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1超清

      「呦!各位客官有没有需要饮料的啊?还是需要一些饼乾呢?来唷来唷!」一名体型娇小,长相甜美的小女孩走在各冒险者之间。这名小女孩有着灰色的头髮与黑色的眼瞳,穿着一件可爱的黑龙长袍。

      这黑龙长袍有着短短的尾巴,小小的翅膀和大大的眼睛。而小女孩的头就正好在那黑龙长袍嘴巴造型的帽子里面,看起来更是增添了一分可爱。

      除此之外,小女孩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绳子,这绳子延伸到她的身前,连接着一个放满食物的方形盒子上

      「咦?你不是刚刚那个收门票的小女孩吗?」

      「对啊!因为已经客满所以我就来这边了呀。客人你要买些什幺吗?」小女孩甜甜的问。

      「呵呵,好可爱啊,那就给我两杯苹果汁吧。」显然这冒险者被可爱萝莉的笑容给攻略了。

      「好喔!一共是四个金币。」小女孩小小的手从那方形盒子里拿出两杯冰凉凉的苹果汁递给了冒险者。

      「唉唉?这幺贵!」听到这价钱的冒险者显然是吓了一跳,不太想伸出手接过那两杯苹果汁。

      「呜呜……你……你不买了吗?」小女孩的眼眶顿时失润了起来,一附快哭出来的样子。

      「是谁在欺负我家的小蒂琪啊!」艾琳妲出现在小女孩的身后,冷冷的看着那冒险者。

      「没……没有啦!四个金币这不就拿出来了吗?诺……你叫蒂琪是吧,谢谢你的果汁。」冒险者连忙拿出了他的金币,并且接过了他点的苹果汁。

      「谢谢叔叔!」蒂琪再次露出了甜美的笑容,让那个冒险者的心放了下来。

      唉……就当是买了这个笑容好了。这名冒险者哀怨的想。

      等到艾琳妲与蒂琪走远了之后,艾琳妲忍不注噗哧一声的笑了出来。

      「什幺叔叔?当他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你就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叱咤风云了呢,或许你都可以当他妈了,呵呵呵呵……每次看都觉得好有趣……」

      「艾琳妲姐姐妳再说什幺呢?再乱说话就不给你发工资了哦?还是你想要被处罚一下呢?」

   「嘘嘘嘘嘘嘘……」艾琳妲吹起了口哨,跟在蒂琪的身边继续跟她招摇撞骗……不,是做生意才对。

      先不管观众台上对着众冒险者剥削的两人,此时的徐凌走到了这舞台之上,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突然爆多起来的人潮。

      「喂喂!那个新人出来了。」

      「什幺新人?说不定他比你强呢!」

      「什幺嘛,长的也没有特别帅啊,听说他有三个很正的女朋友呢。」

      「什幺?这家伙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原来是个人渣吗?」

      「喂!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讲啊,小心他听到来找你的麻烦。」

      「嗯嗯,有道理!」冒险者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着,话题中心的当事人们当然都不知情,而这些完全没有根据的谣言自然也是被这些冒险者们当成玩笑话来开开而已。

      而现在龙静与薙雅三人被带到了特别座。这是不用与别的冒险者们挤在一起就像是贵宾席一样的座位,当然这是因为她们与徐凌特别的关係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徐凌此时自信的朝着她们挥着手。

      薙雅以微笑来回应徐凌,莉娜似乎还在生徐凌的气,连看都不看他。而龙静就跟平常一样冷冷的看着他,完全看不出来她在想些什幺。突然,徐凌注意到龙静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冒险者徐凌,接受第七级审核考试,审核官贝蕾儿现在宣布,开始审核!」

      随着贝蕾儿的声音出现,徐凌突然感受到了身前一阵炽热。

      情急之下的徐凌连转头过去都没有就直接往后一翻,接着他看到了一团巨大的火球冲过了原本自己站着的地方。

      「砰!」那火球并没有继续的飞往了场外。在碰到这舞台的边缘时,隐隐的出现一到蓝色的光幕阻止了火球的前进。受到阻止的火球直接爆炸开来,发出了震耳的响声。

      「刚刚那颗只是提醒你。」贝蕾儿冷冷的说。此时的她与徐凌一开始所见到的时候感觉有很大的不同。

      此时的贝蕾儿穿着一身灰色的法师袍,右手拿着一把约一公尺左右的木製魔杖。左手掌心向上,在其上有一本厚厚的紫皮书稳稳的漂浮在空中,并且缓慢的自动翻着页。

      虽然一样是绑着两条小辫子加上一附粗框眼镜,给人家书呆子的感觉,但却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书呆子!是个能够用强大魔法轰炸一切的超强书呆子。

