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金刚5超清

      一滴雨,从世界树的树叶缝隙之中落了下来,打在了徐凌穿着恶魔铠甲的肩膀之上。

      徐凌一行人进入南方无尽森林之后也不是没遇过下雨,不过他倒是没意料到在这世界树上居然也会下雨。

      随着雨一滴、两滴地滴了下来,这个世界树中层很快地就出现了一场滂沱大雨。视野几乎被雨水覆盖,而双耳能听到的声音也只剩下了「轰隆轰隆」的狂暴落雨声。

      总之在思考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前,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疗伤吧。

      现在下起了这幺大的雨,自己一行人和那个暗影精灵将军又没有什幺深仇大恨,而且他和那个巨大独角兽好像也有什幺矛盾。想必那个充满敌意的暗影精灵也不会想追过来了吧……才怪!

      「蟒龙之击!」一把长枪如同张开巨口、伸出獠牙的蟒蛇一般、破开了阻隔在空气之中的水幕朝着徐凌咬来。

      庞大的雨幕加上震耳欲聋的雨声降低了徐凌的感知能力。

      当徐凌意识到长枪袭来的时候,那股长枪的枪尖已经到了徐凌的胸前!必无可避的徐凌硬是吃下了这一招。

      「轰!」徐凌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撞到了一颗巨大的大树,坚硬无比的世界树树木竟然是被撞出了一个坑。

      「呕……」徐凌呕出了一口血,再忍受着剧痛的同时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那坚硬无比、几乎可以说是刀剑不入的恶魔之铠,在胸甲的位置上竟然是出现了两个已经碎裂的缺口。

      纵然加尔托斯的恶魔之力正在快速的修复当中,但这还是徐凌第一次看到恶魔之铠真正受到了破坏。如果没有这铠甲的保护,徐凌早就在这一击下被轰爆了胸腔。就算没有死,也离真正的死亡不远了吧。

      更重要的是,对方突击的角度、速度、威力、时机都选择的无可挑剔。除了看出对方是身经百战、实力丝毫没有一点水分的对手之外,他显然是带着一击必杀的决心。

      要不是徐凌防御力高的恐怖,怕是其他人在这一击之下已经直接丧命了。

      想到这里,徐凌的火气就冒了上来。双手握拳,眼神里也透露出无尽的杀意。

      只是不小心遇见了自然精灵将军与暗影精灵将军两边的谈话,有必要这样子赶尽杀绝吗?也许,人类对于这个暗影精灵将军就像是徐凌他们对于普通的猛兽一般,就算杀了也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

      「喂,臭小子,你还是先逃吧。在这样子的状态下战斗对你来说太不利了,且不说你的伤势如何,光是对方丝毫不受这环境影响就已经够糟糕的了。对方可不是你用这种状态在这样子的环境下还打得赢的菜鸟。」

      「嘿嘿……加尔托斯,没想到你居然会叫我逃跑啊。你以前不是教育我:战斗就是靠气势,遇到困难就直接用绝对的力量去粉碎它吗?」徐凌冷笑了一声,丝毫没有要撤退的意思。

      徐凌背靠着树,小心谨慎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更重要的是,不是我不想逃,而是我不能逃啊。这个畜生能够第一个锁定我,实在是幸运中的幸运,如果我现在逃跑了,而他因此追上了其他人的话……」

      一股心悸的感觉闪过,徐凌马上低下了身子。与此同时,一支箭矢擦过了徐凌的头盔,直接贯穿了徐凌身后的大树。

      「轰!」的一声顿时响起,但随即的又被雨声给覆盖了过去。

      身后的树直接被轰出了一个大洞,不过却没有箭矢的蹤迹,因为那依然是暗影精灵将军所射出的魔力之箭。

      在闪过了弓箭之后危机尚未消失,一把长枪又再度破开了雨水,朝着徐凌迎面刺来。

      徐凌千钧一髮的闪避而开,而那支长枪却如同拥有灵性一般,死死的追着徐凌不放。

      可恶!到底烦不烦啊?只要让我扁到他一拳的话……对了!

