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肉脯团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暗夜的城市,两旁略显昏暗地路灯依旧在照耀着破损不堪的街道,一块块大小深浅不一的异常坑洞,造成每一个坑洞的原因,全都是代表着超越人类力量难以到达的惊愕攻击。

不光是地面上的坑坑洞洞,整条街道上有着许多被破坏损毁的贩卖机与长椅的残骸散落余各处,一排排本该是为了美化街景,翠绿直挺的行道树更是全部被拦腰折断倾倒,除了建筑物之外,美丽的街道该有的所有一切都被破坏殆尽。

造成破坏的原兇,也就是紫星教的教众,每一个都是超越了某个被称为心动期以上水平程度的修真者,他们也都是拥有超越一般人类能力以上数十倍的强者,哪怕是一拳打穿铜墙、一脚踢破铁壁,皆是轻而易举地有如反掌。

一人就足以胜过一只军队,十人可抵得上千军万马,拥有百人哪怕是想要毁灭一座城市也不是妄想,更何况只不是要杀一个被世界政府赶离,失去一切职务的财团前总裁,肯定应该是一如反掌。

至于击杀目标,也就是平先生,他现在正坐在整条道路上唯一仅断成两半,还有的座垫可做的长椅之上,一旁像是被野兽撕裂开来的贩卖机中滚落出了一罐有着椰子图案的罐装饮料,刚好让他顺手拿起。

平先生拉了罐装饮料的拉环,清甜的椰子味随之传来,喝下了一口后,这才开口。

「唉呀唉呀,没想到椰子汽水挺好喝的,真适合运动之后来解渴。」

「不、不可能……」

黑子双膝跪于残破的地面,抬起的头表情是惊讶与不敢置信地惊恐,手中爱用的短枪已是被折断程原来的三分之一,钨金枪头更是成了一团扭曲残破地废铁。

「怎、怎幺可能……」

不断从口中喃喃自语地疑问,一是来自于正在喝着椰子汽水的平先生,另外一个则是在不远处的米亚。

背对着黑子的米亚轻拉起了短裙的一角,将已经用尽弹药的爱枪收回到了白色丝袜上方的大腿枪套之中,也代表了战斗的结束。

本该是为了”暗杀”平先生与米亚特别来袭的数百名的紫星教教众全数摊倒于米亚的面前,虽然绝大部分都不是她所击倒,被打倒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但是每一个横倒于地的教众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他们还有呼吸,不管外表上受了多重的伤,却没有有任何一个教众死去。

「为、为什幺……,我们紫星教的精锐,近千名的修真高手,只是对付两个人,竟然连半小时都不到就全军覆没了,为什幺?」

不断开口询问的黑子,她那惊讶到近乎呆滞地模样,就像是经历过了自己一直以来所确信的一切真理全部都像是翻天覆地般的崩溃。

米亚低下身扶起了一开始就开枪射向她的堕羽,并且仔细地检查了她本该是被打出一个弹孔,现在却半点伤痕都没有的额头。

这一副不可思议地景像,黑子也看到了,口中也战战兢兢的不断说着:「……为什幺……,她明明被妳的子弹打穿了额头……,这、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刚刚我教给米亚的子弹叫做「幻影弹」,主要的效果就是打中目标后让目标与周围的人陷入被开枪射杀的幻影。」平先生一边喝着椰子汽水,一边回答说。

「怎幺可能?竟然能够让我们都陷入幻觉,你、你竟然做得到这样的事情,你到底是谁?」黑子闭上了双眼,甩甩头想清醒点。

对于黑子的反应,平先生忍不住”噗!”的一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怎幺可能有幻影弹这种东西啊,我只是随便乱说的,妳竟然这样也会信啊,小黑妞妳未免也太单纯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

不敢置信地异常情况,搭配上了平先生的捉弄与大声嘲讽,近乎崩溃地黑子则是低下头,因为她无法理解这一切,甚幺也做不到。

这时,搀扶着堕羽的米亚突然”嗯哼!”的一声,让原本在大笑着的平先生停下了笑声。

原本被黑暗夜色所笼罩的大街变的更加漆黑无光,有点凉的晚风变的近乎刺骨的寒冷,一份让人战慄的感觉如同缓慢滑行地蛇,从那折断的行道树与被摧毁成一堆废物的公共设施的细缝中渐渐窜袭到来。

