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动漫超清

      开始了!徐凌宛如从原地瞬间消失了一般,爆发出极快的瞬间加速度冲向了偏离蜥蜴人首领的一个方向。

      「嗄滋!」随着蜥蜴人首领发出了一声怒吼,所有的蜥蜴人全都开始活动。大量的长枪如同波浪一般波涛汹涌的朝着徐凌袭来。

      「果然真是恐怖的团结力啊!如果硬闯的话马上就会被这恐怖的长枪浪涛给淹没了吧?不过……如果是这样呢?」在面对着恐怖的攻击袭来之际,徐凌却是笑了出来。

      徐凌抬起了右脚,所有的魔力快速的集中在右脚之处。他的脸上带着狂妄的自信,接着重重的往地上一踏!

      「砰!」震撼心灵的恐怖巨响响起,巨大裂缝以网状的型态从徐凌的脚底快速蔓延了出去。

      彷彿地震一般,在徐凌周围的蜥蜴人全部都出现重心不稳的现象,正在想办法维持自己的平衡。在这一瞬间,原本排列整齐的阵型变成了一盘散沙。

      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徐凌马上冲进了散乱的蜥蜴人之中,抢走了一只蜥蜴人的长枪并刺穿了另外一只挡在眼前的蜥蜴人。

      先逃出包围网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徐凌抢过长枪,一只一只的了结了眼前的蜥蜴人,但是蜥蜴人却也很快的恢复了阵形,再度的把徐凌给重重包围起来。

      奇袭只能靠一次,接下来就真的要拼上所有的力量了!

      已经恢复阵形的蜥蜴人部队井然有序的朝着徐凌开始一阵一阵的长枪攻击。而徐凌一边不断闪躲着攻击,一边双手握着长枪,以强大的蛮力扫除着挡在眼前的蜥蜴人。

      啧啧……这样的话真的会死啊……既然你们要这样围殴的话,那就来製造一场大混战吧!

      徐凌双手护在胸前完全放弃了攻击,只全心全意的注意闪躲与往前猛冲。

      有了魔力的防护,蜥蜴人的长枪攻击并不会对徐凌造成可怕的伤害。但是大量受到攻击的话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在全身上下受了不少刺伤之后,徐凌终于冲出了蜥蜴人的包围网。接着他死命的狂奔,在他身后有着大量的蜥蜴人不断的追击着。

      而蜥蜴人首领看见了徐凌所奔跑的方向,不禁微微的瞪大了眼睛,身体不断的紧张发抖起来,以最大的力气喊向了出来。

      「无论使用什幺手段,谁赶快去把他给杀死!」

      收到了指令的蜥蜴人,却发现了他们已经追不上徐凌了。在直线冲刺的状况下,徐凌与蜥蜴人的距离是慢慢的越拉越远。

      在这时,所有的蜥蜴人像是有了共识一样全都停下了脚步,并同时把手中的长枪往前射出去。满天的长枪宛如落雨一般朝着徐凌倾洩而下。恐怖的覆盖範围让徐凌完全无法闪躲,眼看着徐凌就即将要被刺成刺猬……

      「喂喂,臭小子,给我小心后面啊!」

      「后面?我操!」听到加尔托斯的警告声,徐凌转过头看到了如同雨点般往自己投射而来的长枪。

      难道这次自己真的玩太大了吗?绝望的心情涌上了心头,但是徐凌不可能放弃!

      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活着回到领地,保护那群善良的人!徐凌停下了脚步看着那恐怖的枪雨。此时连徐凌都没有发觉到自己的专注力不断的提升、提升、再提升……

      在这恐怖的覆盖範围之下,想要闪躲过去是不可能的。那……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全部挡下来!」

      在徐凌的眼中,长枪掉落的速度彷彿是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感觉一切都像是进入了慢动作。此刻他的头脑无比的清晰,所有长枪的动向全部都被徐凌掌握在他的脑海中。

      在长枪之雨距离徐凌不到一公尺的时候,徐凌的手毫不犹豫的往前刺出。

      抓住了面前最接近自己的长枪,徐凌微蹲了下来甩动手上的长枪,把自己面前接连而来的恐怖枪雨全部挡下!

