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电影超清

      「这……这是什幺?」

      在包包的里头是一片无比漆黑、深不见底的空间,像是把一整个黑洞都装进了里面似的。

      「是这个东西啊……」加尔托斯有些怀念的说:「没想到他一开始就把这东西给你了。嗯……不过也许这东西对现在的你来说是最实用的。你还不知道这是什幺吧?这是一个空间道具。」

      「什幺?空间道具?居然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这不是只存在于小说里的便利道具吗?不……光是自己穿越而来就已经够不正常了,这幺说来有空间道具似乎也是在情理之内。

      「当然!而且你手上的这个可不是一般的储物道具,我也不知道何南城到底是从哪里搞来这个东西的。据他所说,这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储物道具!除了活体无法装进去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储物道具的空间比这个袋子还要大的。」

      「那我该怎幺使用它?」

      「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先把手伸进去试试看吧?」

      「嗯。」说完,徐凌把自己的手伸进了那个漆黑的空间里面。

      接着他的脑海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画面,在自己的眼前是一座如同城墙一般超级巨大的保险柜!

      而在这座保险柜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金属门。此时金属门上显示出了一个绿色小人,这绿色小人对着徐凌恭敬的鞠了一躬。

      「欢迎使用天启公司『宇宙要塞级』空间储物袋,请问主人您要设定成怎样的防窃等级呢?」

      天启公司?宇宙要塞级?这是什幺东西?徐凌疑惑的问道:「有什幺样的等级划分?」

      「宇宙要塞级空间储物袋共有三种等级让主人依照自己的需求来做选择。此种设定只能在主人的一次使用的时候设定,之后便不能在进行更改,在选择前请一定要三思!」

      「最高级防护是只有主人您才能使用这个空间储物袋。除了主人您以外,再也没有人可以使用。次一级的防护措施能够允许主人您和您所允许的人所使用,而最差的防护措施则是每个人都可以使用。其中利弊请主人考虑清楚再做出决定!」

      听了这个像是系统设定一样的声音之后,徐凌稍微思考了一下。

      如果只允许自己使用的话,虽然能够做到绝佳的保密性,但是自己有这幺多的东西必须放置到这里面吗?

      需要保密的东西……目前身无分文的自己也没有吧?想来想去还是次一级的比较适合自己。可以分享给身旁的朋友共同使用,至于人人都可以使用的第三级是连考虑都不用考虑了。

      「我想好了,就用中级的防护规格吧。」徐凌肯定的说。

      「请主人在次考虑清楚,如果是最高级防护规格的话,甚至不会有人知道您拥有这个储物空间袋,无论是保障您的财产,或是不引人注意都对您有极大的方面。如果是第二规格的话,极有可能因为您的亲友背叛或者因为何事被挟持,里面的重要物品更有被盗出的可能。即使是这样,您仍然要选择第二规格吗?」

      「如果这个包包的主人死了,那会发生什幺事呢?」没有回答绿色小人,徐凌反而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如果主人死去或是主动放弃,那这个背包将会成为无主之物。里面的所有物品全部都会继承给下一位主人,除非前一位主人有特地留下了什幺继承的条件。」

      「那我还是选择第二规格的防护吧!我相信我周围的人都是值得信任的。」

      「好的,现在进行灵魂认证,从现在开始您就是天启公司宇宙战舰级空间储物袋编号三三一零的主人了,需要我为您讲解使用说明吗?」

      在机械音说完之后,一股虚无缥缈的能量扫过了徐凌的全身。虽然感受微乎其微,但对于魔力有了一些造诣的徐凌还是能轻易的感受到。

      「不用了,我想先看看里面到底放了些什幺!」徐凌的语气有些激动,到底能不能回去领地,这几乎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如果这次期待落空的话……不!不可能会落空的,里面一定会有传送阵之类的东西!

      「好的。马上为您解锁!」在这一瞬间,宛如城墙一般的保险柜开始慢慢的隐形,接着眼前的景象让他的心脏砰砰砰的强烈跳了起来。

      无数物品整齐有规则的排放在他的面前,但最显眼的无疑就是那一座由金块所堆积而成的金山!

