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墓超清

      从沙漠深处吹来的风异常的强劲,经常有阵阵的黄沙被突然颳起的劲风给捲了起来。

      这些黄沙混在空气之中,造成这里的空气品质比起别的地方还要低了许多。在这样的环境底下,套着长袍,把自己的全身给包覆起来走在街上的人们比比皆是。

      这里是在吉贝斯塔大陆上,人类区域的西之地,也是人类区域之中最为混乱不堪的地方。

      在这广大的西之地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沙漠。在这资源稀少的沙漠之中分布着许多大大小小规模不同绿洲与国家,为了掠夺资源以求生存下去,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断发生,这也形成了此地佣兵盛行的风气。

      在不同的国家之中,规模不同的佣兵公会也随之存在着。但是这些佣兵公会并不像是冒险者公会那样的树状体系,而是每个分别独立开来的集团。小的公会只有几十个人,但是大型的佣兵公会甚至有数百接近上千的成员。

      所谓的佣兵就是:只要给钱,就可以为你卖命。

      佣兵与冒险者最大的不同就是:不管是任何骯髒龌龊的事情,只要肯出相对应的金钱,佣兵都会帮你解决。

      所以大部分佣兵手上的沾的人血都比冒险者还要来的多!

…………

      「就是这里了吧?」这里是位在沙漠城市里面的一处充满沙尘与垃圾的老旧建筑区。一名身材颇为英挺,身穿低调不起眼的褐色长袍并且有着一头蓝色头髮的年轻男子低声的自言自语。

      看着手中地图上头所标记的地方,眼前的这栋看起来非常不起眼又充满风疮的建筑物应该就是自己的目的地:名为「狂沙之鹰」的酒吧兼佣兵公会据点。

      在他的身旁是一名并不常见的美丽女子,有着在这世界颇为少见的黑色长髮。

      美丽的黑色长直髮柔顺的披在身后,白皙稚嫩的皮肤看起来与这片经常颳起黄沙的沙漠格格不入。

      虽然长相出众,但是脸上的冷漠表情却令人不敢接近。这名女子同样穿着褐色长袍,手上撑着一把黑色的伞,挡住了这个地域炽热难耐的阳光。

      这两人正是经过了三个月漫长旅途的徐凌与龙静。

      由于卡飞那领地并没有魔动列车的经过,所以两人只好像是之前前往桑达莫拉那样,先骑马前往邻近的城市,再转搭魔动列车来到这个西之地。

      但是西之地势力混杂,魔动列车的铁路网也没有太过深入,所以徐凌与龙静只好购买了适合在沙漠之中行走的骆驼。

      在骑着骆驼行走了两个多月之后,终于来到了当初在桑达莫拉所遇到的佣兵傅泊说的国家:「沙特国」!

      抵达了沙特国之后,徐凌他们又花了几天来到了沙特王国的首都「普卡伦」。在这里有着非常明显的地位悬殊差距,少部分拥有身分地位的人居住在具有水源与绿地的丰饶之处,并且盖着美轮美奂的房子。

      而大部分的一般平民则是居住在像是贫民窟一般的拥挤且纵错複杂、如同迷宫一般的小巷弄里。徐凌与龙静在寻找了一段不短的时间之后,才终于找到了这间名为「狂沙之鹰」酒吧的所在地。

…………

      「我们进去吧。」徐凌对着身旁的龙静说,接着推开了酒吧的门走了进去。

      首先迎接徐凌的是一股浓浓的酒臭味,与感觉像是好几天没洗过澡的男人体臭。接着是一阵嘈杂疯狂的喧闹声、散乱的桌子、翻倒的椅子,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这个地方的毫无秩序。

      「呃……好臭……」徐凌下意识地转身看向龙静,果然龙静也是一副很受不了的表情。

      当下徐凌便决定先离开这个酒吧,总之先在这沙特国的首都「普卡伦」找到一间落脚的旅店再说。

      可是当他们要退出门口的时候,却刚好有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从外头进来堵住了徐凌与龙静的去路。