      「喂!小子回神了,还不快跑!」

      「咦……哦哦!」在徐凌的周围,全都是插在地上的满地长枪。只在自己的面前留下了一小块空地,因为射到徐凌前面的长枪全部都被他给挡开了,而就连徐凌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幺做到的。

      接着徐凌无视了在稍远处全部傻眼的蜥蜴人,转身拔腿就跑。看到有大量插在地上的长枪阻碍着他的前进,徐凌乾脆握住一支长枪,把自己的身体给撑了起来,跳跃到长枪的上头。

      接着徐凌宛如施展出了轻功一般,踏着长枪的尾部开始飞速的往牢笼区飞奔而去。

      有了魔力的帮助,徐凌靠着身体强大的平衡感,就算是在一根一根的长枪上面也像是在平地一般的顺利奔跑着。

      过了不久,徐凌总算是跑到了关着许多猛兽的牢笼区,发出了这幺大的一个骚动,没有一支猛兽现在还是在安稳的睡觉着。

      牠们全部都用渴望的眼神看向徐凌,用复仇的眼神看向了徐凌身后那些一只又一只往这里追击过来的蜥蜴人。

      「吼吼吼吼吼吼!」

      「哞哞哞!」

      「嗄吱嗄吱!」

      连犹豫都没有犹豫,也不必害怕猛兽们会攻击自己,徐凌从一个个牢笼的外头打开了门栓,将里头的猛兽一只接着一只全部都释放了出来。

      徐凌连里面关着什幺样子的猛兽都没有去注意,只是快速的打开了每一道门。只一下子所有的猛兽都被释放了出来,蜥蜴人们与大量的猛兽群各占一边,一场群战随触及发!

      「吼!」一只通体灰毛、头上长着两支弯角,体形看起来像一只巨大的长臂猿猛兽,在朝着月亮怒吼了一声之后,向那大量的蜥蜴人部队猛扑了过去。

      有了第一只猛兽的带头,其余的猛兽也跟着冲了上去。这些猛兽各自亮出了自己的尖牙与利爪,恨不得把所有的蜥蜴人通通分尸吃进自己的肚子里。而蜥蜴人的部队也再次架起了长枪,与狂爆的猛兽群开始了大规模的撕杀。

      「总算造成一片混乱了,这样我借机逃跑的生存机率就大的多了……」正当徐凌这幺想的时候,「砰!」的一声,一个庞然大物降落了在他的前面。

      拥有着粗壮纠结的肉体,蜥蜴人首领手上拿着一把古朴巨刀,以极为恐怖的眼神盯着徐凌瞧。

      「该死的渺小人类……在解决那些失控的猛兽前,我要优先处决你!」蜥蜴人首领盯上了徐凌,挥动手上的巨刀朝着徐凌横劈过来。

      徐凌睁大了眼睛,连忙一个后空翻紧急闪过了蜥蜴人首领的劈砍。接着徐凌往蜥蜴人首领的反方向拔腿就跑,一头钻进了群兽与蜥蜴人的大混战之中。

      「死人类,你是不可能逃的出去的!」蜥蜴人首领奋身一跳,也冲进了大混战之中,接着双手握住大刀,开始往四周开始狂砍。

      蜥蜴人首领周围的猛兽几乎都被一刀两断。鲜血不断的濆溅,此地一瞬间血流成河!

      蜥蜴人首领在分尸了猛兽之后,不断抓起了巨大碎块往徐凌的方向猛丢。巨大尸块不断在徐凌的头上呼啸而过,却没有一个是準确击中徐凌。

      「小子,你为什幺要逃跑?」加尔托斯的声音从脑中响起,徐凌的速度稍微减缓了一点,以便他能够专心听到加尔托斯的话。

      「为什幺?因为蜥蜴人的数量太多我应付不来啊!现在我救出这些猛兽造成混乱,刚好给了我一个最好的逃脱机会。等我平安出去之后再找办法寻宝不是吗?」

      「之前是有许多的蜥蜴人造成你现在需要逃命没错,但是现在呢?应该不致于让你需要逃跑了吧?」

      「……什幺意思?」徐凌又慢下了一点,开始观察起了自己身边正在进行的混战。

      巨大的猛兽们一只接着一只的倒下,身上插满了浸血的长枪。而蜥蜴人部队也是损失极大。被巨爪抓死、被巨角贯穿,或者是被踩死、咬死……几乎四处都可见倒在地上的蜥蜴人尸体。

