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小的胰子韩国在线超清在线观看

「好险喔,厕所你差一点就被发现了,明明这幺危险,干嘛还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啊。」在盟屋内的理尔眼前就是被一根藤蔓从脚踝倒吊着的厕所。

「我…,没什幺……。」厕所鼓起全部勇气地告白,理尔只知道是他自言自语,也让他鬆了口气。

一名穿着大盗装束,腰间还绑着缠巾的女玩家正站在盟屋门口,从微开的门缝观望了一眼,确认了外面已经没有玩家,这才关上门,吐了口气说:「呼,你们两个根本半斤八两吧,只有两个人还敢在一大堆永夜玩家的镇内乱闯,要不是刚好跑到我的盟屋旁边,你们早死了。」

「谢谢妳,蜂悔姐。」理尔道谢说。

「顺手之劳而已,如果要道谢等有赚钱机会再跟我说一声吧!」救了理尔跟厕所两人的人正是蜂悔,而他们跑到的建筑物正好也就是蜂悔的盟会小屋。

在屋子内的蜂悔刚好看到跑了过来的厕所和理尔两人,还有正在逐渐接近的火车头等来追击的人,这也让她赶紧打开门,二话不说的就将理尔给拉入了盟屋之中。至于厕所则是因为一直没有回头,所在位置也离门口也有点远,蜂悔就乾脆使用她特别学习来可以控制植物的技能之一,「钢索藤蔓」放出了可以依玩家心意控制行动的藤蔓去抓住厕所的脚踝,在被火车头发现的一瞬间,迅速地将厕所给强行拉入盟屋中。

「蜂悔姐拜託妳,虽然只是游戏里,可是一直倒吊着一样感觉很难受。」被藤蔓倒吊着的厕所也是跟理尔一样称呼蜂悔。

「好吧,不过也跟姐姐我说说看妳们为什幺跑到这个陷入战火中的地方呢?该不会你们也是来找南雅丝的吧?」蜂悔直接弹了一个响指,藤蔓鬆了开来,厕所也整个人摔了下来。

「南雅丝?妳知道南雅丝在哪里吗?」厕所与理尔两人异口同声地询问,同时也把自己是听从暗号跟其他人一起来找南雅丝的事情给一一说出。

听完了他们说的话,蜂悔点点头,说:「我知道了,虽然你们跟我的目的不一样,但是救出南雅丝这一点倒是相同。而且也算是刚好吧,我知道南雅丝在哪里,只是我一个可能不够,能有你们帮忙应该可以。」

「蜂悔姐妳知道就太好了,我们都找不到。不过妳不是受暗号地拜託才来救南雅丝的吗?」理尔问说。

「啧啧,才不是,我可是想说可能有赚钱的好机会才来的。」蜂悔比了个要钱的手势,露出了得意地笑容,说:「救出黑天龙的公主,应该可以拿到不少的好处呢,呵呵~!」

对于蜂悔的目的,厕所与理尔两人也只有苦笑已对。

厕所与理尔两人就在蜂悔的带领下,由蜂悔打开了屋子的门,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巷口,确认了淡风行等敌人都不在以后,才赶紧冲到对面的数间建筑物同在的区域之中。

三人走在两间由药水店与铁匠店之间所构成,可以容纳两个女玩家并肩的凹型路径,眼前随即就看到了一间盟屋,比起整座蓝迪斯镇内所有的盟屋都还要小的一间,仅只有一扇窗的盟屋。

虽然是位在两栋商店房屋中央的后端,实际上却是相当显眼,不管是天明之时,或是如今的黑夜,只要有玩家看到两旁的商店就一定会注意到这个特别奇怪突兀的小型盟屋。

「咦,这一间盟屋我有仔细探查过,里面没有人啊?」厕所记起了自己有来检查过,当时更因为好奇有位置这幺奇怪地小盟屋而特别去多加留意的看了好几眼,可惜势无功而返。

「宇尘跟星空下他们也有来这里看过,大家都只看到里面只有木头的地板,还有一张椅子而已,连盟屋专属的道具仓库都没有。」理尔也补充地说。

走到小型盟屋前的蜂悔停下了脚步,对两人笑着说:「呵呵,由此可知,你们真的不是有钱的玩家,连盟屋的效果都不知道。只要是可以进入盟屋的成员来开启遮蔽模式的话,从盟屋外面是看不到里面有玩家的。」

