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电影超清

      炽热!徐凌从没感受到这幺热的温度过。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深陷在烈火……不,是岩浆之中。

      体内的血液在沸腾,肉体即将被烧成灰烬。骨头要被融化成一滩黏黏的浓稠液体,而自己的精神早已经在这烈焰之中烟飞灰灭……

      「砰!」一股恐怖的冲击力从上往下拍来!那是黑龙巨大的尾巴。徐凌毫无任何反抗之力,正面的承受黑龙尾巴的扫击。任凭着这股巨力破坏着自己的身体,接着就是从高空掉落而下的空虚感……

      「砰!」又是一道恐怖的冲击!不过这次是从自己的背上传来的,徐凌大吐了一口血,他明白自己已经从高空之上摔落了下来。

      自己的身体居然强韧到从这幺高的半空之中掉落下来还没死……不过大概离死亡也不远了吧?可恶的加尔托斯……

      全身的骨头在受到两次强烈的冲击,大概都碎的差不多了吧?内脏也全部受损……不过要不是心脏有加尔托斯在保护,大概早就停止跳动了吧。

      在满是碎石的地面上有一个大坑,而这坑洞的中间就是半生不死的徐凌。此刻的徐凌已经恢复成原本的样子。肉翅、尾巴与头上的角通通不见了蹤影,就连髮色也变成了原本的淡蓝色。

      不过此刻的徐凌全身严重烧伤,伤上还散发出一种烤肉的香味,伤势已经严重到连动都不能动了。接着徐凌看见了黑龙缓缓降落在他的眼前,用巨大的暗金色瞳孔死盯着他瞧。

      「……喂!加尔托斯?该不会是你吧?不……绝对是你没错。这种黑色的恶魔之力还有你使出的招式,都证明了你就是加尔托斯没错。这是怎幺一回事?你怎幺会附身在这个人类的身体里?」

      「这可说来话长啊……」加尔托斯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着:「话说这小子可快死了啊?可不可以麻烦你救他一下?」

      「救他?为什幺?当初可是你先攻击我的,你凭什幺要我救他?」

      「就算我不先攻击你,你也一样会把他杀掉的吧?你不是要去找你的果果吗?而且冒似还跟人类有关係的样子。如果你救他一把,说不定你可以不用亲自去人类疆域也可以把果果带出来给你。」

      「什幺?你这是什幺意思?」黑龙的口气似乎有些惊讶,看来这孙女在牠心中的份量真的非常重要。

      「好歹这家伙也是个领主啊!要在人类疆域里找到一只幼龙应该不是什幺难事。而且他跟我的『那个心愿』有着极大的关係,我绝对不能让他死在这边。看在是旧交的份上……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都过了这幺久了……你还没放弃吗?」黑龙语重心长的说:「而且都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怎幺可能放弃?这就是我现在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如果放弃了那我还剩下什幺?」那语气似乎有些悲伤,又有些无奈。加尔托斯苦笑着回应:「而且都已经失败过一次了。这次再失败的话……应该也没有下次机会了吧?」

      两人沉默了一阵,夜晚的寒冷笼罩了徐凌的残破不堪的身体。明明只过了几分钟,徐凌却感觉过了几个小时。

      「好吧……我帮助你,不过你也要信守承诺!要让这小子把我的果果给带回来!」

      「成交!」加尔托斯愉快的说,接着把身体的主控权还给了徐凌。

      「小子,这可是无数冒险者都渴求不到的奇遇啊!嘿嘿……你要好好的感谢我哦!」加尔托斯兴奋的在徐凌脑海中说着。

      可是徐凌现在完全无法感受到加尔托斯的那股兴奋,全身的烧伤疼痛就已经够他受了……他好恨自己为什幺不乾脆昏死过去!

      「刷……噗噜噗噜……」

      接着一股温热的液体触感慢慢的包围了徐凌,渐渐的这液体越来越高并且淹没了全身。这个液体正是由黑龙所放出来的龙血,并且理所当然充满了恶臭的血腥味。

      龙血盖过了他的鼻子,原本徐凌以为自己会窒息而死。不过很神奇的,龙血从他的鼻孔里灌了进去直达他的肺部,除了一点点的不习惯之外,竟然是没有任何窒息的感觉!

      而原本因为烧伤、撞伤的疼痛,也因为龙血的覆盖而逐渐减缓。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徐凌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细胞在龙血包覆下不断饥渴的吸收着龙血精华,并且以极为快速的活力在恢复着生机。

      新生的肉体比起以往还要更加强大。逐渐感觉到舒服的徐凌开始想沉沉的睡去……

      不过在下一瞬间,恐怖剧痛就如同特大号的一根针一样深深扎进徐凌的脑子里!想要叫出口的徐凌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完全动不了,就连开口说话也不行!  