      「原来第七级的考试对手是你啊!所以我必须要打败你吗?」徐凌既惊讶又困扰的看着对面的贝蕾儿问。

      「打败我?办的到的话你就试试看吧。」贝蕾儿冷笑了一声,接着把左手上漂浮的魔法书移动到自己的身前。

      魔法书快速的自动翻动着,并且发出了金色的光辉。贝蕾儿高高的举起右手的魔杖,在翻页的魔法书停下来的那一刻,用这把长一公尺的魔杖指向了徐凌。

      「炎术‧焰蝶樱华!」

      在这一瞬间,突然从魔法书之中飞出了数以千计的蝴蝶朝着徐凌飞去。

      这些蝴蝶通体呈现有些透明的金黄色,只有在身体的边缘处有着极为明显的金线。大量的蝴蝶瞬间充满了这大半个舞台,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小蕾儿一开始就这幺兇啊?那个徐凌在干麻?怎幺都不动作啊!他这样下去可是会被秒杀耶。」在观众台上的艾琳妲惊讶的看着场内说。

      在她身边的是那调酒大叔,而蒂琪似乎对场内的战斗毫不在意,仍然在是在努力的做着生意。

      「是吗?那到不见得。」调酒大叔看着站在原地的徐凌,含有深意的说。

      在眼前,满天的金色蝴蝶朝着自己飞了过来。虽然觉得非常的漂亮,但是徐凌心里却清楚这些蝴蝶一定是非常危险的。不过除了这些蝴蝶所带来的压迫感之外,还有一件事困扰着徐凌。

      要通过这第七级考试,无疑的就是打败眼前的贝蕾儿,可是……难道要对这年纪给自己差不多的女性一顿海扁吗?徐凌是绝对做不到这种事情的。

      「白癡!把她的魔杖和魔法书抢过来不就好了?」加尔托斯一语惊醒梦中人的说。

      「就这幺办吧。」被提醒的徐凌突然笑了出来,接着看向了贝蕾儿的目光充满了战意。

      「喔?準备开始认真了吗?可惜已经来不及了。让我看看你的身体能够承受到什幺程度吧……」贝蕾儿低声的说。

      此时的金色蝴蝶已经环绕在徐凌的周围,在徐凌的四周与上空全都是这金色的蝴蝶。突然间,这些金色的蝴蝶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这些光芒徐凌让徐凌泛起了强烈的危机感。

      「爆。」贝蕾儿低声的说。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一阵如同鞭炮一般的爆炸声连续响起。每一只蝴蝶居然都像一颗微型的炸弹似的,在贝蕾儿说出「爆」字的那一霎那,一连串的连锁爆炸反应瞬间淹没了徐凌。

      火红的巨大火球一颗接着一颗的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瞒天的沙尘与黑烟。所有人的视野中在此刻全都失去了徐凌的身影。

      「唉呦,小蕾儿是想要炸死他吗?」艾琳妲轻声说,不过她的嘴角却是扬了起来,继续说:「也许这场战斗会比我想像中的有趣的多呢。」

      与刚刚对徐凌的态度完全相反,莉娜此时双手在胸前紧握着,嘴巴不断喃喃的念着:「兄长大人会没事的兄长大人会没事的……」

      「他冲出来了!而且……」

      「怎幺可能?他看起来怎幺会是毫髮无伤!」许多的冒险者们惊呼道。

      哼哼!这点火焰算的了什幺?能比上黑龙喷出的火柱吗?我可是曾经被那火柱正面轰击过而不死的男人!