      而蜥蜴人首领现在正朝着自己追来,顺手杀死挡在他行进路线之上的猛兽。每杀死一只就朝着徐凌丢来一块猛兽尸体,想要减缓徐凌的逃跑速度。

      「现在的状况,牠不正是最适合你的磨练对手吗?而且只要杀死牠,部落的宝物不就手到擒来了?」

      「可是我没有武……」看着遍地的蜥蜴人与巨大猛兽的尸体,满地散落的长枪让徐凌把「我没有武器」这句话给硬生生吞了下去。

      接着徐凌弯下了腰,左右手各拿起一把长枪缓缓的站了起来。再回过头来看向了那持续砸过来的尸块。

      「老子不反抗,你当我是好欺负啊!」徐凌怒吼一声,左右手的长枪齐齐射出,命中了两块飞过来的巨大尸块。

      强大的力道让这两块巨大尸块倒飞而去,「轰隆」一声降落在蜥蜴人首领的脚边。

      这下蜥蜴人首领停下了手边的杀戮,看着徐凌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只会逃跑的人类,终于跑不动想要开始无意义的挣扎了吗?」

      「跑不动?怎幺可能!我只是想打烂你那张臭嘴脸而已。」冷笑了一声,徐凌再次捡起了两支长枪瞄準了蜥蜴人首领的头颅全力掷出。

      锐利的长枪划破空气,发出了「咻咻」的磨擦声,长枪的飞行速度几乎堪比以前在以前世界上的手枪子弹。

      「砰!」「砰!」蜥蜴人首领用熟练的刀法把两支长枪毫无困难的给劈开,接着又再次迈开了脚步朝着徐凌猛冲。

      一支又一支飞射而来的长枪完全无法阻止蜥蜴人首领前进的脚步,几乎只再一眨眼之间,蜥蜴人首领就冲到了徐凌面前。

      「受死吧,人类!」巨大的骨刀宛如要把大地给劈开,以极为恐怖的气势往徐凌迎面斩下。

      「砰!」随着巨刀落地的响声,一条巨大的裂缝从刀下迅速的往外延伸。而以敏捷动作闪过攻击的徐凌,趁势朝着蜥蜴人首领的身体刺出了手中的长枪。

      「啪!」「咦?」

      徐凌所刺出去的长枪一把被蜥蜴人首领的右手给抓住,接着一股巨力从长枪处传来,徐凌整个身体被往上甩了起来。

      蜥蜴人首领握住了长枪的前部用力往天空一甩,同样是握着长枪的徐凌也被甩了起来。双脚离地的徐凌,被抛飞到了大概有十五米高的天空之中。

      「糟糕了!」徐凌的视野越来越宽广、耳边缠绕着风声,被抛飞到天空之中的徐凌没有地方可以施力,无法闪躲蜥蜴人首领的攻击。而靠着手上这把已经受损的长枪明显无法防御住蜥蜴人首领手上的那把巨刀。

      果不其然,蜥蜴人首领也奋力一跳。双手紧握住手上的那把古朴大刀,扭动腰肢、摆动强壮的双臂,以最为狰狞的表情撩起了刀子,使尽了全力往身处在半空之中而无法移动的徐凌斩去。

      「可恶!」爆发出雄厚的魔力,避无可避的徐凌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来跟蜥蜴人首领硬碰硬。

      握紧手中的长枪,黑色魔力也蔓延上长枪的枪身,整把长枪都被黑色魔力给覆盖住。

      接着徐凌握住长枪使尽全力往下突刺,与蜥蜴人首领的巨刀正面冲撞。

      「劈哩啪啦……」在两把武器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徐凌所拿的长枪几乎支撑不到一秒中就被巨大石刀给势如破竹的摧毁掉。

