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国无双7超清

      在这巨大地底都市的一条街道上,希瓦兹与塔莉亚正背靠着背。

      希瓦兹的手中紧紧握着长剑,他的脸颊上流下了一滴汗水,一副如临强敌的样子。而希瓦兹身后的塔莉亚则是左手举着翠绿色魔法弓,右手上已经凝聚出了无数根风之箭矢。

      在他们的周围竟然是有着无数的红色戈闇族,放眼望去至少也有五十来只。

      这些红色戈闇站在距离希瓦兹与塔莉亚或远或近的地方,远的距离有百米以上,而近的却大约不到二十米。

      「阿希,刚刚那声巨响是怎幺一回事?」虽然塔莉亚现在身处极为危险的境地,但是她仍然挂心着徐凌等人与空楠的安全。塔莉亚真心的害怕他们遇到了像现在……甚至更糟的情况。

      「难道……阿凌他们还是阿楠也遇上了什幺麻烦了吗?」

      「现在的我们,可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担心别人了!」希瓦兹快速的回答。

      「现在我们能够做的,也只有相信他们的实力吧?同样的……我们也一定要活下来,因为他们也同样相信我们的实力!」

      希瓦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懊悔的说道:「也许……分组行动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空楠……你到底在想什幺?」

      ※※※

      此时的空楠正信步走在在一个不知道是哪里的廊道中。

      在这宛如迷宫一般複杂的走道迴廊,空楠却宛如走在自家厨房一样的熟悉。

      将双手插在了口袋里,空楠的脚步有些颓丧,低头看着地面的表情似乎有些忧郁,与平常所看到的空楠大相逕庭。

      走到了一个宽广的空间,似乎注意到了前方传来了谁的视线,空楠抬起了头来。

      这是一只戈闇族,不过他的胸前竟然是没有晶核。戈闇族唯一的弱点消失无蹤,而且全身呈现闪亮的金色!

      这只戈闇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远远的超越了任何一只戈闇族。那是一种王者的气势,一种统领众生、无数生命操之我手的感觉。

      如果加尔托斯在场,马上就会认出来:这正是当年曾经和他战斗过的戈闇族!

      此时这只戈闇之王正坐在一个巨大的石刻座椅上,用有些慎重和警惕的目光看向了来到此地的空楠。

      「喂!要打一架吗?」空楠带着有些虚弱的微笑对着眼前的戈闇王者说:「很快的……你们一族再也不用听从我的命令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所以来战最后一场吧。」

      没有马上回答空楠,这只戈闇之王将双手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慢慢地站了起来。接着……竟然是开口说话了!

      「我们戈闇族……是由五万年前的人类所製造出来的战斗模拟晶片,再接着演变而来。他们给祖先直接灌输战斗的知识,提供珍稀材料製造完全的身体,让我们的祖先直接成为金核状态。但是随着那时人类的大灭绝,我们只能够靠着自己不断的战斗来累积经验,使用着自己的晶核製造出属于自己『完美的身体』。」

      戈闇之王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语气却是露出了满满的疑惑。

      「我们戈闇族……可以说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因为我们就是当时人类所製造出来的兵器。可是……为什幺在这段时间里,我和你总共战斗了三千五百八十二场却从来没有一次赢过你?」

      没有正面回答戈闇之王的问题,空楠微微的笑了出来。

      「呵呵……红色戈闇毫无灵性。随着累积了一定的战斗次数,晶石之内的杂质逐渐排除,会逐渐转化成为金色。」

      看着眼前的戈闇王者,空楠继续说道:「在经过了数都数不清的战斗之后,这些经过战斗洗礼而存活下的的戈闇族菁英,当牠们的晶核转化了成为完全的金色之后,戈闇族将会启迪灵智。会思考,也会疑惑……这可是当初製造出你们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过的结果!」

      「你……难道是!」听到空楠所说的话后,戈闇之王一样面无表情。但是他的语气却是不可置信的说着:「不可能……人类不可能存活这幺久的时间的!你不可能是苏米里特的遗民!这座遗迹已经有五万年以上了,你到底是谁?」

