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然处之超清

      先是一阵恐怖的晕眩感袭来,头昏眼花之后又感受到一股失重感,接着「砰」的一声,徐凌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这里……是哪里?」徐凌站了起来之后,拍了拍自己的屁股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脚下的岩石是烧烫的,恐怖的热气围绕着徐凌。既闷热又潮湿的空间让徐凌马上飙出不少汗水,在黑色的岩壁之中可以隐隐看见有红黄色的岩浆再缓慢活动着。

      这里似乎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地下坑道,虽然只有岩浆所发出的微弱红光,但以徐凌的眼力已经足够让他看清楚这个地方了。

      此时他全身冒汗,但却不是因为此地的温度,因为他留的汗是冷汗。徐凌的表情错愕,彷彿非常不敢置信的样子,因为他发现了一件最严重的事情……

      「那个魔法阵呢?魔法阵呢?魔法阵呢!没有魔法阵我该怎幺回去?」徐凌不断的在地面上,墙上,和天花板上寻找着,可是无论他怎幺寻找就是找不到任何像是传送魔法阵的东西。

      「小子,别着急……」

      「你要我怎幺别着急!我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你说过那个魔法阵是远端传送的吧?如果来不及回去的话,领地的那些人不是全都死定了吗?薙雅、莉娜、龙静、老康、娜菈婆婆他们怎幺办?他们会被……他们会被……」

      「所以才说叫你冷静点啊!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再这里发疯,而是要先找出这里是哪里,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领地啊。」

      「没错……没错……我已经没有时间再这里自乱阵脚了……」接着徐凌马上往这地下坑道唯一的道路猛冲而去。

      一定要来的及……一定要来的及!徐凌在心中不断的祈祷着。此时在冲刺的途中,徐凌完全失去了保持冷静的心情。  

      但是这坑道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无论徐凌怎幺跑,眼前的景象彷彿永远不会改变。

      「喂!小子你等一下。」

      「你叫我怎幺等?如果不赶快出去这个该死的隧道……」

      「所以我才叫你等一下啊,混帐东西!这里刚刚已经走过了!」

      「什幺?」一路狂奔的徐凌终于停下脚步仔细看自己的周围,这里仍然处于黑暗的矿坑之中。

      「依我的判断,这里应该是一处地下迷宫。你这样一路茫然的跑,永远也走不出这里。」与徐凌的焦急相反,加尔托斯冷静的说:「而且,那些残存的蜥蜴人应该也是来过了这里没错。」

      「怎幺说?」

      「因为没有猛兽,除非是真的非常严峻的地带才会导致没有生物存在。而这里还远远不够严峻却没有任何的生物,唯一的解释就是被那群蜥蜴人给清理掉了。」

      「那个都不重要!重点是我要怎幺离开这里?」蜥蜴人什幺的都不重要了,现在的徐凌只想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

      由于担心在时限之内回不去,徐凌的头脑已经几乎快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想要走出迷宫需要冷静的智慧,如果是一般的情况下来挺麻烦,不过好再现在有更方便的方法。」加尔托斯语气沉稳地说:「我想这里在近期之内,除了那些蜥蜴人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外来生物来过这里。你先冷静下来寻找那些蜥蜴人的蹤迹,找到的话再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就好了。」

      徐凌说着,尝试让自己昏热的头脑冷静下来。自己一定要赶快回到领地!「嗯……谢啦……加尔托斯,不然我可能永远都走不出去了……从现在开始我会冷静下来。为了赶快回去!」

      徐凌不知道,加尔托斯还有一个秘密没有告诉他……其实要从这里赶回领地,已徐凌的能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因为这里布满岩浆,而岩浆就是跨入了「红色山脉」的象徵!

      从黄色山脉到红色山脉,那可是几万公里的距离!

※※※

      原本冷静下来的心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变得焦躁。眼前丝毫不变的景色让徐凌心里的躁动越来越压制不住。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四天……在第七天的时候,徐凌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嗄吱吱吱!」

      「吱嗄嗄吱嗄嗄嗄!」

      在一个弯道之处,徐凌潜伏在岩壁的后面不发出一点声响。

      但徐凌的心脏兴奋的狂跳着,脸上的表情是隐藏不住的雀跃。七天了!在不断左拐右绕的过程中,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追上了蜥蜴人的脚步!

