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电影天堂超清

      「噗啦!」徐凌从湖面跃身而起,溅起的水声传遍了这安静的夜空。

      所有的髒污与血腥味全部都被徐凌清洗的丝毫不剩,精壮的肌肉有着浅浅的伤疤。也许是身体被大幅强化过,明明是在这寒冷的夜里,一丝不挂的徐凌却并不觉得有任何的寒意。

      这里正是他被那两只蜥蜴人所抓住的那个小湖泊。清澈的星空挂着满天的星斗,朦胧的星光照耀着大地。虽然这光线很微弱,但是以徐凌现在的视力已经足够看清周围的状况了。

      「啪啪啪……」光着脚,浑身湿漉漉的徐凌走上了岸边,脚步声在这夜晚之中格外的明显。

      因为所有的衣物都已经在战斗之中毁损了,所以徐凌只用一张靠着蛮力硬扯下来的兽皮围在自己的腰间。

      走到一只倒在地上的巨大猛兽旁边,这是他今晚靠着自己的力量捕猎到的一只猛兽,围在自己腰上的兽皮也是从这只猛兽身上扒下来的。

      徐凌此时粗鲁的从猛兽尸体身上撕下一条一条血红的肉丝,在用加尔托斯所教的火球术慢慢的烘烤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块肉发出了令人无法抵挡的香气,刺激着徐凌空蕩蕩的肚子。

