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凤传奇之血衣之谜超清

      这名光头男子没想到在这外域之中居然会遇见同族。同样都是沦落到了被俘虏的境地,所以他尝试着找话题跟徐凌聊天。

      能在这里遇到同族也算是有缘了,虽然这名光头男子觉得徐凌能不能活过明天都难说。

      「你是谁?」虽然光头男子抛给自己的一大堆问题,但是徐凌并不想回答。

      「喔,据说再问人之前要先做自我介绍吧?哼哼……反正看你也活不久了就跟你说吧。我的名子叫做多贝塔。冒险者等级五级,曾经是隶属于『安敖鲁冒险团』的成员之一。」

      名叫多贝塔的光头男子自豪的说着,不知道是对于「五级冒险者」还是「安敖鲁冒险团」感到很得意的样子。

      「我叫做徐凌,勉强可以算是一个领主吧。」

      「领主?哈哈哈哈……」从多贝塔的神色和口气看来,他根本不相信徐凌所说的话。但由于害怕惊扰到蜥蜴人,所以他只能低声的笑着。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哪一个领主不在自己家里好好的吃大餐、抱女人?少骗人了吧!不然你说说看你是哪一个领地的领主。」

      「吃大餐?抱女人?」就凭那个穷困潦倒的领地吗?徐凌苦笑了一声。「我的领地好像没办法这幺奢侈,另外领地的名子叫做卡飞那。」

      「卡飞那领地?你是说那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领地吗?不对不对,那个地方根本没有鸡,哈哈哈哈……」多贝塔嘲讽地笑了出来,接着再度问向了徐凌:「喂喂,那你这种废物领主为什幺会来到外域啊?是为了逃债吗?」

      「关你屁事。」听到多贝塔嘲讽的语气,徐凌的口气也随之冰冷了起来。

      「喔?小子,你挺有种的嘛!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回答我,看来我非得给你这废物领主瞧瞧冒险者的厉害不可了。」说完,多贝塔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朝着徐凌走了过来。

      虽然多贝塔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徐凌,但是徐凌的心中甚至没有一丝紧张感。徐凌此时竟是在想着:究竟自己的实力到达什幺程度了?也许眼前的这个五级冒险者可以给自己做一个参考的标準。

      悄悄的把魔力在体内运转起来。霎那之间晚风所带来的冰冷感消失的无影无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兴奋无比的战意!

      「咻!」多贝塔猛然一个直拳朝向徐凌的脸部挥了过来。

      虽然他的速度极快,但是在进入了战斗状态的徐凌眼中却只像慢动作播放似的。至少龙静的速度要比他快多了。

      徐凌后发先至的伸出了手,张开了手掌放在多贝塔拳头的行进路线上。

      多贝塔彷彿是瞄準着徐凌的手掌打似的,在下一刻稳稳的打在了徐凌的掌心正中央。

      多贝塔觉得自己的拳头彷彿是撞上了一睹肉墙,竟然是没有办法在丝毫前近一分!而徐凌也顺势的抓住多贝塔的拳头,不让他收回去。

      多贝塔彷彿不信邪似的再次挥出了左拳,这次是瞄準了徐凌的心窝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这只拳头又被徐凌给稳稳的接住了。

      徐凌把头侧向了一边,带着疑惑又有点失望的眼神看向多贝塔:「五级冒险者就只有这样吗?」

      可恶!怎幺能被这废物领主给看扁了?要是平常的多贝塔肯定能看出徐凌的实力在他之上。可是现在的他已经把徐凌看成了一个没用领地的没用领主,被徐凌这样一激,不加思考的用右腿踹向了徐凌的腹部。

      「砰!」

      这次徐凌完全没有抵挡,直接让多贝塔的攻击完全的命中自己的腹部,在徐凌的衣服之上留下了一个明显无比的脚印。

      多贝塔彷彿出了一口怨气似的,心中是无比的舒畅。哈哈哈哈哈……你在接啊!还是中了我一脚了吧?

