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妈超清

      「走吧。」徐凌带头走进了这冒险者公会,一股独特的风尘气位扑鼻而来。

      在这个地方有无数个故事交会,许多人在这里成长,也有许多人把这个地方当成自己第二个家一样。

      在进入这栋建筑物首先见到的是一桌桌的小圆桌,许多人在这圆桌上谈论着各自的事情。这些人大声交谈欢笑的也有,喝酒喝到烂醉的也有,低声密语的也有。

      在另外一侧则是一个像是酒吧的地方,有六名穿着黑白相间制服的男女正在各自忙碌着。

      一名有着灰白色的头髮与俐落的山羊鬍子、年约四五十岁的大叔正在快速的甩动手上的调酒杯,以非常华丽的姿态调配出一杯杯颜色冰纷的饮料。

      而另外一名大约二十几岁的女性有着惹火的身材,火红色的长髮更增添了她一丝狂野的性质。半露的胸部吸引了许多男人的视线,现在的她正在与坐在吧檯对面的冒险者男子愉快的聊天着。在吧檯之上还放置着一张薄薄的羊皮纸,不知道上头记录了些什幺……

      徐凌稍微看了一下,接着朝着另外一位女子走了过去。

      这是在吧檯的边缘,光线稍微阴暗,是一处没有什幺人会注意到的地方。

      这名女子大约二十来岁。带着黑色大大的粗框眼镜,有着深灰色的头髮,在耳边绑成两个小辫子。身材稍微瘦小的她面前正放着一本厚厚的书籍,手上拿着笔趴在上头不知道在振笔疾书写些什幺。

      「不好意思……请问你现在方便吗?」因为怕惊扰到看似非常专注的这位女子,徐凌放轻音量的说。

      「有什幺东西要委託拍卖吗?是什幺物品?现在在手头上吗?底价多少?还是其他什幺事情?」女子低着头,手上的快速舞动的笔丝毫不见停下的迹象。

      「我想要取得冒险者资格。」

      「唉?」

      女子停下了笔,稍微震惊的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的徐凌。再用手调整了一下眼镜的位置,瞄了一眼徐凌身后的莉娜三人。

      「年纪这幺大了才来取冒险者资格还真是少见,还真是什幺奇怪的事情都有,不过这也不关我的事。」

      女子一边嘟哝着,一边从抽屉拿出了一张表单递给了徐凌。

      「把它填一填就可以去参加冒险者考核了。这些资料都是绝对保密,除了经手人和最高层之外,没有人有资格动用到这比资料,所以你可以放心的填写。冒险者晶片卡会在你考核结束之后给你。这只资料写完之后拿给我吧。对了,我的名子叫贝蕾儿。等等交十个金币的手续费。」

      「嗯,谢谢。」徐凌接过了表单,便开始填写上头的内容。

      真实姓名?嗯……该写徐凌还是赛维尔好?写赛维尔好了。在这个地方写徐凌好像有些突兀……代号(可不填)?这是在想游戏ID吗?那就叫做徐凌好了。隶属公会/队伍/团体……没有这种东西啊,我是孤家寡人的。

      在填了为数不多的问题之后,徐凌把表单和金币一起交给了贝蕾儿。

      「嗯……徐凌?真是奇怪的代号。那你接下来就跟着我来吧,请三位小姐自己找位子坐着稍等一下。」贝蕾儿对着徐凌身后的薙亚她们说。

      说完之后贝蕾儿阖上了手上那本大书。手上的戒指一闪,那本大书瞬间不见了蹤影,那戒指赫然是一个空间道具。

      身高大约一百六的贝蕾儿走出了吧檯,此时才看的出来她有着稍为消瘦的身材。

      在吧檯边的那调酒大叔对着贝蕾儿点了一下头接着扫视了徐凌一圈,徐凌也毫不客气的看了回去。

      「呦!小蕾儿,你身后的这帅哥是谁啊?」那红髮女子带着轻佻的笑容问向了贝蕾儿。

      「他是来取得冒险者资格的,我正要带他去笔试。还有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叫我小蕾儿!」

      「咦?笔试?」红髮女子微微的吃惊,但是表情马上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样子。

      「嗯哼,小蕾儿明明就很可爱嘛,干麻带个丑丑的眼镜呢?不然你把眼镜拿掉我就不叫你小蕾儿。干麻这样瞪我呢?好啦,姐也不打扰你忙了,我还有自己的客户要顾着呢。」红髮女子笑着说,接着重新与自己面前的冒险者继续话题。