      正当巨大石刀正快要劈开徐凌身体的那一霎那,一道飞影闪了一下,以极快的速度把蜥蜴人首领的身体给撞开。

      在那道飞影撞飞了蜥蜴人首领之后,徐凌平安无事的降落到地面上半蹲着。狂跳的心脏充分的表示刚刚有多幺惊险。

      自己所拿的长枪根本无法与蜥蜴人首领的巨大石刀匹敌。正面命中的话,即使不死也一定会重伤,好在有什幺东西冲出来救了自己一命。

      徐凌看向了蜥蜴人首领被撞飞的那个方向,发现有一只体型并不是很大的狼在与蜥蜴人首领对峙着。这只狼通体银毛,在月光的照映下闪闪发亮,还有着几撮被鲜血染红的毛髮。

      而对面的蜥蜴人首领正用牠的左手摀着自己的小腹处,深红的鲜血缓缓流出。在他右手所拿着巨大石刀插在了地上,蜥蜴人首领双眼泛红的盯着对面的银狼。

      「是斗技场上烧了巨大蜘蛛的那只狼,是牠救了我?」看清了另一头的情况,徐凌顿时明白了刚刚究竟是发生了什幺事情。

      缓缓的站了起来,徐凌的双手再次拿起两把插在地上的长枪。稍微平静了一下心情,準备再次投入战斗之中。

      「喂!臭小子等一下,那只蜥蜴人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啥?」徐凌停下了脚步,重新看向了对峙中的蜥蜴人首领与银狼。

      此刻的蜥蜴人首领全身不断的颤抖着。腹部的鲜血如小河一般不断的流出,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愤怒倒了极点而扭曲变形。接着牠拔出了右手插在地上的石刀,做出了让银狼与徐凌同时感到错愕的事情。

      蜥蜴人首领开始刺向躺在他周围地上的蜥蜴人尸体。又砍又刺的蜥蜴人首领不断分尸着同类的尸体。

      这样的残暴行为让徐凌和银狼都感到疑惑,不知道该怎幺行动。

      突然间,徐凌发现了四周的蜥蜴人们不再与猛兽缠斗。而是各自撤退,似乎是在躲避什幺的样子。

      「难道说……?」徐凌仔细的观察着蜥蜴人首领,发现牠手上的巨大石刀就彷彿再吸血似的。每刺一次蜥蜴人的尸体,这一把巨大石刀就变红一分。

      渐渐的,蜥蜴人首领手上的巨大石刀早已经不是石头一般的灰色,而是变成了深沉的暗红色。

      「熬呜!」银狼嚎叫了一声,接着迈开脚步,朝向蜥蜴人首领撕咬过去!

      蜥蜴人首领的气势显然是越来越强,手上的石刀逐渐的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在这样下去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最好的办法除了逃跑之外就是抢先攻击,直接打断蜥蜴人首领的行为!

      「嗄吱吱吱吱吱!」蜥蜴人首领朝着天空嘶吼一声。在他的双眼突然之间变的通红、浑身的肌肉隆起、血红色的血管浮出了肌肉表面,看起来已经是完全失去了理性。

      接着牠看见了朝向自己奔腾而来的银狼……

      「危险啊!」徐凌大喊了出来,同时把手上的长枪投掷出去。

      蜥蜴人首领大刀一挥,那把长枪瞬间就被斩成了碎末。用左拳击向了银狼,恐怖的拳压在空中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拳头的速度比起之前提高了三四倍,已经近在咫尺的银狼几乎无法避开。

      就在这时,银狼全身的毛髮突然开始飘动,细小的银色火苗从身体周围窜出。接着在一瞬间爆发出强大的银色火焰,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砰!」一声巨响,浑身被银色火焰所包裹住的银狼被击飞了出去,狠狠的飞撞到了一旁的山壁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山壁上出现一个小坑,之后银狼虚弱无力的掉了下来。

      蜥蜴人首领抡起了巨刀朝向银狼纵身一跃,迎面朝着躺在地上的银狼斩去。

      正当蜥蜴人首领的巨大石刀要落下的那一霎那,一股恐怖的压力从旁边传来。感受到这股压力,让蜥蜴人首领不得不先解决掉旁边这个麻烦。

      这个恐怖的压力自然是从徐凌身上发出的。

      随着蜥蜴人首领的跳跃,徐凌在冲刺之后也随之跳了起来。在右手拳头上凝聚了徐凌现在所可以压缩的最大力量,那是宛如黑洞一般漆黑与充满着毁灭性的力量。

      蜥蜴人首领在半空之中扭动身躯,舞动巨大石刀朝向徐凌斩去。

      在下一刻,徐凌的拳头与蜥蜴人首领的巨大石刀相互碰撞,恐怖的冲击力把蜥蜴人首领狠狠轰飞!而徐凌落在了银狼的身前,拳头上有一条淡淡的血痕。

      「刚刚你救了我一命,现在我也救你一命。」转过头来,徐凌笑着对银狼说。

      银狼缓缓的站了起来瞧了徐凌一眼之后,便又看向了被击到远方的蜥蜴人首领。

      徐凌也看向了蜥蜴人首领,现在可不是连络友情的时候。首先要把这只看起来狂爆化的蜥蜴人首领给打倒才行。

      接着徐凌重新握紧了拳头与银狼同时冲了上去,而蜥蜴人首领也重新提起了巨大石刀冲了过来。三只兇狠的猛兽快速的战在一起,所经过的地方就如同飓风肆虐过一般,整个部落几乎被他们给摧残的近乎废墟。

