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浴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秋原的思想之中不断地出现,那是一段属于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

”轰隆─!”、”轰隆─!”、”轰隆─!”……

震耳欲聋地爆炸声响在耳边不断传来,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就是萤绿色再生能源大量地从再生炉核心机关地各个空隙中涌出,彼此接触后随即爆炸,这股可怕地爆炸不管是特製金属墙壁、钢樑支架、强化镜面…所有能够触碰到的一切全部都被毁掉了。

在这场可怕地能源外洩爆炸之中,唯一的一个人,那就是倒在地上的年轻男子,也就是身体的主人。

努力地撑着被人偷袭后疼痛的身体,双眼所注意的是不断释放出大量再生能源的核心,炉心机关,这也是相当于再生炉的心脏。

「咳咳……,平先生说的话,就是只要进入炉心机关,咳咳……这里就会有阻止能源转换器崩溃的办法,但是……,该怎幺做……」

感觉到额头上流下了血,差点昏去的难受感,跟涌上心头的呕吐感,让整个人只能够勉强地坐起身来,依靠在保险栓被破坏,每一处装置零件都激烈颤抖,好像随时都要爆炸的巨大炉心机关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是想要保持着镇定,尤其在入口被”轰隆”的爆炸下完全被封闭,已经没有离开的退路。

「唔……,还好小梅与小月的生日礼物完成了,虽然只是半成品的「贤者之石」,应该很适合女孩子,只是现在……。」

看着自己手中,用尽全力才从再生炉核心机关底部拿到的一个奇特水晶,其中的奇特之处分别是水晶的光芒,以及位于水晶之中的两个单翼坠饰。

两个单翼坠饰透过了水晶正在散发着如自己所期望地美丽光芒,与周围爆炸光芒相比,成为了温和却不失耀眼地完美存在。

「这幺美丽的「贤者之石」就是构成核心机关的材料……」

就像是若有所思一般,不断地思索着自己以前在平先生身旁帮忙他製作核心机关时的种种过往,所有可能来恢复能源转换装置的破损,阻止再生炉爆炸,让地球循环再生计画能够完成的方法。

「对了!幸亏我为了想要给小月、小梅她们礼物,让我把剩下所有半成品的「贤者之石」都放到这里提炼,只要用这些去填补保险栓破损的部分应该没有问题,只是平先生有告诫过我,一旦一般人类触碰了充满再生能源的贤者之石,那就会因为再生能源的强大力量造成灵魂的消灭,这也是再生炉要格外小心的原因……」

擦去先前被破坏原兇偷袭所留下的鲜血,然后将里面的两个单翼坠饰紧紧握在手中,低声说道。

「小梅、小月,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将生日礼物送给妳们了,我必须要去做我该做的事情!还有……」

对着两个单翼坠饰说了自己想要说的话之后,咬紧了牙,用尽了还有的一点力量,努力地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即将要爆发的炉心机关,跟着就是将手中那两个镶有「贤者之石」的单翼坠饰塞入能源转换装置的破损处。

从炉心机关爆发而出的再生能源接触到了塞入破损处的两个单翼坠饰,再生能源的萤绿色光芒瞬间一闪,变成了红蓝两色的奇异光芒,更是将两个单翼坠饰上原本是绿色的半成品「贤者之石」分别变成了红蓝两种颜色。

「咕咕……,半成品的「贤者之石」没有办法产生效果吗?」

这一刻,再生能源所变化的绿、红、蓝三色光芒笼罩了整个炉心机关的空间,更是包裹住了全身上下,甚至能说是吞噬一般。

「唔唔,这、这是再生能源的真正力量吗?」

这是一种完全触碰不到,可是却震撼着灵魂的强烈冲击,有着痛苦也有着愉悦,悲哀、快乐、兴奋、难过、感动、冷漠、厌恶、喜欢、爱与恨……等等许许多的各种感情信念凝聚汇合成了一股强大的涡流,瞬间将意识捲入其中,深深地掩没。

