缓慢的从赛维尔的脖子处流了下来。

      非蓝冷冷地看着那一滴鲜红,问道:「连我的攻击都躲不过,你还为什幺要去送死?」

      「为什幺呢?也许我就是想死吧,反正我也命不久矣了。只有多多体验死亡,才能够在真正死亡来临之时不那幺恐惧,不是吗?」

      赛维尔笑着回应道:「要是能对死亡时的恐惧感免疫就好了。是不是?也许不畏惧死亡的话,反而能够做到想要做到的事情。」

      「你……疯了吗?」非蓝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接着抽动手中的武士刀,将赛维尔脖子处的伤口又划得更深了一些,只差一毫米就会伤及颈动脉了。

      「不用在试探我了。」赛维尔依然是笑着看向了非蓝。

      「也许我真的躲不过你的刀,不过我还是能区分出你对我到底有没有杀意的。谢谢你的关心,我是不会死在这里的。」

      说完,赛维尔轻轻的将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刀用手指捏住移开,接着无视了楞神的非蓝走进了训练场。

      在训练场的外面,有着许多的屏幕可以显示出这森林里的各个角落。

      当尚未进入训练室的众人发现一号的两人竟然是上次对战的组合「赛维尔」与「亿墨」时,众人嘲讽的交谈声开始出现。

      「喂喂,一号居然是那个菜鸟和亿墨啊!为什幺亿墨的运气总是这幺好,已经连续两次都抽中那个家伙了。」

      「哈哈……看来这次那个菜鸟是真的死定了吧!」诸如此类的评论声不断的响起,但是其中还是有几人只是沉默地看着。包夸刚刚的非蓝,也包夸站在场内的菠丽。

  • 名称:海贼王下载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