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5之初入桃源洞超清在线观看

”轰隆!”

有着巨大响声地雷电从核心首都中最高的建筑物,「永夜大楼」上打落。

即使这一道外面打落下来的巨雷暴雨,光是声响就可以预测它的威力可以粉碎巨石,但是对于这幺一栋永夜集团费尽最高科技与顶级建材,以及完美的避灾抗震的完美设计,绝对自豪的建筑物来说,可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永夜百货大楼,坐落于核心首都的东方,一年战争前所建立,包含地下停车场在内的楼层高达一百一十层,是一座住商合併,兼具流行精品与餐厅娱乐等设施的多用途百货大楼。

这座百层摩天楼,除了是整座城市中最为精华,人潮汇至的热闹街道地点的重要指标之外。它还与唯一一座的再生炉同时代表世界首都的双重象徵,永不熄灭地灯光,从黎明到黄昏,从日落至日出,就如同镶有璀璨宝石的灯塔一般。

位于五十楼的,『Dawn』,这是永夜大楼内首屈一指的顶级餐厅,不过虽然说是餐厅,高级与昂贵的极端,可是让一般薪水阶级的人望之却步,但是料理呈现出来的精緻与极品的美味程度,还是会使许多有钱人愿意天天花钱报到。

包含了一整层在内的广大餐厅,有着悬挂着由水滴状水晶组成的美丽吊灯,以及暗红色中画上了华丽条纹与图像装潢所构成的美丽餐厅之中。

与秋原有所约定的巫梅与巫月两人早已坐在墙边大片落地窗前的用餐位置上。

「哼~哼哼~~,打雷了,希望回去时别下雨。」

难得穿着着自己最爱的小洋装的巫梅,正在看着窗那一片被漆黑之夜笼罩,望眼所及各处却闪耀着美丽灯光的巨大城市,更是等待着只剩下十分钟就到达的六点。

坐在对面的巫月浅尝了一小口暗红色的酒,觉得很有趣地询问道:「梅子,妳很期待吗?」

「哪……哪有,只、只不过是……」巫梅急忙的反驳,更是别过头去说道:「我在想……,要是那个笨蛋迷路迟到,该怎幺办!」

「呵呵,梅子就是这一点可爱。」

巫月的笑容就在随着手放下的酒杯中的暗红色液体,从刚放下时产生的轻轻晃动逐渐的转为平静。

「可是,……这样子真的好吗?不管怎幺说,我并不认为妳所做的是正确的。」

听到巫月的话,即使不用思索,巫梅也很快理解她的意思,却也因此只望着窗外,说道:「哼,这是这,那是那,只要是能达成老爸与妈妈的愿望,嫁个讨人厌的家伙而已,反正除了必须要睡觉时要在一起之外跟现在也没有什幺分别,真的不得已要上床的话,就当作被鬼压吧。」

「嗯,但、但是……」巫月反驳说。

「……况且这是当初在「他」离开后,我们一起决定要这幺做的,唯一的选择。」

巫梅所说的,将巫月本来想要继续讲下去的话题给打断,却也没有办法让她再有所反驳,因为一开始是她先提出来,偏偏自己的下半身无法行动,最后换成了妹妹。

巫梅将手指点到自己桌前的酒杯上,轻滑了一圈,露出苦涩地笑容说道:「姐姐,至少让我在明天前再任性一次吧,算是成为好女人前最后一次的放鬆吧。」

「……嗯,我知道了。」巫月给予了温柔地笑容,当中也包含了好与不好,还有不捨的想法。

巫梅举起了盛满红酒的杯子,眼光望向了自己白皙手腕上所戴着的细鍊手錶,不耐烦地说道:「六点零一秒了,那个笨色狼竟然敢迟到,只要胆敢超过一分钟,我绝对不会再等!」

「……一分钟吗?」

这次换成了巫月看着窗外,明明就只是自己跟妹妹俩人为了跟秋原表达谢意的单纯邀约,但是随着时间的到达,心里面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在预告着即将开始发生某事。