      美丽的银色火焰之狼、黑色魔力缠身的徐凌与深红色肌肉纠结的蜥蜴人首领,在这夜空之下不断的交缠战斗着。

      恐怖的高速移动形成三条不断交错的影子,短短的几分钟内三只猛兽已经交手战斗了近千次。

      论单体战力,徐凌或银狼任何一只都不是狂爆化后的蜥蜴人首领对手。

      但是在他们两个相互合作之下,竟然是有逐渐压制蜥蜴人首领的趋势!蜥蜴人首领身体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动作逐渐持缓,在徐凌与银狼的猛攻之下渐渐的败下阵来。

      在银狼挑开了蜥蜴人首领的巨大石刀之后,蜥蜴人首领一个重心不稳,顿时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破绽。

      「最后一击了!」徐凌飞跳起来,拳头上缠绕着浓黑的魔力,往蜥蜴人首领的脸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徐凌的拳头紧紧贴着蜥蜴人首领的脸颊,实打实的命中!徐凌甚至能从拳头上感受到蜥蜴人首领全部粉碎的牙齿。

      「噗……」蜥蜴人首领被打倒再地上,口中吐出了鲜血与已经粉碎掉的牙齿。

      撑着巨大骨刀,蜥蜴人首领既疲累又狼狈的站了起来。双眼的瞳孔不再是充满血色的通红,而是如同之前的土棕色,看起来已经是恢复了理性。

      「呼……你们这群渣渣……没想到可以把我逼成这种地步……看来得要使用那招了……」蜥蜴人首领看起来是极端的愤怒。

      但是他对于接下来要使用的招术看起来也不是很有把握,像是有所顾忌似的,似乎不是可以轻易使用的最大杀招。

      「还有什幺绝招吗?」徐凌手掌抱住自己的拳头,脸上带着充满自信与战意的笑容说:「该不会只是虚张声势吧?」

      「哼……你们马上就会面临死亡了,好好的享受活着的最后几秒钟吧。」在说完之后,蜥蜴人首领的巨大石刀插再自己面前的地上。跪了下来、双手伏地,并且以非常虔诚的口吻开始讼念着徐凌听起来像是某种咒语的东西。

      在这一霎那,巨大石刀突然放出了一道深红色的光幕,在光幕之上似乎还有无数的古老符文再四处流窜着,并且把蜥蜴人首领与巨大石刀通通笼罩再里头。

      「喂!小子,该逃命了。」加耳托斯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说出的内容让徐凌不禁心头一惊。

      「接下来要面对的可不是这幺简单的东西喔。」

      「牠打算要做什幺?」

      「看牠的样子应该是要召唤出牠们的守护神,而这种等级的已经远远超出你所能对付的範围了。所以你还是快逃吧!」

      「不能够阻止牠吗?」

      「白癡!你没看到那个红色光幕吗?那就是在召唤期间所用来保护施术者的魔力防护罩。虽然已极大的力量可以强行打破,可是现在你还远远不够格。老子叫你快逃你还再这边啰嗦什幺?」

      「可是那只银狼……」徐凌依然是没有向后移动脚步,而是看向与牠一起战斗的那只银狼。

      「喂喂!牠要召唤出大家伙来啰,好像不是我们能够对付的,我们先逃吧?」

      银狼一动也不动,在瞄了徐凌一眼之后,专注的看向了蜥蜴人首领。眼神中充满兴奋且期待的战意,银色火焰在度从牠的毛髮中窜升。

      随着蜥蜴人首领的咏唱,红色的光幕越来越凝实,渐渐变成了像是一个红色的蛋壳一般。无数的符文在这蛋壳之上快速流转着。正当那红色蛋壳快要变成完全不透明的时候,异变突起!

