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吧花花万物超清

      「……好晕……」徐凌终于是醒了过来,并且吃力的在床上坐起了身子。

      看到眼前的房间,一股熟悉的感觉顿时出现。之前的回忆快速涌进了脑海里。

      对了,自己的灵魂穿越了。还跑进了一个名子叫做赛维尔的领主身体里面。现在这个房间正是自己穿越后所看到的那个房间,也就是赛维尔的卧房。

      之后遇见了薙雅他们还有加尔托斯,然后还阴错阳差的把龙静给拖过来了。讨债集团来袭之后被龙静给赶跑了。接下来自己将血液给龙静吸食,顺便签订了召换契约。

      最后在签订完契约的那一霎那,自己好像不知道为什幺昏倒了。

      「嗯……你醒了啊?」一道慵懒的女性声音从徐凌的右手边传了过来。

      龙静现在正坐在一张小凳子上头,白皙的手微微揉着眼睛。此时正是一附刚刚睡醒的样子,看样子她应该是坐在小凳子然后趴在床上睡着的。

      「嗯,我昏睡了多久?」徐凌看看外头。现在已经是黑幕降临了,自己睡了一整个下午啊。

      这让他想起自己刚来的时候好像也是晚上。两次的情况多幺的相似,只是现在在他身边的不是薙雅、莉娜和班鲁,而是只有龙静一个人。

      虽然只过了一天,但是好像发生了许多事情。

      「你睡了整整一天半。」龙静不满的说着:「要不是我还没死,我甚至都要以为你已经死了。」

      「一天半?」听到了这出乎自己预料的时间,徐凌惊讶的说:「这幺说的话,难道你这一天半一直都坐在这边照顾我吗?」

      「你少臭美了!谁会想要照顾你啊?」龙静马上否决。为了避免徐凌自我感觉良好产生了误会,龙静急忙的撇清:「要不是因为……因为……你昏倒的原因都是我的失误,我才懒的照顾你呢!」

      ……这就是以前朋友所说的傲娇吗?意外的感觉还不错啊。

      「不管怎幺说,照顾我这件事真的谢谢你了。」除了已经过世的老妈之外,徐凌还没有被别的女生这样照顾过。而且还是被龙静这样子的美女贴身照顾,徐凌的心中不禁出现了淡淡的幸福感。

      很是识相的没有将心中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徐凌接着问道:「不过你为什幺说我昏倒是因为你?」

      「因为那天是我第一次吸血,所以没有很好的控制住份量。那个恶魔又一直使用力量让你保持清醒,因此直到签订完契约之后你的身体才出现了失血过多的反应。」

      龙静看起来有些愧愧疚又有些后怕的说:「好险你那个时候有昏倒,不然我在吸下去的话,我们两个人都得死在一起了……」

      听完龙静的解释,徐凌的背后却冒出了一身冷汗。直到刚刚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先去地狱门口走过一遭在回来了。

      差点死掉的原因竟然是被自己的召唤兽吸到失血过多而死。虽然在心中冒着冷汗,但接下来徐凌看到龙静一副愧疚的表情,却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头颅。

      「没事了,反正现在我又没死。」徐凌微笑着说道。下一刻,徐凌的肚子发出了饥饿的叫声。

      「咕噜噜……」

      听到了这个声音,龙静马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好几件衣服被龙静给丢了过来「啪啪啪」的砸在了徐凌的脸上。

      「赶快先去洗澡吧,等等一起来吃饭。失血过多昏迷在加上一天半没有进食,在不好好吃一顿可是真的会死的。」

      龙静的语气极为平淡。但是在视野被衣服所遮住的徐凌听来,却好像听出了那幺一丝丝的关心之意。会是错觉吗?

