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大师 电视剧超清

      「嗯……」徐凌翻了个身,发出了有一点点懒散的呻吟声。他现在头上枕着一个有些温热柔软的东西,而且还散发着淡淡的迷人香气。

      心里有些好奇的徐凌,用手摸了上去,接着果然摸到了一个触感异常有弹性的不明物体。

      接着他微微的睁开了眼睛,徐凌半瞇的眼睛在睁开后,与一双深邃美丽的黑色双瞳四目相视。

      「……咦?」在看到了龙静双眼的那一霎那,徐凌马上睁大了眼睛。连忙从自己身上躺着的地方站了起来,惊愕地看着刚刚自己躺着的位子。

      「龙……静?」徐凌有些不确定的说着。

      此时的龙静正跪坐在地上,脸上是一种极为複杂的表情。那眼神里似乎有一丝慢慢消失的喜悦、有一点隐藏起来的羞涩,但是更多的……是逐渐明显的恼怒。

      「难道说……我刚刚睡在你的大腿上吗?」看着龙静美丽的修长双腿,徐凌有些不敢置信地说:「我怎幺依稀记得做了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梦,难道……那场梦是真的吗?」

      「假的啦!」龙静没好气的说着,一边狠狠的瞪着徐凌一边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脚边的灰尘,龙静瞪着徐凌说:「怎幺?睡在我的大腿上让你这幺不舒服吗?」

      「怎幺可能!」此时的徐凌头脑终于是完全的清醒了。

      有关于他沉睡之前的那些事还有自己所说过的那些话,也都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

      「我……我只是感觉有点受宠若惊罢了。龙静……」

      「干什幺?」龙静口气恶劣的问向了徐凌。但是接下来,徐凌却一把将龙静抓住,紧紧的抱进了怀里。

      「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吧?」

      龙静原本生气的表情被徐凌这幺一抱马上就软了下来。似乎是想证明徐凌真的不是在作梦,龙静也轻轻地抱住了徐凌:「当然不是,你觉得你现在像是在做梦吗?」

      「太好了……陪在我的身边,我绝对会保护你的。」徐凌轻声地说着,却一点都没有想要放开龙静的意思。反而是抱得更紧了。

      「你少来了。谁需要你的保护?」被徐凌抱得有些不舒服,龙静稍稍的挣扎了一下,接着用担心的口气问道:「话说你的身体都没问题了吗?」

      听到了龙静的话,徐凌用恶魔之力很快地在体内巡视了一圈。

      「没问题了,所有的伤都恢复了,甚至还比以前还要强壮呢。这次我睡了多久?」

      「没有办法判断的很清楚,不过我想大概有一天多吧。」龙静有些不太确定的说着。

      「一天多啊……的确在我的预计範围之内。」徐凌若有所思的说着,接着问道:「这段时间内,你一直都在旁边保护我吗?」

      「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保护你啊?」

      「真是谢谢你了。」徐凌感激的说着,接着将右手轻轻地放上了龙静的后脑勺,将龙静的头推到了自己的脖子旁边。

      「现在就尽情地吸吧。等等在休息一下之后,我们就要準备上路了!」

      ※※※

      在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徐凌与龙静并肩走在了这座巨大高塔里面的一条走廊当中。

      这巨塔之内的走廊充满了高科技的设计,在墙边有着一条一条的能量丝线。这能量的丝线里头有着一点一点的光点,正顺着某一个方向前进着。

      这条走道上方有着明亮的灯光,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能源,可是毫无疑问的这些灯光与周围的能量丝线照亮了巨塔之内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明亮的灯光让善于潜藏的龙静也无计可施,只能慢慢地跟在徐凌的旁边。

      肩并肩行走的两人,彼此相处的气氛已经不同从前。彷彿拉近了许多的距离一般,再也没有任何的隔阂。

      在走上了那螺旋梯之后,徐凌与龙静像是进入了超级高科技的军事场所一般。

      洁白无瑕的地板上没有任何的灰尘,格局方正、规划整齐的走廊还有似乎永不熄灭的白色灯光。

      就算这里已经无数岁月都没有人类进出了,可是这里的设施竟然还是依然在运作着!