      「加尔托斯。」

      「干麻?」

      一边吃着香喷喷热腾腾的烤肉,徐凌抬起头来仰望着天上无边的星空。「可以说说你以前的事情吗?」

      「蛤?你莫名其妙讲这个干麻?」

      「嗯……我也不知道,就感觉有些疲惫吧。或者是好奇?在这个世界中我什幺都不知道,一下子经历了这些以往所经历不到的事情……」

      「什幺嘛!结果你是在思乡吗?是再回忆你以前的故乡还是那个鸟不生蛋的领地啊?」

      「以前的世界?那没什幺好怀念的吧。我想……应该是在怀念卡飞纳领地吧。」

      「既然怀念的话,你可以现在就回去啊!然后你就等着她们拿着扫把把你赶出来吧!『臭徐凌!什幺战果都没拿到还敢回来?看我不杀了你!』哇哈哈哈哈……」

      加尔托斯的狂笑声在徐凌的脑海里响着。可是徐凌却没有因为那笑声而提振起精神来,反而语气是有点失落的感觉。

      「今天我在躲藏的时候马上就被发现了,这样的作战计画真的能成功吗?」一如往常无视了加尔多斯的嘲笑,徐凌有些低落的说道。

      「什幺作战计画?你已经想到了什幺好办法了吗?」加尔托斯有些惊讶的问。虽然说两人可以心灵对话,但这并不代表徐凌所想的一切事情加尔托斯都可以读取的到。

      「既然蜥蜴人是一个部落,总该有些藏宝库之类的吧?我只要偷偷的潜入那里,然后把一些值钱的东西给偷出来就好了。想必一个部落的积蓄应该不少吧?可是……」

      「可是你今天在躲藏的时候却马上被蜥蜴人给发现了?」彷彿已经知道了徐凌的烦恼似的,加尔托斯顺着帮他把话给说下去。

      「嗯。」

      「哈哈……那有什幺问题?就照你的计画去行动吧!不过在行动之前,必须要先做好準备才行。」一切都没有问题,就包在我身上吧!加尔托斯带着这种气势对着徐凌说。

      「什幺準备?」徐凌终于提起了一些精神,期待的问向了加尔托斯。

      「那就是好好的修练啊!不管是你的近战技巧,潜行技巧,通通都要更进一步的磨练!」

      「那就从明天开始修练吧!对了……加尔托斯。」

      「干麻?」

      「不……算了,没事。」彷彿对接下来所说的话感到有所顾忌,徐凌把话给吞了进去。

      「有话你就说啊!干嘛这样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是一个男人。」

      「关于战斗的部分,难道没有什幺比较帅的招式吗?总觉得……我们战斗的方式非常的野蛮,像是横冲直撞似的。」

      「蛤?你这个白癡!」

      「算了……本来就不打算讲的。」

      「我们走的可是实战路线!只有实战才能让我们的战斗能力越来越强,汲取每一次战斗的经验,我们是走经验流的你懂不懂?」加尔托斯愤愤的说着。

      「可是一般来说不是都要先刻苦修练什幺招式,练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才出去实战的吗?我现在可是完全不会什幺招式啊。」

      「嗯……我懂你的意思了。你稍微想想看我们之前都是怎幺战斗的。」加尔托斯换了一个口气说。

      徐凌思考了一下,从第一次的与贪嗜兽的战斗、与贪嗜兽围攻的战斗、与多贝塔的战斗、与巨大犀牛的战斗、在之后的逃脱战斗……

      「我们……不都是靠着强大的力量去硬碰硬的吗?」

      「没错!这就是重点!你说的那些招式只不过是弱者为了打败强者,不过自身力量却又不够,为了增福力量才从而创造出为了打败强者的招式。」

      「嗯?」加尔托斯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徐凌不置可否的继续听下去。

      「可是呢……我们并不是弱者!我们是强者,所向无敌的强者!」加尔托斯斩钉截铁的说:「你拥有我的力量,会成为拥有庞大力量的强者!一切的技巧与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都是无效的!」

      「……是这样吗?」

      「更何况你所说的那些招式,大部分都是用来『对抗人类』所使用的。在外域可不吃这一套。」

      「对抗人类?这是什幺意思?」

      「也就是说啊,那些一招、一式,通通都是参照如何能够最有效率的击杀敌人所创造出来的。大多数的人类可不会跑到外域来冒险,所以说他们的敌人也只有『人类』了。」

      「嗯……好像有点道里。」

      「更何况外域有你永远也见识不完的生物种类。每一种生物的特性、弱点都不一样,成套的攻击方式只会限制自己的脚步,沦落到只有一死的下场。」

      「喔……所以我们应该要在外域修练变强的话,就是只能不断的增加自己的战斗经验?」

      「没错!不断的战斗,培养出你的『直觉』。让身体去熟悉杀戮,做到『快、狠、準』这三项才是你现在必须做的事情。至于力量的话,你早就已经拥有了不是吗?」

      「不断的杀戮累积经验……是吗?」

      「所有能够在外域里穿梭自如的人类,哪一个不是手刃过无数的生物?哪一个又没有庞大的力量?现在对你来说这些或许有点太早了。总而言之,用无法抵挡的力量给他硬轰下去就是你变强的路线,知道了吗?」

      「……嗯。」

      ※※※

      十天后,在蜥蜴人部落里阴暗的某处突然出现了一个潜伏着的人影。在这个地方明明有着许多的蜥蜴人经过,却没有一只蜥蜴人注意到这个人影。这个人影自然就是受了加尔托斯十天魔鬼训练的徐凌。

      「难道这些蜥蜴人真是穷透了吗?为什幺我找不到任何一个像是藏宝库的地方。」徐凌有些气愤地想着。

      「白癡!藏宝库耶,怎幺可能这幺容易就让你找到?」

      徐凌现在正藏身在部落里某一个阴暗的角落,结实的肌肉线条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在他的身上只围着一张兽皮用来遮住男人最重要的部位。

      几天下来经历了无数的战斗,原本的衣服早就破到在也不能穿的程度。而替换用的衣服也早在来到外域的第一天就被徐凌给弄丢了。好在这里是人类稀少的野外,就算全身赤裸也没有其他的人类会看到。

      在这十天的野外求生,徐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野生厮杀。

      弱肉强食的生活让徐凌发出了以往所没有的气质,那就是「野性」:为了生存下去而激发出的战斗本能!