      总而言之先去洗澡吧,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

      在徐凌洗完澡后随即前往了饭厅,希望能叫班鲁烹饪一些比较营养的东西让自己进补进补。就在徐凌走进饭厅的那一霎那,他看到眼前的景象之后不禁愣了一下。

      「兄长大人!你没事了吗?」莉娜见到了徐凌,开心的跳着飞扑到了徐凌的怀里。

      「领主大人!」

      「唉呀,小伙子你醒啦!」

      「咦咦?」徐凌有点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在原本应该空旷的饭厅当中,现在却是有着一家人的温馨感觉。

      管家班鲁脸上则是带着开心的表情,看得出来他非常高兴看到康复的徐凌。娜菈奶奶不知道为什幺居然也在这里,看见她自豪的表情与桌上丰富的菜餚,可以推测出这些都是出自于谁之手。

      薙雅看起来没有莉娜那幺的兴奋,但是眼神中的喜悦之意却是非常的明显。如同往常一样带着充满气质的微微笑容。

      「听见你醒了之后晚餐突然间丰盛了五倍,你可真是够好命的啊。」龙静一边咕哝着,一边和薙雅一起放置大家的餐具。

      「龙静你怎幺好像已经混入了这一家子里了?」徐凌看着眼前没有违和感的画面愣愣的问着。

      「哼哼……」龙静冷冷的笑着:「你这个睡了一天半的废物领主,现在开始忌妒我了?」

      「领主大人您不知道。别看龙静小姐现在这个样子,在您昏迷的这一天半里,这一位龙静小姐可是形影不离的待在您身边啊。」管家班鲁笑着解释说:「不管怎幺说,龙静小姐可是这次拯救了我们大家的大恩人。」

      「兄长大人也很努力了喔!谢谢你。」莉娜开心的抱着徐凌说道。

      「莉娜别闹了。这位哥哥现在可不是赛维尔了,你也知道的吧?」薙雅微微笑着走了过来,把黏在徐凌身上的莉娜给拉走。「他现在是另外一个人啰,他的名子叫做徐凌。」

      「我当然知道啊。现在的徐凌哥哥不是以前的赛维尔哥哥了……」被薙雅拖着走的莉娜露出了一瞬即逝的忧郁神情,接着在脸上换成了淡淡的笑容。

      「可是就算这样,他还是拯救了我的哥哥。而且在不远之后也会拯救我们领地吧?所以他是最伟大最可靠的兄长大人。我……不讨厌这样的兄长大人哦。」

      「哎呀……真受欢迎啊。」龙静看着徐凌冷冷的说:「看来你的努力有了收穫了呢。」

      「……咦?」徐凌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的画面。

      大家都知道自己的真实身分是徐凌了,这个身体的主人已经不再是赛维尔了!即使如此却还是将自己当成是家人朋友一般的看待,在之前那种似有若无的隔阂感彷彿全都消失了。这种暖上心头感觉是什幺?

      「小伙子你好像很疑惑啊?」娜菈奶奶带着「我明白你的心情,我都懂」的笑容朝着徐凌走了过来。

      「虽然外表上我们看不出来,但是我们的眼睛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之前你为大家拼命的那个模样可都被我们看在了眼里。」

      之后娜菈奶奶继续接着解释:「赛维尔嘛……虽然这孩子很是善良,但我想他应该还没有那个气魄。如果不是你的话,这次薙雅和莉娜应该就会被带走了吧?这样说来不管你是谁都得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啊!」

      ※※※

      在充满的愉悦的氛围下,每个人都开心的用着晚餐。本来徐凌还以为龙静要每天照三餐吸他的血,结果龙静却完全没有要咬他的意思。反而是跟大家一起享用桌上的食物。

      在徐凌询问了之后,龙静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人类的血液是我们吸血鬼能量的来源,就像电器和电池那样的关係。

      电器没有使用的话,电池的电力自然也消耗的慢。只要没有剧烈战斗的话,撑个一两个月不吸血还是没问题的。不过这也是对于我们这种末裔吸血鬼来说。真正血统纯正的吸血鬼还是要每天吸人血的,也正是因此他们才会被吸血鬼猎人严重的围剿。」

      听完龙静的解释之后徐凌鬆了一口气。

      看来是不用担心发生自己想像的那样:不但被当成再生食品天天被咬,还要每天都面临失血过多的危险。

      「还是你想要让我天天喝你的血?毕竟你的血液里拥有可以帮助我变强的力量……」龙静舔了一下嘴唇,开始认真地思考着。

      「还是算了吧。」徐凌果断拒绝。如果真的天天被吸的话,自己应该不久就会被榨乾了吧?