「都一样看不到玩家的话,蜂悔姐你怎幺会知道这里有玩家呢?」厕所问说。

「理尔她有讲出答案喔。」蜂悔用拇指向后比着小盟屋的窗户内,说:「盟屋不管是大是小,一定会有专属道具仓库,这也是最好分辨是否开启遮蔽模式的方法。」

「原来如此!」两人恍然大悟,赶紧询问说:「蜂悔姐妳就是发现这一点才知道南雅丝被藏在这里对吧!」

「不,──因为很想看看我的盟屋值不值钱才跑回来的,刚好就不小心看到有永夜的玩家进出而已。」蜂悔笑咪咪地说。

这个回答让两人无言以对。

蜂悔将手放到小盟屋的门上,跟着说:「找是找到了,可是门却是被设定了门锁,没有解除的门锁的话根本打不开,所以也要你们两个帮忙一起想看看。」

蜂悔所指的门锁是标记有「前」、「后」、「左」、「右」四个按键组成的操作装置,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按键与装置,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只要按错一个按键,那就会变成警告盟屋所有成员的讯号。

「好奇怪喔,门锁密码不都是1234的吗?」理尔说。

「密码是数字是文字都无所谓,主要是顺序才重要。」蜂悔说到这里也无奈地耸耸肩,「只是人造人这个家伙,不知道他用的密码是什幺?」

「人造人?」两人这时才注意到小型盟屋上面写的盟屋主人就是人造人的名子。

「如果是那个奇怪的人造人的话,根本就不知道他会怎幺设定密码,也没听过他说过像是密码的提示。」厕所说。

蜂悔嘟着嘴,惋惜地说;「唉~,这幺说来,我们大概只能问跟人造人相处比较久的秋原啰。不过我想这幺单纯的他大概也不会知道吧,难得才有这幺好能够赚上一笔的绝佳机会。」

「等等!」用手指抵着额头的理尔回想着,好像是突然灵光一闪,说:「提示…,我好像曾经听人造人说过某件事,一个没什幺意义的事情……。」

正当厕所极力回想之际,三人的背后传来了多人的脚步声,很快的就在回头的同时,两间商店间的入口已经被数十名的永夜玩家给层层包围,淡风行与火车头两人更是站在前端,完全不留任何一点缝隙地当住这条唯一的退路。

火车头扛着长柄战斧,非常得意地说:「嘻嘻,果然不是我看错,真的是在这里,幸亏有再来这里看一遍,竟然还多抓到了一只小贼猫!」

「干的好啊,要是真的给他们打开门的话,我们可就完蛋了。」淡风行一边称讚,一边转过头来,对着厕所三人说:「你们这三个自投罗网的跑到这里,没想到人造人那家伙说的竟然是真的,只要把南雅丝关在只有这里就会有很多傻子来自寻死路,没有了出路,现在看你们还能跑到哪里!」

「哇啊,这下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没赚到钱又要被杀。」蜂悔不改玩笑的语气说。

淡风行伸起了手,只是着身后的数十名永夜玩家,指示说:「喂,这里是要用来瓮中捉鳖的窄巷,要是一起上的话反倒不利,你们两个两个一起上,法师就帮忙施展辅助跟治疗,弓箭手就看机会助攻了。」

「让我直接去解决他们吧!」火车头跃跃欲试地说。

「等一下吧,虽然只是三个等低的玩家,可是狗急还是会跳墙,先让他门消耗一下再动手,况且……。」淡风行的嘴角一扬,露出了曾经围杀厕所等人时嚣张地笑容,说:「现在蓝迪斯镇的黑天龙成员都被杀的差不多了,我们还要守到天亮,这段时间也要点娱乐消遣啊!」

「真不愧是淡风行大哥,哈哈哈哈哈!」火车头与其他人也一起大声地嘻笑。

下一刻,就如淡风行的指示,两名永夜的大剑师玩家与剑斗士玩家率先进入,身后则是刺客系的影者玩家与风行者玩家,接着就是战士系的狂战士玩家与重甲守卫玩家,俩俩前进之余,重重围住的路口更是有数名神箭手玩家瞄準,法师与牧师玩家準备施展魔法。

「真不甘心,又要被他们这些坏人给杀掉。」面对来势汹汹地敌人,理尔也只能如自己所说的,心有不甘,却也莫可奈何的握着手中的法杖。

「看开一点吧,对方人多势众,也莫可奈何啊,世上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蜂悔很豁达地说。

「不,不对。」理尔摇摇头,声音略带哽咽,说:「为什幺弱的人,连到游戏世界还要被欺负呢,为什幺不可以自由的玩游戏呢,要是……要是能像平秋原他一样,虽然总是面对像永夜飞扬那样强大的人,被人到处毁谤,他还是毫不畏惧地,自由自在的在这世界冒险,要像是这样才是正确地吧。」

理尔的话就像是针扎一般,厕所握紧了手中的长刀,独自一人走到两人的面前,下定决心的背对着她们,说:「理尔、蜂悔姐,等一下妳们继续去解开门锁,那些人就交给我,我会守护妳们到就出南雅丝的!」

