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惊魂超清

      「唔……这可能有些困难呢……毕竟北方没有什幺特别吸引人的东西。倒是做为一些五六级的新人冒险者可能有不错的历练效果……」

      「实际上,我发现了一个远古遗迹。」徐凌语气把握的说着,似乎认定了蒂琪绝对会有所反应。

      「什幺?远古遗迹!」果不其然,蒂琪彷彿吓了一大跳一般的跳了起来。转头看向了左右两边,拉着徐凌的手快速的走进了屋子里。

      「嘘!这种东西不可以讲这幺大声啦!」彷彿害怕隔墙有耳似的,蒂琪小声的说:「你确定那真的是远古遗迹吗?大概在什幺地方?规模有多大?大概是多久以前的?」

      「嗯,我确定那是远古遗迹。在黄色山脉与红色山脉的边界之处,具体的位子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是被埋在地底之下的。整个遗迹与火山熔岩构造结合在一起的感觉。规模……我没看过别的遗迹所以还不知道相对之下如何,但是应该还是算非常大的吧。距今……大概是十万年以上吧。」

      「十万年!难道说是那个时期的……」蒂琪低头思考了一下,接着抬头与徐凌四目相对,仔细的瞧着他。

      「嗯……相信你好了!你刚刚是说要在你的领地设置一个冒险者分会是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可不要随便把遗迹的事情跟别人讲哦!我会派人去探查那个遗迹的,也会发一些公会任务……嗯,这些你就不用知道了。我们来谈谈修理费的事情吧!」

      在得到了蒂琪的承诺,并且谈完关于修理费的事情之后,已经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一起在冒险者公会共用过晚餐之后,徐凌一行人也直接投宿在冒险者公会附设的旅店里面。

      当天晚上,徐凌躺在自己的床上,举起右手,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加尔托斯,你说蒂琪为什幺会这幺强呢?」

      「谁知道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牌。你不也是一样吗?」

      思考了一下,徐凌猛然坐了起来,走下了木楼梯。「呼……睡不着,去楼下看看好了。」

      在夜里的冒险者公会仍然开着门,只有几盏油灯照亮了空旷的大厅使人走路不致于撞到物品。因此唯一比较明亮的地方只有在那个小吧檯处。

      在这深夜仍然有好几个冒险者在饮酒长谈,讨论着自己的丰功伟业或是任务的内容。

      络恩静静的擦着杯子,而身旁因为无聊而瘫在桌上的艾琳妲见到徐凌走下了楼梯,眼神中顿时放出了光芒。

      「呦,小帅哥。这幺晚还没睡啊?」在吧台之后的艾琳妲带着抚媚的笑容,手法熟练的调製了一杯火红色的饮料,推给了徐凌。

      「这是什幺?」徐凌警惕的看着这杯红通通的饮料。

      「艾琳妲特调的火色之夜,这可是不贩卖的哦!呵呵……这杯我请你,就算交个朋友吧。」

      徐凌看了艾琳妲一眼,发现她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拿起了杯子看着这火红色的饮料,在这红色的饮料里头似乎有着一团火焰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看起来有种诡异的感觉,却也凸显了这杯饮料的与众不同。

      「咕噜咕噜……」没有在犹豫,徐凌把这杯火色之夜给喝了下去。

      这是一种非常难以形容而且无比美味的味道,有着堪比百年老酒的香醇口感!

      与它的颜色恰恰相反,一开始倒是透出了一丝冰凉的感觉。

      但随着它进入倒徐凌的嘴里,乃至食道中的时候,隐藏在这冰凉之下的后劲却开始逐渐的出现。

      彷彿隐藏着一团火焰似的,灼热的气息以恐怖的速度开始蔓延在徐凌的身体里。如同解开了封印一般,有一只全身缠绕着火焰的恐怖野兽在徐凌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想要从内烧毁徐凌的五脏六腑。

      徐凌仔细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这火热又火爆的能量丝毫影响不了徐凌分毫。在过了大约十几秒的时候,这火焰的野兽如同油尽灯枯了一般,在徐凌的体内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原本像狂爆野兽的能量此时却是分散开来,变的极为柔和且温暖,覆盖了徐凌的五脏六腑,让徐凌觉得全身暖烘烘的,感到非常的舒适。

      「这个……出乎意料的好喝啊!谢谢了。」徐凌惊叹的说着。

      艾琳妲有些吃惊的看着徐凌讚美着自己调配出来的火色之夜,接着笑的更为灿烂了。

      「呵呵呵……你喝的这幺乾脆,就不怕我在里面下些东西吗?对陌生人不提起一些戒心可是不行的喔。」

      这也是艾琳妲有些疑惑的地方。刚刚她看出了徐凌明显对这杯饮料有些戒心,为何在突然之间却转变了态度呢?

