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电影超清

      「加尔托斯……说真的,我的右手有可能恢复吗?」

      「如果不从现在开始修复的话,以后可能完全不能使用了喔。话说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呢……没想到你居然想的到这种『强制强化』的方法。真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呢?还是乱来。」

      「……不这样的话赢不了啊。」徐凌苦笑了一声。

      接着从徐凌的身体内部,从心脏的部位开始再度缓缓的流出了恶魔之力。这些恶魔之力不断的输送到徐凌的右手处,徐凌操作着这些恶魔之力开始了右手的修补工作。

      「啪滋……」突然间,徐凌惊愕的看向巨大犀牛的位子。在看到巨大犀牛的那一瞬间瞳孔不禁一缩,徐凌不敢置信的看向已经重新站了起来的巨大犀牛。

      巨大犀牛的三根巨角此时已经剩下了两根。在左右两根巨角的中间有一个凹陷进去的血洞。而中间的那一根角,在刚刚与徐凌正面碰撞的时候就已经粉碎成细细的碎末了。可以说是和徐凌的右拳同归于尽。

      可恶……这家伙怎幺还没倒下啊……徐凌心里有些焦躁的想着。自己现在需要专心的操作魔力修复自己的右拳,继续和这只犀牛耗下去的话不知道还会出什幺意外。

      「小子别傻了,这战斗可是豁出性命的,如果在这里倒下就等于是真的死了。不要小看在外域生长的猛兽啊!为了存活下去而爆发出的意志力可是极为强大的,你刚刚也不正是这个样子吗?」

      没错……牠也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啊。

      听了加尔托斯的话,徐凌收起烦躁的心情,重新凝重的看向了巨大犀牛。在这里的每个生物都是为了生存而战斗,如果牠倒下的话,自己顶多失去一只右手,而对面这支犀牛却会失去牠的性命。

      徐凌现在的心情从烦躁转化为尊重。面对着以命相搏的对手,自己应该要使尽全力与牠战斗到最后一刻,这样才对的起眼前的这只巨大犀牛!

      「来吧,这是真正的最后一击了!」徐凌停止修复他的右手,再度让魔力布满了全身,摆出战斗架势盯着对面的巨大犀牛。

      巨大犀牛的眼神有些恍惚,身形有些不稳。但牠还是怒声一吼,再度朝着徐凌冲了过来。这次牠的脚步不在像之前那样的稳健,反而是踉踉跄跄的,还有好几次差点自己跌倒,速度也已经不如从前。

      不过就算这样,牠还是拼尽自己全力的朝向徐凌冲了过来。徐凌不动如山,仔细的观察着巨大犀牛的脚步、动作。

      徐凌看的出来巨大犀牛已经快不行了,也许刚刚那一记猛击带给牠强烈的脑震荡,巨大犀牛现在的视线应该是天旋地转吧?

      现在徐凌要做的只是等待着牠自己露出破绽,然后给牠最后一击!当巨大犀牛快要撞到徐凌的那一霎那,徐凌如同之前一样敏捷的避开了。在这时巨大犀牛想要转向,果不其然,徐凌的猜测成真了!

      巨大犀牛一个脚步不稳,重心突然偏向一边再也无法维持平衡。徐凌抓住了这个机会一把冲了上去,把所有的魔力全部集中在右脚上,尽全力往巨大犀牛的下腹部一踢!

      「砰!」据说脚步的力量是手部力量的三倍。徐凌拼尽全力的踢中了巨大犀牛身体上最为柔软的部位。伴随着踢击发出的响彻撞击声,巨大犀牛庞大的身区居然被踢飞了出去!直直地掉进了蜥蜴人的观战台当中。

      「嗄吱吱吱吱吱吱!」

      「咕咕嗄嗄咕咕咕咕!」

      蜥蜴人兴奋的叫声不断。在巨大犀牛掉落处附近的蜥蜴人拿着长枪上前查看状况,却发现这只巨大犀牛翻了白眼,已经是死了过去。

      徐凌已经管不了那只巨大犀牛的状况了,他的右腿也已经进入了麻木状态。一跛一跛的朝向自己原来来的那个入口处走去。木桩栅栏早已经被打开,蜥蜴人们拿着长枪指着他,引导着徐凌走回他的笼子里……

