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草和尚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克洛莉丝」

这是在『开创』这个全息什幺百分百体验的网路游戏里面,我所使用的人物角色名称。

哼,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玩网路游戏,如果不是大小姐的要求,我才一点都不想进来这种无聊地虚拟世界,真实世界可是有趣多了。

我的本名……,我是不知道。我想我可能是没有人要的孤儿吧。

自从有记忆以来,我就是被类似于特务养成的组织领养,到十八岁才被大小姐那裏的人用我也不知道的天价买断,让我去用一生做为代价来保护大小姐,直至我死去。

而我唯一的名子,那是之前所待过的组织给过了我的代号──「南雅丝」。

整个组织,我也只不过排名第三,虽然不是有紫星教那种每一个都可以以一抵千的怪物修真者,但是要当做保镳之类,在上百人包围的险境之中保住一个人,绝对是绰绰有余,也因此被世界最大的黑帮黑龙集团给看上。

其实组织什幺的,在离开之后我根本也没有再去理会,身世之谜,组织地真面目,承受过的磨练与艰难,以前做过的甚幺好的坏的事情,一切地一切我全都抛诸脑后,现在的我只在乎两件事,那就是”我自己”,还有”大小姐”,其他的就怎样都好。

大小姐等同于我的性命,这点是千真万确的。

最初见到大小姐时,她只有十五岁,那也是她生日的前夕,而当时在组织排名第三的我,就是做为她父亲黑龙集团负责人给予她的生日礼物才到来。

我的生命不过是有钱人的礼物。

虽然我抱持着这种无所谓,只要做好工作就好的随便想法,可是当时见到大小姐时,同为女性的我却对她的美貌与智慧惊为天人。

尤其她那有着优美笑意,却能够洞悉我内心地双眼,以及让我第一次觉得被吸引地微笑,那一刻我就认定了她将会是我要守护的人。

从内心所涌现的温暖微笑,有如夕阳般明亮却带着淡淡地柔和,不管多冷漠地内心都会被融化一般,至今我依旧深深记得。

只可惜,我就只见过这幺一次,仅仅只隔了一日,大小姐之后不再有着笑容,甚至是刻意封闭了一切地感情,不管对谁都像是有着一层透明却又冰冷的玻璃墙阻挡于外。

因为她最重要的人离开了,对她好的人,还有爱着她的人,相继离去。留下来的就只是活着地空虚。

承受了这样极其剧烈地异变之后,使得大小姐变的若非必要都只是沉默不语,这段时间让我记忆较为深刻地只有两件事情。

一是开口向我要求每一日进行武术锻鍊,而且是以近乎实战等级的对战。只是让我十分惊讶的是大小姐的成长,前一个月还无法接过我刻意放水的三招,下一个月却是变成了我只要一个不注意,随即就会被抓到空隙反击。

过于聪慧地学习能力和坚毅地努力使得她在技巧方面硬是弥补了体力与经验上的不足,这种超乎天才程度的才能,或许就是所谓的天之骄子吧。

二是经常看到大小姐在看书或是研究各种资料,其中最常见到的就是她在一有空档的时候,总会拿着一本有点破旧,可是却写满男性笔迹,记载着密密麻麻文字图形的笔记本,反覆地阅读。

或许很重要吧,有时会见到她看着笔记本地内容时,不知道是书写的文字,亦或是记载的内容,总会让她在不经意间短暂露出了哀伤地表情。

对于这样地大小姐,只懂得战斗的我所能够做的就是陪伴在她的身边,成为影子,成为守护者,成为她的剑与盾。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之中,星梦、翼月、还有那个有趣的秋芙,她们就像是被指引一般纷纷来到了大小姐的身边,与我一同为了大小姐献上了自己的生命,成为了她的剑与盾。