「派对的主办人到了吗?」

平先生摇了摇手中喝光的椰子汽水罐,随手向身后一抛,一声”匡啷”的金属碰击声,罐子擦到边框,跟着就掉入了歪曲扭般的垃圾铁桶之中。

就如平先生所说,跪倒在地的黑子身旁多出了一个修长的男性身影,苍白且带有威严地脸上,那是宛如鬼魅般迷濛又令人深刻地的异样优美,这就是紫星教的教主,也是『开创』内的紫曜星,──「陈果人」。

米亚轻撩起短裙,正当她要拔出枪之际,一股强的无形力量像是粗壮的手臂般紧紧扣住了她的手腕,让她握住枪的手连一吋也无法移动。

这当然是陈果人所做的,凌驾于所有修真者的顶端之人,能轻易解决数名修真者的米亚在他的面前,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婴儿无异,连触碰都不需要的就可以随时来解决。

陈果人伸出双手,将跪倒在地的黑子抱了起来,跟着转头对坐在只剩半截长椅上的平先生说道:「平先生,我想我不需要跟你道歉,也没必要跟你道谢了,就到此为止吧。」

「可以啊,再拖下去,餐厅就会打烊了。」

平先生说到这时,刻意别过头去像陈果人示意着米亚所搀扶的堕羽。

「但是,现在的我与米亚被赶出中天集团,没权力这点无所谓,可是实在很受不了没有佣人,那个女孩子长的挺适合当女僕的,就当作赔礼,把她送给我吧。」

对于平先生的要求,陈果人只看了还在昏迷的堕羽一眼,随后就抱着黑子转过头去,说道:「为了一个男人就倒戈的叛徒,随便你要怎幺样都可以,希望你不是要愚蠢地想从她身上探听任何地情报。。」

平先生只发出了「唉呀唉呀」地叹息声,抱着黑子的陈果人也就慢慢地消失于漆黑大街上的另外一端。

等到确认了陈果人真的离开之后,米亚手上的无形力量也同时消失,让她可以搀扶着堕羽回到平先生的身边。

「唉,要回去也不把带来的人带回去,自己带来的就该自己收拾啊,旧西元可是有一句话是针对乱丢垃圾的,叫作那个……「不要让嫦娥笑我们髒」!」平先生说话依旧是充满了揶揄嘲讽。

米亚将堕羽给轻轻放到还算平坦的地面,这才对平先生说道:「平,你打算将这个小女孩如何处理?她身上的咒缚虽然去除了,可是她毕竟还算是紫星教的人,有需要先从她口中问出些什幺吗?」

从一开始米亚射向堕羽额头的那一枪就是平先生特製,破坏修真者所施加在堕羽身上的控制力量。至于堕羽为何会被控制,那就是在她要与秋原和小铃一起上摩天轮时收到的简讯而离开的当时。

因为收到相依为命地母亲被要胁的假简讯,而去见了同样也在游乐园的黑子,强行被违背陈果人命令地黑子给控制,不得不听从她的话逼迫来到参与击杀平先生的作战。

平先生双手交叉在胸前,打量了一下被米亚搀扶着的堕羽。

「就算问,也问不到什幺,把她带到旅馆或酒店就让她睡一觉吧,我可以负责陪……」

话才说到此,米亚的眼神已经是「有胆再说下去,我会立刻开枪打死你!」地盯着平先生,也使得他赶紧改口说道。

「……先打给她的亲人或朋友来照顾她吧。说不定我们还有其他问题要解决。」

「其他问题?」

「清醒了吗?」

陈果人的声音唤醒了一时昏厥而被他双手抱在怀中的黑子。这时的他正在从一栋高楼地顶端飞跃过漆黑夜空,到达了另外一栋大楼地顶端,跟着又再继续不断地飞跃。

「少、少主……」

疾飞在空中的晚风吹过了清醒地黑子,她抬起了平时一直刻意用黑布所蒙着半张脸的头,睁着有点迷濛的双眼,凝视着她所尊崇、景仰、唯一的教主大人。

「属下罪该万死,我竟然没有办法完成您的吩咐,所带领的教众也全部被打倒,让教内失去了众多的精英之人,属下愿意以死谢罪!」

就如黑子所说,她对平先生所说自己是以看不过去平先生对教主不敬,一时气愤才违背陈果人命令私自带领教众来暗杀平先生。实际上却是黑子奉了陈果人地命令,带着紫星教的近千名精英,就是要引开平先生的注意,让他与米亚两人离开秋原的身边。

