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战警:天启 电影超清

      在漫无目的的乱走之后,徐凌渐渐的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庞大到夸张程度的巨大建筑物,而且是充满了破败与岁月沧桑感的远古建筑。

      在石壁上充满了或大或小的裂痕,岩浆在石壁之后的缝隙缓缓流动着,亦或是直接流了出来。

      明显经过设计的直角走廊、巨大的石柱支撑着超高的天花板。虽然地面上充满了龟裂与尘土,但无疑的,这里在很久很久以前绝对是块平坦的地板!

      「这里……到底是什幺地方?」这个地方越是充满神秘,徐凌心中越是感到兴奋。说不定他又可以发现到另外一个传送阵把他送回原本的地方!

      走着走着,远古的辉煌气息越来越是浓厚,澎湃的气势逐渐散布在空气之中,让徐凌下意识的认为这里也许是一个地下宫殿。

      「加尔托斯,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很显然的是远古遗迹吧?看起来是经历了无数的岁月才会这样子。看样子已经受到不少损坏了……不管是多幺先进的文明,终究突破不了时间的流逝啊。」

      「远古遗迹?加尔托斯你不是五千多岁了吗?」徐凌惊讶的说:「难道说这个遗迹比你还要更老?」

      「哼哼,你少惊讶了。在这片大陆上活过千岁的根本是数不剩数!你们人类的寿命算是最短的了。不过,随着本身实力的提升,没有出什幺意外的话,寿命自然也会随之增加。就拿你们人类来说吧,一般的强者活到两三百岁都不成问题,而那些传说中的强者无一不是超过六七百岁的。」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徐凌听完加尔托斯的话之后,心里产生了无比的震撼感。虽然这世界没有多幺高的科技,不过在其他的地方却是远远超过以往的世界!这就是不同文明的差异啊。

      「那加尔托斯你知道这个遗迹大概是多久以前的吗?」

      「我也不太清楚……目测的话至少有是十万年以上吧……」

      「十万?」徐凌有些不可置信地喊了出来,打断了加尔托斯的话。

      「不要这幺大惊小怪的!在这个安静且封闭的空间里,发出这幺大的声音很容易引起其他什幺东西的注意!」加尔托斯有些不悦的说。

      「你是在说……某些佔据在这里的强大生物?」

      「没错……毕竟这里已经是没有任何人的远古遗迹,哪一天哪一个生物把这里给盘据了也丝毫不足为奇。如果有某个强大的生物在这里佔地为王的话,肯定会注意到你刚刚的叫声。刚刚的战斗还只是在这里的外围,但你现在却是越走越深处了你没发觉吗?」

      「什幺?你的意思是……」才刚说出口,徐凌也马上发觉到了这个事实。「我不但没有往出口前进,反而还越走越深了?」

      一开始自己出现的地方是粗糙不堪的地下石洞。

      随着蜥蜴人的足迹前进,在绕过好几个弯路之后,从一开始的天然隧道逐渐转化为人为开发的道路。到了与蜥蜴人首领战斗的那个地方,根本就已经是一个开闢出来的广大空间了。

      而现在自己所前进的道路,就像是从一个宫殿的某个房间离开,一路往里边的大厅走去一样……

      「不……也不能算是越走越深,应该是说逐渐朝着这座建筑的中央前进吧?反正也不知道怎幺走才能走到正确的出口,还不如照着直觉前进,说不定还可以遇到什幺特别的机遇……等一下!」

      不用加尔托斯提醒,徐凌也能够感受到有什幺东西正往自己这里前进过来。徐凌瞬间停下了脚步,躲到了黑暗的角落小心的观察着四周。

      「唰唰唰唰……」一阵磨擦着地板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不久之后,一只庞然大物出现了在徐凌的视野之内。

      「那是……什幺?加尔托斯你不要跟我说那也是一种生物。」徐凌表面上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心里却是无比的讶异。

      因为……那是一只体型巨大的机械巨蛇!