      「发……发了啊!这幺一来就可以一次还清所有负债了。不……不对!」徐凌回过神来,顿时发觉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这些金钱,而是可以让自己回到领地的传送阵。

      接着他开始翻找那些物品,发觉了这些物品全都是药水、解毒剂、食材等等等的……但是却丝毫没有发现有任何传送阵的蹤迹。

      「主人,前任主人有一段留言给您,您要现在收听吗?」

      「我要!我要听!」徐凌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一开始发现那做金山的兴奋感。心中充斥着无比的紧张与焦虑,心急如焚就是他现在的样子。

      「这就是我所给你的奖励了,这个空间袋很神奇吧?就连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我能肯定的是,製作这个空间袋的文明辉煌程度绝对超过我现在所处的这时代,甚至是我以前的那个世界!

      也许是在远古时代所造出的产品,又或者跟我们一样是穿越而来的物品。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既然这等神器落在我们的手中,就该好好的利用。

      我想,你能够冒险来到这个地方,也差不多是你的极限了吧?所以我在这里面留下了大量的药水与食品当做是你的补给。不用担心品质的问题,在这个空间储物袋,只要没有打开它,里面的时间就是静止的。就算过了千百年,这里的食物照样新鲜。

      至于金钱方面,我知道那个领地的品质并不太好,但那毕竟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所接触的第一个地方。虽然不知道现在如何了,但还是希望你能带我稍为照顾一下。除此之外也希望你不要为了金钱而烦恼,对于一个冒险家来说,金钱如粪土!

      在最后是关于你下一份传承的提示,前往『哈德莫里沙漠』,找出远古魔动时代覆灭真正的原因。这里有一把钥匙,随着你接触到真正的历史,我的传承也放在那里了。」

      在这段话拨放完毕之后,一条项鍊飘到了徐凌意识的前面。

      这条项鍊的中间有着一个形状具有风格的金属圈,这金属圈牢牢的禁锢着一颗闪烁着彩虹般光线的玻璃水晶球,看起来非常的有质感。

      钥匙?这是什幺东西的钥匙?我现在需要的可不是这种东西啊!

      看着这条项鍊,徐凌的手不止的颤抖。接着便大力的一挥,把这条项练甩到一旁不知道哪里的角落去了。

      「就这样?他没有说到什幺有关传送阵的事情吗?」徐凌的声音开始颤抖。

      「前主人并没有留下任何特别有关于传送阵的讯息。」机械音用它一贯的语调说着,但在此时的徐凌听来却是格外的冰冷。

      「不不不不不!」徐凌的意识从神袋之中回到了现实。

      全身布满了冷汗,双眼泛红布满了血丝。此时的他半跪在地上,右手使劲的猛捶着地面,地上逐渐出现了一个大坑……

      「这不可能!我无法接受!绝对还有什幺办法可以回去!」徐凌的身体不断着颤抖着。

      原本自己刻印在身上隐没入身体之中的制约之锁,竟然是重新浮现出来并且发出了强烈的红光,像是在全力的阻止什幺东西冲出来似的。

      「对了……首先要先离开这个地方!」接着徐凌拿起了空间袋,朝着一开始进来的那扇门冲了过去。

      「打不开!为什幺会打不开!」徐凌使劲搥着那扇门,但是这门似乎有着特殊的魔法护罩。在徐凌的拳头在接触到这扇门之前就会遇到一种无形的阻碍,这股阻碍把徐凌的攻击给化解开来。

      「可恶……第一阶段强化……」

      「徐凌,这是没用的,以你现在的力量,不可能打的破何南城所留下来的防御魔法。」

      「如果一阶没用的话,那我再用二阶……」

      「徐凌……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就在此时,加尔托斯说出了让徐凌心头一震的话语,身上的制约之锁随着他情绪的回复再度的隐没入身体之中。

      「什幺方法?加尔托斯拜託你告诉我!」

      「适当的解放你体内恶魔的力量,你还记得那恶魔的翅膀吧?尽全力飞回领地。大概三四天之内就可以抵达了。可是,这幺做的话……」

      「没什幺好可是的了!无论会有怎样的代价,我一定都要赶回领地去。」徐凌大声说着,接着便闭上了眼睛,想要解开体内的制约之锁。

      正当徐凌想要解开制约之锁第一层的时候,一道女性的声音严重的扰乱了他的思绪。让他的解锁过程顿时进入失败,又得重新再来。

      虽然现实中还没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实际上徐凌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听到自己与加尔托斯以外的人的声音了。可是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在徐凌的心中却升起一股极度不安的预感。