五点五十分,距离赴约时间还有十分钟,秋原在米亚与平先生的带领之下来到了许多民众正在出入来往,好不热闹的永夜大楼大门前。

「等等,肩膀这里要用的整齐好一点。」

米亚伸手去帮秋原整理上衣领口,那是一件浅灰色的订做衬衫,这也是平先生特别借给他的衣服,巧合的是两人身材相差无几。

看着米亚仔细帮秋原整理仪容,平先生轻推了墨镜,嘴角露出他那最为招牌的讨人厌笑容,说:「唉呀唉呀,真想早点看到那两姊妹看到秋原时的表情,一定非常有趣!」

最后拍了拍秋原的肩头,米亚也才开口说:「要是给她们的父亲巫总裁看到的话,我敢保证他会对你做出更加”有趣”的事情。」

「嘿嘿,别说这幺不吉利的话。放心吧,我绝对不会让他们见面的。」平先生的话语中无意间多了几分担忧之意。

看着平先生难得地困扰模样,米亚很满意地笑了笑,跟着就转头对秋原指示说:「秋原,还记得我教你的用餐礼仪吧,虽然只有一小时的教导时间,你应该没有忘记吧。」

「是、是的。」秋原急忙地点头说。

秋原难得从他那没有感情地态度中出现了慌张地表情。这些都是接受了米亚认为极端有效地”菁英式教导”,至于教导的内容为何,能让面无表情地人有这幺明显地反应,那就只有受过教导的人才会深刻明白。

「巫梅跟巫月她们两姐妹从以前就相当精明,要是给她们看到我跟平先生的话,一定会立刻查觉出什幺,所以我们会坐到餐厅的另外一个角落去,你就只能靠自己了。」米亚特别吩咐说。

「嗯,喔。」秋原回应说。

「走吧,我肚子饿了。」平先生说。

”轰隆!”

一道突如其来地的巨响落雷从笼罩着繁华都市的黑夜之上劈下,没有任何预兆,就这幺不偏不倚地打落于即将要带着头走过马路,前往永夜大楼的平先生面前。

打落在马路地面的异常雷击没有破坏任何地建筑物,也没有伤到任何来往地行人,只是让许多人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夜空,好奇地想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幺怪事。

米亚与秋原也都自然反应地抬起头看着夜空,只有平先生单手插腰,一手推起自己的浅蓝色墨镜,嘴角上本来期待着能够好好享受晚餐地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未曾有过的严肃表情。

这时,夜空上出现了一次闪光,换来的是抬头看着天空的众人的惊呼声,因为闪光之中出现了一道身影,那是相当于天空的庞大又雄伟之物。

「那、那是……」

米亚也看到了,而且她那超越常人的优越视力更是看清楚了在夜空闪光之中的”东西”。

「……肯凯萨。」

秋原说出了闪光中的”东西”的名子,那本来应该是绝对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之中的游戏生物,虽然只是短暂,却是真实的从闪光之中出现他的巨大身影。

「幻、幻觉吗?」

米亚很想否定自己所见之物,可是转过头来却得不到肯定,而是平先生连一丝笑容都没有的严肃模样,就像是印证着在游乐园时所说过的话一样。

「预定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吗。──这可真是糟糕啊,果然跟那时问出来的「定理之律」一样,有个不得不应付的家伙。」

平先生所说的是之前在镜子森林,米亚把複製成为了秋原的变形守护者抓来询问时所听到的回答,是基于某个目的为前提之下,身为NPC的克劳德才会得到属于自我的意志。

而这个目的,就是参入了只有平先生明白的「定理之律」,这也是唯一让不管面对何事总是从容以对的平先生会为之忧虑的理由。

「啊~啊~,没办法吃饭了。」

平先生摇了摇头,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样被包装袋所包裹住的物品,一个反手就丢给了秋原,然后就挥挥手说道:「赶快去吧,那两个小丫头等这个生日礼物可是等了六年之久。」