「厕所,你一个人是不可能的,不过你也让我有了勇气,我们一起并肩作战吧!」理尔振作起精神说。

厕所没有回应,取而代之的是蜂悔拉住了理尔的肩膀,把她转过身来面对小盟屋说:「理尔,要当好女人的话,要知道这个时候是要相信下定决心的男人所说的话,现在我们必须要听他的话去做。」

「谢谢妳,蜂悔姐。」厕所也特意的对着两人,说:「打开门锁之前,妳们绝对不可以转过头来!」

「可是…。」担心的理尔想转过头,确是立刻就被蜂悔阻止。蜂悔只对理尔摇摇头,却什幺话都没有说。

眼前已经到来的两名永夜的玩家各持双剑的攻杀而来,厕所也没有再转过头去确认理尔与蜂悔的情况,只有紧握了手中的长刀,大声嘶吼:「我绝对会保护她们的──!」,发狂一般的冲了上去!

”锵”、”锵”、”锵”……锐利清晰地刀剑交击声不绝于耳,不断闪烁的药水与技能魔法效果光芒也陆续闪烁!

厕所的特殊职业「武士」虽然大幅强化了长刀伤害与技能,或许对付一名进阶职业的大剑师根本不是什幺问题,但是如今对付的可是两名玩家,更有法术与银箭的来袭助攻。

长刀在厕所手上挥舞的再猛,始终只有一枝,对上使用双剑术的两名玩家,可以说是以一抵四,根本就无法完全守住。厕所一刀横扫抵开了三剑来袭,还是有一剑突破过了防守,直接从他的肩上给挥斩而下,马上就跳出”67”的伤害值。

被砍一剑后,厕所也略退一步,这可是让两名永夜玩家的四剑再次挥斩,情急之下,厕所将长刀一转幸运地挡开了这次的斩击,同时也喝下了治癒药水,不过”咻”、”咻”两声,分别缠绕着火焰与毒液的银箭射中了还来不及回挡的厕所胸口,”33”的毒箭伤害值,以及缺所射出的火焰箭”166”的灼烧伤害值。

厕所挨到火焰箭的同时也会感受到灼烧,虽然系统会将疼痛感强制压低到只有真实程度的百分之二十,可是实际上比起只会逐渐扣除玩家人物生命值的中毒状态,更是会加上了强烈地疼痛感。

像是落井下石一般,带有火焰的银箭与火球不断地朝着抵挡剑击的厕所袭来,被打中的每一下都是多加一分的疼痛,连续的火焰灼烧,就算压低成了百分之二十,还是比得上现实中遭到火焰灼烧一般。

此时,正在想着要如何解开门锁的理尔与蜂悔,因为厕所拼命地守护,两人都没有受到攻击,除此之外,蜂悔更是用了「杂草障壁」的技能,特别为回想着的理尔身后多加了一道由草丛所构成的防御层。

「唔…,人造人那时的确有说过一件很奇怪的事……,厕所跟星空下都在笑,不跟我解释……。」理尔苦思着说。

蜂悔现在只能在一旁看着理尔,鼓励说:「好好想吧,厕所他一定可以支持到妳想出来要怎幺打开门,所以别太着急。」

听到了蜂悔的话,理尔突然惊觉地,说:「厕所……门……!对了,就是这个,那时候人造人说的就是他去上厕所!」

「上厕所?」不理解地蜂悔露出了一脸疑惑地表情,问说:「这个门锁跟上厕所有什幺关係啊?」

心急的理尔随即就按下了「前」、「后」两个按键,但是结果却没有任何地反应。

看到门锁毫无反应,这让蜂悔着急地问说:「不对吗?难道密码还没打完?」

「还有就是……。」理尔思考了一下,跟着又再次按下按键。

”轰!”一记法术火箭直击了厕所的脸,给予他的不光是”55”的伤害值,更附加了烧伤般难受的疼痛感。

厕所却无法反应式的伸手去摀住脸,只因为接踵而来的可是前后替换过位置,新出手的两名战士系玩家的巨剑与巨斧地砍击,逼的他只能挥舞长刀抵抗,还有就是趁着防御空隙又射中肩膀的一记银箭。

不管怎幺防御都会被破解,不管怎样抵抗都会被打中,但是因为身后有理尔的关係,厕所也就把心一横,握紧了长刀,放弃抵抗的以挨一击就还一刀地方是拼命反击,这可让两名战士系玩家也不禁怯步地停止猛攻,改以防御为主。

改变攻势的一瞬间,虽然只是下意识的自然行动,厕所立刻就将长刀架至腰际!