      带头的是一个剃着极短头髮的粗旷男子。这名男子身穿皮甲,背上背着一把大刀,脸上带着极为痞子的笑容。

      现在这名挡住徐凌去路的男子正好带着身后的一票人走进了酒吧,与徐凌两人撞个正着。

      在那名男子看见了龙静的面容之后露出了带着一丝丝邪恶的笑容,朝着酒吧裏面大喊着:「呦!兄弟们,有客人来了,难道我们『狂沙之鹰』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

      原本在各自聊天喝酒的众佣兵们听到那名男子的喊话纷纷转过头去,在看到龙静之后,大多数都扬起了猥亵的笑容。有些甚至还站起了身子朝向门口走去,至于旁边的徐凌完全直接被无视掉了。

      「小姐,既然来了就别这幺急着走嘛,陪我们兄弟喝两杯,聊聊天怎幺样啊?」

      四周围不怀好意的视线看了过来,不只是龙静,甚至连徐凌的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一股无名的怒火从徐凌胸口之中冒了出来,突然有一种想要把眼前的人全都打趴在地,把这间酒吧给拆掉的冲动。

      虽然并不惧怕四周围的这些佣兵们,但现在徐凌并不想惹事生非。

      徐凌直接从自己另外买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张褐色的晶卡,递给了挡在自己前方的男子。

      「这一张晶卡是一个名叫傅泊的人给我的,你们这里有这样的人吗?」

      「傅泊?」那名男子的表情愣了一下,接过徐凌给的褐色晶卡,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哈哈哈……他们居然是傅泊找来的。」

      「这下事情好玩了,嘿嘿嘿……不知道裘努会怎幺做,有好戏看啰。」

      听到旁边佣兵的话语,徐凌微微皱起了眉头,不晓得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听他们的语气的确是认识傅泊没错,但是眼前的状况却与想像中的不太一样,似乎有着什幺徐凌所不知道的隐情。

      「这张卡不是代表着沙漠之鹰的贵宾卡吗?」徐凌问。

      「操你妈的什幺贵宾卡!傅泊那个畜生也有资格发贵宾卡?」裘努突然破口大骂并把褐色晶卡一把摔在地上。在求努大力地践踏之下,那张晶卡一下子便支离破碎了。

      「哈哈哈……看来裘恩真的对傅泊怨念很深啊!」

      「可不是吗?傅泊那小子也没什幺实力,居然就踩在裘恩的头上去当中头目了,这怎幺能叫他不气?」

      「这两个家伙遇上大麻烦啰。那个女的还颇正点,这下可真的是羊入虎口了。嘿嘿……不知道裘恩能不能也让我们玩一下。」

      在旁边佣兵粗俗的话语中,徐凌也大概了解事情的经过。

      反正这个人就是看傅泊非常的不爽,甚至可以说是死对头。此时傅泊不在这里,眼前这裘努显然是真的不打算放自己和龙静离开,那也好,就直接把这酒吧给拆了吧!

      正当徐凌要出手攻击的时候,在脑海中却出现了龙静的心灵传音。

      徐凌,你不要出手。让我来就好了。

      徐凌心中有些惊讶,但是表面上却没有显示出来,只是不晓得龙静打算要怎幺做。

      「嘿嘿嘿……既然两位是傅泊的好朋友,那自然也是我的好朋友啦!那身为好朋友怎幺能不好好地招待两位呢?」裘努的贱脸笑着,接着大喊:「兄弟们,男的抓起来,揍死他!女的我先用了啊,哈哈哈……」

