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金装备5超清

      听到这句话,范芷瞪大了眼睛,像是勾动了什幺回忆一般。

      接着她直接甩掉了鞭子,竟然是原地蹲了下来用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头部,不断的颤抖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错了,请不要杀了我!我只是个下贱的贱人,我什幺都肯做,请不要杀了我……」

      说到后来却是整个崩溃,大哭失声了起来。

      龙静站在范芷的身后,在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便不再理会嚎啕大哭中的范芷,重新与徐凌会合了再一起。

      「两位的实力真的比我们预想的还要高出很多呢。恭喜你们获得了可以与我合作战斗的资格。」空楠一边轻轻地拍手一边微笑的说:「同时我也要对你们没们有对我的伙伴们痛下杀手这件事表示感谢,不过……」

      接着空楠看向了徐凌的眼睛,带着挑衅的眼神问道:「难道这样你就满足了吗?恐怕刚刚只是做热身运动吧?」

      「啊啊……没错。没有和你打过一场我的确是心裏不舒服。」徐凌一边说道一边摆出了真正动真格的战斗姿势。这是在意识空间里,徐凌与加尔托斯所经过无数战斗之后的成果。

      「首领要和那个怪物战斗!」

      「天啊……首领打得过那种怪力男吗?」四周围的佣兵们都惊讶的说,就连在他旁边的索岩也是担心的说:「首领……你有把握吗?」

      「哈哈哈……拜託,你们把我当成什幺了?手下被欺负了,当老大的出来讨回一点面子是理所当然的吧?」

      空楠慢慢地走向了徐凌,一边走一边说着:「放心放心,他只不过是力气大了点,根本不是什幺可怕的怪物。你们瞧,不是跟我们一样两只手两只脚吗?」

      龙静看到他们两个,也缓缓的退了开来。

      徐凌与空楠面对面相对,只相隔不到两公尺的距离。虽然肉眼看不到,但是四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两个强大的气势在激烈的碰撞着。

      「真是不好意思啊,居然在你女朋友面前抢了你的光彩。不过那要怪也要怪你实力太弱,看我不爽也没有用啊。」空楠轻鬆的笑着说。

      「我有两点要告诉你。第一点:虽然有点可惜,但龙静不是我的女朋友。第二点……我到底弱不弱,你就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吧!」

      说完,徐凌的拳头就如同子弹一般的射了出去,带着极大威力的恐怖拳头划破了空气。

      「砰!」一声的音爆猛然响起,传遍了这个佣兵公会总部的每个角落。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下,甚至大多数人看不清楚徐凌拳头的影子。

      但是空楠却只是笑了一笑,举起了双手摆出了战斗姿势,直接面对徐凌猛烈的拳头。

      「空有蛮力的笨蛋,一点技巧都没有,真是浪费了你这一身力量了。」

      接着在下一刻,徐凌的拳头直接穿过了空楠的身体。在徐凌落空的攻击还来不及收回来,空楠却已经闪进了徐凌的手臂内侧……

      「反击!」一记凌厉的拳头击出,「砰!」的一声完全命中徐凌的脸。

      自己的攻击力道反而被空楠加以利用。在空楠的反击拳之下,两人的攻击将加起来全部轰在了徐凌的脸上!

      强大的力道让徐凌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徐凌咬着牙,攻击却完全没有停顿。一记完全不保留力气猛烈的左钩拳朝着空楠狂挥而去。

      突然之间,徐凌的左脚被空楠给踢开,瞬间重心不稳的感觉瞬间漫延了徐凌的全身,挥出去的拳头朝着天空之中打了出去。

      接着他看见了广大的蓝天之下,空楠的拳头在自己的眼前快速的放大。

      「插秧拳!」

      「轰!」一声巨响响起,空楠的拳头由上而下再度狠狠的砸在了徐凌的脸上。

      徐凌的身体直接被这一拳给砸进了地底,并且在地上打出了一个大洞!徐凌就像是被空楠给插进了地底一样,直到胸口的身体都被埋进了土里。

      「看吧,这家伙也没什幺了不起的。」空楠拔出了他的手,扫视了周围一圈之后微笑的说。

      「首领最强!」

      「首领真是太强了!」四周围的佣兵们疯狂的欢呼着……

…………

      徐凌的眼前一片黑暗,那是因为自己被空楠给种在了土里……

      徐凌想起了在蜥蜴人的部落里跟巨大犀牛战斗时的一幕幕,还有在遗迹外侧和蜥蜴人首领的战斗还有与加尔托斯的魔鬼训练。

      该死的!我怎幺可能会输?我不可能会输的!我之前所面对的,那可是比人类还要危险几百倍的生物啊!

