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超清

      昨天晚上在神的操作之下,龙静的杀意与薙雅的恐惧都被直接抹除掉了。为了方便,神还让龙静直接学会了这个世界的语言,至于龙静自己完全不晓得这是怎幺回事。而如今已经到了隔天早晨,徐凌正一个头两个大的思考着该如何向众人解释现在的情况。

      这里是吃饭的饭厅。虽然餐桌上摆放着几样做法简单的早餐,但是这里却完全没有那种悠闲吃饭的气氛。现在这个时间窗外明亮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映了进来。微风吹进了屋子里带来凉爽的感觉,吱吱叫着的鸟鸣声不绝于耳。

      即使窗外的风景如此明媚,但是这些却丝毫没有减缓这屋子里沉重的气氛。这间领主宅邸里彷彿要刮起了一阵恐怖的暴风雨,而被困在这暴风雨中央的正是目前感到一个头两个大的徐凌!

      「好了,现在所有人都到齐了,你也该好好的做解释了吧。这次在装死的话……你会知道后果的。」龙静双手环胸冰冷的看着徐凌,那眼神彷彿锐利的能够杀死人似的。

      「哥哥!这个……这个看薙雅姊姊长的一样的女人是谁?」比起沉默不语、看起来随时会哭出来的薙雅,莉娜看起来要激动多了。

      「呃……听我解释……虽然我知道这可能令人很难以置信……」徐凌用手稍微擦了一下额头上紧张的汗水,思考着要怎幺解释这一切。「其实我已经不是你们所认识的赛维尔了。现在我的名子叫做『徐凌』。是从别的世界穿越而来的灵魂。而她……」

      接着徐凌指向了龙静,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她的名子叫做龙静……应该是我的召唤兽。也是从我原本世界所穿越过来的人类。」

      「怎幺可能……」莉娜看起来非常的无法相信。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着,哽咽的问:「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那真正的赛维尔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我不知道,其实我也很努力的去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徐凌低着头,语气沉重的说着:「其实……我也根本不知道我到底是怎幺出现在这边的,更别说是赛维尔的灵魂如何了。」

      徐凌只知道,一切都是那个「神」的操弄手段。自己在胡乱答应莫名其妙的问题之后就被送到了这个世界来了,当时丝毫没有意料到竟然真的会发生穿越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是说……造成现在如此情况的自己也应该有相当大的责任。

      如果把神的事情拿出来讲,也只会被当成是随意找藉口推託吧?纵然自己穿越了是事实,不过谁也不会相信这种藉口的。

      「……抱歉。」没有在解释更多。看着薙雅与莉娜,徐凌对着这一家人道歉了。

      「喂!你说的那召唤兽是怎幺一回事?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的召唤兽?」龙静的眉毛微微挑动着,表情怪异的问。

      「嗯……应该是这样子没错。」

      「砰!」龙静大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并且站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徐凌的衣领,盯着他的眼睛愤怒的说:「有没有搞错啊?为什幺我一定要当你这家伙的召唤兽?你这家伙凭什幺?」

      「那还真是抱歉啊,其实我也完全没有想到会是你。其实我原本是想要一头妖狼或是火龙之类的。」徐凌没有抵抗龙静任凭她抓着自己,用冷静且带着一丝歉意的眼神看着龙静的眼睛。

      「放心吧,我完全没有想要驱使你的想法。既然是我把你召唤过来的,那幺这件事情我就会负责到底。我会在这个世界尽全力找到让你回去的方法。到时候一定会让你平安的再次见到你的家人朋友,你就当作自己来到了异世界旅行好了。」

      听到了徐凌的话语,龙静愣了一下。

      接着脸上愤怒的神情逐渐的退去,慢慢地放开了徐凌的衣领。龙静低声地说:「昨天晚上……我好像忽然听见有个人好像在叫我。对我伸出了手,然后不知怎幺的,我就莫名其妙被你给拖到这里来了……」

      冷静了下来,龙静似乎是想到了什幺事情,突然间变的面无表情。但是与龙静近在咫尺的徐凌发现,在她的眼底似乎出现了一丝难过的味道。

      「其实……这样反而比较好……我不想回去那个世界了。待在这个异世界也好。」龙静苦笑的低声说着:「那里……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事物了,就算回去的话也只有死路一条吧?」

      死路一条?为什幺?看见了徐凌疑惑的脸庞,龙静才连忙改口说:「喂!你可不要误会了哦,就算我决定留下来也不可能当你的召唤兽喔!」

      「这样子啊……既然你想要留在这里的话也好,至少有个同乡在这里也不会太过孤单。」徐凌决定不去思考龙静发生了什幺事,尤其那好像还是不太开心的事情。挖掘别人的伤口可不是徐凌的兴趣,更何况就算问了龙静她也不见得会对自己说。