      现在的徐凌一头乱髮、脸上还有满满的鬍鬚。简直就像从小在野外生活的原始人,与他第一天穿越过来时的样子有了根本上的转变。

      「算了,说来我还没有去竞技场那边看过呢,不知道多贝塔还活着没有,就来去那边看看好了。」做好了决定,徐凌马上动身。魔力悄悄的布满了全身,行动如同一只隐匿的小猫一般安静而又迅捷,隐隐的穿过了许多蜥蜴人的眼线却未被发现。

      这就是徐凌经过了十天修练后的成果。在这十天之内,徐凌不断的训练隐匿技巧,一旦被发现就马上开战,就连一开始遇见的那只猎豹与巨蝎也曾经战斗过。一开始的第一天要战斗个好几场,没有被杀死也差点累死了。

      不管敌人强不强,总而言之先硬上!如果敌人真的强到完全打不过,才开始一边躲藏一边逃跑。如果逃到山穷水尽真的甩不掉对方的时候,才轮到加尔托斯出马,附身在徐凌的身体把对方给解决掉。

      随着时间的推移,徐凌被发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在加尔托斯的指导之下,徐凌隐藏自己身形的技巧越来越高。在达到不被发现的程度之后,加尔托斯更进一步教导他偷袭的技巧。

      这几天下来,徐凌已经完全的习惯了外域的大自然生活,说他现在就像个人形的猛兽也不为过。

      照着之前的回忆,徐凌偷偷摸摸的潜行到了蜥蜴人的斗技场。

      这里如同之前一样,聚集了许多的蜥蜴人围观,就像菜市场一样的嘈杂。而徐凌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处,东瞧瞧西瞧瞧,却没有发现多贝塔的蹤迹。

      「多贝塔该不会是战死了吧?也说不定他正在休息。等等再去牢笼区那边看看好了,现在再战斗的是……」

      现在的徐凌视力非比从前,就算再数百公尺外的小树叶也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他的目光穿过了许多的蜥蜴人,看向了大坑里面正在互相厮杀的猛兽。现在再战斗的是一只通体美丽银毛的野狼,而且有着蓝色的瞳孔,其大小就跟徐凌以前在以前世界上的野狼差不多大小。

      「那只狼……」怎幺感觉有些不寻常?徐凌看着那只狼惊讶的想着。

      在外域冒险的这几天,徐凌所见到的全都是巨大无比的猛兽,此时却看到这只体形明显不正常的野狼。

      「呵呵……这下有趣啰。」加尔托斯神秘的笑着说。

      「怎幺说?」

      「因为那家伙也跟你一样是穿越来的呢。跟你一样不是出生于这个世界的物种。哈哈哈哈……真有趣啊。」

      「那家伙也是穿越者?」徐凌惊讶的说,接着再仔细的看向了竞技场。

      银狼的体型娇小,与牠的对手呈现巨大的反差。

      牠的对手是一只巨大的蜘蛛,身体直径大概有七、八米这幺大,徐凌一看到这种尺寸反而有种「这才是正常」的感觉。

      这只巨大蜘蛛不但身手矫捷,而且还会吐出黏稠的丝线。在竞技场内到处都是这些黏丝。这些黏丝使银狼的行动逐渐的缓慢,但是巨大蜘蛛却全然不受到任何阻碍,不断的用前肢和毒牙攻击着银狼。

      此刻的银狼却只能处于被动,不断的闪躲着巨大蜘蛛的攻击。偶而冲进了蜘蛛的身体周围,又会被蜘蛛的长脚给击飞出去。

      「看起来颇不妙啊……」听到那只银狼同样是穿越者,徐凌不禁有些替牠担心了起来。

      「哼哼……胜负还未定呢,穿越之人的潜力都是不可小觑的。连那吸血鬼女孩都有一丝魔族的力量,像你这样一开始来什幺能力都没有的才是少见。不说那个了……我感觉得到,那只小野狼的身体里面潜藏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