「……生、生命……」

……留下了最后的话语,再生炉的爆发停止了,也代表成功阻止了再生能源的大量外洩。

再生炉发生意外的三个小时后,平先生与米亚急忙地赶回到了核心首都的再生炉所在的基地。

他们两人听取了从爆炸意外中逃出的员工所给的报告之后,跟着就由平先生一人进入再生炉入口已经崩坏坍塌的炉心机关,将损坏的保险栓用不为人知的奇异技术重新修补的完美无缺。

等到他再次出来的时候,除了他自己以外,还抱着去阻止爆发,却是没有了呼吸心跳的男子遗体。

见到曾经是特别助理的男子遗体,米亚忍不住的低声哭泣,平先生则是站在一旁,右手上拿着的是从修理完炉心机关后取下来做为代替空缺的两个单翼坠饰。

两个单翼坠饰正在散发着一蓝一红的美丽光芒,璀璨绚烂却没有一丝令人不适的刺眼,就好像是从夜空之中摘下的星星一般。

「唉呀唉呀,没想到一时兴起骗了你年终奖金才答应给你炼製的半成品「贤者之石」,竟然成了让身为普通人类的你拯救再生炉的关键,只是当个默默牺牲的人,真是……」

平先生的话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能够一向随兴的他会变成如此,这是难得,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突然之间,就像是发现了两个单翼坠饰暗藏于光芒之中的奇异之感,平先生轻推起了有点下滑的淡蓝色墨镜。

「……给两个妹妹的生日礼物吗。」

「这个记忆……,选择承受结果的决定……,而我真心想要的是……」

即使被程式控制着必须要听从巫梅的话要走下台,秋原用力地摇着自己的头,想要反抗,想要对抗着自己不想要,也绝对不要听从的命令。

「我想要、我想要的是……」

秋原终于转过头去,去看着正在聆听着神父再次宣言,即将要与周亦棋结为夫妻的巫梅。这个动作,也代表了他的意志胜过了「听从指示」的缺陷程式命令。

「巫……」

破坏了一直以来依照程式指示的思考方式,从附身的身体喉咙中努力地吐出话语,那是下定决心选择了的最后决定。

「巫梅小姐─!」

秋原打从心里发出的呼喊声震惊了婚礼会场内的所有人,更是将巫梅与周亦棋的婚礼给再次打断,也引起了即使是女儿婚礼也一直在看着他的巫枫麟的注意。

「秋…秋原…?」巫梅惊讶地说。

「我,无法理解,为什幺人类要这幺去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呢。」

走上了刚刚走下来的讲台阶梯,秋原一步步地走向看着自己的巫梅。

「我、我才没有,这是我想要的,我要代替哥哥完成爸妈的愿望,保护好永夜集团!」巫梅的情绪也瞬间变的异常激动。

「不对的,这绝对不会是巫梅小姐妳想要的。」秋原的否定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他自己的决定。

听到秋原的话语,巫梅更是用力地摇摇头,大声地反驳喝斥道:「你闭嘴!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又能理解我什幺,你又能明白我跟姊姊是用什幺样的心情来做选择,你又知道哥哥他……什幺……!」

「我无法理解妳,因为我不是巫梅小姐,也不知道妳跟巫月小姐的心情。」

秋原毫不避讳生气的巫梅双眼,很认真地说道:「……不过我所知道的巫梅小姐并不是这样,她是会对着自己不想要的事情就说「不要!」的奇特人类。」

「秋原……」巫梅的声音变小许多。

「妳的奇特虽然让我至今依旧不能理解妳所做的一切,但是我知道,这时候的巫梅小姐应该不会对我露出笑容,对我说话也不会有任何的礼貌与请求,而是会对我说……」

秋原这时将声音一转,刻意模仿着他所知晓的巫梅的语气,大声的说。

「”笨色狼,本小姐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乖乖在一旁看着吧!”」

听着秋原说的话,换来的是台下宾客的一阵譁然,而巫梅梅有再开口反驳,只是看着秋原。

婚礼连续被打断,已经按耐不住怒火的周亦棋大声怒斥说:「你这个垃圾家伙,又再说什幺发神经的话,我已经大发善心的让你在这里待着了,你现在还胆敢来找麻烦,我要好好教训你!」

