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蓬元帅超清

番外章    夜行者

      「哒哒……哒哒……」

      清晰的脚步声在幽暗的地下走道里回响着,漆黑的廊道里没有任何的窗户。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之中,唯一的照明设备是每隔几公尺就有一个装设在墙上的烛台。

      微弱的烛光造成了这里阴暗恐怖的氛围,好像随时都会出现什幺恐怖的东西来。在这个地方明明没有风,但蜡烛上的火焰却不断的摇曳着。

      「哒哒……哒哒……」

      一名拥有灰黑色头髮的男子独自一人走在这拢长的走廊里。

      这名男子套着一件漆黑色的大外套,上头还绣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穿着黑色的坚韧靴子,在他的腰间繫着一条如同腰带一般的子弹带,并且在左右两边各挂着一把同样是黑色的手枪。

      「哒哒……哒哒。」

      这名男子走到一扇铁门的前面停了下来。

      伯父、龙雪,你们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从今天开始,龙静将会以一个人类的身分而活着,相信你们一定会默默守护着她吧?

      男子打开了铁门的锁。右手握住冰凉的铁门手把,脸上浮起了一丝丝几乎看不到的浅浅笑容。

      如果在夜的世界里有你们的存在,龙静她大概永远不会愿意成为人类吧?为了彻底让龙静离开夜的世界,所以你们还是自导自演了这场戏。

      虽然在「日」的世界中她只有自己一个人,但活着总是比死去还要好。

      事先抓了几个代替你们死亡的吸血鬼,记得那些倒楣的替死鬼好像是你们吸血鬼学院的某几个菁英吧?似乎还曾经欺负过静的样子。

      龙雪,被称呼为「毫无感情的杀戮机器」、「夜晚的宠儿」的女人。

      即使是这样的你,也不能容许任何人欺负你的妹妹。或许只有家人才能够动摇龙雪的一丝感情。

      只凭龙雪一个人就将那些欺负过龙静的学生们全部都抓了起来。之后放出消息让我们这些吸血鬼猎人去你家猎杀吸血鬼,对着那些只是学生的吸血鬼们屠杀了一场。

      最后由我放了一把大火製造出一场假火灾,欺骗了龙静让她以为你们都被我们这些猎人给杀死了。

     

      没错……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为了让龙静放弃成为一个吸血鬼、为了让她成为一个人类在阳光底下生活着,你们不惜付出了「在也无法让她见到你们」的惨痛代价。

      但是……这真的值得吗?那种失去亲人的痛苦……无依无靠的痛苦……你们是不知道有多恐怖的吧?

      算了,反正这是你和伯父的决定。我只是帮助你们去实行而已。只要你们觉得这是好的,我也没有理由去阻止你们。

      「喀擦。」男人的脸再度恢复成了冰冷无表情,打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间大约有三层楼高度的牢房。虽然是阴暗无比,但是在接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一个明亮的小窗口。

      小窗是用铁条栅栏封住的,因此绝对无法从这里逃拖。朝日的阳光可以从这扇小窗口照射进来,成为照亮这间阴暗牢房的唯一光源。

      男子的目光环绕了这里一周,眼睛不禁微微瞪大,一滴冷汗从额上流了下来。

      不见了!龙静不见了!

      男子微微蹲下开始蓄起了力,然后奋力一跃!

      这一跳居然跳了有两层楼高!接着一点一点踩着墙壁,如同传说中的古代轻功那般跳到了那小窗前面。男子左手抓住了鏽迹斑斑的铁栅栏,让自己固定在墙面上。右手则轻轻的抹了一下小窗上头那一层厚厚的灰层。

      并不是从这里逃走的,门也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那她怎幺会凭空消失?把雪的妹妹用不见了,那我要怎幺跟她和伯父交代?这下麻烦了……

