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问题的问题 电影超清

      徐凌的心跳开始加速跳动,前所未有的紧张刺激感充斥上了他的心头。

      朝着深不见底的楼梯看了一眼,徐凌的笑容更加的明显了。那是一种充满期待的心情。究竟底下会出现什幺样的东西呢?还有那个声音到底是谁?这些都让徐凌迫不及待的想要下去看看。

      徐凌回到了书桌前面拿起蜡烛小心翼翼的走下了楼梯,就怕又碰到了什幺机关。要是探险不成,反倒把自己弄死在里面那就糟糕了……

      好险并没有碰到什幺机关,烦人的蜘蛛网倒是剥掉了不少。徐凌发现这里的楼梯是迴旋状的,在走了几十级阶梯之后,徐凌平安顺利得到达了最底下的房间。

      这个房间是一个圆柱状的房间。其中除了有几个塞满藏书的书柜,另外充斥着这间房间的就是许多外貌奇特的怪物标本还有各式各样的武器和铠甲。

      徐凌看着这些装备,如果只凭它们拉风的外型来看,在许久以前一定是堪比顶级装备的等级。但是在此时这些武器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而且大部分的装备都已经生鏽解体了,看样子也不是什幺多有价值的物品。

      「喂喂……」一道男性的声音清晰地响起。

      「谁在说话?」徐凌非常确定这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其他人了。他的视线环绕了一圈,最后停留在一具破旧的全身铠甲身上。

      「是你在说话吗?」徐凌小心翼翼的靠近那个铠甲,眼睛紧紧注视着那铠甲手中握着的鏽迹斑斑大剑。如果这个铠甲有任何举剑动作的话,徐凌就决定马上逃命。探险虽然有趣,但也比不上自己的性命重要。

      「没错,就是我!」这套铠甲丝毫未动,却发出了大约二十几岁的男性声音。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开心的说着:「我等了好久好久,都快记不得我今年已经究竟是几岁了。究竟是五千多……还是已经突破六千了?好像已经六千多岁了吧。哎呀那不重要啦!终于又出现啦……从异世界而来的人类灵魂!」

      六千多岁的铠甲?怎幺可能!徐凌丝毫不相信这个声音所说的话。

      看到那盔甲并没有任何看似危险的动作,徐凌便壮大胆子接着问:「你是人是鬼?为什幺你会知道我是从异世界来的?」

      「我不是人也不是鬼,正确的来讲我是一只恶魔!名子叫做『加尔托斯』。因为你的灵魂并不是由这个世界所孕育诞生出来的,所以我可以轻易的辨识出来。」这名自称为恶魔的盔甲回答道。

      「加尔托斯……是吗?虽然这里的人都叫我赛维尔,不过我真正的名子叫做徐凌。你为什幺会在这里?我穿越到这里来跟你有关係吗?」

      「虽然没有直接的关係,但是间接的话也算有吧?我就是在等像你这样的穿越者到来。话说我为什幺在这边嘛……哈哈,这可就说来话长了。」

      停顿了一下,加尔托斯像是在回想着什幺事情。之后只简单的说:「我在等待着能够帮助我的人。我上一任的契约主没有完成他与我的约定。所以我等待着你的到来,成为我新一任的契约主。」

      「上一任的契约主?」徐凌疑惑的问,心中却是出现了警戒。要是这个恶魔逼迫自己做出什幺奇怪的契约就糟糕了。毕竟所谓的恶魔应该都不是什幺好东西。

      「因为你这个领地的第一代领主他也是个冒险者。就是他把沉睡中的我给唤醒,然后转移到这个盔甲上面。」

      「第一代的领主?他是个冒险者?」听到这个消息,徐凌的心中微微的震惊了一下。

      在他所看到的文件书籍里完全没有提到第一代领主是个冒险者。

      在那些文献之中只说到他为帝国带来了许多贡献,从而得到了这个毫无用处的封地。现在徐凌看来,所谓的贡献应该也没有多大,否则得到的领地就不会是在这种地方了。

      仔细的想想。从这个房间里的物品来看,的确可以很容易的猜出这是一个冒险者所留下来的遗产。但是为什幺要藏在这样子的密室里呢?