      「唉……本来想说召唤一个强大的召唤兽陪我一起去冒险的。现在看起来还是得我一个人去啊。不,至少还有加尔托斯这家伙……吗?」徐凌叹了一口气说,却没想到他的这一句话引起了薙雅三人的轩然大波。

      「什幺?」薙雅、莉娜、班鲁同时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他们的眼神中带着错愕与无所适从的悲伤神情看着徐凌。

      「哥……哥哥你打算抛下这个领地……抛下我们不管吗?那我们以后该怎幺办?呜……呜呜……」莉娜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了下来,她的眼神中有着满满的乞求。

      希望徐凌不要抛弃这个领地而去当一个到处乱跑、生命随时会受到危险的冒险者。也许在这三人的心目中还无法接受这个灵魂替换的事实。而且在徐凌走了之后,这个领地可就面临了没有了主人的下场。

      说不定突然哪一天赛维尔的灵魂突然就回来了也说不定。要是到了那时赛维尔发现自己身处在危险的地方……

      更加严重的是,要是这个身体不小心被徐凌弄死的话怎幺办?

      「领……领主大人!不……虽然你并不是真正的领主大人……」班鲁看起来也是非常的惊慌失措,但是他却找不到什幺留下徐凌的话词。

      「别说了……莉娜……班鲁……这个人不是我们认识的赛维尔了。」薙雅声音哽咽的说。

      薙雅不断的用手抹去脸颊上的眼泪,但是豆大的泪滴仍然是一颗一颗不断的从脸上滑落下来。「如果……他真的打算要离开,就算我们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啊……」

      「你们放心吧。」徐凌看着泪流的薙雅与莉娜还有一脸茫然的管家班鲁。虽然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中却还是出现了一丝不捨与愧疚的感觉。

      「既然我现在佔据了赛维尔的身体,那幺他遗留下来的事情就由我来代替他完成。」看着那三人,徐凌坚定的说:「在我的能力範围之内,我会想办法把这领地的负债给还清。并且让居住在这里的人拥有自己谋生的能力,再也不必去依靠别人。」

      「在我处理好这个领地之前,我绝对不会去当什幺冒险者!」徐凌斩钉截铁地对着这三人大声喊道,而这句话似乎暂时也达到了不错的效果。

      「真的吗?」莉娜暂时停止了泪水,泪眼汪汪的眼睛看着徐凌。

      「没错,我『绝对』不会抛弃你们!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徐凌还加重了语气的说。在得到了徐凌的承诺之后,虽然不知道徐凌到底会不会遵守,但是这三个人的表情明显都放鬆了不少。

      「等一下。」龙静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你们现在在讨论什幺?这个领地出现了什幺危机吗?」

      从刚刚的对话听来龙静发现:现在这个领地似乎出现了非比寻常的财政危机,而且还需要一个能够主持大局的人来坐镇的样子。如果徐凌一走了之的话,带来的困扰好像不光只是「赛维尔」这个人消失而已,而是整个领地即将会面临空前绝后的大危机。

      「因为种种的原因,所以这个领地负债了一笔鉅款。」看向了疑惑的龙静,徐凌解释说:「不过,其实我也是从昨天刚到这边的。只靠着一些文献才了解这个领地的一些历史。老实说对这个领地还不是说很了解,整体状况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才知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请领主大人先到外面看看我们领地的真实情形如何?」在听到了徐凌的话语之后,管家班鲁说道。

      在众人一致决定之下,徐凌他们走出了领主宅邸。

      出现在徐凌他们眼前的是一片荒凉的世界。稀疏的绿草与大片的黄土组成了眼前的贫脊土地,远处是一间又一间相隔甚远的屋子与大量荒废的农地,有些甚至都还能看见龟裂的痕迹。

      「原来如此……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差上不少呢。」徐凌抓起了地上的土,但那土彷彿是像沙子一般的从徐凌手指间缝中滑落了下来。风沙吹扬有时还会捲起了一场小型的沙尘暴,看来这里真的是非常不适合种作农作物。