打了个响指,原本退开的保全警卫全部都上前而来。

眼见警卫的到来,秋原没有退后,反倒更加上前一步对巫梅说:「巫梅小姐,妳不是对我说过吗,生命是没有这幺廉价的。既然生命如此的珍贵,所以请妳好好珍惜妳的生命!」

听到了秋原的话,巫梅眼前所看到的秋原面容原本就与之相似,这次更是两者的身影互相重叠,就像是逝去的哥哥为了自己所说。

「给我抓住他,好好教训他一顿!」

周亦棋的一个下令,巫枫麟也没有出声阻止,这使得数名警卫纷纷掏出了警棍与电击器,朝着毫无防备的秋原一同冲上前去。

秋原见到这样的情况只得退后数步,因为即使自己能够违抗了「听从指示」的程式缺陷,但是「绝对禁止攻击玩家」的正规程式却是绝对无法违抗忽视,而其中玩家的解释範围不仅是『开创』的玩家,连同有生命的人类也是包含于其中。

无法反抗,也无法阻止,秋原就连退后的路也被挥动着警棍的警卫阻挡,一旦四方包围着自己的所有警卫动手,那也只剩下抱着头,乖乖挨揍的结果。

「快点动手,给我狠狠地打!」

没有了巫枫麟的反对,周亦棋更是急忙的催促警卫,他现在是满怀期待的,就是想要看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从前最为憎恨之人长的一模一样,也是现在自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仇人平秋原,被痛打到断手断脚!

随着包围着的警卫步步逼近,秋原也无计可施,台下观礼的宾客们更是议论纷纷,黑龙集团的张燎与龙妃只是静静地看着。相对的,紫星集团的陈果人一向冷漠的脸上露出了不安的模样,就像是担忧着有什幺意外地发生。

「……要帮他吗?」南雅丝低声地询问做在身旁的张燎。

「不。」张燎拒绝的同时,下令说道:「不过妳快去找芙萝拉过来,不管永夜集团的人是否会阻扰,一定要快点。虽然不知道是好是坏,我还是希望她见到平秋原的真实模样,真的与「他」太相像了。」

「这……」南雅丝犹豫了一下,还是回应说:「好的。」

说完之后,南雅丝随即就站起身,迅速地朝着大门外奔跑而去,这也让许多不想参杂此事的宾客跟也随之跟着快步离去。

”霹啪!”、”霹啪!”

警卫的电击器作响,秋原所能依靠的通讯器并没有传来任何的指示,平先生与米亚应该是透过监视萤幕一直在看着的,可是他们却没有在传来任何讯息,这是为什幺,那也只有平先生与米亚知晓。

「呀─!」警卫举起了警棍,冲向了秋原。

这时,本来要举起双手去挡的秋原,以及所有要动手的警卫面前闪过了一道白色的物体,从众人的一端落到了另外一端地面的红毯之上,那是一束数十只鲜花由白色细纱所包裹住的新娘捧花。

对这束突然飞来的新娘捧花,不光是警卫们,就连周亦棋与巫枫麟也一样,众人都惊讶的转过头去,看着这场婚礼上唯一会拿着捧花的人,也是身为新娘的巫梅。

「全部人通通都给我住手!」

巫梅伸回丢出捧花的右手,直挺着伸,高昂着头来看着所有的人。

「秋梅小姐……」

秋原的话才刚说出口,巫梅立即就瞪了他一眼,随即就打断了他的话,用手指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

「笨色狼,本小姐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乖乖地在一旁看着吧!」

自我又自信的大小姐语气,虽然高傲却不嚣张,那是巫梅一直以来的独特态度,也是只有她才拥有的迷人之处。

秋原这次乖乖的听从了巫梅的话,跟那些被巫梅一喝而只能站在一旁的警卫一起看着,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很好,接下来!」