      在吃饭的途中,徐凌听到加尔托斯的声音:「吃完饭后到那个地下室一趟,你应该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交易吧?」

      徐凌当然记得。

      在召唤出龙静的时候因为自己的力量不足,以至于快被魔法阵给吸乾体内的能量。在最危险的那个时刻,加尔托斯见机提出了那一项交易:只要自己答应加尔托斯某件事情,就能把力量借给自己救下自己一命。而那一件事情似乎还是第一代领主所没有完成的任务。

      虽然之后的事情接连不断的来,让徐凌甚至没有时间去询问加尔托斯关于那个交易的详细。但是徐凌却有把它记在心底不曾遗忘过。还有被那群土匪给围殴的时候,为什幺加尔托斯不肯借出力量也必须要搞清楚!

      如果加尔托斯真的可以使自己拥有力量,让自己去成为一个可以到处旅行的冒险者。那幺……只要加尔托斯的要求不是什幺伤天害理的事情,在徐凌能力所及的範围之内都会为他尽力去做。

      除了力量与加尔托斯的请託之外,现在徐凌手头上还有一个更加紧急的事情。那就是关于如何解决负债的这件事。

      「你要去哪里啊?」

      在吃完晚餐之后,徐凌便要前往地下书房。在即将要离开饭厅的那一霎那,徐凌却被龙静给叫住了。

      「我要去地下室一趟,加尔托斯说有事情要在那边告诉我。对了,加尔托斯就是住在我的身体里面帮我们订契约的那只恶魔。」

      徐凌转头看向了龙静回答道:「虽然是恶魔,但好像不是什幺坏人的样子。就像你看起来也不像个吸血鬼。」

      「那是当然的……」龙静看起来有点难过的说:「因为我血族的浓度很低,大致上还是人类多一些。」

      不过接下来龙静很快地就打起了精神对着徐凌说:「反正这也不是今天才知道的事情了。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听说那边是藏书室对吧?我也应该来补补对于这个世界的知识才好。」

      「好啊,那就一起去吧。」徐凌有些开心地说。无论怎样,有美女陪伴总是一件能男性高兴的一件事情。

      「你们就去忙吧。」薙雅温柔的对着徐凌和龙静说着:「这里请交给我们来打扫整理就好了。」

      「那就谢谢你们了。」徐凌向着在这的所有人说了一声道谢之后,便直接前往了地下书房。而龙静有些用有些疑惑的眼神看了一下薙雅,看到薙雅也以微笑回报了她,龙静也就随着徐凌而去了。

      「薙雅姐姐……你要把兄长大人让给那位龙静姐姐吗?」

      薙雅转过了身子开始收起桌上的餐具,语气平淡的对着莉娜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他已经不是赛维尔了吗?所以那个人也已经不是我的丈夫了。在这里,只有那位龙静小姐才是跟他同一个世界的人……」

      ※※※

      龙静举着灯火跟随着徐凌走进了地下书房。只见徐凌熟悉路线的走向了其中一个柜子,把放在书柜边边的一本非常不起眼的书给推了进去。

      「喀擦!」一道机关打开的声音传了出来,龙静惊愕的看着那书柜顺时钟的转动,在后面露出了一个通往更下层的楼梯。

      「喔,没想到这机关还会自动复原啊,第一代领主还真是厉害。」徐凌讚叹的说,接着便逕自走下了那往下的阶梯。

      正当龙静也跟下去的时候,徐凌却转身过来跟她说:「龙静,你不是说要看有关这世界的普通知识吗?关于这些全部都在上一层喔。」

      「喔,这样啊。真是『谢谢』你的提醒了。」龙静的语气平淡的说,但是却在谢谢两字加重了语气。

      龙静冰冷的眼神穿透过徐凌的身躯往下看向了那漆黑的地下通道,接着便重新回到刚刚那一层去了。

      「……呃,我说错了什幺吗?她刚刚的眼神好像不太对劲?」徐凌愣愣的看着龙静消失的背影,低声地问着加尔托斯。

      「哈哈哈……我看她是在担心你吧?」加尔托斯用像是揶揄一般的语气对着徐凌说:「说不定她在担心我把你给吃了呢。哈哈哈……」

      「是这样吗?」徐凌想了想,接着像是理解了一般的点点头说着:「也对,毕竟我死了,她也会跟着陪葬吧?担心也是正常的。」

      徐凌接着在继续往下走去。「不过我想她应该是白担心了,这个世界的恶魔好像跟我所理解的恶魔不太一样。」

      「……不,如果你把我当成这世界里恶魔的範例,那幺你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加尔托斯语气有些沉重的说:「你们所理解的恶魔……你们那个世界对『恶魔』这种种族大概是怎样理解的?」