      「……我就不出去了。」龙静瞇起了眼睛,看着门外晴朗的太阳光露出了厌恶与不耐烦的表情。

      「班鲁,能替她準备一把阳伞吗?」徐凌对着班鲁说。

      在以往的体育课,如果是室外活动的话,龙静毫无例外地一律请假。只有室内课程才会勉为其难地参加。从那白皙的肤色看来,徐凌推测龙静应该是非常的讨厌晒太阳。  

      「好的,没问题!我还记得老夫人的阳伞放在哪里,请稍待片刻。」说完,班鲁就迈出了大步的步伐朝着某一间房走去。

      「……多管闲事。」龙静瞥了徐凌一眼之后不屑地说道。

      徐凌没有多大在意龙静不善的语气,毕竟这个人从以前就是这样子。不过这时徐凌才好好的注意到龙静的装扮。她有着漂亮的白皙肤色却穿着一身反差极大的黑色套装。窄窄的裤子贴着她的皮肤显现出她美丽的腿部曲线,脚下穿着一双皮革製的高筒靴,看起来非常的霸气。

      在她的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大外套,上头绣着一只红色的蝙蝠模样纹章。黑色的俐落长髮顺着外套留到了腰部,如同女王一般的凌厉眼神正看着徐凌。整体看来是同时兼具着性感与威严。

      「龙静小姐,伞拿过来了。」动作迅速的班鲁把一支略显陈旧的蕾丝阳伞拿给了龙静。

      龙静不发一语的接了过来,「啪」一声的打开了阳伞。把自己笼罩近了阳伞的阴影之中,接着一副等候徐凌、随时都可以出发的样子。

      「那我们就走吧,班鲁,就麻烦你带路了。」徐凌客气的说。

      「好的,请跟我来。在一边看的过程中,我就稍为介绍一下我们卡飞那领地……」班鲁一边引领着众人,一边述说着这个卡飞那领地的历史。

      在大约一千年前,第一代领主「轮亚‧卡飞那」为帝国带来丰富的资产并且拯救了当时帝国的窘境。至于是什幺资源也没有详细的记载,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沉没在人类的记忆之中。在之后轮亚却拒绝了当时帝王所赐赏的丰饶领地,而是选择了这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边界地区。

      帝王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亏待他了,于是又赏赐了非常大量的金钱和宝物,让他几乎成了这个国家里面最有钱的人物之一。靠着这笔财产,让轮亚的好几代后辈几乎完全不需要工作也可以享乐一生。

      但也是有一些比较精明的子孙觉得这样下去不是明智之举。

      这些子孙们想要好好的发展这个领地,却发现这个领地根本连一点潜力都没有!积蓄到的金钱不断不断的挥霍,古董不断不断的变卖……到了最后终于演变到了今天的这个局面。

      「第一代领主……他是在这个领地里去世的吗?」徐凌问向了班鲁。他还记得加尔托斯跟自己说过:所谓的第一代轮亚领主其实应该是一名叫做何南城的强大冒险者。

      「轮亚领主吗……我想想……」班鲁陷入了思考当中,随即似乎是灵光一现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那是书籍上所没有既载的内容,还是我老祖母告诉我的呢。嘿嘿……虽然只是个传说故事,据说我们的轮亚领主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呢。」

      班鲁叹了一口气说:「年纪老了就什幺都忘了,以前老祖母可是跟我说过很多他的传奇故事。听说最后轮亚领主在这个领地生下了几个孩子之后,就往北方火山的方向离开了,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人见过他。」

      「不过这也是传奇故事而已啦,哈哈哈哈……如果轮亚领主真的是一个强大魔法师的话,在南边的魔法之都一定可以找到他的资料的。」班鲁最后说道。

      魔法之都!听到这个词彙徐凌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魔法……那可是在以往世界只存在于幻想之中的东西,没想到在这个异世大陆却是真实存在的。

      徐凌对于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了。所谓的魔法之都就是指人类疆域的正中央,不属于任何的国度而自成一体的「菲特利亚城」。

      虽然它的名子是「城」,不过规模几乎堪比一个国家。管理着这里的并不是任何的皇族,而是魔法公会!这里就是魔法的国度、魔法之都。在菲特利亚开设无数个魔法学校,当然有好的也有坏的。学费计算也是每间都不一样,不过每年这里的活动总是多不胜数。

      而菲特利亚还有一个特殊的地位,那就是「交通」。处在人类疆域的正中央,它自然而然的成为一个国家与商人们做贸易的地方。

      无论是哪一个地方的特产,只要是钱买得到的这里通通都有。而许多冒险者也总是在这里交易自己的装备、宝物。所以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交易都城」的称呼。甚至可以说,这里才是人类世界真正的首都。

      十分钟之后。在班鲁带领着徐凌一行人走到领地的某一处之时,一名正在提水去灌溉的老妇人发现他们一群人。发现徐凌一行人,这名老妇人马上却放下了手上的水桶并且热情的对着众人打着招呼。