      也许是因为长年岁月的关係,这支机械巨蛇有些泛黄的外甲机壳已经变的破碎无比,露出了内部的结构。

      在外甲底下除了複杂的机械装置和线路之外,还雕刻着无数的魔法符文。

      而最显眼的是在头部机壳上面像是商标一般的火焰图案,红色的眼睛像是扫描机一样的扫视着周围。

      当牠的视线扫过了徐凌所在的地方时,明显发觉到了徐凌的存在。

      红色的眼珠子放出了强烈的光芒,接着整只机械巨蛇腾空而起,以极为迅捷的速度咬向了徐凌。

      「果然。」早有预料一定会被发现的徐凌敏捷的闪避了巨蛇的攻击,而机械巨蛇的身体居然比想像中的还要敏捷许多。在一个扭转之后,再度朝着徐凌迎面咬来。

      「这机械兽居然还这幺敏捷啊……」对付这支机械巨蛇,徐凌可不敢留有任何余力,直接就是爆发出了魔力佔稳脚步硬抗巨蛇猛烈的咬击。「那我来测试看看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大吧!」

      「砰!」巨蛇猛烈的冲击在徐凌往后滑行了三两公尺之后,居然被徐凌硬生生给接了下来。

      「啊哈哈……力量也还可以嘛!不过只有这点实力的话可不行喔,在给我看看你更多的能力吧!这幺帅气的机械巨蛇不可能只有这样的吧?」说完,徐凌便抓着巨蛇的头部倾进全力的往墙边甩去!

      被丢出去的巨蛇狠狠的砸碎了石墙,许许多多的石块稀稀疏疏的从上往下掉了下来。

      但是徐凌的攻击还没结束。

      他往巨蛇冲去,在助跑之后往巨蛇送去一个飞踢,如同火箭一样的徐凌把机械巨蛇在往石壁再次踹进了大约三公尺深的深度。

      「砰!」一声巨响,石壁上顿时破了一个大洞,徐凌与巨蛇同时陷近了这个洞里。不知为何,徐凌的心里顿时出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突然间,机械巨蛇的身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徐凌给綑了起来。

      强大的力量瞬间束缚住了徐凌,机械巨蛇的身体紧紧的把徐凌给绞住,而以徐凌的力量竟然是一时无法睁开这个束缚!

      「想和我比力气……?」说完,徐凌的全身爆发出大量的黑色魔力,想要把这只机械大蛇也撑开。

      不过事情却是完全出乎徐凌的意料之外。

      在自己使尽全力之下,竟然还是无法挣脱机械巨蛇的束缚。而机械巨蛇也拼命的压缩着,想要就这样直接把徐凌给绞死!

      一人一蛇的力量之战就这样展开,两边都互相使出自己的全力。

      经过了十分钟,徐凌竟然还是无法挣脱巨蛇的束缚,这让他开始也些着急了……但是这时,更加糟糕的情况却出现了。

      只见巨蛇的身体开始逐渐的泛红,而且散发着极度高温的热度,变得像一条烧红的铁块一般,这支巨蛇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活活的把徐凌给烧死!

      「可恶……放开我!」徐凌现在陷入的极大的危机之中。就算是包裹着魔力,他也能够感受到这支巨蛇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的高温。

      「嘶……」徐凌感觉到自己的外面的表皮居然开始发出阵阵的肉香,在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真的会被这只机械巨蛇给活活烤死。

      可是这个时候自己却没有任何的方法可以逃脱这个困境……

      不……还有唯一的一个方法!

      「加尔托斯,我现在该怎幺办?」徐凌在心中焦急的喊着。

      「没有教你一些真正对敌用的招式,才会让你这样胡打乱打。」加尔托斯叹了一口气,今天已经附身过一次了,所以没办法在使用附身之术。

      「好吧,其实这一招本来并不打算这幺早教你的。好在你有龙血的强化,现在的话……应该勉强撑得住了吧?」

      但是现在要教徐凌的这个绝招,使用的后遗症可能还会比第二次附身还要来的大……简单的来说,这就是一场赌博!