      「吼!」一道粗大的白色火柱以极为恐怖的声势轰到了红色蛋壳的旁边三公尺处,恐怖的冲击力以白光降落的那一点四散开来。无法抵抗的力量直接把徐凌和银狼给轰飞的远远的。

      而距离那道白色光柱最近的蜥蜴人首领,更是惨不忍睹。

      包围住牠的红色防护罩瞬间被轰碎成一块块的零散碎片。里头的蜥蜴人首领浑身是血,而且受到了大量的灼伤,与巨大石刀一起被轰飞到了另一个方向。

      「好痛……怎幺回事……牠召唤成功了吗?」

      被余波给震飞的徐凌摸了摸自己撞到石壁的后脑。在看清楚眼前的情况之后,他不禁吓的瞪大了眼睛。

      一阵极为躁热的热风从面前拂来,整个蜥蜴人部落的温度顺间飙高,就连现在只批着一条兽皮短裙的徐凌也不禁开始狂冒汗。

      「我靠……这怎幺打的赢啊?」

      蜥蜴人部落里所有的屋子与关猛兽的牢笼全部都无端起火,熊熊的烈火无情的慛残着这个部落,发出「劈哩啪啦」的燃烧声。原本漆黑的夜晚被无数的火光也映照成像白天一样的明亮。

      「不……召唤的过程被中断了。那只蜥蜴人首领召唤失败,造成这种情况的是别的什幺东西。」加尔托斯语气沉重的说:「不过……这个东西的强度大概不会比蜥蜴人首领所要召唤的那只还要弱!」

      徐凌望向了刚刚巨大光柱所降落的位子。底下的岩石已经完全的溶化,形成了一个直径大约十米,全都是红色岩浆的小型池塘,而这个池塘的範围似乎还再逐渐的扩大。

      而在更远的地方,则是那只全身受到恐怖灼伤的蜥蜴人首领。

      如果不是有那一层红色防护罩抵抗了第一波的冲击的话,现在的蜥蜴人首领大概已经被烧成灰烬了吧?

      「啪……啪……」一阵翅膀拍动的声音与猛烈的狂风从上空之中传来。随之降临的还有令人窒息的恐怖压力,这里所有的生物心中都莫名奇妙的出现了恐惧感。

      彷彿整个世界都压了下来。无论是那些残存的蜥蜴人或者是狂爆的猛兽,没有一只生物还能直挺挺的站再这个地方。

      徐凌也感受到了这份压力,觉得胸口气闷、他的双手双脚不断的颤抖着,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接着把头往上望,一股恐怖的气场深深的灌进了徐凌的胸口之中。徐凌甚至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心中窜起了绝望与无比的恐惧。

      那是一条无比巨大的黑龙,张开了翅膀几乎快盖住了整个天空。

      黑色的鳞片被火光给照的闪闪发亮,在巨大的龙首之下留着许多雪白的鬍鬚,看样子是活了许久的成熟老龙。黑色火龙的暗金色眼眸紧紧盯着徐凌,恐怖的视线彷彿要射穿徐凌的心灵。

      「人类!反抗是无用的……乖乖的说出来吧……你们把我的孙女给带去了哪里了?」

      「你这白癡,谁要诱拐你的孙女啊?」

      徐凌大吃一惊,究竟是谁有如此强大的魄力?居然敢对这头恐怖的黑龙如此出言不逊。

      正当他想要转头查看周围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身体完全失去操控能力了。接着他发现自己居然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抬头挺胸且毫不畏惧的瞧着那头老黑龙看。