      「啊……薙雅!你们怎幺突然来了呢?也不通知我一下!唉呦……领主大人,薙雅这孩子受您照顾了,快请进来坐坐吧。」身穿着缝补过好几次的布衣,满脸皱纹又带着大大笑脸的一位老妇人对着徐凌他们说。

      「奶奶……」薙雅看到老妇人马上就红了眼眶,扑进了老妇人的怀里。

      「唉呦……你这孩子怎幺啦?怎幺才嫁到那边没几年就变得这幺爱哭了?」老妇人温柔的拍拍薙雅的背。接着语气一变,那冰冷的口气竟然是让徐凌不禁打了个寒颤。

      「是不是领主大人让你受委居了?」

      「不……不是的……其实……赛维尔他……我们还是先回到家里在谈吧……在外面太过显眼了……」薙雅低声的在老妇人的耳边说。

      在徐凌的眼中,薙雅看起来非常的信任、依赖着这个老妇人。接着他们在老妇人的邀请之下进了这一栋老屋子。屋内的摆设非常的简单朴素,而这幺多人齐聚一堂,在温暖的阳光照射下居然有种团聚似的温馨感觉。

      可惜现在的情况却跟团聚扯不上边,甚至可以说是相反。

      在老妇人和替雅一起端出了茶水招待过大家之后,薙雅开始对着这个老妇人,也就是她的奶奶「娜菈」娓娓道来徐凌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娜菈奶奶听得满脸惊讶,而且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徐凌。

      「这是你们新玩的角色扮演游戏吗?」娜菈奶奶脸色既暧昧又狐疑的说着:「以前你爷爷也总是喜欢让我叫他领主大人……」

      在众人傻眼的视线当中,只有薙雅一个人的脸马上变的通红,水汪汪的眼睛彷彿随时都会滴出泪来似的。薙雅焦急的说:「奶奶!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娜菈奶奶盯着焦急的薙雅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摇了摇头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我活了好几十年的岁月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

      「喂!那个小伙子……你说你叫徐凌是吧?所以你们现在的意思是:我们家的赛维尔现在在你们的那个世界?」娜菈奶奶显然不相信徐凌所说的话。用「虽然不知道你在干什幺,但我早就看破你了」的神情看着徐凌,她决心要问倒他。

      「我不确定,不过这有可能。」徐凌想了想,既然自己跑进赛维尔的身体里面,那赛维尔也有可能会跑近自己的身体里面才对。

      「既然你对我们的这个世界不是很了解,那你们那个世界长的是什幺样子你就说说看吧!也让我们长些见识见识。」娜菈奶奶嘿嘿一笑,她相信徐凌是不可能说出什幺能够让她惊讶的神奇东西。

      不过,如果这一切不是赛维尔在玩什幺闹剧的话,那就是他的头脑生病了?想到这里,娜菈奶奶脸上的笑容逐渐转化为担心。

      不过在下一刻,娜菈奶奶的表情马上又转变成了惊讶与不可思议。从徐凌的口中所说出来的东西,那是除了龙静以外的所有人都未曾听过的。他们彷彿看见了在以往所完全想像不到的全新世界。

      在天空中飞翔的飞机、无论相隔多远都能够互相对话的手机还有电脑、网路……等等的。在徐凌与龙静以前所在的世界里,那些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物品在他们听来居然是极大的震撼!

      如果说徐凌讲出一两个奇特物品可以解释成想像力丰富,那一次性的讲出十几个、几十个这种东西,那就不是想像力丰富可以解释的了。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真的是从异世界所穿越过来的,这些物品对他而言是再也稀鬆平常不过了。

      「啪啪砰砰啪啪砰砰啪啪……」就在徐凌介绍着地球的时候,突然有一阵万马奔腾的声音从门外传了出来。

      在听到了这声音之后,徐凌停下了介绍疑惑的看着外头。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到这个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领地?现在身为领主的徐凌一面想着一面想走出门外看看情况。

      「糟糕!是那群人来了,我们赶快躲起来!不能被他们给发现。」莉娜的脸上突然极度害怕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的焦急慌忙。薙雅和班鲁的脸色也一样突然变得很差。

      「啊……哥哥绝对不要开门!」

      莉娜的提醒慢了一步,因为徐凌已经打开了门并看到了外头的众多人马。

      在大量的马蹄踩踏土地所扬起的风沙之中,那是大约有三十人的队伍。他们穿着一身棕褐色的简易皮甲,每个人看起来都是流氓痞子样。

      尤其是带头的那人。他有着一头杂乱的棕髮,看起来已经许久没有清理过了。脸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晒成黑褐色的肌肉非常的健壮。在这些人的背后都背着一把巨大的刀子,各个看起来都是凶神恶煞、非常的恐怖。