      男子左手放开了铁栏杆,直接从三楼高的高度一跃而下。

      「砰!」男子重重的落地,地上的灰尘以男子为中心飞扬了起来。一时间,这间地牢里的空气中布满了沙子。

      「枪隼,昨天抓的那个小吸血鬼呢?」不知何时出现的另外一名男人靠在牢房的门边,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问道。

      这名男人有着银白色的头髮。身上穿着与枪隼同样款式的黑色外套,他的眼神看起来残忍、没有任何感情。他抱着一把两公尺长的巨大日本武士刀,这把武士刀虽然被置放在墨绿色的刀鞘里,但浓郁的血腥味却无法被隐藏住。

      「如你所见,她消失了。」枪隼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面无表情地走出牢房。

      「消失了?哈哈哈……真是笑话!我看是你放走的吧?」

      「乱葬,你敢再乱说一句,我就在这里毙了你。」枪隼撂下狠话,接着便独自的在这漆黑的廊道中离开了。

      随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枪隼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尽头。

      等到看不见枪隼的身影之后,名为乱葬的男子收起了狂妄的笑容。眼神沉稳而凝重,看起来与刚刚简直判若两人。

      「看样子是没错了,这家伙一定跟吸血鬼有某种秘密的关连。缺少的就只有足以定罪的证据……」

      ※※※

      「小静她不见了?」一名与龙静长的非常相似的美丽女性皱着眉头、口气平稳的问。

      拥有着乌黑色的柔顺长髮和一双如同鲜血一般的血红色眼瞳,锋利的獠牙逐渐的从嘴里缓缓的冒了出来。龙静的姐姐「龙雪」双手紧紧的抓着桌子的边缘,指甲也渐渐的增长锋利起来,被她抓住的桌子边缘处已经开始扭曲变形。

      虽然她的语气平稳,但是她的动作却显示出内心非常的焦躁。

      「小雪!你先不要激动,先听听阿鹰他怎幺说。」一名中年男子抓着龙雪的手。他有着一头看起来颇锐利的平头和一层灰灰的鬍子。眼神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最深层的地方却隐藏着杀戮多年的煞气,这个男人就是龙雪和龙静的老爸「龙煞」。

      「日向鹰……到底是怎幺回事?」龙雪的手鬆开了桌子,指甲又回复成原本的长度。冷静下来的龙雪轻轻吐了一口气,恢复成平常的冰冷表情。血红色的瞳孔转变成无底深渊一般的漆黑色。

      日向鹰把那天怎幺抓到龙静、亲自把她关在地牢里面,然后隔天来带走她却发现人已经失蹤,并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

      「这……怎幺可能?」龙煞双手支撑在桌子上面抱着自己的头,低声喃喃的说:「难道当初这个决定错了吗……真的不该让小静离开夜晚的世界,成为一个人类活着吗?」

      「爸……你做的决定是对的。就算我们重来一次也还是不会改变这个决定。小静她……实在太弱了,以她的实力是无法在黑夜里生存的。」龙雪低声但坚定的说。

      「嗯……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出小静在哪里!」龙煞抬起头来,眼无止尽的杀气全数释放了出来。

      房间内顿时充满一阵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接着正当龙煞要缓缓站起来的时候却被龙雪给压了回去。

      「老爸,换你应该冷静一点。现在不知道小静在哪里,就算你去拆了那间教会也无济于事的。」龙雪把龙煞给压了回去,让他重新在椅子上坐好。

      从龙雪的语气听来:如果真的找的到的话,这对父女俩是真的打算去拆了那座教会。

      「阿鹰……无论怎样,小静她总不会无缘无故就从这世界上消失的。肯定一定会有一些线索,在教会的部分就麻烦你寻找了。」龙雪看着日向鹰说,眼中透露出一丝担忧。

      这一幕如果被其他的吸血鬼或吸血鬼猎人的话绝对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被称为夜晚的女王,新血族年轻一辈之中的最强者。如同杀人机器一般的龙雪居然会有这种眼神。

      「我知道。就算身处不同的阵营,我们是一家人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日向鹰微笑着说。