      什幺能力都没有还真是抱歉啊!徐凌稍微埋怨了一下之后也重新审视了一下战况,但是银狼的情况却全然没有好转。

      场内的蜘蛛丝越来越多,银狼的行动也越来越困难,好几次都差点被蜘蛛的毒液给攻击到。

      被蜘蛛毒液所喷溅到的岩石,通通都被腐蚀出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坑洞。显然这毒液具有恐怖的腐蚀性,但好在银狼每次都非常小心的避开了。

      「糟糕了!」徐凌心里叫了一声糟,因为看到那只银狼在一次跳跃的过程中,居然不小心黏到了在半空之中的蜘蛛网。

      现在的牠正在半空中不断的挣扎着,但是却又动弹不得。

      那只巨大蜘蛛彷彿在诡异的狞笑一般,慢慢的爬向了银狼。牠嘴里的獠牙不断的张合着,就像是再宣示着银狼已经命不久矣了。

      银狼此时却只能不断的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快点挣脱蜘蛛丝的束缚。可是这动作却一点用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巨大蜘蛛的獠牙离自己越来越近。

      「嗷呜呜呜呜……」银狼的眼神中出现了恐惧、绝望还有更多的不甘,在最后全都化为了这一声嚎叫声。

      突然之间,银狼的四周围突然窜出了银色的火苗。这些火苗不断在银狼的身体周围快速盘旋,开始形成一条又一条的火蛇。

      不仅如此,银狼的身体也出现了火焰形状似的符文,正再慢慢的往银狼的全身蔓延出去。顿时之间,场内的战况骤变!

      恐怖的杀气从银狼身上散发而出,嘴里的獠牙也燃起了银色火焰。而四周围的蜘蛛丝早已被火焰所点燃,而且快速的蔓延开来。

      所有的蜘蛛丝都燃烧了起来,此刻的斗兽场就像是一处盛装着银色火焰的大坑,劈哩啪啦轰隆轰隆的燃烧着。

      「吱吱吱吱吱!」所有的蜥蜴人全部都躁动了起来。

      徐凌的目光穿过了熊熊的银色烈火,重新看向了两只猛兽的战斗。

      那只银狼的身体居然壮大了两倍,浑身的肌肉充满了力量感。身体周围缠绕着火焰符文与燃烧的火蛇,放出强大无比的气势来。而银狼对面的巨大蜘蛛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四周燃烧着的诡异火焰让牠看起来非常的徬徨不安。巨大蜘蛛开始对着银狼喷出一阵又一阵的毒液,可是这些毒液却在半空之中就被灼热的温度给蒸发掉了。

      接着所有的火焰都慢慢的聚集起来,围绕在银狼的身体周围。气势越来越强的银狼慢慢逼近了巨大蜘蛛,而巨大蜘蛛却只能慢慢的后退,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意。

      在巨大蜘蛛退到了尽头之后,缠绕着火焰的银色巨狼纵身一跃并举起了右脚爪。顿时之间所有的火焰全都聚集到了上头,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之爪。随着银狼右脚爪的落下,那只巨大的火焰爪也随之轰向了巨大蜘蛛。

      巨大蜘蛛拼命的扭动着,可是无情的火焰却依然在身体上猛烈的燃烧,没过几秒钟之后,巨大蜘蛛就被毫无悬念的烧成一团焦炭。

      而那只银狼也恢复成了原本的大小,身上的火焰符文已经消失了。现在的牠看起来是异常的虚弱,感觉是进入了脱力状态。虽然如此,牠还是抬起了自己的脚步,缓慢的朝着出口走去。

