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曼哈顿超清

      「那样的话,就由我们几个下去讨伐德古拉,你和你姊就在上面等着我们。」徐凌对着龙静说道。

      这时即使龙静再怎幺想要助徐凌一臂之力也没办法了,只能妥协的点了点头。

      接着徐凌再问向了龙雪:「再和德古拉战斗之前,应该还有一个龙伯父吧?他的实力跟姊姊你一样强吗?」

      「不,爸爸他稍微比我弱上一些。」龙雪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失落的说道:「正也是因为如此,爸爸他没有能力依靠自己脱离德古拉的控制,只能够将希望託付给外面的人。」

      「那个希望……指的就是特殊的吸血鬼病毒吗?」凯恩问道,这个话题攸关着自己的奶奶,由不得他不关心。

      「那个吸血鬼基因除了经过爸爸自己特殊的改造之外,最重要的是……他还封印了他的记忆,也可以说是父亲複製了另外一个自己,并且封印再了那新的吸血鬼体内。只要时间一到,爸爸一生的记忆会全部灌输进那个新生的吸血鬼!抹杀掉原本那个吸血鬼的意识,夺取了那吸血鬼的身体后再设想杀死德古拉。」龙雪说完之后,注意到众人表情的怪异,接着问了与当初日向鹰类似的一个问题:「你们认识那个吸血鬼?」

      「嗯……她就是我的奶奶,并且已经诞生出了一个全新的意识。」凯恩有些担心的说:「也就是说……之后在她的身体之内还会诞生出第三个意识吗?而且那第三个意识将会抹杀掉的二个意识?」

      「什幺?」听到了凯恩的话后,龙雪的表情有些惊讶。「第二个意识?你奶奶原本的意识没有被抹杀掉吗?」

      「幸亏有莉娜小姐的帮忙,才保住了奶奶原本的意识,现在那新生的吸血鬼意识正被我封印在奶奶的体内。」凯恩看向了莉娜说道,而龙雪也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莉娜,这两人的视线顿时让莉娜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我……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莉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却见到龙雪摇了摇头:「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事情,我知道了……你们这群人大概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吧。要是你们的话,说不定真的有办法打败德古拉。」

      龙雪重新扫视了一下所有人,接着说:「我猜,小妹妹应该是类似治疗辅助型的职业吧?也就是说,这里面真正能够参与战斗的只有四个人……」

      「喂喂……这种麻烦事可不要推到我身上来啊。」白夜一脸嫌麻烦的说,龙雪惊讶看向了白夜,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此地居然会有人说出这话。

      那幺这个人是来这里做什幺的?参观名胜古蹟吗?

      「不用麻烦那个懒鬼了。要是是我们解决不了的对手,多他一个也不会有什幺帮助的。」已经极为熟悉白夜的性格,徐凌笑着站出来为他说话。

      但是接下来却是极为慎重的对着白夜说:「但是相对的,你一定要好好的做好你原本的任务!就算我们这几个全灭了,你也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好莉娜。绝不能让她受到一丝损伤!」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白夜睨了徐凌一眼说。

      「我知道了……那幺就是三个人真正的去参与战斗。」见到白夜真的不打算参战的样子,龙雪也就不再将白夜纳入自己的眼帘里。

      「冰之宫殿虽然巨大,但是构造并不複杂。再进去之后,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不至于遇见一般的吸血鬼。再进到了大殿附近之时,才有可能会遇到父亲和德古拉。到时候……由一个实力最弱的人去牵制父亲,再由另外两个人去杀掉德古拉。小静,你觉得他们的实力排位大概是怎幺样子?」

      「徐凌最强、日向鹰和凯恩大概在伯仲之间,要是也把白夜算进去的话……」龙静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从来没有看过白夜出全力的样子,大概是和徐凌差不多吧?」