      徐凌自信就算是这个暗影精灵将军,也绝对没有办法吃下自己经过了二阶强化的一拳。想到这里,在那支长枪扫向了徐凌的时候,徐凌不再避开,而是直接冲了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扛住了枪身。

      「砰!」长枪的枪身轰在了徐凌的侧腹上,巨大的劲力透过了铠甲穿透进了徐凌的身体里,在徐凌的五脏六腑之间不断的肆虐着。

      「呕……」徐凌再度呕出了一口血,对方的攻击威力超乎自己的想像。

      尤其是那一股暗劲连恶魔铠甲都阻止不了,竟然直接伤害到了徐凌的本体。在原本就已经是重伤的情况之下,徐凌的伤势变得更加的严重,现在的徐凌光是站着就已经感到有些费力了。

      不过就算这样,此时在面罩之下的徐凌嘴角却是微微翘了起来。

      「终于是抓到你了吧……」

      徐凌使劲的将那长枪往自己的方向扯了过来,果然,那暗影精灵将军的身躯也随之在雨幕中出现。

      他的表情带着有些吃惊,但同时……徐凌在暗影精灵将军的嘴角边也看到了同样的笑容。

      「抓到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暗影精灵将军冷笑着说。徐凌并没有回应他,在看到了暗影精灵将军的那一瞬间,徐凌的右拳就已经如同脱弦之箭一般的飞射了出去。

      一个侧身,暗影精灵将军轻易的闪过了徐凌的拳头。「这幺慢的拳头是想打谁啊?人类,我来教你什幺叫做出拳好了。」

      糟糕!一道黑影闪过,在徐凌还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之下,徐凌的头部猛然受到了一记重击,一阵无法抵抗的强大晕眩感袭来,接着整个人的身体飞了出去。

      暗影精灵将军的劲道直接穿过了徐凌的铠甲,轰击到徐凌的头部。完美的反击之拳就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将徐凌打到另一棵大树边,处于晕眩之中徐凌已经无法再次站起。

      「结影之束缚!」暗影精灵将军使出了魔法。在这一瞬间,徐凌身后的树木就像是发生了异变,整棵树木变的漆黑无比,并且快速的生长出大量的树枝,将徐凌的四肢给捆的紧紧实实。

      「放心吧,人类……你的伙伴很快就会去见你了。」暗影精灵将军手中握着他的长枪,一边冷笑一边瞄準着徐凌的胸口。

      恶魔之力铠甲已经开始逐渐溃散,露出了徐凌在铠甲之下那残破不堪的身体。

      此时的徐凌已经从那短暂的晕眩当中恢复了过来,自己的身体被无数的树枝给压制綑绑住。此时徐凌的身体已经损坏到了极限,恶魔之力再也无法支撑住这铠甲。

      徐凌被迫解除二阶强化,身体也充满了疲惫感,在重伤的状态之下还要承受着二阶强化所带来的副作用。在提不起一丝力气来的现在,最好能够静静地躺在原地休息,却是不可能挣脱这些树枝了。

      但是现在的徐凌显然不是可以安心休息的状态。暗影精灵将军的长枪如同死神一般的瞄準着自己的胸口,怕是下一刻就会直接了结掉徐凌的性命。

      徐凌也不是没想过将龙静召唤过来二打一,但是就算召唤了龙静也不一定打得赢,那幺乾脆不要在让龙静陷入不必要的危机之中。

      说来也真可笑,徐凌从火山那个时候以来仍然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宁愿让自己承担所有的危险,也不愿让伙伴来分担危险帮助自己。

      虽然说自己死了,签订了契约的龙静也没有办法独活,但是徐凌此时还是坚决不召唤龙静。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自己还有真正的压箱底,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能使用的招数!一旦使出了这一招,徐凌自己都没有把握自己能否够控制住理智,自然不能让亲爱的女人待在身边。

      徐凌的眼神冷冷地盯着暗影精灵将军手里那把长枪的枪尖。

      这把枪无疑是个好武器,黑色的枪身,红色的枪头像是染上了无数的鲜血。整体的造型充满了狂暴之气,无疑是最适合王者的屠戮之枪。

      暗影精灵将军终于出了手。在这决定生死的一瞬间,徐凌感觉整个世界的时间宛如慢了下来,原本的倾盆大雨像是瞬间停止了一般,大量落下的雨点在徐凌的眼中变成了无数颗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小水滴。