      「我想要相信你,这样不好吗?而且我相信我的直觉,这杯饮料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徐凌相信这杯饮料根本伤不了他分毫,从最根本的地方就丝毫不惧了。但是这一点艾琳妲永远也不会知道。

      「呵呵呵……实际上呢,这火色之夜啊……」艾琳妲用小汤匙轻轻的搅动着她手边的饮料,慢慢的说:「每当我有兴趣的人出现的时候,我都会请他喝一杯。但可惜的是每十个人当中大概只有两个人会喝。一个是对自己极有自信,认为自己百毒不侵所向无敌的人,一种就是纯粹头脑少了一根筋。

      但是这些喝下火色之夜的人呢,到了火焰能量开始释出的时候都开始纷纷的变了脸色。稍微撑得住的就直接向我攻击,要跟我讨解药了呢!呵呵呵……真傻,我又没下毒哪来的解药呢?」

      「那撑不住的呢?会发生什幺事?」徐凌回忆起刚刚那种火焰能量冲击的感觉,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

      听了艾琳妲的话语之后,徐凌明白了自己是属于前者。

      「就直接从体内冒火烧死了呗。不过七级冒险者大多没有这幺逊的啦,这样子的人我五根手指头也数的过来。」艾琳妲一边回忆一边笑着说:「不过像你这种的,能够真正的享受『火色之夜』美味的人,我也一样是五根手指头数的过来哦!」

      果然不是一般人可以喝的啊!居然还是可以烧死人的饮料……徐凌有些汗颜的想着。

      「既然你的考官是小蕾儿,那你应该多多少少也听过我的传言吧?」

      「嗯,是听过一些。」

      「既然这样的话你也知道,其实小蕾儿是为了你好才在考核中给你出难题的。你可不要太责怪她啊。呵呵呵……」

      在喝完一杯饮料之后,徐凌有感觉她终于要说一些正事了。

      「你知道吗?虽然那些愿意接我任务的冒险者们通常下场都是不太好,可是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得知这种情况之下才接的任务喔!你知道这是为什幺吗?」

      「与风险成正比的报酬?」

      「正解!」艾琳妲欣赏的看了徐凌一眼,喝了一口手上的饮料,继续说:「没错!或许有人是因为喜欢刺激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但是更多的人却是因为这丰厚的报酬而愿意冒险一番。咱们冒险者不就是在做这样的事幺?」

      艾琳妲用一种神祕的表情低声的对着徐凌说:「我最近又接获了一个有些刺激和神秘的任务,怎幺样?有兴趣听听看吗?」

      在冒险者公会里,有两种获得任务的方法,一种是在公开的任务告示栏上选取想要接的任务,一种是由冒险者公会的内部成员主动提供给冒险者。

      前一种的性质比较公开,也有比较多的冒险者去尝试,是大部分冒险者的收入来源。

      但是后者的情况就比较特殊。首先任务的发布人与冒险者公会里的人要有一定的接触,收不收这个任务完全由冒险者公会成员决定。

      如果决定接收这个任务,在由这个公会成员主动寻找适合接受此任务的冒险者,不但过程麻烦了许多,而且能接触到此任务的冒险者少之又少,完成率自然也会比较低。

      通常这种任务都是不能上檯面的秘密任务。或者是牵扯到私人恩怨,或者是牵扯到庞大的利益。但无疑的,这种任务的难度比起一般任务要难上许多,报酬也随之水涨船高。

      「喔?听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徐凌饶有兴趣的说。报酬什幺的他倒不是很在意,徐凌比较感兴趣的是这任务本身。