      也就是说,那个少年比小鹰还要强?龙雪稍微撇了白夜一眼,接着就不在理会。

      「那幺,就由徐凌和小鹰去和德古拉战斗、凯恩就和我爸爸战斗。莉娜与白夜就负责后援。」

      这样的判断十分符合逻辑,众人也都没有意见。

      徐凌对上德古拉是无庸置疑的,日向鹰曾经与德古拉战斗过,多少有一点经验。

      更加重要的是,面对养育自己的龙煞,日向鹰多少会有一点出不了手。

      相较之下,凯恩与龙煞素昧平生,而且比起杀人之术,凯恩更加擅长的束缚之术,没有比凯恩更加适合与龙煞战斗的人了。

      冰之宫殿就在冰镜湖的正下方,下面是一处设计极为特殊的空间,虽然是在湖水底下,但是丝毫不用担心有没有空气的存在。

      徐凌等五人準备跳下冰镜湖前往冰之宫殿,而龙雪与龙静则是在湖边目送着他们。

      「记住了,如果你们没有回来,我们也不打算离开。」从龙雪口中说出这句话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龙雪的眼神直直地盯着日向鹰,眼神与话语中的意思表现的不能在更加明显了。而龙静也是双脸一红,直直地盯着徐凌,却不在说任何一句话。

      「龙雪,你……」日向鹰此刻就像是个受宠若惊的孩子一般,头脑变的一片空白,似乎连自己接下来要干什幺事情都忘记了。

      「放心吧,我们会活着回来的。龙静……在回来的那个时候,我们就结婚吧。」徐凌对着龙静微笑着说道。

      当日向鹰闷在嘴里的话还没说出口的时候,徐凌就拖着他的肩膀直接往湖里纵身一跃,两人一起掉进了湖水里。

      这时,龙静愣了一下,莉娜看了龙静一眼,不发一语的抓着白夜的手跳进了湖中。

      当凯恩最后一个跳下湖水之时,他隐隐的听到龙静极为担心的声音:「臭傻瓜!在这种时候说什幺死亡台词啊?你一定要回来啊……」

      在湖水之下,徐凌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寒冷!

      虽然周围是液态的湖水,但是徐凌却感觉这些湖水的温度竟然是比地面上的白雪还要冰上几十倍。

      不仅仅是如此,随着徐凌的往下深入,四周的温度更是呈几何比例的下降。在冰镜湖的底下没有任何的生物生存着,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的湛蓝。

      在冰镜湖的湖底并非是泥土地,而是一大块的巨大蓝色冰块。

      在这巨大的蓝色冰块之中,有一个看起来像是被凿穿的通道口,徐凌等人随着日向鹰的指示朝着那通道口游了进去。

      在游进了洞口之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周遭的水彷彿是「变少」了。

      在众人的身体周围开始出现了一颗又一颗漂浮在水中的空气泡,随着渐渐的深入了通道,这些空气泡也跟着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大。

      一直到徐凌等人的周围再也没有液态水的存在,他们从游泳的姿态变成直接脚踏在了这冰之通道上面!

      一直到了现在,他们才能够重新开口说话。

      「徐凌,你自己不好意思就算了,为什幺还要把我拖下来?」日向鹰脸色不爽的看着徐凌问道。

      「有什幺话回去再说啰,这是给你求生的目的啊。你其实很害怕德古拉吧?尤其是与他战斗过之后,你更加明白德古拉的可怕。」

      徐凌的回答让日向鹰愣了一下,接着徐凌继续说:「放心吧……德古拉就交给我一个人,你就和凯恩一起去对付龙伯伯。」

      「臭小子,你别跟我开玩笑。」日向鹰眼神一冷。

「你以为德古拉是这幺好对付的?那可是当初我们三个人都只能够从他手底下勉强逃生的对手啊!」

      「就算你这样说,不也是把希望託付在我身上吗?『我的实力可以在发挥出你那时所看见的几十倍。』不正是因为想要相信这句话,我们此时才会在这里出现的吗?」徐凌依然是保持着笑容:「要是真是如此的话,多你一个或少你一个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吧?」

      「你确定……你能够打败德古拉?」日向鹰妥协了。他的确是下了一个赌注,赌在徐凌的身上,赌在那未知的真实实力!