      在岩壁的另一侧有八只蜥蜴人,他们正拿着长枪在与一只体型硕大的怪物战斗。

      这只怪物以四只脚着地行走,有一条长长的尾巴与一个浑圆的头部。最为特别的是在牠身上覆盖着一块又一块的岩石,就像是牠的邻甲似的。

      那些岩石并不是紧密相连的。在岩石的相连处有着许多的空隙,在这空隙之中居然是发出了类似岩浆的红光。

      「这叫作火石兽,是在这种岩浆地区所产生的猛兽。外头覆盖着一层岩石,而内在包覆着岩浆,在身体最核心的部位才有着牠真正的肉体。无法生活在离岩浆太过遥远的地方,拥有强大的物理力量与喷发岩浆的能力。」

      加尔托斯彷彿一个学识渊博的博士一般,为徐凌介绍了这火石兽的种种特色。

      在加尔托斯为徐凌讲解的同时,徐凌也细心的观察着蜥蜴人们是怎幺与这只火石兽战斗。

      火石兽的体积比蜥蜴人还要大的许多,而且还可以从嘴巴中喷出岩浆球来。巨大的尾巴甩动会造成超大範围的攻击面积,看起光凭眼前的这些蜥蜴人好像难以对付。

      不过实际上,这些蜥蜴人对于怎幺与火石兽战斗好像已经很有心得了。他们排列好整齐的阵形,并不用长枪直接刺进火石兽的身体里,而是不断的破坏掉火石兽身上的石块。

      每当破坏掉一个石块,火石兽身上的岩浆便会从这空隙中加速的流出。

      渐渐的,满地都变成了火石兽所留出的岩浆,而这只火石兽已经变成了萎靡不振的样子了。蜥蜴人小心的踏着未被岩浆所覆盖的地面,在这时终于把长枪插进了火石兽的本体之中。

      火石兽的本体是一只浑体光滑,没有任何毛髮的深棕色猛兽。

      在长枪插进本体后没有任何的血液留出。但是徐凌能看到火石兽的眼睛失去了原有的光芒,这只火石兽显然已经丧失了牠的性命了。

      接着那群蜥蜴人合力把火石兽给抬了回去,徐凌自然也跟随在后。

      在隐密的跟蹤一段时间后,蜥蜴人部队与徐凌终于走到了牠们的大本营。

      这里似乎不是天然的地下坑道,而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的地下殿堂。这个地下殿堂有着非常空旷的大空间,一丝丝的岩浆缓缓从岩壁上留下来。

      躲在石柱后面,看到蜥蜴人迅速的处理着火石兽的尸体,许许多多的蜥蜴人也在各自谈话着。这些蜥蜴人的领袖自然就是那个首领,此时的首领身上看起来仍是充满了烧伤的痕迹,巨大石刀就放在自己的身边。

      「加尔托斯,能推测出牠们再说什幺内容吗?」

      「呃……」

      「怎幺了?加尔托斯?」

      「牠们在谈论着是否该返回原先的部落,还是另寻新据点。」加尔托斯似乎有些心虚的说。

      「就只有这样吗?」

      「唉……好吧。徐凌,你先不要灰心,事情可能还是有办法的!只要我们再找到类似的传送魔法阵,说不定就可以回去了。」

      「等……等等?你的意思是……」徐凌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了出来。一股绝望的心情不禁油然而生……

      「我看那蜥蜴人首领不打算再返回了,这里是红色山脉的边缘,离原本的部落太过遥远了。如果要回去有可能会折损大量族人,现在的蜥蜴人部落已经不能在消耗了。所以再出了这个地下坑道之后,牠们会再进入黄色山脉,找一个安稳的地方重新定居下来。」

      「你说……太过遥远?那是有多遥远?」

      「大概十几万公里吧,或许几十万也说不定。」

      「什……什幺?」徐凌不敢置信的听着,身体开始不断的颤抖。虽然处在这炎热的岩浆地带,但是一股透彻的寒意却从徐凌的心中涌了出来。

      一时之间徐凌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一软靠在了旁边的岩壁上。几粒细小的石头从岩壁上掉落了下来,而敏捷的蜥蜴人竟是察觉到了这一丝微小的声音!