      「你知道的吧?不管你任务接是不接,只要你听到了任务内容就绝对要保守秘密!否则的话……」

      「丧失冒险者的资格并且赔偿大量违约金。我知道的,说吧。」

      「呵呵呵……刚刚那个是例行公事。接着我要开始讲真正的任务内容啰?」

      「对了!我能不能让我的伙伴一起听?」徐凌突然想到,这种冒险者的任务龙静说不定会有兴趣。

      「你是说……那三个女生?」

      「不不,只有黑髮的那个,另外两个是普通人。」

      意思就是那黑髮的女性不是普通人啰?艾琳妲嘴角微微的扬起,接着答应说:「没问题,既然你相信我,那我也该付出同等的信任。这幺晚了她应该也睡了吧?要不要改天在聊呢?」

      「嗯……不用,你稍微等我一下。我去叫一下她,她应该……还没睡吧。」接着徐凌站起身来走上了楼梯,没有去打扰薙雅她们三人,反倒是进了自己的房间。

      龙静当然不会在徐凌的房间里,而徐凌也不打算欺骗艾琳妲。在这半夜的时间里,徐凌并不打算去吵醒薙雅与莉那两人,而他相信身为吸血鬼的龙静也大概不会这个早睡。

      有一件事情徐凌一直很想试试看,那就是「召唤」!

      龙静身为徐凌的召唤兽,已经有使用过心灵对话的能力了。但是徐凌身为龙静的召唤者,却连一次也没有召唤过!

      虽然去黄色山脉探险之前龙静曾经说过「如果遇到危机要赶快召唤她出来」。但是徐凌是不会这幺做的,一方面徐凌希望龙静能够在领地里面保护大家,另一方面则是徐凌认为自己所遇到的危机根本不是龙静所能够解决的……

      所以在今天,在此时此刻,徐凌决定要动用这个能力试试看了!

      「加尔托斯,我应该要怎幺做?」

      「这还不简单?想着她,把她叫出来不就好了?」

      「这幺简单?」

      「你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徐凌闭上了眼睛,想像着龙静在下一刻就会像变魔术那样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此时此地,在徐凌的身旁没有任何人。于是闭上了眼睛的徐凌在原地转了一圈之后把右手放在身前,摆出一副魔术师一般的夸张姿势说:「龙静,出现在我的身前吧!」

      突然之间,徐凌感觉到一团无比柔软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手中。这东西有些温热与潮湿,圆圆软软的东西,还有着像毛巾似的触感,徐凌下意识的捏了两下。

      嗯……手感异常的好呢!这到底是什幺东西……

      正当徐凌要睁开眼睛一探究竟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杀气垄罩了他的全身。徐凌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在他手中的不明物体触感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当你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是你的眼珠子即将被挖出来的时候了。就算你现在很强,但我还是可以办的到,不信邪的话你可以试试看。」龙静的声音出现在徐凌的身前,语调极度冰冷的说。

      现在的龙静明显是在压抑着想要把徐凌五马分尸的怒气。与龙静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徐凌,可以听出她现在的情绪正非常不爽!

      「龙……龙静?」徐凌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试着呼叫了一下龙静,但是龙静却没有任何的回音,耳边传来的是穿衣服似的沙沙声响。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沙沙的声响早就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的安静。

      「呃……龙静妳在吗?我可以睁开眼睛了吗?」徐凌冒着冷汗,再次试着呼叫龙静。

      「可以。」

      听到龙静这样说,徐凌如同解脱了一般。马上从原本奇怪的姿势回到一般的站立姿势,接着睁开了眼睛。

      徐凌看见了坐在床上穿着乾净衣服的龙静与身旁的空间包包,她的头髮看起来还湿湿的,显然是刚刚才洗完澡。

      另外徐凌还注意到龙静的脖子上带着一条不起眼的项鍊,这条项鍊正是徐凌在小摊子上随手一抓的那一条。

      罢了,反正那一条本来就是要送给龙静的。

      「我不是说遇到生命危机紧要关头才召唤我吗?算了,以你现在的实力要遇到生命危险也蛮困难的。假如你有生命危险了,我出现了大概也没什幺用。」

      徐凌愣了一下,怎幺感觉龙静的怒气好像消失了许多,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吗?

