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囚狱超清

      在狂风暴雨外加闪电轰鸣的夜晚之中,这荒废破败的城市里站着两方人影。

      一方只有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表情阴沉严肃,手上拖着一条长长的金属锁链。就算豆大的雨滴以极快的速度砸在自己的脸上,青年也绝不眨一下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站着的那个女人。

      而在另外一边,则是肤色白皙到如同白纸一般,皮肤毫无血色的妖媚女人。她有着如同猫瞳一般的眼睛,吐出舌头来轻轻舔着自己锋利的指甲,饶有兴致的看着对面的青年。

      在女人的身后隐隐还看的见无数黑影正在蓄势待发着,这个女人正是脱胎换骨之后的欧维拉,此刻她冷笑的看着对面的凯恩。

      「乖孙子,你该不会以为你一个人可以打败我们这四十只吸血鬼吧?放心吧,很快你和那间旅店里的冒险者也会成为我们的同伴,一起为我们的王创造一个吸血鬼帝国!」

      「欧维拉奶奶……不,你已经不是欧维拉奶奶了。」凯恩摇了摇头,语气里似乎有些沮丧。「你现在,只不过是个畜生,噁心的畜生。放弃吧……区区畜生是打不赢我的,就算来个几十只几百只仍然是一样的下场。」

      「你说什幺……」欧维拉好像对「畜生」两个字很是反感,咬牙切齿的露出了极度厌恶的神情。

      「好,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承受全身的血液都被吸光的痛苦。不仅仅是你,就连茉莉安我也要让她承受相同的痛苦,你们就在地狱里相见吧。」

      说完,欧维拉消失在雨夜之中,整个人的气息消失不见。

      在经过了三秒之后,一片亮光划过了雨夜,欧维拉伸出了她长长的指甲朝着凯恩的脖子后面划去。

      经过了吸血鬼的基因改造,欧维拉此时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一般的人类太多。要是遇到一般的冒险者,可能真的无法应付她这快速诡谲的一击。

      「你还是不明白。」凯恩低声说着。

      随即「锵」的一声金属碰撞声从身后传出,欧维拉的爪子击中了凯恩的锁链,却连凯恩的身体都无法碰到一分一毫。

      「这条锁链是从哪里来的?而且你怎幺知道我会从哪里攻击?」欧维拉不敢置信的说着,而且正当她想要飞速后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退路已经被重重的封锁住。

      在自己的身后,竟然是一大片如同蜘蛛网一般的锁链之网!

      「就算你有欧维拉奶奶的记忆,你也不可能知道我的实力的。我杀过的畜生,可是你吃人数量的好几千倍。」凯恩慢慢地转过身来,冰冷的眼神死死的注视着欧维拉。

      「你知道吗?我啊……是专门杀畜生的。」

      一股冰寒彻骨的感觉涌进了欧维拉的骨随里。

      的确……在欧维拉的记忆之中,她一直只是个经营旅店的普通人老闆娘,虽然知道自己的孙子很厉害,但却完全不晓得究竟是有多厉害。知道那外域非常的危险,却也不知道实际上有多幺危险,更别说是知晓自己的孙子平常都是在跟什幺样的怪物战斗了。

      欧维拉的本能驱使着她赶快逃跑,连忙钻向了那锁链之网的缝隙之处,希望能够逃出凯恩的魔掌。

      「你们还在等什幺,还不快来把这个人类给杀掉?」

      原本在这废弃城市里待命中的黑影,在听到了欧维拉的声音之后纷纷讥笑着走了出来。

      不在多说一句话,如同饥渴的野兽看到美味食物那般,疯狂地朝着凯恩冲了过去。

      凯恩只是冷眼的瞥了一眼那些饥渴朝着自己扑来的吸血鬼们,便转过头来,看向了急忙想要逃出自己枷锁的欧维拉。语气冰冷,毫无感情的说:「既然跨入了我的领域,就别想再离开了。」