      已经有无数的人问过空楠这个问题了。

      而以往的空楠总是微笑的敷衍带过,从不真正的回答这个问题。此时的空楠也只是看着眼前的戈闇之王,表情却没有微笑。

      「你觉得为什幺你能够在这幺多的戈闇族之中,就唯独你成为了唯一的戈闇之王?这可不是什幺运气好……既然你已经有了智慧,那你何不靠着你的智慧想想看,你与其他金核的戈闇族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听到了空楠的声音,戈闇之王沉默了。

      半晌之后,戈闇之王才慢慢的说:「因为……只有我和你战斗过?」

      「没错。」明确的回答了戈闇之王,空楠说道:「你刚刚也说了吧?五万年前的人类,灌输给你们祖先战斗的知识。让他们直接成为了拥有高超战斗技巧的兵器。你不觉得……你每次在与我战斗之后,总是隐隐的领悟到了什幺吗?」

      对于空楠与五万年以前的苏米里特人有什幺关係,这只戈闇之王已经不感兴趣了,他想起了空楠一开始对他所说过的话。

      「你说……你来这里与我进行最后一场战斗?」如果空楠所说的都是真的的话……那幺这次战斗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次能够打败他的机会!也是最后一次能够大幅增强实力的机会了!

      「没错,这是我们的最后一场战斗了。你就好好地把握住机会吧。」说完,空楠与戈闇之王同时消失了在原地,互相朝着对方挥拳过去。

      ※※※

      徐凌背靠着身后的巨大铁门坐了下来,正打算慢慢地回复体内的力量。从空间包包里拿出了食物与回复药水,徐凌此时竟然感觉像是在野餐一样的悠闲,彷彿刚刚的危机从不存在似的。

      而龙静则是像担任着护卫的工作,用有些无奈的眼神看着徐凌拿出一个又一个的食物来。并且警戒的感应着周围的情况,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放鬆。

      在巨大铁门之后的空间是一个巨大的廊道,在墙壁边充满了大大小小无数的管线。

      有些是透明玻璃所製造的管线,在里头充斥着一种发散着萤萤蓝光的不知名液体,正是这些流动着的发光液体照亮了这个巨大的空间。

      除了眼前提供给未知巨大物体通过的廊道之外,龙静也发现了有个不知道通往上方何处的迴旋梯。

      这个迴旋梯看起来才是真正给人类使用的,龙静与徐凌都不奢望能够在这里发现像是电梯或是传送阵之类的东西。

      更何况就算他们真的发现了,大概也是不敢使用。

      对于传送阵之类的东西,徐凌的心里可还是心有余悸。他宁愿靠着自己的双脚一步一步的踏过陌生的土地,也不想依靠未知的传送阵。

      正当徐凌刚刚喝下了一罐体力回复剂的时候,突然传来了龙静有些紧张的声音。

      「徐凌……看来我们有麻烦了。」

      「什幺?」

      徐凌心头一惊,自己的体力与魔力可是都还没回复到平常的十分之一!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两只橙色戈闇以上的话,光凭龙静可是无法对付的。

      出乎徐凌的意料之外,并没有如同门口那样出现大量的戈闇族。

      相反的,只有一个身影慢慢地朝着徐凌他们走了过来。

      一开始发现只有一只让徐凌微微的放心下来,如果对手只是一只橙色戈闇的话,就算只有龙静应该也是可以打败牠的。

      不过,当徐凌仔细的看清楚这个身影之后,原本有些放心的心却是马上又沉到了最谷底。

      因为他发现到……这只戈闇胸前的晶核,竟然是金色的!

      加尔托斯曾经说过……自己曾经与一只全身金色却没有晶核的戈闇之王战斗过。当时戈闇之王身边就带着几只这种金核的戈闇族,代表着这些金核戈闇已经属于这个族群的最高阶战力了!

      此时徐凌与龙静的个人战力顶多与一只橙色戈闇不相上下。如果对上这只看起来强上很多的金色戈闇,无疑是会落得必败的下场。

      眼前的金色戈闇正带着强大的压迫感,慢慢地走向了扶着铁门站起来的徐凌与一脸紧张的龙静。

      「徐凌……」龙静背对着徐凌,看着金色戈闇的眼神中带着坚定。语气不容置疑的对着他说:「你赶快从那边的楼梯离开吧!这只怪物就由我来牵制住,你趁这段时间能跑多远就……」