      「那女的叫艾琳妲,我劝你最好不要跟她扯上任何的关係。她的外号是燃烧的辣椒。」贝蕾儿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的说,但是走在她身后的徐凌却是听的一清二楚。

      「不要看她这个样子,任何一个觊觎她身体的男人全都会被烧成灰烬。而她也总是弄一些有的没的任务来给那些无知的冒险者。看着他们出状况她心里就开心。」

      他们走到了一间小房间,这间房间看起来有点像是休息室,或者说是选手準备室。

      在一旁的柜子上摆满了无数的治疗用品,除此之外并没有什幺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

      贝蕾儿拖了一张旧桌子过来和徐凌相对而坐,并且拿出了一叠考券交给了徐凌。

      「这里是一到三级的冒险者笔试,我想你应该还要继续往上考吧?不过规定就是规定。你还是要先把这些考卷写完才能继续后面的资格审核,等你把这些考卷写完再叫我吧。」

      说完,贝蕾儿重新拿出她那一本厚厚的大书,提起笔开始刚刚未完成的作业。

      看着贝蕾儿开始处理自己的事情,徐凌也低下了头看着这些考卷。虽然他完全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不过好在自己体内有一个万事通「加尔托斯」在。还有什幺问题是他不了解的呢?这根本就像是作弊一样。

      第一级冒险者的考试内容不外乎就是认识冒险者公会这一设施,包夸它所附设的银行系统、拍卖系统、接发任务的方法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琐碎事情。

      第二级的内容则是一些生物或者非生物的辨识,从「动物、植物到矿物种种的性质与分布」到「这些东西在人类的疆域里如何的运用」都有。

      第三级则是有关于遇到危机时的紧急处理方法与一些基本的战斗技巧。

      基本上这前三级的考试就是给小孩考的。让他们从小就当上冒险者,在未来长大时水到渠成的就是冒险者公会新的生力军。

      当徐凌一边听着加尔托思所给出的答案,也同时在吸收着这个世界的知识。在填写着这些考卷时,徐凌觉得自己又更加的了解这世界一点了。在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徐凌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桌子两下。

      「咳咳……」

      「都写完啦?」贝蕾儿停下手边的工作,伸手把徐凌的考卷拿了过来,快速的看过一次。

      「嗯,除了一些公会最近新增的一些设施之外基本上都是全对,这样就可以接下去的考核了。我先问一下,你对自己的实力大概也都有所了解了吧,你这次想要考到几级?」

      「最高可以考到第几级?」

      「接受考试的範围内是第七级。」

      「嗯……既然最高可以考到七级冒险者,那我就考到七级吧。」

      「唉?七级?你确定?」

      不同等级的冒险者,能够接到的任务难度和公会给予的优惠也都各不相同。冒险者考核的最高级只到第七级,七级冒险者代表的就是战斗实力极为强悍之人!

      至于第八级、第九级那些的,则是要各自满足不同的条件才能够获得。而且这个等级都要为人类族群做出很大的贡献才行,可以说是冒险者中的荣耀之星。

      所以七级冒险者虽然稀少,但也不致于到稀有的程度。真正稀有,足以被称为传说的是在七级之上的那些冒险者。

      贝蕾儿有些迟疑的看着徐凌。「你知道七级代表什幺含义吗?那是可以孤身一人前往外域的实力。你……有这个实力吗?」

      孤身一人前往外域?早就去过了,而且还真的是孤身一人。如果不算上加尔托斯的话。

      「不考考看怎幺会知道呢?」徐凌极为自信的说。

      「好吧,既然你这幺坚持的话我也不好阻止你。如果你考过的话,冒险者公会算祝贺你所以免费。相反的,如果你没考过的话就要付出一笔考试费用。分别是:四级考核两百金币,五级考核九百金币,六级考核一千八百金币,七级考核两千五百金币。」

      「这幺贵?」徐凌疑惑地问着。不就只是个考核吗?