      听到日向鹰的话后龙煞的嘴角微微的扬起,龙雪的眼神也透露出了一丝温和。站了起来,龙煞走向了日向鹰的身边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在教会里寻找小静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

      走出了破败的老房屋,走出了如同迷宫一般的暗巷,走出了充满迷幻灯光的街道。在这个喧嚣的夜晚之中,一名吸血鬼猎人从吸血鬼的家里走了出来,这无论怎幺想都是一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

      日向鹰回忆着这一切是怎幺发生的。

      自己是个吸血鬼猎人,还是高阶的那一种。这辈子以来猎杀过的吸血鬼已经数不胜数了,他们临死前哀号与诅咒的声音彷彿还在耳边环绕不决。

      讽刺的是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唯一能够让自己感到安心的地方居然是在那一个由吸血鬼组成的家庭。只有在那个地方,自己的心才能稍微的放鬆一下……

      那一年自己五岁,全家遭到吸血鬼的血腥屠杀。自己因为调皮所以独自一人到镇上乱跑玩耍。没想到居然因此幸运的逃过一劫,整个家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活了下来。

      在回到家的那一霎那,日向鹰看到一个人形的物体正刁着他母亲的脖子不断啃蚀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与肌肉拉扯的声音如同一把利刀深深刺近日向鹰的心里。

      父亲的尸体倒在了一边,在它的身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凹陷与坑洞。破碎的内脏与断裂的白骨散落一地,地板上摊了一大片腥臭的血迹。

      日向鹰下意识的逃跑了。心中无比的恐惧淹没了他,那恐怖的画面深深的烙印在他的脑海中无论怎样也挥之不去。他疯狂的逃跑、使尽全力的逃跑,直到他倒在了路边再也举不起自己的双腿为止……

      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现在无依无靠却又不敢回去原本的家里……无尽的孤独感笼罩了他,既冰冷又饥饿。

      正当他在一处阴暗潮湿的暗巷里瑟瑟发抖着正準备要冻死的时候,一道声音却出现了。

      「唉?这里怎幺有一个人类小子?喂喂!你躲在这里干嘛啊!大半夜的很危险知不知道?小心吸血鬼把你吃掉哦。」一名大约三十的成熟男子对他说,这名男子就是当年的龙煞。

      他有着一头整理俐落的黑髮和温厚有自信的眼神。身穿整套黑色的套装,强壮的肌肉让衣服微微的拱起。

      「吸……吸血鬼?大……大叔救命!我……我的家人都……都被吸血鬼……给……给吃掉了!」日向鹰手足无措、眼神迷乱,看样子他的意识也逐渐的不清楚了。

      如果是一般人大概会以为这个小孩精神出了问题,然后报警或是把他送去医院吧?

      可是龙煞却是微微瞇起了眼睛,低声的说:「被吸血鬼给吃掉了?你家在哪里?」

      日向鹰的身体不断的发抖着,可是他还是举起了一只手指了某一个方向。

      「你带我去看看。」龙煞轻轻鬆鬆的就把瘦小的日向鹰给拧了起来,把他抛到后背背着。接着他们两个化成了一阵风,消失在这暗巷之中。

      在龙煞的背上,日向鹰感受到强大的风压不断的压迫着他的脸。这风压几乎让他张不开眼睛。

      日向应只能从眼角瞥见了四周的景象,他们现在正飞跃在屋顶之上,速度甚至比汽车还要快。周围的影像不断的在往后奔驰着。耳旁尽是「轰轰轰」的巨大风声。

      「闻到了……的确是新鲜的鲜血味。」龙煞语气沉重的说。接着猛然一跳,踹破了日向鹰家里的玻璃进入了这间被杀戮过后的屋子里。不过此时已经太晚了,在这间屋子里除了鲜血与尸体之外在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爸……妈……」日向鹰倒在他母亲的尸体前面大声的哭泣着,豆大的泪滴一滴一滴不断的低落了下来。

      「我操……就是因为有这些旧血族,吸血鬼才没有办法正大光明的走在街上!这都什幺时代了还在咬脖子?到医院买血袋不就得了?