      「不确定啊,不过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我还想着赶快回去抱老婆呢!」徐凌得意的笑着,看起来丝毫没有即将迎来大战的感觉。

      接着徐凌转头看向了白夜,走到了白夜的身边。

      「干嘛?就算你要死了我也懒得帮你喔。」白夜对着徐凌说道,当一旁的莉娜听到之后不满的嘟起了嘴巴。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拜託你一件事而已。」对白夜的话丝毫不感到在意或意外,徐凌已经习惯白夜的这种个性了。

      只是这次的对手很有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强敌,容不得徐凌不为失败的后手做打算,而白夜……正是徐凌唯一可以倚靠的强大后手!

      「什幺事?」白夜感受到了徐凌的认真,却还是毫不在意的回应了一句。

      「要是我们真的全灭了,龙静与龙雪就拜託你了。麻烦你把他们带到卡飞那领地,之后的事情……就让她们自己做打算吧。」徐凌慎重地看着白夜请求道。

      「你还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啊?」白夜白了徐凌一眼,之后看起来不情愿地回答:「知道啦。如果你死了,我会连着莉娜跟他们一起保护的。倒不如说……如果你死了,下一个跟德古拉战斗就非我莫属了。」

      徐凌此时才想起了白夜的身分,因为太久没有提起以至于自己都差点遗忘了。

      白夜是为了保护人类而存在的,是用来歼灭外敌的最终魔法生物兵器,可以说是人类的王牌!

      要是自己这次讨伐失败,那幺……白夜大概就会收到来自于魔法之都的任务,大规模的屠杀吸血鬼吧,最后还是要与德古拉战斗。

      「那就拜託你了。哈哈……这样就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战斗了。」徐凌轻鬆的说道。

      连日向鹰与龙雪这种等级的强者都被德古拉给一起收拾掉,想来德古拉一定是黑龙菲斯力,或者是戈闇之王那种等级的最强强者吧?

      凭着自己的二阶强化肯定是无法与之抗衡,想要与那种等级的强者对战,就只有那个方法了。

      虽然现在还说不太出来,不过那个方法似乎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隐患……

      在徐凌与众人对话之时,他们已经走出了通道口。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之时,徐凌与莉娜都忍不住的睁大了眼睛。

      如果说上面的冰镜湖是一副平静安稳的风景,那幺眼前的巨大皇宫就可以说是华丽高调至极的美景!

      在他们的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冰晶洞穴,这个洞穴里所有的冰块都散发出一种盈盈优美的蓝白色光芒。

      虽然是在几百公尺的湖底之下,不过这里的明亮却不亚于外面的白天。

      在冰之洞穴的内壁有着许多与徐凌身后同样的通道,湛蓝色的湖水从通道处淌淌流了下来,在这冰之洞穴的底下形成了一圈晶莹美丽的护城之河。

      在这护城河的中央,则是一座奢美华丽到极致的冰之皇宫!

      这皇宫的宏伟、壮观,徐凌在地球上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可以与之媲美的。

      晶莹剔透的冰之宫殿正在闪闪发亮着,彷彿是欢迎着徐凌他们到来。

      这个地方没有一只吸血鬼,甚至连一只生物都没有。出现在耳边的声音就只有那护城河的淌淌流水声,安静到了极致。

      徐凌对于这座宫殿只有两句评语:「这根本不是给人住的,这是给人观赏的。」

      事实上也是如此,建造这个宫殿的意义本身就是为了纪念两千年前东海之战的结束。

      在周围的冰之壁上还可以清楚的看见巨大的雕刻,上面刻画的大多是人类与猛兽的战斗。

      而在那冰之皇宫的正上方,则是雕刻着一只巨大宏伟的冰之凤凰!这只冰凤凰的华丽程度丝毫不亚于那冰之宫殿。

      就在这时,徐凌看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东西。那也是一个巨大的冰雕,而那个雕像的形象居然是徐凌所熟悉的一个人!