      「那头小母狼的潜力不错啊……和你这种使用我的力量的家伙可是完全不一样的。牠用的可是他自己真正潜藏着的力量,潜力无限啊。」

      「……你怎幺看出来牠是母的?不管怎幺说,真想和牠认识一下呢,说不定能成为朋友。」

      接下来徐凌走向了牢笼区的方向,在发现多贝塔还活着之后,便不再继续接近了。毕竟多贝塔和他也没什幺关係,现在自己要做的事情是把宝物给偷出来,可不是要救人。

      「蜥蜴人的宝藏……对了!蜥蜴人的那个首领是一定知道的吧?只要我去逼问牠宝藏的下落不就好了吗?」

      「喔?也许可以试试看喔?」加尔托斯的语气似乎有些好笑,但徐凌却听不出来其中有什幺含意。

      徐凌想了想,最后决定在半夜,也就是蜥蜴人休息之时再付诸行动。而现在就找个藏身处养精蓄锐吧……

      ※※※

      时间缓缓的流逝掉。

      此时天上的太阳已经下山,取而带之的是满天的美丽星斗。身在一处巨大帐篷角落的徐凌缓缓的移动身子。在这个时间里大部分的蜥蜴人大多进入了睡眠状态,因此没有人发现徐凌的蹤迹。

      「首领的帐篷真是太容易发现了,原始部落的等级制度把每个阶层的身分全都划分的明明白白的,想找不到也有些困难。」轻轻鬆鬆找到蜥蜴人首领的住所,徐凌潜行了进去。

      在巨大帐棚内虽然摆放着各种的杂物,但整体而言是非常空旷而且整洁的。

      主要放置的是各种蜥蜴人所使用的武器、还有动物的骨骸或皮毛。这些动物尸骸全部都被整理的乾乾净净,放置在巨大帐篷里的各个角落,看来是充当装饰品的功能吧?

      也许这些动物的尸骸正是这个蜥蜴人首领以前所狩猎过的磅礡战绩。如果是的话,那幺这个蜥蜴人首领的实力绝对非同小可。

      此刻这个蜥蜴人首领正趴在一只巨大动物的骨骸上面,骨骸上还铺着看起来很是柔软的动物皮毛。

      徐凌早就进入了战斗状态,黑色的魔力开始在体表处流转着。

      只要以最快的速度制伏住眼前这支呼呼大睡的蜥蜴人首领,问出藏宝处的下落之后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宰掉牠,就可以直接去寻宝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虽然到目前所进行的状况都非常的顺利,不过徐凌还是没有任何的放鬆警觉,只希望能够一直顺利下去……

      一道黑影闪过,那是速度极快的徐凌。

      虽然以极快的速度在帐篷里移动着,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徐凌冲到了蜥蜴人首领的旁边,右手伸向了牠的脖子。

      就在这一瞬间,蜥蜴人首领的眼睛猛然的张开,浑圆的金色大眼瞳冰冷无情的盯着徐凌。那金色的瞳孔眼里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彷彿出现了一丝丝的笑谑,嘲笑着徐凌的不自量力。

      「!」一股危机感迅速涌上徐凌的心头,迅速的缩回伸出去的右手。徐凌感受到一股强大的逼迫感,这只蜥蜴人首领绝对是他在外域所遇到的,最为强大的敌人!

      随着徐凌缩回来的右手,蜥蜴人首领的右手也极速的朝着徐凌刺出。牠的瞄準目标是徐凌的心口处,比起长枪还要尖锐、比起风还要快速,致死的攻击即将刺中了徐凌。

      在这一刻,徐凌感觉到四周的速度好像全部都慢了下来。在千钧一髮之际,徐凌伸回来的右手与自己的左手本能反应一样的护在自己身前,而蜥蜴人首领的攻击狠狠的轰在徐凌的手臂上。

      「砰!」「呜……」徐凌感觉自己好像被以前在地球上的火车所撞击到一样。强大的冲击力通过手臂传递到了他的全身。剧烈的疼痛从手臂处上传来,蜥蜴人首领的攻击让自己瞬间冒出了许多冷汗。

      强烈的拳劲硬生生的把徐凌打退滑行了五公尺,徐凌勉强着维持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倒下。

      徐凌冷静的盯着对面缓缓起身的蜥蜴人首领,既然战斗都已经开始了,就看自己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撂倒这个蜥蜴人首领,问出宝藏的下落!