      在裘努喊话的那一瞬间,龙静瞬间从手掌翻出了梅丽丝为自己打造的匕首。

      除了徐凌之外,众人的肉眼皆捕捉不到龙静的动作。

      此时的龙静以超高速度将匕首插进裘努的喉咙里,顺着他的身体绕了一圈在回到了原地。

      「哈哈啊……」裘努依然在笑着,但是却已然失去了声音。身体也依然摆着刚刚的姿势,但是却是停止了动作。

      在所有佣兵的眼里,龙静的身影是一动不动,但是在手中却瞬间出现了一把滴着血滴的匕首。

      而在她对面的裘努,脖子上却是出现了一环血环。如同漏水的水管一般,鲜血不断的从脖子的断口处淌淌流下,染红了裘努整身的皮甲。

      如果是一般的形况,这些一起在沙场之上出生入死的兄弟一定会冲上去为他们的兄弟报仇。

      就算对方很强,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在人数上的优势足以弥补这个缺点。

      但是在此时,这些佣兵们却是一动也不敢动,惊惧地看着眼前突如其来的意外状况。

      龙静的杀人速度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他们甚至看不清楚龙静是如何地动手杀人,只有她手上的匕首证明了这一切。

      刚刚对着徐凌与龙静出言不逊的佣兵们,此时此刻通通都把他们当成是魔鬼一样,纷纷下意识地远离。甚至刚刚挡在徐凌他们前面,才刚回到酒吧的佣兵们又再度夺门而出,像是逃命一般地跑了出去。

      原本热闹的酒吧现在却是寂静无声,甚至都能听见龙静匕首上的鲜血滴到地上的声音。

      龙静随手一甩,那沾在匕首上的鲜血顿时被甩了出去,溅洒在一旁的地上。匕首的刀面又恢复成了原本的光滑洁净,就像是完全没沾过血似的。

      龙静的视线扫了一圈,被龙静所看到的佣兵都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了……这个看起来秀色可餐的美女,其实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看着这一幕,徐凌想起了在讨债集团来到领地的那一天,龙静一个人杀死了那一大群人的血腥画面。

      是因为她体内有着吸血鬼的血统,所以才能对杀人这幺毫无顾忌吗?徐凌不禁这样子思考着。

      不过话说回来,无论怎样都没关係。也许龙静这样子做才是正确的,毕竟这里是强者最大的另外一个世界!如果没有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那就只能沦为被人欺压的下场。

      龙静看了徐凌一眼,没有走向门口反而是朝着酒吧内部走去。龙静优雅的在吧檯前面坐了下来,而徐凌也随之坐在了龙静的旁边。

      「请问你知道傅泊他在哪里吗?」徐凌问向这吧檯的主人,那是一个冷漠淡定的中年男子。在他的身上有着无数的伤痕,看起来也曾是一个佣兵的样子。

      「不清楚。但如果他是狂沙之鹰的成员,应该不久之后就会回来了。」

      中年男子平稳地说,似乎对于这种酒吧内的厮杀司空见惯了。

      他一个眼神使了过去,马上就有另外两个男人出现把裘努的尸体给拖走,而地上的血迹却没有丝毫去整理。

      徐凌似乎明白这间酒吧既恶臭又凌乱的原因了。

      在这种龙鱼混杂的地方,纷争与杀戮一定是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去维护环境的整洁根本没有丝毫意义可言。

      「那幺就来两杯啤酒好了,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徐凌说。

      你会喝酒?就在酒吧老闆从后面拿出了两大杯啤酒放在了徐凌他们面前时,龙静的声音在徐凌的脑海内响起。

      「以前没喝过,不过身为一个冒险者不就是要在酒吧里面大口喝酒吗?」徐凌笑着回答,接着拿起吧檯上的大杯啤酒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你们是冒险者?六级的还是七级的?」那酒吧老闆问着,接着在顺手推了一个盘子过来。

      在盘子上头放着黑黑长长的物体,散发着奇妙的气味。

      「七级。」看着那盘诡异的物体,虽然看得出来是老闆想要招待他们的,但是徐凌完全没有动手去取来食用的慾望。

      「这个……是什幺东西?」

      「沙漠蜈蚣,放心吧。已经处理过了,是没有毒的。」似乎是想要证明给徐凌他们看,酒吧老闆还抓了一两条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开始嚼了起来。

      「看你们的反应,应该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鸟不生蛋的沙漠地区吧?」酒吧老闆平静地述说着,口语中带着回忆的味道,然后再抓了一条虫子丢进自己的嘴里。

