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 2008超清在线观看

一百只半人半羊模样的恶魔怪物巴风特将手里拿着着的顶端为圆环形状的黑色魔杖,朝着黑天龙突袭小队的众人一扫,大量的伤害值不断浮现,每一个伤害值都在”277”以上!

「挡在老子面前的全都去死吧──!」秋芙奋力的将手中的太刀一挥,发动了夹带着冲击波的「剑气斩」,虽然没能将眼前的巴风特给击杀,不过发出的冲击波反倒就将巴风特身后的一头地狱犬的三个头给斩下!

没被一刀斩杀的巴风特也没好过到哪去,因为秋芙顺势栖进,手中的太刀由下往上的刺穿了巴风特的咽喉,回身一转,拔出了太刀,一圈之后侧刀一划,巴风特也在此时化为两半!

成了第一个击倒了巴风特的人,秋芙更是杀红眼地喊道:「敢挡老子的儘管来啊!」

有见秋芙奋勇冲杀的身影,黑天龙的玩家也纷纷拼命与百只的巴风特跟其他怪物一战。只是就算可以无视血量与防御一等一的邪恶蜥蜴,但是还有攻击力超高的地狱犬跟骨龙,就算这次担任突袭的黑天龙玩家有多精锐,却在这样的夹杀之下还是不时的有人挂掉!

小虎仔将右拳一收,瞬间发出了一闪炫光,右拳再挥,这就是武术家职业的技能「拳震九州」,一击就打向比起自己大上三倍的邪恶蜥蜴,”1999”的大量伤害值跳出的同时,瞬间也让邪恶蜥蜴与其他被捲入其中的怪物一同打飞了数丈之外。

「接下来就看我的了!」银蓝水月将手中的银箭搭上月神弓,箭端立刻就出现了数十个光球。

「流星箭雨!」

放开了弓弦,随着银箭射出,数十个光球各自扩散出了数十只的光之箭,如同一阵骤雨般朝着小虎仔击飞的邪恶蜥蜴与其他怪物,没有目标落点的扫射而去,”99”、”99”、”99”……不断不断地快速跳出,虽然没有将之全灭,却也让钗h只地狱犬与骨龙化为尸体倒下。

虽然击倒了钗h只怪物,但是在使用完这样需要大量消耗魔力的技能之后,小虎仔与银蓝水月也没有办法立刻再发动其他的技能来对付袭击而来,张着血盆大口的数只地狱犬。

见到他们两人被袭击,布恩赶紧投出了圆盾来发动「圆盾斩」,圆盾化为高速迴转的光盘,呈现垂直的旋转来直接切入要袭击小虎仔与银蓝水月的地狱犬,没能击杀的只将牠们弹开,却也给了小虎仔与银蓝水月他们得已重新準备的时间。

「谢谢了。」小虎仔道谢说。

「等能活下去再道谢吧,节约点魔力。」布恩取出了另外两面圆盾,分别对着左边的骨龙与右边的巴风特投去!

就像是布恩所说的,就算大量的消耗魔力来快速击溃眼前的怪物,怪物的数量也不见有所减少,况且真正重要的是在击溃所有怪物之后,所要面对的,占满了整个街道与屋顶的烈日盟玩家大军。

即使勉强可以对付其他的怪物,不过巴风特的强大可是货真价实,只要一击解决就可以击退一名六十级以上的进阶级玩家,加上不时会发动的控制玩家的法术,使得黑天龙玩家彼此互杀,打怪之间只要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巴风特控制的同伴在身后砍上一刀,这使得战事变的更加险峻。

”锵!”秋芙挥刀弹了被控制的同伴的一斧,迅速的转身,加上发动雷电技能,直接了「雷光斩」将巴风特给一刀两断,同时激发地雷电更是将两半的巴风特电为焦炭!