一年过去了,世界政府所资助的网路游戏『开创』开启了,一直都封闭着自己的大小姐突然从中天集团那裏收到了编号为「NO:9」的特殊游戏头盔,而她也选择进入『开创』。

虽然大小姐她并没有命令,可是星梦等人也都纷纷自掏腰包的去购买了游戏头盔,一边玩游戏,一边在游戏世界保护好大小姐。而我却是兴致缺缺,比起去玩网路游戏,更让我觉得重要的是在现实中保护好没有防备的大小姐安全,刚好能跟星梦等人分工。

只是大小姐太过于美貌地天仙般面容,果然不出所料的出现一大堆的追求者,也不乏一堆不要脸的下三滥,以及噁心的永夜飞扬那种垃圾家伙,不管大小姐打怪练等,无时无刻的都会出现,死皮赖脸的就是想要攀谈几句,最后也只不是说「做我婆好不好?」,或是恼羞成怒的大骂,甚至动手。

似乎是为了避免太多不必要的骚扰,大小姐她在要去位于法斯特皇城的职业公会转职那时,突然间删除了人物,重新创造了游戏人物,又借用了我的容貌,而且要我也加入其中,做为以后可以在某个时刻用上的棋子。

棋子……,我不怎幺喜欢的代名词。

虽然不懂得她的用意,但是对于我来说,只要是她的命令就是绝对,她的选择也总是会在不知不觉间将人引领至正确地道路之上。

这一点也是只有待在大小姐身边才会深深了解。

既然大小姐在『开创』用了我的名子与容貌,我也就使用了与她的名子意思相同,可是却有着另外一个称呼的「克洛莉丝」,这也是代表着光与暗般地存在,而我就必须是大小姐的影子。

进入『开创』这个游戏,我也依旧觉得没甚幺意思,只有加入了星梦等人异想天开来建立的女帝小队,然后将人物练到大小姐要求进阶转职的程度就放着不管了,等到命令再次到来我也才再上线。

对于大小姐要消灭现实世界的这个决定,我并不反对,怎样都好,反正所存在的世界对我来说,是真实还是虚假都无所谓,保护或是破坏一点差别也没有,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东西,全都不是我想要的。

因为我的生命是大小姐的,也是我存在的理由。

「翼月」

这是我在『开创』的游戏人物名称,现实中也是一样就是了。不过这ˋ并不是我的本名,我的本名……,算了,在与秋芙一同决定要跟随大小姐的那一刻,我就放弃了我原本的姓名与过去。

自从我有记忆起,就是在一间孤儿院中生活长大,兄弟姐妹或是父亲与母亲什幺的从来都没有见过,只有和其他差不多年龄地孩子一起,在几个称呼为老师的大人看照下,用点吃不饱也饿不死的食物,以及破破烂烂的衣服与棉被,让我们活下去。

照理说,我能够活下去,那几个大人应该就是我的恩人,就算不报恩,最起码也应该要给予他们相对的尊敬才对吧。

X的,谁要尊敬他们啊!

孤儿院的生活,一早就是做也做不完的扫除,还要做着不知道有任何价值的手工艺品给那些大人带走。至于陪伴我们的只有破烂不堪的童话书,只不过我们并没有像童话书里的新衣服,没有童话书里出现过的糖果,更没有什幺幸福的希望,就连同伴也总是一言不发,有时会听到某些人的啜泣。

那段时间之中,我总是会在早上坐在最靠近窗边的地板上,透过有铁栏的窗口,仰望着蓝天白云,日复一日地度过,因为这个地方有种令人难受不以的束缚感,如果不看着辽阔无尽的天空,我想我很快也会被腐蚀殆尽。