      「恶魔在我们那边的世界风评不太好,几乎可以说是各种负面象徵的代名词。贪婪、丑恶、慾望、暴力、忌妒……等等的。」徐凌淡淡的说:「虽然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恶魔,不过我想应该是存在于人类的内心之中吧?但是我说的可不是你这种的。」

      听到徐凌的话后,加尔托斯自嘲似的笑了起来:「残暴、贪心、邪恶、嗜杀、既卑贱又骯髒……这些的的确确都是恶魔的本质,没有什幺不一样的。哈哈哈……在这个世界也一样是如此。」

      「不过有一点和你说的不太一样,这里的恶魔……可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接着加尔托斯的语气又转为了沉重:「拥有极为恐怖的力量,而且在许久之前还差点攻佔了这块大陆。那是一场全大陆的战争,你在人类国家的史书之中应该也找的到相关资料。」

      「你也参加过那场战争吗?」徐凌感觉颇有兴趣的问着。

      「当然参加过!因为我可是那恶魔大军的首领,当初被称为魔王的存在喔。哈哈哈……」加尔托斯自豪的说着:「我就是当代最强最兇最恶的恶魔!没有任何一个恶魔能够在我之上。」

      「啥……啊啊啊啊啊!」听到加尔托斯这句话的时候,徐凌居然不小心踩空了一层阶梯,接着「咚咚咚咚……」的直接滚到了最下层:徐凌与加尔托斯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总之就是这间被隐藏的地下密室。

      「好……痛啊!」徐凌站了起来拍掉自己身上的灰尘,表情痛苦的揉捏着自己的身体。上次受的伤可都还没痊癒,摔了这一跤让徐凌的浑身上下又开始剧痛起来。

      「你说你是魔王?」不过徐凌心中的诧异盖过了疼痛的感觉,有些不可置信的说:「既然你这幺强怎幺还会被封印起来?」

      「废话!当然是我故意被人家封印起来的。」加尔托斯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气愤。

      「……为什幺要这幺做?」这可不像是「魔王」该有的个性啊。而且……想要征服世界的真的是加尔托斯吗?虽然刚认识不久,不过徐凌却不禁这样想着。

      也许……这跟加尔托斯的要求有所关连也说不定?

      加尔托斯没有回答徐凌,而徐凌也没有再继续追问。遇到别人不想说的事情,徐凌没有穷追猛打追问的嗜好。

      上次徐凌来到这边的时候没有发现到,而这次徐凌好好的观察了这个房间。在这个房间周围有着一些由金属製作、镶在墙壁之上的老旧烛台。而在烛台之上漂浮着一些像是小蛋黄的光源,这些小蛋黄发出着宛如小型太阳一般的柔和黄光。

      「那些烛台上头都刻印着魔法阵,那些是由周围的光魔力所聚集起来的小型光源。虽然价值不斐,但这对于人类世界上已经是很常见的东西了。只不过因为你们领地太穷所以才用不起吧。」知道徐凌对于这个世界了解甚少,所以加尔托斯耐心的解释着。

      「我想我们领地以前应该也是有这种设施的,只不过都已经拆下来卖掉了。所以现在只能靠一些比较不值钱的蜡烛和灯油做照亮。」徐凌这样推测着。

      毕竟像第一代领主这样的强大魔法师一定会有很多这种东西。可是在这间屋子里除了这间被隐藏起来的密室之外,居然都没有发现到任何一个魔法光源。唯一的解释就是─被之前的领主给卖掉了。

      「好了,我们现在来谈谈交易的事情吧,我希望你能为帮我做一件事情。」加尔托斯正经的把主题给拉了回来。

      「什幺事情?」徐凌也把心思放了回来,沉稳严肃的问着:「跟刚刚所说的战争有所关联吗?」

      「算是吧……」加尔托斯声音低沉的说:「我希望你能去北方的米勒达特高原,带我去见一个人。」

      「那个米勒达特高原又在哪里?」徐凌瞇起眼睛冷静的问道:「你想要见的人是那个封印你的人吗?你想要让我得到力量后帮你复仇?」

      「我去见仇家干嘛!更何况连我都输了你要凭什幺帮我复仇?不会要你做这幺困难的事情啦!」加尔托斯笑着说道,接着说:「那个高原是在距离人类疆域无比遥远的北方之地,以你现在的实力想要去那边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还是先好好的锻鍊,等到你哪一天真的有那个力量了再来完成我给你的任务吧!反正我也不是说很急。」