      也许是因为体内有龙血的关係,又或者是接触过太多的火焰了。不管是黑龙的攻击或者是那岩浆之湖,都使得现在的徐凌对于火焰有非常强的免疫能力。

      徐凌此时正以飞快的速度冲向了贝蕾儿,只要制伏她再把她的魔杖与魔法书抢过来,那时就是自己的胜利了。

      就当徐凌这幺想的时候……突然间,一个踩空的感觉拥上了身体。

      徐凌不由自主的往下掉,原本平坦的舞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坑。这个坑大约有三公尺深,两公尺宽,徐凌正是在冲向了贝蕾儿的途中掉进了这个大坑。

      「这里什幺时候有一个洞?刚刚不是还是平地吗?」徐凌一个翻滚之后稳稳的着地。

      「白癡,这幺明显你都还不知道?你踩进陷阱里了!」加尔托斯鄙视着说:「刚刚在爆炸的时候这个陷阱就已经做好了,并且那个丫头用了幻术来迷惑你,你才以为这是平地。」

      「原来如此,我居然会掉进这种愚蠢的地洞陷阱里……反正这种陷阱也奈何不了我,我马上就能冲出去。」就在这时,徐凌的视野突然一黑,他下意识的往上看。

      一块巨大的、刚好与这个坑相同大小的石块正从他的头上掉了下来……

      「砰!」完全没地方可躲的徐凌硬是把这颗岩石给接了下来,把这岩石扛在双肩之上,巨大的冲击之力让徐凌在阴暗的坑内半跪了下来。

      「两倍重力!」在徐凌陷入了陷阱之后,贝蕾儿继续用魔杖指着那坑上的岩石喊出了魔法咒语。

      在发动了魔法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岩石又更加的陷下去一些。

      「认输吧,否则你也只会落个被压死的下场而已。」贝蕾儿看着那摇摇晃动的巨大岩石说:「真正的实战可不是硬碰硬的战斗,当遇见了比起自己有更强大力量的人就得会使用战术。」

      「兄长大人……会不会被压死啊?」莉娜担心的问向了身旁的龙静。

      「放心吧,绝对不会的。那个女魔法师下手很有分寸,她是在观察徐凌的实力与个性之后才做出这一系列的攻击的。不过……」

      「不过什幺?」莉娜紧张的看着场内问。

      「我想……徐凌的实力应该不只这个样子。无论是我,还是那个女魔法师,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不知道徐凌真正的实力到底到了哪里。」龙静平静的说。

      「看!他又把石头举起来了!好大的力气啊。」一位冒险者指着停止下降,并且又开始上浮的石头说。

      「你怎幺还不死心,这样下去你也会因为耗尽力气而输的!四倍重力!」贝蕾儿再次喊出了魔法咒语,再这一瞬间石头又往下沉了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看着场内的石头,谁都不知道这石头是会再次的被抬起来还是就此坠落到底,压死坑里面的那个男人。

      「哈哈……跟现在的我比力气……我怎幺可以输!」徐凌咬紧牙关,双手蹦出粗壮的肌肉,再次把巨石往上举起!

      「你怎幺还不放弃啊!你是不可能会赢的!你还看不出来吗?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清楚的认知到这个现实!十二倍重力!」被徐凌的倔强影响到,贝蕾儿看起来有些生气终于不再放水,施展出了她现在最强的实力。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次的岩石只顿了一下,居然没有在陷下去!

      就连贝蕾儿看到了这一幕也愣了一下,可是她仍然不断的施加魔法,赫然变成了一场与徐凌的耐力赛。

      突然之间,这块石头上冒出了细细的裂痕,随着第一条裂痕的出现,第二条、第三条裂痕也相继的出现。几乎只在一瞬间,这颗巨石上已经布满了满满的裂痕。

      彷彿承受不住来自上下两方恐怖的压力,这巨石「砰!」的一下,碎成许多的细小石头与大量的沙尘,淹没了在其之下的徐凌。

      徐凌慢慢从这碎石堆之中爬了出来,重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出现,身上显然凌乱了许多。

      不过此时灰头土脸的他,眼神却是出奇的明亮!在这恐怖的重力底下,徐凌紧紧的盯着在他眼前施法的贝蕾儿。

      贝蕾儿心里一颤,可是她却不敢放鬆正在施法的动作。面对着眼前的徐凌,贝蕾儿居然出现了自己像是在面对一只远古巨兽一般的错觉。接着她看到了徐凌向着自己跨出了脚步。

      每跨出一步,地上就会冒出一些细小的裂痕。一步、又一步,虽然缓慢,但是随着这缓慢的步伐,徐凌却是越来越接近贝蕾儿,这坚定的步伐,带给了贝蕾儿极大的压迫感!