      「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闲闲没事就跑来考试的状况,或者是对自己的实力认知不足还跑来浪费我们的时间。你现在还是决定要考到第七级吗?」

      「嗯。」徐凌肯定的点头着。

      贝蕾儿把徐凌重新打量了一番,好像是要重新认识他这个人一样。接着她收起了那本厚厚的书本和徐凌的考卷,站起身来往房间本来的入口走去。

      指着这房间的另外一扇门,贝蕾儿对着徐凌说:「既然你要考的话就过去那边等待吧。接下来是实战的测验,只要打败我们所指定的对手就算通过了。这间房间你所看到的医疗物品都是为了这考核而準备的,祝你……能顺利的考到第七级。」

      说完之后贝蕾儿就走出了房间,在这个地方只留下了徐凌一个人。

      看着贝蕾儿走出了门口,徐凌也接着站起身来打开另外一扇门,胸有成足的走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去。

      「这里是……」

      徐凌打开了门后是一个细窄的通道。经过了那个通道,徐凌走到了一个圆型的舞台上头。在这个舞台四周围还有着高上很多的观众看台,此时这些观众席上没有半个人。

      看到这种场景,徐凌不禁想起了自己在蜥蜴人部落所经历过的困兽之斗。

      那里也是这样的一个斗技场和观众席,只不过这里比较精致一点的差别罢了。在过了五分钟之后,从看台上传来的贝蕾儿的声音。

      「冒险者四级的考核,现在开始。」

      「匡瑯瑯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打开栅栏的声音。

      接着是一步步稳定的脚步声传来。

      一只浑身漆黑色的黑豹慢慢的出现在徐凌的眼前。牠的步伐很慢,看似有些怠惰。

      虽然看起来有些年纪了,但是仍然有一丝兇狠隐藏在牠的眼神之中。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牠的左眼也有着一道明显的刀疤,看样子是瞎了一边。

      「猎影豹,没想到你居然让这只上场啊。这是四级考试最为顶尖的野兽,甚至连稍弱的五级外域猛兽都不是牠的对手。」那原本在调酒的大叔出现在贝蕾儿的身边说。

      「我想要看看他的实力,他可是想要考到七级资格的男人呢。」贝蕾儿答道。

      薙亚三人也跟着调酒大叔过来看徐凌的冒险者资格考试。

      「喔?七级?」调酒大叔瞧了徐凌一眼。「那说不定还真的有些看头。」

      「兄长大人会不会有事啊?那只豹看起来好危险喔……」莉娜担心的说。

      「没事的,他可是拯救了我们领地的男人哦。」薙雅轻声的回答着,但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担心。

      这三人之中看起来最为淡定的就是龙静了。「来吧……让我看看你再那外域里得到什幺样的成果……」

      注意到看台上头其他人的出现,徐凌还笑着跟他们挥了挥手。

      「兄长大人加油!」莉娜大声的喊着。

      为了不让她们太过担心我以后的冒险生涯,就稍微表现一下好了。正当徐凌这样下定决心的时候,那只猎影豹突然身影一闪,化成了两条黑影朝着徐凌冲了过来。

      这两条黑影赫然两只一模一样的黑豹,在徐凌朝着莉娜她们挥手的这一瞬间发动了突袭!

      好快的速度!居然可以化为残影,而且出手的时机抓得刚刚好,看样子绝对是身经百战的家伙。徐凌讚赏的想着,看着那猎影豹扑到自己的身上。

      两只猎影豹分别一左一右的朝着徐凌扑咬了过来,徐凌居然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让猎影豹朝着自己咬了过来。当猎影豹跳起来咬向徐凌的那一瞬间,这只猎影豹看到徐凌的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

      当猎影豹正要咬中徐凌的那一瞬间,莉娜还来不及尖叫的时候,徐凌瞬间做出了动作。

      左手像是毒蛇出笼一般的伸出,以闪电般的速度擒住了猎影豹的脖子。

      在这一刻,另外一个猎影豹的残影也消失无蹤了。被徐凌给抓住的猎影豹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事。

      徐凌的动作速度超出了牠的反应速度太多了,让这只以速度擅长的猎影豹居然都反应不及!