巫梅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即就转过身去,对着即将成为她丈夫的周亦期和自己的父亲巫枫麟,大声地说道。

「老爸,很抱歉你花了这幺多钱办理这个婚礼,不过我可不想要嫁给给这种只会做一堆下三滥事情的噁心烂人!」

说到这里,巫梅毫不客气地把头纱摘了下来,手一甩地丢到脸色已经变的十分难堪的周亦棋面前。

当着所有宾客,而且还是世界上全部都是数一数二的政商高层的面前,身为集团总裁的自己竟然被女儿巫月这幺违抗,感觉到颜面尽失的巫枫麟则是大声斥喝说道:「妳在做什幺,妳想要违抗我吗?难道妳忘记了我跟你母亲抚养你跟你姊姊的恩情了吗?」

「我知道爸你跟妈妈对于我和姊姊的爱,但是我就是不要,我讨厌嫁给我不喜欢的人!」巫梅极端坚持的说。

「妳,妳竟然敢这幺违抗我的决定,妳想要弃我跟妳母亲辛苦建立的永夜集团不故是吗,那个不孝子如此,妳也要一样是吗!」巫枫麟这是第一次发这幺大的火,尤其是对自己的宝贝女儿。

「不是的,永夜集团!……我跟姐姐会代替哥哥保护永夜集团,完成你们对于哥哥所有的期望,只要我跟姊姊同心协力,根本就不需要什幺结婚策略!」巫梅也毫不退缩地说道。

就在巫枫麟与巫梅两父女在争辩之际,见到大势已去的周亦棋可以说是满腔怒火,而造成这些事情的原凶就是不应该在此出现的仇人,也就是秋原。

在『开创』中的秋原就已经是周亦棋所憎恨的人,如今在现实所见到,他的真实的容貌更是与自己绝对无法忘记的可恨之人一模一样,巫梅对于巫枫麟的反抗,更是代表他即将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可、可恶……,都是是你这个家伙,毁掉了我的一切,我拼了命,用尽所有才换来的一切都被你给毁了!」

周亦棋快步走到其中一名警卫队长的身边,跟着就是随手夺过了队长腰际间,被命令除了巫枫麟总裁下令,绝对不可拔出来的手枪。

「我要杀了你!」

新仇加上旧恨,一切都到达了已经无可复加的地步,就算是要同归于尽,周亦棋也一定要杀了秋原!

正当他要扣下了板机之际,”砰!”更快的枪击声从大门外响起,子弹贯穿了周亦棋握着枪的手,鲜红色的血液併发而出。

「呜啊啊啊──!」周亦棋挨了子弹的手疼痛的让他只能惨叫,手枪更是随着手中鲜血一起落于地面。

「开枪之前就要有中枪的觉悟,下了决定就要承受选择的结果。」

开枪的人就是站在大门边的米亚,她轻吹爱枪枪口的因为击发后所产生的白色硝烟,跟着说道:「不过这也只是开胃菜,……接下来才是上主菜,”赎罪时间”。」

”兹~兹~”   

整座宴会大厅上所有播放着婚礼仪式的萤幕出现换成了大量杂讯,这也让所有的人的注意转换到了萤幕变化之上,当然也包括正在争辩不下的巫梅与巫枫麟,以及摀着手上伤口的周亦棋。

所有的萤幕再次从满是杂讯的画面逐渐变化,慢慢地出现了清晰的画面。

那是一个人正在一边避着爆炸,一边朝再生炉前进所看到的眼前画面。

一路上的所有空间全都是充满着再生能源,只要是能源所触及到的所有机器与装置都会在产生爆炸,”轰隆!”、”轰隆!”一阵阵爆发又出现,只能够左闪右躲的一步步不断的朝再生炉的炉心机关位置前进。

到了不断颤抖,随时将要爆炸的再生炉炉心机关之际,突然之间,视线呈现了一阵摇晃,跟着就是整个人立刻倒地,就好像背后被重击了一下。

视线从倒地之后立即转过去身后,所见到的是一个手上拿着弯曲铁管,模样狰狞的男子!

