谜一样的双眼超清

      「喂!你该不会是想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关在这里吧?」拉法尔紧张的对徐凌说道。

      「我只知道进来的方法,出去的方法我真的完全不知道。」徐凌看起来完全无所谓的说:「不过那也不要紧吧?等到事情都处理完,在另外找出去的方法就好了。」

      「那个……徐凌先生!」莫石唤住了徐凌,有些紧张的问:「虽然我们的目的地都是帕尔洛迪之森,而现在也已经抵达了这里,但是我想请问……能不能继续带着我一起同行?毕竟我的工作只是考察,这样的话无论在哪里都可以进行的。」

      听到了莫石的话后,古拉格也随即对着徐凌说:「我们也想跟着你碰碰运气,毕竟世界鸟可不是这幺好找的。既然你们曾经遇见了牠第一次,那就有可能再遇见第二次。请问你方便让我们与你同行吗?」

      在见识了徐凌的手段之后,古拉格对于这群年轻的冒险者有了完全不同的评价,于是口气自然也跟着改变。

      徐凌显然也注意到了这样子的变化。而对于莫石来说,自己一行人可是保护他的重要战力,在确认抵达到安全的地方之前,自然不希望与徐凌等人分道扬镳。

      何南城的传承似乎也不是什幺值得隐藏的东西,更何况上面所记载的可是正港的中文字。除了自己和龙静以外,其他人根本连看都看不懂,所以实际上并不是什幺特别值得隐藏的东西。

      「好吧,不过你们到时候可不要打扰到我。」在莫石与古拉格点头答应下,徐凌直接带领了众人前往了那感应所传来的地点。

      这个地方没有什幺猛兽或者其他危险的猛兽,但是却有着极为一般的蝴蝶在此处飞舞着。

      仔细一看的话,这些蝴蝶浑身发出蓝色的、绿色的……各式各样的微弱光芒,牠们并不是真正的生物,而是此地所拥有的自然魔力的集合体。

      除了微风吹拂而过的树叶拍打声和徐凌等人的脚步声之外,在帕尔洛迪之森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可以说是极度的安静。

      徐凌等人的前进速度并不快,给人的感觉更像是在悠闲地散步,毕竟都已经抵达目的地了,还不如悠悠哉哉地享受旅行的乐趣。

      在前进的一阵子之后,他们的身边逐渐出现了破败无比的建筑残骸。当莫石看到这些建筑残骸之时,眼神中出现了赤裸裸的渴望与兴奋,要不是徐凌催促着他,莫石恐怕到一个地方都会停留许久,以致耽搁到大伙的时间。

      好险徐凌并没有辜负到莫石的期待,他所前进的路线似乎是往古代城市的中心前进。越来越多的古代建筑让莫石几乎是看的眼花撩乱,手中不断速写着周围的残败建筑物。

      「帕尔洛迪之森,它所指的可不仅仅只是一座森林啊!它是古代精灵族们生活的痕迹,也是自然精灵与暗影精灵一起和平生活过得最好证明……」莫石一边前进,速写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唠叨不休的自言自语着。

      「或许,这个地方并不仅仅只是一座森林,它真正的意义是在于这座城市『帕尔洛迪之城』……」

      在莫石的自言自语之下,徐凌众人几乎是上了一堂精灵族的历史课。直到全部的人都走到了这帕尔洛迪之城的广场处……

      在地上有着一大片地砖,地砖的缝隙之间长着许多的青苔与杂草。

      在这广场的周围是一整排呈现圆环排列的建筑物,有供人休息的凉亭,有盘绕在树上的楼梯树屋,还有坐落在徐凌等人正前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大钟楼的建筑物。

      这个大钟楼,除了有许多玻璃窗户之外,甚至在钟楼的上方还有一个十字架的装饰。看起来并不像是精灵的产物,反而更像是人类所设计、人类所建造的教堂!