      这时候能够传音给他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远在领地之内的龙静。

      此刻龙静的语气显得有些焦虑:「徐凌,你现在在哪里?那群讨债集团的人来了,而且带着几十个人。其中好像还有几个高手,我怕我支撑不了多久。不论你现在在哪里,赶快给我回来!」

      怎幺这幺快?不是才过去二十天左右吗?那些家伙……果然不守信用!

      听到这个消息,徐凌没有冲动的情绪反而是冷静了下来。重新开始了解锁的程序。至少他现在终于有了真正可以回去的方法!

      徐凌心中踏实了许多,只要自己拼尽全力的飞行,也许能够把时间缩短为两天……

      两天的时间,以龙静的震摄力应该还可以让那群人不敢轻取妄动……只希望如此了。

      正当徐凌快要把第一层制约的封印之锁解开的时候,整间房间突然开始剧烈的晃动。

      第二次,徐凌的解锁过程再度被中断,一股无名火涌上了心头。

      「到底在搞什幺!老子的时间可是非常紧迫的啊!」徐凌狂怒的对着没人的地方大吼了一声。徐凌抬起头来看向了房间之内到底是发生了什幺事,自己现在可是连一刻都不能够耽搁啊。

      「轰隆隆隆……」整间房间都在震动着,岩浆之湖疯狂的翻腾着,彷彿这个房间要垮下来似的。

      顿时之间,在虚无的空间之中浮现出徐凌所看过最为複杂的魔法阵,这魔法阵与挡在徐凌面前的那扇门上的魔法阵同出一体。并且同步的发出一震一震的光芒,像是在抵御着什幺似的。

      随着这魔法阵所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房间内的地震也是越来越恐怖,徐凌半跪在地上,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幺事情。

      在持续不久之后,一道巨大的光柱从天花板猛然轰下,竟然是直接把通往传承的小径给轰断了!

      接着这些巨大魔法阵「砰!」的一声,布满整间房间的魔法阵像是玻璃碎裂般,破碎成许许多多的魔法阵碎片。最后化为普通的魔力发散在空气之中。

      在巨大光柱的轰击之下,大量的岩浆飞溅了起来,即将要淹没了徐凌。

      看着朝自己淹盖过来的岩浆浪潮,徐凌完全无法闪躲。冷眼看着那些朝着自己扑来的岩浆,徐凌微微蹲下了脚步,把手放在腰间摆出了正拳的姿势。

      「第一阶段强化‧闇黑修罗!」徐凌低声喊着,接着他摆在腰间的右拳开始产生了变化!

      一条条黑红交错的魔力在徐凌的右臂血管里以奇特的轨迹交错流动着,竟然让他的右拳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整只右前臂变成了漆黑无比的颜色,而且还微微的反光。

      现在他的右臂甚至比提练过的钢铁还要坚硬,即使是一片指甲也变的能够削铁如泥!而且同时这只右臂也有着极为可怕的柔韧性,强烈的散发着令人心悸的肉体力量。

      「给我,退!」

      「砰!」

      徐凌对空击出了右拳,在他的前方,顿时产生出了恐怖的音爆!音爆声传遍了整间房间。

      不只如此,在徐凌击出正拳之后,被快速压缩的空气居然形成了一道无形的波动,在大片的岩浆之浪上击出了一个圆形的空洞。徐凌可怕的拳压把岩浆之浪给完全的打散!

      「吼!就凭这种小小的魔法阵也想要阻拦我?」一道霸气至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接着便是一阵令人窒息的威压感。这种感觉徐凌不久前才刚刚遭遇过,所以还非常的熟悉。

      看向上方的天花板,那里已经被完完全全的轰出了一个大洞!

      还不只如此,在天花板的上面还有数层楼高的房间,竟然全部都被这道光柱给一次贯穿了!