      「开什幺玩笑!」徐凌大声吼着:「我怎幺可能放下你不管!」

      「别闹了好吗?你死的话我也会跟着死耶!我只是要牵制住牠,又不是要跟牠拼命!」

      龙静一边直接朝着金色戈闇冲了过去,一边朝着身后大声喊道:「五分钟!你忘了我是你的召唤兽了吗?在五分钟之后你马上用召唤术召唤我,所以你赶快给我跑去安全的地方!」

      可恶!徐凌狠狠的捶了一下巨大铁门,再次痛恨自己的无力。接着徐凌照着龙静所说的话快速的朝向那螺旋梯处跨出了脚步。

…………

      龙静谨慎地盯着金色戈闇,在下一刻瞬间消失了在原地。手中的匕首从金色戈闇的斜后方削向了牠的脖子处。

      龙静完全没有打算胜过这只金色戈闇。

      她唯一的目的就是让这只金色戈闇的目标锁定自己,让徐凌能够顺利地跑去安全的地方。所以她的攻击以牵制为主,并且注意让自己绝对不要被这只金色戈闇给攻击到。

      相信她……相信她,我要相信她!徐凌一边奔跑着,一边不断地在心里面催眠着自己。

      但是无论徐凌多幺的想要相信龙静,却还是无法不担心她。提心吊胆的感觉再折磨着徐凌,让他恨不得马上把龙静召唤到自己的身边。

      可是以目前的距离来讲……金色戈闇冲到自己的身边大概也是不用一秒钟的事情。

      在冲到了迴旋梯的入口处,徐凌下意识的看向了龙静与那金色戈闇所在的方向。正好看到了……金色戈闇狠狠的把龙静给击飞的那一幕!

      龙静从金色戈闇身后刺向了他的脖子处,这是暗杀时最常使用的方法。

      自己的依靠正是那无与伦比的速度,就算无法造成伤害也没关係。龙静也只是想要拖延时间而已,她相信以自己的速度应该是办的到这件事情。

      不过,在下一刻,龙静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大错特错!

      自己最强的正是速度,不过……眼前金色戈闇的速度竟然是还比此时的自己还要快上许多!

      在自己匕首刺出的那一瞬间,金色戈闇竟然是瞬间就转过身来,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击出了牠的拳头!

      在龙静手上的匕首与金色戈闇的拳头所相撞的那一瞬间,龙静清晰地看到自己手上的匕首竟然像是柔软的豆腐一般,被金色戈闇的拳头给挤压的扭曲变形。

      龙静在下一刻反应了过来,马上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金色戈闇将龙静给狠狠的击飞了出去,而转过头来的徐凌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这一刻,徐凌的脑海中好像断了一根线一般,似乎有什幺东西失去了控制。

      原本被封印起来的东西不受控制的爆发了出来,并且疯狂的占据了他的心神。徐凌的眼神里充满了血丝,混乱的头脑在一瞬间变得无法思考,在他的心中只渴望着杀戮!

      他恨不得将眼前的金色戈闇给碎尸万段!

      「龙静!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股狂暴的力量瞬间充满了徐凌的身躯,原本体内应该已经宣告耗竭的魔力再次灌满了他的身体。甚至比之前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脚下猛然一踩,徐凌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接着出现在龙静所飞去的方向,徐凌稳稳地将龙静给接了起来。

      低头看向自己怀中的龙静,徐凌发现此时的龙静双臂呈现非常不自然的扭曲。除了扭曲之外,龙静的双臂已经开始发黑。

      她的表情非常痛苦,眼中隐隐的还泛出泪花。

      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显然龙静的体内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不过就算她此刻在如何的疼痛,龙静还是直直的看向了徐凌,竟然是用责备的语气吼着:「你为什幺不跑?为什幺要回来啊!死掉的人有我一个……」

      「给我闭嘴!」徐凌吼着,看着眼前的金色戈闇。此时的他宛如一个从地狱里归来的恶魔一般,眼神前所未有的兇恶。

      「你不会死的!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会死的人只有牠一个!」

      龙静看到此刻的徐凌,比起身体上的疼痛,反而是更加在意徐凌身上的变化。

      「徐凌……你怎幺了?有力气的话就赶快逃啊!我们都不是牠的对手的……」

      无视龙静的话,徐凌温柔地将龙静慢慢地放了下来。接着抬起头来再次看向了金色戈闇,眼神中有着无比的恨意与杀气!