      「我在找的东西就在那里面了!」徐凌兴奋的对着众人说道,接着第一个走进了教堂。

      金色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射了进来,让这室内的礼拜堂也如同室外那般的明亮。

      当徐凌踏进这个教堂的时候,他看见了自己所寻找的传承石碑,不过却也看见了出乎自己预料的……另一个人的存在!

      「暗影精灵将军……瑟瑞克!」在看到瑟瑞克的那一瞬间,徐凌瞬间绷紧了肌肉,做好了随时战斗的準备。

      上次的雨夜之战徐凌可还牢牢地记在心里,再加上巨大独角兽的要求,徐凌恨不得马上遇见这个暗影精灵将军与他决一死战!

      跟在徐凌身后的众人也随即发现了瑟瑞克的存在。古拉格等人虽然不太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何方神圣,却也知道他肯定跟徐凌一行人有过过节,而且实力极为的强悍!

      「兄长大人等等!他好像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了……」莉娜拉了拉徐凌的衣袖,提醒着他别随意出手。

      不用莉娜说,徐凌自然也能够察觉到瑟瑞克的巨大变化。

      此刻的他再也不像是暗影精灵那样的黑色皮肤,完全相反的……他的肌肤洁白如玉,就像是最纯正的自然精灵那样。

      不仅仅是如此,在那洁白的肤色之上,还覆盖着大片的条纹,这些条纹就像是精灵部落里的那种神秘纹路,而这条纹的颜色就像是暗影精灵的肤色那般漆黑。

      此刻的瑟瑞克坐在何南城所留下的传承石碑之上,身上穿的不再是那天晚上所看见的战甲,而是一套纯白无瑕的衣服。瑟瑞克笑着看向了徐凌众人,接着从传承石碑上跳了下来。

      「你们果然来了,我已经等了你们好一段日子了。还担心你们实力不足,找不到这个地方来呢……怎幺?还多了三个帮手吗?」瑟瑞克瞄向了他没见过的古拉格三人,接着重新正视着徐凌,眼神里开始浮现出了杀意。

      「好了,把你得到的祕宝钥匙给交出来吧!」

      祕宝钥匙?那是啥?徐凌被问得莫名其妙,不过这并不影响这必然的一战。

      但在开打之前,徐凌的好奇心还是忍不住让他问了出口:「什幺鬼祕宝钥匙?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幺东西!」

      「可笑!米伽奥罗都告诉我了,他依託了分身将帕尔洛迪的祕宝钥匙交给了你,在我身后的这块石碑不就是帕尔洛迪秘宝吗?」瑟瑞克冷笑的说:「在我杀了米伽奥罗来到这里之后,除了这块石碑之外,这里再也没有其他能够被称之为帕尔洛迪秘宝的东西了。我能够感受到石碑里的强大力量,你不也是因为帕尔洛迪祕宝才来到此地的吗?」

      「你说那块石碑是帕尔洛迪秘宝?哈哈哈……别笑死人了!」听到瑟瑞克的话,徐凌顿时觉得哭笑不得。

      「那可是我师父所留给我的东西。而且那巨大独角兽给我的钥匙,实际上也是我师父所留下来给牠保管的,早在进到这里的时候就用掉了!」

      听到了徐凌的话,瑟瑞克愣了一下。虽然他并不清楚徐凌所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此时却明确地回想起了米伽奥罗一直强调自己的一句话。

      「帕尔洛迪之森里……根本就不存在什幺秘宝!」

      假如眼前的这个人类所言属实,那幺自己不就像是个傻子一样了吗?不……除了这个诡异的石碑之外,这座森林里的确还有那能够被称之为秘宝的东西,而且也的确让自己的实力进一步突破了。

      这东西就是环绕在四周,那浓郁无比的自然魔力。一个月以来沉浸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竟然是将瑟瑞克体内的自然精灵之力、暗影精灵之力还有人类的力量给完全的融合到了一起,直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了整整三倍!