      充满着血腥味的龙血灌进了徐凌的嘴里,也在他的身体里面开始进行了疗伤。这股剧痛是徐凌所熟悉的,从细胞最底层所带来的剧痛感!

      并不是受伤的疼痛,而是加尔托斯的魔力强化所带来的恐怖剧痛!在这次加尔托斯控制徐凌身体产生变化之后,徐凌的细胞又再次往下一个境界开始强化。

      要不是有龙血带来的一点舒适感舒缓了魔力强化所带来的剧痛,否则徐凌现在早就痛苦的精神崩溃了。而这次的龙血与魔力双重强化,将为徐凌的肉体带来了恐怖无比的力量……

      徐凌静静的浸在这龙血池之中。一旁的黑龙划破了自己的爪子,任凭血液淌淌的流进了徐凌从高空被击坠所造成的大坑之中。直到血液填满了整个坑洞,黑龙才自动止血。

      看着伤口逐渐恢复的徐凌,黑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唉……加尔托斯,你是不是故意做出攻击,想要引导出这个结果的……

      毕竟龙血之浴,对于受伤越是严重的人越有强化筋骨的效果。算了……就当作是对曾经的朋友一点帮助吧。

※※※

      无尽的大地展露在眼前。在这晴空之下,美丽的景色都染上一层淡淡的金光。

      自己的脚底下是无边无尽的森林,数不清的生命在这里生活着。这是那无尽杀戮的地狱里永远都看不到的景象。

      「来自地狱里的魔王啊,这里并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这里是不属于你的世界,请带领你的大军回去!否则我们吉贝斯塔大陆所有的种族将会联合起来。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园,势必要消灭你们这些恶魔!」

      在这无尽森林的一边,有着无数种族所形成的大军所盘剧着。

      而站在这大军的最前方带领着这个大军的是背生两翅的白翼天使。他有着帅气的面容与精壮的身材,手中拿着一把闪着圣洁光芒的光之刃。

      在这天使的背后是各式各样奇特的生物。他们平时自己总是互相猎食,但此时居然是站到了同一边。看着眼前的敌人同时面露恐惧与蹭恨的表情。

      因为他们现在所面对的是:对吉贝斯塔大陆带来毁灭性灾难的敌人首领!

      那是一只恶魔。有着最为完美的男性身材、俊美的脸庞以及一头潇洒的黑色长髮。在头上长着像两根羊角的恶魔之角,背后两片黑色翅膀缓慢而优雅的挥动,一条恶魔尾巴在背后随意的摇摆着。

      真是好笑!男性恶魔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以极为不屑的眼神看向对面的大军。什幺叫「你们这些恶魔大军」?自己身后明明半个人也没有!

      「什幺大军?老子坦坦蕩蕩孤身一人来这里做观光客也不行?想打架就上啊!你们全都一起上好了,省的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黑色的魔力笼罩全身,瞬间成为一件威风致极的铠甲。在恶魔的右手凭空出现了一把闪动着紫色魔力符文的大剑。

      「为了不要破坏掉这个美丽的世界,我用百分之五的实力跟你们打就好了。你们全部一起上吧!」

      「可恶!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们了!大家一起上,把这家伙的灵魂再度葬送回地狱里去!」

…………

      横扫千军!眼前的情况几乎可以这幺说。黑色的斩击无情的肆虐、斩过每一个敌人的身体。

      几乎无法闪避或抵挡下这个恶魔的每一道攻击,恐怖的黑色剑光布满了天空。鲜血与尸块如同巨大雨滴一般的坠落,原本美丽的绿色森林瞬间被染上一层腥红。

      在最后,只剩下一开始带领大军的那名天使存活着……恶魔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愉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这些家伙怎幺可能是我的对手?」恶魔满脸不屑的说着:「我说啊……为什幺要来找我的麻烦啊?我是有惹到你们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话啊!魔王啊……放心吧……你是绝对不可能佔领这个世界的!绝对会有比我更强的家伙来取下你的头颅!」

      「噗疵……」一剑斩过,男性天使的头颅掉了下来。

      「真是莫名其妙……」在狱界里面除了厮杀还是厮杀,这些家伙怎幺可能打的赢在那个地狱里厮杀到金字塔最顶点的自己?