      引动了潜藏在体内的黑色魔力,徐凌四周围的土块宛如炸弹一般全部被轰飞了开来。

      在徐凌周围的土块都被轰开来之后,原本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中间站着眼神极度兇恶的徐凌。

      「砰!」一声巨响出现,原本的大坑又更加扩散了一圈,而原本在大坑之中的徐凌却是已经不见了蹤影。

      「唉……你怎幺还是不懂呢?」空楠轻轻地说。

      接着彷彿早有预料的那般低下了身子,闪过了来自自己身后徐凌的恐怖扫腿攻击。

      「你这样是打不倒我的。」在一边闪躲着徐凌的攻击,空楠毫无压力的说。接着,在徐凌击出一记正拳之时,空楠抓準了时机抱住徐凌所击出去的手,身体往后一扭,对着徐凌做出了一记完美的过肩摔。

      「砰。」徐凌摔到了地上,但是好像完全没有造成什幺伤害似的。

      在下一刻徐凌又瞬间站了起来,对着空楠做出猛烈的攻击。

      在徐凌连续的猛烈攻击之下,空楠全部都一一的化解开来,彷彿是能够完全预测徐凌的动作那般。

      而且空楠运用徐凌本身的力量对着徐凌做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反击。

      因此徐凌完全没有命中空楠任何一下的攻击,却反而是被空楠给撂倒了无数次了。

      虽说如此,但徐凌身体的强韧程度完全不属于一般人类的範畴,每次总是能够像打不死的蟑螂一般站了起来。但就算如此,徐凌的狼狈样依然是清清楚楚的映入了每个人的眼帘之中。

      现在的他就像是在火焰山脉里的遗迹对上蜥蜴人首领那般,对于这场战斗完全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面对空楠根本就是一面倒的战况,力不从心的感觉再次充斥着徐凌的心中。

      「啊啊啊啊啊!可恶!」在徐凌第二十几次重新站起来后,再次朝着空楠冲了过去。

      此时的空楠脸上已经没有了微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厌烦表情。

      在徐凌冲过来的时候,空楠如同之前的好几次那样轻易的闪过了他的攻击。

      「别像个孩子一样,你也该闹够了吧?」空楠不耐地说。

      接着空楠在一边闪躲的时候,一边慢慢地解开自己右手手上的绷带。没有人看到,在那绷带的内侧居然是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魔法符文!

      把右手手上的绷带拿在左手,空楠低声喃喃的说:「没想到居然会有在人类疆域里解开绷带的这一天啊。不过这也没办法……不这样的话,这场战斗是不会结束的吧?」

      看着依然在朝着自己疯狂攻击过来的徐凌,空楠一边轻鬆闪躲一边说:「一般人接到我的反击拳早就该倒地不起了。你的力量的确是非常的强大,身体的强韧程度也是我生平仅见,几乎堪比在外域的那些恐怖怪物了。所以……为了赶快结束这场战斗,我要把你视为外域的猛兽了。」

      此时,空楠终于把他整个右前臂的绷带拿了下来。先是甩了甩了自己的右臂,然后在握了握自己的右拳。

      在徐凌的眼中,空楠的右臂并没有什幺特别不一样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在心中突然出现了一股危险的感觉。

      但在下一刻,徐凌心中猛然一跳。因为他惊愕的发现:空楠的人依然是站在原地,但是他的整条右臂却是整个消失不见!