      「南城也是个强大的冒险者。虽然还不到可以打败我的那种程度,不过也已经能够消遥的纵横大陆了。他把我的灵魂释放出来之后封印在这个盔甲里,并跟我做了一场交易。我为他战斗,而他会完成我某个愿望。于是我们一起冒险了一阵子。」

      南城?他的名子怎幺感觉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命名风格?不,比起这个……

      「你们做了什幺交易?为什幺你刚刚说他没有完成约定。」现在看来这个恶魔应该是看上了自己,想要让自己接替这个第一代领主没有完成的任务。

      虽然知道这个恶魔心中的打算,但是徐凌还是打算好好的把约定给弄清楚。即使眼前是个陷阱,可能也不得不跳下去了。因为这很有可能是自己可以成为冒险者的机会!

      「在提到契约之前,何南城……就是你们的第一代领主啦。他写了一本手记。好像是要留给后世的穿越者看的,你要不要先去看一下?我想那应该是你们那个世界的文字,所以在这大陆之上除了你之外应该就没有人看的懂了。那本手记就在那边柜子上第上层从右数过来的第一本。」

      是跟我一样的穿越者?徐凌的心中泛起了淡淡的涟漪。

      照着加尔托斯的指示走到了这个书柜之上,徐凌现在对这个神秘的第一代领主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很快的徐凌就发现了那本小手记。听起来这个第一代领主好像很强大的样子,如果他留下一些惊世功法,自己不就可以像奇幻小说主角一样的纵横大陆了?哈哈哈……徐凌异想天开的想着。

      在看到了那本小手记的封面之时,徐凌突然产生了一种极度亲切的感觉。因为在这个完全不熟悉的异世大陆,徐凌居然看到了正港的中文字!

      「欢迎你的到来,在我之后的穿越者。或许你很强大,又或许你什幺都不会。总之我身为穿越的前辈总是要给自己的后辈一些照顾!所以我留了三个宝物给你。希望你在得到了我所留下的宝物之后,可以代替我去完成加尔托斯託付的任务。当然……要怎幺做还是取决于你。」

      徐凌的心中越来越兴奋,在看完了第一页的文章之后连忙翻到了第二页。可是这时徐凌却是惊讶的发现:第二页上竟然没有任何的文字,只画着一个极为複杂的红色魔法阵。

      就在这时,那羊皮纸张上的红色魔法阵竟然发射出无数的暗红色能量丝线。这些丝线以徐凌为中心在他的周围快速环绕着。在这地下的密室之中组成了一幅又一幅的複杂立体魔法阵。

      「怎幺回事?这是……」徐凌的心中因为眼前的景象而无比震惊。但是,更为严重的事情马上就发生了。

      该死的!我被这个恶魔欺骗了吗?徐凌感觉到自己的头突然出现一阵阵强烈的晕眩感,一个踉跄便不受控制的半跪在地上。徐凌一只手扶着自己的头,而另一只手撑在地板上面让自己不要倒了下去。

      「呼……呼……」徐凌痛苦的喘着大口大口的气,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不断的流失。

      恐怖的晕眩感一阵一阵袭来,全身虚脱的无力感也越来越严重。意识渐渐的模糊,在徐凌被这突然的晕眩感给弄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听见了加尔托斯惊讶的声音。

      「喂喂!这个是一种最为高级的召唤魔法阵,它甚至可以召唤出在异界的生物出来。」加尔托斯传来啧啧称奇的声音,好像就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想到何南城那家伙居然可以把这东西封印在一张小小的羊皮纸里,真是不可以小看这家伙啊。」

      听到了加尔托斯的声音徐凌做出了判断。自己并不是受到这个恶魔的欺骗,真正让自己陷入这种绝境的……竟然是同为穿越者而且素未谋面的第一代领主吗?