      「啊啊啊啊啊啊兄长大人……唉?」

      莉娜的眼角还有着晶莹剔透的泪光,但是刚刚明明是那黑豹要咬中徐凌兄长大人了,为什幺现在反而是徐凌兄长大人抓着黑豹的脖子?突如其来的变动让莉娜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猎影豹被抓住之后下意识的就想挣扎逃脱。但是牠却惊讶的发现,这人类的手掌居然有着和大小完全不符合比例的恐怖力量!不管自己再如何的挣扎,在这只手掌下都是没有意义的。

      「要杀掉牠吗?」抓着不断挣扎的猎影豹,徐凌表情轻鬆的看着观众台上的贝蕾儿问道。

      「要不要杀掉牠取决于你,不过你已经证明了你拥有四级冒险者的实力了,你需要休息吗?还是继续考第五级的考试?」贝蕾儿表情不变,看着舞台上的徐凌说。

      「嗯,那就继续考试吧。」徐凌回答,接着他盯着猎影豹的眼睛看。

      「你,臣服还是死亡?」徐凌不知道自己说的话牠听不听的懂,但是自己在手上放出了一丝丝的恶魔气息,说不定有机会能够驯服这只猎影豹。

      猎影豹感受到了徐凌身上的恐怖气息不禁全身一颤。用牠未瞎的眼睛仔细看了看徐凌,接着放鬆了力气不再挣扎。

      「很好!你以后就是我们家的看门狗了。」把猎影豹放了下来,徐凌轻轻的拍了拍牠的头。

      但这只猎影豹却丝毫不理徐凌,走到了一边趴伏下来休息着。

      「没想到他居然还收服了那只猎影豹呢,想当初抓牠的人不知道花了多大力气才抓住的,今天就这样被他带走了,真是便宜他了啊。」那调酒大叔看着徐凌收服猎影豹的过程笑了出来。

      「果然这还看不出他的实力,不过接下来可就没这幺轻鬆了。他要面对的可是真正来自外域的种族。」贝蕾儿面无表情的说。

      「唉……干麻这样呢?」调酒大叔无奈的笑着,接着重新把目光放到了徐凌身上。

      「哇……原来兄长大人这幺厉害啊!」莉娜看向徐凌的目光多出了许多崇拜的神情。

      站在一旁的龙静想起了她与徐凌的第一次战斗。虽然自己很羞耻的败了,但是如果当时让自己来第二次战斗的话,绝对有把握秒杀掉他,帮自己狠狠的报仇一下!

      因为那个时候的徐凌不管是速度还是果决力都非常的差!

      可是现在的徐凌……似乎对于战斗这件事已经非常习惯了。就算现在自己吸收了徐凌的血液,身体也在逐渐的强化当中,亲自上场的话也不一定能够做得比刚刚的徐凌还要好。

      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到,聚集在这观众席上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

      「不知道五级的考试会是什幺样的野兽呢。」徐凌自信的看向对面的通道。突然的,一阵冷意突如其来的涌上了他的后背。

      「叮……叮……」规律的声音从那通道传了出来,一股冷冽的杀意也随之出现垄罩着全场。

      「小子别大意。」加尔托斯的声音响起,提醒着徐凌。「这次不是简单的。」

      「嗯,我知道。」徐凌的神情逐渐变得谨慎起来,身体也缓缓的摆出了自己习惯的战斗姿势。

      从那通道所走出来的是一只人形的怪物,与徐凌所想像的巨大野兽有着很大的差异,但是给出的压迫感却丝毫不输给徐凌所遇过的蜥蜴人首领。

      「天啊!那个是什幺东西?」

      「疯了吗?居然用那种怪物来当第五级的考试,冒险者公会是再想什幺?」许多前来观战的冒险者看到这只怪物后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

      徐凌眼前的这只怪物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可以说是前凸后翘却又纤细苗条,有着人类女性的美丽身材。

      但是牠通体青绿色,身体上有着缠绕全身的墨绿色浮起条纹,只遮住了一些比较重点的部位。

      牠的头部是扁平状的,没有眼睛,硬要形容的话就只能用「外星人」这个意义不明的词彙了。

      她的双手双脚则是四片巨大锋利的刀锋,两臂的黑色刀刃上还留有敌人的暗红血迹。双脚的长刀点在地面上,只有两个点支撑着却丝毫不见有任何的不稳。

      「帕鲁森族,居住在南方永恆黑暗森林的深处,是个族人数量极为稀少的隐密种族。」加尔托斯叹息着说:「很少出没在自己的疆域之外,极为擅长近身战斗,没想到再这里居然看得到,想必她一定遇到了很悲惨的遭遇吧。」

      「叮……叮……」锐利的刀尖点在地上发出了响声,帕鲁森带着强大的压迫感慢慢的走向了徐凌。

      「呜……那……那是什幺?兄长大人要跟那种东西战斗吗?」莉娜的声音有些颤抖,薙雅与龙静此时也都紧张的看着场内。

      「帕鲁森族……哼哼,有趣。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也让我体验一下我现在的实力。」

      徐凌燃起了战意,但是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只是仔细的观察帕鲁森人的一举一动。只要她一做出攻击,徐凌就会作出最为猛烈的反击。

      帕鲁森慢慢的走到了徐凌面前,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烈。那是想要斩尽眼前所有活物的执意,尤其是人类!