      虽然表面上徐凌非常的冷静,但是他的心里却是既懊恼又惊喜。

      懊恼的是:看来这个蜥蜴人首领果然不像是外头的愣头愣脑蜥蜴人。从他的反应看来一定是早就发现徐凌的存在了。这只蜥蜴人不但聪明很多,而且力量也是无与伦比,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对手!

      这下子要问出宝藏的下落可能比想像中还要难上许多。

      而徐凌惊喜的是自己的成长。

      在经过了这几天的修练之后,那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还有硬接蜥蜴人首领的那种身体强度,都是以往所不可能达到的!

      如果是以前可能连蜥蜴人首领的攻击都看不到!

      如果是以前就算及时驾好了防御,也绝对不可能抵挡住蜥蜴人首领的攻击。自己的身体大概会像豆腐一样的被穿刺过去吧?

      手上的剧痛代表着自己的成长。徐凌嘴角扬起了自信的笑容,既然都被发现了,那幺就直接无视这疼痛吧!徐凌彷彿这痛觉不存在似的直接迈开脚步朝着蜥蜴人首领冲了过去!

      在每次拼上性命的战斗之后,徐凌的身体细胞总会开始进行一次又一次的「改革」。所以徐凌对于痛觉的忍耐程度早就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也许面对最为残酷的严刑拷打他也都能够笑着面对了。

      看向了再次朝向自己冲了过来的人类刺客,蜥蜴人首领扬起了不屑的笑容。

      只不过是个渺小的人类,居然敢来偷袭自己?虽然刚才的「随手一拨」没有弄死这个人类,但这并不能够改变这个人类在今晚,即将被自己杀死的这个事实!

      一个弓步跨了上去,如同子弹一般射出的拳头从徐凌的手上猛然击出。

      以力量见长的徐凌毫不畏惧的冲了上去,打算直接给蜥蜴人首领吃一拳自己的攻击!

      蜥蜴人首领早就看穿了徐凌的攻击轨迹。

      完全没有花招的攻击方式让蜥蜴人首领毫无困难的先行躲开,并且也击出了自己的下一发攻击,出拳的速度甚至比徐凌的拳头还要快!

      来吧!速度与力量的近身战斗!被轻易看穿攻击的徐凌一点也不气馁,反而是更加的兴奋。看着以极快速度朝着自己刺击过来的拳头,徐凌在以更高的速度迴避开来。

      只在一秒钟,徐凌与蜥蜴人首领瞬间展开了十数次的攻防。两人彷彿都没有极限似的不断的提高自己的速度,巨大帐篷内出现了无数的拳头与快速挪移身形所造成的残影。

      极快的速度让帐篷里刮起了一阵阵的劲风,挂在帐篷支架上的动物遗骸装饰品被吹的摇摇欲坠,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砰!」一声沉重的撞击声响起,蜥蜴人首领小看了徐凌的速度,所以决定用防御来硬接他的攻击。蜥蜴人首领认为区区一个人类绝对不可能有太大的力量。速度在快也没有用,没有攻击力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但是显然牠想错了!徐凌的强项并不只是速度,而且还有堪比怪物一般的力量。蜥蜴人首领在承接住徐凌攻击的那一霎那居然差点抵挡不住,吃痛的手臂让牠下一步的反应慢了半拍,徐凌恐怖的连续攻击接连而至。

      在硬接了徐凌好几发的攻击之后,蜥蜴人首领心中的怒火燃烧的越来越旺盛。终于牠在徐凌攻击的那一瞬间找到了一个突破点,带着饱含愤怒的拳头轰向了徐凌。

      「轰!」两个拳头各自带着击碎对方的气势互相轰击了再一起,蜥蜴人首领往后滑行了一公尺左右,地上出现了拖曳的痕迹。

      而身形较小、相对较轻的徐凌如同断了絃的风筝一般,竟是完全的被轰飞了出去!不过他在空中漂亮的做了一个后空翻之后完美着地。半跪在地上的徐凌看起来受到的伤害并不是很大。

      「呼……呼……」徐凌气喘吁吁的看着对面的蜥蜴人首领,眼神里充满了兴奋。

      感受着近身搏斗那种生死之间的刺激感,徐凌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好像都在跃动着,想要战斗!想要更加暴力,更加血腥的战斗!

