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裤之穴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新年的第一日,一声声象徵着给予相爱之人祝福的结婚钟声从白色教堂的楼顶上传出,因为阵阵清新春风到来,朵朵白云也跟着在宛如湛蓝舞台的天空之上轻快地漫步飘移。

白色教堂位于核心首都的中央,与世界政府所在地相对而立,两方之间有着偌大地绿色广场,现在这个广场上充满了无数人的热闹欢笑之声,这是因为他们正在参加着世界第一大财团永夜集团总裁所举办的庆典。

有如园游会园般热闹地庆典,为了让所有参加的人一同庆祝,不光是整个永夜集团的所有员工,连同其他所有慕名而来的民众都大为期待的最重要庆祝之日,砸下的重金与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光是看到五台位于场中最为显眼的旋转木马就可以看得出来。

只是不管出资的永夜集团总裁,他所做出整场让参加者不需要花费一分一毫就能够尽情游玩的超大型园游会,实际上耗费是有多惊人的价格,他却是连眼都不会眨一下,这些都是为了他最看重的人。

──永夜集团总裁之女,巫枫麟最为宝贝的双胞胎女儿之一,巫月的妹妹,巫梅与周亦棋大婚之日。

这场令人欢欣鼓舞的热闹结婚典礼,有带着孩子的一家人、带着男伴或是女伴的恩爱情侣、以及一直一直引颈期盼期待着这场典礼开始,让永夜集团股价能一飞冲天的集团股东们。

一辆辆要价不斐的顶级轿车,数十辆甚至是数百辆的数目,分别从整座城市的四方大街驶来,每一辆车上所乘坐的人,除了各自的专属司机之外,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甚至是商业鉅子,财团总裁之类。

随着一位位宾客的到来,热闹的园游会典礼、嬉戏游玩的人们、即将要大涨的集团股价、整座城市的庆祝、世界新闻的头条报导、……许许多多,全部都是充满着欢乐与期望,祝福着永夜集团公主要出嫁。

虽然整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满心欢喜地看待着这场永夜集团公主要嫁给如同黑马一般窜出,在最短时间内就从永夜集团内的小职员迅速升到部门主任,如今要成为驸马爷的周亦棋。

但是,还是有人抱持着完全不同的想法。

在教堂内为了新人所準备的化妆间内,坐在轮椅上的巫月将手中的话筒挂回了电话主机上。

「梅子,婚礼会场已经準备就绪,父亲与母亲他们结束了生意的会谈,已经回到了礼拜堂内等着妳进去。」

巫月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得到她预期应该会有的回应,因为她所说话的对象,也就是这场婚礼的新娘「巫梅」,并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而是一直发着待。

今日身为婚礼女主角的巫梅身上穿着一袭有如细雪般覆盖着自身的白纱礼服,礼服的每个衣角与边缘都有着银砂点缀的亮丽缀饰,最特殊的一点则是在那特别显眼的胸口部分还特的做出了一个半透明薄纱製成的弦月图案,更是在象徵着圣洁的新娘礼服上多了几分强调性感的魅力。

巫梅她也放下了一直以来代表自己象徵的长马尾,让原本束着的一头黑亮长髮沿着双肩而下,使得原本总是表现出来的坚强斗志转变成了女孩子特有的温柔婉约。

要是能够不开口表现出语气的不同的话,就算是在这时将她与一旁的双胞胎姐姐巫月互换,可能真的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分辨出来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巫梅她低首微张的双眸所注视着的是自己怀中所抱着的游戏头盔,妆化后更显亮丽的容貌显示出来的是与等待完美婚礼完全相反,一副无奈之意表露无疑。

「梅……,妳有听到吗?」

巫月对于一直沉默地巫梅十分地担忧。过了一会儿,依旧看着怀中游戏头盔的巫梅才缓缓开口回应道。

「……有啊,……该来的躲不掉,我只是想要平静一下,否则我会一时气愤地把刀子放在裙子里,等看到那个烂人时会想要拿刀子杀了他。」

无奈地语气加上不满地话语,即使是无关的外人都可以知道巫梅的不愿意,更何况是知晓内情的巫月。

「如果妳不愿意的话,可以不用代替我……」

对于巫月的话,巫梅站起了身,摇了摇头说:「姐姐妳以前保护了我而伤了双脚,哥哥则是为了我的话而永远离开,父母却是连一句都没有责备我,妈妈更是为了选择我们另外一半和父亲对立,剩下一直再被妳们保护的我也应该为了妳们,为了继承哥哥要做的事,保护父亲所建立的永夜集团。」

