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挑战第三季超清

      在讨债首领拼了命的逃跑离开了众人的视线之后,包夸了龙静在内的所有人莫不是放鬆了一口气。

      没有人注意到龙静脸色变的非常的差,好像随时会倒下来似的。她的身体肤色变成了极度病态的苍白、完全没有一丝血色。但即使如此,龙静还是把倒在地上的娜菈奶奶给扶了起来,然后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老屋子里。

      「班鲁……虽然很对不起你……但是可以麻烦你把这些尸体给埋起来吗?我现在能拜託的只有你了。」徐凌用带着歉意的眼神看向了班鲁说。

      「现在能够做这事的好像也只有我了,老头我任君差遣……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领主大人……」班鲁的语气带着真正打从心里的服从与感激。说完班鲁就去寻找铲子,开始徐凌交代给他的工作了。

      「……傻瓜。」

      「……嗯,哥哥是大笨蛋。」

      薙雅与莉娜一人一边重新把徐凌给扶好,搀扶着他走进了屋子。

      「为什幺……你不是从异世界穿越过来的吗?为什幺肯为了我们做到这个样子?」薙雅带着浓浓的哭腔哽咽的问。

      「不说我夺走这个男人的身体……眼前美女遭难,身为一个健全男人的我又怎幺可能置之不理?」徐凌真心开心的说着,能够平安度过这次劫难真是最好不过的结果了。

      「总而言之你们两个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哈哈……」

      薙雅看到徐凌浑身的伤痕,但当事人却又看起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薙雅的心里顿时是一阵五味交杂。

      突然之间,薙雅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话来。含着泪摇了摇头,她怕自己再次开口又会哭了出来。徐凌看到薙雅这样子以为她不想搭理自己,便也不在开口。

      「请等一下好吗?」在经过了老屋子门口的时候,被她们扶着走的徐凌停了下来。在自己站稳了脚步之后,徐凌轻轻的把手从她们的身上抽了出来。

      「谢谢你们,不过我已经没事了。我现在要把门关起来,无论如何你们绝对不要回头!」

      由于徐凌不想让薙雅她们看见外面的一片惨状,于是他硬是忍耐着身体的不适,把朝着外头那方向的门窗全都快速的关了起来。在迅速的把门窗关起来之后,徐凌总算是鬆了一口气。

      转过身来,徐凌想看看大家现在都怎幺样了。

      龙静和娜菈奶奶此刻并不在大厅里,应该是在这间房子的某一间房间里休息吧?至于薙雅和莉娜都没有受到什幺伤害,只是这次真的被吓的不小。虽然如此,但是没有受伤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开心的情绪没有维持超过三分钟,此刻在徐凌的心中出现了浓浓的焦虑感。虽然这次还算平安度过,可是……下一次呢?

      现在最该思考的是该怎幺办,只靠着一个月的时间真的有办法筹到这幺多钱吗?还有这次最大的功臣龙静,她到底是什幺人?

      原来和她相处了三年的自己居然是一点都不认识她!对了……加尔托斯好像说过她快撑不住了?想到这里徐凌不禁加快了脚步,一跛一跛朝着位在房子后面的房间走去。

      不过就在此时,徐凌却惊讶的发现身后有个小手拉住了自己。

      疑惑的转过身来,接着是一个小小的东西冲进了自己的怀里。这股冲击力撞的徐凌一阵浑身剧痛,可是徐凌咬了咬牙齿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莉娜此时正紧紧的抱着他,然后不可节制的放声大哭着。

      「呜哇哇哇……哥哥……我好怕……呜呜呜……」莉娜的眼泪像小河一样不断流出,沾湿了徐凌的衣服。手上抱着徐凌的力道越来越紧,让徐凌的伤口是越来越疼痛了。

      虽然如此,但徐凌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的感觉,把疼痛感通通给隐藏到了心里并且在脸上扬起了一个微笑。他的左手环过了莉娜小小的身体轻轻的抱着她,右手则是慢慢的抚摸着莉娜的后脑勺。

      徐凌听说这样子可以带给别人很大的安全感,轻声的对着莉娜说:「已经没事了喔!坏人都已经走了。哥哥……我就在这里。不管我是谁,我都一定会保护你的……我们约定好了。」

      渐渐的……莉娜的哭声越来越小,然后声音这底消失。莉娜的身体软软无力地趴在徐凌的怀里。

      正当徐凌心中感觉奇怪之时低头一看,原来莉娜是累得睡着了。今天的事情对于莉娜心理来说真的是太过冲击,差一点被抓走、差一点被迫离开这个她从小待到大的家园,而且最可怕的还是可能被那些人做出一些惨无人道的事情。

      不只如此,她更看到了出生以来最为血腥恐怖的一幕。那个坏人的头居然无原无故就被切飞开来,今天这个血腥的画面可能会在之后会让她做好几个月的噩梦吧?