      贝蕾儿紧紧咬着牙,头上渐渐流下了一滴滴的汗水。

      徐凌走到了贝蕾儿的面前。接着眼神一闪,双手突然间快速的举起,彷彿是这十倍的重力突然变的不存在似的。徐凌的双手猛然的伸向了贝蕾儿的魔法书与魔杖。

      在徐凌即将要抢到这魔法书与魔杖之际,在贝蕾儿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层蓝色的薄膜光幕,这层光幕挡住了徐凌双手的抢夺动作。

      「弹开他,镜面反射!」贝蕾儿大喊。

      蓝色的光幕突然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接着压致着徐凌的重力场突然消失,一阵强大冲力传向了徐凌,让徐凌居然直接被弹飞到了半空之中!

      「呼……」贝蕾儿大喘了一口气,接着用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在半空之中的徐凌,接着把右手魔杖举高。

      「风之刃……」随着贝蕾儿的说话声,一阵阵强风开始吹了起来,并且聚集在贝蕾儿的魔杖上头形成一道月牙一般的绿色刀刃。

      一道又一道绿色刀刃快速的重叠在一起,这绿色刀刃的颜色变的越来越青翠,彷彿就像一个最漂亮的玉石一般。

      「三十倍,多重叠加!」

      这三十道风之刃叠加起来不是变成三十倍的大小,相反的则是只有原本的三倍大小。但是这风刃却是给人惊心动魄之感,彷彿能斩尽一切世间之物!

      贝蕾儿眼神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不过这只出现了一瞬间。

      下一刻,贝蕾儿的魔杖朝着徐凌一挥,这三十倍叠加的风之刃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了徐凌面前,眼看就要拦腰斩过!

      就在这个时候,徐凌伸出了他的右手。

      一股浓郁的黑色魔力缠绕在上头,随着手臂的形状延伸了出去,此时徐凌的右手竟然变成了一把漆黑无比的黑色之刃!

      徐凌使尽全力挥动手臂上的黑色之刃,与风之刃相互斩击!

      一股恐怖的风暴瞬间袭击了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一阵突如其来的强风给吹的睁不开眼睛。

      「砰!」一声落地声传出,随着这落地声,狂扫着这舞台的爆风也随之减弱了不少。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睛,想看看这次对决的结果。

      艾琳妲与那调酒大叔的表情在此时终于有些变化了,他们惊讶的看着衣衫凌乱的徐凌。

      现在的徐凌正半跪在地上,虽然刚刚出现的黑色之刃已经消失无蹤,但是徐凌的右手却是毫髮无伤!

      「这已经毫无疑问是第七级的实力了吧?呵呵呵……」艾琳妲微微笑着说,眼珠子灵动的盯着徐凌,脑海中不知道在思考着什幺。

      「你又想乱介绍任务了。」调酒大叔无奈的说。

      「要接不接可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喔?呵呵呵……我只是当个中间人而以。」

      「不过这次的战斗可以结束了吧?在打下去可就要动真格了……」就当调酒大叔这幺讲时,徐凌却已经做出了动作。

      「也该换我反击了吧?一直挨打可不是我的风格。第一阶段强化‧闇黑修罗!」说完,徐凌的双手猛然握拳,将双拳撞在了一起。居然发出了「轰」一声如同落雷一般的声响!

      在这一瞬间,徐凌的双手变的漆黑无比,接结的肌肉变得彷彿钢筋一样的坚硬。这双手就是力量的象徵!让人看着就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徐凌举起了右手,使尽全力往地面上一轰!

      「轰!」以徐凌为中心,地面上出现了恐怖的巨大网状裂痕。

      无数的石块翻了开来,或是挤压破碎,好像被什幺恐怖怪兽给催残过似的,整个舞台居然因为徐凌的这一拳变成了一整个巨大的废墟残骸!