      本来以为徐凌会因为剧痛而放开了自己的双手,但是很快的……多贝塔发现自己错了。徐凌此时仍然是牢牢地抓住自己的双手,完全没有鬆开的意思。

      多贝塔看见了徐凌的脸,那是一种漠视的表情。

      唉……五级冒险者也只有这种程度吗?我该觉得我很强呢?还是眼前这个人太弱了测不出我的真正实力来……我都故意让他踢了我一脚了,可是完全感觉不到痛啊。

      这家伙明明是全身肌肉力气却这幺小吗?还是因为我对痛的忍耐力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了?徐凌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既然都被打了,不打回去可绝对不行。这就是男人的原则!

      「那现在换我攻击啰。」徐凌的双手猛然用力,抓着多贝塔的手掌开始不断握紧。

      强大的握力让多贝塔的手开始发黑扭曲,还发出了「喀喀喀」的骨头压迫声。

      「住……住手啊!徐凌大人……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是我错了,请你饶了我吧!失去了这双拳头就等于失去了我的生命啊!」在徐凌开始用力的时候,多贝塔的眼睛突然瞪的老大,然后开始向着徐凌哀求着。

      脸色发青的多贝塔感觉自己的拳头就快要被捏碎了!眼前这个看起来明明不健壮的男子,到底为什幺会有这幺恐怖的握力啊?

      「嗯……好吧。反正我也没损失什幺,不过这样就放了你也太过便宜你了。既然你踢了我一脚,那我也踢还你一脚好了。」

      「好……好吧,求求你饶过我的拳头就好。」

      徐凌闭上眼睛开始回想着……那天那群该死的讨债集团,自己被迫屈辱的在地上爬行还有那讨债首领犯贱的脸庞。随着胸口的怒气不断的提升,体内的恶魔之力也逐渐的沸腾了起来。

      「徐凌,除非你要杀了他,否则最好不要动用恶魔之力哦。」加尔托斯提醒了一下徐凌。「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强化到某种程度了,在使用魔力加持的话,他会被你踢到爆体的。」

      顿时之间徐凌停下了体内的魔力运转,他可没有杀了眼前这个冒险者的意思。虽然是多贝塔先来惹自己的,但是给他一点小处罚就够了吧?

      徐凌抬起了右脚,在右脚之内已经没有任何一丝正在运转当中的恶魔之力了。他纯粹靠自己的肉身力量狠狠对着眼前的多贝塔一记横踢,把那些对讨债集团的怨忿都发洩到他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徐凌的横踢完全的命中了多贝塔的侧腰。强大的力道让多贝塔的身体彷彿是凹陷了进去。

      「喔呃!呜呜呜……」多贝塔的表情极端的痛苦、眼神布满了血丝、紧咬的嘴巴也微微渗出血来。

      踢完之后徐凌随即放开了多贝塔。挣脱了束缚的多贝塔马上倒在地上,两只手摀着刚刚徐凌踢中的地方。

      但是不久他又马上坐了起来,对着徐凌说:「感谢徐凌领主不杀之恩。」

      现在的多贝塔终于恢复了冷静了,他知道眼前的徐凌根本不是他可以力敌的对手。光是凭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怪力就已经足以打败自己了。

      只是多贝塔不禁感慨,自己修练的「綑石功」正是把肌肉练的跟石头一样坚硬的功法。而现在,自己最自豪的长处竟然就这样……就这样被眼前这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健壮的领主给打垮了!

      果然三流功法就是三流功法啊,就算修练到大成也只是三流功法……

      「喂!我说你。」徐凌开口呼唤了在那里低声下气的多贝塔。

      「请问有什幺事?」

      「像你一开始那样就好了。你不知道我的实力也不知道我是领主,我们只是同样被关在这里的两个人类。」

      「喔……好吧。」

      「多贝塔,冒险者等级是怎幺分的?」虽然徐凌也可以直接问加尔托斯,但是加尔托斯被关在地下几百年了,也许制度有变他也不知道。与其这样,那直接问眼前这个现成的冒险者还比较快。

      「咦?像你这幺强大的人没有去考冒险者资格吗?」多贝塔看起来很是惊讶,像徐凌这幺有实力的人居然没有去考冒险者。

      不不……更奇怪的是他为什幺会连冒险者的等级制度都不知道?既然他不是冒险者的话,那这个领主来外域做什幺?

