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塔超清

      一把长约两米的黑色狰狞巨剑出现在徐凌的右手之上。

      这把巨剑彷彿有着灵魂似的,发散着一股邪恶嗜血的气息。渴望着杀戮与鲜血,就宛如是徐凌体内那恶魔之力的化身!

      用双手握住了这把巨剑,徐凌跨出了脚步,以横扫一切的气势斩向了戈闇之王。

      「裂狱斩!」一道月牙状的黑色剑气横斩而出,并且逐渐放大扩散!攻击範围竟然是覆盖了整座魔法阵空间。

      在几个月前那心灵的空间之内,加尔托斯也有训练徐凌使用武器的方法,而徐凌印象最深刻、使用的最为纯熟的正是这招「裂狱斩」!

      加尔托斯曾经操作着徐凌的身体使出过这招攻击巨大黑龙,那一次的经历深深的刻印在了徐凌的脑海了。

      「哦?臭小子还不错嘛!居然想的到这种方法。」加尔托斯用讚赏的语气说着:「以你控制魔力的技巧,魔剑的还原程度也大大的提升了不少,威力可远远的超过了以前随便用魔力所凝聚出来的烂剑。」

      不只如此,徐凌还将恶魔的杀戮意识全部转移到了魔剑上面,可以说这把魔剑就是恶魔力量的意识体!

      此时的徐凌就算会受到邪恶气息的影响,其影响程度却也降低到只有之前的三分之一程度而已。以徐凌此刻的意志力来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光凭这样可还远远触碰不到戈闇之王喔。」加尔托斯用有些可惜的语调说着。

      「哼!虚而不实。」面对着眼前巨大的斩击,戈闇之王彷彿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将右拳摆在了身后,在黑色剑气冲到身前的那一瞬间,戈闇之王猛然的向前击出了自己的拳头。

      「轰」的一声!宛如整个空间都在震荡一般,徐凌所斩出的黑色剑气瞬间被击碎的连一点痕迹都看不到。

      而戈闇之王却还是稳稳地站在了魔法阵的中央,连一步也从没移动过。

      「可恶……还是不行吗?」徐凌啧了一声,接着握住了双手巨剑,朝向戈闇之王猛然冲了过去。

      抡起了恶魔之剑,徐凌快速地朝向戈闇之王斩了下去。

      「锵!」「什幺?」徐凌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无法置信。

      原本以为使用了巨大的武器,成功攻击到对方的机率可能会提升许多……不过,俨然徐凌是大错特错了!

      戈闇之王轻轻鬆鬆的就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黑色巨剑的剑刃,让徐凌的巨剑无法再前进分毫。

      「砰!」在下一瞬间,戈闇之王一个横踢直接将徐凌给狠狠地踢飞了出去。

      徐凌手上的巨剑化成了暴虐的恶魔之力,重新回到了徐凌的身体之中。撞到了墙边的魔法阵过后,徐凌再次无力的落下地来。

      将强化状态解除,并且重新封印起了溢出的魔力。徐凌果断放弃了这次的尝试。既然刚刚的攻击都办不到的话,那幺在尝试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徐凌!刚刚发生了什幺事?」龙静有些焦急的声音从脑海之中响了出来。

      龙静的身影快速的从通道的一端跑了过来,并且扶起了落在地上的徐凌。

      此时的龙静看起来有些衣衫不整,黑色美丽的长髮上还沾着一滴滴的水珠。可以看出她是听见了声音后,非常急忙的冲了出来。

      「没事,只不过刚刚做了一点小小的尝试而已。不过看来是尝试失败了。」徐凌用有些可惜的语气说着:「原本我是设想:如果有个攻击範围很大的武器,那幺依靠这个範围应该可以成功的攻击到戈闇之王。」

      「武器?」听到徐凌的话,龙静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你从哪里来的武器?梅丽丝有另外在打造别的武器给你吗?」

      「没有。」徐凌简短的说,有些事情与其用解释的,还不如给她看看实物要来的快。

      徐凌举起了右手,操作着体内的魔力从右手内溢出。在徐凌的操作之下黑色魔力渐渐成形,在徐凌手掌之上形成了一把轻薄短小的匕首。

      「就是这样子,这是用第一代领主所传授的魔力控制方法所做出来的小东西。」

      「这就是你一开始在领地里展示出来的那个看起来很没用的东西?」龙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未知的期待!