      「也许来自别的地方的人觉得很奇怪,但在我们这里,吃这种沙漠区域生长的虫子是非常司空见惯的事情。也许这些虫子看起来很噁心,但在执行任务却粮食耗尽的时候,它们能够救你一命。」

      听到酒吧老闆这样说,徐凌想起了在以往似乎是很贫困、经常遇到断粮危机的卡飞那领地。

      接着他鼓起了勇气,在龙静有些意外的目光之中抓了一条烤的漆黑的沙漠蜈蚣,丢进了自己的嘴巴咀嚼了起来。

      咬下去的感觉并没有想像中的噁心,那种口感就像是在前世之中的鱿鱼丝。

      带着有些奇怪的腥味,虽然并没有很好吃,但也不到难以入口的程度,用来做下酒菜倒是刚刚好。

      「其实还好耶。龙静你要不要吃吃看?」拧了一条黑色蜈蚣,徐凌把它递到龙静的面前。

      看着那黑色乾扁的虫子,龙静的脸色稍微变差了一些。

      下一刻龙静撇过头去,用非常不爽的语气说:「要吃你自己吃!」

      看到龙静的举动,徐凌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把手上的那只虫子扔进自己的嘴里,在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啤酒。

      「噗哈哈哈哈……那小子在干嘛?」看着徐凌的行为,四周的佣兵又开始谈笑风生起来,彷彿刚刚的事情不曾发生似的。

      对于这些佣兵来说,伙伴的死去也是极为平常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不会把同是佣兵的人惦记在心里,更何况是被自己极为信任的伙伴给背叛也不在少数。

      「这位兄弟该怎幺称呼?我的名子叫做索岩,是这家隶属于狂沙之鹰的酒吧老闆。」因为龙静坐在那边的关係,没有人敢上去与他们两个攀谈。在全场的人当中,也只有这位索岩老闆才敢与徐凌攀谈。

      「徐凌,来自贝拉格。」

      「工匠之国贝拉格吗?的确推测得出来,傅泊就是去那边购买装备的吧?那幺……你来到此地的原因也是因为『那件任务』?」

      听到「那件任务」这个关键字,所有的佣兵们虽然还是照样谈话,但是几乎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徐凌与索岩的对谈上面。

      「那件任务?也许是吧。」徐凌似是而非的笑着说。

      虽然没有讲明,但是大家都知道「那件任务」指的就是攻略远古遗迹,由沙特王国所发布的SS级任务。

      在攻略这种危险的任务时最安全可靠的方法就是:找几个无比强大且值得信任的队友!

      如果徐凌他们也是要参加这幺任务的话……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信任,但是至少是由同一个佣兵公会的傅泊找来的。

      另外,他们的实力强大也已经证明出来了。如果一起行动的话,任务成功率无疑会提高许多。

      索岩笑了一下,接着便走到酒吧的另一头。

      在转过身后,索岩以徐凌所看不到的角度朝着一名佣兵使了个眼色。接着再拿出一张全新的晶卡,在这张晶卡之上头刻画着一只秃鹰的图案,索岩将它递给了徐凌。

      「傅泊那张晶卡的确不是什幺东西,只有这张经过我们改造过后的晶卡才能证明你们是狂沙之鹰的朋友。以后拿着这张卡片到我们狂沙之鹰的地盘,都可以无限制的使用,像是免费的住宿或是喝酒之类的。」

      「这幺大方?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正当徐凌把这张新的沙漠之鹰晶卡给收起来的时候,突然间「砰」的一声!这酒吧的大门被大力的撞开,一脸惊喜的傅泊冲了进来,看到徐凌与龙静更是哈哈大笑了出来。

      「徐凌兄弟,我等你好久了啊!哈哈哈……这段旅程你真的是辛苦了。」傅泊热情的打着招呼,朝向徐凌这边走来。

      「你在这里的地位似乎不高,给我的那张卡片还被人狠狠地摔在地上踩爆了。」

      「啊哈哈……」傅泊有些尴尬的笑着,接着便说:「虽然我迟早也会宰掉裘努,但是没想到他居然先死在了你们的手里。光是这样我就欠你们一份人情啊!在这里,有什幺闲杂琐事就尽管差遣我吧!」