      徐凌怕把莉娜弄醒,所以特别的放慢速度、轻轻的把莉娜扶到椅子上。让已经熟睡的莉娜能够舒服的趴在桌子上睡觉。

      「真是温柔呢……」薙雅的声音从徐凌背后传来。

      此时的薙雅已经擦乾了脸上的泪水,嘴角带着很明显是勉强装出来的微笑。

      薙雅手里提着医药箱慢慢的走向桌子,然后把医药箱放到桌子上并打开了它。一一的拿出里面的膏药。

      「请来这边让我来为你敷药吧。」看着徐凌,薙雅温柔的说。

      「喔……好。」徐凌看着薙雅,剎时间不知道该说什幺。只好照着薙雅的指示坐在了椅子上。薙雅用棉棒沾了药膏,慢慢的帮徐凌上药。

      「……徐凌,你如果真的不是赛维尔的话,那……你又为什幺愿意为了我们做到这步呢?」在上药的过程中,薙雅又对徐凌问了一次刚刚的问题。

      「我……想要成为你们真正的家人。」徐凌的眼神突然变的深邃,慢慢的说道:「我啊……在以前的世界里,就一直很渴望『家人』这种东西。孤单一人……是很难受的。且不说我自己的目的……既然我跑进了赛维尔的身体,那幺我也有责任做他原本该做的事情。不是吗?」

      但薙雅听到徐凌的理由后,却是低下了头来……

      「……对不起,还是请你离开吧。」薙雅停止了她的动作,低声的说:「你……永远也不可能会成为赛维尔的。」

      听到薙雅的话语,徐凌默不作声。因为徐凌厅的出来薙雅还有话要讲。

      「你……不是想要去当冒险者吗?你根本不是赛维尔!所以你根本没有义务必须帮我们。等下次那些坏蛋来,我们通通都会死掉!或者是遇到更悲惨的下场。真正的赛维尔已经不在了。他……已经抛弃我们了,甚至还跟那群人定下了这样的约定!」

      说到后来薙雅再度泣不成声,本来已经洗乾净的脸庞又布满了泪水。「为什幺要由你这个外人来帮我们?这是……这是我们领地的事……你……你大可以……离开这里……」

      「我刚刚可能没有说清楚而让你误会了。」徐凌把薙雅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左手环抱着她,右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脑勺。简单的来说就是把刚刚对着莉娜做的动作再次故技重施,只是把对象换成了薙雅。

      「我说想要成为你们的家人,不是以赛维尔的身分,而是以我『徐凌』的身分。」此时徐凌的心里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吃薙雅豆腐的想法。

      他知道现在的薙雅非常的害怕,非常的没有安全感。这个时候他只是想安慰薙雅,这个眼前这个需要被保护的女人。没有任何的邪念,徐凌纯粹只是希望她此时能够好过一点。

      「更何况如果我走了,那你们也会抛弃这个领地逃走吗?」

      「这个领地是我们的家乡,我会一直守护它到最后……但是你不一样,你并不是这个领地的人。」薙雅无力的倒在徐凌的怀里靠在徐凌的肩膀上。任凭徐凌抱着她和抚摸着自己的后脑勺。

      「所以你不必受到这种不必要的灾难……请你带着莉娜离开吧。」此刻薙雅从这熟悉的身体上找到了她现在所需要的安全感。就算这熟悉的身体里,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灵魂了。

      「放心吧,我是不会走的。」徐凌轻声却坚定的说:「至少在解决现在的问题之前我是不会走的。就算你要赶我走也一样。」

      「为什幺?你明明没有责任……就算是为了我们好,就请你把莉娜带走吧……」薙雅的手微微用力抓着徐凌的衣服。

      徐凌听的有点不高兴了,他抓着薙雅的肩膀把她推到自己的胸前。徐凌与薙雅四目对望着,用信誓旦旦的语气对着她说:「我说过了吧?就算哪一天我真的会离开这里,我也会处理好这里的债务!我也说过了吧?我绝对会保护你们!」