陈果人摇了摇头,随后就好声地安慰道:「别说了,妳做的很好,把平先生的注意力给完全引开了,如果是我出面的话,那就一定会失败,所以别再说要离开我的话。」

「是的……。」黑子对于陈果人安慰的话语,可是满心欢喜。「少主大人,那、那个埃特他把平秋原给解决了吗?他自愿担任这个任务,可是我并不相信他,尤其他是个知晓『开创』一切,我们却查不出他真实身分的人。」

陈果人望着眼前以在不远处的紫星集团大楼,说:「或许没有解决,但是只要能够让周亦棋与巫梅的婚礼完成,顺利控制永夜集团就可以了,其他细节就无所谓了。」

「不过少主大人,我们有必要这幺迂迴地来进行吗?平先生与米亚两人虽然有这与我等追寻修真大道完全不同地力量,但是要是少主大人您愿意的话,应该可以将他们两人彻底除掉,解决我等计画的最大阻碍。」黑子说。

「并不是不同。」

陈果人略显低沉的声音在城市上方宁静的夜空之中显得十分嘹亮。

「平先生拥有的力量与我等修真之人的差距并非单纯地天与地,而是近乎于次元之别,就连我,只距离脱胎换骨,飞升只有一步之遥的我,在他的面前也只是一招就被打的溃败。」

「怎、怎幺可能,强大如您也赢不过那个一副庸俗低贱模样的平先生吗?」黑子十分惊讶地说。

「是的,我能承认,因为败给他我并没有感到任何地耻辱,而是让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最重要的……」

陈果人将手轻抚了黑子那被晚风吹过,有点凉的脸蛋。

「这才让我在八年前有机会从那座「废弃都市」中得到了妳。」

「少主大人……」

黑子记忆起了过往,那是一年战争之际,自己刚满十二岁的生日那天。

在自己吹下生日蛋糕地蜡烛之后,仅不到一个小时地时间,父母兄弟全部的家人都在猛烈地轰炸空袭中丧生,只剩下撑着仅存的一口气,花了十个小时才从曾经被称之为「家」的大楼废墟底层爬出,全身伤痕累累的自己一人。

站在大量的大楼的残砖破瓦之上,黑子看着曾经熟悉的城市成为了一片废墟,还有到处残留,早已乾竭的褐红色血迹,在每处血迹之上的是残破不堪,甚至是散落的人类身体,这些一切都还被尚未散去的灰色细尘与建筑残屑所覆盖。

也是在此时,陈果人来到了黑子的面前,就像是救星英雄一般,把黑子给带回了紫星教。

所以对黑子来说,陈果人不光是紫星教教主,更是她的誓言绝对中心的恩人,与失去所有之后,心中唯一的支柱。

最后的凌空一跃,妖魅般虚幻的身影飞越了眼前的大楼,直到标示有紫星集团名称的大楼顶端才停下。

踏上了大楼顶楼的地面,陈果人也才将抱在怀中的黑子给放了下来,跟着说道:「回到这里就没问题了。」

「谢谢你,少主大人。」黑子站定了身,低头道谢说。

「把妳那碍眼的面罩拿下来吧。」

「咦?」黑子愣了一下,说道:「少、少主大人,身为您的护卫,我怎幺可以……」

「护卫已经不需要了,一切都已经準备齐全了,只要等待后天,最终改版的『开创』重新开启。」陈果人依靠在矮墙边,背对着繁华的核心首都。「……我需要的不是护卫,而是能够帮助我完成夺取再生炉核心机关的人,妳可以帮我吗?」

