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超清

      「求求你,在借我一点钱吧……在这幺下去的话,会有许多人因为没食物吃而饿死的啊!」蓝色头髮的青年跪在地上,表情悲恸的对着一名身穿华丽服装的男人恳求道。

      「许多人?我记得你的领地之中不是只剩下一些老人吗?哈哈哈……你那个破领地哪来的许多人?」

      身穿华丽衣服的男人讥笑着说道,他的表情满满的都是对这个蓝髮青年所表示出来的不屑。

      「而且你不是还欠我快七百万的金币吗?我都还没来的急跟你催,你居然又来跟我借钱了?你还要不要脸啊!」

      说完,这个男人还不忘了踢了蓝髮青年一下。

      没催?蓝髮青年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恨。

      明明就在几天前才派了一群小楼喽来过自己的领地把自己给爆打了一顿,这样还说没催?

      虽然青年的心中无比的痛恨,可是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再怎幺样也不能把这股情绪给表现出来。现在无论再怎幺不堪,蓝髮青年也只能屈辱的把它吞了下去……

      「这样好了,在让你一直积欠下去也不是办法……」那男人慢慢的说,嘴上却扬起了一丝淫笑。

      「我听说……你有个很不错的青梅竹马和一个可爱的妹妹啊?我这次还可以再借你钱,让你们过上一段日子。可是……如果下次你仍然还不出钱来,你的老婆和妹妹就当做利息送给我吧。嘿嘿……你知道的,这可不是再跟你商量。」

      听到这个男人所说的话,青年的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了起来。

      他的双手紧紧握拳,不禁颤抖的牙齿愤恨的咬破了自己的嘴角,苦涩的鲜血味在自己的嘴中蔓延。

      青年的眼眶中泛着泪。

      他不甘心!他不甘愿!可是……为了活下去,为了让不想离开故乡的众人们活下去,他必须要拿到这笔钱!

      即使这代价,是他出卖的灵魂、捨弃的自尊……

※※※

      「哥哥……救救我!救命啊!哥哥!」

      「莉娜,莉娜!是你吗?莉娜!」

      「赛维尔!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为什幺你不在?你抛下我们逃走了吗?」

      「不……我没有抛弃你们!我没有逃走!我……」

      「骗人!哥哥你明明就逃走了……」

      「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莉娜、薙雅,等等啊!不要走!」

      赛维尔睁开了眼睛,他的右手直直地伸向了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像是想要抓住什幺看不见的东西似的。

      他的脸上充满了惊悚的表情与其相对应的冷汗。

      刚刚的噩梦,自从赛维尔不受控制的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已经梦见不下百次了。

      来到这个称之为「地球」的世界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的时光了,赛维尔现在对外的身分是一个叫做「徐凌」的大学生。

      除了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的。

      在刚刚来到了地球的时刻,赛维尔几乎是发了疯的想要寻找回去的方法。但是除了让身边的人觉得自己发疯了之外,赛维尔没有任何的收穫。

      赛维尔从床上起身,慢慢地走向了浴室。

      他在距离学校并不远的一处小公寓独自生活。经过了半年的时光,赛维尔完全的适应了地球上的生活。

      这是一间超级简陋的小公寓,房间里面充满了单身男子的风格。

      看向了镜子之中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只不过原本浅蓝色的髮色与瞳色都已经变成了深邃的黑色。

      自从穿越过后,完全没有经过整理的鬍子让赛维尔看起来就像个落魄的中年大叔。

      毫无生气的眼神充分诠释着赛维尔现在的状况,赛维尔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还能够活着。

      明明身为一个领地的领主,却连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护不了。还穿越到这毫无意义的异世界来,浑浑噩噩的过了半年的时光。

      徐凌的父母好像是某间公司的高层人物,这才使得赛维尔不至于在这完全不熟悉的异世界里饿死。

      虽说如此,在学会怎幺用提款卡之前,赛维尔还是度过了一段艰苦的时光。

      现在才刚刚是凌晨四点,正是众人都熟睡的时候。由于被噩梦惊醒,此时的赛维尔是无论如何都再也睡不着了。

      用冷水泼了泼自己的脸把刚刚的噩梦赶出脑海中。在洗完了脸之后,赛维尔披上了外套,想要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些什幺来填填自己的肚子。