      徐凌甚至清楚的看见暗影精灵将军的长枪枪尖刺破了一滴小水滴,朝着自己「慢慢」戳来的景象。

      「制约之锁第一重‧解……」

      「等一下,徐凌。还不到那个时候!」

      在这一瞬间,那原本好似停止的时间又变回了原本的流速,磅礡的大雨依然是如同瀑布般的落了下来,震耳欲聋的雨声再度从耳边出现。

      徐凌的身上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正是这一层看起来脆弱不堪的白色光幕挡下了暗影精灵将军的攻击,保护住了徐凌的性命。

      「你是什幺意思?米伽奥罗,你是想从我的手中保护这个人类吗?」

      暗影精灵将军的脸上出现了极度的不屑,接着重新拿起了手上的长枪,看向了一旁逐渐接近的白色独角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先从你下手!等到宰了你之后再一一的去了结那些人类。」

      徐凌的视线朝着暗影精灵将军所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在能见度几乎是零的滂沱大雨之中,有一团越来越明亮的白光,就像是夜晚之中的太阳一样,照亮了这黑暗阴冷的森林。

      「原本我是不打算插手这件事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你就放弃这个人类吧。」巨大独角兽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徐凌的眼前。

      就在此时,徐凌周围的雨势好像变小了一些些,一点一点如同星辰般闪烁的魔力粉末落到了徐凌的身上。

      当这些白色光点落在了徐凌身上的时候,徐凌感觉到冰冷的雨水好像无法再打到自己的身躯。自己就好像浸泡在温暖的温泉之中,感到无比的舒适,就连伤势也以更快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哈哈……」暗影精灵将军冷笑了一声,接着手中的长枪毫不犹豫地朝着巨大独角兽刺出。「那幺,你就给我去死吧。」

      「既然与你一战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那就到我特地为你所準备的战场来吧!」巨大独角兽对于暗影精灵将军所刺出的长枪不闪不避,竟然是直接让暗影精灵将军的攻击刺向了自己的身体。

      不过就在长枪的枪尖刺中巨大独角兽的那一瞬间,刺眼的白光从接触的那一点爆发了出来。

      「在这最终的战场之内,如果你能打败我,也能够得到你最想要的帕尔洛迪之森的钥匙!但是……我看你是没机会了。就凭现在的你,还不可能打得赢我。」

      「喔?是这样吗?那幺就试试看吧。」暗影精灵将军直接将长枪刺入了那团白光之中。

      接着徐凌看见了在巨大独角兽的身前,也就是那一团白光,似乎是渐渐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之门,将暗影精灵将军给吞噬了进去。

      在三秒过后,这道耀眼的白光逐渐黯淡了下来,暗影精灵将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徐凌的身前。而巨大独角兽则是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徐凌的前面,低头与徐凌四目互相凝视着。

      「现在,你已经安全了。瑟瑞克进入了我的光之门,传送到我所製造的特异空间之内。一时半刻是绝对无法离开的。」

      「为什幺你要帮我?」徐凌此刻半躺在地上,眼神中依然是冷静无比,盯着那光芒慢慢闪烁的巨大独角兽。

      「加尔托斯……那个恶魔现在就在你的体内吧?」巨大独角兽的一句话让徐凌感到极为的震惊,自然精灵将军帮助自己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加尔托斯?但是接下来巨大独角兽的话却说明事实并不是像徐凌所想像的这个样子。

      「在好几百年前,曾经有个人类靠着自己的力量找到了帕尔洛迪之森。经过了一些事情,他和我达成了协定……在几百年后,如果我在这棵世界树上遇见了携带着恶魔之力的人类,那幺我就得帮助这个人类抵达到帕尔洛迪之森。」

      看来……加尔托斯的力量只是个标誌,真正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何南城与这只巨大独角兽做出了什幺约定吗?