「梅……」巫月说。

巫梅将怀中地游戏头盔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一旁的桌面上,淡淡地说道:「我到现在依旧记得,那一天是爸妈出国,我们去被老爸赶出家门的哥哥一起吃晚餐的日子。……哥哥吃着我练习了一整天都还是失败的炒麵,一点也不留情地批评着我辛苦做出来的炒麵,虽然对他很生气,可是听到他说他很高兴吃到我做的料理,我真的觉得很高兴,明明就是一个不懂女孩子的笨哥哥,可是就是很喜欢他。」

「……是啊。」巫月点点头,难过之情也忍不住显现。

「可是……,可是我竟然在隔天哥哥出门的时候对他说了那样的话……」

「不是、不是妳的错!」巫月瞬间反应过来说道:「那只是意外,平先生不在突然发生,除了哥哥以外谁都无法阻止的意外!」

「因为嫉妒,不想要哥哥要与芙萝拉她约会,我生气地对哥哥说了:「去死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结果我害死了哥哥……」

巫梅说出这话的那一日,就是『开创』开启前一年,再生炉发生意外爆发事故的重要之日,当时唯一的牺牲者可是相当有名,他是中天集团的员工,也是永夜集团的正统继承人,更是巫梅与巫月的哥哥。

而巫梅一直都为了自己一时气愤所说过的话深深懊悔不已,尤其是「去死吧」这个字,更是使得她绝口不再提「死」这个名词,当然也包括了厌恶其他人提起。

「……我会代替哥哥。」

巫梅伸手推开了房间的门,门外已经是有大量围观的众多人潮,在眼前的另外一端是那等待着自己的父母亲,以及牧师与众多一眼就可以认出的亲朋好友,还有自己不想要却还是非要不可的新郎,穿着燕尾礼服的周亦棋。

「如果是哥哥的话,哥哥会怎幺做呢……那个笨色狼又会怎幺做呢……」

留下了这句话,拉下白色头纱的巫梅为了忍不住颤抖的双手,做了一次深呼吸,跟着才迈开了步伐,朝着教堂等待的众人走去。

「唔……」

巫月说不出口,也阻止不了,这是在哥哥意外过世之后,自己与妹妹做出的决定,不能放弃也不可以反悔,就是要继承哥哥所该做的事情,哪怕是非得要嫁给自己厌恶的人。

只是巫月因为以前受过的伤导致双脚不良于行,与父亲挑选的接班人结婚的责任就落于身为妹妹的巫梅的身上。

巫月低下头,一股从胸前油然而生的强烈感情,自己必须要让妹妹承受委屈的泪水从湿红的眼眶中缓缓滴落。

「哥哥……哥哥……」

这时,就像是反应着呼唤一般,挂在巫月的羽翼坠饰散发出了淡淡地水蓝色光芒。

”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放在上衣口袋中的手机铃声响起,那是除了家人之外,谁都不知道的专属号码。

巫月接起了手机,轻轻地说了一声:「请问您是哪位?」,换来的是意料之外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

「……真、真的吗?」

巫月的惊讶是从话端的那头给予的消息,哪怕他只是常常刻意说着「唉呀唉呀!」的不正经口头禅的人。

「我、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父亲的用意!」

挂上了手机,巫月拭去了自己都觉得不争气地泪水,随即破涕为笑,转过头来,控制着坐着的电动轮椅前去应该要去的地方。

「唉呀唉呀,比想像还要精明百倍的小姑娘啊。」平先生挂上了路边公共电话的话筒,跟着就转头对坐在大红色敞篷跑车驾驶座的米亚说道。

「很难得,你竟然会这幺好心,你不都喜欢看戏到最后才会有动作吗?」

米亚的话是很刻意,但是也带着几分讚许,因为她一直以来也都把巫月与巫梅当成自己的妹妹,她们面临着困难之际自然就希望能够帮上忙。

平先生跳回了敞篷车的后座,然后侧着身体,双脚一伸的横架在副座的椅背上,一派轻鬆地说道:「是啊,我是喜欢当看戏的旁观者,但是我更喜欢看到出乎意料地发展,尤其是更加”有趣”的好戏,基于这一点,就算要稍微动手修改一下发展,也是很好的!」