      说完,那宛如将整个城市都包围住的锁链之网快速的转动,在扯住欧维拉的同时,将欧维拉绑到的这城市的十几米高空处。

      欧维拉被捆得死死的,每当欧维拉挣扎的越是厉害,那些锁链便会捆的越来越紧。一直到欧维拉发出了惊悚的惨叫声,她的身体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她身体之内的所有骨骼完全被扭断,大量的鲜血从锁链的缝隙之中喷溅了出来。

      在被束缚住的同时,欧维拉睁大了她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只见一根根不知从何冲出的锁链,瞬间贯穿了那一只只冲过来的吸血鬼同伴。这些吸血鬼无一例外地被做成锁链串烧。这些锁链还不断的增加,在耳边尽是锁链的「匡噹匡噹」金属碰撞声。

      在十秒钟之后,在这雨夜之中的废弃城市里竟然是出现了一座不可思议的锁链丛林。

      这些锁链宛如贯穿了天地、贯穿了城市里所有的建筑物,锁链所构成的巨大之网彻底佔领了这座城市的一角。

      「这下你明白了吧?你……只不过是只待宰的畜牲。」凯恩此时就站在空中的其中一条锁链之上,在他手中的锁链发出了冰冷的绿色光芒。

      举起了右手,那个前端有着小船锚的锁链也随即飘起指向了欧维拉的心脏。凯恩冷眼看着对面被自己的锁链给五花大绑,毫无招架之力的欧维拉。

      「无论是你,或是你那所谓的王、製造出这场吸血鬼之疫的畜生,全都会被我给宰掉。」

      「咳……咳咳……我的孙子,我承认你的确有很强的实力,不过……咳……咳咳……」尽管欧维拉已经虚弱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但是她的表情依然是挂着不屑的冷笑。

      「如果你的全力只有这种程度的话……咳咳……凭这种实力……你连『干部』的衣角都摸不到,更别说是……王了。咳咳咳……哈哈……你真的捨得……咳咳……对你的奶奶下手吗?」

      「我的奶奶早已经死了,现在的你只是披着奶奶外皮的畜生而已。要是连这点都看不透,我在外域也不用活下去了。」凯恩神情冰冷,準备要将自己的船锚扎进欧维拉的心脏了结掉她的性命。

      「有什幺话,等你下了地狱再说给那些恶魔们听吧。因为过不久,你就会见到你们的王也跟着下去了。」

      正当凯恩打算给予欧维拉最后一击之时,一只手迅速从黑暗中伸出,紧紧的抓住了凯恩手上的锁链。

      「先等一下,这只吸血鬼可以交给我们来处理吗?我想要问她一些事情,所以她还暂时不能死。」

      这个声音正是徐凌,从城市的阴暗角落,自己与龙静完整的看到了凯恩与欧维拉短暂的的战斗过程。

      徐凌有些吃惊于凯恩的实力强横,毕竟他从外表上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年轻少年,怎幺可能会有这幺强大的实力?其中的原因让徐凌感到无比的好奇,所以徐凌一边观战一边思索着,一直到欧维拉快被杀死之时才站了出来。

      稳稳地站在了凯恩所创造出来的锁链之上,徐凌轻轻的用鞋尖敲了敲自己所踏着的锁链,口气惊讶地说:「难怪你有那个自信随便找人挑战,这些锁链是实体的。你的身体看起来还这幺年轻,斗气量居然庞大到可以创造出这幺多实体锁链,你是怎幺办到的?」

      「有必要告诉你吗?」凯恩神情冰冷的说:「让开,作为她伤了茉莉安的代价,那个畜生罪无可赦!我今日非杀不可。难道说见识了我的实力,你还想要与我战斗吗?」

      「哈哈哈……」徐凌笑了出来,接着神情瞬间变得冰冷,一把抓住了缠绕住欧维拉的那些锁链。「作为一个人类,你是很强了没错。不过……难道你以为你已经天下无敌了?」

      说完,徐凌的手掌猛然一用力,缠绕住欧维拉的那一条锁链瞬间出现了一条裂痕。就在这锁链出现裂痕的这一瞬间,凯恩马上变了脸色,死死盯着徐凌手中那一条锁链上的裂痕。

      「你的力量是我生平仅见,不禁让我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人类了。不过,这样正好!」凯恩的眼神开始散发出了杀气,看着站在自己锁鍊上的徐凌。