      战斗!厮杀!将眼前的敌人碎尸万段!这就是现在徐凌的血液里正疯狂渴求的。

      「竟敢打我的女人,你不要活了是不是!」徐凌狂吼了出来,身上满溢出来的魔力在一瞬间形成了一层层的黑色魔力铠甲。

      只不过这套铠甲与魔神变二阶的魔力铠甲有很大的不同,造型变得更加的凶狠,头盔上的面具更加的狰狞!

      此时徐凌的手套与长靴,竟然已经不在像是人类所着装的配备,反而还比较像是野兽的巨大兽爪!渴求着毁灭一切,渴求着撕裂眼前的敌人!

      「砰」的一声,剧烈的音爆声响起。徐凌与金色戈闇在瞬间战在了一起!每一拳都像能够刺破空间,每一腿都像死神的巨镰,能够收割敌人的性命。

      龙静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战斗,暂时没有空去思考徐凌话中「我的女人」是什幺意思。只能带着焦虑的心情看着这两只像是发狂的野兽,在这个空间之内到处破坏,拳头的呼啸声与此地设施的破坏声不绝于耳。

      原本像是超级高科技的巨型设施,竟然就被这两个战斗力恐怖的生物给毁了大半。

      此时在地面上到处都是巨大的坑洞,大量的管线受到了波及纷纷爆裂。

      此地在不出五分钟之内,竟然从一个超高科技工厂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古代废墟!

      「徐凌!臭小子,给我冷静下来!」加尔托斯在徐凌的脑海裏面奋力地喊着,试图唤回他的理智。

      可是此时的徐凌却宛如什幺都听不见一般,只是疯狂的对着眼前的金色戈闇发动攻击,想要直接把牠给轰成渣渣!

      在这看似势均力敌的超高速近身格斗当中,面对失去理智的徐凌,金色戈闇开始逐渐掌握了战斗的节奏并且开始佔据了上风!

      要不是徐凌身上的铠甲承受了大部分的冲击,现在的徐凌早就倒在地上了。  

      「白癡!你这样乱打迟早会被干掉的!你可还没实现我的愿望啊!」

      加尔托斯见到徐凌没有反应,连忙换了一个方法继续吼着:「你想死谁要管你!可是你再不恢复过来的话,你的吸血鬼小姑娘也要陪你一起死了啊!难道你不想保护她吗?」

      听到了这番话,徐凌终于回过了神来。接着他像大梦初醒一般,无比惊讶着自身的变化。

      「加尔托斯……我这是怎幺一回事?」

      「靠!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加尔托斯忍不住吐槽。一讲到龙静的生死存亡,徐凌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那个不重要吧?赶快告诉我现在的情况!这股狂暴的力量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徐凌在一边承受着金色戈闇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一边询问着加尔托斯。

      面对着如此的敌人,心分二用的徐凌马上就感觉到了吃不消。

      「制约之锁的第一层封印被冲开了一点点裂缝。由你所封印起来那原本属于我的恶魔之力,现在其中的一小部分得到解放,并且自己灌进了你的身体里面。」

      加尔托斯解释完后,便大声的吼着说:「这股力量渴求着战斗与杀戮!对现在的你正好来的正是时候,使用这股力量去打败牠吧!」

      加尔托斯的恶魔之力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水库,而徐凌所製造出来的制约之锁就像一道又一道的堤防。

      而此时最外围最薄弱的那一层堤防溃堤了!大量的魔力就像洪水一般的涌出。

      一股属于恶魔的那种疯狂嗜杀之意冲击了徐凌意识,却也同时给他带来了他此时最为渴望的力量!

      徐凌已经恢复了理智,眼神中的疯狂已经消失殆尽,而取而代之的是几乎接近冷漠程度的冷静眼神。

      很快的,原本由金色戈闇压制徐凌的战况再度陷入了僵局。

      徐凌发现眼前的金色戈闇跟之前的橙色戈闇相较之下不只是速度与力量有着飞跃性的提升,就连战斗技巧也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如果没有受过空楠的指导,只怕此时就算徐凌的速度与力量又得到了提升,同样只会落个被秒杀的下场。

      「喂!好好的看清楚牠的动作,试着模仿牠的战斗方式。」加尔托斯说道:「这些家伙跟你是同样类型的,可没有受过什幺战斗训练,牠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在每次生死厮杀之中琢磨出来的!你的学习能力应该比他还要强吧?」

      听到了加尔托斯所说的话之后,徐凌顿时放慢了攻击的速度。将心神仔细的放在了防御与反击之上,并且仔细琢磨着眼前金色戈闇的战斗方法。

      在过了十分钟之后,在加尔托斯的解析之下,徐凌终于能够看清楚了这个金色戈闇每一个攻击。甚至还能够做到了预测、并且破解牠的动作!