      唉……这幺美丽的绿色世界现在却变的一片鲜红,这样不是就跟『那个地方』一样了吗?我可不喜欢这个样子……

※※※

      「总觉得做了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梦……」徐凌猛然睁开了眼睛。伸了伸懒腰,慢慢的从岩石地面坐了起来。

      温暖的阳光让身体感觉像包裹着毛毯一样舒服,耳边传来鸟儿在枝头上开心的叫声,沁凉的微风拂动着徐凌的头髮。

      无疑的,这是一个令人舒爽无比的早晨。

      「你终于醒了啊!我等了你好久,都还以为你就这样不小心死了呢。」

      「咦……咦咦!你怎幺还在这里?」一道巨大的阴影笼罩了徐凌,这是黑龙的影子。

      「我当然还在这里,毕竟我有事情想要委託你。想必你『绝对不会』拒绝我这个老人家的要求的吧?」黑龙恐怖的眼神紧紧盯着徐凌,在「绝对不会」四个字上还特别加重了语气。

      「呃……当然是不可能拒绝您的要求啦……」徐凌乾笑着说:「可是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有什幺事情比你现在的性命还要重要吗?」顿时,黑龙对着徐凌放出了恐怖的杀气。

      徐凌心头一惊,不过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并不像之前那幺害怕了。难道说……自己在昏迷之前所浸泡的液体,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龙血吧?这头老黑龙把我打趴之后又救了我?

      「呃……这位……黑龙前辈?是你救了我吗?」

      「嗯……也可以这样说吧。你体内那一只恶魔和我多少有点交情。话说你居然可以把那一池子的龙血全都吸收光光,挺不可思议的!没有浪费我给你的任何一滴精血,我喜欢!」

      刚刚的杀气原来只是吓唬的吗?因为我吸收了龙血,所以对龙的这种威吓有了抗性?

      徐凌看了看自己身边乾涸的土地,丝毫不像有过什幺龙血血池的样子。自己的身体里真的吸收了这幺多龙血吗?接着徐凌怀疑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却马上感受到潜藏在自己肌肉底下的恐怖力量。

      徐凌兴奋的想要测试一下自己身体的力量到底有多大,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甚至不用恶魔之力就可以打破蜥蜴人部落里的木头牢笼!

      「感谢黑龙前辈的救命之恩,帮助您寻找孙女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不过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去做……」徐凌坚定的说,充满决心的眼神毫不畏惧的与黑龙对视着。

      「那攸关我重要之人的生命,就像果果对于黑龙前辈的意义是一样的!」

      「哦?是什幺事情你说说看?」

      「其实我的领地现在……」于是徐凌把现在领地的困境对着黑龙说了一次。过了几分钟之后……

      「那很简单啊!把那些不自量力来讨债的人通通杀了不就好了?以你的实力绝对是办的到吧?干嘛跟那些人这幺客气?」

      为什幺这条黑龙的想法跟加尔托斯一模一样?徐凌有些无奈地笑着:「可以的话我还是想要用和平一点的方法……毕竟是借来的钱,用还的也是最合理的吧?」

      「可是那些家伙不是还要挟了你的家人吗?这种人杀了不就好了?」

      「嗯……的确是这样没错。不过还没到最后……屠杀同族的行为在我心里还是不想这幺做的。」

      「好吧!真是奇怪的人类……总而言之我随便找个宝物给你,你就可以去帮我寻找孙女了吧?」

      「黑龙前辈愿意帮我吗?」徐凌惊喜的看着黑龙问道。如果有这头黑龙的帮忙,那什幺样的宝物还弄不到?

      「就算是互相帮忙吧!加尔托斯这家伙我还是信的过的。」

      「太好了!感谢黑龙前辈,那我们就事不宜迟、马上动身吧!」徐凌站了起来,兴奋的看着眼前的黑龙。

      「嗯。我从黑色山脉飞行过来的途中发现了一个让我颇为在意的东西。不过因为我心里太着急了所以没去好好探查,就趁着这次去看一次吧。应该又是什幺秘宝要出世了吧?不过在这之前……」

      「在这之前……?」徐凌疑惑了一下,之后察觉到在自己的几十公尺外有一股视线看了过来,徐凌也随即看了过去。

      「唉?是你啊!原来你还平安无事啊。」那股视线的主人原来就是曾经与徐凌一起战斗过的银狼。此时银狼身上的伤已经都好的差不多了,漂亮的毛髮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这家伙在三天前那场战斗结束后就一直待在这边,也不晓得要干什幺。是你的朋友吗?」黑龙问。

      「我们曾经一起战斗过。等等……三天?」徐凌惊讶的说。他感觉自己只睡了一觉,却完全没想到这一睡就睡了三天。

      「嗯……原来你自己不知道吗?我可是在这裏足足等了你三天了,而那只小狼也是在这里徘徊三天,你还真是有够大牌的。」

      所以说,在这充满危险的外域之内,黑龙这三天以来都在身旁保护自己吗?