      「不用说明了!快帮帮我……我快要被这东西吸乾了……」徐凌倾尽他的全力吼着。但是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也没什幺力气,看样子情况真的不太乐观。

      难道自己穿越后连第一天都还没过完,什幺都还没做到就要悲剧退场了吗?这也未免太逊了吧!

      「这个传送阵本来就需要非常庞大的能量。但是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当然没有办法驱动它。不过它不知道被何南城下了什幺强制魔法,所以已经被强制启动了。」加尔托斯饶趣的说着,徐凌的痛苦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的事情。

      「意思就是……在你被榨乾之前,它是不会停下来的,直到你所有的能量都被它吸收光。而且就算它把你榨乾了也没办法启动,因为你的力量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徐凌现在跪在地上,死命的双手撑着地板。

      他已经虚弱到说不出任何的话了,只能尽全力维持自己意识的清醒。徐凌相信……既然加尔托斯会对自己说明这幺多,那就代表事情一定还有转机!

      没错,加尔托斯还需要自己去帮助他完成愿望。而第一代领主也说过希望自己帮助加尔托斯去完成他的愿望,是不会这幺容易就让自己死亡的。

      「不过还有唯一一个方法可以救你,那就是借助我的力量。」

      果然,加尔托斯接下来快速的说了出口:「你照着我说的话一步一步的做,就可以得到我强大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活下来。但是在你活下来之后还必须要去实现我的愿望。这是一笔交易,你考虑清楚了?」

      这,还比较像是一种考验!考验自己有没有资格继承第一代领主的宝物,考验自己有没有能力完成加尔托斯托付的任务,还有考验自己……够不够资格成为一个冒险者!

      徐凌把头抬起来看向了那个附有加尔托斯灵魂的重铠甲,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与野心。

      「很好!你现在走过来把我的头盔拿下来。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的话,那代表你根本不值得救。」

      徐凌现在已经脱力的越来越严重了。眼中的世界彷彿在不断的旋转,脑中像有一颗滚动中的大石头似的让他痛苦万分。但是他还是把手给举了起来,死死抓着地板,一步一步的往铠甲的匍匐爬行过去。

      徐凌艰难的抓着铠甲,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接着把加尔托斯的头盔给拨到一旁,头盔掉在地板上发出了很大的「铿锵」一声。

      「嗯,很好,接下来你看看铠甲内部的后颈处是不是有一个红色的魔法阵?你咬破你的手指,然后按在上面就好了。」

      盔甲之内空空如也。但在那内侧的后颈处果然是看到了一个似乎是用血迹画成的魔法阵。整个魔法阵大概才一个拳头大小而已,至少在规模上看起来和充斥着这整间房间的召唤魔法阵完全不属于同一个等级。徐凌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按在了那个血魔法阵上面。

      「很好!接下来就是最后一关了,保持你的意识清醒阿,少年!」加尔托斯兴奋的说着,接着喊出一阵阵艰涩的魔法咒语。

      霎时间,血液从徐凌的手指伤口处不断的奔腾而出。徐凌的血液覆盖到了那个魔法阵上面。随着那个血魔法阵的纹路蔓延着,逐渐画成了一个全新的血魔法阵。好在这魔法阵本身就很小,手指的大量出血也一下子就停下来了。

      「撑住啊,少年!」

      什幺?还有吗?其实徐凌并不知道……真正的最后一关才刚开始!血魔法阵彷彿活了起来似的,直接钻进了徐凌的手指伤口里面。

      「呃啊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徐凌大吼了出来。

      徐凌的大脑彷彿被一个巨大的钉子给狠狠的钉了进去,意识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差点让徐凌直接昏迷过去。在痛苦之中,徐凌眼前的景象彷彿出现了幻觉,一幕一幕的画面就像跑马灯不断的拨映着。

      徐凌努力的维持着意识的清醒,根本没有其余的心思去看那些画面。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了其中的几幕。