「是的,少主大人。」

黑子毫不犹豫地伸手将覆盖着自己半张脸的漆黑面罩给拉了下来,显示出来的就是她的真实面目,一张二十多岁地成熟女性地面容,脸蛋可能略逊于巫梅与巫月,却绝对会令人为之惊艳。

「我黑子,将会以自己的生命与一切来成为帮助您的计画完成地助力。」

「……我讨厌妳用「黑子」这个称呼。」

听到陈果人的话,黑子随即就开口宣誓说道。

「我,「紫藤花」,将会竭尽自身全力,连同紫星教所有教众,『开创』的灵月军团所有人,我等将会助少主大人完成大业,统治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

「很好,就是这样,我最爱的紫藤花。」

陈果人转身望着在城市另外一端,伸起了手,建筑于山间的巨大再生炉。

「平先生,自从见识过你那宛如神之力的强大之后,我就一直隐忍,潜伏于所有表象的阴影最深之处,直到能将你给消灭的这一日来到。除去了你这个阻碍,凡人、修真者、异能者、异界之物……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一切,只要当我把再生炉掌握在手上的那一刻,我就会成为──「人间之神」!」

八点三十分,早已超过与巫梅巫月两姊妹约定的六点。

离开了永夜大楼,秋原没有依照米亚的指示回去集合的地方,而是一个人单独地坐在永夜大楼外的街道长椅之上。

突如其来出现的埃特,他所说的话,关于秋原自己存在的一切,这些全部都是秋原想要知道,不过却是出乎意料之外的答案。

自己竟然只是意外诞生的瑕疵品程式,还是一个不管最终改版后的『开创』再次开启会有什幺样的发展或是结果,唯一只有被消灭,回归于虚无之中。

──对于巫梅小姐、巫月小姐、小铃儿小姐、南雅丝小姐,我真的有与人类拥有的相同感情吗?

──四女为汝心所存之念与?仰望?、追随?、相对?、信任?、爱?

──”爱”?……我会有”爱”?

──此为汝之妄想,汝非吾等亦非他等,唯一虚无之物,两界皆无法容许之存在。

──为什幺你一直要否定我的存在?你不过也只是与我相同地程式……

──非也,若汝讚咏吾名!向吾祈愿,破律除戒,汝将获回原有之力!

──原有的力量?

──吾将赐与破灭界限之力,直至汝归回虚无之日,「村人‧克劳德」。

──我、我是平秋原啊。

──愚昧,莫忘吾留予之一言,”汝之存在与人类永远为之相对,吾等之唯一异端存在,无所依归之存在。”!

「唉呀唉呀,小子,你在这里干嘛,怎幺没有跟那两姊妹一起高高兴兴地吃大餐呢?」

熟悉地声音让原本低着头的秋原抬起头来,那是拿着罐装汽水在抛接着的平先生,身后跟着的则是拿着同样饮料的米亚。

「因为我肚子很饿,很想要吃晚餐,所以我就不多说废话了。」平先生直接就坐在秋原的身边,一手架于椅背,一手轻推了脸上的墨镜,询问说:「说吧,才不在你身边一下子,你又干了什幺蠢事?」

米亚也是一样,质问秋原说:「你为什幺不上去,难道我没教过你,让女性等待自己是非常失礼地事情吗?」

「我……」

秋原拿起本来要给巫梅与巫月的生日礼物。

「我不是人,所以我不应该……」

「了解了。」平先生也没听完就直接打断,说:「又是个钻牛角尖的无聊问题,是不是你认为自己不是人类所以不应该跟巫梅巫月在一起呢,……这幺说好像有点错,你的智商应该没有这幺高到会烦恼配不上的甚幺结婚感情问题。」

「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跟人类在一起的,只不过程式总是会突然出现异常,会想要多了解人类一点,这样也不可以吗?」秋原说。