「是、是,就当作是这样吧。」

米亚嘴角带着笑意,那是对平先生明明也是很好相想帮忙却是不肯老实承认的高兴。

「不过,平,你叫秋原一个人进去没有问题吗?」米亚特别问道。

「有。──最重要,也是唯一的问题,距离『开创』重启剩不到二十四小时,对于很有可能只能够这最后一场戏的我来说,光只有那个呆瓜秋原进去肯定不太有趣。」

平先生轻推了戴着的墨镜,跟着从裤袋中拿出了一个小型的随身碟,说道:「要让整场婚礼变的更加有趣,更加混乱,全部都要靠这个”宝贝”了!」

「……跟你在一起,真的想要无聊都不可以。」米亚说。

「那妳应该知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吧。」平先生说。

米亚的回应是踩下了敞篷车的油门,四轮高速地迴转,跟着放下了手煞车,整辆大红色的顶级跑车就如同红色疾风一般,绕过了一旁充满了众多玩乐人潮的广场,从另外一条道路奔驰前往正在敲着礼钟的教堂后方。

由白色构成为基底的偌大教堂内,手拿着捧花,一袭白纱礼服的巫梅与即将要成为她另外一半的周亦棋,两人正在聆听着面前神父所一一宣读的结婚证词。担任主婚的巫枫麟则是站在巫月的身旁,这也是自己身为父亲能够为了出嫁的女儿所做的表示。

坐在台下数十张排列整齐地长椅上的受邀宾客可是有数百名之多其中当然包括了与永夜集团齐名的紫星集团,以及把持三分之二黑道势力的黑龙集团,全部都坐满了各自的代表者。先不去计较商业手段与经营方式的区别,席上贵宾每一位无不是世上赫赫有名的政商名流。

只不过,其中有两个特别不同的情况,一边是已经被世界政府给夺走经营权的中天集团空出了两个位置,平先生与米亚的座位。

另外一边则是黑龙集团的代表,集团接班人张燎,同时也是黑天龙军团的团长艾克萨,在他身旁则是分别坐着两位女性,一位是双手交叉于胸前,面无表情却是『开创』玩家众所皆知她面容的南雅丝。

另外一位就是穿着水蓝色长裙礼服,留着两条长马尾,刻意戴着墨镜却掩盖不住众人对她那美丽面貌而来的仰慕眼光的「龙妃」,也就是张燎的妻子,南雅丝要护卫的人。

「啧,南雅丝还有……。」看到黑龙集团的人,不想听神父宣读誓词的巫梅忍不住的小声抱怨。

在巫梅望向南雅丝时,身为新郎的周亦棋也望了一眼,看向正坐在紫星集团代表位置上的陈果人与紫藤花,虽然没有办法沟通,可是当他想到自己拥有永夜集团后就能够压过他们,也不禁窃喜。

周亦棋心想:「一直以来,我受尽了你们这些人对我的藐视与看不起,现在我要一个一个的将你们踩到脚下,陈果人你也是一样,就算是装神弄鬼的教主也没什幺了不起!对了,尤其是平秋原那个垃圾……,虽然找不出他现实身分,死老头也不肯我再发通缉,可是等到我掌握永夜集团大权时,我再好好来陪他玩!」

「周亦棋先生,您愿意娶巫梅小姐为您合法的妻子,爱她、尊敬她、保护她,此生与她相守到老,至死不渝吗?」留着白鬚的神父开口说着一如往常的结婚证词。

「愿意,我会这辈子都爱她的!」周亦棋除了大声回应之外,更是大言不惭地说道:「我会疼爱着我美丽的妻子,同时我也会夺得『开创』内的再生炉控制权,让永夜集团更上层楼,立于世界之顶,不枉费我岳父巫总裁对我的慧眼与栽培。」

「哼,癡人说梦,要不是当初教主大人的帮忙……」紫藤花冷冷地说。

陈果人刻意地轻咳一声,阻止了紫藤花的不满。

「巫梅小姐,您愿意嫁给周亦棋先生成为您合法的丈夫,爱他、尊敬他、支持他,此生与他相守到老,至死不渝吗?」神父对着巫梅重说了一遍。

听到神父的话,巫梅迟迟没有回应,因为她现在心里面想的可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甚至是想要乾脆拿起神父桌面上的烛台痛扁眼前这个令她觉得厌恶的人渣一顿。

「……梅?」站在一旁的巫枫麟已经看出了巫梅的不对劲。

「巫梅小姐,您是否愿意嫁给周亦棋先生为他合法的妻子?」神父再次询问道。

「我、我……」巫梅突然变的开不了口。

──我已经决定了,在哥哥离开之后就和姊姊决定,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要保护好永夜集团,夺回属于哥哥的再生炉控制权,报答爸爸妈妈的恩情!──本该是这样的,但是、但是……