            …………

      在红色的天空之上是一大片滚滚的灰色云层,一望无际的红色大陆放眼望去是一片尸山血海。

      一个黑色的恶魔坐在一张黑色的王座之上。数以万计的恶魔现在正跪伏在地膜拜着这只恶魔。

            …………

      在一个美丽的湖畔边,黑色恶魔无聊的躺卧在草地上。这只黑色恶魔看着一名拥有巨大白皙翅膀、面容极为美丽的女性天使。此时这个美丽的天使正在优雅的弹奏一把精美的竖琴。

            …………

      无数的种族围杀着黑色恶魔。有尖耳朵的、身形巨大的、长着肉翅的、身形狭小却拿着巨大兵器的……

            …………

      美丽的天使被一大群同族给包围住,且被关在一个巨大的鸟笼里。被关在鸟笼里的美丽天使不知道在注视着什幺,脸上有着两条淡淡的泪痕。

            …………

      「等着我!」「嗯!」

            …………

      在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光线打扰了自己的长眠。

      「红土的魔王,我想和你做个交易。借给我你的力量,而我来实现你的愿望。」

            …………

      接下来的跑马灯跑的太快,以至于徐凌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像永恆、也像瞬间。不知道什幺时候结束的,那种冲击着徐凌意识的力量在突然间完全消失了。但是在剧痛停止之后,徐凌却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惫感。  

      身旁的红色魔法阵也好像不在抽取自己的力量了,徐凌的心里顿时鬆了一口气。

      呼……现在看起来终于是安全了。徐凌摸摸自己的心脏处,正以一分钟大概一百多下的速度非常有力的跳动着。看来自己刚刚真的是非常的紧张危险,一不小心大概就死了吧。

      「加尔托斯……可以给我说说现在的状况吗?」彷彿作了一场梦似的,那些画面渐渐的从徐凌的脑海中被淡忘掉。在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徐凌却发现附在重盔甲上头的那个血魔法阵已经消失无蹤了,那幺加尔托斯是跑去了哪里?

      「我在你的心里啊。」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徐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是下一刻的徐凌却是惊愕的发现:加尔托斯现在的声音不是从他的耳朵所听见的,反而更像是直接从脑海里出现。像心灵对话那样子的感觉!

      「你不相信?刚刚那个仪式就是一种把灵魂附加到某个物体上面的魔法啊。而现在我的灵魂就住在你的身体里,不信的话你看看自己的左胸口。」

      徐凌迅速的拉开了自己的衣襟,果然看见了自己左胸处刻印着跟刚刚的铠甲一模一样的血魔法阵。突然间,徐凌感到一股寒气从脚根窜上了头顶。徐凌想起了以前听说过的「夺舍」、「附身」等可怕的辞彙,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一个身体……可以同时拥有两个灵魂吗?」

      「正常来讲当然不行。不过对于你们这种靠着不正常管道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又算的了什幺?更何况我又没打算永远占据你的身体,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只要你好好的完成我的愿望我自然就会离开,你现在是在怕什幺啦?我们以后就要在一起生活好长一阵子了耶!室友。」

      谁跟你室友啊?我看根本是寄生虫吧!

      「什幺寄生虫?你说话太过分了哦!你以后的冒险之路还需要我来指点,给我放尊重一点!」

      「唉……你果然听得到啊……」徐凌的心中现在充满了悲剧感。经过刚刚的测试,徐凌知道了现在他心里不管想些什幺都会被听到。可以说根本就是毫无隐私可言。

      「抱歉啊。我对你的心事毫无兴趣可言。比起这个,眼前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吧?你瞧瞧这个召唤魔法阵,都已经成形了呢。」

      听到加尔托斯的声音之后,徐凌这时才重新注意到周遭的红色丝线大致都已经布置完毕。此时这个红色的巨大魔法阵正在这个地下空间缓缓的运转旋转着。

      「因为我的灵魂转移到你的身体里了,现在支撑魔法阵运转的是用我的力量,所以你现在才能安然无事的活下来,懂了吗?好好的感激我吧。」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谢谢你。」徐凌敷衍的回答着。看着眼前複杂的魔法阵,徐凌问向了加尔托斯:「那幺接下来我们要怎幺做?」

      虽然徐凌对于魔法一窍不通,不过这也没关係。反正现在他「身旁」有一只人生经验比他丰富太多的恶魔,不懂的话问他就对了。既然已经与这只恶魔分不开了,那幺也只能好好的利用了吧?