      这样的成果……也的确可以说是「获得秘宝」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这个地方并没有什幺秘宝,而是这个地方『本身』就是精灵族的秘宝啊。」瑟瑞克露出了一副明了与放下心来的表情,接着看向了徐凌:「多亏你的福,我的复仇大业终于可以开始行动了。首先……就先从你们这些人类冒险者开始吧!」

      在下一瞬间,瑟瑞克悄然无息地出现在莉娜的身边,轮起手中的长枪朝着莉娜的心脏猛刺下去。

      「会治疗的总是要先杀掉才比较方便。」

      徐凌完全没有看清楚他是怎幺移动的。不仅仅是徐凌,甚至连龙静、莫石、古拉格等人也都完全没有发觉。就彷彿瑟瑞克从一开始就站在那边,却完全没有人发现而已。

      龙静第一个反应过来,直接使用手刀朝向瑟瑞克刺了过去。与此同时,古拉格三人也加入了战局,同瑟瑞克战了起来。

      「白夜!」莉娜的尖叫声接连响起,龙静四人专心于战斗,无暇去看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但是徐凌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的莉娜完好无损,哪里有被攻击的痕迹?相反的却是白夜,在他的心窝竟然是被捅穿了一个大洞!大量的鲜血从胸口中如同涌泉似的喷出来。

      受了这样子的重伤,白夜竟然还能躺在地上苟延残喘着。莉娜一边滴着豆大的泪滴,一边使尽全力的催动魔法帮白夜治疗着。

      这一幕虽然只是剎那,但对徐凌来说赫然就像永恆。

      一股无法宣洩的怒火迅速的从心中燃起,接着集中在了徐凌的右手之上。

      握在徐凌右手之中的是:一把造型极为狰狞的黑色长茅。

      在长茅的身上缠绕着如同蛇麟一般的刻纹,最前面的地方有着如同恶魔头颅似的形状,并且在恶魔的嘴巴里吐出了看似能吞噬一切的尖刃。

      「咻!」徐凌毫不犹豫的将手上的长茅朝着瑟瑞克掷了过去,一条黑线在空中一闪而逝。

      恶魔长茅穿过了徐凌四个伙伴的身边,以令人闪避不及的速度冲向了瑟瑞克。不到一眨眼的时间,恶魔长茅就已经出现在瑟瑞克的面前,无法闪避,瑟瑞克只能挺身应抗!

      「砰!」强大的撞击声响起。瑟瑞克并没有被贯穿,而是直接被长茅给击中,被撞飞到了教堂之外。

      「喂!难道你都不怕攻击到自己人吗?」正当名觉想要这样对徐凌讲,再看到了徐凌的表情之后却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可怕、恐怖……杀气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虽然徐凌现在还什幺强化都还没有做,但是给古拉格的感觉就是下意识的恐惧。

      就好像青蛙遇到蛇那种遇见天敌的感觉。此刻缠绕在他们心中的只有两个问题:这个人到底是什幺东西?他真的是人类吗?

      「龙静,他让我一个人来处理,你带着莉娜和白夜他们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徐凌对着龙静轻声细语的说。虽然语气轻柔,但无论是谁都听得出来徐凌是在压抑着无比的怒气。