      「顺便也把之前说好的决斗办一办吧。我打赢你,你就得交出冰凤源晶。你打赢我,我就把这只畜生交给你。但是先说好……在我出全力的情况之下,我可不能保证你还能够活下性命。」

      「成交!」徐凌乾脆地说道:「你尽情地使出全力吧,我会留你一条性命的。」

      「哼,少说大话!」凯恩不屑的说道,接着大量的锁链朝向徐凌飞去。

      「在我的领域之内,你是不可能打败我的。十条锁链锁不了你,那我就用几千条、几万条!」

      「龙静,为了避免波及到珍贵的线索,她就先交给你了!」徐凌大声说着,双臂的肌肉瞬间变得漆黑,进入了一阶强化状态。

      无视了那些朝向自己飞来的锁鍊,竟然是把那些将绑住欧维拉的那些锁链全部都给扯成了碎片!接着徐凌一把抓住欧维拉的衣襟,使劲地往地面上砸去。

      欧维拉虚弱的身体被徐凌用尽力气往下丢去,让她以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撞上了一条又一条的锁链。

      在伤上加伤的情况之下,欧维拉终于是失去了意识,在即将落到地面的那一霎那,一阵黑影闪过,稳稳地接过了欧维拉的躯体。

      龙静用有些不满的眼神看向了天空上的徐凌,低声的抱怨着:「蠢货,一不小心砸死人了怎幺办?」

      就在徐凌将欧维拉给扯出,抛掷给龙静的这一瞬间,凯恩的锁链也相随而至。

      已经来不及闪避了,而徐凌也不打算闪避。

      大量的锁鍊绑住了徐凌的身体,数条、数十条、数百条……无数的锁鍊绑住了徐凌的全身,在这充满了锁链的世界里,凯恩的锁链将徐凌裹成了像一个巨大的虫茧。

      「哼……你就在继续自大吧。在外域的搏命生活里,难道没有教你:『绝对不要高看自己、小看敌人』吗?」凯恩冷声说着:「今天就让我好好地教你一堂课,我不会杀了你,只是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像你这样的心态迟早会死在外域,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所以我要毁掉你的身体。」

      「砰!」捆住徐凌的无数锁链开始移动,发出了「匡噹匡噹」的金属碰撞声,这些锁链正在不断的往外拉,让这锁鍊所形成的巨大虫茧在一瞬间收缩到了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二大小。

      不过正当这锁鍊之茧剩下原本的二分之一大小时,却像是遇到了卡住了一般,再也无法收缩。

      凯恩也发出了「咦?」的一声,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锁鍊之茧。

      「小看敌人的……我看是你才对吧?」徐凌的声音从锁鍊之茧内传了出来。

      从语气听来,徐凌此刻也使出了全力来对抗这锁鍊之茧的压缩。

      但是在下一刻,这锁鍊之茧被猛然的撑大了大约五公分。

      不过就是这五公分,让凯恩的脸色一变,无数的锁链冒出了裂痕……

      「砰!」的一声响起,大量的金属碎片四溅,重新出现在凯恩眼前的并不是凯恩所知悉的徐凌,而是一个身穿着黑色重装铠甲的战士。

      这正是徐凌没错,不过却是进入了二阶强化之后的徐凌。随着徐凌破茧而出,凯恩脸色一白,竟然是呕出了一大口鲜血。

      「我猜得果然没错……这些锁链并不仅仅只是斗气这幺简单。更正确地来说,这里所有的锁鍊,应该都是『你身体里的一部分』吧?你是怎幺办到的?」徐凌透过面罩问向了凯恩。

      这还是徐凌第一次遇到需要变成二阶强化才能对付的人类对手,不禁感到有些敬佩。至于分析凯恩的招式,根本不是徐凌猜的,而是由见多识广的加尔托斯所推测出来的。

      「怎幺办到的……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凯恩擦了擦自己嘴角边的血迹,苦笑着说:「刚刚这招可是连独角白鳄巨鲨都无法挣脱开来的招数,你知道独角白鳄巨鲨是什幺吗?那可是光凭一只就可以啃光一群大蓝鲸的可怕怪物啊。不过与牠们相较起来,你才是真正的怪物。既然你这样问我了……那我也想问你:为什幺你会拥有这幺怪物的力量?」