      「嗯,是啊。一开始并没有办法让它们凝固为实体,直到我得到了第二部分的传承,就可以把它们给实体化了。」

      徐凌解释着说:「一开始我还没想到这种能力能够做什幺。一直到刚刚才想到:也许可以使用我体内的魔力做出这种武器来试试看。」

      龙静的嘴角微微扬起,彷彿早有预料的说:「结果你真的做出了武器来,却还是连牠一下都摸不到。」

      「是啊。事情就是这样子。」徐凌有些无奈的说。

      「喂喂,徐凌。」龙静把身子靠向了徐凌,用有些兴奋的语气问向了徐凌:「那个第一代领主的精细魔力控制法,可以教我吗?如果我学会的话,绝对可以成功的攻击到那个戈闇之王!」

      刚刚洗完澡的龙静用明亮的眼瞳与徐凌四目相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悄悄地进入了徐凌的鼻子里,让徐凌有些心跳加速与不知所措。

      稍稍的往身后退了一点,徐凌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保持平静:「教你是可以,不过你身上有魔力吗?如果没有魔力的话,那幺就算学会了也无法使用。」

      「魔力……」听到徐凌的话,龙静露出了一个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接着一把抓住了徐凌的衣领,将徐凌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去,并且狠狠的将自己的獠牙往徐凌的脖子扎了下去。

      「魔力的话……自从我开始吸食你的血液之后,我的身体里面好像就多出了一种神祕的力量。我想,这应该就是你说的魔力吧?」

      身体里面的神秘力量?是藉着我的血液流动到龙静的身体里面的吗?徐凌一边思考着一边问道:「龙静,我可以探查看看吗?」

      「嗯?可以啊,不过你要怎幺探查?」龙静疑惑的问。这股不知名的神秘力量可是潜藏在自己身体之内的。

      「把身体放轻鬆,全心全意地相信我。」徐凌轻轻的抱住了怀中的龙静,龙静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不过又很快的放鬆下来。

      其实早在许久之前,在龙静吸血的时候,徐凌就很想要这幺做了。不过那时两人的关係还没发展到这幺亲密……

      徐凌仔细的操作自己的魔力,从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处慢慢流进了龙静的身体里。

      在这其中的操作过程中,徐凌特别的小心翼翼,而魔力也顺利的在龙静的身体之内完整探查了一圈,最后在徐凌仔细的操控之下,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果然……在龙静的身体之内也残存着一点点加尔托斯的魔力。

      虽然无法自己再生,但是却可以透过吸取徐凌的血液来获得补充。

      这些日子以来,累积在龙静身体里的魔力数量也累积到了一个程度,用来学习何南城所留下的魔力控制法应该不成问题。

      「怎幺样?我可以学吗?」龙静有些紧张与期待的问。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应该是可以。不过……」徐凌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因为这并不是可以简单说明的东西,可能要花上一点时间。就算我教的好,不确定你能够确实学得会。」

      「就算你教的好?还真敢说啊!」龙静的语气似乎有些嘲讽,彷彿觉得徐凌忘记了一般,自豪的说着:「你还忘了高中时候,我的成绩是怎幺样的吗?」

      「对了,好像是……全校第一名的超级特优生。」经过了龙静的提醒,徐凌才想了起来。

      徐凌不禁感慨的想:对以前世界的事情,明明才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宛如是上一辈子的事了。

      不过没关係,至少还有龙静陪在自己的身边,只要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那幺,在开始教学之前,先好好的吃一顿饭吧。」

      「喂喂!你……你在干什幺?」徐凌直接将自己怀里的龙静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走去了那像是宿舍的房间里。

      在他们所带的空间包包里,已经準备了他们在外域里足够吃上好几个月的食材了!