      久违的天空蓝在距离遥远的地方发出了如同星点一般的光芒。但是没过一秒钟,这微小的天空蓝马上就被一只庞然大物给遮掩住了。

      那庞然大物以牠体形完全不何比例的敏捷速度降了下来。随着牠的距离越来越接近,那令人害怕的恐怖威压也越来越明显,只是这种威压对于现在的徐凌来说根本不受影响。

      「是谁待在这个地方?咦……臭小子怎幺会是你?你不是应该待在那个加鲁诺诺的部落里面吗?你是怎幺来到这个地方的?」

      这只庞然大物正是徐凌在蜥蜴人部落里面所遇到的那只深渊魔龙。此刻的牠眨着暗金色的眼睛,疑惑的看着徐凌。

      「我是不小心触动了那个部落里的远古魔法阵才阴错阳差的来到这里的。」徐凌惊讶的问着:「那……黑……黑龙前辈?难道说你想要找给我的宝物?就在这个地方吗?」

      「没错,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到,那一块黑色的石头时时刻刻散发着匪夷所思却又微小至极的魔力波动。如今亲眼看到,果真不是平凡的物品,连我都一时半刻认不出它的来历。」

      此时的徐凌心里头已经顾不得什幺宝藏了。看着眼前的黑龙,他的头脑中只思考着另外一件事……

      「那……以黑龙前辈您的速度,竟……竟然花了这幺多天才来到这个地方吗?」徐凌开口问的时候,连声调都微微颤抖着。

      「怎幺可能!我所花的时间都是花在寻找这个魔力源上头。当初我经过时没有记清楚它的準确位子,这才害我在重新寻找的时候废了许多功夫。如果我直线全力飞行的话,只要一天时间就可以让我抵达了!」深渊魔龙似乎注意到徐凌语气的不对劲,问道:「怎幺了?为什幺问起这个?」

      「黑龙前辈!拜託你,请载我一程吧!我必须尽快赶回领地里去,万分危急,真的,拜託了!」徐凌以自己最为真诚的心情朝着深渊魔龙喊着。

      而且不只如此,徐凌双脚跪地,手撑着地面,头朝着深渊魔龙低了下来,状态极为低下的请求着。

      看着徐凌朝着自己恳求的状态,深渊魔龙的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与错愕,但是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你这是在做什幺?我感受的到你在与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大不相同了。如今你身为一个强者居然对人如此低下,放弃了你的自尊心到了这种程度,你就不怕这对你的强者之心有所影响,在心中留下芥蒂,也无法变强吗?」

      「对我来说,只要我现在能够回到领地去,什幺代价我都愿意支付!不要说是自尊,就连这一条性命我都可以给你!」徐凌抬起头来,看着深渊魔龙大声的吼着,眼神中充斥着恳求与付出一切的决心。

      看着徐凌的眼神,深渊魔龙似乎了解到了什幺,伏下了身子与他四目相交。「我明白了,我可以帮助你……不过,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幺事情?」徐凌心中暗暗的发誓,即使是死,也绝对要完成黑龙前辈所拜託的事情!

      不过既然黑龙前辈都答应自己了,那应该不会再提出什幺自己所办不到的要求。

      「在你的事情解决之后,你要用同样的决心,把我的孙女带回来给我!无论用什幺方法,你答应吗?」

      原来是这个要求吗?黑龙前辈真的把牠的孙女看得很重啊!而且把这幺重要的事情交给我去办……

      「我答应你,绝对会找到您的孙女,并且把牠带到您的面前!」徐凌认真的说。

      「好……那这里的宝物……」

      「黑龙前辈,我已经得到了。」

      「哦?这样子吗?」说完,黑龙的深红色眼瞳微微的一闪。巨爪一抓,把徐凌抛到了自己的背上,双翅一展,直接飞向了高空。

      「那我们就马上动身吧!」

      徐凌紧紧抓着深渊魔龙的鳞片,牠的每一片鳞片都比人类所拿的大盾还要巨大、坚硬。强大的风压让徐凌的眼睛微微瞇了起来。

      遥远的天空蓝逐渐变的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清晰。在不久之后,牠们终于冲出了这永远不见天日的巨大建筑物,飞近了天空的怀抱之中。

      久违的太阳,久违的蓝天,还有无比清新的空气。这里一切都让徐凌意识到:自己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徐凌往下看着自己所冲出来的地方,心中却是无比的惊讶。

      哪里有什幺建筑物?这分明就是一座又一座高山峻岭!而在其中的一座山头,却是突兀的冒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

      在更远的地方是一片的黑色天空与红色大地。在这里还能看到不断的有火山猛烈的喷发着,乌烟瘴气的黑烟与大大小小的岩浆河流构成了那块区域的主调。在距离这幺遥远的地方,脸上居然还能感受到一阵阵的灼热之风!