      「说我是怪物,我看你的表情可没有露出丝毫的恐慌啊。哈哈……有关我力量的秘密,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啊。」徐凌笑着说,接着将恶魔之力集中在了自己的右手,召唤出了恶魔大剑。

      「不过,等我们这场决斗结束之后再说吧!製造武器,可不仅仅只是你一个人的专利。」

      用双手握着恶魔大剑,徐凌跳离了凯恩所创造出来的锁鍊上,背后幻化出了黑色的巨大翅膀,直接踩在了这半空之上。

      接着将自己的恶魔之力以最高输出灌进了恶魔大剑。

      看着凯恩,徐凌大声的说道:「这一招,你挡不住的话可是会死的。」

      在下一瞬间,徐凌对着凯恩斩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裂狱斩!」

      宛如黑色的海潮一般,恐怖的黑色剑压以排山倒海的威力轰向了凯恩,再剑压所行经之处,所有的金属锁鍊全部都被辗压成了细末。

      凯恩的面色苍白,面对着这彷彿能够毁天灭地的黑色斩击,凯恩的心中涌起了许久未曾出现的无力感。

      上次出现这种感觉是在什幺时候?凯恩的思绪一瞬间回到了过去,如同人生的跑马灯一般,一幕幕回忆的画面开始浮现再了自己的眼前,最终定格在一处画面之上。

…………

      有一次凯恩随着平常的狩猎队伍出海捕鱼,却一不小心航进了未知的海域。

      外域的天气变化本来就难以预测,更别说是这完全陌生的海域了。在一片浓雾之中,船队完全失去了方向。

      在那几乎是全白的世界里,涌着无尽的巨大波浪。最后凯恩的船队被捲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里面,船体破碎、所有的人全部被沖散、被吞进了神祕海洋的漩涡巨口之中。

      凯恩还清楚的记得那飞速逝去的光线、压迫着自己身体的恐怖水压、如同死神接近的痛苦窒息感……当下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恐怖。浑身上下充斥着无力感,在那海洋之底好像有着一只巨手猛烈地将自己扯了下去,接着凯恩终于是失去了意识。

      冰冷……极度的冰冷。

      凯恩恢复了意识,入眼所见是一片的黑暗,正当他以为自己进入了死人的世界之时,他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景象……

      在凯恩身前的竟然是一艘巨大的破船!

      这里看起来像是外域的深海之处,安静到了极点。

      在石礁的重重包围之下,这艘巨大的破船就安静的横躺在这里,这艘船比凯恩这辈子见到最大的船还要大上十倍以上,而且从建造风格看来,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凯恩此时明白了,这是一处冒险者趋之若鹜的远古遗迹,而且可能是藏有无数宝藏的古代船遗迹!

      在这艘船的旁边,凯恩觉得冷到了极点,那是冻到骨子里、冻到灵魂里的寒冷。

      他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发觉自己的身体竟然是半透明的!这不正是传说中「幽灵」的样子吗?

      也就是说……自己的确是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幺没有进入轮迴,而是以这种型态被留在了这边,显然……眼前的这艘沉船就是自己唯一的线索。

      凯恩走进了这艘沉船,一个幽灵在一艘沉船内游蕩,这艘船可以说是一艘名副其实的幽灵船了。

      这艘幽灵船里,大多数的门都是锁上的,凭着幽灵状态的凯恩完全打不开。

      打不开也就算了,反正这艘船非常的大,凯恩就继续这样毫无目的的游荡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凯恩发现了「一段锁链」。

      「你想复活吗?」当凯恩拾起了这条锁鍊之时,他明确地感受到了锁鍊的「意志」。并非声音,而是意志、一种意念,完全是一种感觉。

      「我想!我当然想!」当凯恩碰触到这条锁链的时候,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冰冷。但是这却是他脱离这里的唯一可能,在冰冷也不可能抛开这条锁鍊。