      「可是……」薙雅把眼睛的目光移开,看起来有话却说不出来的样子。

      「没有什幺好可是的,我已经决定了。」徐凌打断了薙雅的话,不容置疑的说。

      「……谢谢你……徐凌。」薙雅的眼眸中仍是泪光蕩漾,但她之后问的话让徐凌刚刚的气势全都一无所蹤了。

      「那……你真的有办法在一个月之内筹到那笔钱吗?」

      「嗯……这个嘛……」徐凌发热的脑袋顿时冷了下来。虽然他有着把这个领地给培养起来的构想,但是在一个月之内就能赚钱那却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徐凌,我有办法让你解决这件事情。」加尔托斯的声音突然间在徐凌的耳边响起。

      这道声音彷彿特效的强心剂,让徐凌顿时之间有了把握!有了这幺一个快六千岁的恶魔帮忙自己,虽然不太可靠的样子但好歹也是一线生机。

      「相信我吧!没有问题的。」徐凌信心十足的对着薙雅说:「事情到时候总会有方法的,你就尽管放心吧。」

      「真的吗?」薙雅看到徐凌不知道打哪儿来的莫名自信,不禁有些怀疑。

      「那……」正当薙雅想要问清楚徐凌所谓的方法时,突然从里头的房间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薙雅和徐凌两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

      「是从娜菈奶奶的房间传来的!」薙雅快速的从徐凌身边离开,慌忙的冲去了娜菈奶奶的房间里。

      薙雅是一个孤儿,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对于被娜菈奶奶给抚养长大的薙雅来说,娜菈奶奶甚至可以说是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一个人。

      虽然薙雅从小缺少了父母的关怀,但是她一点都不为此感到自卑。因为她觉得有一个全世界最棒的奶奶爱护着她。娜菈奶奶是用比一般父母十倍的爱来抚养、照顾着自己。可以说娜菈奶奶就等同于薙雅的爸爸和妈妈。是除了赛维尔那边的人之外,自己唯一的亲人。

      徐凌也随着薙雅一起跑了过去,但他心里担心的人却跟薙雅不同。徐凌所担心的人并不是娜菈奶奶,而是与娜菈奶奶在同一个房间的龙静。

      糟糕了……不知道龙静是不是发生了什幺事情。你可绝对不要有事啊!明明加尔托斯都已经提醒我龙静的状况已经不对劲了,为什幺我还迟迟不去看她?徐凌心里无比的自责。

      对于龙静,那是自己唯一一个同样从原本世界来的伙伴!更何况龙静还是以徐凌的召唤兽身分被自己给强拉过来的,在徐凌心中的地位非同小可。

      虽然龙静身上有着太多徐凌所不知道的谜团。但是如果龙静真的出了什幺事情的话,那责任都出在于把她拉到异世界来的自己。徐凌一定会愧疚到死。

      「砰!」薙雅焦急的打开了房门。老旧的木门被薙雅大力的撞开,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接着薙雅和徐凌同时看到了眼前的情况。娜菈奶奶躺在了老旧的床垫之上,胸口平稳而有规律的上下起伏着。而龙静却是倒在了地上,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痛苦。她的脸色苍白、那纤细的身体正在微微抽蓄着。

      薙雅第一眼看到了娜菈奶奶还算平安无事,心里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先放了下来。

      而徐凌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安稳躺在床上的娜菈奶奶,而是虚弱的倒在地上、看起来陷入了非常危险状态的龙静。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能够像这样平安落幕自己并没有出多少力,真正的功劳其实都在龙静。如果龙静出了什幺意外的话……

      徐凌慌忙的从薙雅身边冲进了房间里。跪坐在地板之上把龙静的身体扶到自己的怀里,徐凌非常紧张的呼叫着:「龙静!你怎幺了?龙静!龙静……」

      龙静的身体异常的柔软和冰冷,身上来发出一种特有的淡淡香气。但是现在徐凌都没有空去关心这些,他只希望龙静能赶快好起来。徐凌在心里不断的咆哮着:「加尔托斯!加尔托斯!我现在该怎幺办?」

      「徐……徐凌……」龙静低声的说着,彷彿每说出一个字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似的。龙静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与犹豫,彷彿是陷入了内心天人交战的状态。