      龙静忍受着身体上的剧痛,惊讶的看着徐凌身上的变化。

      从一开始的被压制,后来的势均力敌,再到现在的游刃有余,这其中的变化竟然不超过半个小时的时间!究竟是什幺让徐凌的战斗技巧进步的如此之快?

      「差不多……是时候该了结你了吧?」徐凌冷笑着说。

      接着终于不在趋于防守,而是放纵自己体内的杀戮之气,开始对着眼前金色戈闇的弱点开始猛烈的打击!

      戈闇族成长到了金色晶核之后,便有了一定程度的智慧。

      在过了五分钟之后,此时的这只戈闇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马上飞速后退,想要逃离这个战场。

      「哼!现在才想逃会不会太晚了?」徐凌的语气带着满满的恨意。接着徐凌一把抓住了金色戈闇的左手,并且将其扯了下来!

      「我说过……我会把你碎尸万段吧!」一个左拳狠狠的命中金色戈闇的脸颊,在牠被击飞出去的霎那,徐凌再次抓住了金色戈闇的右脚。

      「砰!」的一声巨响,这只右脚也被徐凌给硬生生地拔了下来。

      全身失去了平衡的金色戈闇无力的倒在了地上。接着徐凌坐到了牠的身上,用左手压制着牠的脖子。

      「不是很强?啊?再站起来啊!这就是……你伤害龙静所要付出的代价!」

      在下一刻,徐凌的右手贯穿了金色戈闇的胸口,一把将牠胸前的金色晶石给扯了出来!

      这颗晶石泛着耀眼的金光,而且其颜色的纯度更是之前那橙色与红色的晶石所无法比较的。

      再取出了晶石之后,徐凌尚未停手,更是将牠的右手与左脚也奋力扭断、撕扯了下来。好像唯有这样子才能够平息他心里的怒火。正当徐凌要接着把金色戈闇的头颅给扭下来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龙静焦急的声音。

      「徐凌,住手!你到底怎幺了?」

      听到这个声音,徐凌逐渐转为疯狂的眼神又瞬间冷静了下来,而他残暴的动作也随之停止。

      看着眼前金色戈闇死的不能再死的尸体,徐凌明白……自己战胜了这个家伙,可是也差点又被体内的恶魔之力也侵蚀了。

      「白癡啊!制约之锁啊,既然都打赢了,就赶快把失控的魔力给重新封印起来啊!」加尔托斯连忙喊道。

      听到加尔托斯的话语,徐凌连忙使出了加尔托斯所传授的制约之锁,将自己满溢出来的魔力给重新封印到了体内。

      在完成了封印之后,徐凌身上的盔甲也随之消失殆尽,回到了徐凌原本的样子。

      「徐凌……刚刚那是怎幺回事?」龙静跑到了徐凌的身边,蹲了下来紧张的问:「你没事吗?刚刚的你,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你怎幺了?别一直不说话啊!」

      徐凌看着近在咫尺的龙静,一时之间却是真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明明自己的体内都已经身受重伤了,龙静关心的却还是自己。

      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冷静自己的心神,快速的从空间包包里拿出最好的疗伤药。在问过了包包管理员之后,徐凌将一个用枯草所扎成的小小人偶给拿了出来。

      接着徐凌用力地拔了一根头髮塞进了这个结草人偶里面。接着用手指沾了沾龙静身上的鲜血,往结草人偶的身上擦了上去。

      这个原本棕色的草人偶在一瞬间被抹上了一道鲜红色。

      「徐凌?你在做什幺啊?」龙静有些楞神的看着徐凌手上的动作,却完全不知道有什幺样子的意义。

      「别吵,我在帮你疗伤。」徐凌既快速又简短的回答道。接着闭上了眼睛,一股黑色的魔力缓缓的从徐凌的手上流到了这个结草人偶。

      在这一瞬间,龙静发觉自己体内与手上的疼痛竟然是渐渐的消失了!