秋原看着手中从平先生那里传来的东西,这可是自己用游戏内所有金币跟他换来要给巫梅与巫月的生日礼物。

「好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做,接下来能不能把那两姊妹骗上……,算了,这种无聊的事,怎幺样都好了。」

不同以往的冷淡语气,以及无所谓地模样,平先生只有转过身去,没有再回头地直接慢步离开。

「喂,平,你怎幺这幺突然啊……」

米亚见状先是跟秋原吩咐了几句,尤其是等到约会结束要记得连络之后,随后就急忙的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的远离,秋原并没有跟着过去,因为他必须要先完成与巫梅和巫月两姊妹的约定。

秋原走入了人潮来往不绝的永夜大楼,眼前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足以容纳三百多人的广大圆形大厅,里面处处都是雕梁画栋的艺术建筑设计,用以比喻的话,那就是有如进入国家级演奏厅般金碧辉煌的顶级装潢。

偌大的永夜大楼大厅之中有一样最让进入其中的所有人都会注目的标誌,那就是高挂于大门正对面,半圆型服务台上方高高悬挂的银白色月牙图案,也是象徵着永夜集团的代表图案。

虽然整间有着热闹人潮的美丽大厅被拥有者建造的美轮美奂,会让初次到来的游客不由得停下脚步来仰望讚叹一番,但是对于审美观等于实用性的秋原来说,那些艺术设计与一片甚幺都没有的水泥墙壁无异,根本没有必要去多看一眼。

秋原与其他人一同走入了位于半圆型服务台右边的电梯之中,里面已经有了一名绑着粉红色领巾,胸口制服上有着银月图案的电梯服务小姐,正在用着服务员的招牌笑容对着众人点头微笑。

「您好,欢迎您来到永夜百货大楼,请问您要到哪一楼层呢?」电梯小姐亲切地询问说。

电梯内的客人纷纷有开口,要去十楼逛百货、有要去三十楼旅馆、有要去七楼影城、也有要去二十楼游乐场、甚至还有几名青少年各自带着游戏头盔要去开在五楼的『开创』专用店里面进行维修。

所有的人都讲了自己要前去的楼层之后,才轮到迟迟没有开口的秋原说。

「五十楼。」

此话一出,换来了电梯内许多人的注视,这也是因为五十楼的餐厅是真的只有非富即贵的有钱人才会去的顶级餐厅。

电梯小姐按下了每个要停留的楼层之后,电梯门关上后就快速的上升,跟着在每一个客人想要到达的楼层停下,开门、等客人出去、关门,再上升,一一地安全送达。

”叮!”

「五十楼到了,这里是我们永夜大楼最有名的餐厅『Dawn』,请小心电梯门,祝您用餐愉快。」

随着电梯小姐说的话,电梯门同时也打开,里面也只剩下秋原一人。

「谢谢妳。」

秋原先是跟用着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电梯小姐道谢,之后才从电梯中走了出来,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其实电梯小姐是在等待他去像自己询问电话号码。