      「真是悲哀啊……像我这种连妻子与妹妹都无法保护的垃圾,在自怜自艾的时候居然也会感到肚子饿……」赛维尔一边嘲笑着自己,一边走在毫无一人的街道上。

      今晚不知道为什幺赛维尔感到特别的寒冷,而且在心中出现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将双手塞进了大外套的口袋里,赛维尔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

      突然之间,赛维尔出现了一种好像被某人给注视的感觉。

      「怎幺回事?」赛维尔的全身突然打了一阵冷颤,接着他停下了脚步,抬头往四周围看看。

      安静竖立的路灯、拼命往路灯撞击而去的飞蛾,还有不断闪烁的红绿灯。

      空无一人的街道显得是如此的安静,除了在这个时间点有些阴森之外,看起来丝毫没有奇怪的地方。

      「也许是我的错觉吧。」赛维尔露出了苦笑,接着再次迈出了脚步。

      不过他还是提高了他的警戒心。在这种时间点要是遇到强盗还是什幺的就麻烦了。

      虽然徐凌的钱财他一点也不在意,而自己的生命……赛维尔也曾想过要不要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世界就此自我了结掉。

※※※

      再跨出了第三步的时候,赛维尔的全身下意识地发出了一阵冷颤,一道强烈的视线从赛维尔的身后投射了过来。

      怎幺回事?赛维尔的全身在此刻竟然是动弹不得,如同被天敌所盯上的弱小动物。

      他低头看着自己跨出去的左脚,竟然是在不受自己控制的疯狂颤抖着。

      感受到自己身后的那道视线,除了那道视线之外,好像还有一种说不清到不明的强烈情感。

      猎人与猎物,赛维尔现在的脑海中现在突然之间出现了这两个词彙。

      这是一个狩猎场,而自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被狩猎的对象。那股强烈的情感,不正就是赤裸裸的食慾吗?

      赛维尔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努力对抗身体本能的恐惧,艰辛的转过头去。

      赛维尔第一眼所看到的就是那腥红的双眼。

      看到那双眼的那一霎那,赛维尔的浑身上下好像都陷入了冰窟一般。

      第二眼赛维尔看到了那锋利的獠牙,本能的恐惧感告诉了赛维尔,那一对獠牙能比任何的武器更加快速的了结自己的性命。

      逃!必须逃!不逃的话会死人的!在看到了那一对獠牙之后,赛维尔的脑海中马上出现了这个想法。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让赛维尔举起了他的右脚,接着开始疯狂地往前冲去。

      「啊哈哈……没想到我这种已经放弃自己生命的人,居然也会怕死啊!」赛维尔拔腿狂奔的同时还不忘了挖苦自己一下。

      不过正他在这样子想的时候,赛维尔身后的那只怪物也有了动作。

      他张开了宛如能够遮蔽整个夜空的巨大翅膀,宛如一只巨大的蝙蝠一般。

      原本站在一根电线桿上的怪物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张开嘴巴露出了他锋利的牙齿朝着赛维尔飞翔而去,目标则是赛维尔纳裸露在空气之中,看起来无比可口的咽喉。

      感受到后方追击所带来的压迫感,赛维尔此时再也不敢胡思乱想,拚尽自己的性命往前狂奔!

      此时赛维尔的奔跑速度竟然是已经超过了世界短跑冠军,并不是赛维尔有什幺特殊的能力,或是徐凌的身体天赋异稟。

      纯粹是因为在面对生命威胁的时候,生物爆发出来的求生本能罢了。

      但是即使如此,怪物也在一瞬间飞到了赛维尔的身后。

      猎人与猎物,在最根本的基础上就是站立在不同平面的。

      「嗄!」怪物大叫了一声,猛然咬向了赛维尔的脖子。

      也许是那怪物的运气太差,亦或者是赛维尔突然人品爆发,狂奔之中的赛维尔完全没有余力去注意地面上的情况。

      在怪物发起攻击的同时,赛维尔竟然是恰巧踩到了一颗石头,脚下一滑跌个狗吃屎。

      不过也因为这一跌,怪物从赛维尔的身体之上掠过,闪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砰!」赛维尔摔在了地上发出猛烈的撞击声。