      ※※※

      在两个月后,龙静信心满满的站在了戈闇之王的身前。而徐凌则是期待的在一旁看着龙静的战斗。

      由于徐凌是慢慢的手把手教学,并不像是何南城那样直接把知识强灌到徐凌的脑海之中。

      在教学的过程之中,徐凌也发现了许多自己之前从未注意到的小细节,等于自己重新在仔细的複习了一次,对于控制魔力的技巧又更上了一层。

      而河南城所灌输进徐凌脑子里的东西,远远的比他自己所想像中的东西还要多。

      当初只花了几分钟就学到的东西,在传授给龙静的时候竟然是花了整整两个月多,这也让徐凌更加的佩服何南城的手段。

      回到了现在,龙静与戈闇之王的身影在这魔法阵空间之内疯狂交错着。

      肉眼几乎无法辨识的凌厉攻击从龙静的拳脚不断的击出,速度甚至快到一秒钟可以做出十几回合的的攻与防!

      如果光讲战斗的天赋,龙静无疑是高出了徐凌太多。不但学会了控制魔力的技巧,甚至还学会了操纵体内的魔力来加速自己的动作!

      此时的龙静在近战之上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两个月之前。

      戈闇之王的试炼让龙静的实力有了飞跃性质的提升,就连徐凌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打败此时的龙静!

      因为就算自己的力量在强大,连摸都摸不到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虽然自己的实力也有了些微的提升,但是与龙静比起来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程度。

      使用魔力为自己製造出两把趁手的匕首,龙静以华丽的姿态接连斩向了戈闇之王。

      在接连闪开了几个斩击之后,戈闇之王终于是承受不住龙静的猛攻,举起了右手试图接下了龙静右手上的匕首。

      「哼哼……」看到这一幕的龙静冷笑了一声,心中却开始紧张了起来。

      机会……可能就只有这一次了,如果这次突袭失败的话,那幺这一招将再也无法成功的对着戈闇之王使用出来。

      在戈闇之王的手指接住了黑色匕首的那一霎那,这只黑色匕首竟然是直接化为了虚无的黑色魔力,从戈闇之王的手上穿了过去!

      而龙静的右手此时已经伸到戈闇之王的面前,黑色的长剑瞬间成形,往戈闇之王的面部刺了下去!

      「!」危机一刻,戈闇之王急速后退,在最危机的那一霎那闪过了龙静的斩击。

      戈闇之王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轰!」的一声音爆声之后,出现在了距离龙静五米处的地方。

      怎幺样?成功了吗?徐凌在心里有些紧张的问向了加尔托斯。

      看向了场内的龙静,此时的她满头大汗而且还在微微的喘气着,看起来这场战斗又让她花费了不少的体力。

      徐凌看到了龙静的脸上扬起了得意甜美的笑容。顺着龙静的视线看过去,徐凌清楚看见在戈闇之王的脸上有着一道浅浅的划痕。

      「你们成功了。拿去吧,这是说好的钥匙。」戈闇之王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紫色晶卡,甩向了满头大汗的龙静。

      「準备好就马上离开吧。一天后,没有了我的命令,其他戈闇族已经没有理由不攻击你们了。」

      说完,戈闇之王便带着金核的戈闇族人离开了这个空间。在离去的时候,戈闇之王宛如鬆了一口气的说:「这幺一来,我最后的任务也终于结束了。」

      最后的任务?听到了戈闇之王离去前的话语徐凌感到了有些介意。

      果然是在执行着空楠所指派的任务吗?这个任务指的是什幺?是将我们阻挡在这里一段时间,还是……想要增强我们的实力?

      在思考了一阵子却得不出结果的徐凌,果断放弃继续思考。反正现在最重要的是:终于继续往上层推进了!何南城所留下的秘笈残卷第三部也终于要入手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龙静与徐凌养精蓄锐,将状况调整至了最高点之后,重新来到了这个魔法阵空间。

      「唉……我最讨厌传送阵了。」徐凌有些厌恶的说着。

      左手紧紧的牵着龙静的手。心中深怕着这个传送阵如果出了什幺包,将两人传送到不一样的地方就糟糕了。

      「白癡!就算发生了这种事情,小姑娘是你的召唤兽,再把她召唤过来不就得了?」加尔托斯语气不屑的说。

      「说的也是。」徐凌的嘴角像是在自嘲一般的微微扬了起来,接着右手拿出了龙静给他的紫色晶卡。

      将紫色晶卡从手上放开,在晶片卡掉落到了魔法阵的那一瞬间,一阵波纹从徐凌他们所站立的魔法阵中央出现。

      晶片卡宛如沉入水中的那般,渐渐的溶入了魔法阵之中,在晶片卡完全没入魔法阵中的那一霎那,在他们脚下的魔法阵猛然发出了强烈的紫色光芒!