与巫月所约好的餐厅『Dawn』也就在走出电梯的正对面,门口则是只要走到右边就可以进去。

秋原也注意到了透过贴着美丽图式的玻璃墙面的另外一端,客人数不多地餐厅之中,巫梅与巫月已经做在了靠近外窗地位置上。

虽然之前曾经在首都医院内与巫月、巫梅两人见过面,不过那是在停电的情况下,就算能透过微光观察,但是却彼此都不能清楚看到对方,所以这次才算是秋原真正的看见她们。

看着已经在餐厅内的巫月与巫梅,秋原有一种莫名地感受在身体上有所反应,那很渴望的想要早一点过去她们两人的面前。

按耐不住自己身体内的应该是”期待”的感受,秋原伸手握住口袋内要给她们两人的生日礼物,只是正当他要走向餐厅门口,希望早一点与她们两人见面的时候。

「你忘记了吗,你存在的时限,要到了。」

亲切熟悉的声音,那是从一旁突然出现的声音。

秋原转过头去,他对于这个熟悉的声音非常的不可思议,因为这个声音就是自己在『开创』之中的声音。

就在前往餐厅门口的墙边,一个被漆黑斗篷盖住了全身的男子正靠在墙边,像是早已在此等待着秋原的到来一般。

「你是谁?」秋原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穿着漆黑斗篷的男子像是打量了秋原一番,跟着才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是「埃特」。……而你别忘了,你不是平秋原,你是「村人‧克劳德」,只是一个存在于『开创』之中的路人NPC……」

与秋原分别的米亚跟随着双手插在口袋,不断朝着眼前道路走着的平先生,一起走到会随着夜晚与假日到来,人潮逐渐稀少,位于城市商业区的街道。

本来还有高挂着上弦月的夜空,不知何时被一片漆黑夜色所覆盖,暗黑就好像是充满了整个世界一般,只剩下盏盏路灯余光在照映着漫漫长道,也是唯一可以让人依靠的最后存在之地。

空无一人的冷清街道传来了”咻─咻─”的风袭声响,其中更是夹杂着不应该在这个时节所产生的异常寒冷空气。

当走到了街道上比起其他路灯还要明亮的一盏路灯下方之时,一直默默不语的平先生停下了脚步,抬起头轻推了浅蓝色墨镜,这才缓缓地开口对身后的米亚说道。

「抱歉啊,让妳的晚餐没得吃了。」

听到平先生说的话,不同以往的语气,米亚没有回应任何话语,取而代之地是轻撩起了黑色短裙,从修长匀称的大腿上所露出的枪套中取出了一把自製的小型手枪。

米亚用拇指按下了她特製地保险,即使要瞄準的目标还没有出现,枪也”卡!”的一声自动上膛。

平先生耸耸肩,浅笑说道:「唉呀唉呀,真不愧是我的宝贝,不用说也知道。」

「……希望不要弄髒我新买的外套。」米亚说。

”啪!”,平先生打了个响指,跟着将右手以夸张地动作来高举向天,大声地说道。

「出来吧,要杀我的话,用暗杀的手段绝对不会成功地喔!」

就在平先生的话一说完,原本该是无人的街道,数道黑影闪现,跟着更多,更多地黑影从四面八方不断的涌现,数十甚至是数百,以两人为中心地给团团围住,没有任何缺口的包围着。

面对从不知道何处出现的大量黑影,双手持枪的米亚第一时间右脚向后一蹬,后背随即贴上了依旧是泰然自若的平先生背后,两人变成了彼此依靠地备战姿态。

「一片漆黑,无声无息地出现,加上迅速地行动,要是加条尾巴,好像从水沟里面窜出来的老鼠,等她们停下来时希望显现出来的模样别太噁心,否则等等地晚餐我会吃不下去。」平先生还是刻意打趣的说。

米亚没有回应平先生的话,只是冷静地注意所有黑影的动向,并且说:「这些八成都是紫星教的信众吧,被世界政府逼迫交出的中天集团跟再生炉都在他们控制之下了,我们已经是全部都没有的人,应该没有任何理由再找我们麻烦了吧。」