      「索岩大头目,这就是我所跟你说的冒险者。」傅泊恭敬的对着酒吧老闆索岩说道。

      「大头目?你就是这个狂沙之鹰的老大?」徐凌有些惊讶的看着这名不起眼的酒吧老闆,没想到他居然就是这个狂沙之鹰的大头目。

      「可惜并不是。」索岩一边擦着杯子,一边淡淡的说:「大头目只是个名号而已。在我们之上还有一个从来不管事的首领。」

      「哈哈……可是对我们来说,大头目才是我们心中的首领啊。」傅泊笑着说,接着对徐凌讲:「我们狂沙之鹰分成一般佣兵、中头目、大头目和很少见到的首领。但是平常负责管理、照顾我们这些小弟的都是大头目。除了这间酒吧之外,有几条街也都是由狂沙之鹰别的大头目来管理的。」

      听到傅泊这样子讲,徐凌大概有些了解狂沙之鹰的构造了。

      真正的首领只管理每个大头目,而大头目则是负责管理狂沙之鹰的各个区域。

      「好了,既然傅泊你来了也该回归正题了吧?你们要给出什幺条件让我们和你们狂沙之鹰合作?」

      「这个啊……老实说,没有亲自见识过你们的实力实在是无法轻易下定论呢。」一名听起来颇为愉悦的年轻男子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

      徐凌与龙静都猛然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进入战斗状态!并且警戒的看向那突然出现坐在吧檯之上的男子。

      他们两人居然都没有察觉这名男子,这个人究竟是怎幺无声无息的坐在这吧檯之上?甚至……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他们两人甚至都感觉不到这名男子的存在。

      要知道……徐凌可是在外域接受过了加尔托斯的魔鬼训练,而龙静是天生擅长隐匿的吸血鬼,这样子的两人居然都无法察觉到这名男子的行动。

      「哎呀,干嘛这幺紧张嘛?吓到你们了吗?我的名子叫做空楠。就是狂沙之鹰的总首领。很高兴认识你们,徐凌和龙静。」

      这名叫做空楠的男子有着灰黑色的头髮和眼睛,与龙静的纯黑不同。

      穿着一般的平民布装,唯一比较特别的就是在他的双手前臂之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就像是「格斗家」象徵,为了保护自己的双手而做的措施。

      空楠带着亲切的微笑看向徐凌他们,年纪约十八岁左右,是与徐凌他们同辈或稍微年轻一点的年龄。

      这个青年有着英俊的面容与亲切和善的气质,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大概谁都不会想到他就是佣兵公会的首领。

      「你是什幺时候到我们身边的?」龙静带着冷漠表情问向了那亲切微笑的空楠。

      在龙静问的时候,徐凌发现到:不管是索岩还是傅泊,他们虽然对这空楠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但也只是无奈的笑笑。整间酒吧裏面都没有多大的反应,彷彿已经习惯了似的。

      「是什幺时候呢?我想想喔……大概是从索岩说『一个从来不管事的首领』那边吧?」听到空楠这样说,索岩不禁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表情。

      「哈哈……不过这也是事实啦,没什幺好反驳的。」听到空楠这样说,龙静不禁露出了有些沮丧的表情。

      自己最擅长的就是隐匿,想当然,发觉四周围状况的能力也非常的高。可是自己居然完全无法察觉有人已经静悄悄的出现在自己周围!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好,但是在内心里,龙静的信心却是已经大大的受到了打击。

      「你刚刚说没办法下定论,那打算要怎幺判断彼此的实力?如果要合作的话,应该要对彼此有基本的认识吧?」徐凌看向了空楠,眼中隐隐有藏着战意。

      「也是呢,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直接打一场了吧?」空楠带着极为挑衅的口气说,彷彿明白了徐凌的想法。

