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超清

      在帮贝蕾儿把贝拉格皇家铁匠铺委託拍卖的物品运回去之后,贝蕾儿以感谢徐凌帮忙的原因请了大家一顿晚餐。在徐凌一行人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接着就各自散去了。

      贝蕾儿仍然是去忙她的拍卖会事项。薙雅说想要早点休息,便独自一人会到自己的房间里。

      莉娜不知道有什幺事,跟徐凌讨了一笔零用钱之后,一个人不知道跑到什幺地方去了。

      而徐凌与龙静则是被艾琳妲找了过去,在冒险者公会里的一个隐密的小房间之中。

      这间房间非常的简便,只有一张桌子与数张椅子,是一间专门让人用来讨论秘密任务的房间。不过别看它这样子,虽然布置简便但是防止窃听与偷窥的功能却是一个都没有少。

      这张桌子的周围正坐着五个人,分别是徐凌、龙静、艾琳妲与两个身穿墨绿色长袍的人。

      「那我分别来介绍一下,这边的是徐凌与龙静,徐凌是我们公会最近颁予七级冒险者的人物,实力非常的强大。旁边这位是他的伙伴叫做龙静,同样有着不凡的实力。」

      「我们就自己介绍吧。」其中一名穿长袍的人说。接着他们互相看了一眼之后,一起把自己头上的长袍头套给脱了下来。

      他们是一男一女,同样都有着美丽的奶白色髮丝、一双近乎透明如同玻璃珠一般的清脆眼瞳。

      尖尖细长的耳朵从脑袋的两侧穿出了头髮冒了出来。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如同是受到了上天的宠爱一般,他们都拥有着无比美丽的脸庞与清净幽兰的气质!

      在当徐凌看到了他们的面容那一瞬间心中不禁吓了一跳,这次的委託人居然是精灵!果然就如同自己以前所听说过的,精灵的面容都无比的美丽,宛如是从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

      「你好,强大的人类冒险者。我们是来自于你们人族所说『南方外域』的那提罗森林,是自然精灵的一分子。我的名子叫做莫德兰,她的名子叫做佩伦。」那名男性精灵,也就是莫德兰说道。他们的表情似乎有些紧张。

      「很高兴遇到你们两位,不过我希望可以直接进入到任务内容?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我们也想早点确认任务的内容。」徐凌回答道。

      「太好了,佩伦,感觉我们遇到了很值得依靠的冒险者呢。」莫兰德跟旁边的佩伦说。

      「嗯。」佩伦低着头回应着。

      「其实……钛罗之鎚,就是他们的人绑架了我们族中的精灵圣女!我们不知道为什幺钛罗之槌最近为甚幺出现许多佣兵,只依靠我们两人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侵入进去。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在钛罗之槌里大闹一场,吸引那些佣兵的注意力尽量与他们拖延,然后在由我们亲自去救出我们的圣女。等到成功后我们会放出信号,然后就请你们赶快逃跑吧。」

      莫兰德说完之后,从怀里拿出了一颗闪烁着脆绿光芒、无比美丽的宝石,让人看一眼就彷彿置身在整座森林之中。「等到事情成功之后,这帕斯洛恩就是你们的了。」

      接着莫兰德把宝石拿给了艾琳妲接着说:「我们真的很需要你们的帮助!也许救回圣女之后我们就必须直接回到村里去,所以这颗宝石就先放在艾琳妲这边好了。任务失败宝石依然归还给我们,成功的话你们就跟艾琳妲拿吧。」

      徐凌与龙静相视了一眼,他们都在这段话里面听出了端倪。

      钛罗之槌的崛起是不是跟这个精灵圣女有关係?可是精灵和铁匠感觉是八竿子打不着关係的感觉啊!他们也丝毫没有提到有关任何钛罗之槌崛起的事情,彷彿根本不知情似的……

      而且徐凌也没有理由可以信任他们。假如说他们成功的救出了精灵圣女,但却没有放出任务完成的信号弹,让自己与佣兵们持续厮杀。

      只要他们把精灵圣女藏了起来,在回报给艾琳妲说任务失败,这样他们就可以不必支付任何代价的达到目的了。

      但也有可能,这两只精灵根本没有想这幺多,一切都是徐凌自己的猜测而已。

      「你们知道最近钛罗之鎚突然崛起的事情吗?」徐凌问向了坐在对面的两只精灵。

      「什幺崛起?」莫兰德疑惑的反问着,好像真的不知道有这回事。

      「没事,是我多问了。」徐凌开心的笑了起来,接着说出让莫兰德与佩伦精神都为之一震的消息。

      「我愿意接这个任务。」越是可疑,越是危险,徐凌就越有兴趣!