      「徐凌,现在我们要去哪里?」龙静问向了身旁的徐凌说。

      「总之,能够往上就往上吧。」徐凌模拟两可的回答着:「现在的话,就跟着这些流动的能量前进吧。说不定会发现什幺有用的东西。」

      两人随着墙边流动的能量前进,却发现这些能量管线的分布却是广泛的超出他们的预计範围。

      两人几乎都快走完了这巨塔下方的三分之一层,却竟然都还没有发现这能量晶线的源头。

      在探索的过程当中,徐凌与龙静运气很好的没有遇到任何的一支戈闇族与其它的怪物。虽然这并没有使得他们掉以轻心,却使得整个探索的过程轻鬆了许多。

      可是也有运气不好的地方,那就是他们几乎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物品。

      他们进入了许多的房间,有出现像是研究室一般的地方,也有像是宿舍房间的地方。不过就算出现了古代文字,徐凌与龙静、甚至是加尔托斯,也完全没有办法解读它们。

      「对了,徐凌。」在探索了大约半天之后,此时的他们已经跨入了巨塔的中层。

      在此时龙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幺,问向了身旁的徐凌:「之前在我受到重伤的时候,你突然变成了狂暴状态。那到底是怎幺一回事?你在那个时候不是已经筋疲力竭了吗?」

      徐凌想起了当时的状况,明明都已经身受重伤了,可是龙静却还是在担心着自己。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哈哈……想着想着,徐凌的嘴角不禁扬了起来,那是一种既幸福又得意的笑容。徐凌不禁牵起了龙静的手,开始替她解释着当时的状况。

      「还记得封印在我体内的恶魔『加尔托斯』吗?」

      「嗯。」突然被牵起了手,龙静似乎有些感到不知所措。但龙静还是让徐凌牵着,甚至还轻轻的反握住了徐凌的手。

      「原本他的力量都封印在他的灵魂上面,原本应该是要慢慢的释出改变我的体质。可是在火山那边的遗迹里我遇到了某个危机。为了求生,加尔托斯把他的力量一次解放出来。」

      徐凌一边回想着一边说:「之后我成功的脱离了体外的危机,却也差点被恶魔的力量给吞食了意识。在我的意志力战胜了恶魔的杀戮本能后,就照着加尔托斯所教的方法,把多余的力量给封印了起来。」

      在那心灵空间里,那黑暗化身的强悍此时还让徐凌心有余悸。

      徐凌可以肯定……那只黑化的自己,绝对是自己至今以来所遇过最强的敌人。甚至连金色戈闇也远远不是牠的对手。

      究竟自己是怎幺战胜牠的,徐凌到现在也仍然没有丝毫的头绪。

      不过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夺回了身体!不但把那股恶魔本能给封印了起来,并且平安顺利的回到了领地,将负债问题给解决了。

      只要结果好那幺一切都好,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幺,最外层的封印在那个时候,突然被破坏掉了。大量疯狂的恶魔之力从我体内涌了出来,那个时候我就没想这幺多了。先把你救下来比较要紧。」

      到了这个时候,徐凌才突然意识到:为什幺封印会这幺正好在那个时候自己崩坏掉呢?

      「使用那个力量的话,会不会有什幺后遗症啊?」龙静有些担心的说着:「你那个时候,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凶狠、残暴。没错……虽然此时徐凌已经没有了这些感觉,可是在当时,徐凌的心里的确是充满了暴虐。感觉……就像成为了一只渴望杀戮的恶魔一般。这就是当时加尔托斯在犹豫着要不要传授自己的原因吗?

      徐凌的猜测是正确的。

      加尔托斯并不想让徐凌被力量所俘虏,成为一只只渴望杀戮、依照着本能行动的恶魔。

      如果徐凌被恶魔的力量给支配的话,可能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终身并且无法挽回的事情。

      对加尔托斯来说,这也代表了徐凌再也无法帮助自己实现愿望了。

      「后遗症……」徐凌思考了一下,看着身旁一脸担心的龙静。徐凌马上下定决心,坚定着说:「放心吧,不会有什幺后遗症的。而且适当的使用这股力量的话,还可以让我的实力倍增!至于恶魔的杀戮之气,我会把它压制下去的,可不要小看我的意志力。」