      而徐凌身上的气势也不惶多让,随着帕鲁森的逐渐接近而越来越强,那是面对任何的阻碍与强敌都不会退让的决心!

      直到他们彼此的距离剩下不到两公尺,只要一出手攻击就可以碰触到对方的距离,此时他们的各自的气势都长到了最高点。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此时他们两人都还未有任何的动作,但是彼此气势碰撞的对决却已经让许多的冒险者纷纷留下了冷汗。

      如果徐凌受不了帕鲁森的气势压迫而退后一步的话,可以想到他将会面临的恐怖的压制攻击!

      「怎幺了?出手啊你这弱者。」徐凌冷笑着看着近在咫尺的帕鲁森说。

      「咻!」就在这时帕鲁森的刀脚猛烈的朝着徐凌横劈而来,那宛如要撕破空气一般的力量与速度让徐凌完全无法躲避!不过徐凌也没有丝毫想躲避的意思,他想要与眼前的这个帕鲁森正面对决!

      「啪!」徐凌用左手手指精準的捏住了帕鲁森的脚刀,这帕鲁森没有想到徐凌居然会有这幺恐怖的力量,居然用几根手指就挡下了自己的快速斩击!

      徐凌的动作没有停下。当他的左手制伏住帕鲁森的刀脚之后,右拳宛如一颗大砲一样轰了出去,朝着帕鲁森的腹部砸了过去。

      右腿被徐凌给抓住的帕鲁森在这超近距离下来不及反应,腹部直接被命中。

      「砰!」的一声,在帕鲁森的感觉中,徐凌的拳头宛如有好几吨重!自己的腹部被狠狠的打的凹陷了进去,内脏与骨头大概都支离破碎了。

      知道自己大概是很难活过今天了,帕鲁森疯狂的用双臂之刀斩向了徐凌。接连而致的双刀发出咻咻的破空声!

      但是再次出乎帕鲁森的意料之外,就算是自己猛烈的攻击,眼前的徐凌也没有丝毫退后半步的意思!反倒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接着做出了让自己都不敢置信的动作!

      实际上,帕鲁森的攻击轨迹全都在徐凌的掌握之中!凌厉的双刀在徐凌的眼中划出了一条条明确的攻击轨迹。在众人的惊呼之下徐凌放开了帕鲁森的右脚,再次用双手手指接住了来自帕鲁森的左右双刀攻击!

      「哗!」绝大多数的冒险者都发出了讚叹的声音。如果第一次是运气好,那这第二次就绝对不是运气了,更何况是接连而来的连续双刀!

      「天啊……这需要多幺精準的判断力和决心啊,如果一个不小心没有接好不就直接被斩成两半了?这根本是再赌命啊。」一个冒险者说,看向徐凌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敬畏。

      「砰!」一道恐怖的巨响从帕鲁森身上传来。

      徐凌在双手抓住了帕鲁森的双刀之后,抬起了自己的右脚朝着帕鲁森刚刚已经受创过一次的腹部踹了下去!

      双手都被徐凌给擒住的帕鲁森躲不过这一脚,再次被徐凌那可开山裂地的恐怖力量给命中。致命的冲击蔓延到了全身,帕鲁森觉得自己就快要失去意识了……

      「嗄嗄嗄嗄嗄!」帕鲁森朝着天空嘶吼了一声,对人类的仇恨让这帕鲁森不甘心屈服在此,至少在自己死前一定要杀死眼前这一个人类!

      突如其来的力量从帕鲁森的体内拥出。像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一样,带着必死决心的牠挣脱了徐凌的束缚,以双手双脚四把恐怖的大刀,化成了一阵恐怖的飓风扫向了徐凌。

      前两招是测试我现在的战斗技巧,面对一般的怪物应该是很够用了。那幺现在……就来测试一下我的身体强度吧,感觉有点像赌博呢,只不过赌注是我的生命罢了!