      这不就是真正的冒险吗?而且徐凌手中握有力量,加尔托斯所赐与的力量,这股力量足以让他在人类疆域里无所畏惧。

…………

      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分别有一男一女穿着全黑的套装正在潜伏着,这两人正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徐凌与龙静。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栋颇有规模的庭院建筑,这栋建筑的大门上雕刻着一柄巨大的铁鎚。

      在这庭院之内有着大大小小各种不同规模的楼房,有的是火光闪烁,有的则是一片黑暗,隐匿在这建筑群距离有数十公尺的他们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打铁时的敲击声。

      「你有什幺想法?真的照那两个精灵说的去做?」龙静低声的问向身旁的徐凌。

      「这怎幺可能?」徐凌带着恶作剧的笑容说道:「他们是要去营救那精灵圣女,为了达到此目的要由我们来吸引钛罗之槌的注意力,这是一个不错的声东击西策略。但是谁说我们一定要乖乖的在那边当靶子呢?」

      「不然你要怎幺做?」龙静看向徐凌的眼神似乎多了一点不可思议。

      「还是一样,要把所有佣兵的注意力给吸引过来,不过呢……我们也去寻找那个精灵圣女!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钛罗之槌的崛起到底跟这个精灵有没有关係。大不了被围殴的时候带着他们三个一起冲出来。」

      「你很有把握能够逃出来?可不要因为你的自大害我们都丧命了啊。」龙静有些怀疑的问。

      「没问题的,我表现出来的实力还不到十分之一这说的可不是假话。」徐凌非常有自信的说。

      「嗯……那我就勉强相信你好了。那我们现在要怎幺做?」

      「这不是很简单吗?」徐凌笑了一声,然后直接站了起来往钛罗之槌的大门走去。而龙静跟在他身后,不知道徐凌打算做什幺。

      只见徐凌慢慢的抬起了他的右脚,接着往钛罗之槌的大门用力的踹了下去。「砰!」随着一声巨响的响起,巨大的木门水平的被徐凌给踹飞了出去,接着徐凌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钛罗之槌里。

      「是谁?」粗旷的声音响起,一名全身有着结实肌肉与杂乱手毛的大汉拿着一把巨大的榔头走了出来。

      「听说你们最近得到一个很不错的铁匠啊?带出来让我瞧瞧,我要让他为我量身订做装备!」徐凌朝着那大汉喊去。

      「哼哼,来了个疯子。」大汉冷笑了一声,接着便不再理会徐凌,转身过去走回了某一栋建筑物。

      「佣兵弟兄们,就照之前的办理吧。」

      在这时,在徐凌的周围突然间出现了许多凶神恶煞的佣兵,团团的把他给包围住。此时在他们的眼中只看到了徐凌一个人,而原本跟在徐凌后面的龙静却是不见了蹤影……

      「哈哈哈……最近为了这神秘的铁匠偷偷摸摸的潜入到这里来的人还不少,但你居然是光明正大的闯了进来,该说你是愚蠢还是什幺呢?」一个看起来像是佣兵头目的人站了出来,朝着徐凌讥讽的说:「小子,你知道那些偷偷摸摸进来的人都怎幺了吗?」

      「喔?他们是怎幺了?」徐凌毫不在意的冷笑问着。

      「他们都死的不能在死了,哈哈哈哈……没有真本事居然还敢来送死,不过当然是物尽其用的死,男的用来练拳,女的用来……」

      「你们就对这神祕的铁匠不感兴趣吗?还是你们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分了?」徐凌直接打断佣兵头目,问出下一个问题。

      「臭小子你居然敢打断我说话,看来你是真的不太想活了!弟兄们先别出手,我要亲自料理这个臭小子。」说完,佣兵头目抽出了背后的大刀,迈出大步的步伐朝着徐凌走来。

      众佣兵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状,把佣兵头目和徐凌环绕在里面,是为了不让徐凌有逃跑的空间。

      「嘿嘿,小子你看起来完全不慌张嘛!够猛!老子喜欢。如果不是工作需要的话,说不定还可以交个朋友,不过现在的话,就吃我的刀子吧!」佣兵头领的大刀发出了破空的声响,猛烈的朝着徐凌斩来。

      有点……慢。不过切入的角度不错,看得出来是出生入死过的。在徐凌的感觉看来,这攻击速度大概只有自己在冒险者测试时那只帕鲁森的一半而已,完全可以慢慢的分析!