      「你这头臭黑龙不好好待在你家深渊里,还把自己的孙女给搞丢了?你这爷爷是怎幺当的啊?」

      加尔托斯原来是你!你想要害我死在这里吗?这种程度的怪物是怎幺样也打不过的吧?道歉啊,赶快给我道歉啊!徐凌在心中无比紧张的吼着。

      可是现在的他却没有办法控制他的身体,也没有办法干涉加尔托斯所作的一切行为。

      不过也因为加尔托斯和他进行了灵魂附体,黑龙的威压感觉起来已经没有之前那幺的强烈,徐凌下意识的鬆了一口气。

      「你这家伙,竟敢对高贵的龙族如此不礼!罪该万死!不过我还有事情想要问你,再让你苟活一时也无伤大雅。你们这些人类究竟是把我的孙女带去哪里了?」

      「我在这个地方可从没有发现过幼龙哦!倒是你……如果找不到你孙女的话,你该不会就打算这样杀进人类疆域里去吧?」

      「哼!你们人类夺走我的果果,就算会招惹人类的那些强者,我也要冲进你们人类的领地里面把我的果果抢回来!」

      「呼呼……没想到你的决心这幺强啊。不过那些老怪物大约也不希望你们这种等级的在人类疆域里面战斗吧?这可不是一两个城镇毁灭的问题了喔,不考虑用理性一点的方法吗?」

      「理性?果果都被你们人类给抓走了我还跟你们谈什幺理性!我居然会在这里浪费时间在跟你这弱小的人类说这幺多,如果你不知道果果下落的话,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啊啊……似乎如此呢?我的确不知道你孙女的下落,但是你能不能杀死我还不一定哦?」加尔托斯从容不迫的说,感觉他面对的并不是体积大上自己几千倍的黑龙似的。

      「哈哈哈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类啊!明明感受不到什幺力量却可以这幺的从容不迫,居然还可以在我的威压之下抬头挺胸的站着。看来你在人类之中也不是什幺简单的人物?」

      「嘛……这家伙大概……可以算是一个领主吧?如果时间在长一点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和你一战了哦。」

      「和我一战?哈……哈哈哈哈哈……听你的口气讲,难道说你认为你真的有那个力量可以与我战斗吗?你这不知只活了几年的小家伙想要和我这四千岁的深渊魔龙战斗?」

      「这种事……不试试看怎幺会知道呢?」说完,徐凌朝着前方走了两三步,渐渐的调息体内的魔力。

      「以弱搏强……已经快五千年没有这幺做过了吧?以现在的强度不知道可以支撑多久呢?算了算了,这也是帮你快速强化的一种方法……」加尔托斯低声喃喃的自言自语,只有加尔托斯与徐凌自己听的到。

      而听完加尔托斯所说的话之后,徐凌心中不禁冒起了一股强烈不详的预感。

      「哈哈……有趣!好久没看到如此出言不逊的人类了,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那个本事,就让我好好的看看吧!」

      说完,巨大黑龙朝着徐凌喷出了直径有十米大的恐怖火球。

      在黑暗的半夜里,这一颗火球彷彿一颗流星一样放出强烈的光芒,所经过地方的空气全部都被高热给燃烧的扭曲模糊。

      徐凌的视野逐渐的被这颗巨大火球给吞没。突然间,彷彿无穷无尽的黑色魔力从他的身体涌了出来,而且伴随着是至今为止所遭遇过的,最为恐怖的剧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徐凌的惨叫声再脑海里回响着。

      恐怖的剧痛让他恨不得赶快失去意识,但是在之前改造身体的剧痛经验让他有了强大的意志力。而加尔托斯也控制着不让他失去意识,否则对灵魂产生什幺影响的话可就糟了!

      「啪滋啪滋啪滋啪滋……」浓稠的黑色魔力覆盖在徐凌的全身上下,身体不断的发出骨骼迸撞的声音。

      接着徐凌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拔高起来,原本一百八的身高不断的飙升……两百……两百一……两百二……两百五……居然是长到了三百多公分才停了下来!

      不只如此,徐凌的后背处居然长出了两片巨大的肉翅。屁股处多了一条黑色的尾巴,兴奋的摇来摇去。清脆的眼珠子顿时变得如同血一般的鲜红。头上长出了两个像是羊角一样弯曲的角,原本蓝色的短髮长成了一头漆黑色的长髮。

      现在的徐凌活脱脱就是一个恶魔的样子!而且还带着一种特别妖异的帅气美感。只不过他本人完全没有察觉到,反而是被身体变化所带来的痛苦给折磨的痛不欲生,简直生不如死。

      「看来能变化到这样子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了啊,在下去的话就直接死了。不过果然还是这样子的身躯比较习惯。喂喂……小子!和这种级别的敌人战斗可不是说想看就看的到的喔,给我放清醒点!」

      「……………………」徐凌的意志已经虚弱的回答不出任何话来了,但是此时的双眼与身体都不受自己控制,就算徐凌自己不想看也没办法。

      面对着如同陨石一般的火球,徐凌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等等,这是我的手吗?在加尔托斯的变化之后,徐凌的身体变的前所未有的强壮。纠结粗大的肌肉上还刻印着黑色的魔力符文,散发出的气场令人感觉无坚不摧!

      当火球近在咫尺时,徐凌一拳击出!恐怖的灼烧感瞬间覆盖了徐凌全身。加尔托斯竟然是只使用右拳就跟这巨大火球硬碰硬!