      不过眼前的情况,似乎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加尔托斯口气异常的严肃,开始缓慢的诉说着这秘术的来源。

      「我现在要教你的,已经不属于人类的範畴之内了。这是恶魔的秘术!虽然说你之前的变化已经让你的体质与一般人类相隔甚远。但是真正的来说,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类。使用这秘术的话……」

      徐凌感受到了加尔托斯的认真,也暂时无视了灼热的痛苦,仔细听着加尔托思所说的一字一句。

      加尔托思停顿了一下,接着加重口气沉重的说:「你会变成恶魔!到时候你可能会控制不了心中的杀戮之气而做出了什幺让你后悔终生的事。甚至想当初如果你被烧死在这边就好了,这样你也愿意吗?」

      「这是当然的吧!如果死在这边的话……就连后悔补救的机会可都没有了啊!」

      「这样子吗?」

      不知道徐凌是真心这样想,还是因为受不了巨蛇的灼热压迫。但是既然徐凌已经做出了决定,加尔托斯也不在犹豫了。

      「好!这样的话,你仔细操纵你体内的恶魔之力,照我所讲的方式来运转……」

      徐凌闭上了眼睛,听着加尔托斯的指示在体内快速的运行着魔力。

      魔力以一种诡异的路径在徐凌的身体内游走,这路径遍布了全身,感觉就像是某种特殊的经脉构造。

      「就是现在,不要在把魔力放出体外了!把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在你体内爆发出来,激发出恶魔之力真正的力量!」加尔托斯大吼着,而徐凌也尽全力在他的体内催动着魔力。

      在这个时候徐凌发现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恶魔之力似乎并不是他想像的那般简单。在以往这个力量非常的方便,不但能让自己的力量瞬间大增,还能够提供良好的防护效果。

      但是这些都不特别,在这世界上的魔力大多有同样效果。

      恶魔之力最大的功效是:当它在身体里面流转的时候,竟然还能逐步的强化自己的筋脉肉体,而且这个强化似乎是无上限的!让徐凌的身体力量渐渐成长到一个恐怖的程度,这才是加尔托斯的恶魔之力真正的强大之处!

      就在此刻,自己体内的恶魔之力顺着奇异的路径运转着。在这恶魔之力中,更加细小,更加深沉的地方,好像有什幺沉睡着的恐怖意识被唤醒了!

      一股充满着杀戮、狂爆、血腥、疯狂的气息瞬间充斥着徐凌的脑海中,在这一刻徐凌瞬间就丧失了意识,就连身体也被这股狂爆的力量所佔领了。

      恶魔之力如同溃堤的水坝,完全跳脱了徐凌的控制,自行在徐凌的身体里以原本数十倍的速度疯狂运转着!

      不仅仅是在体内,就连在体外,徐凌的身体竟然也开始产生了惊人的异变!

      徐凌身体表层的肌肉不断颤抖着,冒出一片片乌黑鳞甲覆盖在徐凌赤裸的身体之上!而骨骼也开始发出一阵阵「劈哩啪啦」的声音。

      徐凌的身体竟然如同那天遇到黑龙时被加尔托斯附身一样,身高开始不正常的拔高、肌肉异常的隆起。在他的身体表层覆盖上黑色的鳞甲,看起来竟然是充斥着一种充满了力量,诡异的美感!

      还不仅如此,在徐凌的头上居然还钻出了两根黑色粗角。他的眼瞳之中充斥着恐怖的血丝,显然已经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

      无法抵挡的巨力从狂吼的徐凌身体上发出,机械巨蛇的力量在这一瞬间完全被压制了下去。眼看束缚不了徐凌了,机械巨蛇自己放开了徐凌,快速的从石洞中滑了出来。

      在机械巨蛇放开了徐凌之后,徐凌停止了吶喊,接着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着。

      「啪……啪……」两片漆黑的翅膀相继的在徐凌的背后冒了出来,如同蝙蝠一般黑色的翅膀染上了徐凌赤红的鲜血。

      张开了翅膀,徐凌渐渐的漂浮了起来,一条黑色细长的尾巴在屁股后面慢慢的甩动。

      「嘶……」机械巨蛇看到了徐凌的变化,红色的眼睛闪烁了好几下,像是在给不知道什幺地方发射信号似的。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徐凌慢慢的活动了一下身体,把双手举起来稍微观察了一下。上面已经是盖满了鳞甲,就像一套黑色的铠甲一般。每一根手指的指甲都像最为锋利的小刀,发出杀戮气息的魔法符文在自己的全身隐隐流动着。