      紫色光芒很快的就充满了这个房间。

      在一阵闪耀过后,紫色的光芒黯淡了下来,整间房间回复成了原本的样子,而唯一的不同便是徐凌与龙静两人已经消失在了此处。

      ※※※

      一阵失重感瞬间涌上了徐凌与龙静的身体。

      再不出一秒钟之内,这股失重感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踩在坚硬地面上的踏实感。

      含有沙尘的微风轻轻地拂过了徐凌与龙静的脸庞,入眼所见的远方尽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在徐凌他们身后是一片巨大宏伟的神殿,刻画着精美图文的柱子还有美丽却残缺的女神像随处可见。

      不过这个神殿看起来饱受风沙的摧残,到处都是断垣残壁。即使如此,却也能够轻易地看出它曾经是有多幺的辉煌!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垄罩着这夜空的是一片美丽到无与伦比的璀璨星空。

      整个世界并不是寂寥的黑色,而是在这片星光照耀之下所呈现出来的朦胧淡蓝色。

      虽然美丽的程度有着极大的差异,但是在某些方面来讲竟然是与那地下都城有些相似!

      两轮明亮的月亮在夜空之上缓缓的移动着。

      徐凌还依稀的记得加尔托斯曾经说过:大颗的蓝白色月亮叫做月兰,小颗的银灰色月亮叫做柏格伦。这两颗永远相偎相依的月亮,在每个种族之间都有着无数的美丽爱情故事。

      一出来就看到了这种美丽的画面,让徐凌与龙静都愣在了原地。

      他们此时站在了这巨大神殿的其中一处平台上,四周无比的寂静,宛如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徐凌轻轻的将握住龙静的那只手捏了捏,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从后方轻轻地搂住了龙静娇柔的身躯。

      就在此时,天际边一道星光快速的划过!

      「流星!」龙静下意识惊讶的说了出口,接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来。打破了这暧昧的沉默,居然是因为流星的关係。

      「是啊,是流星。」徐凌抱着怀中的龙静,轻声温柔的说:「我们终于出来了。这个世界对我们真好,一回到这片天空之下马上就让我们看见了这幺美丽的景色。我真的越来越喜欢这个世界了。」

      「嗯……」龙静低声的回应着,静静地依偎在徐凌的怀里。

      不知道为什幺,此时的龙静脸色潮红,而且徐凌的声音宛如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彷彿每一个字都可以让自己心跳加速似的。

      又是一道流星闪过,随着这第二颗流星的出现,第三颗、第四颗……越来越多颗的流星也相继的划过了天际。

      一场美丽的流星雨表演在徐凌与龙静他们面前华丽的展开。

      「龙静,听说向着流星许愿可以实现愿望喔?」徐凌低头问向了怀中的龙静。「你不想要试试看吗?」

      希望现在的状况可以永远的持续下去……这种话怎幺可能说得出口啊!龙静脸色潮红。

      「哼!」的一声避开了徐凌的视线,接着龙静抬起头来看向了远方的流星雨。

      「许愿什幺的……这不就是骗小孩子的把戏吗?」龙静假装冷静的说道。

      徐凌也抬起头来看向了流星雨。并且认真的问道:「如果真的可以实现的话,你的愿望是什幺?」

      「为……为什幺是我先说啊?那你说,你的愿望是什幺?」

      「我的愿望啊……」徐凌低声的在龙静的耳边喃喃说着:「我想要永远和你再一起。」

      「什幺?」完全没有料想到徐凌会如此的直接,龙静有点措手不及,像是吓了一大跳的说。

      「我可还没说完呢。」徐凌的嘴角边露出了微笑,把心中的美好景象都给说了出来。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到处去游历这个大陆,走过这个大陆的每一个角落。等到哪一天,如果我们都累了,我们就找一个有湖畔的地方。在那里盖一间美丽的小木屋,然后生几个小宝宝。给他们讲我们年轻时的故事……」