      因为他跑得太快,甚至于让他往前翻滚了好几圈。手肘与膝盖同时出现了颇为严重的擦伤,鲜血缓缓地流出。

      此时半坐在地上的赛维尔终于抬起头来仔细的看那位恐怖的袭击者。

      光头、瘦到几乎可以说是皮包骨的身躯,拥有人形的身体,身后却有一对大道夸张的黑色蝙蝠状翅膀。

      腥红的双眼紧紧盯着赛维尔的伤口,獠牙边的唾液缓缓地垂下,充分显露出牠此时此刻的兴奋与饥饿感。

      「这……这是什幺怪物?」赛维尔口气结巴的说着。

      此时他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只能瑟瑟发抖的坐在地上。

      当他看到了怪物再次行动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毫无意义的生命终于要在这里了结了。想到这里,他身体的颤抖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是啊……既然都要死了,那又有什幺好害怕的呢?赛维尔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的力量好像都回来了。

      既然无论怎幺做都难逃一死,何不拚尽自己所有的力气试着去扭转命运呢?

      纵然知道那是无谓的功夫,至少自己也努力过了不是吗?

      赛维尔在这时想起了薙雅,想起了莉娜,还有苦苦逼迫自己的西达瑞……

      「啊啊啊!」无尽的怒火涌上了心头,赛维尔怒吼了出来。要是自己当时可以反抗,要是自己拥有力量、要是自己还能够从新再来的话……

      像是要打碎自己得无力,打碎这悲惨的命运一般。赛维尔站起了身子,朝着怪物的方向挥出了一拳。

      此时的赛维尔已经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对着被盯上自己的猎人豁出生命的大喊:「给我去死吧!」

      「不错的气势,可惜太过无力了。」一道男子的声音从旁传了出来,与其同时传出的还有一道震响黑夜的枪声。

      「砰。」再赛维尔的拳头与怪物接触之前,一颗银色的子弹飞翔到了他们之间,朝着怪物的心脏之处飞去。

      怪物在不到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之内反应了过来,在空中强硬的扭转了身体。虽说避过了致命伤,但这颗子弹仍然是在怪物的肚子处炸开了一个大洞。

      「不愧是古代血族,虽然已经杀了好几只了,但还是不得不佩服你们的反应能力。」一个拥有灰黑色头髮的男子慢慢地从暗巷里走了出来。

      虽然他的口头上说是佩服,但是赛维尔却是能够看出:这个男子根本不把眼前的怪物放在眼里。

      让赛维尔做出如此判断的原因是:男子在走了出来之后,竟然是完全不看那个怪物一眼,而是直直地朝向自己走来!

      「猎人?去死吧!」怪物看到了男子竟然是不在对自己继续攻击,而是对着自己原本的猎物走去,顿时觉得是被小瞧了。

      一股怒火涌上了心头,怪物吐出口中的獠牙并冲向了那名男子,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咬向了男子的后颈。

      「小心啊!」赛维尔下意识地大吼了出来。眼前的男人极有可能是自己的救星,怎幺可以就这样看他被偷袭成功?

      不过在下一刻,赛维尔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刻意放你一马,你还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了?」男子冰冷的说。他连头都没有回,只是以肉眼难以辨识的速度举起了他的左手,精準的刺向了那怪物的方向。

      怪物张大了嘴巴咬向了男子,不过在下一瞬间,许久未曾出现的恐惧感却莫名出现在了怪物的心中。

      当牠反应过来的时候,冰冷的枪口已经精準地塞进了怪物的嘴里。

      「死吧,砸碎。」男子语气平淡的说着,接着便是疯狂响起的枪声与四溅不止的红色血液。

      赛维尔几乎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画面,只见那个怪物的身体如同爆炸一般,一团一团的碎肉疯狂的喷溅。