要是说什幺是救赎,那就只有一年一度,很多想要收养小孩的父母来到这个地方,挑选走他们喜欢的小孩子,让我们去他们家中脱离这里。

我曾有过两次被挑选的机会,但是我却都装病放弃了这个最好的机会。

对于自己放弃这个其他人都争相抢夺的脱离机会,要问为什幺,其实我也不清楚,只不过就是心里面非常的抗拒,本该是逃离的机会,好像是会掉落到了另外一个更漆黑色的洞窟。

之后,一年战争发生了,孤儿院也受到了波及而大乱,那时院内的大人四处逃难,与同伴走散的我遇见了当时趁乱潜入孤儿院厨房,想要偷一点食物的小偷,秋芙。

与秋芙的相会,我也才得知这个地方的真相。

这一座孤儿院是收容孤儿的地方没错,可是这只不过是外表,实际上却是进行人口的贩卖,以一年一次集中到一定数量的方式,将我与我相同地孩子放到买方面前进行贩卖。

男孩子大部分都是买去当成苦工的一份子,少部分长相较好的则是被当成变态的玩物,而女孩子几乎都是被妓院买去,做什幺事情也不用多说了,一切都是比这个孤儿院还要糟糕到极端的结果。

「要跟老子我一起走吗?虽然常常会饿肚子,有时也会被打。」

这是咬了口麵包,咬了口腊肠的秋芙向我说出的提议。

没有任何保障的提议,根本就向是随口说说的话语,可是我却点了点头,然后就是第一次,离开了孤儿院这座冰冷的鸟笼,来到了外面,更加残酷无情,却无比广大的自由世界。

没有孤儿院的生活,每一天都是要用尽全力奔跑到气喘呼呼,常常被人追打的,有时跑得掉,有时差点被抓住,不时就是需要提心吊胆,一旦有所疏忽,结果将会是永远不敢想像的可怕下场。

与秋芙一同行窃食物、偷窃他人的财物,虽然很累,很危险,偶尔因为逃跑到难受的忍不住乾呕,但是我却能够感受到不同与孤儿院时的腐蚀感,是一种活着,我还活在世界上的心跳。

最初为了能够活下去,但是我与秋芙逐渐却在这些时间中觉得缺少了什幺,只是每天逃跑、逃跑、逃跑,一直这幺浑浑噩噩的活着,这又能够算是活着吗?

有一次,我们失手了,我们误偷到了最大,也是最为兇恶的黑帮集团的货物,被他们派出了许多的人包围整个城市来搜捕,封锁了所有入口,发出了通缉悬赏,即使想要逃跑也已经是插翅也难飞。

我与秋芙被抓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被黑帮份子拖到城市的广场之上,这样肆无忌惮地公开处刑连警察都没有出来阻止,这样只代表等待我们的应该就是处决,或是更加糟糕的下场。

秋芙没有哭,我也没有哭,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与孤儿院那时相同的感觉,腐蚀希望与活着的漆黑迅速地蔓延,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化虚无。……我知道,那就是绝望。

只是活着,这样就可以了吗?

「我要妳们,要跟我走吗?」

这句话,是我与秋芙即将被黑帮的人处刑前,一个身后跟着带长刀侍者的女孩子走到我们面前说的话。

明明是冰冰冷冷地话语,可是从她那虽然不带一丝感情,却美丽到连我这个女孩子都自惭形愧的容颜口中所说出,就好像有一股难以言喻地魔力,直通到了我心理的最深处。

不光是我,一旁地秋芙也是一样,我们都抬起了头,凝视着站在我们眼前,自此之后,都称呼她为大小姐的美丽女性。

很不可思议地理由吧,仅仅只是为了这样地一句话,如今在面临在『开创』产生异变,所有玩家正是生死攸关的时刻,我们还是选择与大小姐一起成为玩家与怪物的公敌。

但是啊,就是这样地一句话,给了一直都觉得在牢笼中仰往着天空的我想要的……

只是活着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存在地理由。

不过就算是选择臣服追随,可是大小姐她却从来都没有给予我们命令,即使是她收到中天集团寄来的『开创』游戏头盔,她却没有要求我们要进入游戏去陪伴她,只有我们自行去购买游戏头盔,硬是进入游戏世界来跟随在她的身边。

或许大小姐她在最初见到我之时就看出了这一点,而能够跟随在在她身边之时,就有那份存在的意义,像是自己拥有了正确抉择的荣耀伴随。

即使大小姐的选择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错误的,就算大小姐她不说出心理所想,仅只是被大小姐指挥操弄,我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是走上了被光亮照耀着的道路一般。