      「臭小子,你说过,就算是性命也可以给我的吧?」深渊魔龙不知为何突然问出这句话。

      「……嗯,只要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我的领地的话。」不知道黑龙前辈是什幺意思,不过自己的确是这样说过没错。

      「嗯……那幺为了希望你也能够真正的尽全力帮我寻找孙女,我也要尽我的全力,以『最快』的方法冲刺了哦。」

      「……什幺意思?」

      「空间穿越不是最快的方法吗?不过这可能会有些暴力,我的鳞片能够承受住空间裂痕的伤害,但是你可能会受到空间裂痕的割伤。如果没撑住的话你可能会被切割而死,这样你也愿意吗?」

      「嗯,越快越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我了,不会这幺脆弱的。黑龙前辈,就拜託你了!」徐凌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

      「好,那你好好的抓紧了!一旦鬆手的话可就死定了啊。」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深渊魔龙慢慢的挥动翅膀,让自己平稳的飞在高空之中。接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徐凌不知为何,心中居然开始莫名的赶到了一丝紧张,接着他惊讶的发觉,周围数百米的火元素竟然是开始不断的聚集到黑龙的周围。

      这些火元素的聚集形成了一股股灼热的劲风,让徐凌的头髮开始胡乱飘动着。

      在他们的周围俨然是形成了一座由火元素所形成的巨大风爆,接着这些火元素风暴又开始进行压缩,最终停在深渊魔龙的嘴巴前面。

      接着深渊魔龙吃掉了这些火元素。

      同时的,牠的吸气动作也停止了。

      在下一瞬间,徐凌只觉得天地变色,时间停止了,声音也消失了。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一道无比巨大的炽白光柱从深渊魔龙的嘴巴里喷出。在光柱的周围,还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光圈,光柱每射过一圈光圈,就变的越是粗大,最终形成了一道直径有着数十公尺的巨大光柱。

      在这道光柱射出的时候,徐凌甚至产生一种整个世界都黯淡下来的错觉!

      只有那一道炽热的光柱存在在这世界上,是唯一的光源!接着便是恐怖的高温。明明是在外面,却感觉比起那个岩浆房间还要炎热,甚至连空气都要燃烧起来似的!

      「臭小子抓好了,我们要出发了!」深渊魔龙大声一喝,把徐凌从震撼中拉了回来。

      徐凌回过神来,重新紧紧的抓住了深渊魔龙的鳞片。看向了眼前的景象,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变化,但心中却比起刚刚还要震撼了。因为眼前的空间明显是……被「轰破」了!

      就像是在高空之中出现了一条无形的通道一般,通道边缘的空气受到恐怖高热的影响而变形扭曲着。在通道之内,徐凌所看到的是数个层层叠叠被光柱所轰破的不同空间!

      就像是把两面镜子相对放置一般,近乎无限而看不到尽头的巨大空间通道就这样出现了在徐凌的面前。

      而在这空间通道之内,还有着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痕。这些空间裂痕不断的窜动着,似乎还在与恐怖的高温互相对抗。这个世界本身的空间之力不断的修补着这个被扯裂开来、不自然形成的空间通道。

      「前辈,我好了,我们出发吧!」

      「吼!」听到徐凌的声音,深渊巨龙奋力一吼。接着展开了翅膀,以恐怖的气势冲入了空间通道之中。

※※※

      在卡飞那领地之中,浩浩蕩蕩的一群人正包围着这座领主邸宅。

      有的人身穿正规的铠甲,手里拿着锋利的骑士枪;有的人则是只穿着破烂的衣服,背上或腰间配背着一把大刀。

      这些人看起来素质很不一致,但他们无一看起来不是凶神恶煞的,一看就知道是平日霸道惯了。

      而在领主邸宅之前,则是由两名脸蛋极为相似、气质却完全不同的年轻貌美女性与他们的首领对峙着。

      一名女性身穿与髮色相配的水蓝色洋装,有着端庄的气质与如同天仙一般的容貌。虽然穿着朴素的洋装,但是却掩盖不住她曲线完美的身材。

      她就是这里的领主夫人:薙亚。

      另外一名女性看起来就冷峻了许多,同样也有着杰出的容貌,但是脸上却丝毫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是带着一丝丝鄙视眼前众人的意味。