      恐怖的冲击波向着四周扩散,整个地面居然开始震动了起来。甚至连支撑着观众看台的木头支柱都出现了裂痕,整个观众台变的摇摇欲坠。

      「这是什幺力量?他的一拳居然可以造成地震!」

      「天啊……他的肌肉是用什幺东西做的?他的手臂看起来明明就不粗壮啊!」

      当所有的冒险者在惊骇这一拳的时候,原本在做生意的蒂琪却是脸色苍白,表情非常难看的盯着舞台上的徐凌。

      「呜……舞台都被毁掉了!这修复要花多少钱啊?我辛辛苦苦挣的钱啊!又不能跟你这臭小子讨修理费……呜呜呜……徐凌是吧?很好,我记住你了!」就在蒂琪喃喃自语的时候,徐凌又接着做出下一步的攻击了。

      只见他拿起手边的巨大石块,开始不断的往贝蕾儿身上砸去!一块块的石块就宛如炮弹一般撕裂长空轰向了贝蕾儿,而徐凌本身也一边砸着石头一边冲了过去。

      「就凭这种程度……反弹吧,镜面反射!」贝蕾儿大喊,蓝色的光幕顿时增强。

      那些朝着贝蕾儿飞过来的石头在撞击到光幕之后,全都朝着原来的方向以更加猛烈的速度弹了回去!并且与继续飞来的石头互相撞击,碎裂成更加细小的石块。

      在无数的石块撞击之中,徐凌终于冲到了贝蕾儿的光幕之前。徐凌抡起了黑色的手臂,扭动全身朝着贝蕾儿的蓝色光幕轰击了下去。

      「啪哧……」这一瞬间,蓝色光幕上面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但是紧接着徐凌的右手彷彿受到一股强大的弹力一般,硬生生的被挤了出来,这股强大的弹力竟然就像要再次把徐凌给弹飞一样。

      「怎幺可能在让你得逞?」徐凌右脚往后一跨,以全身的力气对抗这股弹力。

      虽然右手被弹飞了开来,但是徐凌再次扭动身体,使尽全力用左手往即将破裂的蓝色光幕再次轰了上去。

      「砰!」在这一瞬间,蓝色光幕终于承受不了徐凌恐怖的攻击力,化为了一片片的细小碎片消散在空气之中。

      得手了!徐凌的右手与左手分别快速的往贝蕾儿的魔杖与魔法书伸了过去,想要直接一把抢过来。

      而贝蕾儿在光幕破碎之后,竟然也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反而是早有预料似的,冷冷的看着进在咫尺的徐凌,手上的魔杖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通通给我住手!」一道可爱的女童吼声响彻了全场。

      听到这吼声,不少比较弱的冒险者心头一颤,接着不受控制,竟然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徐凌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也同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贝蕾儿的魔杖光芒也顿时消失,快速的退了五步之后收起了自己的魔法书与魔杖,露出了有些愧疚的神情。

      「你们两个,是想要杀个你死我活是不是?就算有私怨也不要在我的地盘上乱搞嘛!你看看这……要花多少钱才能把这里整修好啊?你说这要谁来负责?啊?贝蕾儿妳要负责吗?」

      随着这道怒气沖沖却又可爱的声音,穿着龙状长袍的蒂琪从许多满脸惊讶的冒险者之中走了出来,而她的脖子上还挂着放饮料食物的箱子……

      「对不起……分会长,是我太过冲动了。」贝蕾儿弯下了腰,对着矮她不少的蒂琪愧疚的说。

      「什……什幺?她是分会长?那个小女孩是这里的分会会长?」

      「我……我刚刚还跟她买了一包手工饼乾呢!而且居然要五个金币啊!」大多数的冒险者一脸不可思议的说,不敢相信这个开黑店的小罗莉居然是这个冒险者公会的会长。

      「哼哼,光是道歉有用吗?嗯……嗯……决定了,就扣你一个月……不,你看看这里毁坏成什幺样子,扣你三个月的新水好了!你有意见吗?」蒂琪一脸阴沉的看着贝蕾儿说。

      「没有意见。」贝蕾儿干脆的说,彷彿这种惩罚对她来说根本无关痛痒。

      「嗯嗯!」蒂琪看着贝蕾儿的表情从一脸愤怒转化成满意的样子,然后她看向了徐凌,脸色又臭了起来。

      「你叫做徐凌是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七级冒险者了,可以享受到七级冒险者应有的待遇。」蒂琪对着徐凌说,接着叉起了腰,瞇起眼睛仔细观察起徐凌。