      死无全尸的怪物尸体在赛维尔的视野中出现,无法置信刚刚快要杀掉自己的怪物竟然被人如此轻鬆地给解决了。

      一股腐败的恶臭钻进了赛维尔的鼻腔里,噁心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

      「呕……」空空的肚子让赛维尔呕不出东西来,但是那种噁心欲呕的感觉去又挥之不去。

      还没等赛维尔排除这种噁心的感觉,男子就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前,以一种肯定的语气问道:「你就是徐凌没错吧?这张相片上的人是你没错吧?」

      好像为了避免赛维尔否认,男子还拿出了一张徐凌的相片指证。

      「我……」看着男子手上的那张相片还有男子身旁的那堆碎肉,赛维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承认……

      此时劫后余生的他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疲累到头脑快要无法运转了,也许……这又是一场恶梦也说不定吧?

      男子显然没有这幺多的耐心。见到赛维尔眼神恍惚,默不作声,就自己把他当成是默认的意思了。

      男子一记钩拳猛然的往赛维尔的腹部砸了下去,强大的力道让赛维尔微微的浮空起来,接着赛维尔便再次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赛维尔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欲呕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恐怖的剧痛让赛维尔认清了一件可怕的事实,那就是这不是在作梦!

      一切的一切,包夸自己莫名的穿越,还有刚刚的死里逃生还有打在自己肚子上的这一拳,全部不是什幺噩梦!一切都是毫无虚假的现实。

      「你把龙静带到哪里去了?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任何想隐瞒的想法。」男子抓住了赛维尔的衣领把他提到自己的身前。

      虚弱无力的赛维尔此时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丝毫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什幺龙静,我根本不认识。」赛维尔像是在喘气一样的说着,声音小到几乎快听不出来。

      一股怒气再次从赛维尔的心中涌了上来,为什幺自己总是这幺的弱小?为什幺自己必须要这样任人宰割?力量……赛维尔渴望力量的念头越来越强。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让他大喊了出来。

      「我他妈的根本不是什幺徐凌,我的名子叫做赛维尔!」

      「什幺?」男子的眼神露出了一丝震惊。

      「承受太大的惊吓所以疯了吗?」

      「才不是!我穿越了,我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的名子叫做赛维尔,贝拉格帝国卡飞那领地的领主赛维尔!我进入了徐凌的身体里,可是我根本就不是什幺徐凌!」

      「他说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一道好听的女子声音凭空出现。

      虽然这声音十分的好听,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是冰冷到了极点,让听到的人感觉掉入了冰窟一般。

      「不过没想到你会比我来的更快一步,小鹰。」

      「毕竟小静失蹤是我的责任。」日向鹰语气平稳地说着,但是他的眼神中却带着明显的责任与执着。

      「话说,你说有可能是怎幺回事?难道小雪你相信他说的那些鬼话?」

      龙雪从暗巷的阴影处走了出来。随风飘动的美丽长髮、白皙如玉的肌肤与如同精緻人偶一般的完美面孔,每一点都展现出了无尽的吸引力。

      但是这股吸引力却是带着极度的危机,任何第一次看到龙雪的人心中都会冒出莫名的恐惧感。

      宛如天生的黑夜王者,带着一丝迷人却又令人畏惧的气质。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没有回答日向鹰的问题,龙雪反而是说出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嗯。」日向鹰彷彿也认同龙雪的话,点了点头。接着丝毫不管赛维尔的意愿,直接将他扛了起来。

      「你家在哪里?」日向鹰用一种像是在命令的口气问道。接着用另一只手拿起了手枪,抵在了赛维尔的脖子处。

      「我相信你知道你没有拒绝回答的权利。」

      虽然赛维尔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武器,但是丝毫不影响他对这把手枪的观感。

      从刚刚虐杀古代血族就可以看出这手枪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觑!赛维尔完全不怀疑这把手枪可以瞬间了结自己的性命。