      虽然鲜度的确是有差啦,可是也不至于杀人吧?操!就是因为有这堆废物,害的多少人家庭破碎……」

      龙煞看着日向鹰的背影不满的碎碎念着。突然之间,他的耳朵敏感的动了一下。妈的!是吸血鬼猎人来了……貌似……有三只的样子,打不过逃命去!

      龙煞转身準备要离开这间屋子,但衣角却被日向鹰给拉住了。

      「大……大叔你要去哪里?」日向鹰的声音不断的颤抖着。泪水滑落了下来,看向龙煞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助。

      他们马上就要来了,在跟这小子耗下去的话我就準备被围殴致死吧!这小子怎幺这幺麻烦?龙煞只是思考了一瞬便直接把日向鹰给拧了起来,从刚刚进来的地方迅速的离开了。

      过了一分钟后,三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一起来到了这间屋子。

      「呜……这实在是……」

      「赶快寻找有没有活口!调查这一家人的资料、封锁所有的路口,尽速布置成意外现场。」

      「队长,这里有些可疑……你看这边的水滴……」

※※※

      「呼……总算是没被那些家伙给发现……」龙煞背着日向鹰在一处暗巷里喘息着。这里离日向鹰的家已经有一段距离,此刻他们两个隐身在一条小小的巷子里面,不可能被刚刚的吸血鬼猎人给发现。

      「大……大叔,你知道是谁杀了我父母亲吗?」日向鹰握紧了拳头,咬紧牙关的说。

      「喔?这幺快就振作啦?」龙煞惊奇的看向眼前的小男孩说。

      「我要报仇!我要为他们报仇!大叔请教我怎幺变的跟你一样厉害吧。」说着,日向鹰朝着龙煞跪了下来并磕了一个头。

      这时的天空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突如其来的大雨「哗啦啦啦」的淋湿了两个人的身躯,「轰隆轰隆」的雷声开始在耳边出现。

      「啊?你要拜我为师?哈哈哈哈哈……有趣!这下有趣了!」龙煞突然放声狂笑了起来。「臭小子,杀了你父母的兇手,百分之百绝对是吸血鬼干的蠢事!」

      「吸……吸血鬼?」日向鹰的语气颤抖着。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龙煞嘴巴微微的扬起,露出了一个骇人的笑容,嘴里的獠牙展露在日向鹰的面前。「我……也是一个吸血鬼哦!」

      「轰隆轰隆!」一道闪电打在了龙煞的背后。日向鹰此刻看着眼前露出真面目的龙煞,发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不断的发抖着。

      「怎……怎幺会……」日向鹰慢慢的倒退爬着,惊悚害怕的看着龙煞。

      「你说你想要报仇,那你就必须要成为一个强大的吸血鬼猎人!你觉得你以后会有那个实力吗?」龙煞走近了日向鹰,居高临下的问。

      「我……我……」日向鹰看着龙煞,语气中充满了犹豫。

      「你你你,你怎幺啦?有话就快说,有屁就快放!」龙煞逼迫着日向鹰。

      「我以后一定要当一个强大的吸血鬼猎人!为我父母报仇!」日向鹰受不了龙煞的压迫,如同狗急跳墙一般的喊了出来。日向鹰也不管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吸血鬼,直接说出了他的目标。

      「哈哈哈……,居然敢在一个吸血鬼面前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想要当一个优秀的吸血鬼猎人,可要从小开始训练起啊!」接着龙煞在次把日向鹰给拧了起来,背在了背上。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日向鹰的声音不断颤抖着。

      「还能去哪里?走!我们回家。」于是两人在度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老婆、小雪,我回来啰!来看看我带了什幺回来。」龙煞打开了自家的大门一脸兴奋的吼着。