      「我是近千年来统领自然精灵的王者、也是帕尔洛迪之森的守护者。现在在你身前的我只是我力量的幻影,能够维持的时间有限,所以我简单易了的说明。帕尔洛迪之森就在这世界树上层所摺叠起来的平行空间之内!进入的钥匙是我的心脏,但是何南城靠着他对魔力的造诣打造出了一把备用钥匙。如果在这场战斗之中死了,瑟瑞克就会进入帕尔洛迪之森,得到了那裏的自然之力。要是他真的得到了那股力量,整个精灵族都会进入如同万丈深渊的复仇地狱之中。」

      巨大独角兽的身影闪烁了一下,接着竟然是像被抽走力量一般快速的缩小。

      「……就如同你所看到的,瑟瑞克的力量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强悍,我的力量已经快不足以支撑这个幻影。我要你答应我,假使我战败了,你必须要去杀死瑟瑞克!唯有如此,我才能够答应给你何南城所製造的备用钥匙。」

      独角兽的身形已肉眼可见速度快速的缩小,原本有七八米高的身躯在一瞬间只剩下一米多,恐怕不出三秒钟就会完全消失殆尽了。

      以这样力量消散的速度来说,独角兽根本没有给徐凌什幺考虑的时间,不过……以这个要求来说的话,徐凌也的确完全不需要去考虑了。

      「杀死那个暗影精灵?就算你不拜託我我也会去做的,这你就放心吧。」徐凌冷笑了出来,就算现在自己身受重伤,但是所释放出来的杀气却没有丝毫的减弱。

      「那幺就拜託你了……」独角兽在说完话之后,就渐渐的消散在这森林之中。

      在这时,原本因为独角兽的关係还有些光线的世界树森林再度变漆黑无比,在倾盆大雨之下变成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森林。

      原本因为独角兽的力量而变得比较小的雨势,现在也重新狂暴了起来,每一滴雨滴都如同大颗的石头一样砸在了徐凌的身上。

      在独角兽的身影消失之后,一把看起来极为普通的匕首落入了徐凌的手里。

      这把匕首看起来就像人类世界里面一般武器店里就能够购买到的一般货。如果是这把匕首的话,怕是连这世界树的树皮都割不开吧?

      徐凌用了一丝丝极为细微的魔力去观察着这只匕首的构造。果然,在魔力进入了匕首的内部之后,徐凌马上就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在这支匕首的刀刃乃至手柄内部,几乎是塞满了複杂且纤细到极点的魔法阵。

      这些魔法阵完全无法为这只匕首带来任何的能力加成,看起来像是华而不实,一点用处都没有。

      但是徐凌却知道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幺一回事,这只匕首的功能根本就不是用来切割的,它实际上根本就是一把钥匙!而那些细緻到极点的複杂魔法阵正是开锁的关键。

      为了避免不小心伤害到魔法阵的构造,徐凌将自己的魔力从这把匕首里驱散掉,并且将之小心翼翼地将之保管了起来。  

      如果是现在的话,召唤龙静也没问题了吧?徐凌在心中想像着龙静的身影,并且透过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妙联繫将龙静给召唤到了自己的身前。

      在下一刻,徐凌透过那极为模糊地雨幕看到了自己身前凭空出现一个纤细的人影。在那个人影突然出现的时候,她看起来极为的戒备,好似随时都準备战斗的样子。

      这个身影正是徐凌所召唤过来的龙静,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龙静就判断的周围并没有什幺危险因素而放下心来。同时的,她也发现了半躺在自己身后,那个被树枝给缠绕住,浑身是伤、狼狈无比的徐凌。

      「喂喂!你是怎幺回事啊?」龙静好像是吓了一大跳,接着赶快蹲了下来拿出了匕首,一刀一刀的割向了徐凌身上的树枝。

      这个树枝虽然没有像世界树一般的强韧,却也一点都不脆弱。纵然梅丽丝所打造的匕首无比的锋利,龙静还是一时之间无法割开这些树枝,只能努力地慢慢去切割着。

      「哈哈……抱歉啊,不但打输了,还让你看见我这狼狈的样子。」徐凌带着有些抱歉的口气说着。不过就在这时,徐凌却看到龙静原本那在努力切割的动作停顿了下来,而且隐隐的……似乎在颤抖着?