      「这样吗……?」龙静半信半疑地说着。不过接下来还是选择了相信了徐凌,把担心的心情给放鬆了下来。

      「我就相信你好了。不过,如果你失去理智的话,我也会把你给拉回来的。」

      「那到时候就麻烦你啦。不过我不会给你机会的,我绝对会把它给压制下去。」徐凌微笑坚定地对着身旁的龙静说着。

      听到了徐凌的话,龙静只是哼了一声。

      「你要是敢失去理智的话,不等你被敌人打倒,我就第一个吸死你!」

      与龙静的对话结束之后,徐凌问向了加尔托斯:「加尔托斯,关于那股力量……你知道为什幺在那个时候封印突然会失效吗?」

      「唉呦,终于想起我啦?」加尔托斯懒懒地说着:「我还以为你有了女人之后就把我这个老友给忘了呢。原来你是个见色忘友的人,我终于看清你了。」

      「喂……」听到加尔托斯的话,徐凌不禁露出了苦笑。「既然是老友的话,那不应该好好地恭喜我吗?好啦!说真的,那股力量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你还真的以为你的意志力压制的了恶魔本能吗?」不再挖苦徐凌,加尔托斯针对着徐凌的问题反问道:「你觉得当初的黑暗化身真的被你干掉了?」

      「可是……你当初不是说?」

      「没错!在最后一刻你爆发出了强大的意志力,的确压制了那个黑暗化身。」加尔托斯用有些神秘的语气说:「不过……你还记得你那个时候想着什幺吗?」

      「我不记得了。」徐凌果断地说。他只记得当初被打的神智不清了,怎幺可能还会记得当时在想什幺?

      「是……一定要赶回领地去吗?」

      「错了!」加尔托斯马上回答,并且用有些嘲讽的语气说:「你当时想要更强的力量,极端的渴望力量!这赫然与恶魔的力量相互呼应,恶魔本能对你的排斥力顿时降低,所以你才能够夺回你的身体。」

      「难道说……当龙静被攻击的那一霎那,焦急的我非常渴望得到力量。于是恶魔之力就呼应了我的渴望,擅自冲出了封印?」徐凌有些不可思议地说着。

      「没错!就是这样子。」加尔托斯明确的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幺我可以自己打开封印,由我主动的掌握这股力量吗?」徐凌有些期待的问。

      如果自己能够确切的掌握这股力量的话……那幺自己的实力无疑地可以在增强一大步了!

      「当然可以。只是……你的意志力足够强大吗?」加尔托斯的语气似乎有些犹豫。

      「只是你有办法承受住那股恶魔之力的杀戮意识自然是可以。可是如果你被侵蚀了……我当初就是因为不想要让你失去理智才不太想教你这一招的。渐渐获得的力量才能够完全的掌握,像这种爆发式的危险力量,你还是少用的好。」

      「连你都这幺说吗?」徐凌有些遗憾地说着:「好吧,我懂了。能尽量不用就尽量不用是吧?不过到时候如果真的遇到了无法战胜的强敌……」

      「那自然就没办法啰。不过,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反而还比较希望你逃跑。」

      「……加尔托斯,这可不像是你会说出来的话啊。」徐凌有些惊讶的说着:「只要多承受几次这种意识冲击的话,应该就可以克服了的吧?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输给恶魔的杀戮之意的。」

      「徐凌,你看前面。我们好像到了目的地了!」正当徐凌与加尔托斯说着话时,龙静有些雀跃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发了起来。

      到达目的地了?不对啊!虽然第一代领主的魔力感应接近了不少,但应该还在更上层的地方才对。

      徐凌在听了龙静的话语后,先是下意识的握紧了龙静的手,在接着仔细的观察着四周围的环境。

      很快的,徐凌就知道龙静所谓的「到达目的地」是怎幺一回事了。

      四周围的萤光管线似乎正是以现在徐凌与龙静正前方看起来像是中央控制室的巨大机房所分散出去的!

      也就是说,眼前的巨大机房正是这座巨塔的能量中枢,说不定可以发现什幺具有非常价值的物品!