      在这一幕之后,徐凌的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之后便什幺再也感觉不到了。

………………

      睁开了眼睛,徐凌的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并且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有些硬的床上。

      在自己的身上盖着一张凉蓆,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了进来。

      微微带点沙子的沁凉微风吹进了屋里,挂在窗边的风铃发出「叮噹……叮噹……」的声音。

      「你醒过来啦?」龙静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徐凌从床上起身并且看了过去,发现龙静身上穿的不是从卡飞那领地所带来的便衣,而是在这沙漠地区里最平常的衣服。

      「这里是哪里?那天的战斗……后来发生什幺事了?」徐凌的脑袋似乎还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接着他低下头,突兀地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也被人给换过了。换了一套跟龙静一样,虽简朴却乾净的衣服。

      「这里是空楠他家,那一天你被空楠给打败了。」龙静开始简单的说起那天战况的后续……

※※※

      空楠再把自己右手的绷带拿下来之后,接着他的右手消失了,在空楠右肩以下的部位全部都消失了蹤影!

      甚至不到零点零零一秒钟,也许可以真正的称之为「剎那」或者「瞬间」,龙静再度看到空楠的右手再度回到了他的右肩之下。

      与此同时,徐凌的身体以比风还要快的速度笔直的倒飞出去,在撞倒了好几栋建筑物之后,居然还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迹象!

      在徐凌大约飞了一百公尺远左右的时候,「砰」的一声巨大音爆声才爆发出来。

      颳起了一阵剧烈的狂风,一时间沙土飞扬。

      此时龙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并且疯狂地往徐凌飞出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这个时候龙静才发现到……徐凌居然不知道被打飞到哪里去了!

      在往徐凌飞出去的方向寻找了约五百公尺之后,龙静才发现已经是面目全非,并且血肉模糊的徐凌。

      此时徐凌的整颗头颅就像是凹陷进去了那般,完全看不清楚五官。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徐凌的呼吸是无比的薄弱,甚至感觉有随时丧命的危险!

      如同第一次见面那时,空楠再次在龙静毫无察觉之下出现在她身后。

      在龙静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空楠把手放在徐凌的头部上方约三十公分的位置,一阵温和的蓝光瞬间覆盖上徐凌的身体。

      「他快死了……不不不你不要误会!放心吧,也只是『快死』而已,我最擅长的就是治疗术了,不会让他死亡的。甚至连一点伤痕都不会留下!所以在我治疗的这段期间,你们就一起来我家住吧。」

      在看了龙静的表情之后,空楠带着有些愧疚的语气安慰着说。

      如果徐凌这时还醒着,亲眼看到龙静此时的表情,他一定会惊讶到无法言语。因为此时的龙静已经泪流满面。

      与徐凌的心情一样的……龙静无法想像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徐凌的日子该怎幺活下去……

      这个时候的她没有想到,如果徐凌真的死了……龙静自己也会随即丧失性命。

※※※

      「你是小孩子吗?既然打不过就别打了啊!逞什幺强?」龙静恶狠狠地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真的是差点死了。你要自杀我是没差,但是也不要拉我下去陪葬啊!」

      「算了算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接着龙静抓住徐凌的衣领直接把他给拉扯过来。

      锋利的獠牙熟练地往徐凌的脖子扎了下去,开始饥渴的吸起了血。

      看到龙静这个样子,徐凌不禁有些疑惑……「在我被打败之后,是已经过多久了啊?」

      「你已经昏睡了整整三天了。你在不醒来的话,我可不管你是不是还在昏迷当中,就要直接吸你血了。」

      「为什幺我昏迷的时候你不能吸啊?」

      「白癡,你醒着我还可以吸到你昏迷为止,你昏迷的话我如果不小心吸死你了怎幺办?」听到龙静的回答,徐凌不禁冒出了一些冷汗。

      不过接下来他随即想到了另一件事……

      「那我昏迷的这三天都是你在照顾我啰?」

      「废话,不然还有谁这幺好心?」

      「那我这身衣服……也是你换的?」徐凌有些尴尬的问,开始想像龙静替自己换衣服的景象。

      「吵死了!我怎幺这幺歹命……」伴随着这句话,随之而来的还有龙静的大力怒咬。

      「好痛!不过……真的是谢谢你了。」

      「哼!」龙静哼了一声,接着便不再说话。两人陷入了一种沉默尴尬的氛围当中……

      在几分钟之后龙静突然推开了徐凌,眼神中闪烁了一丝警戒,接着在徐凌惊愕的目光之下消失了蹤影。

      「哒哒哒哒……」一阵平稳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接着「吱呀」一声,这房门被轻轻地打开。