      「你这个白癡!」就在这时,龙静的脸突然靠到徐凌的面前愤怒的大吼了出来。

      龙静的脸与徐凌的脸几乎接近到几乎快要碰触到的距离,甚至连彼此所呼出的气息都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在这样的距离之下,就算是在这黑暗无比、伸手不见五指的森林之中,徐凌也能够看到龙静那愤怒又美丽的面容上,夹杂着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水珠。

      「谁在意你狼狈不狼狈啊?上次也是,这次也是!我不是说你一但遇到了危险就要召唤我吗?为什幺你就是不听?为什幺你就是不肯信赖我?为什幺你就是不让我帮你啊?你以为我是为了什幺才在这里陪你东奔西跑的!你这个大白癡!呜……呜呜呜……」

      说到后来,龙静乾脆就趴在徐凌身上哭了起来。「什幺你死掉我也会跟着死掉什幺的……我只是不想要让你在受到伤害啊,难道……我就这幺的不可信任吗?我的实力这幺差劲,跟不上你的脚步吗?」

      徐凌现在的表情可以说是错愕无比。

      早知道……他就不把龙静给叫过来,而是自己处理自己现在的窘况了。比起巨大的猛兽、强悍的敌人,女孩子的眼泪才是让徐凌最无法应付的啊!

      「抱……抱歉。」虽然徐凌现在想要紧紧地搂住怀中的龙静,但是可惜的是,自己的双手可还被紧紧的禁锢着,丝毫无法动弹。

      「不是像你说得这样的,你的实力非常的强悍,你也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我怎幺可能会不信任你?只是……」

      「只是……?」龙静有些哽咽地问。

      徐凌突然感到有些口乾舌燥。以往的龙静都是有些冷酷,有些强硬的,现在的龙静突然像这样哭成个泪人儿,让徐凌有种冲动想要紧紧地将龙静抱在怀里,然后……

      总之现在徐凌没体力又被树枝给缠绕住,说不定是一件好事。

      「你不希望我受伤,我自然也不希望你受伤不是吗?要是贸然地把你召唤过来结果害你受伤了,那我不就后悔死?」

      听到了徐凌的话,龙静推了一下,接着从徐凌的胸前离开,并且再度开始切割着绑住徐凌的树枝。

      「真是的……全世界会像你这宠着自己召唤兽的人,我看是找不到第二个了吧?我到底是为了什幺才会被你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啊?」

      「这还用说,当然是陪我在这里游山玩水啊。你看这个世界的风景多幺漂亮,这都是以前的世界所看不到的。」

      徐凌轻鬆地说着,看着龙静专注在切割树枝的脸庞,心里却是实实在在地鬆了一口气。

      这时,如同反映着徐凌的话语似的,那倾盆大雨如同来时那样迅速的退去。

      乌云完全的散开后,明亮的月光重新照耀着这片大地,璀散的星河也再度高挂在这无尽的夜空之中。

      在这树林之中,除了龙静用小刀切割着树枝的摩擦声之外,就只剩下一滴滴水滴从树叶边缘低落到另一片树叶的声音。

      那美丽的银月星河,徐凌是怎幺看也都看不腻的。

      月光与星光照映了下来,森林潮湿的地面之上出现了许多细长的树木影子。徐凌静静的看着四周遭雨过天晴的森林,发现月光直接照映龙静认真切割的脸上,那还沾着些许水滴的脸庞,完全没有被任何的影子给覆盖住。

      「龙静。」徐凌轻声的呼唤了她。

      「干嘛?」龙静的头抬也没抬,依然是奋力地切割着树枝。

      现在綑绑住徐凌的树枝已经清除大半,看来不用在五分钟,就可以让徐凌完全脱离这个束缚了。

      「你好漂亮。」

      「啊?你……你在这种时候说什幺啊?」龙静显然是吓了一大跳。不但停下了手边的工作,还手忙脚乱地将手边的匕首给滑了出去,差一点就直接插在了徐凌的脚上。

      「喂!你小心一点啊!」看到那只匕首,徐凌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堆冷汗,原本有些微妙的气氛顿时消失无蹤。