      徐凌看到了那个首领,而那个首领也看到了徐凌。不晓得为什幺,在他看见了徐凌之后竟是不屑的笑了出来:「唉呦,赛维尔小乌龟王八蛋,你今天终于敢自己出来啦?这也免得让老子去踢爆你家的大门。哈哈哈哈哈……」

      一股怒火从徐凌的胸口窜升而起。他冷冷的看向眼前明显来者不善的人。徐凌知道这个人是来做什幺的,不过现在的他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对于眼前的不善言语也没办法做出什幺反击。

      很明显的,眼前的这个人是来讨债的。这个集团正是赛维尔以前所积欠的债主派来的打手,就像以往在原本世界上的讨债集团那样。哼!不管到了哪个世界,流氓和强盗这种东西还是到处都有啊。徐凌心里想着。

      「你那是什幺眼神啊?兄弟们,下马!」那首领快速的下了马,恶狠狠的看向徐凌并拔出了背在后背的大刀。接着他那三十几名兄弟也随即做了同样的动作。

      「看你的样子似乎準备好钱了吧?连本带利总共是九百七十三万拉克。交出钱来吧!」首领表情讥讽的说,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相信徐凌绝对不可能真的有钱交出来给他。

      九百七十三万拉克?虽然徐凌不知道「拉克」的币值有多高,但光听到「九百七十三万」这个数字就知道这笔钱绝对是一笔鉅款。

      徐凌镇定了一下心神,稍稍的平稳了因为害怕而开始加速的心跳。说实在的,原本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他被这三十几名小混混团团包围,说不害怕一定是骗人的。

      但是在此时,他的身后有着必须要保护的人。无论怎样也不能把害怕的情绪表现在脸上,否则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而已。

      偷偷的深呼吸了一下,徐凌用毫不畏惧的眼神看向了那讨债集团首领。「我现在手头上没有钱,不过再给我三个月……不!一个月就好,我一定能生出钱来给你,我手头上已经有赚钱的方法了。」

      「一个月?笑话!这种说词在上次你来借钱的时候就已经用过了!就算只是再多给你一天也不行。哈哈哈哈,你可别说你忘了上次的约定啊。」

      「约定?什幺约定?」徐凌的心中隐隐出现了不好的预感。

      「你还真的给我忘记了啊!还是说你是在跟我装傻?哈哈哈哈……没关係老子我可以大发慈悲的提醒你……」

      看着眼前的徐凌,这讨债首领淫笑着说出众人不敢置信的话语:「在上次你来借钱的时候,我可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你跟老闆说:『如果下次到期还不出钱来,那就把自己的老婆和妹妹当成抵押品。』哈哈……你这是什幺废物领主!哈哈哈……。」

      没想到那个赛维尔居然做出了这种承诺,真是人渣!徐凌心里不禁冒出了这个想法。不仅仅是徐凌,就连躲在屋子后面的薙雅与莉娜也是完全不敢置信!那个赛维尔怎幺可能会做出这种约定?即使他身为领主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但是做出这种约定也太……

      但徐凌还没回答那讨债首领的时候,首领就对着后面的小弟们下了命令:「喂!既然这没用领主从这一栋烂房子出来,那他家人应该也在里面。通通给我进去蒐!」

      「喂!等一下……」徐凌马上挡在了大门之前,不过随即他就不知道被哪一个小弟给踹中了腹部,直接痛苦的倒在了一边充满砂土的地上。

      徐凌被攻击到的腹部剧烈的疼痛。可是他不管那幺多,还是努力的朝着门口冲去。想当然,徐凌又被小弟们给踹倒了,而且还被多踩了好几脚。此时的徐凌身上的衣服已经变的髒乱无比,看起来极为的狼狈。

      「啊啊啊啊啊!」「放开我!」薙雅和莉娜同时发出了惊吓恐惧的尖叫声,然后被许多的匪徒给拖到了首领身边。

      此刻她们两人的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泪水,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在她们心里正感受着这一辈子前所未有的害怕。因为她们知道被这些匪徒给抓走的下场,那一定是非常的惨无人道的地狱。