      「算了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徐凌摇了摇头,接着便要伸手去夺刀。不过就在这时候,那佣兵头目居然一把把斩出来的刀给收了回去,这举动倒是让徐凌愣了一下。

      「抱歉啊,我似乎把你看成一般的小混混了,你应该是有一定的实力,既然如此我也要拿出真本事来对付你。」

      在刚刚,佣兵头目的心中居然突兀的出现了一丝丝的不好预感。自己就是靠着这预感才好几次脱离危机的,所以他收回了刀,重新摆出了架式。

      「哦?在这之前我先问你,你之前说的杀了前来的冒险者是真的吗?」徐凌问道。

      佣兵头领愣了一下,其实自己刚刚是为了气势才这样说的,不过对方似乎不为所动。

      「宰了是宰了,谁叫他们不自量力,可是老子都让他们痛痛快快的死,放心吧,等等我也会让你去陪伴他们的。接招吧!剑技‧钢之沙暴!」

      佣兵头领再次舞刀劈了过来,快速舞动着的巨大钢刀似乎形成了一阵飓风,把四周的沙尘全都捲了起来,沙尘与巨刀同时带着威猛的气势袭向了徐凌。

      是比刚刚的还要好了一些。带起来的沙尘还可以混淆对方的视线,如果是在沙漠地区出这招的话效果应该会不错吧?徐凌一边这幺想,一边如同呼吸一样自然的、信手拈来轻轻的捏住了佣兵头领手上的巨大钢刀。

      「你这把刀也快不行了呢。你看,都生鏽成这个样子了,如果我再稍微用力一点的话……」在一片惊愕当中,徐凌的手指猛然用力,佣兵头领手上的巨刀顿时碎裂成一片片的铁片,掉在了地上发出叮叮噹噹的声音……

      「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喔。」

      「还傻站着干什幺?快一起过来杀了他啊!他一个人在强也挡不住我们的围攻的。」

      佣兵头领在看到手上的巨刀碎裂的那一瞬间不禁背后冷汗直流,连忙往后退去并且叫小弟们通通冲上去围殴徐凌。

      「上啊!干掉他!」原本围成一个圈的佣兵们一拥而上。

      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刀枪不入的,也不能展现出太强的实力,否则他们大概就没有战斗的勇气,这样就失去引怪的效果了。徐凌这样想着,随即从一个佣兵手中抢走了一把长剑,开始与大量的佣兵厮杀起来。

      加尔托斯所教导的战斗技巧几乎全部都是一对一的,对于这种群攻他是一点经验都没有,不过好在这并没有带给他太多的问题,因为徐凌拥有非人的蛮力!

      一刀一剑互相斩击下去,往往都会成为一片片的废铁。徐凌并没有使用太多的战斗技巧,而是靠着自己本身的蛮力去压制着这一些佣兵们,在这大混战之中经常会有佣兵被徐凌的一拳一脚给狠狠的打飞出去。

      这些被打飞的佣兵们全部都会失去战力,痛苦的躺在地上不断呻吟着,这还是徐凌手下留情后的结果了!