「可恶,怎幺杀都杀不完!」秋芙将太刀毫不留情地捅入骨龙的头骨中,并且通过队伍频道,说:「大家听着,翼月他们已经开始进攻了,接下来只要作战能成央A就算死能多杀一个是一个!」

秋芙将太刀一转拔出后,反手一斩就将骨龙给打成一堆碎骨,虽然顺利的又打倒了一只,不过她却听不到队员任何地回答。

邪恶蜥蜴的急冻吐息,地狱犬喷出的地狱之火,骨龙的尖锐骨刺甩尾,以及巴风特能够以一对十的蛮横能力,加上没有任何地后援与帮助,为了就是要突袭入黎明镇当作引开永夜飞扬,反倒却是落入陷阱的黑天龙突袭小队,几乎是处于四面楚歌的绝命状态。

「都快要没有魔力了都还打不完啊,这次可真是赌错了一方。」堕羽将黑铁扇重打落于骨龙的身上,一击打碎了骨龙,却又被四只地狱犬给围上。

「愚蠢的人类啊!竟然胆敢违抗吾主之意,你们将会为你们愚蠢的行为付出鲜血的代价!」剩余的九十八只巴风特同时大吼,虽然话语有所不同,但是充满怨恨憎恶的疯狂咆哮声却与勇气洞窟内一模一样,怒吼震撼着整座广场中央!

钗h的巴风特惊人的怒吼声让永夜飞扬不禁得意的放声大笑,四周围看戏的烈日盟玩家更是大声地喧嚣喝采,就是要怪物将落入陷阱的黑天龙玩家给大肆杀伐。

还没有将怪物给全灭,突袭小队的人数就已经削减了大半,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可以近乎于用绝望二字来形容,包含秋芙在内的突袭小队被怪物全灭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这时,在屋顶上坐着人造人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啊!」,人造人这莫名的举动使得负责看顾着他的几名烈日盟玩家无法理解的,温泉蛋更是直接询问说:「你现在是在笑什幺啊,你以为他们可以逆转,还是你看到自己以前同伴被杀觉得很高兴吗?」

「不是,我看到很有趣地景象。」人造人摇了摇头,并且用手指着广场战局中的一方说:「仔细看喔,好像是BUG一样的表演喔!」

所有人朝着人造人所指地方向望去,那里一样是玩家与怪物战斗的情况,一堆怪物围攻着势单力孤的玩家。本来一眼望去就应该是如此,可是因为有人造人的指示,更使得温泉蛋等人更加地注意看着。

「这…这是假的吧……。」火红莲第一个发现了人造人所说的有趣之处。其他的人也在火红莲他的话语之下,跟着一个接一个发现了,每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

人造人所指的正是秋原,被跟其他人区隔开来,一个人正在被怪物围剿的秋原。

虽然永夜飞扬有下令要这些听令的怪物别杀秋原,但是实际上怪物自主的NPC思考模式还是会攻击秋原,只是以不杀死秋原为原则,不会打下最后一击而已。

面对这些围攻自己的怪物群,秋原没有了像对付玩家有攻击禁止的指示,自然就会挥剑反抗,而且还是以让烈日盟众人都为之惊讶地还击方式。

三头的地狱犬猛烈地飞扑到秋原身上,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肩膀,”134”的伤害值从他的头上跳出,这是地狱犬的技能「饥饿啃食」,啃食对方时也吸收对方的血量。而秋原在这同时,也直接将嘴巴一张,直接对地狱犬猛力一咬,让地狱犬的头上跳出了”499”的伤害值,同样发动了「饥饿啃食」,给了地狱犬大量的伤害,也补满了自己的血量!

下一刻,秋原手中的龙鳞剑就反手一闪,”177”的伤害值从残血量的地狱犬头上跳出,跟着牠的身躯就从中被斩成两半。

「呸。」秋原反应的吐了出反咬地狱犬时残留在口中的血。如果是没有关闭见血效果选项的玩家所见到的,那就是犹如持着被染红的银剑沐浴于血雨中的恶魔一般。

虽然顺利用模仿术来解决地狱犬,能够模仿吸血技能也算是碰巧,但是没有吸血技能,却有强大攻击力的骨龙也在这时与超高血量的邪恶蜥蜴左右两方同时对秋原攻击过来。

秋原曾经对付过邪恶蜥蜴,对于骨龙却是还未曾交手过,这让他转身就冲向邪恶蜥蜴,口中更喃喃自语说:「攻击预测,百分之五是甩尾攻击,百分之十五是挥爪,百分之十是啃咬,百分之七十是急冻吐息。」