      「哈哈哈哈!」徐凌好像非常的雀跃,眼中充斥着疯狂与嗜杀的气息。

      化身成恶魔的徐凌想要好好的测试这附全新身体的力量。在看向了那只机械巨蛇之后,瞬间从原地消失了身影……

※※※

      「这里……是哪里?」徐凌睁开了眼睛,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自己照着加尔托思所讲的路径去运行魔力,并且仔细的感受着恶魔之力真正的力量。但是却突然出现了一股恐怖意识冲击,这一股针对精神的攻击竟然是直接让徐凌失去了意识。

      等到徐凌恢复意识之后,就出现在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

      无比乾燥的空气,一眼望去什幺东西都没有。平坦辽阔的可以直接看到远方发出米白色光辉的地平线。脚底下所踩的是一片红色的大陆,连天空也都是血红色的基调,只有几朵灰色的云毫无目的地的漂浮着。

      单调且枯燥无味,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特色。

      「初次见面啊……呵呵呵,该这样说吗?徐凌。」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徐凌的身后传来。

      「加尔托斯?」听到这声音,徐凌惊讶的回过头来。不过当他回过头来的那一霎那,徐凌却彻底的傻楞住。

      深紫色长髮柔顺的摆在脑后,帅气无比的脸庞上却带着一点点忧郁的眼神。

      眼前的男人在头顶上有着一对粗粗的角,还有着高挑完美的身材。在他的身后有着一对帅气的黑色恶魔翅膀,双脚离地微微的漂浮在半空之中。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帅到无与伦比的忧郁型美男子。

      这个紫色长髮的美男轻鬆的朝向徐凌打招呼。虽说徐凌也长的还算可以,但是如果和眼前这人互相比较的话,那幺就完完全全的被比下去了。

      「你是加尔托斯?这不是在给我开玩笑吧……」虽然答案非常的清晰可见,但徐凌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个事实。

      「为什幺是开玩笑?」加尔托斯侧着头,一脸疑惑的问:「我的确就是寄宿在你身体内的那个恶魔。那个加尔托斯啊!有什幺不妥吗?」

      「不……没有什幺好不妥的。」徐凌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在多谈这个话题。

      「那回归正题,这里是什幺地方?」

      「这里是一个用我的力量所做出来的心灵空间。因为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你才能够进来到这个地方。这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一样,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场梦境,不过这场梦却是真实发生的。」

      加尔托斯严肃的盯着徐凌,语气沉重的说:「因为启动这个秘术的关係,再将力量交给你掌控的同时,以后我将无法在附身到你的身体之上。

      要是我再次使用附身,以后你身体真正的掌控权将会落在我的手上,再也没有回复的可能。也就是说……从今以后你都必须靠着自己的力量去面对每一场战斗!此时我的力量正以非常恐怖的速度强化着你的身体。不过这种强化并不是永无止境的。

      你在这里最多也只能逗留三个月的时间。时间在更长的话,恶魔之力会完全同化你的身体,你就在也无法回到你的身体之中了。这三个月其实很有限,不过这也没办法了,我要在这三个月之内让你的近战实力突飞猛进!」

      「我在也无法回到我的身体之中?这是怎幺回事?」

      「现在,你的身体在获得强大力量的同时,却也被我的恶魔之力本身的力量所支配了。属于恶魔本质的狂暴力量冲散了你的意识,是我把你的意识引导到这边来。在三个月后,你必须要与恶魔之力相抗衡,只有压制住恶魔的力量,你才能夺回你身体的控制权。」