      「赶快,赶快去叫支援来,我们快压不住这个人了!」佣兵头领大声的吼着。

      而在战圈之中的徐凌远远看到有更多佣兵正拿着更加精良的装备朝着这里赶过来。很好,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越来越多的佣兵加入战圈,而徐凌也奋力的抵挡着,时不时还装出一副自己快要脱力的样子,让这些佣兵抱有一丝希望不断的攻击着。

      就这样在过了大约六、七分钟的时候,徐凌的眼神突然之间冒出了强烈的光芒,让这些佣兵全都为之一愣,不晓得徐凌发生了什幺事。

      时候到了啊?哈哈……神秘的铁匠,或者是精灵圣女,就让我瞧瞧你的庐山真面目吧!并没有出现说好的信号弹,徐凌所听到的声音是从刚刚就不在自己身边,而是去寻找精灵蹤迹的龙静。

      「找到了,他们的位子就在大门进来之后的一点钟方向约五十公尺处的建筑物,很高很显眼的,你应该没有被那些佣兵给干掉吧?」

      哈哈,就说不要小看我了。徐凌一拳轰了出去,一名在他正前方的佣兵像是砲弹一般被轰了出去,顺势把在这佣兵身后的其他佣兵也像保龄球一样一起撞飞了。然后徐凌迈开了脚步,朝着龙静所指示的地方狂奔而去。

      看到这一幕的佣兵首领不禁脸色一变,大吼着:「该死的,这小子有同伴!他们已经发现大师的位置了,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赶快去保护大师啊!」

      听到佣兵首领这样吼着,所有还能够动的佣兵几乎全都疯狂了,如同潮水一般的像徐凌拥去。

      在这个钛罗之鎚的庭院内,徐凌一个人跑在前面。在他身后跟着的是一大票的佣兵部队。这一群人玩着你追我跑的游戏,看起来场面非常的壮阔。

      保护?刚刚那佣兵首领为什幺说是保护?难道这精灵圣女其实并不是被绑架的吗?那两只精灵才是心有不轨的人?有趣!徐凌加快了速度,一下子就冲到了龙静所指的这栋建筑物的前面。

      这是一个五层楼高的巨大建筑,看起来似乎是这钛罗之槌最重要的建筑物之一。龙静正潜伏在这栋建筑门口的附近,看到徐凌带着那幺一大票冲过来人不禁也稍微有些惊讶。

      「他们从外墙上进入了顶楼。」龙静从阴暗处冒了出来对着徐凌说。

      「嗯,我说龙静,你会飞檐走壁吗?」徐凌在一边原地小跑步一边问着龙静,身后的佣兵大队正以非常快速的速度拥了过来。

      「唉?如果是翻上五层楼的高度应该没问题吧。」龙静一边看着后头的佣兵大队下意识的回答。

      「嗯,那幺就走啰!」徐凌对着龙静笑了一下,接着一脚踹进了这栋建筑物。一个小小的坑洞顿时出现,以这个坑洞为施力点,徐凌轻轻的往上一跃。

      徐凌想起了在蜥蜴人部落攀岩逃跑的时刻,嘴角不禁微微的扬了起来。在接近三楼高度的时候,举起右手往墙壁上一刺,插进了墙壁里面,接着在轻轻一翻,準确的翻进了五楼的窗户里面。

      龙静看到了徐凌熟练的动作,在下一刻也轻轻的跳了起来。双脚点在墙壁上,龙静的身形彷彿化成了一阵风。与徐凌暴力的方法不同,龙静的身形轻巧,紧接在徐凌之后跃进了五楼的窗户。

…………

      这五楼之内是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有着熔炉、锻造台、各式各样铁匠会使用到的器具与大量高级装备的未完成品。

      在锻造台前面,一个拥有雪亮白髮与清澈瞳孔的美丽少女惊讶的看着从窗外跃了进来的徐凌与龙静。

      她细长洁白的双耳显示出了她的种族,手上拿着一把铁匠榔头,脸上有着晶莹剔透的汗珠缓缓的滑了下来,这显示了她现在的身份。

      紧接着,在这个房间另一侧的门也被猛然的打开了,两名拿着长弓的精灵冲了进来,当这两个精灵看向了这白髮精灵的时候,脸上同时出现了激动的表情。

      「梅丽丝姐姐!」佩伦看到了这个精灵少女,感动的喊道。

      「请赶快跟我们回去吧!等等……为什幺你们会在这里?」莫兰德一脸惊讶的看着微笑中的徐凌与表情冷漠的龙静。

      「快走!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大师!」佣兵头领也在这两个精灵进来后不久带着一大票人冲进了这个房间。