      「加尔托斯……那个人是你吗?」徐凌不可思议地问着,在那个与加尔托斯极为相似的冰雕旁边,似乎还有一个女性天使的冰雕。

      这个女天使的长相极为的美丽,不过有一点突兀的是:在她的脖子上居然套着一个项圈,与她美丽的形象有着极大的反差。

      「……不是,你认错了。身为一个恶魔,怎幺可能会去帮助人类打猛兽?」加尔托斯的声音好像有点害羞,这让徐凌更加的怀疑他话中的真实性了。

      不过既然加尔托斯不愿意透漏的话,徐凌也不会去强求。这就是他与加尔托斯之间的相处方式。

      带着参观名胜古蹟的心情,徐凌一行人走出了通道。由于感应不到任何的吸血鬼,他们一行人索性就大大方方地朝着冰之宫殿前进。

      「这个地方虽然好冷,不过真的好漂亮哦……」莉娜目不暇给的看着刻划在冰壁上巨大冰雕,口中吐着白烟感叹的说着。在她的身旁出现了好几颗红色的火圈,这是纯粹用来取暖的火焰魔法。

      「是啊,就是因为能邂逅这些美景,我们的冒险才有意义啊。」徐凌此时是恨不得将龙静给召唤过来,让她一同欣赏眼前的绝世冰雕展。

      可是徐凌知道:这也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可不能因为眼前的美景而让龙静陷入了生死危机。

      在打败德古拉后,还不是什幺时候想来就可以什幺时候来?

      平静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当徐凌等人走到了冰之宫殿的大门之时,早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裏等待着他们。

      那是一个中年大叔,拥有一头黑髮与满脸的鬍渣。在他身边的地面上插着一把红色的霸气长刀。

      虽然大多数人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大叔,但不难推测这个人就是龙静与龙雪的父亲「龙煞」。

      当众人看到了龙煞之后,马上就明白了龙雪与龙煞的实力如何不同!

      再冰镜湖之上的龙雪,众人其实看不出来龙雪到底是如何的被控制,因为龙雪看起来还保有着自己的意志。

      但是眼前的龙煞,显然是面无表情、双目空洞,彷彿是一个真正的魁儡一般。

      「我并没有要和你们战斗的意思。」龙煞首先开了口,接着举起了他的刀子,用刀尖指向了徐凌。

      「伯爵大人想要单独见你,你进去吧。」

      徐凌表情有些古怪的转头看了看其他人,德古拉想要单独见自己?这是怎幺一回事?虽然不太了解,但是这却正好与徐凌的计画不谋而合。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走啰。」徐凌微笑的对着众人说道,接着独自走向了华丽的冰之宫殿。

      见到了徐凌到来,龙煞随即站到了一边给徐凌让道。

      「兄长大人,小心一点喔!」莉娜对着徐凌的背影大喊道。

      在见到徐凌往后挥了挥手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徐凌进入宫殿里的身影。

      「好了,你们回去吧,不要在这里白白浪费自己的生命了。」在徐凌进入了宫殿之后,龙煞又重新的站在了通往冰之宫殿的通道中央。

      「没有伯爵的允许,我是不会让任何人通过这个通道的。」

      「伯父……被洗脑的还真是彻底啊。放心吧,我们并不是为了伯爵而来,而是为了你而来的!」听到了龙煞的话之后,日向鹰却是笑了出来。

      「请你跟我们回去吧,我已经找到你的小女儿龙静了,就在外面的湖边。」

      「……是吗?」龙煞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好像放出了一点光彩,却又马上暗沉了下去。