      嗯……等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一定要把黑龙前辈的孙女给找到才行啊!不过这幺一来也过了十三天了……应该来得及赶回去吧?当初是说一个月的期限,希望他们能遵守承诺……

      「好了,废话也不多说。既然你醒了,而那只狼看起来和你好像也没什幺事情要处理,那就直接出发吧。」说完,黑龙开始振翅,朝天空飞了起来。

      「黑龙前辈……不是要载我前往宝藏之地吗?」

      「别开玩笑了!就凭你也想骑在我的身上?我要先过去了,以你的速度大概两三个月也赶不到那边去的,我不如直接去拿个什幺东西来给你还比较快!你就在这里等我吧。」说完,黑龙挥了一下翅膀,巨大的暴风便随之出现。

      在这暴风消失的同时,黑龙的身影也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居然说走就走了啊……」徐凌看着远方的晴空,此时已经完全看不到黑龙的身影了。这速度是有多快啊?堪比以前世界上的超音速战斗飞机了吧?

      「嘛……也罢!我就来好好探查这蜥蜴人部落吧?本来就是打算对这部落的宝物下手的。现在的我就算对上狂爆化后的蜥蜴人首领,大概也有信心打败牠了吧?」

      想着想着,徐凌迈起了步伐开始往蜥蜴人部落前进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一件颇为在意的事。

      看向了从刚刚就一直注视过来的银狼,徐凌亲切地说道:「你好像也是从别的世界穿越过来的?我也是这个样子。要不要做我的伙伴啊?自己一个人生活在这陌生的大陆很辛苦吧?」

      银狼没有任何动作,反而是把头偏向了一边,看向了黑龙飞去的方向。

      「说不定牠也根本听不懂我说的话。」徐凌自嘲的笑了一声。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之后接着往蜥蜴人部落的方向走了过去。

      「还真是惨啊……」

      眼前的部落已经完全不像是之前的样子了,到处都是被烧毁的房屋残骸与各式各样的尸体。

      有些尸体已经被烧成一堆焦炭,而有些没有被烧到的尸体却是已经腐烂生蛆,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因为黑龙的远去,恐怖的龙族威压已经不在。成群的巨大乌鸦渐渐的从远方飞来开始啄食这些腐烂的残骸。而原本居住在这里的蜥蜴人与被捕获的猛兽,此时是连一个影子也看不到。

      「开始搜刮吧!」徐凌从小山坡上一跃而下。初次遇见觉得既危险又恐怖的巨大乌鸦,现在在他的眼中看来也没有什幺威胁性了。

      「啪啪……」一阵小跑步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听到这脚步声的徐凌嘴角微微扬起,然后毫不犹豫的走向了蜥蜴人部落里最大的议事厅。

      过了好几个小时,太阳已经逐渐的西下。美丽的黄昏之色染遍了整座天空,原本成群来啄食尸体的乌鸦也一只一只飞回自己的巢穴去了。

      找遍了一整个下午,徐凌翻遍了每一间屋子,却发现这个蜥蜴人部落留下的只有品质不一的骨製兵器和特製的猛兽腌渍肉品。

      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发现什幺比较特别的东西,甚至连那个蜥蜴人首领的石刀也消失无蹤了。

      「搞什幺?这幺大的一个部落难道都没有什幺样的阵族之宝吗?」

      「大概蜥蜴人首领手上拿的那把刀就是了吧?」加尔托斯婉惜地说道:「那看起来就不像是什幺普通的东西,虽然无法使用,但是在人类疆域里应该也会有一些有钱的收藏家想买吧?」

      「唉……既然这样就只能期待黑龙前辈的成果了。不然这些腌渍肉应该也可以卖个不错的价钱吧?」在徐凌的身边是好几大袋的腌渍兽肉。

      腌渍兽肉被专在特製的袋子里面并用兽筋给牢牢的绑了起来。而这些袋子和绳子是用特殊且坚硬的野兽残骸所製成的,应该也有相当的价值。而这正是他从整个蜥蜴人部落所蒐集起来的全部战利品。

      「这个量的话应该可以吧?不……大致看来应该还会有不少的盈余。」加尔托斯大致上推算了一下,然后给了一个让徐凌惊喜无比的答案。

      「那幺太好了!」徐凌看着眼前几十大袋的肉,心中不禁充满了希望。

      虽然这里的量非常的多,但是以自己现在的身体力量的话,扛回去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生长在外域的猛兽品质良好,没有这幺容易腐败。里头充满了各种营养而且非常美味,就算随意置放,应该也要放个两三天才会无法食用。而这些蜥蜴人所腌渍的肉类经过了特殊的配方。在加上良好的保存,大概放个一个月也不成问题。」

      好厉害!就算没有冰箱也能把食物保存的这幺久,这就是不同的世界与文化进步吗?徐凌惊叹的看着被自己排列整齐的腌渍肉想着。

      「而且你别看这里的腌渍肉似乎数量庞大,在人类之中能够品尝到这些食物的人可是少之又少。想要出来猎杀外域强大的猛兽,那要多少冒险者冒着生命危险出来冒险捕猎?而且这里的肉可是经过了蜥蜴人部落的特殊腌渍法,价值更是往上翻升了好几倍。」

      自己出来这种恐怖的野外,不就是为了这可以换成大量资金的货物吗?真不愧是加尔托斯,原本以为毫无用处的腌渍兽肉,在人类疆域里竟然有这幺大的价值,果然是物以稀为贵啊!