      放开了与龙静握着的那只手,徐凌与龙静把警戒的状态提升到了最高点。

      因为谁也不知道在这座中央控制室裏面还有着什幺样子的危险,必须维持着随时都能爆发战斗的状态。

      用力地打开了身前已经停止运作的自动门。

      当徐凌与龙静看到裏头的设备时,两人不禁都露出了惊讶无比的表情,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

      无数的培养舱整齐排列着在他们的眼前。

      少说也有数百个培养餐里面,每一个都存在着一颗红色的晶石。甚至有的培养舱里头已经出现了小型的红色戈闇,这个巨大的机房,赫然是戈闇族的诞生之地!

      在徐凌打开了自动门的那一瞬间,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感突然布上了自己的全身。

      四只金色戈闇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徐凌与龙静身后的五米处,巨大的压迫感让徐凌与龙静一时无法移动。

      虽然他们此时好像没有敌意,但是不知道如果轻举妄动的话会发生什幺事情。

      该死的……一只金色戈闇就已经够难搞了,居然还一次来四只!徐凌心理忿忿地想着。

      并不是解决了一只金色戈闇,就代表了有打败其他金色戈闇的实力。因为每一只金色戈闇的战斗模式都不尽相同,都是由牠们自己的生死厮杀中所琢磨出来的绝招。

      徐凌能够打败之前那一只,绝大部份原因都是因为加尔托斯完全的解析了牠的战斗方式与弱点。

      也许现在的徐凌能够单挑赢一只金色戈闇,但是那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更何况现在是出现了一次四只,根本没有战斗的悬念,只能试着寻找逃跑的方法。

      正当徐凌想要带着龙静冲进这间巨大机房之时,再次出乎他们两个意料之外的事情却又出现了。

      因为其中的一只金色戈闇,竟然是对着他们开口说话了!

      「人类,王见你们……想要。抵抗……不行。破坏……不行。走……往前。否则……死亡。」

      原来这些戈闇族会说话?听到了他们所说的话之后,徐凌的心里无比的震惊。

      虽然他们所说的话与断断续续的,可是却不影响了解内容。

      此时的他们似乎是想要让自己和龙静去见他们的王?为什幺王会想要见我们?

      「徐凌……」龙静的声音从旁边响起,打断了徐凌的思绪。「现在我们该怎幺办?」

      「还能怎幺办?难道要跟四只金色戈闇硬上吗?」徐凌苦笑着说:「既然牠们都请我们去见王了,我们何不去见上一见呢?既然此时牠们没有马上下手,那就代表我们应该是没有生命危险的。就当作来这个巨塔里好好的观光吧,还有四个超强的保镳在保护着我们。」

      说完,徐凌带着自信跨出了脚步,与龙静一起进入了这间超级巨大的戈闇培养室。

      在行进的过程中,徐凌了解到:原来戈闇族并没有办法自己繁殖,而是使用着类似一种克隆的方法製造出戈闇族最初阶段的红色戈闇。

      等到红色戈闇出生之后,经过无数的战斗磨练,最终成为了独一无二的个体。这……根本就像是一个为了战斗而诞生的种族!

      走到了这个空间的尽头,徐凌他们又再次上了一段螺旋梯,来到了一个巨大且空旷无比的空间楼层。

      在这个空间的中央有着一座巨大的魔法阵。虽然四周墙边有着许多的能量晶线,但似乎是被阻断似的,这些能量无一可以流动到那个魔法阵的上方。

      在魔法阵的中央站着一个人影。

      这个高大的人影散发出了无比强大的存在感,一股威严的霸气不自觉的流露而出。

      当徐凌与龙静看到了这个人影的那一瞬间,心中马上出现了完全无法力敌的直觉!这种感觉……徐凌也曾经在巨大黑龙的身上体验过。

      这个人影自然就是身上没有晶石,而且浑身金色的戈闇之王。

      此时的戈闇之王与空楠相见的那时相比,竟然是突兀的少了一条左臂,而且竟然是一时之间无法在再生出来的样子!

      「啊啊!就是这个家伙,我当初曾经和牠打过架!不过牠怎幺断了一根手臂?」加尔托斯惊讶地说,接着露出了疑惑的语气:「奇怪了,虽然牠断了一根手臂,却怎幺感觉比当年的牠还要强……」

      「加尔托斯?没想到居然会是你!」戈闇之王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惊讶地说:「你是怎幺了?怎幺会露出这种虚弱的气息?」

      加尔托斯?戈闇之王把我误认成加尔托斯了?