      徐凌意识到加尔托斯把话题挪开,彷彿不愿透露出想见到的人是谁。突然之间,徐凌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幕极为模糊的画面:那似乎是加尔托斯进入自己身体时徐凌所看过的画面。

      「……既然有恶魔的话,那幺这个大路上也有天使族啰?」徐凌不知道那画面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当然有啦!住在米勒达特高原上的居民是天使族。他们在这个大陆上是自称是神的使者。哼!根本只是个屁!不过每一个天使族都拥有不低的战力倒是没错。」加尔托斯对于天使族好像有极强的不屑感,似乎是有过什幺样子的摩擦。

      徐凌接着问说:「那个封印你的人……该不会就是天使族吧?」

      「呃……应该也算是天使族没错……因为是他们来主持封印魔法的。不过我就说我是自愿被封印的了!否则凭那些家伙怎幺可能靠自己就封印的了我?」

      「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可以说清楚一点吗?」徐凌有些不耐烦的说着。虽然不想探人隐私,但是如果不好好搞清楚加尔托斯的目的,徐凌自己也放心不下来。

      「反正我读的到你的心思,不会要你去做什幺坏事情的啦!真的纯粹只是去见一个人,只要见到面就好了。」加尔托斯停顿了一下,接着慢慢的说:「至于是谁嘛……以后你总有机会会知道的。说不定哪一天我心情好就说出来了。更何况只要见到了你不也知道是谁了吗?」

      「……嗯,大概知道了。如果不是什幺坏事的话这个忙我愿意帮你。可是……」徐凌走到了放置着第一代领主遗物的那个书柜,接着问加尔托斯:「既然只是见上一面的话,那为什幺第一代领主没有帮你完成?他不是很强吗?」

      「嗯……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呢。我看应该是我被他耍了吧?他根本就没有要帮我的心思,只是想利用我而已。」加尔托斯用感觉是在追忆的口气说着:「当初他把我留在这个地下室之后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在过了大约一百年之后,我就知道他大概不会回来了。我看是离开这一片世界了吧?」

      过了一百年才知道自己被放鸽子啊?加尔托斯的心胸出乎意料的宽大。就算是何南城没有兑现承诺,加尔托斯好像也没有什幺怨言,反而更像是有着深深的感慨。

      所以第一代领主是因为自己的私事,所以才没完成给加尔托斯的承诺吗?还是如同加尔托斯所说的那样:他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帮忙的心思?除非是第一代领主留下了讯息,否则这些现在都已经无法查证了。

      另外,加尔托斯是真的不知道第一代领主的去向吗?这一点倒是有点可疑。不过既然加尔托斯不想说,那徐凌自己也不会硬要知道。

      「并不是我不想说,这件事情没有什幺好隐瞒的。只是你现在根本没有必要知道。」加尔托斯说着:「因为你现在的实力太弱了,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等到你哪一天实力到了,自然会知道这大陆上以及大陆外的一切。

      不过他知道自己没能完成承诺。可能出自于对我愧疚的心情或是其他的目的,他写下了一系列的秘笈让后来的穿越者学习。他让你来代替他完成我的愿望,所以你就是他唯一的传承者了。」

      在加尔托斯说话的时候,徐凌一边抽出了那本第一代领主所留下的小手记。翻开了小手记,在上次召唤出龙静那个召唤阵的下一页并没有再出现什幺奇怪的东西,而是写满了第一代领主端正的中文字。

      「我送给你的三个宝物,第一个便是你的召唤兽。要怎幺使用随便你吧!不过劝你最好善待牠而且不要让牠死亡。虽然就算牠死了你也不会死,可是你们的灵魂已经联繫在一起了。再次奉劝你最好还是别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否则召唤兽死掉的话后果自负。别怪我没事先警告你。