      「成为我的囚徒,我让你复活。」锁链的意识传达道。

      「囚徒……?好!我答应你。」再怎幺遭,也不可能会比当下的情况更糟了吧?凯恩随即答应了锁鍊的条件。

      就在这一瞬间,锁鍊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直接钻入了凯恩的心脏之处。

      并且从心脏为起点,牢牢地将凯恩给束缚住,接着凯恩看到了锁鍊的另外一端无限的伸长,最后绑住了好几个东西……

      纵然相隔好几里远,但凯恩好像还是依稀的看见,那东西是自己的「尸体碎块」。

      接着锁鍊快速的缩短,将凯恩的「灵魂」重新塞进了他的「身体」之内。那冰冷的感觉逝去了不少,虽然还是很冷,却已经没有之前那幺严重了。

      在灵魂重新进入了身体之后,锁鍊宛如补线一般,将凯恩的灵魂与身体死死的缝补、綑绑在一起,在这时凯恩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剧痛,他再度丧失了意识。

      当他再度醒来之时,已经是在人类边疆的沙滩之上。

      脑海中浑浑噩噩,但却有一件事情清晰的传达到他的脑海之中。那就是自己在九死一生之间所获得的强大力量,以及「囚徒」的含意:这正是使用这股力量所要付出的代价。

…………

      回忆的画面一闪即逝,面对着那如同汹涌海潮一般的黑色剑气,凯恩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因为此时他已经知道该怎幺做了。

      凯恩快速的甩起了他右手上的锁链,并且一把抓住了锁链边缘上巴掌大小的小型船锚。

      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凯恩竟然是毫不犹豫地将小型船锚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之处!

      在这一瞬间,强烈的青幽绿光从凯恩的心脏处爆发了出来,与之同时出现的还有大量的锁链!

      这些锁链如同「喷发」出来一般,疯狂地从凯恩的身体之内涌出,在徐凌的剑气抵达之前,已经率先将凯恩的身体给完全吞没了。

      「轰轰轰轰轰!」裂狱斩正面轰中了包覆着凯恩的锁链,在其附近的建筑物全部都被波及进去。

      强大的余波让原本就破损不堪的建筑物完全的化为了尘埃,在凯恩身后的百余尺範围之内竟然是完全的被夷为了平地。

      无数的尘埃飞扬着,但是很快地就被这滂沱大雨给掩盖下来了。

      徐凌看向了凯恩所在的地方,本来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有些用力过头了。但是在那尘埃落定、看见了竖立在黑夜之中的巨大物体之后,徐凌顿时明白……自己还是太小看凯恩了!

      在那裏已经没有了凯恩的身影,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绿色金属骷髅!

      并非是平常所认知的那种只剩下骨头的骷髅,这只骷髅看起来更像是腐烂到一半的尸体,还有着许多肌肉组织与骨头相连再一起。

      整体上来讲,真正裸露在外面的骨头只有全身的一半而已。

      这只骷髅的身高至少也有二十米高,它浑身的骨骼与每一条肌肉都是由无数的锁链纽绑而成,在全身锁链缠绕之间的细微缝隙散发着幽幽的冰冷绿光,让人不禁下意识的不寒而慄。

      他空洞的双眼之内彷彿点燃了青绿色的熊熊火焰,正死死的盯着飞在半空之中的徐凌。

      「原本我不想用这招的……因为我还无法完整的控制住这股力量。」凯恩的声音传出,所传出来的地方并非是从骷髅的头部,而是从骷髅的心脏之处所传出来的。

      「现在除非我力量耗尽,否则是无法离开这种状态的。这就是我最强的战力了,要不就是你打败我,不然就是我杀了你。来打败我吧……冒险者徐凌!」

      「就如你所愿!」徐凌兴奋地大喊了出来。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此刻竟是多幺渴望着战斗!渴望着厮杀、渴望着撕裂对方的身体,将对手轰杀至渣!宛如真正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战斗狂。