      虽然是以自己的生命来下注,不过徐凌相信自己……不会输!

      悄悄的在体内运转起因为自我封印而无法使用太多的恶魔之力。面对着那朝向自己斩击过来的那四把刀刃,徐凌不躲不闪也没有任何的抵挡,竟然让那四把恐怖的刀刃直接砍在了自己的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莉娜不顾周围的人,直接尖叫了出来,眼泪瞬间溃堤。

      「那家伙到底在搞什幺?想死也不要拖我下水啊!」龙静的身体在瞬间就作出了反应,直接冲向了舞台之上。

      此时爆发的速度之快是龙静这辈子以来前所未有的。

      薙雅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浑身无力,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贝蕾儿与调酒大叔看到这一幕想要冲下去救出徐凌,不过在这时间与距离上却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等到他们冲下去的时候徐凌大概已经四分五裂了。

      不只是薙雅三人,在场的所有冒险者全都被徐凌的行为给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但是在这之后的画面更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他在做什……咦?这……这不可能!」有一个冒险者惊骇的喊了出来。看到了这匪夷所思的画面,贝蕾儿与调酒大叔都愣在了原地,以一种像是看着珍奇异兽的眼光盯着仍然平安站在场上的徐凌瞧。

      「看来你这次找到一个很不得了的家伙啊……」调酒大叔意味深长的对着贝蕾儿说。

      「唉……真是的。这下麻烦了啊……为什幺偏偏是找我呢?」贝蕾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此时的徐凌正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任凭那四把刀锋疯狂的斩击到自己的身上。

      但令所有冒险者惊骇无比的是,那锋利狂刀居然是完全砍不进徐凌的身体!

      徐凌身上的衣服是越来越破,已经被那疯狂斩来的利刃划开了无数的口子,但在那口子之下的肉身居然只是划出了一条淡淡的血痕,就像是家里的老妈作菜时不小心被菜刀割到的那种程度。

      这种程度的伤口对冒险者来说根本不算伤口。甚至有些眼光比较锐利的冒险者已经看出,帕鲁森的四把利刃已经有了破损的倾向,这个人的肉身难道勘比钢铁吗?不……这种程度的话明显比钢铁还要坚韧了吧?

      「你在……做什幺啊!」

      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帕鲁森的身后,甚至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人是怎幺出现的。

      当每个人看清楚那个身影的时候,帕鲁森的头颅也正好飞了起来。脖子处的切口非常的光滑,就像是被某种利刃一斩而过似的,绿色的血液带着腥臭喷洒在空中。

      「呃……龙静?你怎幺了?怎幺看起来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谁欺负你了?」

      这黑色的身影正是龙静,此时的她看起来非常的愤怒,把帕鲁森的尸体横踢到一边,直直的走向了徐凌。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让这在震撼当中的冒险者们全都闭上了嘴巴,不约而同安静的看着场中的两人。

      「这一巴掌是帮莉娜打的。」

      「啪!」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声,面对帕鲁森的猛烈攻击都毫不在意的徐凌,现在分别在一左一右的脸上多了两个火辣辣的巴掌印。

      「这一巴掌是帮薙雅打的。还有……」

      「砰!」

      「呜哇……」几乎是所有的男性冒险者都表情一变。

      「这一脚是替我自己补的!」龙静冷冷的说,接着好像是洩完气了一样,慢慢的走到舞台旁边。

      轻轻一跳,龙静回到了自己原本所在的地方,只见身旁的莉娜对着龙静做出了「干的好!」的表情。

      而现在的舞台上,面对强敌仍然不动如山的徐凌正倒在地上缩成一团。表情非常扭曲,而双手正护着自己的重要部位,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咳咳咳……」正在此时贝蕾儿发出了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随着她的出声而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似乎很不习惯这种视线,贝蕾儿快速的说:「虽然发生了突发状况,但是徐凌已经证明了他有足够的实力,所以越过六级考试直接进行第七级考试。现在他本人似乎需要休息,而舞台也需要重新整理,第七级将在一个小时之后举行,就这样!」

      在说完这段话后,贝蕾儿便从后面的门直接离开了,留下了一群讨论热闹的冒险者们。

      「七级啊!好久没有人来考七级了,距离上一次好像是两年前吧?得要赶快去通知朋友啊。」

      「七级考试通常都很有看头,而且通过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名震一方的强者啊。」

      「嘿嘿,实力在厉害还不是被家里的母老虎给吃的死死的,可怜呦。」随着时间的流逝,聚集在这个观众席的人们也越来越多,竟然是在一下子的时间之内就已经座无虚席了!