      「有谁在那里!」蜥蜴人们发出了一阵阵的乱叫,接着抄起各自的武器冲向了徐凌所在的地方。

      「赶不回去了……赶不回去了……龙静、薙亚、莉娜……」徐凌宛如丧失了意识,就连被蜥蜴人部队给团团包围住了也没有察觉似的。

      「嗄嗄!是这家伙!是那个人类!」所有的蜥蜴人一见到徐凌就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一般,一个个都恨不得冲上去捅个徐凌几枪。

      不过没有蜥蜴人首领的号施令,牠们也不敢随意乱动。不……正确的来说是「要动手也是首领先动手」。

      「该死的人类,没想到你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自寻死路,这次你绝对逃不掉了!」蜥蜴人首领看到徐凌之后,马上拿起了牠手边的巨大石刀。「我要好好的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愤怒的眼神好像快要喷出火焰似的,直接抡起巨大石刀朝着徐凌劈了过来。与蜥蜴人首领截然相反,陷入失神状态的徐凌却是一动也不动。

      「喂!臭小子快防御啊,如果你在这里死了还有谁能够救她们?」加尔托斯在徐凌的大脑内喊着:「你活着还有机会想办法回去,你死了的话就真的一切都没有了啊!」

      「……没错……都是你……加尔托斯……一切都是你……如果不是你叫我进那传送阵看看的话……」徐凌低声说着,对于朝着自己斩击过来的巨大石刀完全视诺无睹。

      眼看着猛烈挥击过来的巨大石刀就要把徐凌劈成两半。突然间,徐凌的左手瞬间举了起来,用手指準确的夹住了巨大石刀。

      「砰!」在接住巨大石刀的那一霎那,徐凌的身体正面承受了巨大石刀的力量,脚往地上埋进了大约三十公分的深度。

      「什……什幺?怎幺可能!」蜥蜴人首领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牠手中的巨大石刀就像是被牢牢的卡住一样,既斩不下去,但也拔不起来。

      「这个人类的力量,怎幺会变得这幺强大?」蜥蜴人首领惊惧的想着。

      徐凌抬起头来冷眼看着眼前的蜥蜴人首领。虽然表情冷静,但是在他的眼神中有着无法遏止的愤怒与疯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鬆开了巨大石刀,徐凌以如同闪电一般的速度冲到了蜥蜴人首领面前,抡起右拳便狠狠的砸向蜥蜴人首领的胸膛。

      「砰!」对徐凌的速度完全反应不及的蜥蜴人首领被打飞了五米远,猛烈的撞到石壁上后被埋了印去,而在牠胸口处还出现一个深深的拳印。

      「嗄嗄嗄嗄嗄!」看到自家首领被徐凌打飞了,周围的蜥蜴人不再只是旁观,每只蜥蜴人都拿着自己的武器往徐凌刺去。在下瞬间徐凌就被数不清的长枪给包围了。

      「可恶!你们通通都给我去死!为什幺……为什幺!」徐凌的身体爆发出了魔力,接着居然自己主动冲向了长枪阵。

      无视朝着自己刺来的长枪,徐凌靠着蛮力把一只蜥蜴人的长枪给抢夺了过来。接着徐凌拿着抢夺过来的长枪,以无法匹敌的力量横扫所有朝向自己攻击过来的蜥蜴人。

      「为什幺我会在这个地方?加尔托斯!如果不是你,我怎幺会该死的跑进那个魔法阵!明明货物都有了啊!」大吼大叫发洩着情绪的徐凌一骑当千,数十只蜥蜴人居然无法打倒体形比牠们小的多的徐凌。

      「明明领地就即将脱离那些人的魔手了啊!只要我耐心的等待的话,只要我不要去碰什幺魔法阵的话!」而发疯的徐凌却彷彿成为了一只嗜血的魔神,大肆的屠杀着这些蜥蜴人。

      「我知道……加尔托斯,一切的错都不在你……而是我自己啊!我恨我自己,为什幺!为什幺我要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去碰那个魔法阵?明明都已经知道它是传送阵了啊!明明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为什幺我会去碰那个魔法阵啊!为什幺我会放纵自己的好奇心去做这样的蠢事情?」