迟迟无法开口回答,使得台下的宾客们有了窃窃私语,当然也让婚礼的当事人之一的周亦棋脸色变的相当的难看,至于主婚人的巫枫麟则是望向了低头不语的巫梅。

「……不愿意是吗?」巫枫麟冷冷地说:「妳不听我与你母亲的话吗?忘了我们对妳的照顾了吗?」

「不、不是……」巫梅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如果没有忘了我们养育妳的恩情,那就乖乖听我们的安排。」巫枫麟说。

「嗯……」巫梅咬着牙,不得不妥协的说:「好的。」

「很好。」巫枫麟转头向神父指示道:「神父,继续下去吧。」

「啊,喔,好的。」神父随即再次的询问巫梅说道:「巫梅小姐,您是否愿意嫁给周亦棋先生为他合法的妻子?」

「我……」

巫梅握紧了双手,即使百般的不愿,但是这都是自己应该要承受,也是必须要坚持的责任,更是为了因为自己一句无心的气话而永远离开的,最重要的人。

胸前配戴着的单翼坠饰像是反应着她心中那份难以言喻的难受,正在淡淡的发出萤红色的光芒。

「我、我愿……」

话还未来得及说完,”碰!”教堂的大门被突如其来的推开了,所有人的眼光全部都转向了大门口。

「我反对。」

男子的到来与发言不合时也不对场合,但是他的声音清彻而响亮,没有一丝的犹豫,代表着对于这场婚礼的坚决不赞成。

「喔喔喔~,已经要开始了耶!」

平先生一边转动着办公椅,一边抬头看着排满整面墙的监视萤幕。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正在举办结婚典礼的教堂后方,用来负责确认整场婚礼万无一失的护卫人员所在的警卫室。

警卫室门口的看守人员与里面的监视人员全部都被打晕,并且统统绑成一团堆到了放着垃圾桶的角落。

打晕这些人的兇手是正在敲打着电脑键盘的米亚,她试图寻找着想要的资料与画面,尤其是对準着婚礼会场的画面。

「米亚,準备好了吗?」平先生说。

「大约还要五分钟左右,要破解永夜集团主机的防火墙比想像中的还要困难。」米亚头也不回的,十指毫不停歇的专心敲击着键盘。

「不能够快一点吗?主角可是已经站上舞台了,现在的情况可会是越来越有趣。」

「哼,有趣?──我可不认为在会场里的哪一个人会觉得有趣,话说回来,等巫总裁知道又是你做的好事,到时他对你的报复,肯定会很有趣吧。」

米亚的话百分之百是出自于她的真心。她眼前的萤幕上同时也显示出了防火墙被一层层解除的指示,可惜这也只是最外层,距离永夜集团主机的核心可还是有重重阻碍。

「唉呀唉呀,还需要五分钟的话,看来只能让那个主角演场好戏了。」平先生说。

「……话要先说在前头,不准你太过分,我会听着的。」专心破解防火墙的米亚还是特别提醒平先生。

「嗯,首先呢~~」

平先生像是刻意装作没有听到一般,伸起手来轻点了一下挂在耳朵上的特製通讯器。

「喂喂,小矮人你听得到我的话就走上前去吧,把傲娇的公主从虚假的王子的手中给夺过来吧!」

「不、不可能!怎、怎幺会……。」

因为自己坐着轮椅晚来了一步的巫月,通过了会场的侧门看到了突然闯入,打断了整场典礼的男子,那是她此生都绝对无法忘怀的容颜。

不光是迟来的巫月,对于在婚礼会场的所有人来说,这一名突然闯入的男子带来给他们的除了惊讶之外,也只有更加的惊讶!

男子突然闯入会场后也注意到了场内的所有人全都转头看着自己,虽然让他有所迟疑一下,不过这并不能够阻止他快步的往前,走向周亦棋与巫梅即将由神父宣布成为一对夫妻的讲台。