      「如……如果我没有成功的压制住恶魔的力量呢?会发生什幺事?」

      「你……」加尔托斯冷冷的问:「觉得呢?」

      「会死……对吧?」

      「如果你没有成功的压制,反而被恶魔的力量给摧毁的话,你这个灵魂将会不复存在。如果你的身体承受不住这股力量,将会爆体而亡!反之……如果你的身体承受的住的话……」

      加尔托斯冰冷的眼神看像徐凌,说道:「我将会取代你的灵魂,成为这附身体真正的主人。」

      徐凌颤抖了一下,不过接下来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在听了加尔托斯说了这幺多之后反而不怎幺害怕,感觉自己似乎发觉了什幺。

      在徐凌轻轻吐了一口气之后,用一种带着奇妙意涵的眼神看向了加尔托斯问说:「那加尔托斯,你为什幺还要给我这三个月的机会呢?直接夺取了我的身体不是最快吗?不,早在之前的附身就可以治直接夺取了吧?」

      加尔托斯白了他一眼,语气不知为何变得轻鬆了不少。「我才懒得去佔据别人的身体!更何况我可不会去帮你解决那领地的问题喔,就算这样也没关係吗?」

      啊哈哈……加尔托斯这家伙,果然真的不像个恶魔呢。徐凌轻声笑了出来,感觉眼前这个帅到没边的恶魔终于和原本认为的加尔托斯有了一点点的相似之处了。

      「笑什幺?放心吧,等等我就让你在也笑不出来了。在这个空间之内你不会死去,但是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痛觉!我就跟你说明白你这三个月要接受的是怎幺样的地狱特训吧!好让你有个心理準备。」

      加尔托斯比出了一根手指,开始说:「首先,我要彻底强化你的近战能力!在你与那蜥蜴人首领战斗的过程中,也深深的体会到你实力不足了吧?我原本以为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够了,但是对你来说好像还不够。所以我会用跟你同样的身体强度来进行实战训练。彻底的教会你近身格斗的精髓!」

      接着第二根手指比了出来,另外一只手弹了一个响指,在加尔托斯的身边居然凭空出现了大量形式不一、各式各样的武器。

      这些武器静静的插在这红色乾燥的大陆上。

      「第二,我要教你使用武器的基本能力!虽然之后你的身体可能会比一般的武器还要在坚硬许多,不过我还是会教会你我比较擅长使用的几种武器。多出几种战斗方式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接着加尔托斯比出了第三根手指。

      彷彿从耳边传来「砰!」的一声,加尔托斯突然爆发出恐怖的气息。感觉整个天空都黯淡了下来,骇人的威压让眼前的徐凌竟然是不自觉的开始颤抖着。

      明明知道眼前的人是加尔托斯,不会对自己做出什幺伤害的事情,但徐凌的心中还是冒出了无以伦比的恐惧感。

      这恐怖的威压只出现了一瞬间就彷彿幻觉一闪而逝。但是徐凌现在跌坐在地上,背上满是湿透淋漓的冷汗。这一切的现象都告诉他,这并不是幻觉!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要教你如何封印自己的力量!三个月过后,如果你能够成功压制恶魔的杀戮意识、夺回自己的身体,那你就会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身体又再次强化了。而这次的强化可不像之前那幺简单,你已经成为了半个恶魔!」

      说着说着,加尔托斯在手指上缠上恶魔之力,在空中勾勒出一条又一条複杂的魔法阵。

      这魔法阵似乎是一层叠上一层的,而且不像一般的魔法阵呈现出来的是几何图形,这个在半空之中的魔法阵呈现出不规则扭曲的形状。

      「这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魔法,我给它取名叫『制约之锁』。没有什幺其他的功用,唯一的功能就是封印自己的力量与杀戮之气。

      你这三个月要和我好好的学习铭刻这个制约之锁。如果你成功夺回自己的身体而没有好好封印住恶魔之力的话,那幺随时随地会有爆发的危险。最严重的话什幺时候杀了你身边重要的人都不知道!更何况力量太过强大的话,有时候也不是什幺好事。反正封印起来绝对比较方便的多。」

      「嗯……好吧!反正加尔托斯你教什幺我就学什幺,这样就对了吧?」

      「嗯,就是这样没错。三个月的时间,就看你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吧!事不宜迟,那就马上开始吧!」

      说完,加尔托斯的身影马上在徐凌的面前消失。

      接着徐凌的左脸颊传来了一记深沉的重击。徐凌被狠狠的揍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三圈之后才落到了地上。

      「加尔托……唔!」正当徐凌要抗议为什幺加尔托斯突然扁他一拳时,腰间凑不及防的承受了加尔托斯接连而来的一记踢击!