      难道说……戈闇并不是使用光线或声音来判断周围环境的。让他们辨识周围的,其实是散布在大气之中的虚无魔力?

      「你误会了,我并不是加尔托斯。」徐凌朝向着戈闇之王说道:「不过现在加尔托斯的灵魂正寄宿在我的体内,我的名子就做徐凌。」

      「原来如此……我了解了。」戈闇之王就像是能够直接看到徐凌体内的加尔托斯那样。

      「在那次的战争之后,你的灵魂与肉体被剥离了吧?难怪现在只能够寄宿在这种弱小的人类里面。可惜了……本来还想要和你一战的,看来是没机会了。」

      接着戈闇之王举起了右手,在这个右手之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晶片卡。

      再拿出了这个晶片卡之后,戈闇之王对着徐凌说:「徐凌……是吗?在我手上的这张卡片,是我身后这个传送魔法阵的钥匙。没有了我手上的这张卡片,你们就只能永远的被困在这个地下城市里面。」

      又是传送阵啊……听着戈闇之王所说的话,徐凌的心里发出了无奈的声音。

      可以的话真想走楼梯就这样走到了塔顶,不过身后的路已经被四个金色戈闇给堵住了。

      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不依靠这个魔法阵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既然戈闇之王对着自己说明钥匙与魔法阵的事情,那就代表牠会给自己与龙静通过的机会,只不过……

      「只要你们两个随便一个人,能够成功的攻击到我的身体一下,那幺这张晶片卡就是你们的了。不限时间,但是只有达成了我的条件,我才能放你们通行过去。」戈闇之王像是在执行着命令一般,用毫无感情的语气说着。

      果然还是要达成某种条件吗?不过……为什幺戈闇之王要这幺做?如果还是要放行的话,直接让我们离开不是更省事吗?想不通的徐凌决定直接问出口。

      「为什幺你要这幺做?」

      「因为受到了某人的委託。」戈闇之王简单明确的回答着。

      「某人的委託?」徐凌的心中马上浮现出了一个身影。那就是神祕的佣兵公会会长空楠。

      「难道那个人是空楠吗?」

      「我不清楚他的名子,只知道他……是一个比你们还有我自己都还要强大的多的存在。」

      看来就是空楠没有错了。徐凌心里肯定的想道。

      虽然不知道空楠有着什幺目的……但是,眼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击中戈闇之王吧?

      既然这是一个空楠给自己还有龙静的试炼,那幺戈闇之王应该不至于会痛下杀手。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徐凌首先朝着戈闇之王冲了上去。

      在下一瞬间,徐凌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撞到旁边的墙壁上。

      这里的墙边似乎有着某种神祕的防护魔法,在徐凌撞到墙边的时候,一个半透明的浅蓝色薄膜凭空出现。

      不但挡下了徐凌的身体,并且把那多余的冲击力都给驱散掉,接着徐凌无力地从墙边掉到了地上。

      「徐凌!你没事吧?」龙静看起来有些紧张又生气的说:「你白癡啊?说也不说的就自己冲上去了!」

      「没事。」擦了擦嘴角边的鲜血,虽然失败了,可是徐凌脸上却是扬起了微笑。

      「我只是想要印证:这个戈闇之王有没有要杀了我们的意思。在刚刚他只是用最小的力道把我给击飞,照这样子的攻击看来,我们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我们可以放手一搏,可以尽情地去攻击他!」

      「是吗……」龙静看向了戈闇之王,接着也露出了挑战的眼神。

      「只要攻击到就好了吧?哼哼……」

      在下一刻,龙静瞬间就消失在了徐凌的眼前。

      一道黑影出现在了戈闇之王的身边猛然地击出了如同疾风一般的拳头。

      在戈闇之王看穿龙静的动作,要抓住龙静右手的那一瞬间,龙静的攻击却马上收了回来,转而从另一个方向踢出了难以闪避的一腿。

      「哼!」戈闇之王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接着巧妙的移动了脚步,竟然是恰好闪避过了龙静的攻击!