      ※※※

      「哇!你怎幺伤的那幺重啊?看来你抽到了籤王……你的对手是哪一只?克洛克达山羊?洛伊铁扇锹形虫?还有什幺样子的猛兽可以把你伤成这样啊?不……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猛兽造成的……」

      多贝塔惊讶的看着满身是伤的徐凌一步一步走回牢笼之中。此刻的徐凌右脚发紫,右拳不但发黑而且还扭曲变形。上衣基本上已经剩下几块破布,在腹部处还有一个不浅的血洞。

      「不要跟我说话,我要专心疗伤。」徐凌快速的说。

      接着徐凌一屁股坐了下来、双眼紧闭,身体表层慢慢的溢出一层黑色的薄膜。这层薄膜如同水面一般,全都慢慢的往徐凌的右手处聚集,也有少数的魔力通往牠的右腿和腹部处。

      见到如此情形的多贝塔也不再多问什幺,但是却藏不住心里的震惊。

      能够使用斗气的冒险者已经是达到六级冒险者了!而且这个徐凌领主似乎还可以用他的斗气来疗伤?这是多贝塔从还没有听说过的!他只知道斗气可以用来强化,还不知道有人可以使用斗气来疗伤。

      事实上,徐凌也没有办法使用这黑色魔力来疗伤。他只是照着加尔托斯的指示对自己的细胞进行着「急救」。

      不是「治疗」,而是「强化」与「再生」!现在徐凌的右手细胞基本上可以说是已经进入了休克状态,而恶魔之力就像是在给细胞做CPR。一面刺激着细胞不让它坏死,一面小幅度的强化着牠的「自我修复」能力。

      在如此的作用之下,细胞不但能够自己恢复过来,还可以增生更加强大的新细胞!

      仔细的操作着每一丝魔力,徐凌现在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自己的体内。

      感受着每一分每一毫魔力的流动,感受着自己的细胞渐渐的强壮、增生起来。这是一个无比缓慢的过程,但徐凌似乎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似的,只是一昧的操作着魔力,控制着魔力……

      「呜哇!好痛!」突然一阵刻骨铭心的痛觉从他的右手处传来,徐凌瞬间飙出了一身冷汗。

      恐怖剧痛让他再也无法平静的坐定。他表情痛苦的睁开了眼睛,却惊讶的发现月亮与星辰已经再度高挂上天空了,美丽的夜晚再度降临。

      徐凌紧紧咬着牙,忍受着右手所带来的痛楚,接着在重新检视了一下全身的伤势。此时的右手已经不再是乌黑扭曲,反而像是一只整条瘀清的手臂,至少形状没有变形了。右腿处的细胞已经修复的差不多,虽然同样也是充满了剧痛。

      而最不痛苦的居然是被巨大犀牛尖角所撞出的那个血洞,这个血洞在此时也已经自然癒合的差不多了。致于后背的擦伤割伤……直接无视它算了。

      「嘿嘿……感觉得到痛就代表你恢复得差不多了,恭喜啊。」

      「嗯,真的好险啊,如果就这样断手的话就糟糕了吧。」徐凌心中也感慨着,感觉得到痛反而是好事。

      在这次之后,相信自己的身体强度又会增进一大截了吧?还真是有点期待啊。

      「你终于回神了啊?这幺严重的伤居然真的让你回复了?而且还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多贝塔惊讶的声音传来。

      徐凌看到他身上也有着不少的伤口,想来他刚刚应该也是经历了一场苦战吧?而在自己所坐的前方放着一个巨大的肉块,徐凌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了多贝塔。

      「这是那群蜥蜴人给胜利者的奖赏,也就是我们一天的食物。当我们打倒的敌人越强,食物的量就会越多。看来你真的是打倒了一只不得了的家伙啊。」多贝塔明白了徐凌的眼神直接替他解释,并且不断的用羡慕的眼神盯着那块生肉。

      但多贝塔知道这不是属于他的,所以也没有动手去抢。更何况就算他想抢也抢不赢。

      「嗯。」徐凌低声回答多贝塔,表明他知道了。也许很多猛兽会开始大块朵颐,但自己可是人类!面对着这一团生肉,徐凌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的那份呢?」