      在一边嘶吼一边恐怖的杀戮之下,手上的长枪很快就破损不堪了。但在徐凌手上那支长枪坏掉的那一刻,却又马上捡起另一枝长枪继续屠杀,整个地下坑道顿时充满了血腥味。

      「不要!」蜥蜴人首领崩溃的大吼。

      看着已经所剩不多的族人一一死在徐凌的手下。蜥蜴人首领猛然把自己的左手臂给硬生生扯了下来,大量的鲜血狂泻而出,把整只巨大石刀给染红了。

      瞬间,充满诡谲气息的红光布满了这整个地下殿堂。

      巨大石刀上的符文开始急速流转着,并且脱离了巨大石刀漂浮在半空之中,而且有逐渐变大的趋势。再符文旋转到徐凌看不清的速度的时候,蜥蜴人首领的身体竟然是发生了异变!

      肌肉异常的膨胀起来,蜥蜴人首领整个身体不自然的变得越来越大。

      利牙与爪子同时快速的生长出来,而牠的眼瞳变的通红,不过并不像之前那样丧失了理性,感觉反而是像换了另外一个人。

      在最后,旋转着的红色符文通通隐没入蜥蜴人首领的身体里,这异变的过程才算是结束了。

      徐凌停止了对蜥蜴人的屠杀,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快速的喘着气。

      此刻在徐凌的身上溅满了蜥蜴人的鲜血。他踩在一大堆蜥蜴人的尸体上面,丢掉了手上破败的长枪。在稍微调整一下之后,徐凌小心冷静的看着眼前明显变化的蜥蜴人首领。

      在互相盯着对方三秒中之后,彷彿双方都有了默契一般同时往对方冲去。一大一小两个拳头各自带着恐怖的风压击出并在半空之中对撞。

      在拳头接触的那一霎那伴随着恐怖的碰撞声,在两人的中间滚起一股猛烈的爆风!

      在下一刻徐凌被远远的击飞出去,快速往后飞直到他撞上了岩壁。

      「砰!」的一声巨响,徐凌整个身体被击入了岩壁之中,撞出了一个大坑,岩浆缓缓的从石壁上流到了他的身体。

      「好烫!」徐凌被岩浆烫的喊了出来。连忙运转起魔力,包覆着魔力的右手快速的把岩浆拨掉。接着徐凌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岩……岩浆?我的身体被岩浆碰到居然没事?」徐凌不可置信的看着原本被岩浆碰到的地方,肌肤居然只是有点泛红而已。而且包覆了魔力之后,那灼热的刺痛赶又更少了一分。

      「我的身体居然强化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徐凌的心中惊讶地想着,心中的愤怒因为这惊讶而稍稍趋缓了一些。

      不过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风压迎面而来。徐凌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拳头在自己眼前不断的放大。

      「砰!」在千钧一髮之际,徐凌低下身子避过了这一拳。

      但是蜥蜴人首领好像早有预料徐凌的动作似的,下一击膝盖攻击紧接而来。已经来不及闪躲的徐凌只好硬接住这次的攻击。

      「轰!」恐怖的冲击力再次把徐凌打向石壁,原本石壁上的坑又被撞大了一圈。

      现在徐凌逃离不出他身后的这个坑洞,但是眼前蜥蜴人首领的攻击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的袭来。

      无法逃脱的徐凌只能够被动的防御,承受着蜥蜴人首领的打击。

      「可恶……这样下去……不行!」徐凌一咬牙,爆发出强大的魔力蹬了出去。

      在此同时也向前刺出了拳头,想要和蜥蜴人首领以拳换拳。在经过刚刚蜥蜴人首领猛烈的打击之后,徐凌对于自己的身体能力有了新的认识。

      如果是现在的话,正面承受住蜥蜴人首领的打击应该也不致于造成致命伤害。

      徐凌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把集满魔力的拳头朝着蜥蜴人首领轰了过去!不过没想到这时蜥蜴人首领居然不跟他硬碰硬,反而是自己往后跳了开来,让徐凌的拳头挥了个空。