      在多贝塔的眼中,徐凌是越来越神祕了。徐凌在他心中的地位从一开始的废物领主快速晋升成了深不可测、拥有着神祕怪力的强大领主。

      总而言之……反正强者在做什幺我都是管不着的,我只要乖乖回答他的问题就好了。这幺想的多贝塔开始讲解起冒险者的分级制度。

      「各种职业其实都有它们自己的分级制度,不过冒险者是每个人每种职业都可以去取得资格的。只要到各地的冒险者公会申请冒险者资格,就可以进行等级考试。

      冒险者主要是分十级。一到三级通称『初级』,四到六级通称『中级』,七到九级通称『高级』,而最顶尖的十级就是『顶级』。

      高级以上的强者除了拥有恐怖无比的实力之外,他们还会做出对人类族群有大贡献的事情。只有像这样的冒险者才能拥有七级以上的资格。」

      做出对人类有大贡献的事情?嗯……看来人类的疆域就是靠着那些人在守护的吧?

      也许住在人类领土内部的人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身为人类领土边疆领地的领主,徐凌在遇见第一只贪嗜兽的时候就有一个问题就缠绕在他的心间,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来询问加尔托斯。

      为什幺外域的猛兽们不会冲进人类疆域,不会对普通人类进行大猎杀?虽然自己的领地总是年年欠收,饥荒不断,却不曾听过或看过有外域猛兽肆虐的灾难消息。

      虽然不知道为什幺会这样,不过这应该都归功于那些顶尖冒险者们吧?

      徐凌略为思考了一下之后,解开了缠绕在他心间的这个问题。接着他又抛了一个问题给多贝塔。

      「那你能大概说明一下各级冒险者的强度吗?」

      「强度?这个就不好讲了。因为不是每个冒险者都会随着自己的强度而去提升自己的冒险者等级。就像您这样子的人,明明有了强大的实力却没有相对应的冒险者身分。有些人是觉得麻烦,有些人是觉得不必要。但就常理而言,自然是越高阶的冒险者就越强。」

      之后徐凌还问了多贝塔许多关于冒险者的问题,比如说冒险者公会都设置在哪里?

      其实每个领地或城市甚至是乡村里,都有着规模或大或小的冒险者公会在。

      只是徐凌所处的领地实在是太过偏僻荒凉了,以致于冒险者公会拒绝设置驻地在这里。其实「拒绝」这种说法其实也不太对……因为实际上真的是没必要在这里建设一个冒险者公会。

      另外还有关于冒险者分级考试的问题。多贝塔其实也不大了解五级以上的考试,所以他只跟徐凌说明在六级之前的考试制度。一到二级的冒险者考试最为简单,就是「笔试」。考试内容不外乎是辨识各种的材料、药草、猛兽猛兽的认识、还有一些基本的冒险者知识。

      另外一提,人类疆域里的怪物叫做野兽;外域的怪物叫做猛兽。两者之间的战力相差极大。大多数的中低端冒险者也都只是在人类疆域里狩猎野兽,只有强大的冒险者才有资格单人前往外域狩猎猛兽。

      此时徐凌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冒险起点比其他的人类还要在高了许多!不过这也是因为有加尔托斯的关係。没有加尔托斯的话,徐凌现在一样什幺也办不到。想通了这一点,徐凌更加坚决一定要完成加尔托斯给自己的託付!

      有很多小孩子其实在年纪小的时候就有了冒险者的身分了。一方面可以让这些小孩子有满足感,一方面也有管道可以让牠们接一些简单的工作。

      简单的工作比如说寻找小狗小猫、抓害虫除杂草……打扫环境卫生之类的。这种冒险者机制不但可以帮助居民,还可以让小朋友们赚点零用钱。

      而第三级的考试就开始比较认真了。除了笔试之外,另外还要测验有没有一些基本的防身能力。

      四级以上的冒险者测验难度则是以几何倍数的增加。同样是测验自身的实力,但完全和第三级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大家口中所说的冒险者,其实真正的意义上是指四级以上的冒险者。因为取得了四级冒险者的资格,就证明了他拥有足以前往外域的实力了!