「这就是叫做「赶尽杀绝」吗?」平先生也指是继续地玩笑回应。

「……你想要我先对你那个只会说无聊话的脑袋开枪吗?」米亚可是相当认真的说道。

在谈笑之间,数百道黑影重重围住了平先生与米亚两人,也因为如此,这才让他们看清楚了黑影众的真面目,也是全部一律都穿着紧身黑衣的人。

就如米亚所说,是紫星教的信徒,最好的证据就是每个黑衣人的胸口上显现有属于紫星教的紫色晨星图案。

其中带头的人,平先生与米亚更是一眼就认出,那是在首都乐园中跟在陈果人身旁的护卫,代号为「黑子」。

一身漆黑,就像是忍者装扮,身形有点娇小的黑子,右手拿着自己身高一半的短枪,左手平举,意示着要四周的数百名分别持着各式武器,正在蠢蠢欲动的紫星教教众停下动作。

黑子走了向前一步,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平先生,说:「你是什幺时候发现的?」

平先生根本就没有理会黑子的话,只是用着眼色的眼光打量眼前的人,自顾自地说:「哇喔,看出来小老鼠的身材还挺不错的,尤其是穿着黑色的紧身衣还能前凸后翘的,跟米亚比起来还差了一点,不过年纪还有发育的……」

当事人的黑子还来不及动怒,”砰!”一发子弹毫不留情地从平先生的耳边击发而出,开枪的人自然就是唯一拿枪的米亚。

「喂喂,别突然在别人的耳边开枪,会耳聋的。」平先生赶紧摀起耳朵。

「再让我听到一次,我会把你的头开一个洞!」话虽说的重,米亚的语气却相当淡然,好像是开灯关灯一般。

对于他们两人把自己当作空气的对话,黑子可是更加地不高兴,不过她可没有忘了自己虽然是违抗了陈果人的命令,却还是情愿受罚的带着数百名教徒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杀掉唯一会成为教主大业阻碍的平先生。

其实在街道上的民众看到天空出现肯凯萨的幻影之际,平先生就发现到了黑子与紫星教教众的存在,会走到无人的街道也是如此,至于理由是为了怕有人被波及,或是不想让人知道,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

黑子将短枪直指平先生,说:「虽然少主禁止对你出手,但是先前去世界医院的三名大人被你用诡异地方式变回凡人,单凭此事,你就绝对会是阻碍少主大业的一大绊脚石,今日今时,一定要将你给在此解决!」

「喔~,要解决我啊,以这样的数量跟规模……」

平先生环顾了四周包围着自己与米亚,数百上千的紫星教教众,再次耸耸肩说道:「……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真的有想要杀我的打算的话,起码应该再派一~~百倍以上的人来吧。」

「哼,一百被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就任由你口头上嚣张,这里都是为了能将你给杀死而特别挑选的教中精锐,即使你身边有那个武艺高超的女保镳,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黑子特别望向了双手持枪的米亚,对于她在游乐园中展示出来的高超身手可是难以忘怀。

「既然妳这幺认为,那就祝妳好运。不过要知道有句话是「杀人不成反被杀」,虽然我不会杀妳,只是女孩子的话,凌辱一番应该很有趣。」平先生还是很挑衅地说。

「你这个噁心的低等人类!」黑子真的动怒。

「要高级一点的话……」平先生刻意搓揉着下巴,说:「以主动式发掘的特殊生理刺激控制,藉由神经传导连动,开发妳那属于女性却未所人知的性感激情,得到转换疼痛成为愉快享乐的心底那一面如何?」

「我绝对要杀了你!」黑子转动了手中的短枪,愤怒地眼神传来是要将平先生刺成蜂窝的决心。

这时,一直警戒準备作战的米亚,突然在包围而来的数百名紫星教教众之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比起周遭几个高大男性有点娇小,属于女性的身影。

即使一半的脸被蒙住,米亚还是能够凭藉着髮型与姿态,认得出她就是先前跟秋原等人一起在游乐园中游玩的雷佳羽,──「堕羽」。

她手上虽然拿着与其他教众相同的七星花纹短剑,可是她的双眼别过一旁,很明显的就是一副不愿意的模样。

米亚轻唤了一声:「平。」;平先生连头也没回地回应了声:「唉呀唉呀。」,两人的默契即使不需交谈,还是可以明白彼此地想法。

「为了少主大人,杀了他们!」

黑子的一声下令,数百名的紫星教教众就迅速地如同狂风巨浪一般蜂拥而上,所有人手上都发出了各种奇异言色地光芒,那些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奇特力量,也就是修真者地超凡之力。