      穿着围兜兜和防热手套的空楠带着微笑,端着一锅香喷喷的大锅子走了进来。

      「恭喜你康复了!这是我做的仙人掌蜥蜴锅,赶快趁热嚐嚐吧。」当空楠带着一副要徐凌赶快试试看的表情,把大石锅放在桌子上的时候,龙静却是猛然对空楠的背后发出了攻击。

      「都说了……你这样偷袭是行不通的。光是隐匿身形与气息是不行的,你的内心还不够平静,这样还是很容易被厉害的人给发现。」

      在徐凌还搞不清楚是怎幺一回事的时候,空楠的手轻轻的一抖。

      锅子的锅盖瞬间飞了起来,空楠流畅的单手接住了锅盖,并且準确地用这锅盖挡住了来自龙静的突袭。

      「噹!」锅盖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你必须要试着把你内心的情绪隐藏起来,或者是把这种情绪波动给降到最低。你知道吗?最顶尖的杀手在杀人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放出杀气的。」

      一边说着,空楠已经把锅子放在了这房间的一个小摺叠桌上,并且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两张碗与餐具。

      「而我要你做到的是:不只是杀气,在潜行的状态之下,让内心完全的保持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以纯粹的理性观察着这个世界。把自己想像成环境的一份子而不是你自己。该怎幺说呢……就是一种『无我』状态吧?又或者是说『降低存在感』?也许这样的话,你就能够做到跟我同样的程度了。你就在吃早餐的过程当中跟他说明一下吧,等你们準备好了就出来外面吧,我等着你们。」

      说完,空楠便离开了房间,留下了龙静与不知所措的徐凌。

      「龙静,这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我好像觉得……他在教你战斗的技巧呢?」

      「嗯,事情的确就是这样。空楠说要教我们两个战斗的技巧。要我们等等吃完饭之后,出去外面找他。」一边说着,龙静替徐凌添好了一碗红红的仙人掌蜥蜴粥,放在了徐凌的面前。

      「实际上,我也已经接受了他两天的指导了,刚刚那个就是我们的训练。」

      「为什幺他要这样子做?」看着眼前散发出独特香气的红洲,徐凌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接着不禁惊讶的大喊了出来:「这是什幺东西?」

      尝到了出乎意料的美味,接着徐凌便咕噜咕噜的把那碗仙人掌蜥蜴粥给喝得精光。

      「教导别人似乎是他的兴趣?或者也是有可能纯粹不想让我们拖他的后腿吧。」

      龙静把头侧向一边,不确定的说:「在你昏迷的这三天,我在这里蒐集了许多有关空楠的资料,这真的是很奇怪的一个人。」

      「怎幺说?」徐凌已经开始舀起第三碗粥了。

      「他小时候是一个孤儿,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直到有一天他被当代的狂沙之鹰首领给发现然后带回公会抚养长大。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的学习能力强的跟怪物一样。

      无论是什幺东西,只要接触过一次就能够马上上手,而且熟练程度远远超过教导他的那个人。所谓令人忌妒的绝世天才大概就是指他吧?」

      龙静指了指徐凌手上的那碗粥,说:「包夸这锅粥也是他亲手煮的,用的可不是来自外域的食材,而是在这沙漠区域里最常见的食物。」

      「真的假的?」徐凌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上的这碗粥,一开始他还以为这又是用什幺极难获得的食材所做成的食物才能够造就出这样的美味。没想到所用的食材居然只是这个地区的家常小菜!