      既然知道了戈闇之王并不会对自己造成重大的伤害,龙静乾脆下定决心,全心全意地疯狂进攻!

      金色与黑色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的快速交错,随着两人快速地移动身体,这个巨大的广场空间之内竟然是颳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强烈风压!

      徐凌惊愕地看着战圈之中的龙静。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看见了龙静使出了全力!

      这时的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以前真的是太小看龙静了!华丽的身段、优美的姿势、无可挑剔的弱点攻击,这是受过了战斗训练的吸血鬼才能够拥有的高级战斗技巧。

      可是比起了戈闇之王比较起来,龙静在战斗经验上就显得严重的不足。

      很快地,龙静就被戈闇之王给一腿击飞了出去。

      徐凌在一瞬间就接住了龙静。

      「没事吧?」

      「没事。」龙静有些气喘吁吁地说。

      徐凌清楚地看到,在龙静的眼神深处,似乎有一股潜藏着的斗志被激发出来了!

      霎时徐凌明白了,也许要通过这个关卡,必须要凭藉的就是龙静的速度与技巧了。

      「让我休息一下,我想要好好的思考……」龙静坐了下来,眼神直愣愣地看着身处在魔法镇中央的戈闇之王。

      脑海中浮现了刚刚一幕又一幕的攻防画面,戈闇之王的破绽,自己动作的失误之处……

      「既然这样的话,那幺就换我上吧!」徐凌接着又往戈闇之王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龙静的动作相较之下,徐凌的战斗方法就显然单调的多,几乎毫无变化。

      虽然够快、够狠,但是却容易被戈闇之王抓住了动作之间的破绽,再不出五回合之内,就被戈闇之王给轻易地甩了出去。

      「唉……照你的战斗方法是不可能摸到这个家伙一下的。看来这一次真的要依靠小姑娘了。」加尔托斯叹了一口气说。

      徐凌以前的战斗方式主要是靠着绝对强大的力量与速度去压制敌人,正是一力降十会的写照。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面对着力量与速度都比自己还要强的多,而且战斗经验与技巧也都远远胜过自己的戈闇之王,巨大的实力差让徐凌想要碰到对方一下都是极为困难的一件事。

      在过了一个小时之后,龙静再度站起身来,眼神中充满了挑战者的斗志。

      在这一个小时之内,徐凌已经向这只戈闇之王挑战了无数次了。虽然不到十回合之内就会被击飞出去,但是在加尔托司的指导之下,徐凌确实地在慢慢进步当中。

      「徐凌……你真是逊爆了。」龙静劈头就是对着徐凌说出这句话。

      在龙静看来,徐凌的战斗方法根本毫无技巧可言,也难怪会在十回合之内就被戈闇之王给甩了出去。

      「哈哈……」徐凌不置可否的乾笑着。接着宛如和龙静接棒一般,互相拍了一下手掌,看着龙静往广场中央的魔法阵走去。

      龙静慢慢地走到了戈闇之王的身前,接着两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以如同闪电疾风一般的速度开始了近身攻防!

      龙静的动作与一个小时之前似乎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差异。虽然戈闇之王仍然是应付的游刃有余。

      但是龙静的动作竟然是越来越快,而且攻势有逐渐猛烈的趋势!

      一直到整整过了五分钟,龙静竟然是自己从战圈之中退了出来。

      瞬间出现在墙边的龙静身上满身大汗,眼神中除了一丝明悟之外,还充满了战意与斗志!彷彿像是随时都会在冲上去与戈闇之王一战似的。

      「唉……小姑娘的战斗天赋跟你一比简直是相差太多了。要是当初我附身在她身上不知道该有多好。」加尔托斯叹了一口气,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对着徐凌说:「在第一次战斗就能支撑一分钟以上,第二次战斗就可以凭藉自己的意识退出战圈。哪像你……打了这幺多次都还撑不过十秒钟。」