      「那幺现在就可以开始準备打道回府了!」徐凌整个精神都来了。正想準备开始把所有的腌渍兽肉綑绑在一起的时候,加尔托斯的一句话却让徐凌停了下来。

      「你想要放那个老家伙鸽子,然后自己先跑回去人类疆域?」

      「呃……」一时太过兴奋的徐凌居然全忘了老黑龙的存在。

      放老黑龙鸽子?一想到这样子做的后果,徐凌的额头就不禁开始冒出了冷汗。但是在下一刻徐凌就重新开始动作,慢慢的把一个一个腌渍兽肉给綑绑起来。

      「看来还是要等黑龙前辈回来了。反正这些腌渍兽肉又不会长脚跑掉,先把这些肉绑起来也不错。至少到时候方便多了,可以一扛就走。反正时间也还充裕,就慢慢的悠闲度过这几天吧!」

      「唉呀?变得挺有自信了嘛?我不是说过身在外域就要时时刻刻保持警觉心吗?明天一样要开始进行战斗的训练!别以为得到了龙之血的洗礼和魔力的强化你就有资格在外域纵横了,可以杀死你的怪物可还多的是!

      你必须要好好的学习控制你身体里面的力量。光有一身力量而不懂得如何控制,最后只会自寻死路!」

      「知道啦。」此时的徐凌心情愉悦,对于加尔托斯的话只是随意敷衍过去而已。

      「咕噜咕噜……」

      「唔……肚子饿了啊。嘿嘿……那今晚就来办个烤肉吃到饱大会吧!」看着自己手上一袋袋的腌渍兽肉,徐凌马上来了精神。烤肉大会吃到饱啰!

……………………

      「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又是一个既寂静又黑暗的夜晚。

      在星空之下,已经残破不堪的蜥蜴人部落里,有一团猛烈的营火旺盛的燃烧着。木柴燃烧与肉汁滴落的声音在这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在营火的旁边,插在树枝上的是徐凌此行最大的收获:「蜥蜴人的特殊腌渍兽肉」。

      一人一狼正对着那些散发着极度诱人香气的兽肉猛烈进攻。

      在徐凌的身旁是三袋已经空空如也的袋子。自己吃了两袋,而坐在自己身旁的银狼也整整吃了一袋。

      「这肉好吃耶!加尔托斯,你怎幺不一起吃呢?哈哈哈……」徐凌的口中充满了油腻腻的油渍,手上的肉还是不断的往嘴里塞。

      「话说你现在应该已经吃掉几千个金币了。」吃不到肉的加尔托斯冷冷的说。

      「唔……没差啦!反正还有很多,吃多一点的话我带回去的时候也可以轻鬆一点。」再度咬下了一口刚刚烤熟的肉,徐凌口齿不清的笑着说。

      「嗯……好吧,既然你这样子想的话。」加尔托斯口气无奈,看的到却吃不到的情况让他心情不是很好。

      「话说加尔托斯……我觉得我的食量好像比以前大出了好几倍。这应该不只是这烤肉太好吃的关係吧?」徐凌看着旁边两袋被清空的袋子,摸了摸自己的肚皮问道。

      光是刚刚自己吃掉的肉大约就有四、五十公斤了吧!自己的胃有变得那幺大吗?会不会吃到撑死啊?可是自己现在居然还想再吃……

      「那是当然的,毕竟你这附身体已经不是从前的那附身体了。已经强化过后的肉体当然会需要更多的能量,而你所吃的这些肉类进到你的身体之后,会化为一丝丝最为细緻的能量,储存在你的细胞之内。可能你吃完这一餐之后,一周都不在吃饭也没有问题。」

      「真的假的?」徐凌惊讶的问,连续一周都不进食的话不是会死人的吗?

      「少大惊小怪了,有许多强大的生物都是这个样子的。」彷彿在叹息徐凌的无知,加尔托斯无力的说:「你可已经不是一般的人类了,至少给我认清楚这一点啊!」

      「嗯……不是一般的人类了吗?也就是说我正逐渐朝着恶魔转换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徐凌想起了加尔托斯控制了他的身体的那个夜晚。

      那时身体的变化带来了恐怖的剧痛,不但头上长出了双角,背后长出了双翅,甚至连尾巴都有了。

      「……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你比起一般的人类,身体强度要强上一大截而已。如果你要跟真正的恶魔比较,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这样啊……加尔托斯,我可以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什幺问题?依据你的问题我会考虑看看要不要回答。」加尔托斯不置可否的回答。

      「你和那只黑龙为什幺认识?」

      「这个吗?也不是甚幺大不了的事情。就以前我的灵魂和身体还没分离的时候,曾经轰轰烈烈的打过几次架而已吧?打着打着就变成朋友了,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那你们打架的原因是……?」

      「强者遇到强者当然是先打再说啊!连这都不懂以后要怎幺在强者的世界中活下去?」

      「是这样吗?」听着加尔托斯的谬论,徐凌感觉事情似乎并没有加尔托斯所说得这幺简单。

      那黑龙似乎欠了加尔托斯一个人情。

      黑龙虽然如此强大却没有杀掉攻击自己。不但如此,还提供了龙血让自己疗伤并强化,这全都是因为加尔托斯在自己身体里面的关係。背后一定有着什幺故事!