      「什幺东西啊?哎呀……湿淋淋的先不要进来啦,先等我拿一下毛巾。」一名女性的声音从家里响起,不久后拿着一条毛巾走到了玄关。

      「咦咦?这个小男孩是谁啊?」女人诧异的问着。接着不管站在一旁的龙煞,逕自给日向鹰擦起了头髮。

      「他跟你一样是个人类喔。他的家人都被吸血鬼杀了,以后想要当一个吸血鬼猎人帮他父母报仇呢!年纪正好可以当小雪的玩具……不是啦,是玩伴。」龙煞开心的解释着。并且想像小吸血鬼和小吸血鬼猎人战斗的场景,连自己都觉得很有趣。

      在听了龙煞的话之后,女人的眼睛闪过了一丝不愉快的回忆,因为自己的遭遇也跟眼前的小男孩差不多。

      「你不用害怕,因为我也是人类。」女人用温暖的眼神看着日向鹰说:「这位大叔虽然是个吸血鬼,但是跟那些野蛮的旧血族不一样,他是不会杀人的。不管怎样……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家人了。」

      日向鹰用惊讶的表情看向了女人。接着他看到了站在女人后面的一个小女孩,心中莫名奇妙的感到了一阵害怕。

      小女孩比自己矮了一些,拥有一头漂亮的黑色直髮还有白皙异常的皮肤。而让日向鹰感到害怕的是:那冰冷无情的眼神彷彿像冰冻万年的极地冰窟。

      女孩穿着黑蓝搭配的小蕾丝洋装,手中拿着一只兔娃娃。面无表情使她看起来就像一个精緻的人偶一样。

      「小雪,过来,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们家的新成员啰!对了……你的名子是……」女人温柔的问着。

      「我……我叫日向鹰。」

      「哦……你是外国人啊?不过倒是会讲我们国家的语言呢。小雪、小鹰,你们就先认识一下吧,以后就要再一起生活啰。」女人宠溺的摸了摸女孩和日向鹰的头说。

      「哈哈,没错喔!小雪,阿鹰他以后可是要当吸血鬼猎人的男人!所以你们可以说是宿敌,好好的虐待他吧!不过可别弄死他了哦,不然你就没有这幺好的玩具了……不对,是玩伴喔。」

      然后龙煞又把头转向了日向鹰说:「阿鹰,小雪可不是普通的吸血鬼喔。她的血统不知道为何发生了突变,或者说觉醒比较好?反正就是发生了异变。

      像我也只有五成的吸血鬼血统。小雪体内的吸血鬼血统居然把自己体内的人类血统给吞嗜掉,把体内的吸血鬼血统提高到了九成。以后肯定是新血族的最强战力,能够从小就和这种吸血鬼战斗真是你的福气。她可以帮助你成为强大的吸血鬼猎人,你要好好的把握机会喔。」

      「喂!」女人白了龙煞一眼,接着说:「你们两个赶快去洗澡吧,身体湿成这样就算你不感冒小鹰也会感冒的!等等洗好我弄东西给你们吃。」

…………

      这一年日向鹰五岁,龙雪四岁,龙静尚未出生。日向鹰以龙雪的玩具……不,是玩伴的身分在龙煞家住了下来。

      之后的每一天,日向鹰天天被逼迫着陪龙雪玩游戏。从摔跤到下棋,从高空弹跳到跳圈圈或捉迷藏。无论是什幺普通的或奇怪的游戏,他们通通都玩在一起。

      随着时间的经过,两个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成为了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一开始日向鹰对龙雪那莫名的恐惧感也随着互相熟悉而消失了。

      在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日子里,不管是玩什幺游戏或是在学习,结局永远都是一样的。龙雪无论是在什幺地方通通都赢过日向鹰一筹,无论是体力的部分或是脑力的部分。

      而他们最喜欢玩的游戏,不……应该说是龙煞最喜欢让他们玩的游戏,就是自由格斗!他甚至居然在自己家的地下盖了一座擂台,让两个小孩上去打架。还準备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和许许多多的训练器材摆着,简直成了一座小小的道场一般。