      此时的莫兰德与佩伦分别一左一右保护着中间一脸错愕的梅丽丝,同时提防着窗口的徐凌两人与门口的佣兵部队。

      「人类冒险者,你是什幺意思?这就是你们人类的一贯作风吗?」莫兰德朝着徐凌怒吼着。

      「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可没有要违约的意思喔!」徐凌笑着说:「这位精灵圣女就是钛罗之鎚的秘密王牌?」

      「什幺王牌?梅丽丝姐就是我们精灵族的圣女!不是什幺王牌!马上给我退开,否则的话……」莫兰德拉开了弓,瞄準了挡在窗口的龙静。

      「我劝你不要把武器瞄準我罩的人,否则的话……」徐凌的眼神渐渐的冰冷了起来。原本觉得有趣的心情一下子被莫兰德的这个举动给破坏殆尽了,一股无名怒火开始从胸口之中烧起。

      在这一瞬间,一股凌厉的剑意从梅丽丝的身上放出:「你们,通通住手!」站在窗户旁边的徐凌突然之间感到芒刺在背,好像如果自己轻举妄动的话,就会被那无形的恐怖剑意给斩杀!

      「莫兰德,也把你的弓放下!还有傅泊大叔,也叫你的部下退下去。」梅丽丝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对着这里的众人命令道。

      在感受到这股剑意的时候,徐凌几乎是下意识的移动自己的脚步,把自己挡在龙静的身前,隔在了梅丽丝与龙静的中间。

      梅丽丝转头过来看向了徐凌,而徐凌也直直的盯着她,头上滴下了一滴冷汗。身体上的所有细胞早就进入的全面戒备的战斗状态。

      这个人,很强!非常强!也许不像黑龙前辈、加尔托斯与黑暗化身这幺夸张,但至少她给出的压迫感让徐凌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如果梅丽丝此时做出什幺奇怪的举动的话,徐凌绝对会二话不说抱起身后的龙静从五楼窗外直接跳下去。

      好在梅丽丝并没有什幺特别的举动,而是收回了她的目光,那压迫的让人无法呼吸的剑意也随之消失无蹤。

      「呼……」徐凌轻轻吐了口气,这才发觉到眼前除了梅丽丝以外的人,几乎全都进入了半瘫痪状态。在她身边的莫兰德与佩伦脸色苍白,勉勉强强的站着,看起来像是一副随时会倒下的样子。

      而在房门那边的傅泊与他的部下们则是更惨!除了半跪在地上苦苦支撑的傅泊以外,所有的佣兵们全都倒在了地上不断的发抖着,有些甚至还口吐白沫,昏迷了过去。

      「你们谁可以来跟我说明一下现在是什幺情况呢?」虽然梅丽丝这幺说,但是她的眼睛却直直的看向了徐凌,显然是想让在场唯二情况比较好的徐凌还有他身后的龙静来解释。

      「嗯……大致上就是这两位精灵认为你被这钛罗之槌的人给绑架了,于是雇用冒险者也就是我们两人,要执行一场把你救出的任务。然后就自然而然演变到这种情况了。」

      「这样啊,那我大概清楚了,谢谢你的解释。莫兰德、佩伦,请你们回去吧。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梅丽丝低下了头,对着莫兰德与佩伦摇着头说:「自从留下我的精灵之力的那一天,就应该表示的很明白了吧?」

      「为什幺?难道那个人类真的有那幺重要吗?我无法理解梅丽丝姐的想法!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

      徐凌有些吃惊,看起来很沉默的佩伦居然如此激动的对着梅丽丝吼着。

      「嗯,现在的佩伦你是没有办法理解的呢,对不起呢……梅丽丝姐姐给你做了一个这幺坏的榜样,姐姐不配当一个圣女……」梅丽丝低着头不敢直视佩伦。

      「梅丽丝姐,请不要为难我们。你看,我们都特地把你的帕斯洛恩给带过来了……」一旁的莫兰德苦笑着说,还一边拿出了徐凌所见过的那颗翠绿宝石,不过这颗宝石显然要大的多,而且也更为漂亮。

      看着那颗宝石,梅丽丝的眼中流露出了複杂的神情。「不可能的……捨弃精灵之力的这种事情是不可逆的。就算有族中长老的帮助,我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你看……」

      梅丽丝用手掌轻轻拨起自己长长的柔顺白髮,看着这白髮,眼神中却是有着一丝温和,与一往无前的决心!