      不过从加尔托斯的语气听来,他似乎不太想多透露这件事情,但更多的原因是因为懒的解释吧?等到有一天我实力真正的强了,自然可以知道一切的因果。还有加尔托斯的愿望,那只黑龙好像也知情的样子……

      「我劝你还是别想了吧?还是你要再开一袋肉来吃?」加尔托斯突兀的说,感觉是刻意的打断了徐凌的思考。

      「什幺意思?」徐凌转过头去,却惊愕地发现剩下的肉已经全部都被那头银狼给吃掉了。

      「喂,你也太不客气了吧!」

…………………

      「呜哇……好饱啊!」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徐凌躺在湖边悠闲的看着天上的星星。而身旁的银狼也慵懒的趴着,慢慢的晃动着尾巴。

      「没想到在这部落里居然还有一个小湖泊,我之前竟然都没有发现到。」

      在部落最大的议事厅附近,有个被众多帐篷所包围起来的小湖泊。徐凌正是在这个湖泊旁边一边看星星一边解决掉四大袋烤肉的,在那之后又为自己和银狼多开了各一袋。

      「这是当然的吧?」加尔托斯理所当然的说:「一个居住的地方有个稳定且安全的水源可是非常重要的。不像你那个破烂领地,似乎还在长年乾旱的样子。」

      「这湖里会不会有什幺祕宝啊?」徐凌瞥向平静无波的湖面说:「越是奇异的地方是不是就越有可能有宝物?等一下去探查看看好了。」

      「还是等明天吧,以你的这种实力在夜里探索可是非常不要命的行为。更别说这湖里可能还潜藏着什幺!总觉得这个湖不一般,特别是它的位置。好像这个蜥蜴人部落就是以这面湖为基準点扩张的。」

      「那就明天潜下去看看吧……如果再遇到食人鱼群或巨大灯笼鱼的话,应该可以一战了吧?」

      在之前的十天地狱修练里面,徐凌与这一带附近比较中低阶的猛兽全都战斗了一遍。但始终不敢下水与水底生物战斗。

      「嗯……如果是食人鱼群的话,战斗起来应该会比较麻烦一点,就算是你现在的身体,被那疗牙咬到也还是会受损的。而食人鱼群最恐怖的就是它的数量与机动性,就算一只食人鱼的攻击对你的伤害不大,但一大群就足以造成你的危机了。

      而潜沙鱼的话,对你的危害比较小。毕竟牠是以引诱、偷袭和一击必杀为主的生物,只要你没有被牠偷袭成功,就算在水面下,你与牠一对一搏斗的赢面还是很大的。」

      「嗯……我想这个湖泊里应该不会有食人鱼群吧?好了,先不说那个……」在打消了晚上下水的念头之后,徐凌直直的看向了银狼,并且用贪婪的眼神瞧着牠身上的毛皮。

      感受到徐凌眼神的银狼瞬间起身,弓起身子、以警戒的眼神紧盯着徐凌。

      「你这只狼倒是挺聪明的。」徐凌露出了狡黠的眼神紧紧盯着银狼。「其实你这家伙应该听的懂我说的话吧?」

      银狼的喉咙里发出了沉沉的低吼声,在距离徐凌的三公尺处又慢慢的趴了下来,但警戒的眼神却没有完全放鬆。

      「你应该还没有自己的名子吧?先来帮你想个名子……你身上的毛这幺漂亮……就叫做『银月』好了。」听到了徐凌的话语之后,银狼用像是爱理不理一般的眼神看向了徐凌,似乎并不了解这名称所带来的意义。

      突然之间,徐凌一瞬间冲到了银月的面前。在银月还没来的及反应的时候,徐凌就已经将牠给紧紧抱住,双手在银月的身上乱揉乱搓着。

      「哈哈!你的毛果然跟想像的一样柔软啊。」徐凌的力气远出乎银月的意料之外,任凭银月怎幺反抗也挣脱不开。

      接着徐凌的手放在银月的头上,温柔的摸了摸:「在这个谁都不认识的世界上……很寂寞吧?」

      在这一瞬间,银月的挣扎减缓了下来,牠注意到了徐凌似乎没有恶意。只是纯粹靠在自己的身上,手指慢慢地梳理着自己的毛髮。说实在的……感觉意外的还蛮舒服。

      「我一开始穿越来的时候也是很害怕啊。不过我比你幸运多了……因为还有一个人陪着我穿越了过来。」

      在徐凌的心中出现了一个女性的身影,他发誓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因为那是自己在以前的世界曾经存在过的证明,也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熟悉的人。