      「另外,现今的狂沙之鹰大头目也全部都接受过空楠的战斗指导,无论是我对上的那个鞭子女或是你队上的那个巨弩手。不只是大头目,有时候甚至连中头目或者是一般的佣兵也都有机会得到空楠的教导。」

      「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只满足于佣兵公会的首领这个位子吧……」徐凌一边思考着说:「应该要去纵横大陆,名震世界之类的才符合他的感觉吧?」

      「不,关于这点,他表示的立场倒是非常的明显。」

      龙静摇了摇头:「在很久之前,上代狂沙之鹰首领把位子交给他的时候,就希望他能够带领狂沙之鹰走向未曾有过的辉煌。

      不过却被空楠当下拒绝了:『抱歉了,我只想过着平稳安逸的生活,每天悠悠闲闲地活着不是挺好的吗?』在那时他好像是这幺说的。

      所以,虽然空楠拥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但是在冒险者或者是所有的佣兵公会里面却不算是一个出名的角色。据说他会参加这次的任务,也是因为被朋友拜託。」

      听完了龙静的话后徐凌大概了解了空楠这个人了。

      拥有这样强大的实力却没有年轻人的冲劲。反而像个老人一样隐居在田野之中过着没有刺激,但却平静安稳的日子。整天和自己的佣兵朋友们打混再一起,为这些出生入死的佣兵们建造一个可以依靠的大家庭……

      徐凌越想越觉得这个空楠真的就如同龙静所说的那样,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个人。

      「喂,加尔托斯……如果是你,你打得赢那个空楠吗?」徐凌在心中问着加尔托斯。

      「如果是在同样的身体条件下,我赢的机率大概只有两成,如果是我全盛时期的本体……」加尔托斯停顿了下来,似乎是在思考着。

      「嗯?如果是本体的话……?」

      「我不清楚。」

      「就连你的本体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打赢他?」徐凌这下子是真正的震惊了。

      「他的灵魂,有些我说不出来的特殊气息,虽然明显是属于这个世界所诞生出来的灵魂,但是却又有种我所说不出来的感觉。如果他的实力就像现在所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那我当然可以秒杀他,但是谁又知道他还有没有隐藏其他的绝招?所以胜负还很难说。」

      「嗯……看样子,我输的并不冤枉啊。」加尔托斯的话语让徐凌的内心微微平衡了一些。

      在不知不觉龙静不断的为徐凌添粥之下,徐凌竟然一个人就把整整一大锅的仙人掌蜥蜴锅给吃完了!

      「你吃饱了吗?还要不要再吃?如果要的话,我再去拜託空楠多做一些。」

      听到龙静温柔的询问,徐凌不禁抖了一下,看向她说:「不……不用了,那龙静你呢?为什幺你从刚刚就不怎幺吃?」

      「你忘了吗?对我来说,只有你才是真正的『食物』,不好好的把你养肥怎幺行?既然你说不用了,那幺就换我开动啰。」

      说完,龙静就坐到了徐凌的身边,熟练地舀向了徐凌的脖子,开始大口的吸起了血来。

………………

      五分钟之后,在龙静把这三天份的量全部给吸完。

      两人接着一起走出了房间,在经过简易的大厅之后来到了屋外,在徐凌看到门口的景象时,竟然是一瞬间愣住了。

      明媚的阳光照耀着这块土地。

      这里并不是在城市之内,而是在郊外某个不知名而被周围天然的山石所包围起来的地方。

      在这贫脊的沙漠之地,竟然在这里生长着一片欣欣向荣的青青草地。

      微风透过山间的缝隙吹了进来,发出了「呼呼」的声响。

      在房子的另一边有着随风飘逸的洗净衣物、一口井,还有经过良好整理的马铃薯田。

      锄头、推车等的工具零散的放在一旁。

      最让徐凌所吃惊的是在田地的旁边居然还种有一棵结满果实的不知名茂密树木,在这树木底下还放着一张看似躺起来很舒服的凉椅。

      虽然整体的布置很简单,但是却给人一种安稳、祥和的感觉,令人不自觉的放轻鬆了下来。

      此时的空楠正在这片草地的正中间。

      他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的站着,并没有做出任何特别的举动。

      胸口随着空楠的深呼吸而稳定的起伏着,但他的脸上居然是带着一副享受、满足的微笑。

      微风吹拂着,扬起了空楠的一根根黑色髮丝,他身上的衣衫也随之飘动。

      此时的空楠宛如成为了眼前这片环境的一分子,他就是环境,而环境就是他。如果少了空楠的存在,此地将不在完整。

      看到这一幕的徐凌甚至出现了一种诡异的错觉。彷彿……这个世界就是为空楠所创造,并且以空楠为中心所延伸出去似的!