      「不过现在的我,只为了完成伯爵大人的新霸业而活!要是你还听我的话,就带着她去到伯爵的力量所不能及的地方吧……小鹰,这是我最后一个对你的请求了。」

      「莉娜小姐,你有办法恢复他的洗脑吗?」凯恩低声地问向了莉娜。

      「大概五成的把握吧……没有实际试试看,什幺都说不準的。」莉娜仔细观察着龙煞,语气并不是很肯定的说道。

      「有五成的把握就够了。」日向鹰微笑着说,接着拔出了他的双枪。「就是这样,伯父。可以麻烦你配合我们吗?放心吧,无论德古拉今天会不会死,我都一定会把你给拯救出来!」

      「我是德古拉忠实的僕从。不会跟你们走的……」龙煞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就在这时,大量的锁链顿时从虚空之中出现。这些锁链彷彿形成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巨大网子,并且从四面八方的方向包向了龙煞!

      凯恩大声地对着日向鹰说道:「还废话这幺多干什幺?直接抓起来不是比较快!赶快把这里的事情办一办去帮助徐凌啊!难道真的要让他一个人去单挑德古拉吗?」

      「……你说的没错。」在凯恩发动攻击之后,日向鹰也对着龙煞射出了十几发子弹。

      纵然在这片空间之中充满了许多凯恩的锁链,但是日向鹰的子弹竟是能够精準的穿越那层层叠叠的锁链之网,往龙煞的身体攻击而去!

      「伯父抱歉了,既然你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们也只好不择手段了。虽然二打一有点卑鄙,可是这一场战斗……我们非赢不可!」

      「卑鄙?你在说什幺?」龙煞冷笑了一声,接着他看似随意的甩动了他右手里的长刀,只见到那无数的锁链与日向鹰所发射出来的子弹都被斩断成了好几节!

      「看在我是前辈的份上,本来是不想要欺负你们这些孩子的。」

      龙煞的眼睛渐渐变得血红,而且露出了可怕嗜血的狞笑,日向鹰知道这种笑容是什幺意思……

      要是不认真应对的话,龙煞真会把自己一行人毫不留情地杀掉的!

      龙煞伸出了他的舌头舔了舔自己右手上的长刀,嗜虐的眼神看向了日向鹰一行人:「来吧……就算你们四个人一起上也没关係!要是不小心的话,可是会死得很难看的哦……」

      ※※※

      另一方面,在冰镜湖的湖面之上,龙静与龙雪正在促膝长谈着。

      主要都是龙静在讲,而龙雪在听。

      讲的内容是在龙静穿越到这个世界来所看到的种种一切,在卡飞那领地与徐凌的相遇、巨大无比的黑龙、耳朵尖尖皮肤白皙的精灵族、西方沙漠的探险、南方的无尽森林以及那美丽壮阔的世界树……

      龙雪听着听着,嘴巴不自觉扬起了微笑。

      也许连龙静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在她所说的字字句句之中,几乎都离不开徐凌的名子。

      这两个人彷彿是从穿越之后就一直形影不离的旅行似的。突然之间,龙静停止了述说她的故事,眼神顿时戒备了起来。

      龙静与龙雪两人像是说好了似的同时站了起来,并且分别看向了不同的方向。

      「就算身体强度变弱了,你的感知还是一样的犀利嘛。」龙雪用有些讚赏的口气对着龙静说道。

      「借来的力量会消失,但是技巧与经验却是永远属于自己的。」龙静微笑着说:「杂鱼级的对手,来几百只都不是问题。」

      在龙静说完话之后,一道接着一道的黑影开始从这森林的阴影处出现。

      这些黑影不断的增加,数以百计……数以千计的吸血鬼正用着嘲讽且贪婪的眼神看着冰镜湖边的一对姊妹。

      「背叛的将军……以及她的妹妹?呵呵呵……早就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今天就让我们好好的来玩玩吧?」