      「不过可不能在这边开打喔!你们跟我来吧,如果愿意合作的话,我也可以先帮你们找个安脚之处。」空楠笑着说,接着便带着徐凌与龙静往酒吧的后门走了出去。

      徐凌两人跟在空楠的身后,而索岩与傅泊则是跟在空楠的身边。所有人皆是沉默不语,各自思考着自己心中的事情。

      「加尔托斯,你知道刚刚那家伙是怎幺出现的吗?」徐凌在心中问。

      「我……不知道。大概是属于非常擅长隐匿自己气息的那种人吧?」加尔托斯的语气似乎有些疑惑。

      「连你都不知道?」徐凌极度吃惊的说。

      「没错,而且我隐隐的有一种直觉……」

      「什幺直觉?」

      「不,没什幺。应该只是我的错觉,等一下你和他战斗就可以测出他的实力了。」

      「嗯……不知道为什幺,就是有一种看他很不爽的感觉。」徐凌在心里说道。

      「哈哈哈……那你就照自己想的去揍死他吧!别忘了在火焰山脉所受的历练,记住,战斗的真谛就是要靠气势!」

      「如果真揍死人的话……事后会很麻烦的。」

      「……说真的,可别太大意了。我也看不透那个男人的实力。」

      「你也看不透……?好,就让我测试看看这个人究竟有多强吧。」

      在与加尔托斯对话的时候,徐凌等人已经跟随着空楠等人穿过了数条複杂如迷宫一般的阴暗小巷。

      回过神来时,发现他们居然已经离开了普卡伦城的边界,来到了郊外荒地。

      「不好意思,请两位在跟随我们一段时间,我们真正的总部可不是在城里。而是在首都郊外的一个隐蔽地点。」空楠笑着说:「到了那边我们就可以不用顾忌的大打出手了!」

      又走了一小段路。

      果然,在经过一处隐蔽的天然巨石屏障后,来到了一处像是土匪山寨一样的地方。

      这里破碎的武器与酒瓶丢的随地都是,有着许多简易破烂的屋子和一栋稍微比较有规模的大房子。

      在房子的中间摆着一只刻着老鹰图案的招牌,显示了这个地方就是『狂沙之鹰』的总部。

      「喂喂喂……怎幺我一段时间没来就变得这幺髒乱啊?」

      看着眼前的惨况,空楠不满的大声喊说:「不是说好至少总部要保持的乾乾净净吗?」

      「谁叫首领小哥你这幺久才来看我一次?人家也就不想打扫了。」一名身材火爆,年约三十的美丽少妇从总部走了出来。

      这名少妇狐媚的对着空楠抛着媚眼,对此空楠只是无奈的笑笑。

      「阿芷……这样以后我们可就都没客人啦!好啦,以后我常来一点好不好?」

      「哼!你哪一次不是这样说……」名为范芷的妇人看到了龙静与徐凌两人,下一刻表情马上变的阴冷起来,主要的目光都是看向龙静。

      「小楠,那个女人是谁?」

      「他们是冒险者,而且可能是要和我一起去执行那SS级任务的冒险者。怎幺样?想试试看他们的深度吗?」

      此时徐凌发现,不只是这个从总部出来的美丽少妇,许多的人渐渐地从这个佣兵聚集地出现。

      而且显然与酒吧的那些人不同,这里的人都有着不凡的实力。

      「这不是当然的吗?没有足够的实力到时候也是死而已,哼哼……老娘早就不知道抽回几个不自量力的家伙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给我滚的远远的!」范芷恶狠狠地看向龙静说:「免得不小心就被小姐我给杀了。」

      但是龙静根本就像是完全没听到似的连理都不理她,让范芷更加的对龙静看不顺眼。

      一名长得非常的肥胖,皮肤黝黑的男人从旁边走了出来。

      「冒险者那是什幺东西?整天在那边寻宝探险,做着白日梦的白痴,他们是杀过几个人?」

      他的手上还啃咬着一根肥滋滋的肉,一口把那肉吞进嘴巴里,再把整只骨头乾乾净净的拉了出来。

      接着他看似随手一丢,但那骨头却是笔直地朝向徐凌飞去。

      徐凌的头侧向一边闪过了骨头的攻击。

      原本就已经不太高兴的徐凌,被这样激怒之后,心中的不爽早就已经达到了最高点。

      但是在这种时刻,徐凌反而是面无表情,淡淡地看向对面的那个胖子。

      「哈哈……黑肥不要这幺呛嘛。」虽然空楠这样说着,但是他的语气里却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反而是有种看好戏的心态。