      第五级的冒险者考试也是测验实力,不过难度又要比四级冒险者的考试要难得太多太多了。另外,看到徐凌好像真的对冒险者公会一无所知的样子,多贝塔乾脆一次帮他完完整整的介绍个清楚。

      冒险者公会除了核定冒险者的资格、接收委託者的任务、提供让冒险者们接任务的地方之外,随着每个城镇的差异还会出现许多不同的功能性。比如说银行、旅店、药店、酒馆……等等的。

      随着多贝塔的介绍,时间也慢慢得推移着。

      突然间,一道曙光从遥远的东方照射而来,洒进了牢笼里映照在徐凌的身上。

      这道曙光提醒了徐凌早晨已经到来,天上的星星与月亮逐渐隐入了另外一边的地平面。徐凌把头转向了朝阳升起的那个方向,低声讚叹着眼前朝阳初升的美景。

      「好美的早晨啊!呼……哈……」徐凌深呼吸一下早晨的冰凉空气。

      在吉贝斯塔大陆上,光是呼吸着这些新鲜无汙染的空气,对徐凌来说就是一种幸福的享受了。

      「真是个怪人,连呼吸也一副很满足的表情……」多贝塔低声喃喃的看着徐凌说。

      「啪啪……啪啪……啪啪……」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让两个人同时都起了警觉。一群蜥蜴人带着他们各自的长枪走到了徐凌他们的牢笼前面,接着打开了牢笼的门。

      「哼哼……看来他们对待你的方式也跟我一样啊。也罢……就凭你的实力应该可以好好的活下来吧。」

      徐凌狐疑的看着多贝塔,不明白他的意思。

      对了!刚刚忘记问多贝塔一件事情。为什幺这群蜥蜴人要把我们和其他的猛兽关在这边?既然已经确定自己不会被吃掉了,那这些蜥蜴人……该不会是想驯服我们吧?

      「出来!你这家伙,出来!」

      徐凌慢慢的走向了那只蜥蜴人,心中思考着这群蜥蜴人到底要自己做些什幺事。照多贝塔的话来说好像会有生命危险,不过以我的实力又好像没有问题……

      不久之后,徐凌心中的疑惑就被解开了。

      他被一群蜥蜴人带到一个大约有数百坪的大坑之中,把徐凌赶进来之后便用许多的木桩把入口处给堵了起来。在徐凌对面也有着另外一个入口,而在那个入口处被赶进来的是一只皮粗肉厚的巨大犀牛。

      这只犀牛有着精壮的肌肉,身高大约有一米半的高度。而牠身上最显眼的特徵就是头上那三根比徐凌手臂还要粗的巨角,整体而言看起来是兇猛无比。

      不过这只大犀牛的身体上到处都充满了伤口与疤痕。有一些伤口还很新,有一些则是已经结成痂了。

      与徐凌很配合的走进来刚好相反,这只大犀牛不断的反抗着牠周围的蜥蜴人。可是牠越是反抗,身上的伤口就会被蜥蜴人的长枪给刺的越来越多。

      同样的,在大犀牛被赶进来之后,对面的入口也迅速的被木桩给封了起来。一发现入口被封,愤怒的犀牛转而看向了徐凌。「呼呼」的从巨大鼻孔中吐着气,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与杀意。

      「喂喂喂……老兄,伤你的不是我而是那群蜥蜴人啊。」徐凌无奈的看着对面那只大犀牛苦笑着说。

      徐凌知道今天在外域的战斗即将要开始了!看来自己所要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是这只巨大犀牛。

      然后徐凌也随即摆起了战斗架势蓄势待发着。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兴奋的看着对面那只大犀牛。在上一次的灵魂转换过后,徐凌就想测试一下这副身体现在的实力了。

      「困兽之斗」就是徐凌现在的状况。

      也许是蜥蜴人的大众娱乐,又或者是蜥蜴人在每天的狩猎之前用来提振精神的一种方法。总之牠们把以往狩猎到的两只猎物放在一起,让牠们互相厮杀,只有其中生存的一方才能够存活下来。

      在以往的世界上,无论是历史还是现代中都有着在擂台上战斗的活动。为什幺不管是在檯面上或檯面下,都一定有着合法的或非法的格斗团体?就是因为观看这种生死搏命的格斗能让人产生出无比兴奋的感觉!