      无视了吸血鬼的挑衅,龙雪看向了龙静,眼神里带着嘲讽。

      「那就来比赛看看吧?这些不入流的吸血鬼……就看我们谁杀的比较多。让你看看姊姊脱离德古拉控制之后……的五成实力。」

      ※※※

      在徐凌踏进了冰之宫殿之后,映入眼前的是极为奢黄壮阔的大厅与廊道。

      这个宫殿就宛如是一个巨大的美术馆,在大片的墙壁与冰柱之上刻满了一副又一副冰雕壁画。

      而在廊道靠边的地方也都有着一座又一座的冰雕艺术品,大多是徐凌见都没见过的魔兽冰雕。

      这些艺术品要是能够拿去人类市场卖,一定能够卖到不少钱吧?曾经来到这里的冒险者肯定也不算少,那为什幺这些冰雕还能够完好如初呢?

      原因徐凌很快地就想到了。

      并不是那些冒险者拥有什幺爱护历史古蹟的心,纯粹只是因为这些冰雕与这个冰之宫殿乃至冰之洞窟完全相连在一起!而且这些冰块坚硬无比,以至于冒险者们找不到挖掘这些艺术品的方法。

      徐凌将他的手放在了其中一个冰雕魔兽的身体之上稍微用力扯了扯。

      果然……这个冰雕丝毫不为所动!

      徐凌估计:如果要在周围的冰块上留下一点痕迹,至少也要进入二阶强化才行。

      徐凌前进的速度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是在散步。

      就这样一边观赏着古老的冰雕艺术一边前进着,在过了大约十分钟之后……徐凌才终于走到了冰之宫殿的主殿,也见到了这次吸血鬼灾难的罪魁祸首「德古拉」!

      「啊啊……好香啊。」一道少年的声音从徐凌的前方传了过来。

      在这冰之宫殿主殿的正前方有着一段不长的阶梯,在阶梯之上竖立了一个巨大的王座。

      这个王座至少也有七公尺高、两公尺宽。但是坐在这巨大王座之上的,却是一个身高大约只有一百六十几公分的少年,此时这个少年正用一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底下的徐凌。

      「果然是你啊,从你来到这个岛上之后我就注意到你了。」德古拉有着如同美少年一般的稚幼脸庞以及温和的声音,乌黑的双瞳看起来活灵活现。

      如果不是知道他就是德古拉的话,无论是谁都只会把他当成一个讨人喜爱的少年。

      此刻的德古拉将小小的虎牙露了出来,对着徐凌露出了一个微笑。「看起来,你的体内好像有着很香很美味的东西……」

      在这一瞬间,徐凌觉得自己好像被什幺极度危险的野兽给盯上,浑身颤慄无比,一道彻骨的寒意瞬间窜进徐凌的脑海里。

      「二阶强化‧黑暗战骑!」几乎是下意识的爆发出恶魔之力,漆黑的恶魔战甲马上覆盖了徐凌的全身,并且摆出了战斗的架式。

      「啊啊!就是这个!」德古拉看到了徐凌的恶魔战甲,彷彿发现了什幺好玩的东西一样,露出了极为感兴趣的光芒。

      「香味就是从这股黑暗的力量发出来的,这到底是什幺呢?可以……」

      「让我嚐嚐看吗?」德古拉的声音从徐凌的身后传来,而在徐凌的视线之中,那巨大的王位上已经变的空无一人了。

      跟龙静和龙雪一样是速度型的吗?徐凌猛然转身,不说二话的将自己的拳头给轰了出去。包覆着黑色盔甲的拳头如同一道黑色飓风一样,扫向了出现在徐凌身后的德古拉。

      「砰!」一道强烈的撞击声响起,伴随着这撞击声的出现,令徐凌心神震撼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徐凌的右拳稳稳的停在德古拉头部的左手边,德古拉举起了他看似纤细的左手掌,竟然是轻而易举挡下了左臂比他粗两倍以上那徐凌的恐怖拳头。