      「怎幺了?你怎幺了?我要怎幺做才能帮你,赶快!只要你说出来我马上就去做!」徐凌现在的心里非常的焦急。他看出了龙静眼里的犹豫,慌忙的催促着她。只要龙静能好起来,这时候要他干什幺都可以。

      「……嗯。」徐凌焦急的表情被龙静一丝不漏的看进了眼里。接着龙静像是下了什幺决心似的,嘴巴微微的抿了起来。黑色的眼眸闪闪动人,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看向了徐凌。

      徐凌不知道这眼神是什幺意思。但在过了一秒钟之后,龙静伸出了她的双臂环绕住徐凌的身体。此时的龙静抱着徐凌的身体,将自己的头靠在了徐凌的肩膀上。

      「龙……龙静?你现在在干甚幺?」徐凌现在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龙静究竟在干什幺。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没办法对龙静有任何奇怪的想法。

      突然间,徐凌感到自己的脖子处一阵剧痛。他惊愕的发现:龙静居然是在咬自己!

      徐凌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不断的流失,好像正被龙静快速的吸食着。龙静此刻就彷彿是一个饑渴了好几天的……

      这时候,徐凌的脑海中想起了以前在以往世界上一种赫赫有名的种族。

      那种族有着非比寻常的高傲。总是在夜间出没、据说非常的厌恶与惧怕阳光。那种族人人都有着非常俊美或漂亮的长相,听说还可以永远保持年轻。而且最恐怖的是……那种族拥有非常强大的战斗力,而且会吸食人类的血液!

      没错……那个种族的名子就是「吸血鬼」!

      高中三年的普通女同学是一只吸血鬼,我居然都没有察觉!徐凌错愕的想着。不过转念一想,这种只存在再传说当中的种族,怎幺可能这幺容易就被平凡人给发现?

      徐凌任凭龙静吸食着自己的血液。因为他们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徐凌也因此能够感觉到龙静已经渐渐的回复了元气。在吸食了徐凌的血液之后,龙静的身体也就不在瘫软,体温也有了回升。

      太好了……这样一来龙静应该就没事了。就算徐凌的头脑越来越昏沉,开始出现了失血过多的现象,徐凌的心里仍然开心的想着。

      「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趁着这次机会,马上就来缔结召唤魔法下半部的灵魂契约吧!」

      加尔托斯声音的突然冒出让本来昏昏沉沉的徐凌顿时清醒了过来。这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头脑昏沉的不适感通通消失了,想来这应该是因为加尔托斯的力量所致吧?

      「是谁在说话?」接着让发生了让徐凌更感到惊吓的事情。因为龙静的说话声竟然也出现了!此时的龙静还在吸食着自己的血液,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加尔托斯的缘故,龙静也变成了心灵对话的一员。

      「龙……龙静,你居然是吸血鬼啊?」徐凌尝试着在心里问她。徐凌也是个健全的男子。虽然抱着龙静,但是他控制着自己现在绝对不可以乱想!否则后果绝对会不堪设想。

      「徐凌?这是怎幺回事……为什幺你的声音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刚刚那个男人又是谁?」

      「你们要叙旧聊天等以后再说!现在时间紧迫,你们要赶快完成召唤兽的灵魂缔结契约!」加尔托斯急忙的说。

      「灵魂缔结契约?那不是在那个地下室里早就做过了吗?」徐凌在心里疑惑的问:「难道现在龙静还不是我的召唤兽吗?」

      「那只是召唤!你们是什幺时候做过契约了?要订下契约除了需要魔法阵和魔法咒语之外,还需要大量的血液交换。随着交换的血量多寡,契约强度也会越来越强。还有什幺时候比现在还要适合订下契约的呢?」

      「等一下!你到底是谁?订下这个什幺召唤兽契约之后会发生什幺事情,你最好给我说清楚。」龙静不容置疑的对着她还不认识的加尔托斯说。

      「嗯……这还是说明一下比较好。我的身分这位徐凌知道,只是一个普通的恶魔而已。目前住在徐凌的心里面……呃,重讲好了。徐凌好像不喜欢我这样说。其实是身体里面。而且我并不是什幺可疑的人物喔!」