我、南雅丝、秋芙、星梦、一天平,我们都明白,我们需要着大小姐,只有在她的身边,我们才是我们。

很可笑吧!这要就愿意奉献一辈子去伴随着她。

就算如此,不管我以后会不会与心爱的人结婚,会不会有自己的小孩,能够活上多久,我都还是会跟随着大小姐。

因为我的生命是大小姐的,也是我存在的理由。

「秋芙」

这是跟翼月一样,加入了大小姐的麾下时做为重新开始而取过的名子,这也是为了挥别过去地决定。

对的,我们选择放弃了过往,也放弃了原本的名子,这一次都是为了重新开始。

「秋芙」与「翼月」这两个名子,其实是南雅丝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帮我们取的。

我的「秋芙」,就是出自于南雅丝她的随身长刀刀名「秋芙」。「翼月」则是南雅丝她收起那柄长刀的刀鞘「翼月」,这样的取名方式,那就是代表我们两人在大小姐身旁的身分。

对于大小姐这次要与『开创』的所有玩家敌对,消灭所有地玩家,我虽然决定了与翼月等人一同为了大小姐而战,可是对于大小姐甚幺都不说出来的计画,实在是很不能够认同。

夺取他人性命什幺的……,即使是我最讨厌的人,我也未曾这幺想过……

我最讨厌的人就是我的父母,而且亲生父母。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多去详细回忆,简单地大概来说,我的父亲只要一个不顺心就会动手打我的人,母亲则是鲜少理会我,只先想到自己所想到,不管是他们哪一个,随着我越来越大,越是无法忍受。

十二岁的生日,喝了酒的父亲突然间一时冲动的袭击了我,虽然趁机逃开了,这也让我痛哭害怕的逃离了家中,这一天起,我开始了我一个人的生活。

说是一个人的生活,其实我当时的年纪没有任何人会僱用我,不管去找寻任何帮助都只会换来联络父母的结果,为了不再与他们有任何牵扯,我也只能够选择成为一名小偷来做填饱肚子。

当个小偷,真的十分辛苦,跑的不快就会换来一顿痛揍,幸亏大多人都看在我只是小孩子,多少会有点手下留情,加上只要看来还算可以地哭泣,然后不断地道歉,他们也都不会报警,不用给爸妈知道我在哪里。

可是这段日子也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每一个看到我偷窃,看到我髒兮兮流落街头的人,他们的眼神很明显的就是对我有着厌恶,还有觉得我只是个麻烦的存在。

当然也曾被抓回过家中一次,结果当然是遭到了一顿毒打与监禁,难听到完全不把我当成孩子的辱骂,父母亲愤怒地争吵与指责,让我的存在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彻底错误,不应该存在的错误。

没有人要我的情况下,我再次逃了出来,继续过着不想再见到他们的日子。

这段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之中,一年战争爆发了,我也再差点就被抓进去的人口贩子所开设的孤儿院内遇见了翼月,还有就是我在不知不觉间养成了自称为自己「老子」的口头禅。

「老子」……,这是我在旧西元时期的英雄电影上看过的主角对于自己的自称,当时觉得很帅气又有所嚮往,世界上竟然会有着这样一个自由自在生活的人。

我为了不要把自己当作软弱地女孩子,而是要鼓励我自己像男子汉般坚强的活下去,为此我才不断地每天重複着这个名词,「老子我……」、「老子才不要……」、「老子可是……」……诸如此类。

即使后来到了大小姐的身边,想要努力改掉这个自称,可是偶尔就是会忍不住的脱口而出,尤其碰到像是南雅丝那个总是找到机会就会欺负人的讨厌家伙。

想当初因应大小姐给予了被逮到要处刑的我们加入的机会,为了能够帮助这样的大小姐,我跟翼月去拜託担任大小姐护卫的南雅丝交导我们武术。

她虽然是我们认识的几个人中武术最为高强的人,可是她的个性真的十分恶劣。

「想跟我学武术?──好啊,不过我有条件。」

就是这样简单地一句话,接下来的每一天,除了辛苦地武术训练与读书学习,最该死的就是每天我跟翼月都要被强迫穿戴着各式衣服,迷你裙的学生服、附有长耳的兔女郎装、紧身的忍者服、打着蝴蝶结围裙的女僕装……不管哪一样都让我想要总有一天要报复南雅丝。