      「龙静……你不生气了吗?」

      「我现在非常的生气,你就跪在我前面请求我的原谅好了。」龙静翘着腿,手指指着她身前的地板说。

      「这个……」

      「开玩笑的。你把我召唤过来有什幺事情?该不会就是想要试试看召唤术吧?」

      这个龙静居然也会开玩笑?徐凌心中不可思议的想着。

      「艾琳妲说有个特别的任务,问我要不要接接看。既然你是我的召唤兽,那我就先来问问看你有没有兴趣啰,如果有的话我们就一起去听听看内容。」

      「哦?特别的冒险者任务?好啊……也许可以尝试一下。我也对这个冒险者公会的系统蛮有兴趣的。」

      「那我们现在走吧,艾琳妲还在楼下等我们呢!」徐凌说道,转身就要离开房间,身为自己召唤兽的龙静也对任务感兴趣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先等一下!」龙静突然出声说。

      「怎幺了?」徐凌回过头来看着龙静。

      「我饿了,想要吃点宵夜。」龙静指了自己旁边的位子,看着脸上冒出了三条黑线的徐凌说:「就当你刚刚对我做坏事的补偿好了。」

…………

      在之后,徐凌又被龙静给吸血吸到脸色有些仓白,摇摇晃晃的走出了房间。

      「呵呵呵呵……原来两位是这一种关係啊?我还以为……」艾琳妲看着徐凌和龙静先后走下楼,暧昧的笑着。

      「什幺关係?」龙静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艾琳妲,完全无法理解她说的内容。

      「两位都从同一间房间出来了,还需要说明是哪一种关係吗?呵呵呵,这没什幺好害羞的。」当艾琳妲看见徐凌那有些苍白的脸与脖子上的伤口时,笑得更为诡异了。

      「艾琳妲你不是要说有关任务的事情吗?」徐凌有些尴尬的说。

      看到徐凌的尴尬与龙静的不明所以,艾琳妲识相地闭上了她的嘴巴,反正这不关她的事情,然后便开始介绍起了任务。

      「总而言之在这个任务中,大致上的内容就是你们要侵入『钛罗之鎚』,去夺走里面的某一项物品。但是如果任务失败可能会面临巨大赔偿金或者是被通缉的问题,到时候我们冒险者公会也没办法保护你们。

      毕竟我们也只是中间人而已,如果你们同意的话我在帮你们跟委託人準备见面谈详细内容。接或不接也可以在那个时候正式决定。」

      「太罗之鎚是什幺?」徐凌问。

      「你们一定是刚来不久吧?钛罗之鎚是桑达莫拉目前排名第三位的铁匠铺,但是在数十年之前它却还是个排名十几出头的二流铁匠铺而已。

      最近的十几年不知道得到了什幺匠师,出售的武器品质竟然能够堪比贝拉格皇家所出产的高级武器!排名也就扶摇直上,就连现在排名第二的『千钢』铁匠铺也有开始被追过的迹象。

      实际上,也有很多家铁匠铺自行或是向我们冒险者公会发布任务,想要探查太罗之鎚崛起的秘密。

      但是他们似乎请了强大的打手,一般的人根本无法侵入进去。而那些铁匠铺所动的小手脚被揪出来之后,全部都被要求高额的赔偿金。至于逃跑且知道身分的冒险者则是遭到了他们的通缉。」

      「那这次任务的委託人也是某个铁匠铺?」龙静问。

      「不是哦!有趣的地方就是在这边了。」艾琳妲露出了神秘的笑容说:「这次的任务并不是调查,而且委託人的身分也很是可疑,老实说这是一场可信度不高的委託。就算途中出了什幺事故也不意外。」

      「嗯……感觉很有风险呢。那最关键的报酬呢?」徐凌的眼睛里开始出现了兴趣,越是困难的任务才越有挑战的价值。

      「呵呵……他们给出的报酬可神奇了哦,关于这个我可以跟你说我亲眼看过他们拿出了实品来,他们给的报酬是『帕斯洛恩』。」

      看到了徐凌与龙静两人不知所以的脸庞之后,艾琳妲继续说了下去:「对于冒险者来说,一个好的装备比起再多的金币都还要更为实用。这帕斯洛恩正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帕斯洛恩原本是属于自然精灵的护身符,而且只有拥有一定地位的人才能够拥有。只要身上带着这帕斯洛恩,可以屏蔽身形、增加视野距离、轻微幅度的操作植物、提高敏捷性……等等等的。在森林之中更能够发挥出它的效果!对于一个暗杀技术或者是狙击技术高超的人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物品呢!」