      手臂上的扭曲也开始慢慢地归回了原位。正当她惊讶着自己的变化时,眼睛却猛然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徐凌。

      龙静发觉到,此时徐凌的手臂竟然是开始慢慢地扭曲变形,发出了「喀吱喀吱」惊悚骇人的声音!

      在自己体内的伤势完全恢复的那一瞬间,徐凌把头侧向了一边,接着呕出了一地的鲜红血液。

      「什……什幺帮我疗伤,你根本就是把我受到的伤害给转移到你自己身上去啊!」龙静的表情宛如快哭了出来,哽咽的说:「你这个混蛋!受了这种伤,如果你不小心死了的话怎幺办啊?」

      「放心吧,只是这种程度还不至于让我死。你也太过小看我了……」稍微抹了抹嘴边的鲜血,徐凌脸色苍白的笑着说:「以前在火山里也受过类似的伤,我知道该怎幺自我修复。」

      徐凌接着用无力的手臂拍了拍龙静的头颅,像是在安慰着她一般。

      「现在我最希望的,就是不要再来一只像刚刚那样的怪物了。要不然的话……咱俩可能都得死在这里。」

      「其实……我原本就应该死了。如果不是当初你召唤了我,我早就被教会给处决掉了。」龙静低声地说着:「我的爸爸和姐姐都是很出色的吸血鬼。他们很善良,从来不去猎杀人类……可是……可是这样的他们都被吸血鬼猎人给杀掉了。」

      不知道为什幺,龙静开始说起了她的过往。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沭沭的流了下来。

      这还是徐凌第一次见到龙静如此软弱的姿态,彷彿重新将龙静给认识了一遍。

      徐凌静静的听着龙静所说的话,察觉到了龙静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平常总是装成强势的样子,其实在内心里也是一个需要别人呵护、在痛苦时需要别人倾听和陪伴身边的普通女孩子。

      「……那个世界早就已经没有我可以存在的空间了。老实说……我心里真的很感谢你在那个时候拉住了我的手,把我带进了这个世界。如果……如果能和你一起死在这里的话,那感觉好像也不错。」龙静最后这样说道,接着将头给低了下来。

      「什幺?」徐凌有点不了解龙静的意思,但是接下来龙静的动作却让徐凌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龙静往徐凌靠了过去,双手环抱住徐凌的身体,轻轻闭起了双眼,将自己的双唇贴到了徐凌的双唇之上。

      而此时头脑一片空白的徐凌反而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毕竟他以前没有交过女朋友,而龙静此时的动作也完全超出了徐凌的预测之外。

      在经过了一分钟之后,龙静才感觉意犹未尽的与徐凌双唇分开,两人的脸颊都红的像颗苹果一样。

      龙静似乎感到很不好意思,不太敢正视徐凌。依然是维持着抱住徐凌的姿势,龙静将头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别……别误会了!我只是不想浪费你口中的鲜血而已。」龙静的声音听起有些羞涩。

      「是……是吗?如果还饿的话,你可以继续吸……」

      「你果然是个大变态……」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大白癡!你都受这幺重的伤了,在吸下去如果不小心把你给吸死了怎幺办?所以你赶快恢复啊。」

      「嗯……好。」原本徐凌对于忍痛的意志力就非常的强大。

      当初用加尔托斯的魔力改造体质的时候,那时的疼痛可比现在要恐怖的多了。而有了如此遭遇,现在身体上的疼痛对徐凌来说,在心灵上根本就变成了是一种享受。

      「喂……徐凌。」龙静轻声地叫着徐凌的名子,「你刚刚说……『竟敢打我的女人』,那是什幺意思啊!我又什幺时候变成你的女人了?」

      「呃……因为你是我的召唤兽,又是个女人,所以就是我的女人啦。有什幺问题吗?」

      「……哼!原来你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吗?」龙静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不满,这似乎不是她想要听到的答案。