      「放开我的孙女!」娜菈奶奶拿起菜刀,不顾一切的往匪徒冲了过去。为了救出薙雅,娜菈奶奶已经不顾一切的要拿她这条老命来拼了。

      「臭老太婆给我滚开!」一名小弟随意的把娜菈太太的菜刀给挑到了一边,然后狠狠的踹开了她。

      娜菈奶奶倒在地上,表情非常的痛苦。她不断的哭求着:「把我的孙女还给我……快把我的孙女还给我……」

      「奶奶!不要打我奶奶……」薙雅吓的大叫,看着把自己给养大的奶奶被讨债小弟给踹飞,薙雅的眼泪是如同涌泉一般不断的流了出来。此时的薙雅终于忍不住让自己的情绪崩溃,开始大声的恸哭。

      「给我放开她们!」徐凌头脑充血,心中的怒意已经无法抵制。就算害怕这群恶混,但是徐凌更加害怕眼前的薙雅和莉娜就这样被他们给带走了。

      徐凌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要跟他们拼命,如果说就这样眼睁睁的让他们把薙雅和莉娜给绑架走的话,那不如直接叫他死了算了!

      「白癡,对付你可不需要敬老尊贤,刚刚那是体谅老人家才给她这幺一下而已。兄弟们给我上!不需要客气,给我往死里面打。」

      首领对着身旁的小弟们发出命令,小弟们顿时蜂拥而上。徐凌双拳难敌数十只手,他都还没打到对方的时候,小弟们的拳头脚踢一下子就全都招呼到了徐凌身上。

      「加尔托斯!说好的力量呢?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啊!」徐凌在心里面疯狂的吶喊着,但是得到的却是加尔托斯冷冷的回应:「你现在的身体太孱弱了。如果想要想使用我的力量来战斗,恐怕你还没碰触到对方就已经先爆体了吧?到时不但救不到人,而且还会使自己受到更重的创伤。」

      「该死的……」徐凌紧紧地咬着牙,一群恶混围绕着徐凌不断的欧打。徐凌只能被打得只能缩在地上,像一只没有用的缩头乌龟一样。

      「哼哼哼……停手吧,我的好兄弟们。」在打了几分钟之后,首领命令众小弟们停手,像是突然想到了什幺好点子似的。

      突然间,首领露出了淫邪的笑容。右手搂着薙雅、左手抱着莉娜,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着倒在地上的徐凌说:「哈哈……有这幺漂亮的老婆和妹妹妳也一定会捨不得吧?真的是超标緻的阿!就算已经被玩过好几次应该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吧?」

      接着又露出了一副痞子样的嘴脸,看着已经落魄不堪的徐凌:「不过呢……本大爷我是做慈善事业的,我就大发慈悲的给你一次机会好了,哈哈哈哈哈……」

      此时的薙雅与莉娜都已经泪流满面,将双手死死的护在了自己的胸前,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已经被打到遍体麟伤的徐凌看到这样的两人,在心里深深痛恨着自己的无力。接着徐凌抬起头来看向了那一脸淫笑的首领,咬牙切齿地问着:「什……什幺机会……」

      「只要你从那边一步、一步的爬……过来,用你的舌头把我的鞋子给舔乾净,然后再钻过我的跨下。只要你这幺做的话,我今天就放了她们两个,而且再跟老闆向你们求情一个月的时间。怎幺样?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够划算吧?哈哈哈……」

      在讨债的首领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了三秒钟之后,徐凌低沉的声音却传了出来:「……你……说话算数?」

      薙雅、莉娜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纵然脸上还是带着泪水,但她们还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了趴倒在地上的徐凌。如果说这个男人真的不是赛维尔的话,那幺他为什幺要为这个领地做到这一步?为什幺要为了才认识一天的陌生人,居然要捨弃掉重要的尊严?

      无论是谁都都看得出来这个讨债首领的承诺一定会付诸流水,实际上只是他在耍弄徐凌的一种贱招而已。

      能够写出那样的领的复甦计画,徐凌绝对不是个笨蛋。但是为什幺……这个男人却开始了爬行的动作?

      连薙雅和莉娜也停止了哭喊,惊愕地看向正一步、一步朝自己这个方向爬过来的徐凌。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屈辱,但更多的是一种坚定:即使受到了耻辱,只要能救出薙雅与莉娜,这点牺牲又算的了什幺?徐凌这样的心情明确的传达到了替雅与莉娜的心中。

      「别过来……他只是在唬你的!他根本不会放过我们。」薙雅带着浓浓的哭腔对着徐凌喊道。但是徐凌彷彿完全没有听到似的,自顾自的往前爬。

      对于此时无力的徐凌来说,即使只是一丝渺小的机会也要好好地抓住。屈辱的姿态映在了每个人的眼前,包夸这里所有嗤笑着的讨债集团、包夸被首领搂在怀里的莉娜与薙雅,自然也包夸了同样倒在地上的娜菈奶奶和屋里的班鲁以及龙静。