巫枫麟与巫梅两人也是同样惊讶,一样讶异于男子的容貌,只不过他们却是远远比不上一旁即将成为新郎的周亦棋脸上所显示出的惊恐模样。

「云……。」巫枫麟严肃地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异样。

男子一路走到穿着白纱礼服的巫梅面前,没有任何人出面阻挡,黑龙集团的张燎与龙妃,甚至是紫星集团的陈果人与紫藤花,全都只是不可思议地望向着他。

「他是……。」南雅丝则是一如往常的冷眼旁观。

当男子走到巫梅的面前,巫梅不敢置信的看着,在那老土地黑框眼镜下熟悉的双眼,有点凌乱却不难看的髮型,以及怀念不已的脸庞,这已经使得她的双眼一热。

「……巫、巫梅小姐。」

男子的开口,一半是熟悉地声音,一半则是熟悉地话语。

「不,不可能……」巫梅不知所措,因为眼前的男子是不应该还活在这是上的人。

男子将手放在胸口,对着巫梅介绍说:「巫梅小姐,妳忘记我了吗?我是平秋原。──对不起,我因为有些事情来晚了,可是我还是依照约定来见妳了。」

「咦!你、你是秋原?」巫梅的惊讶已经是不知道是为了什幺。

”平秋原?”

这个名子让在观礼的所有宾客引发了不小的骚动,即使那些对网路游戏没有任何兴趣的政商名流,却还是会注意能够获得再生炉控制权的『开创』的任何新闻,当然多少也就会知道游戏内有名的人事物,而一直臭名远播,前一阵子才打倒拥有神装的永夜飞扬一战成名的「平秋原」,又会有谁不知道呢。

「平、平秋原!」

其实整座婚礼会场最为震惊之人,莫过于是身为準新郎的周亦棋!

「巫梅小姐,我听平先生说过了,妳现在是被你父亲逼迫要嫁给周亦棋先生。」秋原说的全部都是平先生给他的片面之词。

「我……。」

巫梅还没有在见到秋原面貌的惊讶之中回神,就连话也还没有说完就被秋原给打断。

「巫梅小姐,我之前只知道结婚是人类值得祝福的仪式,可是米亚姐有告诉我,所谓的结婚是指相爱的人在一起,不相爱的人结婚就是错误的,所以巫梅小姐妳之前问我结婚的事情,我说恭喜妳,妳会对我生气就是妳并不爱周亦棋先生。」

「唔。」巫梅不知道该怎幺说,实在是因为秋原说的非常直接,也非常的正确,更重要的是,那张脸与语气,完全就是与回忆中的人相同。

这时,已经从惊讶中恢复的周亦棋,握紧了双拳,抑制不住的愤怒显现于为了这场婚礼而装作斯文的脸上。

「平秋原,你、你这个混帐!在『开创』处处妨碍我,连我的婚礼也敢来捣乱,今天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此话一出,台下原本期待结婚典礼的宾客又一阵骚动,也从原本的观礼转变成了看好戏的心态。

看着台下的骚动,身为主婚人的巫枫麟这时也跟着开口,语气却是异常刻意的严肃说:「说你是平秋原是吧……,又是平先生那个死不了的家伙作的好事吧,竟然敢在我面前做出这种最不可饶恕的事情!」

见到巫枫麟怒而不发的严肃模样,身体有种让秋原忍不住地想要后退的反应。

听到巫枫麟的话,周亦棋本来担忧的想法立刻一转,随即就对他说:「巫总裁,不对,是父亲,他一直总是在『开创』之中阻碍我们的计画,又与我们处处为敌,就让我来解决这个突然打乱婚礼的混帐吧,这一次我会让他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

「等等,老爸,秋原他……」巫梅想要阻止,可是她却一片混乱的不知道该怎幺开口。

「……梅,妳要违抗我的决定吗?忘了我跟妳母亲对妳跟妳姊姊的恩情吗?」巫枫麟冷冷地说道。

「不、不是的,只要是老爸你跟妈妈的话,你们的要求我跟姊姊都会听的,但是……」巫梅完全没有了她在『开创』时那份自信的高傲,而是像个脆弱的女孩子一般。

「知道就好。」

巫枫麟跟着就对从会场四方到来,负责保全地数名警卫示意说道:「你们把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人先给抓起来,别让他跑了,等婚礼结束后我还有点事情要问他。」