邪恶蜥蜴见到秋原的到来,张开了大口急冻吐息的寒冰白气喷发而出,这也如秋原的预测,在与急冻吐息接触的前一刻随即侧向跃去,后面紧追而来的骨龙反倒是迎面正中急冻吐息跳出了”333”伤害值后,跟着就变成了一块冰雕。

及时躲开的秋原也在这时,再次转身,顺势的一剑斩击,将被急冻吐息打掉大半血量成为冰雕,并且对着呈现冰冻状态可以增加双倍伤害值的骨龙完全打成了破碎的冰块碎屑!

击倒了骨龙的当下,秋原直接踩着还未碎裂完全的骨龙头顶,跳跃到邪恶蜥蜴的背上,跟着就是取出另外一把祝福短剑,还有原本拿着的龙鳞剑,两剑同时快速地对着邪恶蜥蜴的背上快速挥斩,”73”、”507”、”66”、”522”……不断地挥斩之下,不用一分钟就让邪恶蜥蜴给轰然倒地!

「好…好夸张……。」温泉蛋不敢置信地说。

「哇塞,他好厉害,比起龙天王老大一点都不逊色」烈日盟玩家附和着说。

「这都是运气,全部都是碰巧的,我想应该也撑不了多久!」火红莲刻意贬低说。

火红莲的话让一旁的忠心属下大声附和说的没错,全都认为只是运气而已,所以呼喊中总是带了几分贬低与辱骂声。

只有坐在一旁的人造人静静地笑着,心想:「哼哼,说是运气也太不长眼了吧。秋原他的攻击可都是做到了一般玩家常说,却总是做不到的理论,完完全全对怪物弱点的致命伤害,并且利用了每个怪物间的招式相剋运用,……根本就不像人。不过跟地狱犬对咬的战斗方式……,该不会是模仿师的技能吧,这也太有趣了吧!」

解决了四只怪物,秋原退了一步,因为眼前出现了两只巴风特,其中一只的手上更是抓住一名黑天龙的战士玩家。

巴风特手中的玩家不断的发动各种技能砍杀,巴风特却是完全无畏于魔法与技能不断落到自己身上,只是将握着手中的漆黑魔杖缓慢,却又稳固的直接朝他的头上落下!

”323”的伤害值跳出,战士玩家立刻被打成白光直接就强制下线,巴风特的被动技能「灵魂吸食」也在此启动,吸食了玩家人物的灵魂恢复了四百的血量。

吸食了玩家的灵魂,就像是回复了魔力一般,巴风特举起了牠手中的魔杖,魔杖顶端发出了一股紫色的魔力雾气逐渐浓厚!

「秋原快远离牠的射程範围!」有见过此招的秋芙赶紧警告说。

虽然听见了秋芙的警告,但是却已经晚了一步,巴风特魔杖所发出的紫雾已经击中了来不及逃开的秋原身上。

魔力幻化的紫雾这是巴风特的「魔性变化」,一旦被击中,即使魔法抵抗值高达百分之百,被控制机率依旧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现在更何况是魔法抵抗值不到十的秋原。

「麻烦,让我浪费这些魔力!」抱怨的冷云伸起法杖来对準秋原,就要发动去除一切魔法的相消术,因为现在绝对不能够失去能够吸引永夜飞扬注意的秋原,一旦让永夜飞扬赶回去蓝迪斯村,那自己的弟弟暖空与表妹幽岚就危险了!

可是正当冷云的相消术要发出之际,应该是中了「魔性变化」的秋原却没有任何地剧烈改变,反倒是将龙鳞剑指向了另外一只巴风特,而在剑尖的前端发出了相同法术「魔性变化」的紫雾。

秋原发出的紫雾命中了另外一只巴风特的身上,这让巴风特的身上发出萤紫色的光芒,接下来就是像被「魔性变化」击中的玩家相同,巴风特的双眼变成了萤紫色,随即就对身旁同样为永夜飞扬宠物的巴风特袭击而去。

中了「魔性变化」的巴风特开始反过来对所有的怪物与黑天龙玩家一同发动了大範围的地烈术,地面激烈地震荡摇晃崩裂,这使得”311”的伤害值不分彼此的从全部人怪的头上跳出。

所有挨到了地烈术强力一击的怪物,非死即伤,存活下来的怪物不再攻打黑天龙的玩家,反而转头朝那名狂乱的巴风特同时袭击,成为了怪物间的内鬨厮杀!