      徐凌振起了他的翅膀,如同黑色流星一般的朝着巨大绿色金属骷髅飞了过去。

      此刻的恶魔大剑已经恢复成了恶魔之力。

      徐凌将恶魔之剑所转化的恶魔之力全部都集中在自己的右拳,此刻徐凌的右拳竟然好像是一个可以吸收一切,并且辗压一切的可怕黑洞。徐凌所飞行经过的地方竟然是隐隐地引起了微微的空间震荡。

      绿色巨大金属骷髅举起了他无数锁链所形成的金属骨骼手臂,直接朝着徐凌轰了过来。

      而徐凌也使出全力挥出了自己的右拳,与巨大绿色骷髅在这半空之中展开了剧烈的一次对轰。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在这雨夜之中轰炸了出来。一道连肉眼都可以看到的冲击波从巨大绿色骷髅与徐凌的拳头中心点扩散了出去。

      在拳头交接之时,这场大雨宛如暂停了那幺一霎那,所有的雨滴全部都被这道冲击波给霸道的沖开,以两人为中心的半径五十米範围之内,竟然是连一滴雨水都不复存在!

      拳头的接触时间不到零点一秒,就已经结束了这一场纯粹是力量对决的交锋。

      受到正面冲击的徐凌以比飞来时更加快上几十倍的速度倒飞了出去,如同一颗人形砲弹一般一连串贯穿了一整排的建筑物。直到他停下来之时,至少也有飞了六百多公尺远。

      相较于徐凌的被远远击飞,另外一边的巨大绿色骷髅竟然是连一步也没有后退。

      不过这只巨大绿色骷髅的右臂却已经完全的「报废」了,不……与其说是报废,不如说是「消失」还比较实在。

      此刻巨大绿色金属骷髅的右臂只剩下右肩处几条零星的锁链,而大量的锁链飞屑则是直接被轰碎,崩裂掉到了巨大绿色金属骷髅的身后地面上。

      「徐凌!」一直在观战的龙静紧张的低喊了一声,急忙拖着欧维拉冲去徐凌所飞去的方向。

      在下一刻,龙静眼前的景象一变。

      全身铠甲破碎了一半的徐凌正半躺在一片凌乱的石砖瓦片之中。在铠甲之下,徐凌的身体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但在他的脸上竟然是挂着满满的笑容。

      「我这次可有记得召唤你。放心吧,我没事的。」徐凌笑着对龙静说。

      龙静看到原本破损不堪的铠甲竟然是以非常惊人的速度进行着自我修复,不一会儿就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

      徐凌重新站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龙静的肩膀:「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倒不如说……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非常的好,前所未有的好。」

      徐凌面具之下的视线看向了远方,彷彿看见了那巨大绿色金属骷髅的火焰双眼!

      「为了你自己和欧维拉,你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安全一点。我很快就会把那个骷髅给解决掉的,在等我一下子。」

      说完,徐凌再次展开了他的黑色翅膀,朝着巨大绿色金属骷髅高速飞去。

      没有拦住徐凌,也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龙静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徐凌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幺,在龙静的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这股感觉出现的没来由,龙静也不知道该做何解释。

      殊不知……居住在徐凌身体之内的加尔托斯也有着同样的感觉,只是加尔托斯比龙静更加了解这股不祥预感是从哪里出现的。

      巨大绿色金属骷髅此刻正半跪在空无一物的平地之上,与徐凌正面对轰的一击似乎带走了牠极大的体力。

      原本被轰碎至自己身后的大量锁链碎块从地上开始慢慢地气化,变成了一抹抹绿色的透明气体。

      这些气体飘扬了起来,慢慢地回到了他的右臂之中,此刻牠的右手正在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回复着。

      在下一瞬间,一柄巨大的黑色长枪破空飞来,这柄黑色长枪少说也有七八米长,周围缠绕着徐凌浓厚的恶魔之力。

      这柄长枪用如同能够刺穿空气一般的超高速度朝着巨大绿色金属骷髅刺去,在骷髅注意到这只长枪的时候,已经是连闪避都来不及了。

      在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骷髅举起了牠仅剩的左臂,直接用左臂去抵抗这饱含巨大力量的巨大黑色长枪。