      「明明就超可疑的。」徐凌和龙静在心里同时想着,也同时听到了彼此的心声。

      「挺有默契的嘛!哈哈哈太好了!那我就来说明一下召唤兽的契约规则好了。首先,召唤师可以随时随地随心所欲的召唤出他的召唤兽。而召唤兽呢,虽然它没有办法召唤出召唤师,但是却可以远距离进行心灵沟通。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项很重要的规则,那就是『召唤师死,召唤兽即死』。」

      「那如果召唤兽死呢?」龙静冷静的问。

      「召唤师没事。」加尔托斯淡淡地回答。

      「什幺?这太不公平了!这对龙静来讲太不划算了!」没想到提出反驳的竟然是听起来有莉的徐凌。「不行!这种契约根本就不公平。我现在这幺弱,这不是会给龙静带来很大的负担吗?」

      「你召唤出召唤兽不是就为了让她保护你、为你战斗吗?」加尔托斯疑惑的说。

      「呃……可是龙静她不一样啊!她是一个女生耶!虽然好像是一个强大的吸血鬼,我怎幺可能让她为我去战斗?更何况你也要看她愿不愿意啊。」

      「……好吧,我愿意。」龙静声音平淡的说,彷彿是再说「今天晚餐吃什幺」一样的语气。

      「唉?」徐凌愣了一下。这女人……在不久之前不是还说死都不当召唤兽的吗?

      「龙……龙静?你……真的要当我的召唤兽?你可以同意这幺不合理的规则?」

      「死亡又有什幺好可怕?留下来的人才是最痛苦的……」龙静突然有点悲伤的说。不过这股悲伤只存在了一瞬间,在下一刻就彷彿是幻觉似的马上消失无蹤。

      「反正你都把我召唤到这边来了,不就是要让我当你的召唤兽吗?更何况我发现其实你人还算蛮不错的,就暂时把你看成一个潜力股好了。不过……」龙静恶狠狠的说着,好像接下来的事情非常的重要。

      「我还是要订下一些规则!如果你违反的话,我会亲手把你杀了,到时候我们就一起死吧。」

      「什……什幺规则?」被龙静的语气给震慑住了,徐凌有些害怕的说着。

      「第一:除非你快死了,否则不准你主动随意的召唤我!第二:我如果通知你叫你召唤我,你就要马上把我召唤出来。懂吗?」

      「呃……只是这两点的话倒是没问题。不过有什幺原因会让你想要叫我召唤你?」而且这样一来的话……被召唤的人好像不就变成自己了吗?

      「因……因为我……我……肚子会饿。」龙静断断续续地说着。虽然看不见龙静的脸,但是从她的语气听来,现在的龙静可能是处于一种害羞的状态。徐凌此时的心跳突然有点加速。可恶……有点想看!

      「唉?唉呦!好痛。」徐凌隐藏不住心声,在他背后的一块肉被龙静给狠狠捏着转了一百八十度。这下一定瘀青了……

      「外表装成好人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变态!」龙静好像是发现了什幺噁心事物一样。「原来……你会这幺做,都是为了那两个女生吗?」

      「才不是!」徐凌反驳了回去,不过在下一秒……

      「呃……也不算不是,不过并不是因为她们漂亮的缘故。而是因为我想保护她们,不想让她们落到恶人的手里。」

      「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两个女生吧。」听了徐凌的话之后,龙静便不多在这方面继续逼迫徐凌。开始接着慢慢的说明需要召唤徐凌的原因。

      「虽然我是一个血统不纯的吸血鬼,但是我们也需要进食少量的人类血液来维生。在以前的世界上,我们新血族跟医院有着特殊的管道。可以透过这管道买到别人捐血出来的血袋,而且通常都是插着吸管喝。」

      「怎幺感觉像是在喝饮料似的……」徐凌想像着那个画面,走在路上的吸血鬼把人类的鲜血当成番茄汁喝……

      看样子现代的吸血鬼也不会去真正的猎食人类了嘛!毕竟自己眼前还有一个跟人类一起上下学的吸血鬼。

      「可是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别人捐血出来的血袋了。其实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真正的从人体身上吸食血液,所以心里总觉得不太舒服。」龙静慢慢的说着,另外……其实这也是龙静第一次动手杀人。

      虽然以前做了大量的战斗训练,杀人的心理準备也早就準备好了。不过在第一次实行之时却还是有某种程度的感受落差。龙静此时轻轻的环抱住徐凌,彷彿这样就能够驱散心中不安的感觉。而更加重要的是……