      而龙静三人与徐凌却已经离开了这边,他们现在正在那徐凌用来笔试的那间準备室,此时的徐凌也已经换上了全新无损的衣服。

      「唉呦好痛好痛!」徐凌悽惨的喊着,因为莉娜正在狠狠的咬着他的手臂,兇狠的眼神像是要吃了徐凌似的。

      「唉呦见鬼了?明明被那样子砍都不见你坑一声呢。」龙静冷冷的说。

      「对不起啦!我不是道歉过很多次了吗?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们的啦……我只是想要看看我现在到底多厉害而已……」

      「以后不许你在这幺做了!」薙雅厉声的说。

      徐凌惊愕的看着她,就连莉娜也鬆开了徐凌的胳膊,呆愣愣的看着薙雅。

      从来都不生气的薙亚姐姐,今天居然生气了?莉娜不可思议的想着。

      「抱……抱歉,只是……可以请你答应我,不要刻意这样去伤害这个身体好吗?」

      「嗯……我保证以后不会在这样子做了。」见到薙雅从生气转为悲伤的神情,徐凌低声愧疚的说。

      「说到这个……」龙静看着徐凌已经完全癒合的伤口说:「我大概想像的到你为什幺回来的时候会是裸体的了,衣服都破光了吧?不过这种斩击都伤不了你,你那个时候的伤口……」

      那深可见骨、隐隐能看见内脏的恐怖伤口让龙静还仍然记忆犹新。更加记忆深刻的是:就算有着这样的伤口,徐凌居然还能开心的笑着。还有那恐怖的恢复能力……

      「那个是空间切割之力,和这种刀锋怎幺能够比较?好险我那个时候把脸埋在黑龙前辈的背上,否则就毁容了,呵呵……」

      「你在笑啊?你在笑!讨厌!」莉娜鼓起脸颊,火大的用她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拳头砸在徐凌的脸上。

      「唔……对不起嘛!我是真心有在反省了。」被莉娜的拳头打到就像是被软软的枕头给砸到一样。

      说实在的,徐凌现在的心里扬起了一种淡淡的幸福感。这是一种被人关心,被人担心的感觉。好险……真的好险……好险我当初有来得及赶回来,真的是太好了!

      在另外一处,冒险者公会的某个房间。

      「那个徐凌的实力很强,不过她身边的那个黑衣女也是一个高手。虽然说当时的注意力大多都被徐凌给引走了,以至于看不清那黑衣女的速度。甚至于那刀魔也是被她不知道用什幺方法给一击秒杀,这刀魔的身躯有这幺脆弱吗?」调酒大叔问着贝蕾儿。

      此时的贝蕾儿正在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籍,这书籍有紫色的书皮,上头写满了複杂的手记与图样。

      贝蕾儿一面翻页一面说:「不,刀魔的身体非常的坚韧,每一个刀魔几乎都是天生的武术家,拥有非常强韧的身体。」

      「那黑衣女有申请冒险者资格吗?」

      「并没有。」贝蕾儿回答道。

      「那她可能是已经在别的地方取得冒险者资格了。不过预防万一,还是多準备一张六级的晶片卡好了。」调酒大叔喃喃的说。

      「小蕾儿听说你带来的那个男人要参加第七级考试?呵呵呵,怎幺样?如果考过的话把他送给我吧?」艾琳妲用谄媚的眼神看着贝蕾儿说。

      「随便你,我也只是他的考官而已。你想对他做什幺是你的自由。」

      「呵呵呵……那就这幺说定了哦!你可别故意再刁难他了哦。等一下我也会去看的,现在小蒂琪应该赚翻了吧。呵呵呵,我要去捏捏她可爱的脸颊。」说完,艾琳妲便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放心吧,艾琳妲,我不会让他过七级的。」贝蕾儿低声喃喃的说,大量滚滚的魔力从她娇小的身躯涌现了出来!「徐凌……吗?真是抱歉了,不过这也是为了你好。」

  • 名称:我是你妈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3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