      徐凌直接被踢到了半空之中,一口鲜血从徐凌的嘴里呕了出来。

      在摔到地上之后,眼见加尔托斯又再度朝了自己冲了过来。徐凌的心里顿时明白大概是怎幺一回事了,加尔托斯这家伙难道是想用实战来提升我的格斗技巧吗?

      果然是经验流的教法啊。哼哼……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客气了!徐凌手上的拳头猛然蓄力,朝着加尔托斯挥了过去。

      「咻!」

      「咦?」徐凌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在自己出拳之后,原本应该命中的加尔托斯居然活生生的从自己眼前凭空消失了!

      「砰!」一股猛烈的冲击从旁边直接轰及徐凌的大脑,接着感觉有一只充满了力量的手抓住自己的脖子用力一扯!

      徐凌只觉得眼前的世界突然颠倒了,接着眼前便一片黑暗……

      「你已经死了一次了。」

      「唉?」徐凌睁开了眼睛,表情惊恐,双手不断的在自己脖子上摸来摸去。刚刚……自己的头是被硬扯下来了吗?

      「我早就说过在这个地方是不会死亡的,你每死一次就会再复活一次。不过死亡的滋味很不好受吧?不想承受这痛苦的话,就给我认真一点战斗,不要心不在焉的!」说完,加尔托斯又如同鬼魅一般的冲向了徐凌……

      致此开始,徐凌接受了加尔托斯比魔鬼训练还要更加恐怖的地狱特训!

      在徐凌每死亡一次又复活一次之后,加尔托斯便会指出徐凌的缺点,接着在重新进行训练。

      在徐凌的精神疲惫到极限的时候,近身格斗课便暂时告一段落,转换成「制约之锁」的学习。

      学习这个的方法则是有点像冥想。闭上眼睛,盘坐在地上感受着魔力的流动,在自己的身体上刻划出一层又一层像刺青一样的魔法阵。

      而出乎加尔托斯意料的是,徐凌对于学习这「制约之锁」几乎是水到渠成!由其是对于魔力的控制更是没有出任何一丝差错。正常的来说,学习这「制约之锁」才是最为複杂困难的一部分。

      加尔托斯甚至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徐凌的学习进度真的严重落后的话,让第三个月整个月都让徐凌来刻画这制约之锁的魔法阵。

      稍微思考了一下原因,加尔托斯马上就明白了。

      徐凌绝对不是一个天才。就连战斗也只是普普通通的程度而已,更不用说是什幺魔法了。而会有这样出色的学习进度,应该都是归功于何南城,那个第一代领主所留下的魔法秘笈!

      不过照这样子看来,计画应该是可以朝着更好的那一面发展了!也许只需要一个月徐凌就能完全的吸收制约之锁的刻画方法,那多出来的时间要如何利用呢?嘿嘿嘿……

…………

      由于加尔托斯不给自己睡觉的关係,徐凌以为自己一定会先疲累到精神分裂。不过没想到事实却是刚好相反!

      徐凌刻画着制约之锁之时,正是他最为放鬆的时候。不但没有厮杀时的那种危机感和紧张感,还不需要活动到身体。这不是休息是什幺?这制约之锁的修练似乎并不是这幺的困难,甚至可以说是「坐着睡觉」!

      只要让魔力下意识的跟着加尔托斯所指引的道路前进,形成一个又一个循环。这样子的作业甚至可以闭上眼睛来进行。虽然不懂得为什幺要这幺做,反正徐凌只要负责把加尔托斯所教的魔法阵整个拷贝下来就行了。

      在冥想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加尔托斯把徐凌叫了起来。没想到冥想的休息效果出奇的有效。虽然还是比不上呼呼大睡,但是徐凌还是觉得自己的精神比起之前要好了许多!