狂乱化的巴风特威猛,却也敌不过其他数十只巴风特与其他众多怪物的联手夹击,只撑不到一会儿就被击杀。

虽然只是不到一会儿的短暂叛乱,结果不光是怪物原先的主动攻击优势被打乱,更重要的是原本只是在旁边吆喝看戏的烈日盟玩家群众都因为这样的出乎意料之外的发展,变的惊讶地发不出声音。

为什幺平秋原可以不被「魔性变化」影响?为什幺平秋原可以用巴风特发出的法术?为什幺平秋原会这幺强?──这三个为什幺在所有烈日盟的成员脑中不断盘旋。

身为指挥的秋芙她先不管为何秋原能做出这种事,但是这段被秋原创造出来的短暂时间却成为了黑天龙突破的唯一机会。秋芙也把握这当下随即下令呼喊道:「甚幺都别管,全部人去击杀花蝴蝶!」

永夜飞扬看着自己的怪物大军竟然会被秋原一人给破坏,这可是让他怒不可抑,挥动了龙剑,指示身后的花蝴蝶与游侠,大声下令:「全部人给我杀,把黑天龙这些垃圾跟平秋原做一起给杀光了!」

听到了出击的指示,花蝴蝶面有难色,游侠却是毫不犹豫的就命令了所有烈日盟的众人一同杀光黑天龙的所有玩家。

看着萤幕上五千多名烈日盟玩家围攻剩不到五百名黑天龙玩家的悬殊战况。米亚放下了正在吃着的香草蛋糕,浅嚐了一口冒着烟的热红茶,之后才开口询问说:「秋原真的如计划一样变强了。不过,平先生,为什幺秋原受到了巴风特的「魔性变化」会没有影响呢?……你应该不会做了什幺吧?」

「不关我的事。」平先生用叉子刺起了蛋糕上的红樱桃,吃下去后才继续说道:「其实也不过是变形怪套装的附加能力而已。」

说到这里,平先生按下了遥控器的一个钮,混战中的萤幕立刻跳出了一个视频,变形怪全套的资料──

变形怪全套(部位):

帽子卅布甲卅手套卅靴子

变形怪全套(防御):

帽子2卅布甲4卅手套2卅靴子2

安定值:1

变形怪全套(能力):

凑齐整套后防御多加5

凑齐全套后血量多加25点

凑齐全套后追加特殊能力(混乱无效)

……

「唉呀唉呀,看吧,外表粗糙没设计感的套装,不怎幺样的防御,连安定值都比所有防具低,根本没有人想要,结果所有人都疏忽了全套后追加的特别能力,米亚这个情况应该就叫做”名不符实”吗?」平先生就是刻意用双关语来嘲讽看不出套装能力的米亚。

米亚轻「哼」了一声,跟着转移话题说:「不过真没想到强化计画会这幺顺利,被地狱犬一咬还能发动模仿术咬回去,三两下就解决了地狱犬。」

「解决那些怪物有甚幺鸟用啊,招唤出来的宠物根本打不出经验值,只是浪费时间跟魔力。」平先生端起了热红茶喝了一大口,跟着又说道:「我说米亚啊,妳说秋原现在的表现很厉害是没错,是赢过之前那副蠢样,但是这跟强化计划有甚幺关係呢?」

「跟强化计划有甚幺关係?……难道他不是因为你的强化计画才提升到这样的程度吗?」米亚惊讶地说。

「当然不是,况且他也不是变强。」平先生摇摇头,说:「这都是我们之前给他看的那些书,也就是我们发售的「游戏周刊」里面的游戏技巧与怪物资料,让那只会测量不会应用的时头脑袋知道该怎幺样运用,加上之前打过的怪物不会再是他的对手的能力相加而已。」