      「哈哈哈……我当然会遵守承诺阿!哈哈哈哈哈……动作给我快一点!」首领得意的笑着。尤其是当他看到徐凌用那如同蛆虫一般的动作朝着自己爬过来时,心里充满了说不出来的快感。

      看着徐凌的动作,薙雅与莉娜的眼泪又开始不断、不断的往下流。不过这一次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哭喊声。无论徐凌最后有没有办法将她们给救出来,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已经取得了她们内心的信任。

      正当徐凌艰难爬到了首领的脚边时,突然一道女生的声音出现:「徐凌,够了。已经够了!停住吧。你这个白癡我叫你停下来!」

      徐凌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对了……怎幺都差点忘了这个人了?

      虽然徐凌不知道龙静为什幺没有被那些小混混抓到,但是这样才好。无论怎样……要叫她赶快逃跑才行。这件事情本来就跟她无关……而且自己的这种卑贱样,少一个人看到都是对自己最大的仁慈。可以的话,真希望龙静离的越远越好……

      徐凌困难的转过头去。看到一名身穿帅气黑衣的女人手上拿着一把老洋伞,正是用高傲姿态站在众人面前的龙静。

      看到龙静恼怒的表情,徐凌的心里却是慌张了起来。为什幺龙静她看起来丝毫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有脑袋的话就赶快给我逃跑啊!难道以前全校第一名的资优生是个白癡吗?

      没人发觉到她是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像是突然就出现了在众人的身边。龙她面若寒霜,彷彿是将自己的感情全部都给抹杀掉一样。龙静语气毫无起伏的对着徐凌说:「接下来……交给我处理就好了。」

      「咦?刚刚怎幺没有看到这名女人?我操!这女的长的也不赖耶,首领我马上去把她抓过来。」一名小弟性奋的说。

      在这群讨债集团之中,只有首领一人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幺漂亮的女人,为什幺刚刚自己这一群人完全没有人注意到?这太过匪夷所思了,唯一的可能性就是……

      「喂!你等等……」正当首领想到那原因时,突然脸色一变。可是当他还来不及阻止那名小弟,他已经往龙静跑了过去,脸上尽是淫秽猥琐的表情。

      在众人的眼中,只见龙静把阳伞随意的垂直往空中一抛,那把阳伞轻而易举的被她给丢到有两层楼高的高度。

      龙静脚下的伞影面积越来越小……除了徐凌的头痛到抬不起来之外,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被那支雨伞给吸引住。而在众讨债集团们狐疑的抬起了头,看向那把伞的那一瞬间!

      他们所有人的喉咙,通通展露无疑的暴露在龙静的眼中,如同猎物被狩猎者给锁定一样……

      接着他们在下一刻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画面。

      只见那个小弟的头颅莫名的在空中出现,脑浆与鲜血从他的脖子处倾泻而出。

      而在徐凌的眼中看到的则是不一样的情景。

      刚刚扑向龙静的那名小弟已经成了一具恐怖的无头尸体。如同人体「喷血池」一般,从那无头尸体脖子的切口处喷出了大量的血液。在尸体之上的切口非常的平整,彷彿就像是被一把极其锋利的利刃给一刀切过似的。

      飞到空中的头颅喷出鲜血与脑浆,在空中画出一条血红色的抛物线。令人心生畏惧的是……在如此情况之下,那一颗头颅居然还带着猥亵的笑容,看起来他连自己是怎幺死的都不知道。

      因为这一切的发生都只在一瞬间。龙静消失在徐凌的视野之中,徐凌转过头来,只能看到彷彿有一丝一丝的黑影不断的在那群讨债集团中来回穿梭。

      在阳伞掉落到刚好一个人的高度的时候,龙静重新出现了在伞的下方流畅的用左手接住了伞。接着右手用力一甩,一点血迹从龙静的食指和中指上被甩出。

      「啪搭」一声,这一滴血溅到了地上。在此同时,一样掉落到地上的还有那一颗跑去囔嚷着要抓走龙静的小弟头颅。这颗头颅再摔到地上之后变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并且「咕噜咕噜」的滚到了首领的脚边。

      「嘶嘶嘶嘶嘶嘶嘶!」讨债集团的马匹们开始慌乱恐惧的胡乱嘶鸣着。在一阵大混乱之后,所有的马儿在一下子之内全部都害怕的跑的不见蹤影。

      恐惧……害怕……诡异……

      这讨债首领在看到那人头落地之后,心中下意识的产生了不好的直觉。如今的他只想要赶快逃离这个地方,但是身体却不听话的不敢动任何一下。别说是逃跑了,讨债首领甚至都不敢回头看看自己的弟兄们究竟是被怎幺了。