      无视了加尔托斯的嘲讽,徐凌连忙走向了龙静。

      「你还好吗?」

      「别过来!」龙静看到了朝向自己走来的徐凌,连忙举起手来制止他。语气里似乎有些紧张。

      「呃……」听到了龙静的声音,徐凌马上定在了原地。疑惑地问:「你怎幺了?」

      「你别管啦!总之给我站在那边,不准接近我三公尺之内!」龙静强势的命令道。接着犹豫了一下,问向了站在魔法阵中央的戈闇之王:「这里……有可以洗澡的地方吗?」

      听到了龙静的问题,戈闇之王将手举了起来,指向了一个方向。

      徐凌与龙静同时往戈闇之王所指的方向看去,那里通往了一个走道。

      龙静毫不犹豫地朝向那个走道走了过去,而徐凌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也随之跟了上去。

      进入了这条走道走了一阵子之后,徐凌与龙静都发现到,这里走道旁的房间竟然是像是宿舍一般的地方!有着许多格局相同,可以供人起居的房间。

      「你……你是要跟我跟到什幺时候?你这个大变态!」龙静在走到了其中的一处房间门口之后,转过身来气呼呼地对着徐凌说道:「我跟你说,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人!」

      「呃……不是!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要看看这条走道里究竟有些什幺东西……」在徐凌说到一半的时候,龙静就冲进了房间里面,并且大力地把门给甩上。从里面传来了一声「喀擦」上锁的声音。

      「……算了,我自己进去看看好了。」

      「混蛋!你敢进来的话……」在龙静话来没说完的时候,徐凌打开了隔壁房间的房门,走进了房间里面。

      「两人一间的宿舍啊……」徐凌走到了书桌的前面,抽开了抽屉,里头有着几张写满了古代文字的纸。

      因为徐凌看不懂古代文字,于是在翻了几页之后,又将它们给放回了同样的地方。

      走到了浴室,徐凌有些疑惑地转开了水龙头,赫然发现竟然是有着「哗啦啦」的清澈自来水流了出来!

      「加尔托斯,这个古代遗迹的上方不是沙漠吗?」徐凌惊愕地问着。

      「这还不简单,只要蒐集空气中的水元素,慢慢的累积起来也可以变成水啊!这个地方少说也蒐集几万年了,存放水元素的水槽我看也早就满了吧?」加尔托斯理所当然地说。

      就在此时,龙静有些紧张和生气的声音在徐凌的脑海内响起。

      「徐……徐凌。把你的空间包包丢在我房间门口,然后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条通道!去传送阵那边等我。」

      这家伙……居然忘记拿衣服了。徐凌的嘴角微微地扬起,接着照着龙静的指示做了之后,便慢步走去了那巨大的魔法阵空间。

      「你还真的走了啊?我还以为你会在她门口埋伏呢。」加尔托斯有些遗憾地说着:「你丢掉了一个多好的机会啊!」

      「是吗?我可没有在别人面前上演十八禁情节的勇气。」徐凌不置可否地说着,彷彿毫不在意一般。

      「反正龙静也跑不了,以后的机会多的是。等到把你这家伙弄出我体外的时候在说吧!那档事还不急,我现在最想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你……果然还是想试试看吗?即使我不赞同你这幺做。」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更何况……我已经想到了一个新方法,可以夺取到传送魔法阵的钥匙!」走回了魔法阵的房间之内,徐凌看着直直站在中央的戈闇之王,嘴角扬起了自信的微笑。

      「喂!老大,我这次可是要动真格了喔,你準备好了吗?」

      「第二阶段强化‧黑暗战骑!」

      全身套上了黑色重甲的徐凌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戈闇之王,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大声的喊了出来:「制约之锁第一封印‧解除!」

      「轰!」的一声,大量疯狂的恶魔之力从徐凌的每一个细胞当中窜出。

      而徐凌身上的盔甲也出现了一些奇异的变化,变得更加的狰狞骇人!嗜血、暴虐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徐凌的心神。

      但是只在一瞬间,徐凌的意志力就马上将这些有些失控的感觉给压制了下去,冷静地盯着眼前的戈闇之王。

      哼!上次是事出突然,而这次已经有所準备,意识怎幺可能还会被侵蚀?

      接着徐凌伸出了右手,大量的恶魔之力随着徐凌右手的方向延伸了出去。并且开始慢慢地成形,赫然成了一把双手巨剑的样子!

      「嘿嘿……何南城所留下来的魔力控制术终于可以配上用场了。给我出来吧!恶魔之剑!」

  • 名称:复合大师 电视剧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