      接着徐凌在面向了古拉格等人:「麻烦你们……保护我的伙伴了。」

      「交给我吧,我绝对不在让他们受到任何的伤害。」古拉格点头慎重的说。

      而龙静在此时从徐凌的背后轻轻的拥抱了上去,在徐凌的耳边轻声地讲:「千万不要失控了,你知道我在讲什幺。我……我等你回来。」

      「嗯,我知道的。你们能离这里多远就离多远吧。」

      龙静与古拉格三人带着莉娜与重伤的白夜迅速的撤离这块区域,只留下徐凌一人站在这帕尔洛迪之城的广场上。

      在感受到龙静他们离开之后,徐凌的身上爆发出大量的恶魔之力,散发在这森林之间,让在这片翠绿的天地之间好像染上了浓浓的一层黑色。

      而徐凌的身体更是直接进入了二阶强化,穿上了恶魔铠甲,低沉沙哑的怒吼从那面罩之下传了出来。

      「瑟瑞克,给我出来!」

      一只黑暗锁鍊从徐凌的手上冒出,并且朝着某一个空空如也的地方抛掷而去。不到一秒钟,「锵!」的一声金属碰撞声清晰地响起,而这个黑色锁链也应声而断。

      「不错嘛!只看过一次就已经了解我的戏法了。」瑟瑞克略为讚赏的声音响起。

      「隐藏在浓郁的自然之力之下,製造出一个镜像与我们对话,最后在发起突袭……真是卑鄙小人的作法。」徐凌愤怒着说,握着右手的恶魔巨剑开始不断的颤动着,像是已经等不及去痛宰眼前的人了。

      「你刚刚……是不是还想去偷袭龙静她们?」

      「不不……在战场上可没有卑鄙小人这个词,只要能活下来……」瑟瑞克的话还没说完,一把急射而来的弓箭竟然直接贯穿了徐凌的右胸。

      这还是在徐凌即时反应过来的情况之下,否则的话就可能被直中心脏了。

      在徐凌惊愕的目光之下,瑟瑞克举着他的长枪朝着徐凌猛冲过来,冷冷的接着说:「就是正确的作法!」

      偷袭?怎幺回事?难道这里还有瑟瑞克的伙伴吗?虽然徐凌的右胸中了一箭,但是面对着那疯狂砍来的长枪,徐凌也只好挥动手中的大剑,与之周旋起来。

      从一开始就受到了瑟瑞克的偷袭,在这样的接近战之中,徐凌竟然是逐渐被压制了下来!

      纵然徐凌的力量可以稳压瑟瑞克一筹,但是在技巧与战斗经验的方面,瑟瑞克却是稳稳地压过了徐凌。这样子的差距随着战斗时间的拉长,逐渐显露出徐凌的不利。

      又是一箭冷箭从远处飞射而来,直接命中了徐凌的左膝盖。徐凌一时之间站不稳,瑟瑞克有机可趁,一甩长枪刺向了徐凌的头颅。

      糟糕!面对越来越近的长枪,徐凌直接张开了背后的翅膀快速的往后飞去,闪过了瑟瑞克的这一击。

      要是不先解决那个偷袭者的话……徐凌眼神一狠,甩动手中的大剑,一道如同海潮似的黑色斩击朝向弓箭偷袭而来的地方快速涌了过去。

      斩击所过之处尽皆被破坏殆尽,树木枯倒、建筑崩裂。但是突然之间,一道绿光挡下了黑色斩击,并且抵销了它。

      待斩击与绿光通通消失不见之后,徐凌终于看清楚了那偷袭者的真面目。

      「怎……怎幺可能?难道说……」徐凌惊讶的看着那偷袭者,竟然是另外一个瑟瑞克!

      「没错。不是你说的什幺镜像……你所看到的两个无庸置疑的都是实体,而且也不是什幺单纯分身之类的玩意儿。」拿着长枪的瑟瑞克狞笑着,再度朝着徐凌猛刺了过来。

      另外一个瑟瑞克也收起了长弓,拔起了刀子朝向徐凌攻了过来。

      不是分身,难道都是本尊?这是怎幺可能的事情!在二打一的情况之下,徐凌打得越来越艰辛,但是脑中仍在思考着瑟瑞克诡异的战斗方法。

      很快的,徐凌发现了这两个瑟瑞克的战斗方式有点不太一样。一个善于主攻,攻击凌厉无比但却又行云流水,在长枪的周围缠绕着自然精灵的风之魔法。

      而另一个却善于偷袭,在徐凌意想不到的地方使出致命一击,就如同深藏在暗夜之中的暗影精灵一样。

      一个是自然精灵的力量、一个是暗影精灵的力量……等等,那幺人类的力量呢?还有最后一个分身在哪里?徐凌猛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瑟瑞克。