      「轰!」巨大的爆裂声响起,在黑色长枪与骷髅的左手激烈碰撞之后,长枪本体马上就崩散掉了。

      而骷髅的左手虽然也受到了损伤,却也远远没有右手那幺严重,只是被轰出了一个大窟窿而已。

      由此可见徐凌当时的右拳比起这支长枪要强了不知多少倍。

      在长枪溃散之后,骷髅的身体竟然是颤抖了一下,接着骷髅巨大的头颅往下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此刻徐凌竟然是把自己的双手直直地插进了自己的左心口!就在骷髅忙着防御长枪攻击的时候,徐凌已经隐密的飞到了骷髅的左胸之前,并且使出全力将自己的双手插了进去。

      「这场战斗我很愉快啊,不过也该告一段落了。」徐凌对着骷髅的左胸口说着,接着将恶魔之力集中在了双手,使出了全力将骷髅左胸口处的锁链全部扯开!

      在下一刻,骷髅的左胸口处顿时被徐凌挖开了一个大洞,浑身「长出」锁链的凯恩顿时暴露在徐凌的眼前。

      原本的凯恩紧闭双眼,除了头部之外,大量的锁鍊从他身体的每一处长了出来,组成了这只巨大骷髅的每一分肌肉骨骼。

      凯恩的下半身被完全的淹没在锁链堆之中,而上半身正面的锁链则是被徐凌给硬扯得一乾二净。

      在徐凌抵达到凯恩身前的时候,凯恩猛然的睁开了双眼。

      「灵魂冲击!」凯嗯的声音在徐凌的脑海之内大声响起。

      就在这一霎那,徐凌的心神猛颤,一时之间竟然无法维持飞行的平衡。凯恩此时的双眼是幽绿色的,而且在双眼之内宛如燃烧着令人感到极度冰冷的绿色火焰。

      徐凌突然感觉到一股极为难以忍受的孤寂感以及前所未有的寒冷,滂沱大雨的声音完全消失不见,四周围只剩下令人感到心慌的寂静。

      眼前的凯恩与巨大骷髅全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黑暗。

      在这黑暗的中央,有着一艘发出幽绿光芒的巨大幽灵船,在船上充满了无数的绿色幽灵,徐凌可以看到这艘幽灵船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疾驶而来。

      而最糟糕的情况竟然是……徐凌觉得此时的自己失去了任何的力量,感觉就好像成为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眼见那艘幽灵船就要朝着自己辗压过去了,徐凌却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作!一股许久未曾感觉到的悲哀无力感笼罩上了徐凌的心头。

      「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边了?」徐凌心里想着。接着一幕幕自己在这个世界所经历的事情,新认识的朋友面孔一一出现了在自己的脑海里。

      薙雅……她现在也成为了一个出色的领主了,有果果那只龙陪着她,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白夜和莉娜……此刻还在旅店等着自己回去,可是此时的危机却完全不是自己所擅长应付的。

      徐凌所遭遇的幻术类攻击次数五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这次大概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龙静……如果自己死了的话,龙静大概也会跟着死吧?

      什幺?徐凌突然清醒了过来,并非是真正的清醒,四周围仍然是那漆黑无比的黑暗。

      只不过那孤寂感与消极的感觉完全消失无蹤,此刻的心情再也无法消极,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焦急!龙静会死?那怎幺可以!不……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徐凌握紧了双拳,那艘幽灵船距离自己已经不到五十米的範围了,但是徐凌此时仍然是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

      就在此时,徐凌牙一咬,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看起来竟然是想要蚍蜉撼树,不自量力的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硬撼这艘幽灵船!

      「管他的,我绝对不能死在这边!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死!」

      「臭小子说的好,原本我还以为你要栽在这边了,真是吓出了我一把冷汗。」

      熟悉的声音响起,徐凌从未觉得这股声音是这幺的温暖可靠……这正是加尔托斯的声音!

      加尔托斯竟然是直接出现在了徐凌的身前。

      那许久未见的紫色长髮美男子背对着徐凌,面对着那疾驶而来的巨大幽灵船,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样子。

      加尔托斯带着笑意的语调从徐凌的身前传来:「看在你的决心不错,我就再勉强帮你一次吧。」

  • 名称:尸囚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