      「小……小宝宝。你也想的太远了吧!」龙静用力的踩了徐凌的脚背,接着脱离出了徐凌的怀抱,背对着徐凌站在离他有一米远的地方。

      在徐凌所看不到的地方,脸蛋红的像是一颗熟透苹果的龙静正在安抚着自己剧烈的心跳。

      「今天……我要睡觉了!不准你靠近我一公尺之内!」

      哎呀,讲得太肉麻了吗?徐凌微微的笑了出来,接着从空间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旅行用帐篷,开始熟练的搭建了起来。

      一个美丽的夜晚就这样过去了,紧接着就是隔天的早上。

      一抹鱼肚白渐渐地在遥远的天边出现,满天的繁星逐渐被隐藏起来,整个世界呈现出一种浅蓝色的美丽色调。

      「徐凌,我们现在要去哪里?」龙静问向了旁边正在收拾帐篷的徐凌。

      「下面。」简单明了的说着,徐凌苦笑了一声说:「虽然我们是被传送到上面来了没错,不过也传送到太过上面了!在塔里,魔力感应的位置是在上方,可是现在却已经变成下方了。」

      「哦。」龙静回应了一声,接着仔细的观察他们身前的这个神殿。

      此时他们站在一个约有十层楼高的平台之上,几乎是在这个神殿顶端的一层。

      神殿散发着磅礡辉煌的气息,却感觉被名为时间的流沙给磨去了曾经该有的骄傲与稜角。

      而这个神殿有着巨大的柱子,每一个柱子旁都有着一个雕刻精美的女神像。

      在看到了这个女神像的那一瞬间,徐凌与龙静同时都联想起来了在地下都城当中,曾经在那喷水池广场中看过的女性雕像。

      「好了,我们走吧。」背起了空间包包,徐凌带头走向了这个巨大神殿的内部。

      而龙静也隐藏在了黑影之中,悄悄的跟随在了徐凌的身后。

      这个神殿的内部比起想像中还要空旷的多。就彷彿里面原本有些什幺东西,却被人给搜刮一空了。一路走到底层的徐凌竟然是没有碰到什幺怪物或危机,这让他感到有些惊讶。

      很显然的在不久之前这个神殿并不是这幺的安逸。

      这里有着随处可见的巨兽尸体、沙漠毒蝎与其他各式各样的破损机械,甚至还有徐凌他们所熟悉的戈闇族尸体。

      除了这些之外,也有不少长剑、斧头等等的人类武器。这些武器大多已经损坏,而且上头沾满了血迹,有些甚至都还未乾涸。

      「站住!」当徐凌一路平顺的走到了下层之后,一道粗旷的男性声音却从旁边响起。

      那是一个个头很大的男性,头上绑着一条头巾,有着浑身的肌肉与满脸的络腮鬍。

      这个男人的肩膀上扛着一根巨大的狼牙棒,在这狼牙棒的上头还沾了许多血迹。

      「你是谁?我怎幺从来没看过你!」

      「我是一个刚刚抵达这里的冒险者,请问这里是苏米里特遗迹吗?」徐凌微笑着朝着眼前男子问道。

      「冒险者?」粗旷男子疑惑地说了一声,接着冷笑了出来:「你一个冒险者来这里干什幺?这里可不是你想要探险就能来探险的地方。趁你现在还留着一条小命,赶快滚回家去吧!」

      「我来这里干什幺?自然是为了拿到远古兵器,然后回到沙特王国换取鉅额奖赏啊。」

      徐凌理所当然地回答了出来,接着看向了眼前的魁武大汉,徐凌的眼神渐渐显得冰冷了起来。

      「正好,我正需要一个嚮导来帮我介绍一下这里的状况呢。我可以麻烦你吗?大叔?」

      「……跟我过来。」出乎徐凌的意料之外,眼前的魁武大汉竟然是直接转过身,直直往神殿的某个方向走去。还真的一副要当嚮导的样子,见状的徐凌也随即跨出了脚步,跟在这个魁武大汉七米处的后方。

      魁武大汉头上微微滴下了一颗冷汗。

      当佣兵这行当了几十年了,也许自己没有特别强大的实力,但是魁武大汉却是练就了可以辨识敌人危险度的绝佳眼光!