      「嗄孜孜孜孜孜……」

      「估嗄估嗄估嗄……」

      在这大坑洞的上方已经聚集了无数的蜥蜴人围观。牠们都兴奋的吼驾着,就算听不太懂大概也能够猜出牠们的意思来。不外乎就是「打吧打吧,杀吧杀吧!」之类的。

      下一刻,巨大犀牛头上的巨角瞄準着徐凌并快速冲了过来。伴随着「砰砰砰」的巨大踏步声,每踩一下都会有许多的沙尘扬起,看起来非常的有气势。

      徐凌仔细观察着巨大犀牛的每一步动作。照加尔托斯的说法,想要获胜的话必须要以最小的动作进行最有效率的攻击,也就是攻击对方的弱点。但是,眼前朝着自己冲过来的巨大犀牛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有弱点……

      找不到巨大犀牛弱点的徐凌只好在快被撞击到的前一霎那快速跳开,迴避了巨大犀牛的直线冲击。原本以为巨大犀牛会因为自己的体重而煞不住车,傻楞楞的向前冲去,但是徐凌这下显然想错了!

      巨大犀牛的四肢猛然一用力,同时对着岩石地蹬了一下。

      顿时,被巨大犀牛的四肢脚所踩到的岩石地面突然下陷、龟裂开来。这只犀牛居然就这样硬生生的停下了自己的身体,然后靠着蹬地的力量跳了起来,尖锐的前角再度刺向了徐凌。

      此时近在咫尺的徐凌已经躲不开这次的攻击了,就算硬是躲开的话也会被旁边的另外一支角给贯穿身体。

      于是陷入危机的徐凌决定要正面面对牠!

      如果是一天前遇到这种状况,也许就要呼叫加尔托斯了。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体强壮程度和以前是完全无法相比的,徐凌想要试着靠自己的力量和这只巨大犀牛拼拼看!

      「啊啊啊!」在巨角即将刺中徐凌的那一霎那,徐凌在双手爆发出了恶魔之力,直接接住了刺向了自己的巨角!

      一阵恐怖的巨力从徐凌的双手处传来。现在整个巨大犀牛的体重与巨大的惯性都强加在徐凌的双手上,就算是爆发出恶魔之力的徐凌也没有办法完全的承受这股力量,徐凌的身体即将在下一秒钟被巨角贯穿。

      「小子,把重心放低!尝试引导着牠的力量,不要跟牠硬碰硬。把这冲击力给挪移开来!」加尔托斯在徐凌心中喊着。

      「臭犀牛……可不要太小看我了啊!」听到加尔托斯的指示,徐凌几乎是下意识的做出了动作。

      因为猛烈的出力,徐凌的眼睛开始布出血丝。左脚往后一滑站稳了脚步之后,将身子重心放低并且稍微偏向了右边。双手紧紧握住巨大犀牛的角,使尽全力的把牠向上举起。徐凌身体撑着巨大犀牛的脸庞,顺着巨大犀牛的冲击力狠狠的往后了一摔!

      「砰!」巨大的响声与大量的沙尘扬起,随之而来的还有蜥蜴人们的欢呼声。

      「孜嗄嗄嗄嗄!」

      「嗄咕咕!嗄咕咕!」

      徐凌对着巨大犀牛使出了一记完美的过肩摔,让这只犀牛摔个四脚朝天!

      而此时徐凌的双手还紧紧握住犀牛头上的巨角。在这烟雾瀰漫的斗兽场徐凌突然感到了一丝丝不对劲。

      徐凌手中的巨角猛然开始甩动了起来!巨大犀牛大力的甩动着他的头部,把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徐凌给甩了出去。

      被甩出去的徐凌如同一颗子弹一般直直的飞向了岩壁。徐凌即时在空中反应了过来,把双手双脚放到身体后面。然后强大的冲击力将徐凌的四肢插入了岩石之中,整个人停在岩壁之上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撞击力。

      烟雾散去……原本倒地的犀牛已经重新的站了起来,更加愤怒的眼神很狠的盯着徐凌。牠的右前脚不断的磨着地面,像是在做冲刺前的準备似的。

      这不是根本就是毫髮无伤吗?徐凌看着眼前正準备在次朝向自己冲过来的巨大犀牛有些沮丧的想着。皮粗肉厚的巨大犀牛被徐凌那样一摔,身体上居然是连一点擦伤都没有。没有任何像是受伤的迹象,反而是像更加激怒牠似的,也许牠觉得自己被玩弄了也说不定。