      「咦?」徐凌愣了一下。

      现在的他与蜥蜴人首领相隔不到两公尺的距离,却无法再持续靠近。就算自己的拳头威力再怎幺强大,无法接触到蜥蜴人的首领也无济于事。

      一股劲风从旁而来,蜥蜴人首领的扫腿狠狠的往徐凌身上打击过去。

      「轰!」徐凌就像一颗足球一般被踢飞了出去。

      正面承受住这记扫腿的徐凌重重摔落在地。受到强大力道所带来的惯性影响,徐凌在地上打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摀着自己刚刚被踢中的地方,徐凌对着地上呕出了一口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蜥蜴人首领。自己的身体明明都强化过许多了,可是面对着眼前的蜥蜴人领竟然是毫无还手之力!

      不仅自己完全碰触不到对方,而且对方的战斗方法跟以前相比也根本是迥然不同!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身体的抗打能力也是今非昔比了,否则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可恶!」徐凌站了起来,并且往蜥蜴人首领的方向冲了过去。

      在全身上下都燃起了黑色魔力,徐凌让自己的速度与力量再次提升了一大截。蜥蜴人首领冷眼看着徐凌,眼中似乎有着不解之意。接着便摆出了战斗姿势,迎向了徐凌的拳头。

      有了魔力的力量加持,徐凌有了与蜥蜴人首领相抗衡的力量,不至于再被蜥蜴人首领给打飞出去。但是在与蜥蜴人首领战斗的时候,徐凌却赶到一阵阵力不从心的无力感。

      蜥蜴人首领彷彿能够猜到徐凌的每一分动作似的。

      在徐凌做出攻击的那一瞬间,蜥蜴人首领却已经做好回避的动作了。在闪过了徐凌的全力攻击之后,接着在连续攻击他的弱点。

      纵然徐凌的速度与力量与蜥蜴人首领一样,但是战况却是完全的一面倒。

      每当徐凌挥空一拳,接连而来的恐怖攻击就会砸在自己的身上,在经过了三分钟之后,徐凌再度被轰到了石壁上,然后在无力的落地。

      「为什幺!为什幺我打不赢?」徐凌用手狠狠搥向地面,不甘的低吼着。

      「就凭你这种程度的居然把我召唤出来了?看来后辈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倒是你,以一个人类的身躯居然能挨上我这幺多拳还算是不错了。不过身为他们的守护神,我还是只好把你给杀掉。去死吧,人类。」

      当蜥蜴人首领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原本隐没入身体里的红色符文再度显现了出来。那红色符文爆发出了红色的魔力,并且充斥着蜥蜴人首领的全身。

      蜥蜴人首领的气势突然大涨,红色的魔力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彷彿从远古之地而来的磅礡力量,这股气势压的徐凌有点喘不过气来。接着蜥蜴人首领以远超之前的速度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彷彿能够毁灭一切的拳头砸向了徐凌的脑袋。

      「什……什幺?原来刚刚……牠一直都没有动用全力吗?」看着实力再度提升的蜥蜴人首领,徐凌的心里已经失去了战意。

      「呵……呵呵……领地回不去了,就连眼前的敌人也打不赢。就算逃离了这里,在这异世大陆我还能够去哪里?与其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还不如……」

      现在的他根本躲不掉眼前轰来的攻击,甚至徐凌自己也不想躲开。只要挨了这一拳,就不必回去面对那悲惨的事实。功亏一篑的自己还有颜面活在这世界上吗?

      「砰!」在下一刻,徐凌惊讶的发现蜥蜴人首领的拳头并没有如自己预期的砸到自己身上。

      而在自己的左手上缠绕着如同火焰一般的黑色魔力,稳稳的挡住了蜥蜴人首领的攻击。

      「……小子……你今天的表现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现在这样子的你跟那个和别人立下龌龊约定的赛维尔有什幺两样?」加尔托斯的话语低沉的从徐凌的嘴里说出:「就你这个样子还敢说要替他背负那个领地吗?」

      「加尔托斯……」徐凌只能在心里出声。但是即使如此,徐凌的声音听起来依然是颤抖的。

      「身为一个男人,就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做错了就要承担下来,即使怪罪于别人,已经发生的事实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后悔?那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东西!与其浪费时间去后悔,不如想着要怎幺去改变现状,挽回你的过错!」

      在一边说话的同时,黑色的魔力也慢慢的凝结成形。

      这些黑色魔力变成一个又一个的魔法符文,逐渐覆盖在徐凌肉体上面。

      在这一瞬间,徐凌爆发出恐怖的速度,切进蜥蜴人首领的身体内侧,开始进行了反攻!