平先生向后丢了一颗子弹,米亚迅速地接过,不到两秒就装枪上膛,随即就”砰”的对準在大批袭来的教众之中的堕羽。

子弹瞬间贯穿了堕羽的眉心,随着她的倒下,全部的紫星教教众,连同带头的黑子,形成了巨大地黑暗巨浪,其中更是发出蕴含着足以断金毁石五颜六色的强光,将平先生与米亚两人给完全吞噬。

”砰!”、”砰!”、”砰!”、”砰!”、……

枪声黑暗巨浪中不断传出,每次爆出地火花代表着射击到了其中一个紫星教教众的身上,只不过声音很快的就逐渐减少,直到完全消失掩没于漆黑之中。

距离巫月与巫梅两姊妹所在的餐厅入口,仅剩不到二十步地距离,秋原眼前自称为「埃特」的黑影之人阻碍了他的赴约,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所说的话。

「埃特先生,你是什幺人?」秋原说。

埃特一边打量,一边慢步走到了秋原的身边,缓缓地说:「唉呀唉呀,明明当时把消灭你的方式告诉了永夜飞扬,连战龙圣衣的效果都跟他解释了,人造人那错误百出的阴谋,暗号的计画,一样样的告诉了他,结果竟然还失败,真是一个自大到愚蠢的最好代表。」

「……我的事情,是你告诉永夜飞扬先生的吗?」秋原想起了在镜子森林时永夜飞扬所说过的话。

「是啊,要消灭掉你,似乎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困难。」埃特毫不避讳地承认说。

「为什幺要否定我的存在,埃特先生你知道我是谁,你和我有什幺关係?」秋原询问说。

「谁?──这个名称,对你这个零与一所构成的程式完全不适当。」埃特先否定了秋原的第一个问题,接下来才继续对第二个问题回答说:「要问我们的关係,其实能算有,也算是没有。」

「这是什幺意思?」秋原对于拐弯抹角的的话语很难理解。

埃特走到了餐厅的玻璃墙边,望着里面正在有说有笑的巫月与巫梅两姊妹,这才开口说:「你跟我是相同的程式,不过你的存在只是因为程序的一时运作出错才产生的存在。」

「我跟你是相同的存在?」

对于秋原来说,埃特所说的话这是他一直期待、不断寻找的,与自己相同的存在,不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孤单一人的证据。现在就在他的面前能证明的埃特,他却是把自己唯一的弱点告诉了永夜飞扬,要他来消灭自己的主谋者。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埃特将右手轻贴到玻璃墙面,缓缓说道:「虽然说我们可以是程序运作时同时产生,但是你并不没有程式赋予的目的,以及最重要关于『开创』的记忆,甚至还被植入了最不该有的多余强制程式,「禁止攻击玩家」。所以,与其说我们是相同的存在,倒不如说你是一个连複製品都谈不上的瑕疵品。」

「我是……,瑕疵品?应该被赋予的目的又是什幺?为什幺你又要消灭我的存在?」秋原脸上表情没变,内心却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一团混乱。

「虽然你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能力,最终目的达成之时你也会强制消去。──但是有平先生参杂于其中,很有可能妨碍我完成统治人类与再生炉的控制,这也是我要将你给除去的理由,绝对不能让「地球循环再生计画」失败。」

时间已经是六点过了一秒,餐厅内的巫梅开始为了秋原的迟迟不到而开始生气,巫月则是好心地安慰,一怒一笑之间,两姊妹间地好感情表露无遗。

秋原虽然知道自己约定好地时间到了,可是却因为埃特的话,无法再前进。

「真是讽刺啊,等待着虚无中所建构的你的两个女孩子,聪明伶俐,又有过人美貌,一个外向娇贵,却十分温柔善良,一个内敛文雅,却不失坚毅自强,两方皆是如此秀外慧中,更是千金小姐,对于世界上正常地男性来说,能够拥抱她们其中之一,或是夺得其中一人的芳心,这都已经是天大的福分。」