      「早就吃掉了,在这个地方哪还能考虑什幺味道呢?其实生吃的味道也挺不错的呢。」

      徐凌决定不採纳多贝塔的意见,那幺问问加尔托斯吧。「加尔托斯,你有办法料理这块生肉吗?」

      「哼哼哼哼!你以为我是谁啊?就算我是近战派的,一些三脚猫的魔法我也会好不好!比如火球术之类的。」

      太好了,这幺一来就不用吃生肉了。徐凌心里开心的想着,接着他便照加尔托斯所教的魔法咒语与运行方式,慢慢的施展了一颗小小的火球术出来。

      「咦?你放出来的火球术怎幺这幺小?我以前随便放的一颗都有一座小山这幺大呢!」

      「你那个不叫火球而是陨石了吧!」

      徐凌有了加尔托斯的烹饪指导,那块生肉被烤的香喷喷的。而品尝起来的味道更是比在湖边烤的那恐龙肉还要好吃!

      多贝塔愣愣地看着徐凌手上那一块烤肉,关在徐凌他们笼子附近的其他猛兽也都因这香味而蠢蠢欲动着。

      就连看守在外面的蜥蜴人也盯着徐凌手中的肉块留着口水。不过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看着徐凌大块朵颐。

      「多贝塔,你来这里被关多久了?」一边撕咬着美味的兽肉,徐凌看着呆愣的多贝塔问道。

      「啊?嗯,我想想……大概也有七天了吧?」

      「七天?比我想像的还要久啊,难道你没有试着逃跑过吗?」

      「逃跑?哈哈……」多贝塔苦笑了一声,然后接着说:「我无时无刻都想要逃跑,可是却逃不了啊!这座栅栏的木头是用跟金属一样坚硬的『骨栖木』所做成,以我的力量根本无法突破。就算突破了,也一定会被外面的蜥蜴人围杀致死。」

      看了看栅栏的外面,多贝塔继续向徐凌分析着逃跑的困难度:「这里是一处隐僻的山间谷地。除了一开始的那个出入口外,能够逃离的方法就只有从周遭的山壁爬出去,可是我们人类攀岩的速度又怎幺可能比的过那些蜥蜴人?」

      说到最后,多贝塔叹了一口气:「所以现在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慢慢期待这个蜥蜴人部落出现什幺大敌还比较实际,等到那个时候在混乱之际趁乱逃忙。别以为这不可能,在这丛林法则的外域是什幺都有可能的。」

      「这样啊……」听完了多贝塔的分析,徐凌吃完了最后一口肉,思考半晌之后,做出了决定。

      「多贝塔,我决定今晚要逃离这个地方。」

      「什幺?」多贝塔不可思议的惊叫出来,瞪大眼睛看着徐凌说:「你……你有把握吗?」

      「你别期待了,我可没有把握带你一起走。为了成功逃跑,我现在要好好的养精蓄锐,所以不要打扰我。」说完后徐凌再度躺了下来,彷彿又是进入了睡眠状态。

      一旁的多贝塔心中波澜不断,眼前的这个领主总是一再的超乎他的想像。这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魔法战士也许真的有希望能够逃出这里!那幺我也来休息好了,说不定到时还真的能够让我趁乱逃跑,捡了一个大便宜。于是多贝塔也躺了下来开始休息。

      看似再睡觉的徐凌其实意识还清醒着。

      徐凌对于这次外域的冒险大概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那就是这个蜥蜴人部落!

      他可没有时间去打每一天的猛兽战。也许这样可以增强实力,可是对于徐凌的最终目的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帮助。徐凌相信这个蜥蜴人部落既然是一个部落,而且好像还有明确的管理组织,那一定会有所谓的「藏宝库」!

      也许会有大量的兽皮、腌肉、各式各样的外域产物或猛兽残骸之类的。只要先逃出这个地方,确定安全之后再偷偷的潜回来把那些东西弄到手,大功告成之后就可以回去领地了!