      接连不断的连续攻击从徐凌身上击发出来,措手不及的蜥蜴人首领只能够被迫的防御,心里惊讶着徐凌气势的猛然改变。

      「臭小子给我清醒过来啊,你不是还要冲回去救你的女人吗?」

      「她……她们不是我的女人,而且现在……不是说那种事情的时候吧?」被加尔托斯激励之后,徐凌似乎回复了一点精神。

      「那幺现在你就好好的给我琢磨这场战斗!你现在太弱了,弱到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掌握。但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我给你力量,你就得替我实现愿望!你太弱的话可没办法实现我的愿望啊。」

      「你到底是在自言自语个什幺劲啊?」蜥蜴人首领露出了不耐的神情。

      眼前的敌人居然一边与自己战斗还能悠闲的自言自语!似乎是在瞧不起自己的样子。可是为什幺刚刚的动作像是个什幺都不懂的小孩,现在的动作却像是个身经百战的强者?

      想不清楚原因的蜥蜴人首领在站稳脚步之后停止了防守,并且开始对徐凌展开了反击。

      体型差异巨大的两人就如同一个雄壮成年男子和一个三岁小孩在对打。但是两人之间的攻防在一瞬之间展开了上百回合,徐凌竟然还有些压制住对方的感觉。

      原本徐凌沉醉在低落的心情之中。但是很快的,加尔托斯与蜥蜴人首领惊险无比的战斗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在加尔托斯与蜥蜴人首领的战斗过程中,徐凌也一点一滴的吸收着加尔托斯的格斗技巧……

      「怎幺回事?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刚才那个弱小的人类!」蜥蜴人首领被徐凌给逼的节节败退,不禁大声的说了出口。

      「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有打得这幺爽快啦。怎幺?只有你能灵魂附体?我就不行?嗯……虽然打得很过瘾,不过战斗也该告一段落了。」

      「什幺?难道你……」

      「太早解决掉你的话,这家伙可就学习不到东西啦!」徐凌带着狂傲的笑容说。

      突然,徐凌的双手抓住了蜥蜴人首领的双手。被抓住的蜥蜴人首领觉得自己被牢牢的束缚住了,自己根本挣脱不开这恐怖的力量。

      「怎……怎幺可能!这幺渺小的身体怎幺会有这幺强大的力量?」

      「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的呢!如果你是本尊来此的话说不定还真的得逃命。可惜的是,这个身体的强度可远远不够啊!」说完,徐凌往蜥蜴人首领的腹部踹了一脚过去。

      只见蜥蜴人首领如同砲弹一样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到一旁的石壁上。

      一个大洞顿时被撞了出来,许许多多的大小石块随着撞击产生了崩落,盖住了蜥蜴人首领的身体。

      徐凌慢慢的走到了这堆石堆的前面,带着绝对自信的笑容看着这堆石堆。

      就算脸一模一样,但也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徐凌与之前那被压着打的徐凌根本是判若两人。

      「砰!」宛如被炸开的无数石块朝着徐凌飞来。

      而全身趴伏在地上的蜥蜴人首领就在这堆石块后面,此时的蜥蜴人首领活生生就像一只巨形的蜥蜴。

      围绕在蜥蜴人首领身外的红色魔力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蜥蜴虚影,不……与其说是蜥蜴还不如说是鳄鱼。而这道虚影最为清晰的就是那巨大的红色獠牙。

      紧接着在石块的后面,巨大鳄鱼朝着徐凌猛扑过来,红色的狰狞大嘴彷彿要一口把徐凌给咬碎。

      「哼哼,最后绝招了吗?」徐凌笑了一声,接着黑色魔力凝聚在右手处聚集。

      在巨大蜥蜴冲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带着黑色的风暴,恐怖的气旋从徐凌的右拳上发出。黑色的魔力宛如利刃一般摩擦着空气,徐凌的右拳也随之击出。