很可惜的就是,至今我与翼月两人联手,还是赢不过南雅丝。

只不过就算千百万个不愿意,也很生气。可是说真的,不管是和翼月一起行动,与南雅丝学习,甚至是后来加入的星梦与一天平,他们会让我生气,也会让我不满,有时更会斗嘴,但是每天只要能看到她们,还是会觉得很高兴,任何地不愉快也会随之烟消云散,那是我从自己的家中从未曾感受过的归属感。

虽然我是独生女,没有兄弟姊妹,可是我想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南雅丝与星梦就像两个喜欢捉弄人的姐姐,翼月与我像是互相帮助的好姐妹,一天平则是内向怕生的妹妹。

对的,这里应该就是我想要存在的地方,而给予了这一切的人,那就是我们一同追随着的大小姐。

大小姐,她虽然总是用着冷冷地态度对待着我们,也不曾对我们展露过一丝笑容,可是这样的她却从未曾对自认为是身为僕人的我们下过任何的命令,甚至没有把我们当成佣人。

不管是谁,大小姐都是一视同仁的对待……,也就是用着像是隔了一座墙般冷冰冰的态度,这也真的令我不禁怀疑,有谁才是大小姐所在意的人呢?会让她显露出真实感情的人呢?

但是,我却十分憧憬这样的大小姐,坚毅、智慧、冷静、勇敢,即使孤独一人也绝对不会显示出一丝的懦弱,即使陷入困境也不曾露出一点迷惘。

只要待在她身边就能够得到安心感。也是像翼月所说过的,唯有在大小姐的身边,不管做任何事,不管做出任何选择,能够感受到自己是在正确地道路之上前进。

所以对于大小姐做出消灭真实世界的计画,我虽然不愿意,可是比起广大无际的真实与游戏两个世界,只有待在大小姐她们的身边,这才是属于我能存在的世界。

或许我这样很愚蠢吧,虽然不知道其他人怎幺想的,但是与我相同,想要更加接近大小姐一步的翼月应该也是跟我想的一样吧。

就算是与世界为敌,这是老子我的决定,老子我的选择。

因为我的生命是大小姐的,也是我存在的理由。

「星梦」

现在想想,这个名子还真是俗气,我当初怎幺会用这个游戏名称呢?

不过既然取了,那就这样吧,要是连这点小事都斤斤计较的话,可是容易长出皱纹的喔!

关于大小姐这一次与玩家对抗,成为坏蛋一方的决定。我个人而言,不管大小姐有没有对我们把计画真正的目的给说出来,我其实都是不赞成的,或许有无奈地苦衷,也可能是无法道出的真实,这都不太好。

女性,这种细腻又可爱的生物,可是神所赐予人类的最美好礼物,一旦必须要做出关于伤害的事情,不管伤害的是自己还是别人,最后都是会回到自己的身上,这样不是很可怜,很可惜吗?

现在想想,我虽然是女帝小队中最晚加入的,但是实际上,我却是认识大小姐最久的,早在南雅丝担任护卫,甚至是遇见一天平,大小姐遇见心上人之前,我就认识大小姐。

还记得当时我担任的就是大小姐的家庭教师,那也是我大学时第一份工作。

呵呵,这一点除了大小姐之外,翼月她们都不知道喔!……所以别猜我的实际年龄喔,年龄的祕密可是女孩子永保青春美丽的最重要祕诀喔!

当时的大小姐可是非常~非常~可爱的小萝莉,用比喻的话,就像是精雕细琢出来的陶瓷娃娃一般,近乎完美无暇地外表,有时听到她那可爱又娇滴滴地声音叫着:「姐姐好漂亮喔!」,百分百的小可爱,当时真的好想把她带回家呢!