埃特突如其来地说了无关的话语,也没有打算理会秋原要不要听,继续地说:「只是世界的真理,就是不管是人类、地球、宇宙、次元所有的一切,绝对不会有”完美”,所以就算拥有美丽的脸蛋、聪明的脑袋、显赫的身家、但是却有个不愿言喻的过去,以及等待着她们的不堪未来。」

「你这幺说是什幺意思?巫梅小姐与巫月小姐会发生什幺事情?」秋原难得地反应,那是出乎平常的强烈反应。

「就算你知道了,那又如何,你根本就不知道,在玩家破关『开创』的同时结束,所有的NPC……,不对,应该说是所有的异界生物,连同『开创』运算主电脑、以及包含你在内的所有程式都会消失。」埃特说。

「这个我知道。」秋原从平先生让他成为玩家的那时候开始,他就知道会有消失的一天到来。

「……你一点都不知道。」埃特将手伸起,摊开的掌中出现了『开创』内代表希理特王族的徽章图像,说:「你是唯一一个,不管在『开创』或是在现实世界,两方都无法容忍的异端存在。当你的身分被人类发现时,即使『开创』永存,「地球循环再生计画」成功,你也只有被消灭一途。」

──他言之确,汝虽乃吾等之众,也非吾等之存在,两界无法相容的异端。

熟悉又浑厚的龙族嘶吼声突然在秋原的耳边清晰响起。

「不对,不要否定我的存在。」秋原摇头否定说。

秋原的反驳,却阻止不了埃特继续说道:「你想抱巫梅吗?你想要亲吻巫月吗?还是想要跟那个李小铃在一起,或是期望在南雅丝的身边?──即使拼上一切,还是想要去帮助她们吗?这些都只是你这段时间来自以为是人类的虚幻妄想,以及多余的残留记忆,也该中止了吧。」

「不是的,只是我……」

秋原想要否定,却再次被埃特打断。

「应该是巫月与巫梅吧。或许发觉到这样的特异点没有意义,但是你只有对于她们两人有着不同于其他人之处,这也代表着你十分重视她们。」

被埃特这幺一说,秋原的想法更是混乱。

「如果你去想见她们就见吧。虽然你是不应该存在的瑕疵品,但是我不需要亲自消灭你,等到『开创』再开时你就会知道人类的本性,而人类那些玩家也会代替我将你消灭,即使是你最看在意的小月与小梅,她们也会与你兵刃相向,只有绝望等待着你……」

埃特的身影在他的话语结束之时同时消失,仅留下秋原一人,看着那剩不到十数步就可以进入的『Dawn』餐厅大门。

秋原从上衣的口袋中拿出了用『开创』内的全部财产才从平先生那里交换得到,给巫梅与巫月的生日礼物,即使在昏暗的走道上依旧能够见到淡淡银光的生日礼物。

那是一对有着单边羽翼图案的绮丽坠饰,除了有着金属光泽的银色外表,更加吸引人的就是两个坠饰上面各自分别镶有着一红一蓝,两种不同颜色,却同样有着璀璨光泽的奇异宝石,只要将两个坠饰放在一起,就像是一对融合着红蓝双色的美丽双翼。

餐厅内的巫梅与巫月两个人说的话,秋原听不到,那是巫月听着巫梅抱怨着他竟然胆敢迟到的抱怨,以及等等该怎幺惩罚他才好。

「我……不是人类……」

看着餐厅内等待自己的巫月与巫梅,原本想要进去与她们相见的秋原握住了本来要送给她们两人的羽翼坠饰,停下了本来要去前进的脚步,转过身去,选择了离开。

  • 名称:玉蒲团5之初入桃源洞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5: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