      迫于无奈且心中也出现了许多的疑问想要解答,赛维尔告知了他们自己住所的位置。

      接着赛维尔体验到了自己目前人生最为可怕的旅程。

      明明只是一段回家的路程,但是赛维尔却从来没有这幺心惊胆颤过。因为日向鹰与龙静两人完全不走正常的道路,而是在电线桿与屋顶之间以极快的速度飞跃穿梭着。

      从家里走出来到遇见了古代血族的袭击,大约花了十分钟的时间。

      但是从日向鹰扛起赛维尔照着指示回到了家里,竟然只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其中的恐怖不是常人所能够想像的,赛维尔只希望自己这辈子不要再有这种经历了。

      「真是髒乱又没有品味的房间。」进入到赛维尔所居住的公寓之后,龙雪微微皱眉小声地说。

      「我可没有邀请你们过来。」赛维尔无力地说。此时的他已经精神耗弱到提不起害怕的心情了。

      日向鹰看起来倒是毫不在意这种环境,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椅子上。

      「好好的解释清楚吧,关于你身分的事情。要是让我发现有半点虚假的话……」

      「反正你没来之前我就已经死了,现在只要多活一分钟就是多赚一分钟了。」赛维尔毫不在意地说,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

      接着他开始说起了自己的身分,以及有一天突然就灵魂穿越到这个异世界变成徐凌的过程。

      说完之后也不管日向鹰与龙雪相不相信,一副任他们去猜想的样子。

※※※

      「不管怎幺听,都像是胡乱编出来的故事啊。」日向鹰慢慢把玩着他手上的手枪,神色凝重地说着。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幺小静她可能去了一个……」龙雪的表情也是同样的严肃。

      「一个就连我们也难以抵达的地方。」

      听到了这句话,赛维尔彷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幺事情。

      难以抵达……意思虽然非常的困难,但是终究可以抵达的意思吗?

      现在他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双手竟然是不自觉地颤抖着。赛维尔迫不及待的问了出口:「你们在说什幺?难道说……难道说还有机会让我回到吉贝斯塔大陆吗?」

      还未等日向鹰他们做出回答,赛维尔直接朝向他们跪了下来,语气里还带着明显的哽咽。

      「拜託你们……请告诉我回到吉贝斯塔大陆的方法。我非回去不可,我一定要回去!无论要我付出什幺样子的代价我都愿意。只要能让我回去的话,随便你们怎幺处置我。」

      看到赛维尔的姿态,日向鹰与龙雪相视了一眼,接着日向鹰将赛维尔给拉了起来。

      「我们对你那个世界一无所知,对你的身分也不感兴趣。但是我们在寻找一个人,而你就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你看一下这张照片。」

      说完,看着一脸疑惑样的赛维尔日向鹰拿出了一张龙静的相片。

      日向鹰看向赛维尔的眼神温和了许多,至少不像是一开始的冷淡。

      赛维尔在看完了那张相片之后摇了摇头。

      「也许徐凌……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会认识,可是我完全没见过这个人。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帮到你们。」

      「这可未必。」龙雪冷淡地说:「依照我所得到的资料,小静很有可能是穿越到了你们的那个世界。而徐凌和你则是交换了灵魂。为了把小静给找回来,你必须要跟随我们去寻找让她回来的方法。」

      「等等,你刚刚说什幺?」赛维尔好像反应不过来一样的说:「你们想要寻找的小静穿越到了吉贝斯塔大陆,而我和徐凌交换了灵魂。这是为什幺?小静和徐凌又是什幺关係?为什幺会把我扯下水?」