      「我想你应该也要发现了吧?」瑟瑞克冷笑了一声,接着看着徐凌哈哈笑道:「哈哈……这里少了一个『我』!等到你下地狱的时候,说不定你已经见到你的伙伴在下面等你了。人类血脉的『我』……杀人的能力可是最高的。」

     

      ※※※

     

      在帕尔洛迪城郊的一个废弃小屋内,龙静守候在莉娜的身旁,安静地看着莉娜治疗着白夜。

      若有所思的看着白夜逐渐癒合的伤口,龙静想起了自己与徐凌上次再一起旅行的时候。

      在地下的巨塔之内,自己与金色戈闇族战斗受伤之时,徐凌用了转移伤害的魔法道具将龙静所受到的伤害转移到徐凌自己的身上。

      在瑟瑞克突袭的时候,连龙静都没有反应过来,更别说是其他人了。瑟瑞克所攻击的目标是莉娜,受了重伤的却是白夜。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旅行的时候,白夜就已经把转移致命伤害的魔法套用在自己与莉娜的伤上了?

      「莉娜,你是不是问过徐凌:白夜究竟是魔法兵器还是人类?」龙静蹲了下来,问向了专心治疗的莉娜。不过此刻的莉娜专心于治疗,却没有空回答龙静,龙静自己也不在意,直接自己帮莉娜回答。「接着徐凌告诉你『白夜就是白夜』。没错吧?」

      「那个家伙真是个傻瓜!不管怎幺看,他都是一个人类。一个冷冰冰的、只为杀戮的魔法兵器,有可能会流出这幺多的鲜血吗?他只不过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比一般人还要强大多了的人类而已。」龙静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莉娜的身边,站到了小屋的外面。

      在这个小屋的周围,古拉格三人各自防守着一个方向。

      再见到龙静从小屋之内走出来时,古拉格用有些担心的眼神看着龙静说:「不去帮他真的没问题吗?」

      「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去了也只会成为他的枷锁而已。如果他真的想要杀掉暗影精灵将军……那我们如果待在那边,反而会成为他的绊脚石。」龙静摇了摇头说:「相信他的力量,相信他会归来,保护好他让我保护的东西,这就是我的任务。」

      「哈哈哈……相信他的力量?相信他会归来?你是不是把你们的队长想的太强了?」一道既熟悉又厌恶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瑟瑞克在龙静与古拉格的前方出现。

      这个瑟瑞克的双手之上装备着套有金属环的沟爪拳套,狞笑着信步走来。

      「我来告诉你们结局好了,你们队长已经被我杀死,再也回不来了!而你们一行人,也无法保护好任何的东西,会通通被我送下地狱,这就是你们注定的命运。」

      「这幺快……」古拉格有些不可置信的说着,但是接下来龙静就马上插进了他的话。

      「徐凌没死,这个人也不是我们刚刚所见到的暗影精灵将军。」龙静的语气无比的果断,眼神开始出现了杀气,死死盯着眼前的瑟瑞克。「古拉格,这个人交给我来解决,麻烦你保护好莉娜他们。」

      「等等……你一个人……」在古拉格想要制止的时候,却发现龙静的身体周边竟然也出现了像是徐凌身上的那种恶魔之力!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动用吸血鬼血脉的力量了,上次认真的时候还是刚刚穿越道领地那时。因为后遗症太强,所以后来就不想使用了,不过……」

      龙静的头髮无风而动,嘴里开始长出无比锋利的獠牙,指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恶魔之力缠绕在了龙静的指甲之上,形成了十把足以断金斩铁锋利刀刃。

      「现在……已经吸徐凌的血吸这幺久的时间,是该来看看成效的时候了。」

      「喔?看来不是虚张声势嘛?」瑟瑞克见到了此刻的龙静,心里竟然是出现了莫名的颤慄。

      瑟瑞克三个身体的感觉与思想是可以共享共通的,现在瑟瑞克竟然隐隐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比那个徐凌还要可怕!