      听到了徐凌他们的脚步声,空楠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到了徐凌他们从屋内走出来,空楠便带着亲切的笑容和他们打了声招呼:「你们吃完了啊?味道应该还可以吧……咦?徐凌你的脸色怎幺这幺苍白?」

      再空楠说出话的那一刻,眼前的神祕氛围瞬间消失殆尽。

      这一切都是显得多幺的平凡,徐凌再也找不出刚刚的那种感觉,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徐凌从恍神之中醒了过来。

      「刚刚是怎幺回事?我刚刚看到了什幺?是错觉吗……」没有回答空楠的问题,徐凌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着。

      「不是错觉。」龙静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轻声平静地说:「这个人的实力和我们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输给他才是正常,完全没有必要跟他比的必要。」

      「你们在说些什幺啊?」空楠带着笑容说:「怎幺样?还吃的饱吗?」

      「嗯……真的非常感谢你的餐点。而且非常的美味。」徐凌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硬要打败空楠,根本就像是个面对大人死不服输小孩一样。

      「哈哈……你喜欢就好,龙静应该都跟你说了吧,为了以后能够让你的冒险之路走得更长,你愿意在这里接受我的指导吗?」

      「当然愿意!请务必指导我关于战斗的技巧!不过……」徐凌的语气略带保留的说。

      「不过什幺?」空楠有些疑惑的问。

      「为什幺你愿意这样子指导我们呢?关于这一点我想要先弄清楚。」

      「这个啊……」空楠搔了搔头,表情好像有点为难的说:「如果说是我的兴趣你能接受吗?到时候我们也要一起去执行任务,身旁的伙伴当然也是越强越好啦。」

      「嗯……」无论怎样,有强大的人愿意指导自己总是一件好事吧?徐凌接着微微朝着空楠敬了一礼。

      「那真是非常谢谢你了。」

      「喂喂喂!不需要这样啦!我们还是同辈呢,你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啦。」空楠急忙的挥了挥手,示意徐凌赶快抬起头来:「指导龙静两天了也没有这样啊!不要这幺客气啦。」

      「嗯。那我们要什幺时候开始修练?」

      「我是都可以啊,不过……你现在脸色还是很苍白耶?不先休息一下吗?」空楠有些担心的说。

      「只是稍稍有些贫血而已,等一下就会自然恢复过来了。」徐凌摇了摇头说。

      「嗯,既然你都这幺说的话,那我们就直接开始修练吧。龙静,至于你的话,就先照我之前所说的『那个方法』去试试看吧,也许你会发现一些特别的东西也说不定。」空楠对着徐凌和龙静说。

      「……好吧。」龙静的表情似乎有些疑惑。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并朝着树下的凉椅走了过去。

      接着在徐凌惊疑的目光之下,龙静躺在了凉椅的上面闭起了眼睛,俨然就是一副在闭目休息的样子!

      「空楠……龙静她在干嘛?睡觉就是她的修练方法?」哪有这幺爽的事情?徐凌在心中暗暗的腹诽着。

      「当然!平心静气可是修练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环!这可是一门大学问呢。尤其是对于像龙静那样的战斗方式更加有影响,哎呀……跟你说那幺多你也不懂啦!你走的是另外一条路线的。」

      空楠朝着徐凌挥了挥手,示意他来到这草坪的正中央位置。

      「在正式开始修练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空楠带着轻鬆的笑容问道:「你觉得……『一力降十会』、『四两拨千金』与『唯快不破』,哪一个才是武术的真理?」

      「……?」徐凌愣了一下,顿时不知道该怎幺回答这个问题。

      一力降十会:只要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任何的小技巧全都对其无法产生影响,靠着无法抵挡的力量就可以摧毁所有的敌人!加尔托斯……在以前应该就属于这种範畴。

      四两拨千金:靠着无与伦比的技巧,即使是比起自己还要强上百倍千倍的力量也能够轻易化解,甚至利用对方的力量来攻击敌人自身!像之前空楠与徐凌的战斗就是使用了这种技巧。

      唯快不破: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你打不倒我,但我却打得到你。伴随着极高的速度,对敌人所造成的伤害也会随之增加。在战斗之中,拥有压倒性的速度基本上就掌握了整个战斗的节奏!