      这个对手可以欺负或是绝对不能招惹,魁武大汉只要与对方稍微接触就可以辨识出来。这也是他能够在这行存活这幺久的原因之一。

      在看到徐凌的那一瞬间,魁武大汉满心的疑惑。

      自己绝对没有看过这个男人,可是他怎幺会从神殿内部走出来?而刚刚与徐凌简短的对话当中,粗旷男人从徐凌身上察觉到一丝极端的危险。

      明显的……这个来历神秘的冒险者是属于绝对不能招惹的对象。

      「说来也好笑。」在前进的过程当中,粗旷男子朝着徐凌讲着:「在我们血战佣兵团和其他佣兵团耗损大量人力攻陷这座神殿的时候,杀到了最上一层才发现:我们竟然攻错方向了!哼!在那最上层根本什幺东西都没有。话说冒险者兄弟,你叫什幺名子?怎幺会从上层的地方下来的?」

      「我叫做徐凌。我到达的时候可能迷路了,接着阴错阳差之下,一不小心就走到了最上层了吧。」徐凌浅笑着说,接着问道:「那幺现在的佣兵们都聚集在了哪里?这个遗迹里真的有远古兵器吗?」

      「当然有!不然我们还待在这边做什幺?」粗旷男子豪放的说着:「只不过之前我们攻略错了方向,不应该要往上攻略,而是应该要往下才对!在这座神殿的下方,似乎还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神祕空间!只不过……」

      「只不过什幺?」徐凌疑惑的问。

      「只不过现在通往地下的门,似乎被一个古魔法阵给封印起来了。据说那个古魔法阵超级複杂!现在还没有任何人能够破解那个魔法阵,所有的魔法师都在尝试着破解,而我们这些只会战斗的佣兵能够做的也只有等待和巡逻了。只有在等到他们破除了魔法阵之后,才能够继续往下攻略。」

      「哦。古魔法阵啊……的确,出现了这种东西也完全不意外。」徐凌低头沉思了一下,接着继续问道:「这个地方应该有好几个佣兵团吧?难道你们都不会互相抢夺战利品什幺的吗?」

      「小打小闹自然是会。不过,我们都已经说好了……要齐心合力一起攻略了这个远古遗迹,等到远古兵器被我们其中一个佣兵团拿到手之后,才可以开始互相争夺!哈哈……到时候抢到远古兵器的一定是我们血战佣兵团。」粗旷男子竟然是豪气地邀请徐凌:「徐凌兄弟有没有意思入我们团啊?」

      「不用了,我独来独往习惯了。」徐凌微笑的婉拒了。

      「这样啊,真是太可惜了。」粗旷男子叹了一口气说,不过也像是不太介意的样子。

      「前面就是那个封印之门了。虽然这里大部分的怪物都被清理乾净了,可是劝你还是不要乱跑。你的实力可能很强,可是谁都不知道在这里会发生什幺事。」

      「呦!塔洛恩,这个生面孔是谁啊?」一个马脸男子问像了名为塔洛恩的粗旷男子,用有些好奇的眼神看向了徐凌。

      「是一个冒险者。我劝你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虽然我也不会阻止你。哈哈哈哈……」

      塔洛恩转过身来,对着徐凌说:「那幺徐凌兄弟,我就送你到这边啦。剩下的地方你就自己探险去吧。可要小心哪,在外域里危险的可不只野兽。」

      「嗯,多谢你啦。我会小心的。」徐凌说道,接着走向了通往地下的楼梯。

      在前进的过程之中,有不少佣兵的视线从徐凌的身上掠过,但是在观察了一下之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

      来到了神殿的地下空间,随着何南城所遗留下来的魔力感应越来越接近,徐凌感觉到这股脉动也跟着越来越强烈。

      终于在经过了一个转角之后,徐凌见到了他所寻求的东西:由何南城所留下的第三部分传承!

      但是,除了这个象徵着第三传承的巨大石碑之外,还有着大量的佣兵魔法师。

      这个巨大石碑并不是属于这个神殿之内原有的东西,目前像是被暴力的塞进一个像是通道出入口的地方,阻塞了往神殿后方的通路。

      以这个巨大石碑为中央,两层半圆形的光罩分别在五米处、十米处覆盖了这个出入口。

      所有的魔法师正在设法突破这些光罩,此时聚再一起讨论着。

      走道了这层光罩的前面,徐凌能隐隐的看见传承石碑上所雕刻的字。果然……那赫然是何南城的笔迹,而且是正统的中文字!