而这名男子就是周亦棋。

「今天的事情我也是逼于无奈啊,别怪我无情,不过只要你死在这里,我就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你毕竟也过了这幺久的幸福日子,该满足了!」

无法起身的状况,只能看着一脸兇相的周亦棋将手中的铁管高高举起,毫不留情地将铁管朝头挥下!

不过也在此时,”轰隆!”的爆炸突然从他的头上发出,整个人硬是被爆炸的冲击轰的连滚带爬地退的好几尺,本来要挥下的铁管则是掉落到走道另外一边的缝隙之中。

周亦棋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却不改恶狠狠地模样,可是却也因为炉心的不断爆发而不敢再往前走。

「可……可恶,虽然没办法亲手解决你,但是你绝对逃不了这场我特别为你製造的大爆炸的,接下来我就代替你好好享受幸福地生活,哈哈哈哈哈!」

留下了这句话后,周亦棋就赶紧转过头,朝着再生炉之外拼了命地奔逃而出,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接着萤幕上的画面又转变为一片的杂讯。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地的纪录画面,所有的人都陷入一片寂静,全都是因为本来要成为新郎,永夜集团未来準接班人的周亦棋,竟然会做出这样偷袭他人,甚至要致人于死的恶劣行径。

而且他所攻击的对象,是当年成为了世界最大新闻,「再生炉意外爆发,永夜集团接班人命丧其中!」的报导主角,每个人都知道的永夜集团真正的继承人,巫枫麟的亲生儿子。

「哥……」巫梅不敢置信地,尤其是自己差点要嫁给害死哥哥的兇手。

「不、不是的……,那并不是我……」周亦棋急忙地对着所有人解释着,手上伤口止不住的鲜血与疼痛,远远不及现在的情况。

眼见自己孩子为什幺会死的画面,巫枫麟没有发火,反倒是极端异常用着冷冷的语气,对着慌张的周亦棋说道:「是你做的吗?是你造成了这件意外的吗!」

「不是的,这只是合成画面,这只是有人要诬陷我才做出来的!」周亦棋还在极力反驳。

「诬陷!你对我哥哥做出这种事情你竟然敢说这种话,还敢欺骗我们!」巫梅可是怒不可抑,双拳更是紧握着。

「那不是我,只是有人刻意要……」周亦棋已经说的不知道该怎幺解释。

「周亦棋,你害死了我的儿子,你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巫枫麟话语已经变的十分冷酷,字字句句之中都暗藏着极端的愤怒。「不过我知道像你这样的人不会做没有稳定成功的事,一定是有人在幕后控制,所以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要说是谁指使你的,我可以保证你绝对不会”死”。」

最后宣告的话语,加上一旁巫梅恨不得杀死他的愤怒模样,周亦棋也不得不了解,自己已经没有退路,没有任何的藉口可以狡辩。

但是,周亦棋的眼神一扫,随即就看到了坐在台下冷冷看着一切的紫星集团总裁,紫星教教主,陈果人。

着急不已的忧愁眼神,想要像唯一可以倚靠的靠山陈果人求救,可是换来的却是毫不理睬的冰冷态度,这一刻,他明白了自己已经是壁虎的断尾,没有任何挽救的价值与必要。

「这、这个……我是被人威胁的,我是被……」周亦棋结结巴巴的开口。

眼见周亦棋要将主使者的名子说出来,台下在陈果人身边坐着的紫藤花则是从腰间悄悄地拿出数根近乎透明的水晶针,目标当然也就是将周亦棋封口,最好也就是死人是不会说话。

「别动手,我不想看到妳做这种事。」陈果人低声的说道。

「可是少主,那个烂人会说出……」

「放心吧,他什幺都不会说的。」

陈果人轻抬起头,冷若冰霜的双眼一望,原本在台上要讲出主使者名子的周亦棋突然之间就像是被人用双手使尽全力箝住喉咙一般,不断的喘息,拼命地呼吸也像是要断气一般,只剩下苦苦呻吟的想要活下去却无能为力。