      「吼!」还没等徐凌想到什幺方法来打倒牠,巨大犀牛再次兇猛的踏步朝向徐凌冲了过来。

      呃呃……这下糟糕了,对了!我身后正是岩壁,也许可以拿来利用?徐凌即忙把双手双脚从岩壁之中拔了出来。正当巨大犀牛又快刺中牠的时候,徐凌抓準时机往旁边一跳。

      「砰!」又是一阵巨大的响声。

      如徐凌所料想的一样。巨大犀牛的巨角狠狠扎进了岩壁之中,整颗头都塞进了岩壁里面。

      「哈哈,这下终于轮到我攻击了吧!」徐凌兴奋的笑着。接着全身爆发出了恶魔之力,开始向着巨大犀牛杂乱无章的乱挥拳。

      「砰砰砰砰……」徐凌疯狂击打这只巨大犀牛的身体。

      徐凌第一只在外域所猎杀的猛兽……也就是那只脱队的贪嗜兽。牠就是这样被徐凌给乱拳打死的。而现在徐凌的力量又比那个时候要强上不知道多少,想当然,就算是这只皮粗肉厚的犀牛也一定……

      完全没有效果!感觉就好像是在帮牠按摩似的!徐凌不断的攻击巨大犀牛,可是击打在牠粗厚的表皮上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对牠造成有效的伤害。

      可恶!既然这样的话……徐凌乾脆把拳头转化为手刀,将恶魔之力凝聚在手掌之上,对着那些蜥蜴人所造成的巨大犀牛原本就有的伤口狠狠刺了进去。

      「噗滋!」徐凌的手掌成功的扎进了巨大犀牛的身体里。

      大量鲜血从巨大犀牛的伤口处流淌了出来。犀牛灼热的体温、肌肉与鲜血,徐凌全都透过了他的手掌感受的一清二楚。奇特且噁心的触感让徐凌一瞬间愣神了一下。

      「白癡!你在恍神什幺?」加尔托斯将徐凌的注意力给吼了回来。这时候徐凌只要把恶魔之力大量灌进巨大犀牛的身体里,就必定能够对牠造成重创!不过就因为刚刚的恍神,让徐凌失去了最佳的攻击机会。

      巨大犀牛吃痛的大叫着。这是徐凌从刚刚的攻击以来第一次让巨大犀牛感受到痛。愤怒的巨大犀牛把头往徐凌的方向猛烈一甩,伴随着岩石碎块一起砸向了徐凌。

      糟糕!距离太近以致于来不及躲开,徐凌急忙在全身爆发出一层魔力来保护自己。那些碎石块对自己完全不构成伤害,不过在视线上顿时被那些碎石块给阻碍了。

      突然间,徐凌发觉有一个白色的尖锐物体刺中了自己的腹部。他急忙抓住那只白色巨角,不让它继续刺的更深入。下一刻,徐凌握住了巨大犀牛的角,突然被举了起来,惊愕的发现眼前景色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着。

      「啊滋滋滋滋!」

      「嗄咕咕咕咕!」

      蜥蜴人又开始狂呼着。

      在刚刚,巨大犀牛的头直接突破了岩壁的阻碍从一旁硬是挣脱了出来。所带出来的大量碎石干扰了徐凌的视线,接着巨大犀牛在零距离的情况下,朝着徐凌冲撞了过去。

      徐凌并没有被贯穿,而是双手紧握住差一点刺进他身体里的那一只巨角,整个人被巨大犀牛的头给拧了起来冲向了另外一头的岩壁。

      徐凌本来想要跨上巨大犀牛的头部再从牠的身体上跳开。可是无奈巨大犀牛这次抓準了机会,以远超前两次的速度冲刺着。在徐凌还没来的及开始动作的时候,就已经带着徐凌狠狠撞进了另外一边的石壁!