      刚开始日向鹰总是被龙雪给打的体无完肤。做为日向鹰输掉的惩罚和龙雪胜利的奖励,在日向鹰输掉的时候总会让龙雪小小咬了一口,吸食他一点点的新鲜人类血液。

      随着时间的经过和龙煞的战斗讲解,日向鹰渐渐的能够熟悉龙雪的动作。虽然还是以落败的结局结束战斗,可是至少不像以前那幺狼狈。日向鹰既平淡幸福又悲惨的日子,就这样持续了七年。

      这一年,日向鹰十二岁,龙雪十一岁,龙静六岁。

      这个小家庭遭到了吸血鬼猎人的偷袭,日向鹰与他的第二个家被迫分离。

      …………

      「妈!」龙雪悲泣的声音传进了日向鹰的耳里,让他的心中感到一阵阵的剧痛与纠结。

      但是日向鹰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动作,就算想出个声音也不可能。此时的他被龙煞用绳子给绑了起来塞在了一处隐密的地方,嘴巴也被胶带给黏了起来。

      没办法发出任何的声音的日向鹰流下了眼泪。他不断的想挣脱这绳索,可是越是挣扎这绳子却是勒得越紧。

      「小雪!赶快带着你妹妹逃走!这里由老爸来挡下,你快逃,等等老爸在跟上去!」龙煞大声的咆哮着。接着传进日向鹰耳里的,便是一连串战斗与破坏的声响。

      在过了大约五分钟之后,日向鹰被发现了。眼中的泪水模糊了日向鹰的视线,只能隐隐模糊的看到龙雪妈妈倒在地上,地板上流出了一大滩的血迹。

      眼泪不断的从自己的眼眶中流出,嘴巴却因为被封住了无法发出声音,只能「呜……呜……」的低啜着。

      一名身穿黑色外套的女子紧紧的抱住了他,轻声温柔的说:「以后不用再害怕了……吸血鬼都被我们赶跑了喔……」

      「真可怜……年纪这幺小就被该死的吸血鬼眷养当成血奴,妈的!我真恨不得杀光这世上所有的吸血鬼。」一道男音忿忿的说。

      不是的……不是的……伯父和小静……他们都是好人……不是所有的吸血鬼都是坏人……他们从不去猎杀人类……

      日向鹰身上的绳子被鬆开,嘴巴的胶带也被撕了下来。同时间,他也停止了哭泣,他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幺了。他也知道为什幺伯父会把自己绑起来,不让自己一起逃走。

      「小朋友,你叫什幺名子啊?」眼前的女子蹲了下来,那是一个拥有温柔眼神的女生。

      「日向鹰……你们……是吸血鬼猎人吧?」日向鹰控制着自己的音调不再颤抖。

      「嗯?」

      「请……请让我变的跟你们一样,我想成为一个吸血鬼猎人!」日向鹰抹掉自己的泪水,用无比坚定的眼神看着眼前略显惊讶的女生说。

     

      在这之后,日向鹰开始接受了教会的魔鬼训练,日复一日地为了成为一个强大的吸血鬼猎人而不断的磨练着自己。在教会里有着许多跟日向鹰一样因为吸血鬼而陷入不幸的孩子。他们一起学习知识,一起学习战斗。为了成为吸血鬼猎人,他们忍受着非常人能够忍受的训练与折磨。

      大部分的孩子忍受不了痛苦磨练而退出,最后成为教会的后勤人员。只有少部分的菁英能够存留下来,而日向鹰就是那所谓菁英之中最为强大杰出的一位。这样的日向鹰受到许多长辈的看好。

      在教会的日子已经过了十年,这一年日向鹰二十二岁。死在他手下的吸血鬼已经是不计其数,亲生父母的仇却不知道如何去报。因为始终不知道查不出兇手是谁,又或者……那个吸血鬼早已经被其他的吸血鬼猎人给杀掉了。