      「谁叫你在这种时候还在说些什幺奇怪的话?」龙静将插在地上的匕首给拔了出来,继续着剩下未完成的工作。

      之后,完全脱离了束缚的徐凌从空间包包之中拿出了大量的伤药,无论是内服的还是外用的通通都使用了下去。

      虽然依靠着自己体内近乎无穷无尽的恶魔之力,徐凌也可以自然的痊癒,但是恢复的速度自然是能快一分就快一分。

      基本上,只要徐凌还留着一口气在,那幺他就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

      这次的徐凌可以说是受到了难得一遇的重伤,就算是已经使用了从奈塔莎王国所带出来的疗伤药,徐凌仍然是在需要龙静的搀扶之下,才能够在这森林之中慢慢的走路前进。

      「我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处还算蛮安全的场所,我们先去那裏休息养伤。等你伤好的差不多了之后,我们再去与莉娜他们会合。」龙静搀扶着徐凌,慢慢的在森林当中前进着。

      「你知道其他人现在的所在位置吗?」徐凌问向了龙静。对于他们的安全,徐凌是一点都不感到担心。

      莫石不必说,既然一开始他就打算一个人前来探询帕尔洛迪之森,那幺必定是有下定了某种程度的决心才来的。而且对于莫石这个暗影精灵来说,躲避危险的能力徐凌还是很放心的。

      至于莉娜的话,徐凌有百分百的把握:白夜是绝对不可能让她受到生命危险的。而且白夜的实力就连加尔托斯都看不清了,根本不必担心他在这棵世界树上会遭遇到甚幺样子的危机。

      「不清楚,但是我想不会离这里太过遥远的。」龙静回答着说。

      过了大约十分钟,龙静带着徐凌走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当看到这个地点的时候,徐凌不禁又楞神了一下。

      「喂喂……这可能吗?我们现在可是在万里高空上啊。」徐凌的嘴里透露出了无法置信与不可思议的语气。听到了徐凌的话语,龙静的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那好像是再说着:「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一定会喜欢。」

      在他们俩人的眼前是普通人难以想像出来的景象。

      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座清澈无比的巨大湖畔!在这万里高空上,而且还是在世界树的中央内部,居然能够存在着这幺一个湛蓝无比、水面如同蓝宝石一般美丽的清澈大湖。

      平静无波的湖面如同一面镜子一般,反映着这整片天空的巨大银月与点点星光,就彷彿装下了整个宇宙。

      在湖面的周边围绕着依附在这世界树上生长的普通树木,洁净的湖水就连一点点的杂质都没有,照映着那些树木的倒影,在那湖面的底下好像是另一个完全相反的世界。

      龙静与徐凌在这湖畔边找到了一个隐密的树洞,让徐凌在这树洞里安稳的养伤休息。

      在龙静的照顾与徐凌本身变态体质的双重影响之下,经过了一天,徐凌就能够自在地走动了。

      但是在伤势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之下,龙静还是反对徐凌此刻就去寻找莉娜等人的下落。看到龙静如此强势的态度,徐凌也不得不屈服了下来,在这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湖畔边过了三天安稳平静的日子。

      这三天里,可以说是徐凌此次来到南方的无尽森林旅行当中,最为平静的日子。

      在空间包包里还有着不少的猛兽肉,那湖水也乾净的可以直接饮用,完全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接近的猛兽、精灵冒险者、或任何可能发生的危险,全部都被龙静给乾净俐落的解决掉。徐凌完全没有出过一次手,抑或是说……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

      在那第三天的夜晚,徐凌因为感觉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走出了树洞想要活动活动筋骨。

      看到了眼前美丽的湖畔,徐凌想起了在蜥蜴人部落里,那一个藏着传送魔法阵的湖泊。于是好奇心大起,在这巨大无比的世界树上,这一个湖泊到底是怎幺形成的?在这个湖泊的底下究竟又有着什幺样的东西?