「可以啊,为了这点问题烦恼,你还真像是人类,这幺爱自寻烦恼。」平先生很不耐烦地说。

「可是,要是被巫梅小姐他们知道我的真实一面,是否真的会被他们所排斥。」秋原说。

「哼哼,不是人类又如何,反正这个世代小说漫画里面人鬼、人兽都可以在一起,区区电脑又有何不可,况且要比喻的话,你们的关係就像是女孩子跟按摩ㄅㄤ……」

”碰!”金属的枪托用力地打在平先生的后脑,更是打断了他所说的话,动手的人当然也就是站在一旁的米亚。

「你再胡说八道看看。」

米亚的语气虽然平淡,左手上刻意隐藏不让来往行人看到的短枪枪口却是正对準着平先生的太阳穴。

「很痛耶,妳竟然一点都不留情。」平先生揉揉被痛击的后脑,改口对秋原说:「反正啊,你担心这些事情也没半点用处,人与人都无法百分之百理解,更何况是你呢,所以何必耿耿于怀,只要能沟通,能够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对方,这样就足够了。」

「想要「理解」,是把彼此的想法传达给对方?」秋原说。

「大概算是如此。」平先生说。

这时,收回了短枪地米亚突然有所感,特意询问还在思考着「理解」为何物的秋原,说:「秋原,你该不会在去与她们见面时,途中有遇见过什幺人吧?」

「唔,有的,不过我无法确定他是否为人类。」

秋原跟着就把自己从出电梯到餐厅之间遇见自称为「埃特」的人,以及「埃特」对自己所说过地话,全部原原本本的全部告诉平先生与米亚两人。

「埃特?他是什幺人,竟然会知道关于秋原的事情?」

对于讶异的米亚地询问,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另外一个知晓一切的神秘人物,本来应该是会有最大反应的平先生,出乎预料地没有说出任何地回应,只有伸起手来推了墨镜,口中发出了「唉呀唉呀」的叹息声。

「平先生,你认为呢,关于那个叫做埃特的,跟计画有关吗?。」米亚问。

「……别管他了。」平先生稀罕的没有任何兴趣,只有淡淡地说:「现在还是先帮这个笨小子解决那些无聊地问题。」

「平,你……」米亚感觉得到平先生的异样。

「首先!」平先生拿过了秋原手上要给两姊妹的生日礼物,转而交到米亚的手上,吩咐说:「米亚,麻烦妳先把这个生日礼物交给那两位小姐,毕竟拖了很久。」

米亚接过了礼物,说道:「我知道了,可是你要做什幺呢?」

「让我单独跟秋原聊一下吧。」平先生说。

「……知道了。」

米亚答应了一声后,跟着就带着本该是要秋原交出去的生日礼物,前往了在平先生身后不远处的永夜大楼。

随着米亚的走远,平先生推起有点下滑的墨镜,在淡蓝色圆滑的墨镜镜片上正在映照着眼前的夜晚大街上所走过的众多人潮。

平先生抬起头,仰望着没有几颗星星在发亮的夜空,一直到了米亚进入了永夜大楼之后,他才缓缓地开口说道。

「秋原,你想知道我为什幺当初没有删除掉你,反而一时兴起把你变成玩家吗?」

「……因为你要我打倒六大BOSS。」秋原也很简单回应。

平先生很轻蔑地「哼」了一声,说:「果然是个笨蛋,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也只有你会信,你能得到六大BOSS之一肯凯萨的道具只是被雷打到两次的巧合,加上刚好遇上有个知道怎幺攻略的伙伴的狗屎运罢了。」

「平先生你不相信我能做到吗?」秋原说。

「当然~~,不相信。」平先生毫不犹豫地回答,「你至今的一切经历我都看在眼里,你有多少能耐我有比谁都知晓,所以我不会高估你。」

「嗯,喔。」秋原点点头。

「不过……,有个跟你很相似的人,是让我唯一一次看走眼的,因为他让我知道了一个平凡人类所拥有,「意志」的可能性,换句抽象一点的形容词,那就是「心」。」

「意志?心?」秋原对于后者更加有所感,因为那是蓝迪斯曾对自己说过好几次的词。

「唉呀唉呀,你的程度好像听不懂。」平先生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让我跟你说个故事吧,虽然不用好久好久以前当作开头,但是也是好几年前的故事。一个为了别人,连自己所爱与爱着自己的人都放弃了的超级大笨蛋的故事……」

平先生说的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十六岁的有钱人家的少年,故事内容则是他陷入了一场城市大爆炸之中,跟着就是与一个奇特的男子相遇,两人一同在受到空袭后毁灭的城市内的经历。