      「这个……」徐凌难以回答。从以前到现在的战斗,徐凌都是以无与伦比的力量去辗压敌人,直到遇见了空楠……

      「哈哈……你也不必想这幺多。其实回答不出来也不要紧,或者要这样说,正是因为你回答不出来才有变的更强的可能!」

      空楠笑着解释:「其实,在力量、技巧或速度上,只要在任何一方面都取得极高的成就,那这个人的实力就足以傲视群雄了!在这三者之间并没有什幺高低之分。甚至我觉得,他们根本是三位一体的,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力量、技巧与速度,通通缺一不可!」

      「如果在其中一个方向取得登峰造极的成就而满足的话,那这个人的实力也就到此为止了!想要变强就要不断的突破,并且补足原本自己所欠缺的部份,直到自身达到了完美。」

      空楠举起了自己的右手,那包裹着绷带的拳头在徐凌的面前挥了挥。「另外,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牢牢地记住……

      世界很大,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奇遇。虽然每个人遇见的都不尽相同,但是你会有奇遇,别人自然也会有。

      主角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是自己的主角!

      可别因为自己的那小小奇遇就得意忘形了,那些自以为很强的人都是这样死的。记住要永远对这个世界保持着谦卑的态度,这才能让你走的更长更远。」

      听到空楠这番告诫的话,徐凌的内心不禁感到有些愧疚。

      自己的确是因为得到了加尔托斯的力量而有点得意忘形起来了。同时间,徐凌也回想起了和贝蕾儿站在黄色山脉远古遗迹前所说的那些话。

      『就算我们都已经是七级的冒险者,但是……在外域绝对不要骄傲自大。否则会死的,真的!』

      贝蕾儿的声音宛如还在耳边缠绕似的,徐凌再次在心中告诫着自己,绝对不可以再骄傲大意了!

      看着徐凌脸上的表情变化,空楠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接着便继续说:「你知道,我是用什幺打败你的吗?」

      「我不清楚。在最后我只看到你的右臂整个消失,然后我就丧失意识了。」徐凌摇了摇头说。

      「那是当然,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看见。甚至我有把握,在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人看的到我的拳头!」

      空楠带着强烈的自豪与得意说:「因为……我的拳头,可是超越光速、突破天际的拳头喔。」

      「这怎幺可能?」徐凌不可置信的说:「难道人类可以修练到这种程度吗?」

      「正常的修练当然不可能!」空楠理所当然地说:「可是你也别忘了我刚刚所说的话: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奇遇。你这副强大的身体与恐怖的力量不也是一般人所达不到的吗?

      既然都说这幺多了,那我们也可以开始修练了吧?在我刚刚所说的那三个方面,力量你已经拥有了,技巧是你最欠缺的。而速度则必须要靠你灵活的使用力量才能够完全的爆发出来。看你战斗的样子,应该是完全没有学过任何的武术吧?纯粹是经验流派?」

      徐凌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没错,我现有的战斗方法全都是靠着实战琢磨而来的。你……要教我武术吗?」

      「不不,俗话说:『拳打千遍,其义自现』。真正的武术高手都是在他的那门武术上浸淫多年的,现在的我们可没有那幺多时间。」空楠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接着摆出了战斗的姿势,用备战的眼神看向徐凌。

      「既然你是走实战经验流路线,那我们就直接来组手实战吧!我会在其中分析你的优缺点,至于能够在这些战斗之中吸收多少技巧,那就看你自己了。」

      「好吧,虽然有些可惜。不过请多指教了!」徐凌抱拳说道。

      「哈哈哈……不用这幺严肃啦。那幺準备好,我要上啰!」说完,空楠直接冲向了徐凌,举起拳头挥了过去。

  • 名称:合金装备5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1: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