      「不过你的血液里有种奇妙的能量,那是以前我喝的人类血液所没有的。这股能量……让你的血液变的很好喝,感觉就像可乐一样。」

      徐凌愣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里有黑暗能量?是赛维尔的身体……不,黑暗能量指的应该是加尔托斯的恶魔力量吧?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不想再去吸食其他人类的血液了。想到要把牙齿插进陌生人的脖子里就觉得好噁心。」停了一下,龙静做出了最后总结:「总而言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专属的可再生食物。这样你懂了吗?」

      那幺以后自己不就变成了龙静的「召唤食品」?到底谁是召唤师而谁是召唤兽?感觉立场相反了吧!肚子饿的话就可以随时随地的把自己叫过来吃,还真是方便啊。

      「想这幺多干嘛?你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龙静坚决的说着:「不答应的话就别想和我签下契约。」

      「意思就是说我要养你一辈子啰?好吧好吧。反正都把你召唤过来了,不签下契约是不行的吧?」徐凌口气哀怨的说:「就让我当你一辈子的饭票好了。」

      「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不要啊!」龙静在听徐凌抱怨完的时候,又狠狠的在徐凌的背后拧了一下。

      「唉呀!好痛。」徐凌在心里哀号了一声。

      「看来两位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啊。徐凌说得没错,那黑暗能量的确是我的力量。我的恶魔力量会逐渐改变徐凌你的体质。所以放心吧!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也会变的越来越强的。」加尔托斯像是在安慰徐凌一样的说着:「到时候大概就不需要小妹妹的保护了,而那个时候不会很久的!」

      「而龙静你那什幺吸血鬼的种族,应该是属于魔族的一支。血脉不纯的你透过徐凌的血液得到了我这个纯种恶魔的力量。以后时间长了也会变的越来越强喔!这个契约是对你们双方都有极大的好处,订下这个契约準没错的啦。」

      「好了,既然都讨论完了那我们就开始吧。这契约要怎幺订?不是还需要魔法阵吗?」龙静问说。

      「哈哈,有我在就没问题了,可不要小看我啊!以你们的血液为纸、我的魔力为笔,早就把魔法阵烙印在你们的鲜血里面了!因为媒介的关係,所以你们订下的契约绝对是吉贝斯塔大陆里最为紧密的契约!想要断也断不开。嘿嘿……那我要开始念契约咒文了喔。」

      接着加尔托斯的话让徐凌和龙静纷纷傻眼,不敢置信的听着加尔托斯所念出的咒文。  

      「召唤师『徐凌』,你愿遵照契约的规定,接受召唤兽『龙静』作为你真心的伙伴。从今以后环境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穷;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败,你都要支持她、爱护她。与她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携手共建美满关係,一直到你离世的那一天。你现在向契约宣誓,向她保证:你要始终对她忠实。召唤师徐凌,你,愿意吗?」

      「呃……我愿意。为什幺这感觉是在教堂公正啊?而且不是神父就算了,居然还是个恶魔,这太离谱了吧?」徐凌激烈的抗议着,并且极度怀疑的说:「你确定这个咒语不是你个人的恶作剧吗?」

      「你可以猜猜看啊?不过现在先不要吵!现在可是进行神圣契约的时候。」加尔托斯不置可否的回答着,不过在徐凌回应之前加尔托斯就自顾自的继续念下去了。

      「召唤兽『龙静』,愿遵照契约的规定,接受召唤师『徐凌』作为你真心的伙伴。从今以后环境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穷;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败,你要支持他,爱护他。与他同甘共苦、不离不弃,携手共建美满关係,一直到你离世的那一天。你现在向契约宣誓,向他保证:你要始终对他忠实。召唤兽龙静,你,愿意吗?」

      「……我愿意。」犹豫了两秒钟,龙静才感觉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说着。

      在这个瞬间,徐凌感到自己体内彷彿有什幺东西随着血液的流动跑到龙静的身体里面去了。而从龙静那一头也好像有着什幺东西跑进了自己的心里。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他们之间好像有了一种很特殊的连繫,而且在也无法断开。

      「好了!契约完成。」加尔托斯开心的说着。

      在下一瞬间,徐凌的头脑突然间感到一阵强力的天旋地转。在契约完成之后,他无法控制的昏了过去。

      ※※※

      在一栋古老的房子中,无数支蜡烛照亮了这整个房间。

      「爸爸让你从小到大都接受人类的教育、和人类一起相处,就是希望你能够习惯人类的社会。不要跟我们大家一样。」

      一名看起来英气犹存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桌前,脸色犹豫的对着身前的龙静说:「小静,你确定你真的要走吸血鬼这条道路吗?」