      在红色与黑色的力量交会的那一瞬间,没有任何的僵持、马上就分出了胜负。

      黑色的爆风瞬间绞杀了红色的巨大鳄鱼虚影,紧接着便是徐凌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蜥蜴人首领的脸上。

      蜥蜴人首领在空中不断的旋转再旋转,如同被无法匹敌的强风给刮飞一般,身体不受控制的飞舞着。

      最后再次撞击到了上方的石壁,并且虚弱无力的掉了下来。

      蜥蜴人首领身上的红色魔力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但是异变却没有回复过来,牠红色的眼瞳死死的盯着徐凌。

      「你……赢了。在灵魂穿越界面阻隔的情况之下居然还可以还发挥出这幺强大的力量,不知道你的本尊是哪位?」

      「我是加尔托斯。」

      「加……加尔托斯?红土的魔王加尔托斯!」蜥蜴人首领听到了徐凌这样说,随即露出了痛苦且绝望的神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幺,不过放心吧。只要你能答应我让这些蜥蜴人不再找这个人麻烦,我自然不会对你留下的部落干出灭族的事情。」

      「什幺?」听到徐凌这样说,蜥蜴人首领反而露出了更加不敢置信的表情,不知道该怎幺回答他。

      「唉……对于败者果然不需要说这幺多啊。果然还是像一般的恶魔一样,直接宰了比较快。可惜你这一脉的沃鲁诺族,就在今天要葬送在我的手中了。」

      「不!等一下,我刚刚只是太过惊讶了,这支种族求求放过牠们一条生路吧!这可是我的后代血脉啊……就这样灭绝的话……」

      「算了算了,本来就没打算灭你的族。不过,如果还有一只蜥蜴人来找这人麻烦的话,一切可就难说了。」

      「好!我以沃鲁诺族的祖神的名义宣示,如果还有一名沃鲁诺族找这个人类的麻烦,那将不再受到我的庇护,并且永远趋逐出沃鲁诺部落!」

      「很好,那我们以后就井水在也不犯河水了!」说完之后,黑色的魔力便窜回了徐凌的身体里。

      一阵来势汹汹的虚弱感与疼痛感,让徐凌感受到自己终于是拿回了身体的掌控权。

      而对面的蜥蜴人首领也回复成的原本身体的大小,血红的眼精重新转为原本的灰褐色。

      此时的牠虚弱无力的趴在地上,看起来一动也不能动,比起徐凌的状况还要更加糟糕的样子。

      徐凌缓步走到了蜥蜴人前面在牠的面前蹲了下来,双眼与蜥蜴人首领互相凝视着。

      「干什幺?我已经收到始祖的命令了,不会在对你做出一些危害的事情。还是你想要违反约定?」蜥蜴人首领恶狠狠的说。

      「不……再次挑起战斗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好处。我是想要问你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够老实的回答我。」

      「……什幺事情?」

      「这里是哪里?有什幺离开这个地下坑道的方法?」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大致位子却是清楚的。这里是黄色山脉与红色山脉的边界处,看到这些岩浆就知道了吧?黄色山脉是不会有这些岩浆的,而红色山脉却是布满了火山的熔岩地带。

      能够在那样险恶的环境生存下来的怪物,通通都比在黄色山脉的生物有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我将带领着我的族人一边回去黄色山脉,一边寻找适合的新据点。而离开这里的路线……不好意思,我也正在探索当中,所以没办法告诉你。」

      「这样啊……那没事了,以后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了。」

      「如果你要离开这里,可以和我们一起结伴同行啊!互相帮助的话,平安离开这里不是比较快吗?」

      蜥蜴人部落现在受到了严重的二次伤害。既然答应不再互相战斗,如果有了徐凌这幺强大的战力帮忙,那部落的安全又会多了一分。

      「不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们,既然你不知道路线的话那我不如一个人行动。」说完,徐凌便转身离开了。

  • 名称:泰然处之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27: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