      第二个便是我在这个书柜留给你的魔法秘笈,在这秘笈里头包含了我的毕生精髓。我把它拆解成六个章节。除了第一卷之外,我把其他五个部分分别藏在这片大陆上的五个角落。如果你愿意继续接受我的传承的话,就去寻找吧!这也算是我对你的一种考验。如果连我的传承都寻找不到,就代表你没有那个资格接受下一步的传承。

      而第三个宝物不在这里,而是在大陆的各个角落。当你每得到了每一部分的传承之后也会随即得到我所收集的一些宝物。这些宝物就当作你成功找到传承点的奖励。加油吧!祝你可以得到我所有的传承。如果真的有那一天,请代替没能遵守承诺的我,实现加尔托斯的请託。」

      寻宝游戏吗?徐凌微微笑了一下,这正好与他想当冒险者的想法不谋而合。接着阖起了小手记,徐凌抽出了右上角的第一本书,準备开始来研读何南城所留下的魔法秘笈。

      一开始是有点像序章的部分……

      让徐凌惊讶的是:这本书居然全部都是用中文写的!看来何南城只想把它传给从地球而来的穿越者,而不想把它传给原本就属于这个大陆的居民们。

      「我欠了加尔托斯一个很大的人情。他帮助了我很多,我却没有完成我当初的承诺。所以我有义务留下一些东西来帮助你,假如你有一天把我的绝学都学好了,作为我传授的代价你必须去帮我完成加尔托斯所託付的任务。我把我写的这部绝学叫做:『魔力本源』,这本秘笈跟世界上的秘笈有本质上的不同之处。

      在旅行途中我也学习到了不少这个世界的魔法或战技。无论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还是自创的、无论是多幺强大的魔法咒语或战斗技巧,那些全都是如何『使用』魔力的方法。

      对于这些使用法……也就是那所谓的魔法书或武功秘笈,任何的绝招我都没有留给你。但是,我所留给你的东西却比那些更加实用。

      魔力与斗气原本就是一样的,因为使用方法的不同也导致了它的名子与性质不同。

      物理系职业使用斗气来做『强化』,使用的方法更为单纯。而法力系的职业则使用魔力来做『排列』,藉由各式各样不同的排列方法与咒语媒介,而形成了各式各样的魔法。但总归来说,这两种能量的本源是一样的,都是由生物体内所发出的『气』。

      这本秘笈所传授给你的,正是由我自己创造出来的修练法。更是我强大到足以纵横大陆的真正秘密。

      这秘密并不是那些实战的强大战技或恐怖法术。而是更为基础、更为单纯、更为接近所有战斗原始点的东西……那就是魔力。

      魔力拥有属性、味道、弹性、密度、各种各式各样的性质。只要你彻底的通彻了魔力的本质,就算你只是使用了一个小小的风刃,也足以把一个天灾级的飓风给「切开」……………」

      徐凌非常专注的研读着这些秘笈。也许是加尔托斯的魔力支撑着,徐凌居然一点都不觉得累。在全神贯注的状态之下反而是越读越清醒、越看越有精神。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徐凌竟然已经看到了最后一本书。原本以为会枯燥无聊的念书时间一眨眼就过了。

      「好了,第一部分的传承「魔力控制」的单元就讲到这边,接下来就靠你好好的练习了。

      现在要开始跟你说更重要的事情,是有关于你接下来的传承地点。在你学习完某一个部分的时候,我就会提示你下一份传承藏在什幺地方。

      那第二传承之地就是「卡普卡拉索山脉」的某一处,希望你能平安的活到继承我的第六个传承。」

      「卡普卡拉索山脉」怎幺听起来好像有点熟悉呢?好像才在不久之前才看过这个名词……

      徐凌低头思考了片刻,突然间惊讶的低声叫了出来:「那不就是我们领地北方的那座火焰山脉的本名吗?」

      「什幺火燄山脉啊?你这家伙该不会是自不量力的打算去那边吧?」龙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徐凌一大跳。

      转头一看,徐凌刚好看见了龙静正慢慢的从楼梯口处走了出来,在她的脸上脸上带着微微的疲惫感。

      「不……现在实力不足,我去那边应该也是找死吧?」看到现在的龙静,徐凌心里竟然是产生了一种「想做坏事结果被抓包」的感觉。连忙赶快敷衍过去。

      龙静狐疑的看了徐凌一眼也不再继续追问。在快速的看过这间房间之后,除了徐凌身前的书桌上摆着杂乱的书山,再也没有看见什幺其他特别的东西。

      见到徐凌那有些奇怪的样子之后,龙静也没有多想什幺,转过身子逕自的走上了楼梯。在龙静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的那一霎那,远远的传来了龙静的声音。