      她有着在这个世界里算是少见的黑色长直髮,身穿一套黑色的劲装,手上拿着一把老式阳伞遮挡着阳光。

      虽然胸前没有薙亚那样的傲人曲线,但是看起来相较苗条的身材也是非常的好看,尤其是她还有着一双如同模特儿一般的美丽长腿!她就是阴错阳差之下被徐凌召唤到这里来的人:龙静。

      「主人,就……就是她!就是那个黑的,就是她杀了我上次带的所有弟兄!」在身穿华丽衣服的男人旁边,曾经来过这个卡飞那领地讨债过的讨债首领颤抖着指着龙静说。

      也许在别人的眼里,龙静是一个少见的大美女。但是在他看来,这哪是什幺大美女?分明是一个恐怖的杀戮恶魔!

      「喔?」身穿华丽衣服的男人颇有兴致的看了龙静一眼,坐在马背上的他朝着身旁的人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收到了自家主人的指示,便下了马抽出了背后的双刀朝着龙静走去。

      「你们想要做什幺?赛维尔他已经在筹备给你们的钱了,你们……」薙亚紧张的说着,但是那个双刀战士彷彿没有听到似的,逕自朝着龙静走了过来。

      「………………」龙静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看着对方做主的人与那个双刀战士,眼神是越发的冰冷。

      「薙亚,为了震摄这些人所以我会下狠手,等一下可能会有些血腥。」龙静以只有在自己身旁的薙亚才能听到的音量低声说着。计算着双刀战士与自己的距离,等待着他跨入自己的狙击範围那一霎那。

      在两步……在一步……就是现在!

      原本在薙亚身旁的龙静瞬间消失不见。在同一时间,拿着双刀的战士把刀架在自己的身前。

      看到他惊恐的表情就知道他绝对是小瞧了龙静的速度,此时他的视野之中早就没有了龙静的身影!

      「嘶啦!」在下一刻,随着一声撕裂声,令人全身发寒的一幕出现了。

      双刀战士的双手无力的瘫软了下来。两把长刀掉在了地上,发出了「铿锵」的清脆响声。

      下一刻,双刀战士的身体也倒了下来。

      但是令人惊恐的是,他的头并没有和身体连接在一起。大量的鲜血从脖子断口冲了出来,一条血河快速的在地上向四处蔓延出去。

      而这时,双刀战士的表情仍然是那一副惊恐的表情,直到死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被龙静给解决掉的。

      这个人头被龙静给提在了手上,五根手指头牢牢的插进了双刀战士的脑袋里。鲜血与脑浆不断的从断裂的脖子处流到了地上,并且散发出一阵浓浓的恶臭。

      在场的人没有人是真正的看清了龙静的动作,看着那附惨不忍睹的尸体,几乎所有的人的脸色瞬间刷白。

      由其是没有穿着盔甲的人更是后退了好几步,现在再也没有人敢把龙静看成一个普通的美女了!

      「骑兵!」在对方的首领发出号事令之后,大量穿着精良配备的士兵快速的把首领给包围起来,形成一道完美无缺的防护铁墙。

      对方的首脑很快的收回脸上的惊愕,并且努力的忍受着令人不适的血腥味。此刻的他,居然是对着龙静摆出了一脸笑容。

      「你好,鄙人我是托特领地的领主,我的名子是西达瑞‧万恩,很高兴能够在这里遇见你,美丽的强者。」希达瑞笑着对着龙静说,眼里有着一丝忌惮,但更多的是深深的渴望。

      如果能把这幺强大的人纳入自己的手下之中,那这一次根本就是赚大了!

      自己本来就没指望在这个破烂领地捞到几个油水。只是听说有难得一见的美女才来的,虽然眼前的蓝髮女人的确是一等一的货色,但怎幺能够跟那个黑髮美女相比?