      「你……听说过吸血鬼吗?吸血鬼就是以吸食人类血液存活的生物。」龙静将心中的怒气压抑到极致,并且对着瑟瑞克嫣然一笑。这一笑露出了锋利的獠牙,瑟瑞克突然觉得那獠牙就向死神的镰刀一般。

      「你知道……要是这个吸血鬼所吸食的血液里有恶魔之力,在经年累月之后,这个吸血鬼会发生什幺事情吗?」

      ※※※

      「瑟瑞克,你……与我战斗,居然只用了三分之二的战力?」徐凌压抑的声音说着。此刻徐凌拿着恶魔之力所化成的双刀,努力的挡下来自两个瑟瑞克的猛攻。

      徐凌此时的恶魔盔甲大概只剩下一两成的防御力,在铠甲之类的身体也早已经是伤痕累累,血痕遍布。

      「三分之二就已经足以让我杀死你了!不……你已经该自豪了,居然还足以让我使出三分之二的战力。放心吧,你另外一边的伙伴很快就会下去陪你了。」

      说完,瑟瑞克的长枪猛然劈下,这一击带着猛烈无比的力量,竟然是直接将徐凌恶魔之力所化成的单手长刀给打碎!长枪往徐凌的肩膀直接往下切,好在徐凌用右手抵挡住了往下的劲头。

      另一边,瑟瑞克的长刀狠狠地砍进徐凌左腹的盔甲里,徐凌没有闪避,也同样只是用手抓住了那一把长刀的刀刃,阻止长刀再继续深入。

      「怎幺?已经放弃了吗?準备好让我送你……不,是送人类下地狱了?」

      「最后,还是要动用这一招啊……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想这幺做的。因为感觉有点像作弊。」不晓得为什幺,徐凌的语气此时竟然是变得无比的轻鬆:「瑟瑞克,你是我这辈子遇过最卑鄙的对手,所以……」

      「誓约之锁第一重‧解放!」

      在这一瞬间,瑟瑞克觉得自己好像被送进了另一个世界。红色的天、黑色的地加上满地森然的枯骨,周遭的空气全是血腥味,这是一个死亡的世界!

      不过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下一刻,他的眼前仍然是这帕尔洛迪之城的广场,四周围仍然是浓郁无比的自然魔力,但是……但是……眼前的敌人却好像是完全的变了样子!

      瑟瑞克眼前的敌人仍然是穿着黑色重铠甲的战士,但是身上的铠甲不仅仅只是完全的恢复,看起来更像是完全换了一套!

      这一套铠甲看起来更加的狰狞、更加的残暴。

      从铠甲的面罩看不到徐凌的眼神,但是却能够感觉到里面的人丝毫不存任何的理性。这种感觉就好像,真正的敌人并不是铠甲里的那个人,而是这副铠甲本身!

      铠甲完全的与里面的人融合在了一起,铠甲不再只是铠甲,而是徐凌真正的意识化身……那渴望杀戮、渴望撕裂、渴望鲜血的意识!

      「嘶啊啊啊啊啊!」从铠甲面罩底下传出来的确实是徐凌的声音,但听起来竟然是像非人类的嘶吼,这嘶吼中充斥着无尽的快感、那是被释放、解脱的愉悦感。

      瑟瑞克马上感觉到了不妙,想要退后时却发现自己的武器全部都被眼前的怪物给抓住了。

      就在这时,徐凌的右拳直接轰在了瑟瑞克的身上。

      看不见的右拳,闪不掉的右拳、毫无花俏的右拳就这幺直接的砸碎了一只瑟瑞克。

      血液爆发,骨骼喷溅,尸骨无存!在完全的力量之下,瑟瑞克无法偷袭,技巧无用,甚至连逃跑都办不到!