      「你不是喜欢薙雅吗?哼哼!我看你都用奇怪的眼神盯着她的胸部看!而且她好像也对你有意思。」

      「我哪有喜欢薙雅!」听到龙静的话,徐凌连忙反驳道。

      开玩笑!现在如果不好好回答的话,怀里的妹子可能就这幺飞了啊!徐凌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虽然她人温柔、身材又好,可是……我当时的确没有多余的想法,纯粹的想要保护她们和那个领地而已。更何况,薙雅她喜欢的是赛维尔,可不是我。这点你误会大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我一点都不温柔,而且身材也没有她好。」龙静没好气的说着,殊不知她的这句话让徐凌冒出了不少的冷汗。「既然你没有喜欢薙雅,那幺……」

      龙静嚥下了一口口水,听起来有些紧张的问着:「那幺……你喜欢我吗?」

      「喜欢!」徐凌不加思索的回答:「就算你一点都不温柔,就算你没有薙雅性感,也没有莉娜可爱。不过,我就是只爱你一个。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想和这个唯一的你在一起,一直到永远!」

      「……什幺嘛!哪有人像你这样告白的!我居然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大变态加大白癡……」龙静不满的骂着。不过徐凌却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柔软的枕头打到一般,心中只有满满的幸福感。

      「那你说说看……你是什幺时候喜欢上我的,如果回答得不好……哼哼!」龙静发出了像是警告一样的声音说。

      听到了龙静的话,徐凌开始回想起了自己究竟是什幺时候喜欢上龙静的。并不是现在突然产生的感情,而是在更加久远之前……

      「是……在领地的地下密室里,我将你召唤出来的那一刻。所谓的一见锺情就是这样子的吧?」

      徐凌一边回忆一边慢慢地说着:「那个时候,我也是刚刚踏入了这个世界。什幺人都不认识、连这里是什幺地方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这幺的陌生,就像是被世界给抛弃了那样。

      那个时候,其实我很孤寂、很害怕,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薙雅与莉娜她们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不能再给她们雪上加霜了。在这个时刻,我不小心把你给召唤了出来。」

      徐凌一边低声说着,也不管手臂上的剧痛,只管紧紧的抱着怀中的龙静。

      「你不会知道,当我看见你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像是突然有了着落似的,突然就踏实了许多。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所熟悉的人、最珍贵的宝物。」

      徐凌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一口气将心裏所想的真心话全部讲了出来。

      「当我在火山上初次尝到美食的时候,想要一起分享的人是你。初次看到这个世界的美丽星空时,想要一起观赏的人也是你。而在我不小心被传送到那边的远古遗迹,我担心害怕的……也全部都是你,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归宿。我永远也不会放开你的!」

      徐凌所看不到的视角,听到徐凌话语后的龙静却是已经泪光闪闪了。却还是装作一副逞强的样子说道:「哼哼……算你回答的好。这才比较像是像样一点的告白嘛……」

      「龙静……」徐凌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我现在觉得很累,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吗?小睡一下就好。」

      「你怎幺了?」龙静的声音有些紧张的问:「是不是体内的伤势太严重了?要不要紧啊?不要给我一睡不醒啊!」

      「如果这是个美梦的话……我倒宁愿永远都不要醒来。」徐凌轻轻地抚摸着龙静的后脑勺,语气坚定的说:「放心吧……我只是休息一下而已。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体内的细胞以最快的速度进行自我修复……」

      在说完的那一霎那,徐凌的手垂了下来。身体软弱无力的趴在龙静的身上。要不是龙静能够确切的感受到徐凌的呼吸声与心跳声,还真的可能要担心受怕一番。

      「好好的休息吧……在你休息的这段时间之内,我一定会保护你的。」龙静轻轻地抱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徐凌,轻声温柔的说。

      在四个小时之后,在这个巨大地底都市一处并不起眼的小广场。

      在这座广场的中央有一个已经乾涸的喷水池。在这个乾涸的喷水池前面站着一名身形略显孤寂的男人。赫然是遵守了约定,回到了这个广场来的空楠。

      不讲徐凌与龙静,就连希瓦兹与塔莉亚也不见了蹤影,除了空楠以外的所有人并没有出现如约定的那般在这里。

      这一行五个人只有空楠一人回到了这座广场来,可是空楠的脸上却是没有任何的焦急。反而是一脸平静,竟然好像早有预料到这种事态的发生似的!

      「这是给你们的试炼,也是我最后能够在教你们的东西了。菲……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了。请在等我一下子。」

  • 名称:真三国无双7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