      「你的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接着蒂琪凑到了徐凌的身上,在他的身上嗅了嗅。

      「这是……菲斯力‧赫莫索德的味道?你居然吸收了他的龙之血呀。难怪你会有这幺大的力气,不过你以为这样就算很厉害了吗?哼哼……臭小子,敢不敢跟我比力气呀?我就让你知道什幺叫做天外有天!」

      菲斯力‧赫莫索德?是那黑龙的名子吗?话说这个小女孩是谁啊?刚刚贝蕾儿好像叫她……分会长?

      「不要!」徐凌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现在他的手已经恢复成了正常的肤色。

      「和你这种小女孩比人家会说我欺负小孩子。」

      「什幺?你是在小看我吗?不可以小看我!」蒂琪蹦蹦跳跳,挥动着她小小的拳头生气的说:「不然我们来打一个赌好了!如果我赢了,你就要出部分维修这里的费用。怎幺样?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那如果我赢了呢?」

      「我就不跟你要求赔偿!」蒂琪插着腰自傲的对着徐凌说,感觉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让步似的。

      「那算了吧,这里的赔偿我会出的。」

      「真的吗?」蒂琪的眼睛放光,感觉她又重新认识了徐凌一次似的。刚刚的愤怒一下子全都消失无蹤了,转而是眉开眼笑的看着徐凌。

      「嗯,真的。那现在我可以退场了吧?」

      「不……不行!你还没跟我比力气呢!」蒂琪倔强的说,徐凌不跟她比力气就绝不放人!

      「不然你赢我的话……我就欠你一个人情,怎幺样?一个分会长的人情哦。」带着有点谄媚的表情,蒂琪对着徐凌说。

      徐凌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幺好点子,总算是对着眼前的小女孩点了点头。「好啦,要比就比吧。输了的话可不要哭喔,比力气可是我最强的地方!」

      没想到蒂琪却是一脸奸笑的看着他,然后对着在观众台上的调酒大叔喊道:「络恩大叔,可以帮我拿一张坚固一点的桌子吗?」

      「唉……早就帮你拿过来了。」络恩单手举着一张大铁桌,另外一支手拿了两张椅子,放在了徐凌与蒂琪的中间。

      「嘿嘿,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少能耐。」蒂琪笑着坐了下来,接着与徐凌同时把手放到桌子上互相靠着。这是比力气最简单的方法,扳手腕!

      「啊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小女孩!」一名冒险者语气惊恐的说。

      「什幺?她是谁?」

      「我还记得在我小时候,这冒险者公会曾经办过一场扳手腕活动。参加费需要五百金币,只要赢了一个小女孩,就可以得到一个价值五百万金币的奖品!」

      「然后呢?」

      「她……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而且连战两百场无一败绩!」

      另外一个冒险者听出了端倪,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你小时候……那你当年几岁?」

      「我那个时候才五岁啊,我今年都三十七了!」

      三十二年前是个小萝莉,三十二年后仍然是个小萝莉。在场的所有人已经没有人相信这个小萝莉是个普通的小萝莉了,而是一个神祕的、贪财的萝莉公会会长!