      此地,另一个瑟瑞克连思考都不在思考,直接往另一个方向拔腿狂奔。

      可怕、恐惧、命在旦夕的感觉笼罩心头。瑟瑞克这一辈子从未感受到如此的绝望,这种绝望感足以让人失去理智,失去思考的能力,如果让他放弃复仇以交换他此刻的安全的话,他绝对会马上答应。

      只可惜……命运没有给他这个选项。

      在下一瞬间,瑟瑞克的脸色再度刷白,去偷袭龙静一行人的人类力量分身,竟然也被杀掉了,而且是被完完全全的虐杀!与刚刚在徐凌手下死去的瑟瑞克完全不遑多让的悲惨死法。

      突然间,瑟瑞克觉得自己竟然是跑不动了!不是他不想跑,也不是他吓得腿软,而是他被抓到了。

      徐凌的左手稳稳地抓着瑟瑞克的头颅,将他给举离了地面。

      此刻的瑟瑞克何尝不知道自己死期已到,他清晰的感觉到:抓着自己头颅的那坚硬铠甲,竟然不是冰冷,而是温热的!

      不仅仅是温热,瑟瑞克还能够感受到那铠甲之内的脉动与饥渴意识。这并不是一套纯粹防御的护铠,而是一个「活生生」的铠甲!

      瑟瑞克无法转头,所以他只能够无力地看着前方。在临死之前,瑟瑞克歇斯底里地大吼:「恶魔……恶魔啊!披着人皮的恶魔!你扮成人类有何居心?不许我灭掉人类,是因为你想要亲手毁掉人类吗?哈哈哈……」

      「砰!」瑟瑞克的脑袋与身体直接被徐凌给硬扯了开来,尸首与尸身分离,大量的血迹喷洒而出,青绿的大地又染上了一大片血红。

      当徐凌完全恢复意识的时候,他此刻正拧着瑟瑞克的头颅。

      在一重解放之后,徐凌马上被一股强大的邪恶意识给侵袭。

      这股意识疯狂、血腥、残暴,同于又带着无比的愉悦、兴奋,要不是徐凌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备,再加上加尔托斯的呼叫支援,说不定徐凌还真的会完全的被恶魔的本能之力给压制了下去。

      好在徐凌仍然是保留着一丝清醒。

      这次与在沙漠地下塔中的情况不同,上一次是封印「裂开」,这一次却是徐凌主动地「解开」了封印,从力量的释放量来看有本质上的差距。

      徐凌一开始甚至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行动,这种感觉像是刚进领地时被加尔托斯给附身时那般,虽然无法控制,但是徐凌仍然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一举一动。

      一直到现在「徐凌的身体」已经将瑟瑞克给彻底的灭杀,徐凌顿时爆发出强大的意志力,将心中那涌现出来的无边杀意给硬生生地压制了下去。

      「给我滚回去,把我的身体还给我!」徐凌在心中吶喊着,并且强制的运转起了誓约之锁。

      不知道为什幺,也许是短暂的自由满足了恶魔的本能,那残暴的恶魔之力竟然是很快地被压制了下去,被徐凌的制约之锁给重新牢牢封印了起来。

      在残虐的恶魔之力被封印起来之后,徐凌身上的恶魔铠甲瞬间消失不见,同时消失的还有他与瑟瑞克对战时所受到的所有伤口。

      虽然身体上痊癒了,但是徐凌竟然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与空虚。

      那种空虚感就好像从无所不能、所向无敌的强者,就在一瞬间被抽乾了所有的力量。身体轻飘飘地,就好像一根随时会被吹走的羽毛一样。

      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一种无比接近真实的错觉。

      实际上,徐凌身体的基本素质在一重解放之后,受到了大量狂暴的恶魔之力洗涤,身体的强度大约又提高了一成左右。

      原本徐凌的力量就已经足够强大,这一成的量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其实是一个很恐怖的提升。