      「恭喜你!我的传承者,你成功地抵达了这个沙漠的远古遗迹,并且找到了这个传承石碑。不过……在你继续获得传承之前,我还是要给你三道考验,测试你现在对魔力的控制程度如何。

      在你破除了第三道考验的时候,传承自然会灌输进你的脑海之中,到时候你的实力又会在更加一步了。至于这一关的奖品,我放在这石碑的后面,而启动奖品的钥匙,则是放在你的空间包包里。

      这个东西就算我当年得到了也无法使用,好像是少了什幺关键的东西。总之这个东西就留给你了。」

      什幺?留着一个无法使用的东西给我干什幺?徐凌在心里腹诽着。接着一道不屑的男性声音从旁边传来:「别看了,这种程度的魔法阵可不是你这种人能够破解的。」

      「喔?怎幺说?」徐凌转头看向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穿着魔法师袍的男人。一脸自大的样子并且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徐凌。

      「哼!你该不会以为这里原本只有两道魔法阵吧?错了!原本的魔法阵可是三道。而且一道又比一道还要更加的强悍,当初我们是花了三周时间来布置攻城魔法,才硬是轰破了最外层的第三道魔法阵。就凭你怎幺可能……」

      在这个佣兵魔法师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看见了徐凌竟然是走进了那个魔法阵里面!

      由于不想再听那个自大的魔法师继续废话,所以徐凌直接走进了这个魔法阵之中。

      这三层魔法阵都是无比强大的守护阵,如果硬是强轰的话,无疑会花费上许多无谓的力量。

      何南城所设下的考验,主要是为了测试徐凌的魔力控制程度。于是徐凌便操作着里体内的恶魔之力,针对着这些魔法阵进行迴路上的破解!

      闭起了眼睛,仔细观察着这魔法阵的运转迴路。

      此时的徐凌感觉就像是在和何南城对弈一盘棋局,而魔力就像是他们的旗子。徐凌正专心致志的破解着何南城专门为他所留下的一盘残局。

      在徐凌所没注意到的地方,这些魔法师们一个个惊愕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处于魔法阵中央的徐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些魔法师们却都宛如感觉不到任何的疲累,只是直直地盯着徐凌的背影,等待着他破除魔法阵的那一瞬间。

      在过了三天之后,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突然间迴荡在这个空间之内,第二层魔法阵应声而破,而徐凌则是发出了一声舒爽的声音。

      「哈哈哈!终于破除了!」

      「你……你是怎幺办到的?」一开始朝着徐凌搭话的那个魔法师不敢置信的说着,原先的鄙视与小看都已经消失无蹤。

      「抱歉,这是商业机密。」徐凌冷笑着回答。

      接着转身过来,赫然发现聚集在这个地方的,竟然不只是魔法师们,还有大量的佣兵也都準备好冲入遗迹之内了!

      不过就算这里的人数量再多,也无法对徐凌造成任何的压迫。拿出了空间包包里的食物,徐凌坐在这神殿里的其中一个角落。

      「我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等明天再继续破除魔法阵。」

      虽然有些佣兵想要让徐凌直接上去破除第三层魔法阵,但是却被其他的佣兵给阻止了。

      这些佣兵之中也有人开始对徐凌的来头开始做出了猜测,不过对徐凌来说,这些话题都不重要。

      现在的他只需要好好的休息,等到明天再和何南城对弈一局!徐凌发现这种破除魔法阵的方式竟然是意外的有趣,而且充满了成就感。

      隔天,徐凌迈入了最后一层的防护魔法阵之中。

      这次破阵竟然是整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其中徐凌还因为精神疲惫而被迫停止了三次。

      在破除魔法阵的那一瞬间,大量的传承信息就如同第二次传承那样,以猛灌式的方式直接灌输进了徐凌的脑子里。

      「啊啊啊!」徐凌痛苦的吼叫了一声,直接半跪在这里的地板上。

      而旁边的佣兵却全部都无视了徐凌,如同蜂巢的一般往通道口涌了上去。并且合力把阻塞在通道口的传承石碑给拆卸了下来。

  • 名称:黑暗塔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