      自己身上的悲剧已经无法挽回,日向鹰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阻止同样的悲剧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这一天当日向鹰独自在执行任务时,出乎意料的遇见了一名他平生以来,所见识过最为可怕的吸血鬼。

      夜晚的星空被乌云与光害所掩盖着,在日向鹰脚底下的是每天庸庸碌碌的车水马龙。猛烈的寒冷季风呼呼的吹拂着,但却不足以构成真正的寒冷。

      真正的寒冷来自于心里。

      透彻的寒意从日向鹰的脚底板凉到了头顶上,如同在自然界里被毒蛇所盯上的青蛙一般。就像是遇见了自己的天敌,这是恐惧……极度的恐惧!

      如同小时候见到自己母亲被吸血鬼啃食的那时,他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跑。可是吸血鬼猎人的身分与心里某一个奇异的感觉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能逃!绝不能逃!

      他看向了眼前的女性吸血鬼,把心里的恐惧压了下来。十年的教会修行早就让他拥有了控制情绪与表情的能力,谁都察觉不到他心里真正的波动。

      这个女性吸血鬼穿着一套黑色与蓝色搭配的蕾丝长裙,轻盈的裙摆与黑色柔顺的长髮随风飘逸着。她拥有着白皙到宛如豆腐一般的皮肤,和身上穿的衣服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如同一个雕刻精緻的人偶一般,拥有着绝世美艳的脸庞却始终面无表情。漆黑的眼神如同死寂的地狱深渊,没有任何的光泽透出。在这个吸血鬼身上看不到任何可以联想到「情感」的颜色。冰寒彻骨,冷酷无情。

      「你身上……有我熟人的味道,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了。」那名女性吸血鬼轻轻的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接着便消失在了夜空当中。

      太快了!不过……还应付得来!日向鹰从一开始就不敢放鬆自己的神经,在女吸血鬼开始动作的那一瞬间,他早已拔起自己的两把手枪準备迎击。

      …………

      在过了五分钟之后,遍体鳞伤的日向鹰被女吸血鬼给拧在了手上。那女吸血鬼却是毫髮无伤,只是身上的洋装少数破了几个洞,看起来是不能穿了。

      在下一刻,女吸血鬼朝着毫无反抗之力的日向鹰脖子咬了下去,面无表情的美丽脸庞在此刻居然浮起了一点点几乎看不见的浅浅微笑。

      「小鹰,好久不见……过了十年你还是完全没有成长,一样是这幺的弱呢。」龙雪在日向鹰的耳旁轻轻说着。

      「你是……小雪?」日向鹰气若游丝的问着。

      龙雪没有回答,只是提着日向鹰消失了在这夜色之中。

      …………

      「爸我回来了,顺便带了一个熟人回来。」打开了家门,龙雪的声音不大却响彻了整间屋子。

      「什什什什……什幺?小雪你居然带别人回家?」一阵劈哩啪啦的东西翻倒声不断的响起,接着日向鹰看到一个壮硕的男人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

      「伯……伯父!」花了十年的时间在日向鹰心中建造起来的那道心墙快速的崩毁,视野也逐渐的被泪水弄得模糊了起来。

      「……小鹰?哇!几年不见你已经长那幺大啦?怎幺啦?看你全身是伤的样子,又被小雪给欺负了是不是?哈哈哈……就算长大了也还是赢不过我们小雪啊?」龙煞看到日向鹰一开始有些惊讶,但很快就一边大笑一边「啪啪」的大力拍着日向鹰的肩膀。

      「伯父,很痛耶!」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是映在日向鹰脸上却是满足的笑容。

      「好了,就先饶过你一次。你去洗澡和疗伤吧!我来去準备吃的给你,等等可要好好的聊聊,讲你这几年过得怎幺样。」说完,龙煞便直接走向屋子内。

      「好的。对了,怎幺没有看到小静?」在日向鹰的印象中那天真年幼的龙静现在应该也已经长大了,可是怎幺却都不见蹤影?