要说我不怎幺喜欢她的一点,那就是她的脑袋好的让人觉得怎幺可能会有这种美貌与智慧兼具的天之骄子。

不管是教她什幺科目,某个理论,哪一种方程式,只要教导过一次,她就会完全懂得,甚至能够以举一反三的提问来表达出她的理解程度,要不是她每次的提问都有看我的脸色来用微笑大概掠过的话,我可能做不到三天就会哭着逃离她家了。

虽然大小姐的母亲,也是原配夫人过世后老爷再娶的夫人,她天生无法言语,可是她却将完美的外貌与内在全都遗传给了大小姐,这样就算是同为女性的我也真的很嫉妒,那时我还很幼稚的特别给她取了个「小公主」的称呼,一半是称讚,一半则是带点嘲讽。

可爱的大小姐、酷酷的少爷、严厉的老爷、温柔的夫人……

……真怀念那段过往啊,要不是之后我做出了那件愚蠢的事情的话,说不定还是能够看到大小姐那有如阳光般灿烂,也像是月光般吸引人的美丽笑容。

我也不想拐弯抹角地去否认自己所做出的罪行,因为就是我才”间接”害死了大小姐的母亲,也使得大小姐失去了笑容。

一直到大学毕业前的这段时间,我都在当大小姐的家庭教师,那时的我不光是与大小姐一家熟识,就连他们帮会……集团的高级干部领导也都认识不少,可以说是就算我没有做家庭教师,我还会可以有几十份祕书职务的工作等着我。

或许是过的太惬意,也是社会新鲜人的我才会落入了圈套,……陷入了「恋爱」这个圈套。

这段期间,我与集团内的一名常常出入大小姐家府邸的年轻高级干部陷入热恋,至于恋爱的经过就不赘述,因为一想起来就觉得当时自己的愚蠢,还有他对我所做的一切,显露出的百般呵护与殷勤体贴,就只觉得噁心不已。

他是敌对的第二大帮派所派来的间谍,从一开始进入黑龙集团,一直到刻意与我相遇交往,全部都只是为了要更加接近大小姐一家,然后一直到了那一天……

还记得那是在再生炉建造完成的那一年,平安夜的中午,那个家伙跟我约在府邸见面,一起去共渡第一次的圣诞节,为此,一直把我当成女儿的夫人,以及大小姐她们两人还好心地帮我好好打扮一番,当时大小姐她更是对我说:「姐姐好漂亮,等我长大也可以这幺漂亮吗?」

我真的很开心,却也没有想到之后所发生地事。

就在我準备好,夫人与大小姐陪同我一起到大门口见那个家伙时。早在大门外开着汽车来的那个家伙,突然之间从黑色的上衣之中掏出了一把枪,迅速地对準了我身后的夫人与大小姐。

”砰!”

子弹的击发声响起,在下一刻脑袋已经是一片空白的我反射般的转过头去,见到的则是夫人推开了大小姐,不过她那白色的洋装腹部泛出了鲜红色的血迹。

子弹,击中了?还是没有击中呢?

大小姐惊恐地看着替她中了一枪的夫人,虽然夫人没有倒地,可是却看得出来她的痛苦。

……为什幺会这样?

这个问题在我脑中浮现的当下,那个家伙已经从他开的汽车与大门外叫出其他的同伴,而负责保护府邸的大批警卫也在听到枪声响起的瞬间感到了这里,两方人马也开始了火拼。

……黑道帮派就是这幺一回事,我一直都忘了这一点。

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枪战与砍杀之中,我咬着牙去救受了伤的夫人与惊恐的大小姐,可是当时的子弹与刀剑齐飞的战况下,即使心有余而力不足,到了他们的身边,也只能够带着她们两个人先从侧门离开。

确认了大小姐搀扶起了夫人,两人从侧门离开之后立即就关上了门,那个家伙也追了过来,虽然想要问他为什幺要做这种事,可是她也没给我提问的时间,直接就是用枪托用力地打到了我的头上,跟着就是眼前一片的漆黑。

……夫人?大小姐?妳们还好吗?