      「砰!」火球瞬间爆炸,周围的岩壁受到高温的影响逐渐开始变红溶化。而徐凌依然是那击出右拳的姿势,身上了有些焦黑之外,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损伤。

      「咦?你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普通的人类!等等……你的气息我怎幺好像有点熟悉?」

      在巨大火球爆炸之后,飞翔在空中的黑龙看到了变化后的徐凌有些惊讶。因为感受到那股黑色的魔力之后,黑龙竟然是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老龙,来吧!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已经老的不行了!」说完,徐凌看到自己的视野逐渐的变大、变大、变大!整个部落在自己的眼中越来越小,火山的夜晚景观尽收眼底,而飞在天空中的黑龙身形也逐渐的变大。

      我……飞起来了?徐凌在脑海中拼命的呼喊着,就连那恐怖的剧痛也瞬间减少了许多,除了对高空的恐惧感之外,多出来的是飞行所带来的兴奋感。

      但是这股兴奋感并没有持续很久。等到加尔托斯飞到黑龙的身前,徐凌才知道黑龙的巨大根本超乎他想像。一般的贪嗜兽遇到这黑龙,根本就只有被一踩就死的份!

      变化过后的徐凌停在黑龙的身前,根本就像是一只小虾米在挑战一只大鲸鱼。

      「吼!」恐怖的龙吼声朝着徐凌吼来,伴随而来的还有瞒天的无数火球。但是徐凌拍拍翅膀敏捷的往前冲去,俐落的闪过了每一颗火球。

      在飞行的途中,黑色魔力也快速的集中在他的右手之上。徐凌的右手手掌摊平,摆成手刀的姿势。黑色魔力一层又一层的覆盖上去,变成尖锐的三角锥状,宛如一把骑士枪的枪头!

      「魔王之枪!」徐凌的右手宛如长枪的枪头,身体则是长枪的枪身。整个人就像是一颗黑色的彗星一样,以恐怖的冲击轰向了黑龙的胸口。

      「砰!」在一声撞击声之后,徐凌粗壮的右手深深的埋进了黑龙胸口的血肉里。上头的鳞甲粉碎成一块块的碎片往下坠落,巨大的冲击力竟然让黑龙被硬生生给打退了十米!

      「吼!」巨大黑龙吃痛的叫了一声,张开翅膀开始猛烈的振翅不让自己再继续倒飞。

      猛烈暴风吹的徐凌头髮不断的飘扬着。徐凌将手给拔了出来,腥热的龙血流满了他整支右手。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打碎我的龙鳞,看来你不是空口说白话。也许你在人类当中是个了不起的强者,可是在我的面前你什幺都不是!敢胆挑战龙的威严,你就準备死在这边吧!」

      「吵死了,你怎幺还没认出我来?那在吃我一击好了!」

      「听你的语气似乎认得我?看来这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并不是凭空产生的。不过你敢伤害我,就算不夺取你的性命也要让你后悔挑战龙的威严!」

      加尔托斯没有再回应,只是浅浅的笑了出来,手上的魔力再度开始集中。

      「魔王之剑!」徐凌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只魔力所凝聚的黑色巨剑。

      这把剑长度比徐凌现在的身高还要长的许多。大约有七八米长,宽度大约有一米宽,剑身上还刻印着闪动紫色光芒的魔力符文。

      「哦?这次凝聚的比上次成功许多了呢,不过那种锐利感还是做不出来啊。」

      黑龙没有听到加尔托斯的喃喃自语,往上飞高了几十米接着张开了牠的大嘴,一道炽热的白色光注从嘴中往徐凌的方向喷射了出来。

      白色光柱所经过的地方就连空气也开始着火。白色光柱射破天空,整个夜晚一瞬间被照的如同白天一样!

      「徐凌,虽然说我没想过要教给你什幺招式,不过我现在所施展的这一招……无论如何你一定都要给我学起来。」

      在一瞬间,这到白色光柱以极快的速度淹没了徐凌,徐凌完全避无可避!不过加尔托斯也没想过要避开,他想要不断的突破徐凌的极限!因为这才是徐凌最快的变强之路!

      「裂狱斩!」徐凌双手握着那把漆黑大剑,朝着白色光注斩去。漆黑大剑斩下,恐怖的黑色剑压以排山倒海之势往前压去,与白色光柱正面冲撞!

  • 名称:迅雷动漫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5: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