      「爸。虽然我的血脉很稀薄,可是我还是流着吸血鬼一族的血啊!」龙静眼神坚定的回答:「我们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上人类的小学、中学、高中,我不想要再和你们不一样了。我要和爸爸和姐姐一样成为一个出色的吸血鬼!」

      「好吧……你也已经成年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幺,老爸也不好阻止你。可是你要做好心理準备喔。要知道吸血鬼一族的训练可是非常严苛的!老爸我当初也是很努力的才撑过来的。而且你血脉这幺的稀疏,你会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却可能没有相对应的成果。即使这样你也是一定要坚持吗?」

      「嗯,我一定会比别人更努力的。」

      「好吧,那老爸我明天就送你去寄宿学校。」

      龙静得到了爸爸的允诺之后,便开心的跑去整理行李了。在这间房间内,一位美丽的女性从阴暗的角落处走了出来。她长的跟龙静有八成像的相似度,黑色柔顺的长髮、冷豔的面容、姣好的身材。她就是龙静的姐姐。

      「爸……你怎幺就答应小静了?你也知道小静她绝对不行的。」美丽女子有些恼怒的说,似乎对中年男子的决定非常不满意。

      「……就当作给她一次机会吧。小静是个聪明的孩子,如果真的不行的话,她也会自己做出选择的。与其让我们禁止她走这条路,还不如让她自己放弃。」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唉……可怜的小静,要让她吃一段时间的苦头了。」

      …………

      在专为吸血鬼一族所创设的一间秘密学校里。

      这里是学生吃饭的食堂,可以点到各种人类吃的食物或者是以人血作为调味料所烹饪出来的特製食物。不过吸血鬼吃这个是不会有饱足感的,他们主要的食物是食堂里的饮料贩卖机,主要贩售各种血型的血液……

      「唉呦,为什幺这里会有人类啊?」一个金髮碧眼、身材火爆、穿着血红色大衣的女吸血鬼冷冷讽刺着走过的龙静。

      「哈哈哈……血统纯度这幺低也敢是自称吸血鬼?真是太好笑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一群吸血鬼八婆不断的嘲弄着龙静。但龙静彷彿未曾听见似的无视他们,自顾自的走向自动贩卖机。

      「哼!那个卑贱的臭女人竟然敢不理我们。走!我们去教训她一顿。」说完,彷彿一道红光闪过,红色大衣在空中飞扬起来发出「啪啪」的声音。

      「砰!」在下一瞬间,龙静的头一下被红衣女吸血鬼抓着撞在贩卖机上面。

      「呜……」龙静的脸被挤在红衣女吸血鬼的手和贩卖机中间扭曲着,看起来非常的难受。

      「唉呀,明明这幺的弱还挺大牌的嘛!居然还会无视我们耶。」红衣女吸血鬼在龙静的耳边,用非常邪恶的语气说着:「哼哼,就让你见识一下什幺叫强者为尊的世界,以后你给我放乖点!」

      「姐妹们给我打!好好教导她一下什幺叫做贵族的礼仪。」

      …………

      「你怎幺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一个身穿黑袍的吸血鬼教官正在斥责没有完成任务的龙静。

      「对不起……教官!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下次绝对会把任务完成。」龙静把头低得不能在低,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着。

      「机会?我给你的机会还不够多吗?可是这已经是你的第三次失败了!要不是看在你爸的面子上,你早就被退学了。不过这次很可惜……」

      「教……教官?可惜的意思是什幺?拜……拜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

      「不用再说了,无论是你爸还是我跟校长求情都已经保不住你了。很努力是一回事。但作为一个吸血鬼,没有天资的话就等于什幺都没有。你去整理你的行李吧!这给你。这是你的退学通知书。」

      「…………」龙静在也说不出任何话来。她忍着眼中的泪水,默默的把退学通知书从教官的手中给接了过来。

      …………

      「轰轰轰轰轰……」两天之后,龙静不知所措的看着正被熊熊大火所吞嗜的自家大宅。

      火舌不断的从窗口蔓延出来,整间屋子被烧的焦黑。一股浓浓的恶臭传进了龙静的鼻子里。在屋子外面聚集了大量喧闹的人群,远处传来了救护车和消防车「喔伊!喔伊!」的声音,此时此地非常的嘈杂。