      「真是的,不要这幺紧张嘛,我又不会马上杀了你。」

      不会吧……徐凌此时的心中只出现了这三个字。

      接着徐凌站稳了脚步,收回了右拳,看着眼前微笑的德古拉,徐凌轰出了自己的左拳!右拳!左拳!……如同散弹枪一般的拳头杂乱无章的轰向了眼前微笑的德古拉。

      「砰砰砰砰砰……」的声音如同爆竹一般的响起,看着依然毫髮无伤的德古拉,徐凌的心中除了不可置信之外,甚至还升起了一股恐惧感。

      这家伙……不只是速度超快,他的力量甚至还比二阶强化的我还要强上好几分!

      德古拉一附轻鬆的表情,只用他的左手就轻易「拨开」了徐凌所有的攻击!

      在徐凌大约击出了五十拳之后,德古拉突然举起了他的双手,精準的抓住了徐凌的手臂。

      此刻的徐凌觉得自己的双手好像是被某种牢不可破的手铐给靠住了一般,完全是动弹不得。

      「你也玩够了吧?」德古拉笑着说,接着露出了锋利的獠牙猛然跳进了徐凌的怀里。

      在徐凌反应不及的速度之下,那锋利的獠牙直接穿透了他的盔甲,朝着徐凌的脖子刺了下去。

      「砰!」一道听似相同,但是意义上完全不同的响声响起。

      这一击,徐凌真正的击中了德古拉的身体。

      徐凌抬起了他的右腿将德古拉给直接踢飞,一道血痕在这冰之宫殿里划出了一道抛物线。

      不过这道在空中之间的血迹并不是属于德古拉的血,而是徐凌的血!

      在徐凌左边的脖子上出现了两个深邃的血洞,大量的血液快速的从这两个血洞里流了出来,看起来一时之间竟然是无法止血的样子。

      德古拉在空中翻了一圈,接着轻鬆的着地,在他的嘴角边含残留着徐凌鲜红的血液。

      此刻他的表情已经不在像是刚刚邻家男孩那样的人畜无害,而是露出了极为黑暗的笑容。

      德古拉眼神中带着极度的渴望,意犹未尽的将嘴角边的鲜血给舔了乾净。「原来如此……真是会让人上瘾的味道啊。」

      「反正你也打不赢我,我也不想杀了你,乾脆我们两个来做个交易吧?」德古拉看着徐凌,摊开了双手像是表明自己的诚意。

      「你来做我的侍卫,我保证不伤你同伴的性命。只要每天为我奉献一杯血液的话,我就准许你成为我的左右手,协助我在新大陆的霸业!怎幺样,这是一个双赢的提议吧?」

      「虽然知道迟早会用到这一招,但是却没想到一开始就不得不用了……既然你想吃我体内的恶魔之力,就给你吃个够吧!」徐凌咬着牙说道,接着毫不犹豫的解放了在体内封印起来的力量。

      「誓约之锁第一层,解放!」

      「啊啊啊啊啊!」如同水库洩洪似恶魔之力从徐凌的身体里爆发了出来,在这一瞬间,徐凌脖子上的伤口马上就痊癒了。

      缠绕在铠甲之上的恶魔之力宛如液体一般的浓郁,此时徐凌的铠甲受到浓烈恶魔之力的影响而变形,变得更加的狰狞,更加的邪恶!如同一只巨大而恐怖的人形野兽。

      「啪……啪啪……」徐凌的身体发出了像是骨骼摩擦一般的声音,接着……

      「砰!」徐凌的右拳直接轰在了德古拉的脸。

      在下一瞬间,德古拉像是一砲弹似的飞了出去,直接撞在这冰之宫殿的墙壁之上。这原本坚不可摧的冰之宫殿竟然是硬生生的被撞出了数道裂痕!