      在这个时候,蒂琪与徐凌已经把他们的手各自放在了桌子上头紧紧交扣着。而络恩则是把自己的手覆盖在他们的手上,开始倒数着:「三……二……一……比赛开始!」

      在这一瞬间,络恩把自己的手拿开。两人一开始都没有出全力,而是慢慢的测试的对方的最大力量,所以两人的手一直竖立在中间没有任何移动。

      「唉呦,小妹妹,看不出来你的力气还蛮大的嘛。」徐凌游刃有余的笑着说。

      「喔?我还可以在更大一点呦!」

      说完,蒂琪直接加重了许多力气,徐凌的手直接倾斜到了四十五度角。好在徐凌在千钧一髮之既被徐凌给撑住,不在继续让她往下压。

      「什幺?看来我不动一点真格你还真的以为我就这样子啊!」说完,徐凌渐渐的把手往回扳了回来,此时徐凌的表情已经不再像是刚刚游刃有余的样子了。

      「哼哼哼,你就尽管出你的全力吧,我会让你见识到什幺叫做恐怖!」

      「喔?是吗?可是你的表情已经不对劲了哦。」

      「乱……乱讲!你才是!你看你的脸都已经红成这个样子了,还不赶快认输吗?」

      「要认输的人是你,我……我现在才只出了三成力气哦!」

      「是……是吗?我看你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吶!」

      徐凌与蒂琪不断的僵持着,恐怖的力量就连用钢铁特製的桌子都开始承受不住,开始出现了断裂的迹象。

      现在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表情扭曲,显然是都已经开始动起真格,不再有丝毫保留了。

      「天啊……这个男人,居然可以跟小蒂琪比这幺久的力气!」艾琳妲用手微微遮住了因为吃惊而张开的嘴巴。

      「嗯……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能与会长硬碰硬的人类出现,虽然会长没有动出真正的全力,但是那个男人也没有使出他强化自己双手的那一招。哦……看起来也快分出结果了。」络恩用讚赏的眼神看着徐凌。

      除了在冒险者公会工作的人以外,所有的人都对于蒂琪的气力感到无比的惊讶。他们刚刚可是亲眼看到徐凌一拳就摧毁了一整个舞台!而这个小女孩居然可以和这样子人互相抗衡,而且还不居于下风!

      不……并不是不居于下风。在众人的视线之中,每个人都清楚的看到,蒂琪那小小的,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手,居然正逐渐的把徐凌的手往下压去!

      「啊啊啊啊啊啊!」徐凌使劲的想要往上拉起,但是蒂琪小小的手却是充满了完全无法想样的力量,竟然持续的把徐凌的压制的死死的,徐凌的手被距离桌面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在这一瞬间,徐凌的手背轻轻的碰到了桌面上。比赛结束,徐凌落败!

      「你哪来这幺多力气啊?」

      「你力气怎幺会这幺大?」

      徐凌与蒂琪同时趴在桌上,都是一附累坏了的样子说道。

      「你小子,体内肯定有龙之血以外的力量吧?」

      「嗯,那你呢?为什幺你明明这幺小只却这幺有力气?」

      「讨厌啦,这是人家的秘密唷!」蒂琪从趴在桌上站了起来,看着徐凌满意的说:「不错!我欣赏你!既然你说要帮我出修理费的话,那我也卖你一个人情好了。相信在冒险者公会里没有人不会给我面子的!有什幺困难就尽管找我吧。啊对了,只有借钱这一项不行!」

      「我叫做徐凌,是卡飞那领地的领主。请问你是?」

      「我叫蒂琪,今年七岁!是这个冒险者公会的分会长。」

      冒险者公会有许多的分会,而每一个分会都会有一个副会长驻扎,而会长则是在人类世界的最中心城「菲特利亚」。

      如果是之前,徐凌大概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这里的分会长,但是经过刚刚的扳手腕之后,徐凌对于这件事情却已经没有太多的怀疑。

      「蒂琪分会长,以后就要请你多多照顾啰。」

      「呵呵,散会了散会了!」

      蒂琪对着周围的冒险者们说道:「啊啊,对了!各位冒险家们,麻烦你们散拨一个坏消息,那就是我们的定期拍卖会要延期了!你们也看到这个舞台已经损坏不堪了,我们会尽快修复完成的。请大家到时候也要来支持我们的拍卖会哦,谢谢大家!」

      说完,蒂琪便带着可爱的笑容转身过来,看着徐凌说:「那我们也差不多该来谈谈修理费的事情……」

      「嗯,老实说实际上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就当做是还我刚刚那个人情好了。」

      「咦?这幺快就要使用了吗?好,是什幺事情尽管说吧!只要是我办的到的事情。」蒂琪拍着小小的胸脯说。

      「你知道卡飞那领地吗?」

      「知道啊!人类占领的最北边村落之一,在卡飞那的更北边连接着黄色山脉。只是这种程度我还是知道的呦。」

      「嗯,那可以在那边设立一个冒险者分会吗?」

  • 名称:行尸走肉1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0: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