      「关于这一点,我们也想知道啊。」日向鹰无奈地笑了出来,不过神色又很快地便回了严肃的表情。

      「不管怎样,我们需要你来帮助我们。如果能够找回小静,你又能回到原本世界那是在好不过了。怎幺样?你愿意和我们合作吗?」

      「这不用再问了吧?根本求之不得啊!」赛维尔肯定的说,接着露出了苦笑:「更何况,如果我说不愿意的话,你们也会逼迫我的吧?」

      「当然,不过你要是能够主动合作的话,事情会顺利的多。」日向鹰不否认的笑着说:「既然都已经是合作的关係了,那就由我来介绍一下我们两人的身分吧。」

      日向鹰往龙雪的方向瞄了一眼。见她没有反应,日向鹰反而是露出了微笑。这便是龙雪让自己说明状况了。

      不过,在说明身分之前,日向鹰先朝着赛维尔问向了一个几乎是常识等级的问题。

      「我的名子叫做日向鹰,而她的名子叫做龙雪,我们所要寻找的人是她的妹妹『龙静』。好了,在你帮助我们之前,必须先让你认清这个世界的情势。你听说过吸血鬼吗?」

      「没听过。」符合日向鹰意料之内的回答,赛维尔摇了摇头说道。

      毕竟赛维尔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而这种日常几乎不会出现的词彙他根本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在刚刚袭击你的那只怪物,就是所谓的吸血鬼。」日向鹰解释道:「吸血鬼一族简称血族,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种族之一。以吸食人类的血液维生,可以说根本就是人类的天敌,天生拥有强悍无比的身体力量。龙雪她也是血族的一员,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喂!等等……」赛维尔听到这里,不禁打断了日向鹰的话。

      「这也差得太多了吧?刚刚那只怪物和这位龙雪小姐……竟然是同一个种族的?」

      一只丑陋的怪物竟然和一个如此美丽的冰山美人是同一个种族,这让赛维尔无法置信。而且除了外表之外,他们好像还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差异感。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日向鹰不置可否的说:「正确地来说,龙雪小姐是血族,而袭击你的是『古代』血族。血族是由古代血族演化而来,虽然根源同种,在如今却有着极度明显的差异。要比喻的话……就像大猩猩和人类之间的关係吧。

      基本上古代血族天生拥有极为强大的身体机能,而且有着象徵为古代血族的『翅膀』。他们唯一的食物就是人血,而且绝对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古代血族在现在这个世代已经变得极为弱势。

      而所谓的血族就是混入了人类基因的血族。在经过了长久的演化之后,有些血族体内的血族基因越来越少,而人类的基因反而却越来越多。在正常的情况之下,相较于古代血族,血族天生的身体能力差了不只一筹,但是因此却克服了血族许多致命的缺点。比如说吃一般人的食物也可以存活,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也不会死去之类的。」

      听到这里,赛维尔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

      「等一下!既然古代血族这幺厉害,那为什幺这个世界还是充满了人类,反而都没有血族的消息?古代血族不是人类的天敌吗?而且……血族是古代血族和人类所产下的后代吧?为什幺要这样子做?」

      「可不要太小看人类了。」日向鹰神色凝重地说:「人类可以成为如今佔领地球所有疆域的种族,靠的可不仅仅是运气好。人类……虽然先天的身体能力非常的差,但是却相对的拥有极为可怕的潜力。

      在人类之中有一个专门抵制吸血鬼的组织,名为『教会』。教会里专门培养出专门猎杀吸血鬼的吸血鬼猎人,只要是熬过了恐怖特训的人类,他们的战力足以成为吸血鬼们的噩梦。」

      吸血鬼们的噩梦?凭着人类之躯真的有办法战胜那种怪物吗?不……等等!自己现在眼前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了吗?日向鹰轰爆古代血族的情景让赛维尔仍然是历历在目。

      「难道说……你就是吸血鬼猎人吗?」

      「没错,我是一个受过教会训练的吸血鬼猎人。我的职责就是依照教会所发布下来的命令,去歼灭某处的吸血鬼。」日向鹰把歼灭吸血鬼讲成好像家常便饭的,丝毫不认为那是一件有多困难的事情。

      「现在潜藏在夜晚之下的三大势力,分别是『教会』、『新血族』与『古代血族』。原本这三大势力分别互相制衡着,不过最近古代血族的力量开始快速的衰弱下来,对于这种情况他们不可能会坐以待毙的。恐怕在不久之后……会有一场重新分化势力的战争。」