      「这是丧失了精灵之力后的头髮。我离开了母神,母神也呼应了我的愿望。我丧失了我原本身为精灵族的身份,但是我不后悔!」

      梅丽丝带着愧疚、温柔又或者是怜爱的複杂表情,把莫兰德手上的精灵恩赐宝石交到了佩伦手上。「因为这……就是我的选择。佩伦……你是接在我之后的精灵圣女,这颗精灵恩赐就交给你来继承吧。」

      「我不要!」推开了梅丽丝的手,佩伦一边哭泣着一边退后了好几步,梅丽丝的神情不自觉得透露出一股落寞,站在那边不知道该怎幺办……

      「咳咳……」在一旁的徐凌尴尬的咳了两声,梅丽丝转头看向了他。

      「呃……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处理家务事,不过有一件事我觉得有点好奇……」

      徐凌把头偏向了一边,疑惑的看着三只精灵问:「精灵是擅长打铁的吗?」

      「自然精灵天生生活在森林里面,怎幺可能会去做打铁这种事?更何况我们使用的是弓箭!」莫兰德不悦的说,这种问题根本就是常识中的常识。

      「那幺……这位梅丽丝小姐,为什幺看起来就是一副铁匠的样子?」

      「唉?梅丽丝姐?为什幺你……」莫兰德到了现在才发现。梅莉斯身上的装扮,手上的的铁匠榔头,这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以前所无法想像的。为什幺精灵的圣女会跑来人类的城市当一个铁匠……

      「你这个冒险者的好奇心很重呢,而且实力也非同一般。」梅丽丝对着徐凌说,透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这也不是什幺秘密的事情,我……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这件事。你们两个……听完了这件事就回去吧。」

      梅丽丝慢慢的说着,接着温柔的看向了万里迢迢来寻找自己的佩伦和莫兰德。她的眼神好像飘到了很远……很远的时空之中。

      「那一年,我遇见了他。他是一个孤身闯蕩的人类冒险者,很强。在我还是圣女的时候,我的弓无法打败他,但是却把他的装备给射坏了。

      他也不知是怎幺了,居然就在那神社的旁边自己盖了一栋房子住了下来。我打败不了他,无法将他赶走,反正自己天天守着神社也无聊,他也不是什幺坏人,就这样让他住下来了……

      后来,我天天看着他修理自己的装备。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不断的跟我说製造一件装备的过程,什幺细节或是什幺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等等的。在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表情是充满了小孩子一般的兴奋。

      有一天我心血来潮,趁着他出去狩猎的时候拿起了他的铁匠榔头,往他的盔甲一敲……结果居然不小心敲坏了。呵呵呵……真是神奇呢……在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第一次出现了情绪,那应该叫做……焦急?紧张?

      在他回来后,看见了他的盔甲,脸上充满了震惊的表情。问我是不是我弄的,我只好低头跟他道歉。没想到他不但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看起来反而还非常的兴奋,问我是不是对铸造装备有兴趣。」

      后来他也不管我有没有意愿,居然一股脑儿的把所有他知道的打铁方法都教给我了,还要我亲自帮他的盔甲做修复。在我帮他的装备修复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却阴沉着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

      「梅丽丝……」人类男子的声音从梅丽丝的身后传来。梅丽丝停下了手中扫地的动作,转身过来不发一语的看着脸色沉重的焠磷,眼神中流露出了疑惑。

      「我啊……必须要走了。」人类男子慢慢地走向了梅丽丝,接着紧紧的抱住了她。梅丽丝的眼睛顿时微微睁大,看起来有些吃惊的样子,但是却没有做出挣扎的动作。

      「我的国家发生大事了……必须要赶回去才行。」人类男子轻轻地推开了梅丽丝,看着她清澈的眼眸,语气苦涩的说:「装备也修复的差不多了……就像一开始说的那样,我要离开了。」

      「嗯……路上小心。」梅丽丝这个时候不知道心里在想什幺,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什幺样子的表情,她只是这样淡淡地说了一句。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绝对不会!」人类男子坚决地说着,接着猛然的转过身去,像是不愿让梅丽丝看到自己现在的表情。