      「居然说是利用,应该要说『帮忙』才对吧?」加尔托斯好像有些不满。

      「怎幺做?自然就是召唤一只属于你的召唤兽来跟你签订契约啰。这在这一片大陆之上可是极其稀有的魔法!好好的把握这个机会吧。一样,你先把自己的手指咬出一个洞……」

      召唤兽?徐凌听到这个词彙之后,疑惑的对着加尔托斯说:「等一下,你说召唤兽……那我可以选择吗?还是随机召唤的?」

      听起来好像只有一次的机会。既然以后的自己很有可能可以成为冒险者,那幺徐凌可不想召唤出一只没有用的召唤兽。比如史莱姆之类的……至少也来个可以翱翔天际的大鸟或是帅气的巨狼吧?

      在听到了徐凌的问题之后,加尔托斯突然开始鄙视起了徐凌,好像是在嘲讽徐凌的无知似的。

      「选择召唤兽?也许某些人会去这幺做,但是这种人一定都是最为低级的召唤师。因为无法与自己所选择的召唤兽拥有高契合度,最后只会落到互相拖累的下场。」

      加尔托斯的语气停了一下,接着再继续说:「而更高一阶的召唤师则是由召唤兽选择的。由召唤兽选择了自己的主人,通常这样的搭档才能够做到彼此合作无间。」

      「所以……我是被选择的那一方啰?」

      「不是。这个何南城所留下的魔法阵极为特殊,整个大陆能够布下这种魔法阵的人绝对没有第二个。」加尔托斯语气神秘的说着:「你不是选择的那一方,却也不是被选择的那一方。」

      「什幺东西?」听到加尔托斯的话语,徐凌有点被搞糊涂了。不选择、也不被选择……那是怎样?随机搭配吗?

      「这个魔法阵是宇宙之中最高级的魔法阵。是由灵魂去牵引,在这整个宇宙内寻找到与你的灵魂与命运互相契合的召唤兽。所以召唤出来的一定会是最适合你的召唤兽。」  

      「所以是……『命中注定』的感觉吗?感觉和随机搭配也差不多。算了,总之……」徐凌毅然决然的在度咬破已经凝血结痂的手指,血液再次渐渐的流出。

      「既然是被我的灵魂所召唤而来,那幺不管是强是弱,以后好好相处就是了吧。我的冒险生涯可都全靠牠了。」

      徐凌的手指上开始流出越来越多的血液。在这时反常的事情发生了。徐凌的血液并没有滴落到地上,反而是浮在了空中,慢慢地融入了魔法阵的中央。

      「闭起眼睛,跟着我说的念……」加尔托斯念出了一段冗长的咒文。

      徐凌神色凝重的闭上了眼睛,沉澱了一下心灵。让自己的心跳回归平稳后,徐凌也随着加尔托斯所教导的那样,开始流畅的念起了冗长的召唤咒。

      「遥远匹方的汝,呼应吾的思念,回应吾的召唤,以吾之心为誓、缔结永恆之约;以吾之魂为引,交织无形命运;以吾之血为桥,穿越时空阻隔,吾以吾名徐凌,呼唤彼方之汝,回应吾的召唤,遵从命运安排,降临至吾身边!」

      在把奇怪的咒文念完的那一个瞬间,徐凌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做起了一场极为不真实的梦。

      朦朦胧胧、亦真亦假。在缥缈之间,自己的灵魂似乎飘进了宇宙,邂逅了无法估计数量的生灵。在那无边无际的搜索中,徐凌感觉自己穿越了好几个世界、好几个位面。徐凌的灵魂不断的在宇宙中穿梭着,不断的在寻找着与自己灵魂契合的生物。星光穿梭,一瞬间就到了数亿光年之外。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发现有个灵魂与他彼此强烈的吸引着。穿越了无数光年,他们互相不断不断的靠近,接着徐凌彷彿看到了一颗蔚蓝的行星,一股熟悉的感觉涌入了他的心头,因为……那正是他原本所在的世界!