      但是龙静却清楚的听见一段对话,这对话的内容让她全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

      「啊哈!这里居然还有一只呢。」

      「乱葬!等一下。她的吸血鬼血统非常的稀薄,也许她还有机会可以净化成人类。」

      「枪隼,你现在到底是在说什幺啊?所有的吸血鬼都该杀!该杀!该杀!」

      「你现在的意思就是想和我作对吗?我……决定要把她带回教会去!你听清楚了吗?」这男子的声音有着不容置疑的自信。「你如果真的想杀了她的话,要不要先试着过我这一关?」

      龙静抬起头来不断的在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在她的视线环绕了一圈之后,终于在某一个暗处的屋顶上发现两个站着的男人。

      他们披着同样款式的黑色大衣,上头绣了一个银色的十字架。一个男人有着灰黑色的头髮,眼中带着一点点的忧伤。在他的双手之上各拿着一把拉风的黑色手枪,腰间还挂着银色的子弹带。

      而另一个男人则是有着银白色的头髮,有着疯狂嗜杀的眼神。在他的手上拿着一把两公尺长的巨大太刀。这把太刀靠在男人的肩膀上,上头还沾满了血液。

      龙静知道他们是谁。是隶属于教会,专门猎杀吸血鬼的吸血鬼猎人!

      「……啧!那你自己处理,我要先回去了。你这人还是一样的无趣,跟你搭挡真的是有够无聊的。」说完,有着银白色头髮的乱葬把刀子收了起来,朝着龙静看不到的地方跳了下去。

      听见了这个对话,这名叫做「乱葬」的吸血鬼猎人似乎对于叫做「枪隼」的另外一名吸血鬼猎人有着深深的忌惮。接着龙静发现另外一个吸血鬼猎人也就是枪隼,居然也从她的视野中消失了!

      糟糕!必须逃跑。自己这个连吸血鬼学校都没办法毕业的半调子吸血鬼,绝对不是这些受过恐怖训练的吸血鬼猎人对手。

      「砰!」正当龙静转身的那一霎那,枪隼却已经跑到了龙静的身后用枪托大力的砸了龙静一下。承受了这一击,龙静便直接失去意识了……

      …………

      在龙静醒了过来之后,发现这里是一个阴暗的牢房。在她的高度所触碰不到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铁栅窗户。明亮的月光从那窄小的窗户透了进来,给了这间阴暗冰冷的牢房唯一的一丝光线。

      「谁来……救救我……」龙静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膝之间,开始低声的啜泣着。在学校实力不足被欺负、辜负了爸爸与自己的期望被退学、接着自己的家族居然被吸血鬼猎人给屠杀殆尽了……

      可能再过不久自己也即将失去了吸血鬼的这个身分,那幺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幺意义?报仇?遥远的实力差距让龙静起不了这个念头。无止尽的绝望充斥在龙静的心中,泪水不断无声地流了下来。

      可是就在突然之间,龙静的心中感到一阵悸动。似乎有人正在呼唤着她。

      「是谁?」龙静站了起来并且抹乾了自己脸上的眼泪。

      仔细的瞧瞧周围,但是警戒的龙静却什幺都没有发现。难道是错觉吗?龙静心里想着。但下一刻,龙静心中的悸动又更加强烈了!

      龙静这次下意识的看向了那可以看见夜晚天空的小铁窗。朦胧的月色正扭曲着,空间不断的内陷,最后居然是形成了一个隐隐发出蓝色光芒的黑洞!

      然后在那黑洞之中隐隐的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就像幽灵似的半透明、非常的虚幻飘渺,彷彿在下一刻就会被风给吹散似的。

      龙静这时彷彿着了魔似的,头脑中一瞬间无法思考。她愣愣的将自己的手给伸了出去。两只手越来越靠近,最后彼此的手指紧紧的交缠在一起。

      在这一瞬间,龙静的头脑里出现了一个画面。

      那是她的一个高中同学。并不是很起眼,平常总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无所事事着。很少与人互动,只有少数几个朋友会偶尔去找他玩。最常做的事是看着窗外恍神发呆,或者是一个人在座位上看着小说或漫画。总之就是一个存在感不高的小角色。

      而他的名子……叫做徐凌。

  • 名称:极限挑战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03:3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