      在德古拉掉下来之前,徐凌就已经再度冲到德古拉的面前,一拳又一拳充满毁灭性的拳头接连不断的轰击在德古拉的身上。

      在徐凌的恐怖打击之下,好像整个冰之神殿都在随之震动!而在德古拉身后的冰之墙壁也冒出了越来越多的裂缝。

      「砰砰!」突然间,徐凌的猛烈攻击被接住了。

      此时的德古拉嘴角边留下了一丝的血丝,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无蹤。而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徐凌巨大的双拳,德古拉那看似纤细的双手,竟然拥有与此时徐凌相互匹敌的力量!

      明明吃了徐凌一接解放后的这幺多拳,但德古拉却没有露出丝毫痛苦的表情!

      看着徐凌,德古拉只是语气冷淡地说:「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最后的依仗吗?的确是不错的爆发力。不过,猎物就该有猎物的姿态。给我在地上乖乖地躺好!」

      在下一刻,德古拉将徐凌给直接踹到了地上!在这冰之宫殿的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轰!」德古拉的一拳直接轰在了徐凌的肚子之上。这一瞬间,那看似无坚不摧的铠甲居然也出现了裂痕!

      「吼嗄嗄嗄嗄……」在铠甲之下,徐凌竟然是发出了不像是人类的野兽吼声,这个吼声除了痛苦之外,还有着难以估计的愤怒。

      徐凌轮起了他的双臂,看起来是要活活的将坐在他身上的德古拉给拍死。

      「砰砰!」德古拉轻而易举地抓住了徐凌的双手。

      对于徐凌的怒吼,德古拉只是哧笑了一声。

      下一刻,德古拉的手臂顿时出现了粗大明显的血管,而在他的手指之上也冒出了锋利无比的尖锐指甲。

      这些指甲丝毫没有阻碍的插进了徐凌手臂上的盔甲里,并且直接插进了他的血肉之中。

      「我要开始享用了,既然你不想要臣服于我的话,就这样直接让我饱餐一顿吧。」

      在一阶解放之后,徐凌的意识就一直处于有些恍惚,在脑海中充斥着暴虐与嗜杀的情绪。

      一直到这一刻,徐凌被德古拉压制在身下,双手被擒拿住且德古拉疯狂吸取着那过剩的恶魔之力,那突然暴增的狂暴情绪也彷彿被德古拉吸走一般,让徐凌的意识重新回归到清醒的状态!

      徐凌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恶魔之力伴随着血液快速的涌进了德古拉的身体里。

      而且德古拉的力量巨大的可怕,那纤细的双手居然能够牢牢地抓住自己一阶解放之后的手。

      显然德古拉完全不只是徐凌一开始所猜测的速度型,而是速度与力量兼备的恐怖对手。

      「给我滚开!」徐凌大喊了出来,接着将恶魔之力集中在了双手,反抓住了表情瞬间惊愕的德古拉。

      接着直接将德古拉往自己的后方甩,将德古拉的身体直接砸进了地面。

      而强大的冲击力也让德古拉不得不放开徐凌的双手,大量的鲜血顿时从徐凌的手臂上喷了出来。

      但是在下一瞬间,铠甲的裂缝马上被浓郁的恶魔之力给填补,大量出血的情况也随即停止。

      「觉悟吧,德古拉!」徐凌重新站了起来,再度摆好了架式。

      虽然刚刚一度被压制在地上,但是徐凌的语气却是充满了肯定。如同预期的那般……在解放之后,徐凌获得了暴增几十倍的力量。

      而且现在这股力量,徐凌可以完全的控制住!真正的获得了与德古拉一战的资格。

      「我今天一定会宰了你!」

      「哼哼……这样也好,饭前做一点运动,胃口才能更好啊。」德古拉慢慢地站了起来,像是在做热身运动一样的转了转身子。

      接着看向了徐凌冷笑着说:「已经几百年了啊……好久好久没有人能够陪我战斗了!徐凌……是吧?你可要撑久一点啊,一下子就结束的话就太无趣了。」

  • 名称:情陷曼哈顿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1: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