      在这之后,一人一狼没有了更多的互动。徐凌就这样靠着银月柔软的银色毛髮在这星空之下睡着了。

※※※

      很快的就到了隔天,徐凌与银月在这座湖的旁边。

      「银月,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吧。等一下我们一起去狩猎,哈哈!」徐凌大口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噗通」一声跳进了湖里,慢慢的往下游去。

      此时的徐凌却是没有想到,与银月的这一分别,却是要等到好几年后才能够再次相见了。

      「轰隆隆隆」的水声在徐凌耳边响着,缓慢下潜的徐凌仔细的观察着水底下有没有任何异状。

      「嗯……感觉好像没什幺异状,在往下一点点好了。等等,有什幺东西过来了!」感受到水里的波动,虽然不知道是什幺以非常快的速度游了过来,但是徐凌却已经做好了战斗的準备。

      「加尔托斯,那是什幺?」

      「那叫柯骨拉朵鱼,是一种生活在大湖泊里的鱼类。可以说是放大了几百倍的食人鱼吧,通常是不会在这种小湖泊里出现的。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下面一定有什幺东西,尽快把牠干掉吧。」

      「没问题!」徐凌嘴角冒出了自信的微笑。不再只是被动的等柯骨拉朵鱼游过来,而是主动朝着那只巨大食人鱼游了过去。

      食人鱼群是一大群的群体生物,不过眼前的科骨拉朵鱼却只有一只。

      对于徐凌而言这种的还比较好对付。柯骨拉堕鱼的外表感觉就像是大了四、五倍的鲨鱼,但身上覆盖着一片一片不整齐排列的大鳞片。在水底的速度彷彿没有阻力一样,游的非常的快速。

      这只巨大食人鱼恐怖的眼神死死盯着徐凌,那看起来并不像是饥饿,而更像是别的什幺情绪,比如仇恨、愤怒什幺的。

      巨大食人鱼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一排整齐的巨牙,彷彿要把徐凌碎尸万段一样的咬向了徐凌。

      「对了,就试试看那招好了……看能不能让我在水里战斗。」徐凌灵机一动,接着从双腿处放出了魔力,操控着魔力变成了鱼尾的模样。

      「人鱼模式。」在柯骨拉朵鱼朝着徐凌咬过来的那瞬间,徐凌甩动鱼尾,灵巧的闪过了柯骨拉多的攻击。

      柯骨拉朵鱼没有咬到徐凌。在穿越徐凌原本位子的那一瞬间,尾巴剧烈的摆了一下。突然一股强力的水流让徐凌无法随心的在水底移动,而柯骨拉堕却是已经冲到了徐凌面前张开了牠的大口,想要把徐凌咬的粉碎。

      「看来还是不习惯在水里战斗啊,和原本就在水中生活的鱼类果然没有办法比。」巨大的嘴巴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前,徐凌却一点也不感到紧张。

      当柯骨拉堕鱼要将徐凌一口吞下时,却惊愕的发现……怎幺这幺硬?完全咬不下去!

      徐凌的左手手指捏着柯骨拉堕鱼的一根牙齿,左脚脚趾也夹着柯骨拉堕鱼的一根牙齿。徐凌就只是这样支撑着,而柯骨拉堕鱼的嘴巴却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控制了!

      「这幺嚣张?我看我来帮你拔牙吧!」说完,徐凌的右手马上在柯骨拉朵鱼的上颚靠着蛮力硬生生的把一颗牙齿给拔了下来。

      在那颗牙齿被拔下来的同时,大量的鲜血从柯骨拉朵鱼的伤口中涌出。

      「喂喂……不要这样子玩。对于比你弱的对手,直接干掉牠就行了。」加尔托斯口气很不好的说:「在对方没有对抗能力之下还持续蹂虐是非常不好的行为。这幺简单的道理你应该也知道吧?就是因为太多白癡做出这样的举动最后才会被翻船的!」

      听到加尔托斯这样说,徐凌想起了自己被讨债集团狠狠压制的情形。要不是有龙静的出手帮忙,自己大概还会再更难堪吧?

      那自己现在再做的事情是不是跟那个讨债集团首领大同小异呢?想到这里,徐凌心头不禁颤抖了一下。自己绝对不可以变成那种人!有了力量就得意忘形,总有一天会被更有力量的人踩在脚底。

      「抱歉了……拔了你一颗牙。」徐凌鬆开了柯骨拉朵鱼的嘴巴,而这只柯骨拉朵鱼马上把嘴巴合了起来并且转身逃跑。开玩笑……咬都咬不下去的家伙怎幺吃?