      「小静她正在寄宿学校读书呢,大概还要再过几个礼拜才会回来吧。」龙煞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寄宿学校?」吸血鬼的寄宿学校吗?

      「其实呢……小静的体质有点特殊,是恰恰跟我相反的类型。」龙雪一边解释一边走回屋里。

      「就像我的体质是吸血鬼血统无端爆增,而小静的吸血鬼血统却只有不到一成。所以比起吸血鬼来说,她反而还比较像人类。我和老爸决定把她当成一个人类抚养长大。毕竟我们的作息不同,比起跟我们一起生活还不如让她去就读寄宿学校反而比较好一些。」

      「原来是这样啊。」日向鹰恍然大悟的说。接着在龙雪的带领下进行了疗伤与清洗,一家三口畅谈了整整一夜……

      在这之后,日向鹰与龙煞一家人又开始有了秘密中的往来。日向鹰也曾经暗中去探望过龙静,就这样一直持续到现在。

      ※※※

      「你……是跟够了没?不出来的话难道还要让我亲自把你揪出来吗?乱葬。」冰冷的低音从日向鹰的嘴巴中说出。

      在这做新兴的城市中有好几个跟不上时代变化而被遗忘的角落。这里是一处工业区,周遭是无数个铁皮屋工厂,每间工厂都拉下了铁门。在这个时间点,没有任何一间工厂有人在,只剩下暗夜与寂静。

      日向鹰手里的两把手枪早已蓄势待发。把警觉提到了最高点,随时準备突如其来的战斗。这是日向鹰在教会的十几年训练生活中所养成的习惯,如同呼吸一样的自然,从来没有放鬆戒心过。

      不过这几年来他找到了唯一自己可以休息的地方,那就是有龙煞和龙雪所在的那个家。他不会允许有人在破坏掉这个家庭!如果真的逼不得以的话,杀死自己同侪的这种事日向鹰也做得出来。

      「没想到你居然和吸血鬼有勾结啊。不过放心吧,我没有要跟教会揭发你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做个交易而已。」一名男子带着狡猾的笑容从阴暗处走了出来。他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髮,虽然是抱着一把两公尺长的大太刀,可是却感觉他可以瞬间抽出刀来攻击敌人。

      「什幺交易?」日向鹰站在原地冷冷的问。

      「不要这幺紧张嘛。」乱葬一边笑着一边从暗处朝着日向鹰走了过来。「我们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合作无间的战友吗?」

      日向鹰举起手上的黑枪,瞄準着乱葬说:「站住!我劝你马上停下你的脚步,否则不要怪我开枪。」

      「没想到你的枪居然是用来描準战友的……」

      「砰!」

      正当乱葬还在说话的时候,在他的脚边突然出现了火花。接着乱葬马上停止了脚步,斜眼看向了地上冒出一点焦黑的弹痕。

      「废话少说!你到底想做什幺交易?」

      「也没什幺。你似乎很受到那些吸血鬼的信任吧?只要我们好好的计画一下把那些吸血鬼骗出来进行围杀,我们就能够得到一笔极大的功劳。到时候的利益可不是盖的!」乱葬讽刺的笑着说:「你也是个吸血鬼猎人,是不会拒绝的吧?」

      「听起来我的确没有必要拒绝你……」日向鹰低声说着:「因为直接杀了你就好了!」

      「砰!」的一声随即响起,日向鹰直接朝着乱葬开了一枪。

      「锵!」乱葬不知道什幺时候拔出的刀,直接把日向鹰射出的子弹给劈开。接着迈起脚步冲向了日向鹰。

      「啊哈哈哈……其实我早就想宰了你很久了!我要以勾结吸血鬼的罪名肃清你。」乱葬脸上扬起了疯狂的笑容,似乎是期待这一刻很久了。

  • 名称:天蓬元帅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1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