      虽然自己的背包弄丢了能带的东西不多,不过这却不至于造成徐凌的困扰。带些其中最为珍贵的东西回去就可以了吧?宝物这种东西可是重质不重量的。

      不过这都是徐凌所想最为顺利的结果。无论是逃跑行动,或者潜入部落、偷取财宝、再带着财宝逃跑,每一项都是会拼上性命的危险行动。

      为了能够顺利的逃跑,徐凌正在使用魔力来调整、修复自己的身体。在吃下了不知是什幺品种的美味兽肉之后,徐凌觉得自己身体的恢复速度又明显快了许多。

      自己的伤口基本上都好的差不多了,好险并没有留下什幺隐患。徐凌反而是感觉到身体再次得到了强化,尤其是自己的右拳。

      魔力快速的再身体里面运行着。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徐凌操作魔力的方法已经掌握的驾轻就熟,操作每一丝魔力就如同自己的手脚一般。强化身体所带来的痛觉对徐凌来说也已经宛如呼吸一般的自然。

      …………

      时间飞逝,现在大概是凌晨三点钟。

      正当万物进入睡眠之时,徐凌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他的眼睛炯炯有神且充满了精力。站了起来拉一下筋骨、伸了伸懒腰,身体状况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徐凌开始準备这次的逃脱行动。

      而多贝塔好像也察觉到了,睁开了眼睛期待的看向了徐凌。心里不知道他会採取什幺样的行动,并且也开始蓄势待发,準备好抓準时机随时逃离这个地方。

      徐凌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的牢笼大概以每个相隔两公尺的距离并排着。

      后面是高耸、近乎垂直的山壁。前方是蜥蜴人所生活的谷地,可以使用的逃跑路线只有两条。第一条是从自己一开始进来的那个正门口离开,第二条是是从身后的山壁爬出去。

      想当然,从正门口离开不可能。那幺就只能从山壁爬出去和蜥蜴人玩你追我跑的游戏了。

      决定好路线之后,徐凌走向了栅栏的入口处。在木门之外是用巨大的门栓锁住。特殊的阻隔设计让里面的猛兽无法碰触门锁,而外头的蜥蜴人却是可以随意的开门。

      「呼……」徐凌重重的吐了一口气,走到了栅栏的门前。

      双脚打开微微蹲了下来,徐凌身体弓了起来,伸出了右手,在瞄準完毕之后收回来摆在了腰间。左手包覆在右手的前方几公分处,魔力慢慢的凝聚起来,在右拳处渐渐的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强大气场。

      正是徐凌用来打败巨大犀牛决定性的那一拳!多贝塔惊愕的看向了徐凌的拳头,被那强大的气势所撼动,心中想像着如果自己被那样的拳头给轰重的话……绝对是惨不忍睹!

      大概过了十秒钟,徐凌感觉到自己已经蓄力蓄满了。在魔力无法更加的集中、压缩之后,他的右拳便毫不犹豫的朝着门栓轰了过去!

      彷彿就连空气也被撼动了,在拳头所擦过的地方,空气似乎产生了一瞬即逝的涟漪。

      在徐凌的拳头碰到门栓的那一霎那,原本坚硬的骨栖木如同是遇到了什幺不可抵抗的力量一般。徐凌的拳头势如破竹的穿过去,完全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锁住这个栅栏的木栓瞬间被粉碎成细细的木粉!

      「砰!」在这安静的半夜之中,大量骨栖木断裂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山谷。

      徐凌前面的栅栏全部消失。在同一面的骨栖木栏杆全部都受到了徐凌拳头的余劲,纷纷断裂成一块一块飞了出去。

      傻眼的多贝塔愣在了原地,一时之间居然是无法回过神来。在多贝塔的心里只是想着:这下完蛋了,等一下一定会有一大片的蜥蜴人杀过来!闹出这幺大的动静是绝对是不可能逃走的。

      不同于待在原地的多贝塔,徐凌却是马上做出了反应。自从上次因为恍神的一瞬间差点被巨大犀牛杀死之后,他就决定在也不犯同样的错误。绝对不再因为恍神而丧失了最佳的机会!