见到周亦棋突然变成这种痛苦挣扎的模样,巫枫麟与巫梅两人都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只有乖乖听巫梅话站在一边的秋原快步的走了过去,伸手就去周亦棋喉咙前的位置,想要用力地拉开某种东西。

「唔……,拉不开,力量不足。」秋原使尽了力量,结果却还是无法解除周亦棋的痛苦挣扎。

「秋原你在干嘛?」巫梅赶紧走了过来,虽然不知道秋原他为什幺隔空拉着,去还是询问说:「像他那样的人在装神弄鬼的,你又何必帮他!」

「有一个东西扣着他的喉咙,如果不解开的话,他会死的。」秋原还是试着用力拉开。

「你在讲什幺啊,哪有什幺东西?……就算是这样,那也只是他活该。」巫梅生气的说。

「……生命,很珍贵的。」

秋原胸口的圆形法阵再次发出光芒,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胸口涌出,传达到了双手,一瞬间就把周亦棋喉咙上原本怎幺用力都无法解开的无形枷锁给完全消除,让他重新可以呼吸。

可是就在解除了周亦棋的束缚之后,秋原胸口的圆形法阵也跟着迅速地消失,整个人随即就倒在地面。

「唔!」陈果人闭上了双眼,表情略微显示痛苦。

「少主大人?」紫藤花担忧地询问说。

「没事。」陈果人轻揉了双眼,跟着就站起身来,说:「我们走吧,事情解决了。」

「啊……,是的。」

紫藤花也赶紧起身跟着陈果人一起离开。这也使得剩下的所有有宾客纷纷地离开,整场婚礼也就在这时完全结束。

巫梅看着倒在地上的秋原,赶紧伸手去抓住他的手,但是去从手的接触上感受到了,那一份渐渐冷掉的体温,还有那连一丝脉动都感受不到的生命力。

「秋原!秋原─!」

任凭巫梅不断大声地叫唤,秋原却是一动也不动,脸色也逐渐地苍白。

坐在轮椅上的巫月与巫夫人也走了过来,她们也是不敢置信地看着连呼吸都没有的秋原。

在宴会大门前的米亚也走了过来,右手上的枪早已收了起来,取而代之地是左手上拿着的一个绿色圆形容器。

「米亚姐?」巫梅抬起头,焦急地看着米亚说:「秋原,秋原他……」

「放心吧,他只是身体有点不适。」

米亚将圆形容器放到秋原的胸口,随着绿光地闪耀,秋原的脸色也逐渐恢复,呼吸也立即恢复。

「看来应该没有事情了,接下来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清醒了。」

看着米亚所做的不可思议的事,巫梅还是掩盖不住他的担忧,赶紧向米亚询问说:「米亚姐,妳到底做了什幺事?秋原他又是怎幺了?」

米亚还来不及回应,巫枫麟立即就用着愤怒地口吻,说:「破坏了我女儿的婚礼,还有做出这些好事,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的指示吗?」

「嗯。」米亚不否认,并且特别说道:「平先生要我帮他转达,他想与你见面。」

巫枫麟没有任何回应,只有一直注意着秋原的巫夫人代替他开口对米亚说:「那个年轻人看起来需要休息,如果有什幺要讨论的事情,那就先回到我们的家中吧。」

就在巫夫人的提议之下,众人就带着还没有清醒地秋原一同离开了教堂。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偌大的婚礼会场仅只剩下华丽的场地,以及站在讲台上的神父。

神父将讲台上的结婚宣言目录给阖了起来,跟着在身上比出了十字的形状,缓缓地叹了一口气。

「唉~,主持这幺多年的婚礼,这次可是开了眼界,幸好已经收了钱,阿们。」

  • 名称:冷水浴在线观看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