      此刻的徐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他微微的蹲下了身子,收起了瑟瑞克的空间戒指,缓步的朝着那广场的钟楼教堂之内前进。

      走进了教堂,徐凌碰触了那何南城所遗留下来的传承石碑。

      顿时之间,一股微不足道的魔法波动扫过了徐凌的身体,扫过了整个帕尔洛迪之城,扫出了整座帕尔洛迪之森。接着……大量的魔力传承内容与何南城的留言一股脑地灌进了徐凌的脑海里。

      「小子,干的不错。进到这个帕尔洛迪之森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独角兽之角』,那才是帕尔洛迪之森真正的钥匙。而第二种原本是不存在的,那就是我特地破开空间所製作出来的『后门』!使用独角兽之角进到这里来顿然可以得到我的传承,但是却拿不到我特地準备的神秘礼物。真正的好东西……是能够破开后门的人才有资格拿到的,好好的努力吧。顺带一提,第五份传承我放在东海的地下皇宫。」

      东海……东方的外域?徐凌愣了一下,接着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和谐感。这股不和谐感竟然是让徐凌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自己穿越之后直接得到了第一份传承;为了解决领地的负债,而跑去了北方的大山,运气很好的在那山里发现了第二份传承。

      接着因为大型遗迹任务而跑去了西方沙漠,却在那沙漠神殿发现了第三份传承。回到领地后,自己接到了梅丽丝所给的任务因此来到了南方无尽森林,却在这里得到了第四份传承。

      下一个目的地,由于吸血鬼的事情,徐凌已经决定要往东方前进……而第五份传承居然也是在东方!

      这是无止尽的巧合?还是一切都是被设计后的结果?难道说何南城早就已经看穿了自己的一举一动,从过去到现在,甚至连未来也一併看穿了吗?

      徐凌越想越觉得惊悚,那何南城……到底是一个怎样可怕的人物?要是没意外的话,也许自己真的可以蒐集到所有的传承!不……加尔托斯好像从一开始就对此毫无疑问,好像笃信自己就真的会走完这套传承之路似的。

      算了,现在想再多也无济于事,还不如赶快拿走眼前的奖励还比较实在。徐凌叹了一口气,以后这个问题还有很多时间留给自己思考。

      在留言也被徐凌给接收完之后,石碑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宝箱。徐凌毫无疑问是从后门进来的,所以轻而易举且理所当然地打开了宝箱。

      在宝箱里面是三颗五颜六色的果子。这果子长得有点像高丽菜,每一片叶子都有不同样的颜色。

      那颜色的分布徐凌极为的熟悉,不就是世界树树叶的颜色吗?金色、黄色、红色……等等的纹路交替穿插,让这果子看起来极为的华丽。

      在宝箱的底下有着何南城所留下的一张纸条:「这东西是世界果,世界树的果实。功能众多,你想怎幺用就怎幺用吧。」

      「只说功能众多,结果连一个功能都没讲啊。」一边想着,徐凌将世界果给打包了起来,往龙静用传音告知徐凌的休息地点前进。

      「算了……还是先去找龙静他们吧,不知道白夜的伤势怎幺样了?如果是他的话,应该没这幺容易死吧?」

     

      徐凌回到了龙静等人的身边时,看到了一脸疲惫的龙静坐在了地上。而古拉格等人虽然没有表现出明确的敌意,却明显对龙静多了那幺一丝戒心。

      在另外一边,莉娜已经趴在白夜的旁边疲惫地睡着。在莉娜的努力之下,此刻白夜的伤势好像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在见到了徐凌之后,龙静马上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快步地走向了徐凌。

      接着也不管周遭有其他人在,竟然是直接紧紧的抱住徐凌。

      然后……在古拉格和莫石四人惊愕的视线之下生出了她的獠牙,朝着徐凌的脖子狠狠的扎了下去。

      这时,徐凌只好有些尴尬地对着那四人笑了笑。

  • 名称:谜一样的双眼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3: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