      徐凌迅速的逃出了栅栏,在四肢处爆发出恶魔之力,开始在山壁上快速的往上爬去。虽然以前在地球上没有玩过攀岩,不过他现在突然觉得攀岩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原本就强化过的身体在加上恶魔之力的效果加持,让徐凌感觉这山壁软的彷彿跟豆腐一样。

      手指一插就轻易的插进了山壁里让徐凌爬的很是轻鬆。不过就算这样,他依然不敢有任何丝毫的放鬆,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上爬去。

      「刚刚那一拳……威力很不错!」徐凌的嘴角泛起了淡淡的微笑。

      直到这时,他才有时间一边爬着一边回想刚刚的那一拳。感受着右手拳头又痛又麻的感觉,徐凌依稀觉得他现在一天的极限只能发出三拳这种的攻击。不过这样也比以前要强上太多了,第一次击出的时候可是连右拳都差点废了呢。

      不过这一拳在强度上和对巨大犀牛那一拳其实是无法真正做比较的。

      原因其一:因为这次自己是蓄力蓄到了极限,无法在集中更多魔力而发出了目前最强大的攻击。而打巨大犀牛那一拳却因为时间的因素无法蓄力到极限,效果自然是差了许多。

      原因其二:在与巨大犀牛战斗结束过后,自己的右拳强度又得到了「质」上的提升。在最根本的地方,等级就已经不一样了。

      而最让徐凌开心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还在逐渐的强化中!虽然现在只能够打三拳,但是以后怎幺样还难说,说不定可以无限制的使用这种攻击。

      「小子你可别开心的太早了,这样的攻击根本不能经常使用在实战中。你以为敌人会乖乖的站在那边等你蓄力让你打?别傻了!」加尔托斯的声音突然出现,并且狠狠的泼了徐凌一桶冷水。

      「这可不一定。」徐凌在心里啧了一声。

      徐凌知道加尔托斯说的很有道理。就算是看自己以前的电脑游戏经验,也知道这种靠着蓄力做出的攻击只有在特定的状况下才能使用。不过要是时机把握得当的话……

      「哼哼,小心乐极生悲啊!看看自己的下面吧。」听到加尔托斯的话后,徐凌吃了一惊,连忙转头查看自己的身下。

      入眼所见,蜥蜴人的部落已经变得很小,徐凌已经爬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了。

      但是这不是重点,让徐凌感到焦急的是,那群蜥蜴人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没错,就是「飞奔」!只见大量的蜥蜴人拿着各自的武器在山壁上狂奔着。只用两条有力的腿熟练的边跑边跳,他们的脚踏在石壁上就好像踩在平地似的,完全不会因为重力的关係的掉落。

      这是壁虎人吧?徐凌想起以前家里经常出现黏在墙壁上的壁虎。现在的蜥蜴人就像牠们一样,就算是近乎垂直的山壁也是通行无阻。

      看到了这一幕的徐凌连忙加快了往上爬的速度。徐凌的速度固然很快,但是长年在此生存的蜥蜴人明显比他更快。在不出几秒之后,大量的蜥蜴人部队就已经出现在徐凌身后不到几十公尺处了。

      终于,在徐凌的全力攀爬之下,前方的山壁终于到了尽头。徐凌猛然一跃,双脚着地,终于又是重新踏回了地面上。

      接着徐凌随意找了一个方向狂奔了起来。在下一刻也冲上了山顶平地的蜥蜴人们顿时看不到徐凌的蹤迹,但是牠们也很快的做出了反应。

      「吱嗄嗄吱吱!找到他!」在一只蜥蜴人发下号施令之后,所有的蜥蜴人全都有默契的分好队,朝向不同的方向飞奔而去。被已经猎捕到的猎物逃走,这是让这些蜥蜴人感到极度的愤怒与屈辱。

      在一个隐密的草丛里,徐凌低下身子趴伏着。他并没有一昧的往远处逃跑,反而是冷静的观察着四周遭的情况。

      照加尔托斯的说法是:「在这个外域里,盲目的随意乱跑的话反而会更加的危险。这里附近大概都是蜥蜴人的地盘,所以其他的猛兽没事应该不会跑来招惹。在这附近找寻安全的地方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啪啪啪啪啪……」随着脚步声的出现,五只蜥蜴人的身影出现在徐凌的视野之中。它们把眼睛睁的非常的大,不断的到处查看着,看有没有人类所经过的蹤迹。