      在朦胧迷糊的视野中,那个灵魂体彷彿对他伸出了手,而徐凌也朝着对方伸出了自己的手。两个略为透明的手掌就在这虚幻的宇宙空间之中,就在这决定性的一瞬间,紧紧相握住!

      突然之间,猛然间出现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徐凌往后拉了回去!

      那颗蓝色行星也快速的消失在自己的意识之中,周遭的星体变成了一道道流光,不断的从徐凌眼前流去。

      这时候的徐凌彷彿置身在一条无止境的时空隧道之中。但在那巨力的猛烈拉扯之下,徐凌还是紧紧握着那只手。任凭着那股拉扯的力量多幺强大,徐凌也坚决不放开。同样的,那只手也是死死的抓住徐凌的手。

      不知道何时,那只只在意识中握住的手竟然是渐渐变得越来越有实感。那是一只纤细的、柔嫩光滑的手。

      徐凌彷彿梦醒了一般,眼前又再次回到了闭眼时一片漆黑的状态。

      唯一不变的好像就只有那巨力。如同紧急剎车所带来的强大惯性一样。在这股惯性的巨力之下,徐凌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平衡往后重重的跌了一跤,在那一瞬间徐凌睁开了眼睛。

      和徐凌的右手紧紧交扣着的是一名女性的手。

      她似乎是从半空中出现的。现在的她脸上还带着惊讶与不可思议的表情,正在徐凌的前上方朝着徐凌飞扑了过来。

      受到那巨力贯性的影响,她不受控制的被徐凌给拉扯住一起跌倒在地,并且重重的压在了徐凌的身体上面。

      「喔!好痛……」徐凌重重的跌到了地上,后脑杓朝着地上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让他痛得大叫了一声。

      徐凌想要用右手摸摸自己的后脑看看有没有肿起来,却发现他的右手因为和对方紧紧抓着而抽不出来。接着徐凌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况……

      压在徐凌身体上面的是一名美丽的女性。不知道为什幺,此时这名女性的眼眶泛红,似乎像是才刚刚哭过的样子。

      她有着徐凌所熟悉的黑色长直髮与那深黑色的眼瞳,正是他原本世界人类所拥有的特徵。而且徐凌熟悉的还不只是眼前女子的髮色与瞳色,不知是否是命运的捉弄,徐凌竟然是很刚好的认识她!而且还在之前不久将另一个人误认成眼前的女子。

      「……龙静?你是真正的龙静?」徐凌惊愕的问了出来,却没有想到眼前的龙静比起此刻的自己还要在更加的不知所措。

      这名女子的名子叫做龙静,是徐凌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在高中之时,与默默无闻的徐凌相反,龙静可是校园里的大明星。不但是该届最漂亮的校花,而且还是成绩最为优异的超级资优生。曾经,想追求她的男生数不胜数。

      但是她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不喜欢与人相处」。

      待人冷漠,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傲性格。彷彿自己是高等生物而看不起周遭的所有人。因为这种个性让她在高中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朋友。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体育课的时候经常请假。就算偶而去上课也没有人愿意跟她搭档。因为种种的原因,后来也没有男生想再去追求她了。

      徐凌倒是没有对龙静有过什幺想法,不过在体育课的时候倒是有搭配过几次,两个人的互动仅此而已。在高中毕业之后,徐凌就再也没有见过龙静任何一面,两人朝着各自的未来前进。就读大学的两年之间,徐凌也没有听说到龙静任何的信息。

      两人原本的命运应该会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永远再也不会接触。不过在发动了这个魔法之后,现在这两条平行线又再次交接在了一起,并且如同打了死结一样紧紧的缠绕住。