      「嗯。」听到了梅丽丝的声音,人类男子踏出了脚步,朝向自己临时搭建的小房子走去。而看着人类男子渐行渐远的背影,梅丽丝也接着开始重新扫起了地……

      梅丽丝不知道人类男子是什幺时候离开的,只是一切又回归成了原本的样子。人类男子的出现只是平静湖面上的小小涟漪。时间……会将这微不足道的涟漪给抹除得乾乾净净的吧?梅丽丝心里想道。

      在隔天,梅丽丝一如往常地走去了人类男子的小屋子里面。熟悉的背影已经不在,熟悉的声音也已经不在,接着……梅丽丝却看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东西。

      「他的铠甲……」看着眼前的铠甲,梅丽丝心中那尚未平息的小小涟漪却瞬间转化了成为惊涛骇浪。

      昔日的回忆、由人类男子所传授的打铁技术、还有一直以来那不应该存在的情感一次全部爆发了出来。梅丽丝眼中渐渐的湿润,快步地走向了那个铠甲,将它拿了起来紧紧的抱在胸前,一滴滴眼泪落在冰冷坚硬的铠甲之上。

      「真是的……居然忘记带走这幺重要的东西……」梅丽丝的眼泪从眼角慢慢地滑落,嘴角却扬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微笑。

      「决定了……得把这个铠甲拿去还给他才行……」

※※※

      「就在我到那间小房子去的时候,里头早就没有了他的身影,唯一存在的就是已经被我修复完成的盔甲……他都不在了,留着这盔甲有什幺用。看着那副冰冷的盔甲,那时我第一次知道眼泪是什幺东西。

      在他走了第五个月之后,我放弃了精灵的身份,我要去寻找他。于是我来到了这个地方……可是我不知道要怎幺样子才能找到他,于是我想,如果让他看到我打造出来的装备的话……」

      梅丽丝的声音渐渐的停了下来,四周悄然无声。所有的人都只是静静看着梅丽丝,沉浸在她的往事之中。

      「嗯……你知道那个男人的名子吗?」过了半晌,徐凌对着梅丽丝低声的说:「说不定我也可以帮你打听一下。」

      「谢谢你。」梅丽丝感激的看了徐凌一眼,接着说:「他跟我说,他的名子叫做『焠磷』。如果你能帮我找到他,让我把他的盔甲还给他的话……我会报答你的。」

      「傅泊先生,以后这些人如果要来请不要阻挡,直接让他们进来吧。」梅丽丝温和的对半跪在门口的佣兵头领说:「老闆那边的事我会去跟他说的,今晚也辛苦你了。」

…………

      最后,徐凌两人从窗户跳进来,却是正大光明的从大门走出去的。一回到冒险者公会,艾琳妲便一脸兴奋样的凑了过来。

      「你们没有按照我所说的任务流程去走,我是不会给你们报酬的!」莫兰德生气的向着徐凌吼着。

      「嗯,说的也是,那这次就当作做白工啰。」徐凌毫不在意的说着,这样的态度反而让莫兰德更加的火大。

      「好啦好啦!重点是结果有没有看到那神祕铁匠的真面目?」艾琳妲期待的问。

      看到艾琳妲一副好奇的神情,徐凌便索性把梅丽丝的故事告诉了她,但是说完故事之后,徐凌却见到了艾琳达一脸古怪的表情。

      「怎幺了,艾琳妲?你知道那个叫做『焠磷』的男人是谁吗?」徐凌问。

      「难道你不知道当今贝拉格的皇帝叫什幺名子?」艾琳妲的表情极度怪异的说,用一种看着异类的眼神盯着徐凌。

      「什幺?他就是当今的皇帝!」徐凌惊讶的说,就连旁边的两只精灵也一副错愕的神情。

      既然这样的话,说不定我有办法让他们两个见面,不过不知道皇帝还记不记得梅丽丝。如果皇帝把梅莉斯给忘记的话,这样反而是一种极度的伤害……徐凌开始思考着,该不该……让他们两个见面。

      隔天,徐凌再次去了钛罗之鎚,这次同样是从大门进去,在这个地方负责守卫着梅丽丝的佣兵们都认得徐凌,便没有阻止徐凌踏入了梅丽丝所在的那栋建筑物。

      「你又来了啊?请问有什幺事情呢?」梅丽丝亲切的问着。

  • 名称:天堂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2: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