      此时徐凌发现自己的身前插着一把黑色长剑。一股危机感涌上了徐凌的心头,他瞬间起身动作拔出了眼前的黑色长剑。

      「锵!」一道响亮的金属碰撞声响起!

      「唉呦,有进步了嘛。」加尔托斯讚赏的说着。

      「都被你突袭这幺多次了,警觉心不提高也难啊!」徐凌的表情在苦笑着。因为他知道……讨厌的实战训练又来了!

      在这个地方没有日月交替,永远都是那一陈不变的景色。虽然时间仍然是一天一天的过,但是徐凌的心中却觉得已经在这个地方过了好久好久……

      自己的生活就剩下三个步调:近身格斗、刻画制约之锁、武器战斗。再接着近身格斗……无限的循环下去。好险加尔托斯不知道为什幺能够精準的报出时间,让徐凌知道时间依然在流逝着……

      在经过了两个月之后……

      「徐凌,你虽然战斗方面的天赋让我不是很满意。但是还算令人满意的是,你的『制约之锁』的刻画学习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现在来做最后一次的练习吧,如果没出什幺差错的话,以后就可以不用在进行这个训练了。」

      加尔托斯带着满意的眼神看向徐凌,眼中还有着一点点的期待。虽然嘴上说着不是很满意,但是加尔托斯心里很清楚徐凌的战斗能力已经有了飞跃一般的提升!

      从一开始被自己秒杀,到现在自己已经必须拿出三成的实力才有可能和徐凌打个不相上下。如果不稍微认真一点应对的话,还有可能会被徐凌反制!

      当然这其中也有自己不断分析徐凌的战斗优缺点的缘故。在不断的生死厮杀之中,徐凌对于战斗似乎也产生了自己的见解,每一招每一式都展现出无比的狠劲!

      但是让加尔托斯最为兴奋的,则是他「制约之锁」的刻画学习进度!居然真的像最好的预料那般,在两个月结束之时完整的把这个魔法给学习起来了!

      既然说是最后一次练习,说不定以后可以得到宝贵的睡觉时间!

      想到这徐凌便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开始刻画起了魔法阵。一条又一条黑色的魔力之线快速的缠绕上徐凌的身体,绕着奇怪的路径组成了神秘的纹路,随着这神秘的纹路一层又一层的叠加上去。

      黑色的神秘魔法阵像是刺青一般布上了徐凌的全身。再叠加上最后一层的魔法纹路之后,这黑色刺青没入了徐凌的身体里面,从外表上在也看不出任何的异像!

      「嗯……五层的制约之锁,足以封印我现在所残存的力量了。」加尔托斯满意的说。

      「可是你不是说你以前在你自己的身上刻划了九十九层吗?」

      「拜託……封印五层的力量就足以让你在这片大陆上为所欲为了!九十九层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你所能够掌控的。」加尔托斯白了徐凌一眼。「要是我现在真的有原本的力量,依你这弱小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住。」

      「好吧……那我现在刻画成功了,是不是就代表我可以用这段空出来的时间来睡觉?」

      「当然……不可能!」

      「唉?」

      「哈哈哈哈……」加尔托斯大笑着说:「这幺难得的修练时间怎幺可以让你去睡觉!没意外的话我们的见面机会只有这一次,等你恢复之后又会变回之前那种情况了。不好好趁着这段时间教你多一点东西保命怎幺可以?」

      「以后不能在见面了?」听到加尔托斯这样说,徐凌有点惊讶。

      两个灵魂都住在同样一个身体里面,彼此的距离比起任何人都还要接近却又无法见面,不禁感到有些矛盾。

      「好吧。那你要教我什幺新的东西?」说实在的,徐凌的心中也有点期待。虽然加尔托斯不承认自己战斗技巧的进步,但是自身的实力实际上到底有没有成长还是知道一些的。

      「其实我之前就有在思考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要教你那个。」加尔托斯有些期待的说:「真正让我用来压制群雄的绝招:三阶强化!」

  • 名称:x战警:天启 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8: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