      「嗯……龙静你觉得呢?」徐凌看了一眼龙静问。

      「如果我说不要的话,你会不会一个人接这个任务?」龙静睨了徐凌一眼问。

      没想到龙静居然会看穿自己心思。徐凌乾笑了两声,接着对艾琳妲说:「那就麻烦你帮我们安排一下与委託人的见面了。」

      「呵呵呵……没问题!大概明天晚上就可以了,到时候我在通知你们哦。」

※※※

      「兄长大人,我们今天要去哪里啊?」莉娜带着有些期待的口气问着徐凌。

      「今天想去贝拉格的皇宫看看,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当今的皇帝。以我领主的身分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吧?」

      在薙雅与莉娜的带领之下,徐凌一行人开始了一边逛大街一边前往贝拉格皇宫的过程。途中吃过一顿饭之后,在下午时分来到了贝拉格皇家铁匠铺前。

      这家铁匠铺果然如同宫殿一般的庞大,无数个冒险者在这里进进出出。不仅如此,看起来就像是普通人家的人居然也是络绎不绝的走动着,徐凌走进了这家铁匠铺。

      看着里面的构造徐凌的心里不禁微微的感到吃惊。

      与原本所想像的大相逕庭,这里与其说是一间铁匠铺,还不如说它是一间博物馆。

      精美且气派的装潢,一个又一个透明玻璃的巨大展示柜,还有着专人导览解说,完全颠覆了徐凌对于铁匠铺充满了汗水与金属味的看法。

      「你好,请问我可以帮到您什幺忙呢?」一名穿着工作制服的美丽小姐朝着徐凌他们微微的鞠了一个躬,非常有礼貌的询问着:「不知道是来挑选器具、武器装备的,还是想要游览这有三千年历史的贝拉格皇宫呢?」

      居然还有这种服务人员啊!徐凌感觉自己好像进了高级的百货公司一样。能够感受到这里良好的待客态度,这间铁匠铺已经不是普通的铁匠铺了,而是一个经过精密审思,仔细规划出来的大型企业。

      「我们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可以麻烦带我们参观一下吗?」徐凌对着那小姐客气的说。

      「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职责。」导览小姐温和的笑着说:「我的名子叫做莎兰。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呼换我,接着请跟我来吧。

      这里是我们的展示区,所放置的都是最为高级的装备。这里的装备是不轻易出售的,只有对帝国有特殊贡献的人才会由帝王亲自赏赐。

      另外这些玻璃也是绝对的坚不可摧,没有钥匙想要直接破开这些玻璃的话,除非使用里面那种等级的武器才可能办的到。不过已经拥有这种武器的人显然是没有必要这幺做的。

      在更里面的地方才是放置真正贩卖商品的场所……」

      在莎兰的带领之下,徐凌一行人仔细的游览了这贝拉格皇宫,在游览的过程当中,徐凌才发现这个地方比起自己想像还要更大了不少!

      不但贩卖刀剑防具而已,就连一般家庭使用的锅碗瓢盆、农具工具厨具这里也是通通都有贩卖。不只如此,徐凌还见识到了建设在皇宫之内的工匠学院!

      这里有无数个工匠学徒,这些学徒们不仅学习如何锻造,还学习各种其他的东西,就连剑术与魔法也都有,一点也都不呆板单调。

      其实这正是帝国在培养着未来国家的栋樑,能够在贝拉格皇家工匠学院里学习的人一定都是同辈之中的菁英人选!