秋原静静地聆听着平先生所说的故事,这是他第一次听平先生对于自己讲这幺多话。

夜晚九点整,被包下来的整间餐厅关上了大灯,唯一还在亮着的是那位于景观落地窗旁的座位。

坐在那唯一还有灯光地餐桌上的巫月正在担心地看着自己对面,双手放在额头上,低头不语的巫梅。

虽然在六点之前,巫梅口口声声地说着要是秋原胆敢迟到一秒钟,一定会给他好看,先迎面就泼他一瓶水壶的水,跟着甩头就不理他的走掉,以及等等用来处罚他的方式。

随着墙上时钟指针的跳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秋原的身影却是迟迟都没有出现,只有巫梅越来越沉默,表情也越来越加忧郁,不过却是一步也不动的坐在座位之上。

这段期间,巫月好几次都想要开口,却是屡屡作罢,只因为自己也能感受到妹妹的感受,满怀期待却又等待不到想见之人的失落。

「……总、总是这样。」

巫月开口说话,只是语气却是充满着万分苦恼一般。

「哥哥那时也是,秋原也是,为什幺每一次约好……,结果总是等不到,等不到他们的到来,都是我害的。」

「梅……」巫月赶紧地安慰说:「别想这幺多,可能只是秋原临时有事……」

「妳们不用等了,今晚秋原他不会来了。」

熟悉地女声传来,马靴的声音一步一步地靠近,来到了巫月与巫梅两人面前的那是手上拿着礼物的米亚。

「米亚姐?」巫月惊讶地说。

巫梅则是抬起了头来,脸上透露出来的那份掩盖不住的担忧表情,让他赶紧向米亚询问说:「米亚姐,妳说秋原……秋原他为什幺不会来?是、是他有怎幺样吗?」

「放心吧,笨蛋的命是很硬的,就算陨石砸下来应该也不会死。不过,要把他那单纯到打结的脑袋给解开是很不容易的。」

米亚将本该是秋原要送出的生日礼物放在巫月与巫梅两人的桌面上。

「这是秋原他要给妳们两姊妹的生日礼物。」

「……为、为什幺他不亲自过来,是不愿意见到我跟姐姐吗?」巫梅问。

「不是的,只是他个人的问题。」米亚也只说到此,其余的也不打算多说。

巫月拿起了还被包装纸包裹着的生日礼物,低声说道:「秋原也一样、哥哥也一样,……全部都是、全部都是、不管约定的失约!」

话才说到一半,巫梅变的异常气愤,直接就拿起了生日礼物,作势就要将礼物给用力地丢在地上。

「……我才不要甚幺礼物──!」

”啪!”米亚瞬间抓住了巫梅要将生日礼物丢出去的右手。

「我懂妳等待他们,他们却没有到来的心情,但是请妳相信我,这份礼物妳跟巫月两人必须要收下来,而且也要好好珍惜。」米亚说。

「唔!」巫梅甩开了米亚的手,别过她不知何时开始淡淡泛红地眼眶,随后就快步地跑向不远处的厕所。

站在原地的米亚摇了摇头,但是她有看到巫梅紧握着礼物,应该不会再丢弃,也算是达成平先生所交办的任务,所以也就转身準备要离开。

「米亚姐。」巫月突然开口叫唤说。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巫月虽然很担心奔入化妆间的巫月,可是她并没有追上去,不是因为双脚无法行动坐在轮椅要追过去很困难,而是有一件事她想趁着自己与米亚两人的时候询问她。

「还有什幺事吗?」米亚转过头来回应道。

「秋原他说过,他是平先生的特别助理,……」巫月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秋原他是什幺人?还是说,他是”人”吗?」

「巫月,妳真的很聪明,聪明到令人惊讶,要是回答了妳,那可能就会被妳看穿所有的一切,所以我就只好跟妳说一声,──「抱歉,我什幺不知道」。」米亚也直接承认了一部分的事实。

「秋原他……,是不是……」巫月最后的问题迟迟都说不出来,虽然有了预感却是不知道应该希望能够成真还是多虑。

对于这个问题,米亚只是浅浅一笑,给了个:「妳认为呢?」这句话,随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餐厅。

  • 名称:3d肉脯团下载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