      他的背后不断的冒出了冷汗。为什幺刚刚自己明明有一大群人在这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这位如此显眼、如此美丽的女性呢?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潜行高手!比如说是刺客、盗贼、隐形保镳之类的存在。

      在首领身旁与身后的众多小弟们已经通通被龙静给一招毙命了。就在他们的注意力被那只老洋伞给吸引住,头部往上抬起的那一瞬间,龙静开始进行了一场屠杀。

      他们都有着同样的伤口,甚至是以同样的姿势不知不觉的死去。因为完全没有人能够反应的过来,甚至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在那些小弟的喉结处有着约直径两公分宽的深深血洞,看起来就好像是被某人用手指给戳出来的。这血洞彷彿是破了洞的水管一般,大量的血液不断的从那伤口快速流出。

      面对着他们的徐凌、班鲁、娜菈奶奶清楚的看见了这一幕。三十多个人的喉咙不断的涌出鲜血来,接着一致的倒在了地上。霎时间……真正的血流成河!

      「呕……」班鲁把他在上午吃的所有的东西都给呕了出来,虚弱的跪趴在地上。充满恐惧感的眼睛只能看着泥土地,不敢再继续看着眼前的画面。至于娜菈奶奶是直接躺在了地上昏倒了事。

      「千万别回头!」徐凌忍着胃逆流的不适感,使尽全力的对着薙雅和莉娜喊道。

      徐凌相信自己的眼神中一定也充满了恐惧与不可置信。自己共同相处了三年的「普通」女学生怎幺会这幺的恐怖?难道这是在做梦吗?不……如果是作梦的话,那幺从一开始的穿越就是在做梦了吧?这个梦境也未免太长了点!

      「这是事实,并不是梦。」彷彿是提醒着自己似的,加尔托斯的声音在徐凌耳边响起:「早就跟你说过这孩子有一丝丝的魔族血统了,你一定是忘记了吧?还有我提醒你一下,这女的已经快撑不住了。」

      撑不住了?什幺意思?徐凌的心里颤动了一下。

      疑惑的思考着加尔托斯所说的话。可是现在的情势太过混乱以至于让徐凌根本无法像平常那般进行思考。

      薙雅和莉娜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旁首领正在害怕,因为他的身体正不自觉的疯狂颤抖着。可是就算如此她们仍然不敢乱动一步。

      她们只看到了那断头尸体,并不知道后头的那群人是怎幺样的一个状况。

      就算只有如此她们的心里还是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所以只能尽量不把注意力放在那具尸体上。虽然她们也有着好奇心,但是她们知道绝对不能让自己去满足这种危险的好奇心。

      看到了眼前班鲁、娜菈奶奶和徐凌的反应。在加上徐凌所说的话,她们只能够尽量固定住自己的脖子,把视线越过了那恐怖的断头尸往前看。就深怕自己看到了什幺更恐怖的东西。

      「你们两个把徐凌给拖过来。像徐凌说的那样不要回过头,不要看后面。还有你……如果你敢乱动一步的话,我可以瞬间削下你的头颅。不信邪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听到龙静的指示之后,薙雅与莉娜马上挣脱了讨债首领的束缚跑到了徐凌的身边。一人搀扶着他的一只胳膊,薙雅与莉娜吃力的把徐凌给扶了起来并将他带回娜菈奶奶的屋子里。

      在经过龙静身旁的时候,徐凌却要求薙雅和莉娜先让自己停下来。

      徐凌转过头来,对着脸色苍白的讨债首领说道:「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保证把钱生出来。」

      「听到了没?回去跟你主子讲在给他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听到了就滚吧。」龙静的右手手指微微弯着,发出「喀喀」的骨头声。「还是说……你想把你的人头给留在这里?」

      那首领听到了龙静冰冷的话语之后,害怕的马上转身準备要逃。

      在下一刻,这名首领看到了自己那三十几名兄弟凄惨的死状。他不断的颤抖着。背对着徐凌等人,此刻他的眼神中不再充满了恐惧而是填满了怒火……颤抖的原因同时包含了害怕与愤怒。

      他迈开出了脚步开始死命狂奔,在也不看死去的弟兄一眼。妈的!老子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该死的贱女人、该死的王八蛋没用领主,你们通通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会回来把你们给碎尸万段!

  • 名称:宽恕超清
  • 时间:2018-11-04 10:52: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