      「虽然没有杀过人,不过你可以很荣誉的当第一个被我杀掉的对象。」徐凌猛的一踩之后整个人冲了出去,在手上拔出梅丽丝所打造的短刀朝向黑肥刺去。

      同时间范芷的黑色长鞭也抽了出来,看起来足足有十公尺长黑色带刺长鞭宛如有灵性那般朝着龙静横扫过去。

      「爆发力是还不错,哈哈,可是这有屁用?」黑肥大笑一声,接着手上的戒指突然放出了强烈的黄光。黑肥用力的用拳头往地上一砸。

      「地刺!」连续好几声的轰鸣声从地上冒出,数百根大约有一公尺高的尖锐土刺从地上疯狂的窜出,从地下往上攻击冲刺中的徐凌。

      面对突如其来的尖刺,徐凌并没有后退而是纵身一跳。

      这一跳居然往前上方飞出了数公尺高,只有一公尺左右的地刺根本无法攻击到徐凌分毫。

      下一刻,处在半空之中的徐凌却看到了黑肥的冷笑。

      只见在黑肥的面前,居然是一座巨大的攻城用巨弩。黑肥用自己的手臂拉动了这个巨弩。看着在半空中无法移动、活生生就像个靶子一般的徐凌,黑肥露出了一丝瞧不起人的笑容。

      「去死吧,蠢货。」

…………

      在另一处战场。宛如一阵黑色的飓风一般,范芷的黑色长鞭疯狂的甩动着。一般人几乎看不见鞭子的蹤迹,只有巨大的黑影垄罩了长鞭的覆盖範围。

      而龙静就正处在这黑色的鞭影风暴之内,身上的长袍已经收进了空间戒指里。

      龙静此时穿着梅丽丝为自己量身打造的黑色战斗套装,正危机重重的闪躲着范芷惊涛骇浪一般的攻击。

      在外人的眼中,只要身处在范芷的攻击範围之内,那一定就只能落个死无全尸的悲惨下场。

      即使现在的龙静看起来还能勉强躲过这重重鞭影的攻击,但是那高度的精神集中与运动消耗也一定会让龙静不堪负荷。

      傅泊的脸色非常难看,而索岩也是一副可惜样的表情。

      在这些人之中只有空楠饶有趣味的看着龙静的一举一动,眼中居然出现了一丝讚赏的意味。

      相较之下,空楠对于徐凌那边的战况却是不屑一顾。

      「砰!」

      随着一声巨响的出现,巨大的攻城弩箭笔直且快速地朝向徐凌射出,在半空之中丝毫无法闪躲的徐凌被这只弩箭完完全全的命中。

      中箭的徐凌随着弩箭一起射向了其中一座破败的建筑物。「轰」的一声,整座建筑物都倒了下来。

      「妈的,连一分钟都撑不到。浪费了老子的一次地刺,果然冒险者全都是废物!」黑肥看着徐凌所飞出去撞倒的建筑物,大声且得意的说。

      不过就在下一刻,一阵轰鸣从那座建筑物传了出来。

      在黑肥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下,原本射出去的攻城弩箭居然是以比原本射出去的速度在快上许多的速度倒射回来。

      在这倒射回来的攻城弩箭的前进路线上,原本竖立在地上的土刺一一都被撞碎,成了一堆堆积在地上的小土堆。

      虽然速度与威力都加强了许多,但是似乎失了準头。

      这带着风啸声的弩箭直接从黑肥的身边飞射过去,直直的射入他身后的建筑墙壁。黑肥的头上渐渐地冒出了冷汗。

      刚刚……如果这支箭的準头在準一点,自己说不定就要提早退场了啊!