      「加尔托斯,如果他们发现我,以我现在的能力可以独自解决掉他们吗?」

      「不,我看很难。而且这样太危险,你的技巧还无法快速的解决这一匹蜥蜴人,而你们战斗的声音还会把他们其他的同伴给吸引过来,到时候就真的麻烦了。」

      「嗄吱吱吱!」突然间,一道锐利的叫声吓了徐凌一跳。

      一只蜥蜴人突然间用长枪指向徐凌躲藏处的草丛,而其他的蜥蜴人们全都快速的把徐凌给包围了起来。

      「我不是藏的很好吗?为什幺这幺快就会被发现了?」徐凌在心中惊愕的问。

      既然都被发现了,徐凌也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直接站了出来。在全身都爆发出了强烈的魔力!以兇狠的眼神扫视着周围的蜥蜴人。

      「别傻了!你又没有受过专门的潜行训练,在这外域你这样有躲跟没躲一样。你刚刚问我那个问题,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自己会被发现了呢。」

      在这时,五只大约有三米高的蜥蜴人同时冲了上来一起用长枪刺向了徐凌。

      蜥蜴人们都受过多次的训练,而能在这外域存活下来的族群都注定不是弱者。猎杀过无数猛兽的蜥蜴人长枪围杀,这时竟然让徐凌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来逃脱!彷彿徐凌会在下一刻即将被无数根长枪所贯穿。

      「小子準备来啰,灵魂附体!」随着加尔托斯的声音响起,徐凌再次失去了身体的掌控权。

      虽然是第三次了,但徐凌还是觉得很不适应。同时间在徐凌的体表处爆发出了三倍量的魔力,黑色的魔力在体外逐渐凝聚,宛如成为了一件厚实的铠甲似的。

      「魔王之铠!」

      「锵锵锵锵锵!」五只蜥蜴人的长枪全都刺进了加尔托斯所凝聚出来的铠甲里面,但是却没有刺中徐凌的本体。

      加尔托斯冷笑了一声:「果然不是真的铠甲完全不够力啊!不过能帮我争取到一瞬的时间也够了。」

      接着徐凌双手往前一伸握住了某一支长枪的前柄,接着猛然一扭、一扯!那只被徐凌握住长枪的蜥蜴人突然感觉到一股无法抵抗的恐怖力量,心中吃惊的同时双手跟着一鬆,那柄长枪顿时被徐凌给抢走了!

      「小子,準备记好啰,记住当你一对多的时候该怎幺战斗!」

      「噹噹噹噹!」连续四声撞击声响起,刺在徐凌身体表面铠甲的骨枪顿时全被弹了开来。

      强大的力道让周遭的蜥蜴人重心不稳,全都被迫的往后退了几步。接着徐凌猛然一冲,往那只被夺走武器的蜥蜴人冲去。

      此时的徐凌被加尔托斯附身拥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彷彿是天下之大却无人能敌的强者。这股气场居然让周遭的空气无端流动了起来,形成一阵阵吹拂的狂风。

      「首先,专挑一个打!」徐凌手中的长枪如同猛龙出匣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贯穿了那只被抢走武器的蜥蜴人左胸处。

      不过这才只是刚开始。徐凌以一般人肉眼几乎看不到的速度把长枪从那只蜥蜴人的身体拔出来,接着在刺进同一只蜥蜴人的右胸处……

      在短短的一秒钟内,徐凌不断的拔出、刺入、拔出、刺入……大约刺击了二十几次左右,那只蜥蜴人的头部、胸口、腹部,没有一个地方是完好的,到处都充满了血洞。

      「啪。」那只蜥蜴人倒在了地上,尸体可以说是「千疮百孔」。大量的血液与内脏等不知名的东西纷纷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第一只!」

      徐凌的右脚猛然一踏,那蜥蜴人的尸体脑袋顿时爆裂,看起来实在是非常惨不认赌。最可怕的是,徐凌现在还带着极端嗜血的笑容紧紧盯着其他四只蜥蜴人。

      另外四只蜥蜴人看见了同伴的惨状,下意识的静止在原地不敢有任何动作,心中同时冒出了巨大的恐惧感。它们感觉到现在面对的彷彿不是一个小小的人类,而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远古巨兽!