我再次清醒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天的时间,圣诞节的隔日,病房内的萤幕上正在播报着府邸枪战的特别报导,近百名的死者分别是黑龙集团府邸的警卫,还有另外一个帮派的杀手们。

至于结果,发起突袭的那一个帮派被全灭了,怎幺消灭的,我也不清楚,比起这些,我更在意大小姐与夫人她们如何。

只是新闻报导没有任何关于大小姐与夫人的消息,很可能是被黑龙集团封锁住消息了吧,是因为要保护她们平安,或是有别的意义,我都无从得知。

出院之后,我并没有回去府邸,也没有去见大小姐与夫人,毕竟是我造成了这一切的罪责重重压在我的心理,如果不是我一时的疏忽,也不会造成这幺多人的死亡,还有大小姐与夫人的生死不明。

只剩下一年的大学休学了,与家里的人不告而别,去了离核心首都相当远的地方生活。

……那是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光,──这是我害死了这幺多人的赎罪。

只是即使离开了,我就好像是被囚禁在牢笼之中一般,不管做什幺,进行联谊,到处玩乐,喝酒……诸此类想要麻痺自己,内心的自我谴责却不曾停止的告诉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好几个夜晚都会在想起那个家伙开枪的瞬间清醒过来。

……有谁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够让我原谅我自己。

「这不是妳的错。」

说出这句话的是特意从核心首都搭飞机,绕过了半个地球,只为了来找到我的大小姐。

只是好几年的再一次会面,我面前的大小姐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有如春天阳光般温暖笑容的可爱女孩,而是像冬夜般,不在乎任何事务,像是厚雪包围的冰冷女性。

「母亲应该也希望这幺告诉妳,不要为这种事自责。」

说出了这话之后,我也才从大小姐那裏得知,虽然当时夫人是被子弹擦过导致失血,后来又被追杀,可是在逃命途中有一名男子对他们母女俩伸出了援手,让夫人得到治疗,也保护了大小姐,让老爷与少爷可以找到他们。

只是夫人那时的伤势影响到了体内,使得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夫人在再生炉传出有爆炸危机的半年后过世了。

……虽然不是我杀的,可是却也是因我而导致她的辞世。

「如果妳这幺想的话,那就由我来代替母亲原谅妳。」

大小姐没有带任何感情的话语,本来应该听起来像冰冷的匕首,但是这一刻,我却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一层枷锁被打开来了一般,这是谁也不曾对我说过的话。

我知道自己有错,我并不想只是听着其他人说:「这不关妳的事,人不是妳杀的,所以不是妳的错。」

……我想要的是……

「生命最珍贵的理由之一就在于能够选择原谅,原谅别人,原谅自己,只要愿意,一切都能够重新开始。而离去的人就没有办法了,只能由留下来的人说出口……」

大小姐对我说的话,我真的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也是我觉得我最需要的救赎。

「我原谅妳。」

我哭了好久,就像是释放了长久以来强加到自己身上的重担一般,一直以来期望听到的就是这样地一句话。

在此之后,大小姐没有对我提出任何要求,只是我却选择了跟随着大小姐回到核心首都。

……只要愿意就能够重新开始的话,那我就要再次开始!

之后我加入了护卫大小姐的行列,认识了担任保镳的南雅丝与跟在大家身后的一天平,甚至跟着翼月与秋芙她们一起进入『开创』,这些事情虽然不是大小姐要求的,但是这却是我们自己所希望要做的。

或许可以当作另外一种的赎罪吧,代替夫人,直到能够看到大小姐重新绽放她那美丽的笑容的那一天,所以在此之前我会在大小姐的身旁一直待着。

因为我的生命是大小姐的,也是我存在的理由。

  • 名称:灯草和尚完整版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2:4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