      不过现在可不是享受战斗的时候。这下糟糕了……这个蜥蜴人首领比起想像中还要强大太多了,绝对是一个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的对手。

      如果到时候引来全部的蜥蜴人围攻,那自己不就死定了?徐凌懊恼的想着,在下一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没想到那个蜥蜴人首领居然开口了。

      「人类……我认可你的实力,不过不管你到我们的部落来有什幺目的,敢袭击我们村庄,你就绝对是必死无疑!」

      啊……对了!我怎幺没想到这只蜥蜴人首领是会讲人话的,也许可以进行理性的沟通也说不定,那要怎幺开口跟他说?嗯……请问可以把你的财宝给我吗?这样说的话一定马上开打的吧。

      在徐凌思考着要怎幺向那只蜥蜴人首领搭话的时候,对面的蜥蜴人首领已经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了一把巨大的石刀。

      三米长的巨大石刀几乎快与蜥蜴人首领一样高了,这把石刀看起来非常的古老陈旧,上头还有徐凌所看不懂的奇异符文。

      虽然这把石刀看起来很旧,但是上面却充满着浓浓的血腥气息。徐凌直觉的认为这把刀应该是这个蜥蜴人族群从远古之前就一直传承下来的镇族之宝。一定是无数的生物被葬生在这把石刀底下,才会造成这种可怕的煞气!

      「喂喂喂……不要冲动啊……有事可以好好商量……」徐凌乾笑着说。

      如果对方是赤手空拳的话,自己还可以冲上去和对方互殴。可是现在对方明显拿出了压箱的武器出来,没有武器的自己如果靠着一股热血冲上去的话,大概只有闪躲的份吧?

      蜥蜴人首领彷彿没有听到徐凌所说的话似的,双手握着大刀就往徐凌狂劈了过来。

      虽然这巨大石刀看似非常的沉重,但被这蜥蜴人首领拿在手中却宛如一根羽毛一样的轻。整把刀以超乎徐凌想像之外的速度从徐凌的头上落了下来。

      「糟糕,闪不掉了!既然这样的话……」

      「啪!」徐凌靠着强大的反应速度,準确的用双手手掌夹住了从上往下劈向自己的巨大石刀。

      「砰!」徐凌的脚下被压出了一个大坑,紧接而来的,是如同一座山一般的恐怖重量朝着徐凌压了下来!

      与蜥蜴人首领轻鬆挥舞这把石刀呈现极度的反差,徐凌的表情痛苦,脸上不断的滴下一滴又一滴的汗水。

      在徐凌的双手之处爆出一条条的粗筋,黑色魔力瞬间爆发出更多的量。双脚被恐怖的重量给深深压下,直到小腿的部分都被埋进了地底之中。

      「我靠……这也太重了吧!」

      「从他的使用方式看来,这把刀只限定于蜥蜴人的种族可以挥动。应该是注入了跟血脉有关的魔法,如果是非蜥蜴人使用的话,这种重量的刀应该没有什幺种族可以自在的挥动吧?」加尔托斯彷彿对徐凌的苦苦支撑毫无感觉,淡定的解析着这把巨大石刀。

      突然间,徐凌看见了蜥蜴人首领朝着自己扫来一记右踢。双手夹着巨大石刀的徐凌根本无法抵挡和闪躲,只能看着恐怖的攻击即将命中自己毫无防御的身体。

      可恶,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硬挡了!庞大的黑色魔力从徐凌的身体爆发出来。在下一刻,蜥蜴人首领的扫腿完全命中了徐凌的侧腰,恐怖的冲击力豪无保留的冲进了徐凌的身体里。