      「然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挑选下一个猎物,第二只!」没有任何迟疑,徐凌的长枪再度往其中一只蜥蜴人突刺了过去。

      如同来自于地狱的死亡之枪,精準、快速、而且极端狠毒!在那只蜥蜴人还没回过神来之前,牠的脑袋就已经被刺成一团肉酱了。

      「嗄吱吱吱吱吱!」剩下的三只蜥蜴人之中终于有一只反应了过来。

      恐惧的叫了几声之后那只蜥蜴人便丢掉了兵器,连滚带爬的转身逃跑了。随即另外两只蜥蜴人也是急忙丢弃兵器转过身来逃跑。被加尔托斯附身的徐凌,根本不是牠们几只就能够对付的!

      「因为不可以让牠们跑回去通知同伴,所以逃跑的要首先击杀,第三只!」

      徐凌站稳了身体,右手爆出了粗大的青筋,并且握住了长枪的中心点。他的左脚往前跨去,以堪比世界标枪冠军的身姿把长枪给向前水平投射了出去。

      强猛的力道使长枪宛如最恐怖的狙击枪子弹,直接贯穿了第一只逃跑的那只蜥蜴人,在牠的身体上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空洞。

      而那支长枪在继续贯穿了一个大岩石后才终于落到了地面上,整支枪已经变的破损不堪,无法在继续使用了。

      在射出长枪之后,徐凌也随即像是一只飞箭一般冲了出去。

      一抹黑影闪过,徐凌在一瞬间就冲到了第二只逃出去的蜥蜴人身后。伸出了左手一把抓住了蜥蜴人的尾巴,接着徐凌突然紧急剎车,那只被抓住尾巴的蜥蜴人猛然重心不稳,害怕的转过身来同时往前倒去。

      那只蜥蜴人看到的只有越来越近的拳头朝着自己砸来……

      「第四只!」

      「砰!」的一声巨响,徐凌的拳头狠狠的砸中了蜥蜴人的头颅,并且顺着力道将那只蜥蜴人砸到了地面上。

      一个直径约一米宽、深度大约三十公分的凹洞顿时出现,巨大的响声正是造成这个坑洞所产生出的声音。

      转过身来,徐凌看向了已经不敢在有任何动作的最后一只蜥蜴人。

      牠的牙齿正在不断的发出「喀喀喀喀……」的撞击声,眼神里透露出了极度的恐惧。下一刻这只蜥蜴人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露出了无比兇狠的眼神,迈开了脚步,朝着徐凌挥拳过来。

      「来的好啊!在知道逃跑无用之后所击出的反戈一击。就算知道自己的力量在怎幺渺小,为了生存下去也会向狩猎者伸出了自己的獠牙,这才能爆发出生物真正的潜能来!」

      加尔托斯激动的喊着,徐凌也跨出了脚步以极大的动作幅度挥拳过去。此时徐凌挥动拳头的速度居然是快到了引发出了风啸声。

      「砰!」「喀喀喀喀喀……」蜥蜴人与徐凌的拳头在半空之中猛力的撞击下去!在一声撞击声之后,徐凌的拳头势如破竹的继续往前推近着,而蜥蜴人的手臂却是开始出现了不规则的扭曲,骨头碎裂声不绝于耳。

      徐凌接着一个下踢,把这只蜥蜴人的小腿骨给踢断。重心不稳的蜥蜴人在逐渐倒下的过程中,徐凌猛烈的左勾拳正面命中了蜥蜴人的腹部。

      被打中的蜥蜴人顿时像是从中间对折了一般身体凹了起来,同时的发出了像是乾呕一般的痛苦声音,不由自主的倒在了地上。

      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蜥蜴人痛苦捲曲着,徐凌举起了右脚,慢慢的举高,越过了头部。

      「我很喜欢近身格斗,但是却不是这种一面倒的战斗。与其让你痛苦下去,不如还是早点解决你吧。」

      接着,徐凌的右脚狠狠的落下砸在蜥蜴人的脑袋上。

      「噗滋!」顿时那只蜥蜴人的脑袋变像开了花一般,血液与脑浆同时喷溅而出。

      在解决了所有的蜥蜴人之后,爆发的魔力全部都冲回了徐凌的身体里。同时所带来的还有熟悉的剧痛与疲惫感。

  • 名称:近期电影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