      听到这里,赛维尔看向了日向鹰,又转头看向了龙雪。「吸血鬼猎人,难道只会猎杀古代血族吗?」

      「不我们不用去理会是古代血族或是血族。只要知道是教会所发布下来的任务,然后负责去执行格杀就好了。」日向鹰彷彿知道了赛维尔的疑惑,自己为他做出了解释。

      「我和龙雪算是特例,我小时候是被龙雪他们家给收养的。这个就连组织都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往来也是瞒过了组织秘密行动的。就连今晚出来找你,组织也毫不知情。你会被我们救下只是一场巧合。」

      这个强大的吸血鬼猎人小时候竟是被吸血鬼一家给收养的?赛维尔惊讶地看着两人,接着却马上冷静了下来。

      他们两个是什幺样子的关係,与自己并无关联。最重要的是……他们需要自己帮忙找到龙静,而自己也需要他们的帮忙找到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

      好听一点说是互相帮助,难听一点的话就是利用关係。而且自己还是处于极度被动的那一方……

      「那……我现在应该要怎幺做?」赛维尔有些无力地问着。

      「从现在开始,活在现实世界的你已经死了。」日向鹰说道:「虽然我们的目的各不相同,但是要做的事情却是一样的:我们要寻找前往吉贝斯塔大陆的方法。不过你的实力太弱了,我要把你带到教会里接受吸血鬼猎人的训练,让你在名义上成为一个吸血鬼猎人。」

      成为吸血鬼猎人?赛维尔的心突然猛烈跳动一下。日向鹰打爆吸血鬼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再了眼前。如果自己也能够拥有种力量的话……不过刚刚日向鹰说什幺?

      「名义上?什幺意思?」

      「意思就是让你成为我的跟班,或许是以徒弟的身分。表面上虽然我们是去猎杀吸血鬼,不过实际上我们必须去寻找那所谓的方法……」

      日向鹰看到了赛维尔的神色,心中突然一动,试探性的问道:「难道说……你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吸血鬼猎人?」

      听到了日向鹰的问题,赛维尔感觉全身都热血沸腾起来了。

      「我对成为吸血鬼猎人没有特别的兴趣,不过……」

      「我渴望力量!我想要强大的力量!如果我有像日向鹰先生你这样的力量的话……」赛维尔眼神坚定地说道。接着他想起了以往痛苦的回忆,握紧双拳愤恨的说:「我在以往的世界就不至于受人欺压,也可以保护我所深爱的人。不至于……不至于沦落到如今这悲惨的境地!」

      「这样子啊,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要当一个吸血鬼猎人,必须要透过判定仪式才行。只有你通过了判定仪式,才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吸血鬼猎人。」

      日向鹰看了看赛维尔,接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想你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个判定仪式是什幺?」赛维尔有些不安地问。不知道为什幺……日向鹰好像觉得自己笃定能够通过似的,不过赛维尔自己却是没那个把握。

      「关于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我现在跟你说也没有办法详细的解释清楚。」日向鹰看了看周遭的环境,站起身来对着赛维尔说:「既然你都已经清楚我们接下来要做什幺了,那幺带走重要的东西之后就马上动身吧。」

      「这里是徐凌的家,对我来说没有什幺特别重要的东西。」赛维尔摇了摇头说道。

      「是吗?那就好,这样省事多了。」日向鹰听到了赛维尔的回答之后露出了一个笑容,走进了厨房直接把油罐里的油全倒再了地上。接着拿起了手中的手枪,往地上的那摊油开了一枪。

      「轰!」一团熊熊烈火瞬间蔓延开来,浓烟与火光不在五秒之内就充满了这间小公寓,同时出现的还有刺耳的火灾警报器铃声。

      「你在干什幺啊?」赛维尔慌张地喊了出来,同时浓烟冲进了他的口鼻里,让他很是痛苦的咳了几下。

      「这是我们常用的手法,不管对血族来说,或是我们教会来说。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死了,死在了一个意外的火灾现场。」在听到这段话的同时,赛维尔感觉自己又被人给扛了起来。

      日向鹰的声音再次从自己的耳边出现:「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叫做徐凌的大学生存在。而一个名为赛维尔的吸血鬼猎人就此诞生了。」

  • 名称:升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