      于是徐凌快速的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奋身往湖里一跳。为了避免惊动了居住在湖底的猛兽,徐凌使用了魔力做成了人鱼状的尾巴,用最为安静、最不易引起波澜的方式往湖底游去。

      在下潜的过程之中,出乎徐凌意料的是:在这个湖底下,竟然是没有生存任何的猛兽生命。

      在湖底尽是密密麻麻且複杂无比的藤蔓枝叶,还有些像是水草般的奇特植物。

      此时徐凌明白了,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挂在树上的碗。无数年来承接了无数的雨水,于是就成了这个清澈无比的湖。

      不过与其说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碗,加尔托斯却觉得这个地方更像是一个被遗弃的鸟巢。

      徐凌在湖底随意摘採了几株看起来比较特殊的水草后,便往湖面的方向悄然游去。

      在这时,徐凌隐隐的好像看到湖面上有个朝自己快速远去的移动物体,在好奇心加上拥有强大实力的自信之下,徐凌用比那个移动物体更快的速度追了过去。

      于是在水里的一场追逐战就这幺发生了。

      人鱼尾巴果真不是盖的,虽然那个逃开徐凌的物体移动速度很快,但是徐凌在水中的速度显然更胜一筹。

      由于隔着一段距离,而且又是在水中,徐凌看不清楚那个物体到底是甚幺东西,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物体似乎是在奋力地逃离自己。

      很快的,当徐凌快要看清那个黑色谜之生物体到底是什幺的时候,谜之生物体却陡然拐了一个弯,闪进了湖边的一个峡湾当中。

      在下一刻,徐凌也冲进了那个峡湾,却赫然发现那谜之生物体却完全是消失了蹤迹。

      不但身影完全消失,连水里都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好像那个谜之生物体完全不存在,只是徐凌的一场幻觉似的。

      「这不可能!」徐凌在水里惊讶得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想着。没有在水里,难道逃到水面上了?

      于是徐凌的头瞬间浮出了水面,反射在这湖面上,依然美丽又璀璨的夜空,让徐凌感觉就好像是在这宇宙之中游泳似的。

      但是徐凌现在无暇体会这种感觉,湖边的森林没有什幺动静,水面上的波纹看起来都是自己所造成的,四周围也没有什幺特殊的气味。

      难道飞到天空上面了?徐凌抬头望向了夜空,只看到那一条银河与两轮相偎相依的月亮,完全没有什幺谜之生物的蹤迹。

      「不可能啊!难道它会隐身不成?」徐凌不信邪又不服气的喊了出口,不过在下一刻,徐凌却是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幺。

      等等……隐身?隐匿?我好像认识一个最擅于隐匿的绝世高手?徐凌越想越有可能,顿时身体变得有点僵硬,转了转头看了看四周围,果然如同自己所预料的那样:除了美丽的风景之外,什幺都没看见。

      「龙静……是你吗?该不会是你吧?你……在洗澡吗?」徐凌有些紧张的问,此时的自己可是衣不蔽体啊!

      虽然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係了,但是遇到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尴尬也还是尴尬。毕竟两人之间可还没有跨越那最后的一道界线……

      要说为什幺,徐凌可不想让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看见龙静青春的肉体。所谓的其他人,指的其实就是与自己拥有同步视野的加尔托斯。他可不想在体内的「第三人」面前直接上演爱情动作片。

      在蒐集完何南城所留下的传承石碑、完成对加尔托斯的承诺之后,徐凌一定要彻底地把这个麻烦给解决掉!

      「那个……之前我没有想到会是你,我什幺都还没看到。总之你先慢慢洗,我先回岸上去好了。」徐凌有些尴尬的说着,四周遭仍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此时徐凌终于知道龙静的隐匿能力究竟有多幺高明了,根本是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好险龙静是自己的伙伴,要不然龙静要是想要暗杀自己的话,还可能真的被一招秒杀掉,毕竟自己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警戒状态。

      徐凌此刻乾笑着,慢慢地往湖边游去,但是警戒的状态却保持着。

      现在的徐凌直接将那个谜之生物体给当成了龙静,如果那个隐匿起来的生物不是龙静的话,那幺徐凌这次可就糗大了。

      不过好险的是,当徐凌往岸上移动了大约五公尺之后,「噗通」的一声打水声从徐凌的后方传来。

      正当徐凌想要回头的时候,却传来了龙静那一声感觉到很不甘心的喝斥声与充满带刺感的杀气。

      「别回头!敢回头的话,你的脑袋就準备掉下来吧!」

  • 名称:变形金刚5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8: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