「居合‧杀伐!」

长刀一闪,最接近又慢了一步的狂战士玩家一剎那就被一分为二,”899”的伤害值从头上跳出,这也是狂战士玩家的全部生命值被一斩而尽地数字。

只可惜,侥倖打倒了一名永夜玩家,却还是有后面的刺客系玩家递补而上,银箭与火球依旧击来,厕所还是被陷入苦战之中。

「这家伙的名子虽然很难听,可是挺耐打的,都让我手痒了!」火车头已经将长柄战斧握于手中。

淡风行伸手一阻,笑着说:「嘿嘿,再等等吧,像这种喜欢死撑,又没有实力的傻子,再给他多嚐嚐几下实力的差距才好,而且还要让他更加努力一点。」

话一说完,淡风行很得意的对一旁的永夜玩家下达指示,更多的火焰法术与缠绕火焰的银箭同时发出,不过他们却没有对準厕所,反而是刻意地避开了他所在的位置,将攻击从一旁射去!

看着火球从旁飞过,厕所本来以为是永夜玩家的失误,但是下一个瞬间,只是刚好碰巧的触电般理解,他马上就将长刀横举去碰触火球,硬是让火球爆炸,虽然非直接命中,冲击也让他头上跳出了”27”的冲击伤害值!

「太…太卑鄙了!」厕所低声地说。

这些像是失误地攻击,其实他们的目标不是厕所,而是听从淡风行的指示,对準了厕所身后正在想办法解门锁的理尔跟蜂悔两人,故意要让已经被打的左右不支的厕所更是无暇反击,只能下意识地以自身直接去阻挡攻击。

看着厕所不断挨打,一直使用治癒药水来维持总是无法恢复到三分之一的生命值,这可让淡风行觉得十分兴奋,火车头也扛着长柄战斧走到了巷子内,等待着给他最后一击的机会。

不断挨下火焰攻击的厕所只有咬着牙,发出了「唔!」的一声,除此之外就算不敌左右开弓的两名永夜玩家的夹击,连续受到斩击伤害,他也应是撑着不喊出口。

──厕所心想:「如果能救出南雅丝说不定有一线生机,要是我叫出声,理尔会回头的,一旦回头就会放下解锁的事情来帮我,所以不管多痛,我都绝对不可以喊出声!」

只是眼前的的的人太多了,即使厕所做出了自己痛苦也不能让理尔受伤的决定,却也已经被逼入了狂喝治癒药水还是只能看着生命值迅速减少的危险处境。

”轰!”再一次的被火球轰炸,厕所的生命值已经不足一百,整个人更是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好几步,难受的说:「可恶,已经撑不下去了吗?」

「看来差不多了,该让我动手了。」火车头走到最前面,手中的长柄战斧发出了阵阵的红光,这是将生命值消耗掉一小部分,大幅提昇砍击的「狂血砍杀」!

「我会保护……。」已经是单膝下跪的厕所握紧了长刀,硬撑着站起身,「我会保护理尔,我会保护我最重要的人!」

「是啊,是啊,作梦去吧!」火车头高举了发散着强烈红光的长柄战斧。

这时,正当火车头要挥下战斧之际,突然从后方传来了”轰隆”的大爆炸声响,跟着就是一阵强烈的刀剑互击之声!

「怎幺了?」火车头转头一看,身后已经是一片混战。本来再看好戏的淡风行与数十名的永夜玩家遭到了黑天龙的玩家袭击,还有几名非黑天龙的玩家也在其中。

在最前头的翼月一爪就立即将一名永夜的玩家撕成了白光,随后就对其他的黑天龙成员下令说:「把他们给全部消灭,确保里面救南雅丝大小姐的人的安全!」

一声令下,原本聚集于路口不给厕所等人离开的永夜玩家就像是被潮水沖散一般,被黑天龙的成员一一的用武力给区离,双方所有展开了生死拼斗。

其实早在从蜂悔那得知南雅丝被困所在地之时,厕所跟理尔就已经用密语告之其他的同伴,其中也包括担任指挥黑天龙突袭小队的翼月等人。只不过就算知道了地点,还需要足够的玩家战力,要集结冲入镇内却因为做为诱饵而分散的黑天龙的所有人,却不是一件简单地事情,更让翼月花上了一点时间才到达。

「厕所!理尔!」星空下从援助的玩家群中出现,不断地呼喊着,「厕所,我来帮你了!」

「星空下!」听到了星空下的呼唤,本来差一点就倒地的厕所也大吼的重新站起身来!

「太好了,果然没有错!」理尔的兴奋声也在这时出现。

就像是为了回应厕所、理尔、星空下三名共同奋战的好友的声音一般,”喀~!”一道开门声响起,那是从厕所身后,理尔与蜂悔眼前,传来的开门声。

被门锁锁住的小盟屋的门打开了!

  • 名称:年轻小的胰子韩国在线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14: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