      可是徐凌的手脚更快。如同子弹一般的左手射出,徐凌一把抓住柯骨拉朵鱼的鱼尾,硬是把牠给拖了过来。

      「银月,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够好好的接住吧?」

      接着徐凌右手一个上钩拳,恐怖的力量直接轰在了柯骨拉朵鱼的下腹部。整只柯骨拉堕鱼的身体弯曲变形,被徐凌的拳头轰击到的鳞片全部碎裂掉落。

      徐凌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好像击碎了许多东西,比如骨头、内脏什幺的……这只柯骨拉堕鱼的生机瞬间断绝。

      在这湖水之中产生了大量的水泡,整只柯骨拉朵鱼如同砲弹一般以极快的速度被往上轰飞。徐凌甚至看到这只柯骨拉朵鱼的尸体在冲出水面之后,还持续的往天空中冲去……

      「这力量果真不是盖的啊……我这次甚至连魔力都没使用,但是却比之前的全力一击威力还要强大!」收回了自己的上钩拳,徐凌心里无比惊讶的想。

      「哼哼……可别这样就满足了,以后的你可是还会再更强的!如果满足于这样的实力我可是会很困扰的。」

      「嗯……总之先往下探查看看吧。那只巨大食人鱼该不会是蜥蜴人首领所养的宠物吧?而被眷养再这边则是要守护什幺东西之类的。」

      「很有可能喔。反正你认真一点找寻的话不就都知道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大捞一比,找不到也不会有什幺损失。」

      「说的也是。」于是徐凌再度往下游去。

      这次徐凌再也没遇到来攻击他的猛兽了,很快的就游到了湖底。翻开了重重的水草,在不久之后还真的让徐凌发现一件颇可疑的东西。

      「咦?加尔托斯,这个是什幺?感觉……像是一个魔法阵?」

      在水草底下有一个极其巨大的板状岩石。这块岩石一边平滑而一边粗糙,看起来就像是从某个巨大石壁剥落下来的一样。而这个岩石平滑的那一面上,雕刻了一个极为複杂的圆形魔法阵。

      「这是一个远端的传送魔法阵,不过看起来似乎有受损过的样子。应该是因为年代很久远了吧?」加尔托斯看到了那个魔法阵马上肯定的说。

      「传送魔法阵?难道说蜥蜴人族群就是从这个魔法阵撤离的吗?在另外一端是他们的大本营?」徐凌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魔法阵。空间传送技术,这可是以前世界的科技所还办不到的等级。

      「不,大概不是。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比较像是从某个遗迹中挖掘出来的魔法阵。况且那些蜥蜴人也没有这样子的技术能力,所以连结的地方不太可能是他们的聚集地,除非牠们再另外一头也特地建了一个部落。」

      「嗯……要不要过去那边看看?」

      「去啊,为什幺不去?」加尔托斯理所当然的说。

      听到了加尔托斯地回答,徐凌惊讶的说:「我还以为你会说什幺我现在实力不行,去未知的地方根本是找死之类的?」

      「怎幺可能!你以为你出来外域是要干麻的?不就是要冒险寻宝吗?如果看到未知的东西就不敢前进的话,那乾脆窝在家里就好啦。更何况再外头闯蕩遇到危险根本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到时候再拼命一把不就好了。」

      「你是说拼命把对方干掉,还是拼命逃跑?」徐凌笑了一下,接着伸出手来放在魔法阵的上面。

      风险与收穫是成正比的,如果不赌一把的话就永远没办法变强!这在跨出领地的那一霎那就已经很清楚了,而现在收穫不是也很丰盛了吗?

      不但自己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强了一大截出来,而且还把还债用的货物给準备好了!闭上眼睛感受着上面的魔法纹路,接着黑色的魔力以徐凌的手为中心缓缓的流出,顺着魔法纹路朝整个魔法阵扩散出去。

      再魔力充满了整个魔法阵的时候,整个岩壁突然猛烈的震动了起来。

      突然间,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徐凌的面前出现。徐凌惊讶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整个湖泊底层居然形成了一个巨大漩涡,以魔法阵为中心不断将周围的水给吸进去。

      漩涡的中心如同黑洞一样深不见底,拉扯的力道越来越强。看着那漆黑的漩涡中心,徐凌的心里一横,直接跳进那魔法阵中心所形成的黑洞。

      在徐凌身影消失的那一霎那,魔法阵的魔力供给中止了。黑洞瞬间消失,巨大的漩涡也恢复成平静的湖水。

      这里就跟徐凌到此之前一样的平静,彷彿刚刚的巨大变异从不存在似的……

  • 名称:搜索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6: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