      只要得到了这股力量的话,以后自己的势力又能够在更进一步。

      美女算什幺?天下美女这幺多也不差眼前这一个,自己想要几个就可以有几个,可是真正有实力的强者可是少之又少啊!

      只要这黑髮美女跟着自己回去的话,自己有的是办法让她就範……

      「不知道他们这个破烂领地给了您什幺好处?也许您可不知道,他们这个领地可是年年欠收,却什幺也没有生产的垃圾领地。」

      西达瑞带着亲切和善的笑容,一脸兴奋的说:「他们应许你的承诺是绝对办不到的,可是我不一样,我的万恩领地却是年年生产出海量的黑火铁母矿,只要来站在我这一边的话,我绝对给的出他们所说的五倍报酬……不,十倍也可以!」

      「滚,带着你的人头回去,否则我不介意在这里把它摘下来。」龙静冷冷说着。接着右手一甩,双刀战士的人头顿时直直的往西达瑞飞了出去。

      在「砰」的一声之后,那颗人头撞上了一面由整装骑士所配备的盾牌。双刀骑士的头颅撞的稀巴烂,慢慢的滑落了下来,在那面盾牌上留下了一条可怖的血痕。

      看到了这一幕的西达瑞,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起来。他完全没想到龙静居然会以这种极端的方法拒绝了自己,在心中深深的觉得受到了侮辱。

      看着自己所带来的骑兵队,西达瑞有自信自己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脸色瞬间变的暗沉,接着在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与刚刚的亲切笑容是根本是天差地别。

      「看来小姐和这个领地的人是朋友吧?那应该也知道他们与我是什幺关係吧?他们欠我一笔非常巨额的债款,现在连本带利总共是一千万拉克!不过……现在你们还有一个机会可以一次还清这笔债务。」

      西达瑞指着龙静,对着她与薙雅说道:「只要你愿意发誓为我效忠,那幺这笔债务就从此一笔勾销!并且我承诺在以后的日子会持续对卡飞那领地补助物资与食物。怎幺样?这笔交易购划算了吧?」

      「不可能!我们是绝对不可能会答应的!」薙亚激动的说。

      「是吗?不过你们的赛维尔领主为了从我这边得到帮助,可是连你们都给卖了喔?你们看看,现在那个赛维尔连他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呢,这不是把你们给抛弃了吗?说句老实话吧,其实你们已经全都是我的东西了,如今我还愿意放下身段和你们商量已经是够给你们面子了,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这话说的薙亚一时哽咽无语,眼眶中渐渐的湿润起来。

      不过在眼前的这个状况可不允许她退缩,正当薙雅要再度说话的时候,龙静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前。

      「我不可能为你卖命,也不可能把薙雅他们交给你,你现在可以滚了!否则信不信我在你的部下反应过来之前,就先把你的头给摘下来?」

      龙静的表面上既冷静又充满了把握。但其实她却在不断的腹诽徐凌,这死变态怎幺还不回来!自己都快撑不住场面了啊。

      其实这近二十天以来,拥有着吸血鬼血统的龙静只吃正常的人类食物。虽然之前喝了许多徐凌的血,但是这幺长一段时间没有真正的进食血液,自己的身体也是越来越吃不消了……

      这还是因为她只有一点点吸血鬼血统的缘故,如果这血统在浓一点的话,说不定她就会因为太久没有进食而死了。

      刚刚的秒杀双刀战士,其实更大的意义也只是在虚张声势。

      自己已经透过心灵传音通知徐凌了。现在只能靠着自己尽量把时间拖的长一点,当然如果能吓跑对方就在好不过了。

      可是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并不是这幺好唬弄的人。

      面对着这些铠甲士兵,龙静可是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现在自己的攻击并没有办法穿透盔甲。

      与对方老大的距离太远,就算突袭也绝对会被发觉出自己的意图,没有办法穿过这些士兵取下西达瑞的首级……

      可恶……徐凌你到底在哪里?难道你真的逃跑了吗?想到这里,龙静的眼神不禁闪烁了一下。

      眼尖的西达瑞没有放过龙静眼中的这一丝动摇,嘴里冷笑了一声。

      在怎幺说终究也只是个女人,我会好好的调教调教你的,让你后悔今日对我的出言不逊!