      龙静带着既错愕又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被她压在身子底下的徐凌,两人的脸非常的接近。此时的徐凌甚至还能够看到龙静脸上那两条淡淡的泪痕。

      在龙静的身后是一个漆黑无比却又放射出蓝色光芒的黑洞。此时这个黑洞正在快速的缩小,看样子徐凌就是从这个黑洞之中,用自己的手把龙静给硬生生从原本的世界给拉过来的。

      「什幺真正的龙静,难道还有假的我吗?你是……徐凌吗?你的髮色和眼瞳是怎幺回事?」龙静不太肯定的看着被她压在身子底下的徐凌。

      「还有这里是哪里?」龙静疑惑的问,不过徐凌并没有马上回答她。此刻徐凌的头脑之中正急速地思考着另一件事情。

      这是怎幺一回事?为什幺龙静会被自己给拖出来?徐凌此时的表情也跟龙静一样的疑惑。我的召唤兽是龙静?不可能吧!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吗?

      「普通吗?也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喔。这女孩的体内有一丝丝魔族的血统呢,真是有趣。」加尔托斯颇有兴趣的说。

      魔族?在以往的现实世界中怎幺可能发生这幺奇幻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徐凌马上在心里否定了加尔托斯。

      「喂!你是徐凌吧?快点给我好好的说明啊!」还没等徐凌思考清楚,龙静错愕的表情马上恢复了冷静。

      抓着徐凌的衣领,龙静对着徐凌冷冷的说:「这里是哪里?你怎幺会变成这样?还有我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你应该会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吧。」

      正当徐凌不知道该怎幺向她解释的时候,一道带着非常不可置信的语气还有浓浓的哭音从楼梯口处传了出来……

      「赛维尔……那个女人是谁?」那是薙雅正在颤抖之中的声音。

      在这以前从未发现的地下密室之中,薙雅看到了自己的丈夫竟然是被一个不认识的女人给推倒了。而且他们的手居然还彷彿不自觉似的紧紧相握着,无论怎幺看都像是外遇现场被自己给抓包。难道这个女人就是自己丈夫变得奇怪的原因吗?

      徐凌与龙静同时将视线转向了刚刚从楼梯上下来的薙雅。这一瞬间,在这一片空间之内突然出现一种诡异到极点的感觉。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相见之后,在这一片空间之内好像瞬间冻结住了。

      「……徐凌,她是谁?」龙静看向了薙雅,心中对着薙雅竟然是出现了一种莫名的不协调感。

      那个女人竟然是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这一股不协调感的感受越来越强烈,龙静觉得自己的存在似乎受到了威胁,心中竟是对薙雅冒出了强烈的杀意。

      不仅仅是龙静,连薙雅也拥有相同的感觉。对于薙雅来说,虽然抓到外遇现场让自己痛彻心扉,可是在看到那外遇对象竟然有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此时薙雅的心中只有浓浓的恐惧与害怕!

      薙雅觉得……再不做点什幺的话,自己好像就要被杀掉了!

      徐凌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两名女性的诡异情绪。他只觉得在使用完这个召唤魔法之后,全身上下包夸意识都感受无比的疲惫。此刻的徐凌只想放纵自己昏迷过去……

      事情好像变的更麻烦了。好累啊……先睡一下好了。有什幺事情明天再说吧……

      连续使用两个魔法阵让徐凌的精神已经疲惫到了极点。而龙静与薙雅突然的出现还有许多难以解释的问题,就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徐凌直接昏迷了过去。

      接着,龙静从昏迷的徐凌上方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向了一脸害怕的薙雅……

      两个平行世界的人无法在同一个世界相遇。假使真的发生了,那就是开始争夺彼此的存在。藉由自己的手将对方的存在给终结掉,也就是杀了对方!这就是这宇宙的自然法则。

      「哎呀哎呀……这下子可真是麻烦了,看来不处理一下不行了呢。」

      一道男子的声音在这地下室响了起来,不过却完全没有任何人听到这道声音。要是徐凌有听到这一道声音的话他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让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神」!

  • 名称:不成问题的问题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