      「该死的!」黑肥大骂了一声,接着重新把自己的攻城巨弩给调整好,瞄準了刚刚徐凌所撞倒的那栋建筑物。

      在一片尘土飞扬之中,果然是毫髮无损的徐凌做出了投掷的姿势,身上的褐色长袍早已碎成一片片的布块,露出了在里面的战斗轻便套装。

      「砰!」「砰!」「砰!」「砰!」「砰!」……

      黑肥的攻城巨弩不断的连射,不断的连发让黑肥的手开始有些不堪负荷。

      在发射了十几发之后,黑肥看到了那不可思议的景象。这时黑肥的眼神开始露出了恐惧,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再也发动不了攻击。

      不仅是黑肥,除了同样在战斗之中的范芷与龙静,还有对于徐凌这场战斗毫不在意的空楠之外,几乎是所有人都被徐凌的动作给吓得不知所措。

      在数秒之前,连续十几只攻城弩箭轰向了徐凌。

      要知道这些弩箭可是用来「攻城」用的,就连坚固的城墙可能都抵挡不住黑肥这样猛烈的轰击。

      可是徐凌直接伸出了他的一只手,居然硬生生的接住了朝向自己飞射而来的攻城弩箭!

      在接住之后随意的往旁边丢弃,在两只手轮流接箭之下,把所有的攻城弩箭全部都接了下来。

      更加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的脚步甚至是没有一毫米的后退。

      「怪物啊……这个人是怪物啊!」四周围的佣兵们不可置信地低声说着。

      「对不起我错了,我是猪眼睛,请不要杀了我!我还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外加底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黑肥早就丧失了刚刚的气焰,收起他的攻城巨弩,朝着徐凌跪了下来不断的磕头道歉。

      「唉……算了。」看到黑肥这样毫无尊严的样子,徐凌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第一次遇到讨债集团那时。

      想起自己那屈辱的样子,徐凌也就丧失了想要找他麻烦的想法。

      接着徐凌看向了龙静那边的战圈……

      范芷依然在疯狂的甩动她的鞭子,而龙静也依然是在这鞭子的攻击範围之中不断的穿梭着。

      虽然看起来依然是范芷主攻,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边子的甩动速度似乎是有越来越慢的趋势,而且龙静闪躲鞭子的动作也是越来越流利了。

      「呵呵……居然懂得利用敌人来帮自己进行训练。是因为看到我的出现才受到了打击吗?这个龙静是个可以教育的良材,徐凌在相较之下就弱了不少。」

      在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之下,空楠自己站在一旁,微笑地喃喃自语着:「哦?战斗也快要结束了呢。」

      范芷的手臂感觉到极度的疲惫,几乎都快倒举不起来的程度了。但是她不能够停止攻击,因为一旦停止攻击的话,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了!

      对于龙静的感觉,从一开始的轻视到后来的慎重,在到现在的无奈与害怕。

      她感深深觉得自己不应该找惹这个看起来就像是个花瓶的女人,现在的自己感到非常的后悔。

      在快速的鞭影之下,范芷感觉到自己越来越难以捉摸龙静的动作。反而是自己的攻击轨迹好像都被对面的龙静看透了,外面看起来似乎是自己在主导攻击,但只有范芷自己才知道根本是相反过来!

      与其说是自己攻击龙静,不如说是为了防止龙静攻击自己才被迫发动攻击……

      在范芷越来越疲惫的攻击之下,突然间,一阵冷意从脚底下往上传到了范芷的头顶,让她不禁打了一下冷颤。

      她对于眼前的情况感到非常的不敢置信,甚至在心中出现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感。

      因为……龙静在她的眼前消失了!无论自己再怎幺寻找,都再也看不见龙静的身影。

      「你已经没用了。」龙静的声音在范芷的耳边响起,范芷连忙甩动鞭子过去,但是依然没有龙静的人影。

      在下一刻,在范芷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阵冷冰冰的触感,那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而龙静的声音也随着这把匕首的出现传了出来,就宛如是死神的呢喃声……

      「你……想知道我杀过几个人吗?」

  • 名称:古墓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