      「对了,莎兰。要怎幺样才能见到当今皇帝?」徐凌一边吃着在这贝拉格铁匠铺里买的冰淇淋一边问。

      「唉?皇帝可不是一般人都能随便见面的,请问您是……」听到徐凌的要求,莎兰不禁愣了一下。

      「我是一个受封的领主,我的名子叫做赛维尔,可以麻烦帮我通报一下吗?」

      「这个……和皇帝见面并不是我能够处理的事情,不过我的上司应该可以……」

      「那就麻烦你了,我们就先在这里等着吧。」徐凌说完,看着莎兰离开后,转头看向了薙雅:「薙雅,我有话想对你说。」

      「什幺话?」薙雅疑惑的看着徐凌。

      「我想要把领主的位子过度给你,让你成为卡飞那的女领主。」

      「………………」听到这个消息,无论是薙雅或者是莉娜都没有露出太过吃惊的表情,但都不约而同的沉默不语。

      「就真的不考虑留下来吗?」薙雅语气平稳的问。

      「我啊……对这个世界很嚮往。你也知道,我本来就不是你们领地的领主。而且想要多走出去到处看看,认识这个世界,走遍这个世界。但是我偶尔还是会回去的。」

      「兄长大人……外面的世界很危险的哦?可能一不小心就会……」

      「你不是也看过兄长大人的实力了吗?」徐凌摸了摸莉娜的头,自信的说:「绝对没问题的。在冒险者公会我施展出来的实力还不到我真正实力的十分之一呢!」

      「听你在吹牛……」莉娜低声的嘟哝着。

      「放心吧,我会看好他的。」龙静冷冷的说:「要是他敢乱来我第一个先干掉他。」

      「龙静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冒险吗?」徐凌有些吃惊的问。

      「这不是废话吗?你走了我要吃什幺?还是……你莫名其妙的把我召唤来这边之后还要把我丢着不管自己走人?」

      「这怎幺可能。我会帮你寻找回去的办法的,在这之前……你就先喝我的血吧。在冒险的路上有个伴也不错。」徐凌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在火焰山脉闯蕩时的过程,脸上不禁泛起了一丝苦笑。

      「我不会拖累你的,放心吧。」龙静撇过头去,不再看着徐凌。

      「赛维尔领主。」已经回来的莎兰有些惊讶的看着徐凌一行人,怎幺自己才走了一阵子,这一行人的气氛就变的怪怪的了……

      「怎幺样?我们可以见到皇帝吗?」徐凌问。

      「可以,不过大概要排出个时间来。现在皇帝似乎正在锻造某个很特别的武器,没有办法马上让你们见面的样子。请问您的事情非常的紧急吗?」

      「不急,可以慢慢来没有关係。」

      「那可以留下您的居住资讯吗?等到时间一到我们会派出专人前去通知。」

      「我们就住在冒险者公会里面,那就麻烦你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也不用在带我们参观了,谢谢你今天的服务。」

      「不会,这是我应该做的。」莎兰微笑着说,接着离开了这个地方。

      接下来就看看以后可能会穿到的装备好了,一般的衣服实在是太过脆弱了……正当徐凌这样想的时候,徐凌的眼角看到了一个熟人。

      「唉?那不是贝蕾儿吗?」徐凌看着那个方向说了出口。

      现在的贝蕾儿正在和一名中年男子谈着话,似乎是注意到了徐凌的视线,贝蕾儿也朝着这边看了一眼。与那中年男子说了些什幺之后,直接朝着徐凌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你们会什幺会在这里?来参观的?来买装备的?」贝蕾儿看见徐凌之后,心情明显的有些不悦了起来。

      她想起了就在昨天,蒂琪会长找自己过去的事情。

※※※

      「贝蕾儿,恭喜你!你不用被我停薪三个月了,而且我还会给你升职哦!」听到这句话,贝蕾儿的心里莫名的泛出了不好的预感。

      「这次的拍卖会结束后,你就直接前往卡飞那领地冒险者公会当分会长吧!」

      「卡飞那领地?那是什幺地方?」

      「就是那个徐凌的领地啦!依他的要求想要在那边弄一个冒险者分会,这件事就交给你负责啰!」

      「等等!那个地方我想起来了,不是杳无人烟,地处偏僻的边疆地带吗?而且黄色山脉也没有什幺好探索的不是吗?在那裏建设冒险者分部有意义吗?」贝蕾儿的脸色不大好,在她的心里宁愿被停薪也不想被发配边疆当老大……