      「赶快上来吧,大家在等着你吃早餐了。」

      早餐?已经是早上了吗?徐凌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自己的身体和头脑也都没有疲累的感觉,想不到一眨眼之间就到了早晨了。

      想这幺多也没有用,还是去吃早餐吧。这样想着的徐凌也走上楼梯前往了饭厅。

      「没想到何南城强大的秘密居然是这样啊,哈哈哈……难怪他以前都可以很帅气的扮猪吃老虎和越级杀人,果然真是天纵奇才啊!

      居然可以创造出这种秘笈来,如果我以前对力量也研究的这幺透彻的话,应该可以在强上个三、四倍吧?」

      在走上楼梯的时候,加尔托斯用自恋的语气说着:「不过我已经是最强了,在强下去也没有用。」

      比起加尔托斯的自大,徐凌更惊讶于「加尔托斯也看的懂中文字」。听到加尔托斯的话语之后,徐凌随口问向了加尔托斯:「话说你怎幺也看的懂中文字?是第一代领主教你的吗?」

      「啧啧,动点头脑好不好?我现在住在你的心……是身体里面。你的思考我都能完全的解读到,所以何南城的秘笈在你吸收理解的同时,我也同时的得到了这个知识了。为什幺连这点都想不到呢?」加尔托斯无奈的跟徐凌解释说。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还没问你。你说有办法帮这个领地解决负债的问题,那个方法是什幺?」不想理会加尔托斯的嘲讽,徐凌切换了一个话题,也顺便提起这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这还不简单,把你一个月之内锻鍊起来,然后把那些来讨债的人包夸债主全部杀掉就好啦。」加尔托斯理所当然的说。

      「哈哈……你别开玩笑了。把人杀光这种事情……」

      「谁在跟你开玩笑?不过你居然会害怕杀人啊?我还以为你以前已经干了不少这种事情了呢。」加尔托斯有些惊讶的说:「那个小女孩在前几天不就杀了一大票人吗?到时候你在干一次同样的事情就好啦。」

      「……你在说什幺?我怎幺可能杀人。」徐凌停下了脚步,冷冷地问向了加尔托斯。「而且龙静她……那个时候是真的危急时刻,杀人这种事情怎幺可能说做就做?当然……如果对方是人渣的话就例外了,那些人已经不配当人了。」

      「咦?难道真的你没有杀过人吗?」加尔托斯好像感到有些疑惑,接着再向着徐凌说道:「哈哈……抱歉是我误会了,可能是因为你的灵魂和我很契合。说实在的……虽然只有短短几天,但我发现比起那个何南城来,我好像更喜欢和你相处耶!」

      「那真是多谢夸奖了。」徐凌又开始跨出了脚步,朝向饭厅走去。「不过你说的方法好像也不错。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法律只是用来规範普通人的。对于贵族或是冒险者根本不适用……」

      「说起来也真够巧的。我本来想在你接收完何南城的传承之后,便到北方火山给你锻练一下,没想到他的第二传承居然也在那个地方。还真是一举两得啊!」   

      「北方的火山啊……看样子真的是非去不可了。」听到加尔托斯的话,徐凌的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也许……事情不会演变到那幺糟也说不定。除了锻鍊与寻找传承之外,如果能够在传说中的「外域」找到什幺宝物,那样的话不用杀人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当然!如果真的什幺宝物也没有找到,那徐凌也不介意让自己的双手染上血红的鲜血。

      徐凌以前当然没有杀过人。但是……如果有人伤害到他的家人朋友,那无论对方有多大的后台、有多恐怖的势力,他都绝对不会退让一步。即使是髒了自己的双手,最后成为一个恐怖的恶魔!

      没有谁会保护自己,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想要保护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事物,唯一能够依赖的就只有自己的力量。与其等着谁来帮助自己还不如增强自己的实力。

      徐凌已经在心中下定了决心,等等就要跟大家宣布自己的这个决定。然后準备动身前往北方火山。

  • 名称:真相吧花花万物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4: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