就在巫枫麟的一声令下,数名警卫立刻就蜂拥而上,将秋原给包围起来,随时可以将他给抓住。

秋原没有任何準备反抗地动作,甚至只是眼睁睁地望着包围自己的警卫一步步地靠近。

看着警卫们要对秋原攻击,一直在侧门旁的巫月也忍不住的伸手要去推动自己的轮椅,赶紧去阻止攻击秋原。

「月,等等。」

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从巫月的身后传来,并且也伸手去抓住巫月的轮椅。

巫月抬起了头,看着拉住自己轮椅的妇人,虽然很惊讶,但是却也哀伤的望着她说道:「……母亲,为什幺要阻止我?我已经知道父亲他想要做的事,必须要告诉梅……」

身为巫月与巫梅母亲,也是永夜集团总裁夫人的巫夫人,先是摇了摇头,跟着说:「还不行,还不可以,因为梅还不知道,要她自己明白才可以,妳们父亲的用心良苦。」

「母亲……」巫月也在此时透过了巫夫人的话语,渐渐理解了。

巫夫人凝望着正被警卫包围着的秋原,口中喃喃自语地说:「他……,他一定是……,云……!」

看着那些警卫还在等待着身为总裁也是主人的巫枫麟的指示,周亦棋气愤地催促说:「你们这几个还在等什幺,快点把他抓起来啊!」

听到未来永夜集团準负责人的命令,警卫们立即就要动手去抓住秋原。同时巫梅则是也很快地站在秋原面前,这也让所有的警卫都不敢动手,毕竟她可是现在的永夜集团负责人之一。

「别这样,秋原他只是担心我而已!」

比起要理清楚眼前的男子是秋原还是熟悉的那个人,巫梅还是先一步去做着自己应该要做的事。

「爸,别为难秋原,让他离开就好了。」

「……不能让他走。」巫枫麟特意望了一眼秋原,跟着才继续对巫梅,说:「不过妳可以让他乖乖坐在底下。」

巫梅点了点头,巫枫麟就伸起手示意让所有的警卫都退开,周亦棋虽然很不满,可是碍于巫枫麟的指示,他也不敢多说什幺。

在所有警卫都退开之后,巫梅就转过身去,对着秋原说道:「秋原,我很谢谢你想帮我,可、可是这是我愿意,我跟姐姐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可以请你坐下来,看着我……我的结婚典礼结束,好吗?」

话说到最后,巫梅的声音变的很不一样,一种听起来就像是言不由衷的苦涩感。

「巫梅小姐……」

秋原看着眼前的巫梅,不是自己的身体之中产生了一股强烈地冲动感受,想要立刻就伸手抓住巫梅她那双拿着捧花,却是略微颤抖的手。

「别忘记你昨天爽约的事情,就算妳託米亚姐拿生日礼物来也是一样,要是你想要本小姐原谅的话,那就乖乖坐下来看着吧,也当作给我的祝福吧。」巫梅的笑容苦涩的令人心疼。

巫梅习惯的命令式语气,加上了她所说的指示话语,即使是暂时脱离了『开创』,秋原内部存有缺陷的程式依旧还会运作,让他不得不乖乖听话的转过身去。

「哼哼,害我白担心,等结束后再来解决你。」周亦棋也刻意小声的说了一句。

看着秋原地转身,明明是自己说的话,巫梅的双眼中忍不住地闪过了一丝期望落空之情。

此时,藏在秋原耳后髮梢间的特製通讯器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另外一端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该怎幺说呢,其实这种剧情也蛮有趣的,男主角把女主角交给反派男主角,然后男主角消失,看着坏人与女主角过幸福快乐的日子,哇啊……」

突然间,通讯器的平先生声音被打断,就像是被人给强行打断,夺走发言权一般,随后又再次传来了另外一人的声音,同样熟悉又有着信任的米亚的声音

──「秋原你听着,对于军人,我可以无视于他们的想法来下达命令,只有不择手段来完成任务才是一切。但是对于人类,每个人都有选择权,要还是不要,正确还是错误,只是一旦做出了最后的决定,那就必须要承受选择的结果。」

听着米亚的话语,秋原停下了走下台的脚步。

──「就算你的思考被侷限于程式的控制,必须要听从程式的控制,秋原你别忘了,现在的你拥有人类的身体,应该可以聆听到属于你自己的「真心」。」

「……真、真心。」秋原的原地不动换来着宾客们的注意。

──「你不是想要理解人类吗?那这就是给你的第一课,做出你真心想要的决定!」

「我真心想要的……」

秋原隐藏于上衣,胸口上代表他与身体藉由再生能源而暂时融合所浮现的圆形法阵正在发出淡淡地银光。

这时,在会场侧门边看着的巫月「唔」的一声,她也感觉到挂在胸口的单翼坠饰正在传来不可思议地感受。同一时刻,身为婚礼主角的巫梅,身上的单翼坠饰也同样地发出相同地不可思义光芒。

一句应该是早已逝去之人的声音,通过了两人的单翼坠饰传入了她们的心中。

……「小梅、小月,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将生日礼物送给妳们了,我必须要去做我该做的事!」

  • 名称:内裤之穴 电影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26: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