      「这个徐凌正是想要用这冒险者分部来给他的领地带进人潮呢。致于他想要用什幺东西来吸引人潮的话……他说他发现了一个远古遗迹,我要你去证实这件事情。

      你的真实实力我还算是放心的,只要不要进入红色山脉深处的话就绝对没问题!」

※※※

      于是这样,在这次的拍卖会结束之后她就要被发配边疆去了,而这罪魁祸首正是眼前的徐凌。

      「嗯,我们已经参观完了。现在想找些以后适合在外域生活,不容易损坏的装备。那贝蕾儿你在这里做些什幺?」

      「我来确认贝拉格在我们冒险者公会的拍卖项目与实品。正好你这个怪力男在这边,就顺便帮我拿回去吧,也不用在让他们多护送一趟了。」

      「这倒是可以。对了,说到拍卖会,这次的拍卖大致上有哪些物品?有没有适合我的装备之类的?」

      「适合你的装备?嗯……倒是有一件出自于南方的黑蚕之衣,应该是还蛮适合你的。不过你的钱不是都要用来建设你的领地了吗?这些装备买下去之后大概就不够让你去搞建设了喔?」

      「你怎幺会知道?」徐凌有些惊讶的说:「我应该没有告诉过你才对吧?」

      「这也没什幺大不了的。」贝蕾儿平静的说:「多归你,以后我就会去你们领地里居住了。在你们领地里新建的冒险者分部部长就是我。」

      「唉?」不仅仅是徐凌,似乎连薙雅与莉娜都感到有些惊讶。

      「冒险者公会真的要来进驻我们领地了?」莉娜的情绪似乎非常的兴奋,接着她看向了贝蕾儿,眼神中似乎出现了什幺决心……

      「那就请你多多照顾我们的领地啦。」徐凌笑着对贝蕾儿说。

      「遗迹的事……是真的吗?」

      「嗯,千真万确。」徐凌肯定的说,他也知道冒险者公会会在自己的领地建设分部大概也都是为了这个遗迹。

      「嗯,这次拍卖会你也可以来看看。话说这次的拍卖会出现了一个非常难得一见的货物,也许因为这个货物这次的拍卖会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哦?是什幺东西这幺受欢迎?」徐凌好奇的问。

      「那是一头已驯服的幼龙。不过还没看见实物,大致上是怎幺样的情况也还不清楚。卖主说在开始拍卖的那一天才会把龙带到我们公会里。喂……你怎幺了?傻了?」

      幼龙!

      听到这两个字时,徐凌的眼神中放出了强烈的光芒。黑龙前辈所拜託的事情徐凌从来未曾忘记,但是他认为寻找幼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领地的事情先处理好之后,便要依靠着冒险者公会的情报网来寻找幼龙。

      没想到现在幼龙的线索就直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那头幼龙我要了!」徐凌斩钉截铁的说。

      「别傻了,别说是死去的龙尸体,你知道一只活着龙宠的价值有多少吗?」贝蕾儿鄙视的说,嘲弄着徐凌的无知。「那是你根本支付不起的天价!就算你把建设领地的钱全都砸下去也买不起的。」

      但是贝蕾儿显然是误解了徐凌的意思,这头幼龙对徐凌来说是势在必得,无论以「任何手段」都要得到的东西!就像是在远古遗迹时,不管用什幺方法都要回到领地,即使是有着死亡的风险。

      「贝蕾儿,你知道现在卖主在什幺地方吗?」

      「你想要做什幺?直接去硬抢吗?」贝蕾儿心中有些诧异,不晓得徐凌为何对这头幼龙有这幺大的兴趣。

      「啊哈哈哈……所以不能告诉我吗?」

      「先不说我能不能告诉你,我也不知道现在卖主在什幺地方。如果你真的很想要的话,不仿想些办法把牠给买下来啊。我劝你不要想些杀人夺宝的事情,否则踢到了铁板你就知道了。」

      杀人夺宝?如果到时候真的没办法了,徐凌自然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不过在这之前,也许还是可以想些其他的办法……

      「唉……我看你果然是想要动一些歪脑筋吧?好吧,如果到时候有把握的话,我在借你一笔钱也不是不可以。」贝蕾儿叹了一口气说。

      如果这个人真的想动什幺歪脑筋的话,制止他一定是一件很费力的工作。那不如现在就让他的手头宽裕一点。

      「那就先谢谢你啦。」其实徐凌根本没打算要跟贝蕾儿借钱。

  • 名称:夜航惊魂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1: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