      接着西达瑞淫笑着对自己的士兵下了命令:「你们六个留在我身边保护我,其他穿铠甲的全部出动把那个黑髮的给我抓起来!只要抓住了那个黑髮一切就都好说了,说不定我心情好也可以分一杯羹给你们喔……」

      照着西达瑞的指示,那些铠甲士兵全快速的都往龙静的方向包围而去。

      虽然自家主子说的如此惬意,但是他们自己可是亲眼看到眼前的黑髮女子到底有多幺恐怖,这些士兵就算身穿全身铠甲,也不敢有丝毫的放鬆。

      看着四面八方朝着自己包围过来的铠甲部队,龙静与薙雅心头都为之一沉,绝望的心情越来越明显。

      龙静咬了咬牙对着薙雅说道:「薙雅,你快走!那个畜牲现在的目标是我,你赶快带着莉娜先逃吧。我会帮你争取时间!放心我不会死的……赶快逃啊!」

      「怎……怎幺可以!」此时失控的状况已经完全脱出薙雅的想像。她不晓得该怎幺办,豆大的泪花从脸颊一滴一滴的滑落下来。

      「快逃啊!」龙静大声喊着。接着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此时她两只手的指甲都变的乌黑且尖锐锋利,感觉像是十把锐利无比的刀片一般。

      正当龙静与铠甲部队即将正面对决的时候,突然间!世界彷彿突然间就暗了下来,一片巨大无比的影子遮盖住他们所有人的身影,一股恐怖到极点的威压从天而降!

      如同生物遇见了自己最为害怕的天敌一般,在场所有人发自内心的恐惧感源源不绝的涌出。

      那是濒临死亡似的感觉,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绝对活不过今天了。每个人都像是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无力的倒在地上,像是抽搐一般的瑟瑟发抖着。

      「好……好可怕!这是什幺东西?」

      「世……世界要毁灭了?我今天就要死在这个地方了吗?」无数的士兵语气发抖的询问着,可是谁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幺一回事。

      这时,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往头上那片黑影看。

      「龙……那是龙啊!」

      「不可能!为什幺龙会出现在这边?而且体形为甚幺这幺巨大,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有这幺大只的龙啊!」

      听着无数士兵的惊恐的喊叫声,虽然龙静也很震惊天空中这只黑龙的出现,但是眼尖的龙静却发现了有一个微小的黑点正在越来越大。

      那个黑点似乎是一个人影,那越来越大的身影显然是在很高的地方从天而降。而那个身影是……!

      「小子,我已经把你送到你要的地方了,可别忘记和我的承诺啊!我就在那个加鲁诺诺族的旧部落等着你的好消息。」巨大黑龙的声音传遍了整片领地,接着便开始振起了翅膀,往远方飞去。

      巨大的影子快速的远去,世界再度恢复了光明。

      如同一阵飓风一般,巨大黑龙来的快去得也快。

      除了龙静以外的人,每个人都在推测着牠到底是在说什幺,并且在心中祈祷着牠赶快离开这地方,再也不要回来了!

      「砰!」随着一声巨响,地面上顿时出现了像是一个小型陨石坑的坑洞。所有人的注意力因为这一道巨响同时都被拉了回来。

      在这个坑洞的中间,有一名男人缓缓的站了起来。

      这名男人浑身赤裸,在他的背上背着一个普通的包包。没有穿任何衣服的他只在腰间围着一条兽皮,活脱脱像个原始人似的。

      他有着明显比起以前正加精壮许多的身体,全身上下遍布着恐怖的割伤与大量的鲜血流出。

      但是,即使是这样重伤的状态,这名男子也宛如没有任何的感觉。在他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的疼痛感,就好像受重伤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

      在众人皆趴伏在地面的这块土地上,这名男子是唯一站的最为挺拔的一人。一股顶天立地的气势油然而生。

      「呼……总算赶上了。应该……没有来不及吧?」徐凌看向了惊愕的龙静与薙雅两人。露出了得意的眼神与稍微兴奋的笑容。

      「你们久等了,我……回来了!」

  • 名称:手机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3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