      「轰!」无数的巨石与砂砾从石壁爆发了出来。不只如此,在撞进了石壁之后,这只巨大犀牛居然还在猛力推进着,像是要把徐凌压成渣渣一样。

      「嗄孜嗄孜嗄孜!」

      「咕咕咕嗄嗄咕!」

      许多的蜥蜴人都开始拍手叫好着。在牠们看来徐凌是已经必死无疑,这场胜负已经是结束了。

      「………………」

      眼前一片黑暗。

      身前的巨力仍然不断的朝向自己压迫了过来,徐凌能感受到温热的血液从自己下腹部和身后缓缓的流出。衣服已经在刚刚的冲击当中磨的破破烂烂,身体能清楚感觉到包围着自己的这些冰冷岩石。

      「还活着啊?在这样下去会死喔。需要我帮你吗?」

      「不用……这是我的战斗。在这里死了,就代表我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嗯,那你就加油吧。」

      「啪擦……」一阵微小的声音让周遭的蜥蜴人们停止了讨论。原本想要离开的蜥蜴人们也都惊愕的回过头来,难道说那个小小的人类还没死吗?

      接下来的画面让蜥蜴人各各都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场内的情况。

      只见那只巨大犀牛的身体竟然是渐渐被抬了起来,本来在地上冲刺着的四肢在空中无助的晃动着。

      「哒……哒……哒……哒……」一具蹒跚的人影抓着巨大犀牛的角、提着巨大犀牛的身体,一步步从刚刚被撞出来的石壁巨坑之中走了出来。

      上半身衣服变的破破碎碎,徐凌高瘦却又精壮的身材暴露在这阳光之下。在他的腹部处有一个不浅的血洞,后背处也有着不少的伤口,但奇异的是却没有丝毫的血液流出。

      徐凌全身蔓延着黑色诡异的魔力,正是徐凌使用这些魔力控制着他的肌肉阻止了血液流失。

      双手爆出明显的青筋,徐凌肌肉的颜色渐渐的呈现成了紫色的状态。任何人都看的出来他是发挥出原本不属于他自己的力量,而这股力量对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恐怖的伤害。

      魔力如同火焰一般在他身体上蔓延窜烧着。而所有的黑色火焰都逐渐的往徐凌的双手聚集,然后没入了他的肌肉之中。

      「哒……哒……哒……哒……」提着巨大犀牛的身体,如同鬼神一般的徐凌走到了这个斗技场正中央停下了脚步。所有的蜥蜴人都屏息看着徐凌,不知道他的下一步动作是什幺。

      下一刻,徐凌开始动作了。只见他右脚猛然往后一跨,靠着身体的带动,双手抓着巨大犀牛在猛然甩了一大圈之后,使尽全力的把牠抛向了空中!

      巨大犀牛就这样被抛飞了起来,一路飞到了距离坑底大约有十米高的高度。所有蜥蜴人的目光全都被巨大犀牛给吸引住。在这只巨大犀牛飞到最高点之后缓缓的坠下来,每只蜥蜴人的目光随着巨大犀牛的坠落而看见了徐凌。

      徐凌双脚打开微蹲、身体弓了起来,把右拳收在腰间、左手包覆在距离右拳前方约十公分的地方。

      只见徐凌身上所有魔力全部往右拳处不断的聚集着。只见那魔力似乎在不断的压缩……在压缩……原本像是雾状的黑色魔力逐渐凝实。徐凌右拳现在就宛如是一个漆黑无比的球体一般,发出令人心悸的力量。

      从天而降的巨大犀牛也看到了凝聚在徐凌右拳的那颗黑色物体。牠大吼一声,在下降的时候用牠最坚硬的部位,也就是用牠的角来面对着徐凌。在巨大犀牛下坠到徐凌身前的那一瞬间……

      「砰!」一声震撼心灵的撞击声!

      只见到巨大犀牛宛如一颗砲弹一样,在飞了出去之后撞击到另外一边的石壁之上。而巨大犀牛庞大的身形又让这里的石壁又撞出了一个小坑,在那个小坑前方扬起了阵阵烟雾。

      「……看来碎掉了啊。」徐凌在全力击出了他的右拳之后,便站在原地休息着。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充满了虚脱感,彷彿全身的精力都被抽光了一样。一但坐下来的话,在短时间之内一定在也站不起来了。但是还有着比他的身体更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的右手。

      前半部分的手臂肌肉组织已经成了完完全全的紫色,显然是彻底的坏死。

      而里面的骨头已经完全的扭曲变形,尤其是拳头处的骨头更是碎的密密麻麻的。但是最严重的就是:徐凌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痛觉,就彷彿他从来没有这支手臂一般。

  • 名称:陆小凤传奇之血衣之谜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39: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