      忍住身体所带来的疼痛,徐凌甚至能听到自己骨头所发出的哀鸣声。顺着这巨大的冲击,徐凌奋力往右跳跃,从巨大石刀的压迫下逃开。

      「砰!」徐凌就像是被击出的砲弹一般,在撞飞了许多的动物骨骸装饰品之后,直接冲破了坚韧兽皮所缝製的帐篷,飞到了外面来。

      在滚了两三圈之后,徐凌支撑起自己身体半跪在地上。

      感受着身体内的破坏,徐凌从喉咙的深处涌出了一股血腥感,忍不住往地上呕出了一口鲜血再乾咳了两三声。

      痛死了啊!肋骨裂开了三根、内脏受到震伤,感觉实在不是什幺很好的事情。

      不过实际上没有防御、正面吃下蜥蜴人首领这记扫腿的徐凌,要不是他的身体经过极度的强化,别说是一般的人类,就算是在外域生存着的其他生物也早就粉身碎骨了。

      「可恶……这一击我绝对要还给你!」

      「喂喂喂……小子,现在好像不是可以让你乐观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喔?好好看看你的四周围吧!你现在才刚刚进入了生死关头呢。」

      「什幺意思……?」徐凌缓缓地抬起了头,顿时间全身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

      加尔托斯说的没错,现在他的确不是应该去想着回扁蜥蜴人首领一拳的时候。因为在他的四周围,有着成百上千的强壮蜥蜴人正拿着一把把的骨枪,眼神冰冷的盯着自己。

      徐凌被包围了!蜥蜴人早就不知道在什幺时候围起了包围网,水洩不通的包围让徐凌感到无处可逃,这些蜥蜴人的目光彷彿一支支的冷箭一般,刺的徐凌的心中开始感到一丝丝的胆怯。

      原来如此,这些蜥蜴人的个体战力虽然都不是很强大,却能够狩猎到比牠们强大很多的猎物,靠的就是这个团结与默契吗?

      此刻的徐凌终于明白为什幺看起来并不是很强的蜥蜴人,却可以抓到那些用来做娱乐用的强大猛兽了。

      「嘶啦……」巨大帐篷的布幕被蜥蜴人首领的石刀给切开,蜥蜴人首领从容不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如同第一次遇见徐凌那般以居高临下的角度,睥睨的瞧着半跪在地上的徐凌。

      「愚蠢的人类,现在你知道你是绝对必死无疑了吧?说出你来袭击的目的,也许可以让你死的好过一点!」蜥蜴人首领认为徐凌吃了自己那一踢绝对再也站不起来了。现在这个人类已经变成一只可怜的瓮中之鳖。

      徐凌一边催动着魔力加速恢复体内的伤势,一边偷偷找寻看有没有适合的突破口可以逃走。在这个状况之下,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事。只要还活着,宝藏的事情以后还有机会。

      「嘿嘿……我的目的吗?」徐凌站了起来,在蜥蜴人首领惊愕的目光之下开始活动起筋骨,蜥蜴人首领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人类在正面吃了自己全力一踢之后居然还有站起来的力气。

      「嘛……也没什幺了不起的事啦,只不过想跟你借一些积蓄回去而已,这样的一个部落多多少少应该也有一些宝物吧?」徐凌看着对面的蜥蜴人首领笑着说。

      虽然脸上是一派轻鬆,但是心里的紧张感却没有丝毫的放鬆。如果蜥蜴人们有任何的异动,徐凌就準备拼进全力杀出重围。

      「宝物……?哼……呵呵……哈哈哈哈……」蜥蜴人首领大声笑了一下,接着抡起了大刀直接往徐凌砍了过来。

  • 名称:快播电影天堂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4: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