「秋原他现在的表现,只是变的会运用技巧而已?那这也太犯规了,这样不会违反游戏公平性吗?」米亚好奇地问说。

「不会啊。」平先生毫不犹豫的否决,并且说:「游戏不都是这样吗,一只怪物再强,多打几次之后一样可以找到攻略方法,怎幺躲,怎幺攻击,打那里是弱点,很多玩家口耳相传的跑位技能不就是如此演变的吗?秋原也只是比一般人更能记得运用,有哪间游戏公司会因为玩家容易熟练打怪方法就不肯给玩家玩的。」

「虽然你说的是如此,可是这样秋原进步的速度太快,我怕会像永夜飞扬他们那些知道秋原原本有多少实力的玩家会不满。」米亚说。

「只是别人比较熟练就忌妒不满的话,那就只能怪那些不用脑袋的玩家自己不用心啊,连个笨蛋都比不上,哈哈哈哈。」平先生完全不在意的大笑着。

听着平先生地笑声,米亚倒是喃喃自语地说:「……如果这些并不是强化计画所造成的,那去见芙萝拉的强化计画,又是为了什幺?」

在秋原与秋芙等人于黎明镇苦战之际,带领另外一支黑天龙突袭小队的暗号等人也在得到秋芙所给「永夜飞扬跟烈日盟早在黎明镇设下陷阱,我们会自己解决,照计画行事。」的密语,快速的攻入防守玩家不多的蓝迪斯镇内。

在被永夜王朝投入钗h资金与大量建材之后,原本破烂像是废墟般的蓝迪斯村,已经是一座有着坚固围墙,各式石材建筑物,还有一座喷水池广场的蓝迪斯镇。

门口守卫的玩家对于带领着黑天龙精锐部队的女帝小队来说根本就不能够算是守卫,翼月连闪避隐藏没有,直接将钢爪张开,五爪上点燃火焰,随即就发出了「五指爆炎弹」将大门的守卫玩家给做一次全部轰杀!

同样冲于最前头的星梦与一天平两人也是以压倒性地战斗力击杀了其余的烈日盟玩家,其他同突袭小队的黑天龙玩家也是如此,根本就不在乎战斗与爆炸产生的声响,就是要把所有烈日盟玩家给杀光。

与原先迅速偷袭的突袭计画完全不同,黑天龙成员组成的突袭小队肆无忌惮的大肆破坏,根本就无法争取出任何一点可以用来进行搜查南雅丝所在地的时间,反倒是引起了所有在蓝迪斯镇内的永夜王朝的玩家注意,大量的守镇玩家都纷纷朝着大门口前去。

相对于大门口的激烈战斗与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响,在蓝迪斯镇的另外一端,镇后门的出入口处,带领着暖空与幽岚等原先秋原同伴们的暗号已经悄悄地解决了守在门口的几名永夜王朝的玩家。

「这要投入多少金币才做得到啊,有钱人真可怕啊。」加入突袭小队的厕所对于升级到城镇等级的蓝迪斯镇有感而发的说。

一旁的星空下一般帮所有人施加辅助法术,一边却是叹气的,说:「有点不甘心,我们这幺拼命才让村子升一级,还是破破烂烂的,他们才用不到几天就把破烂村子变成了这幺豪华的城镇。」

「我…我还是比较喜欢之前大家一起努力升级的村庄,这里一点都没有感情。」跟在两人身后的理尔反驳的说。

一样是为众人施加强化技能,使用竖琴弹奏「勇气进行曲」的宇尘则是称讚暗号,说:「真没有想到暗号你会立刻改变计画,让女帝小队跟大部分黑天龙的人去大门口负责吸引所有镇内的永夜玩家的注意。」

暗号莞尔一笑,很谦虚地说:「这也多亏宇尘你的提醒,要是真的依照原计画一起冲进来的话,我们可能也会像黎明镇那里被埋伏。」

「可是暗号大哥,我们这里是安全了,那有办法帮助姐姐她们吗?」暖空还是很担心冷云说。

「抱歉了,他们只能靠自己了。」暗号摇摇头,语气有点冷酷地说:「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早点找到南雅丝。」

「但是冷云姐姐她…还有秋…秋原哥哥…。」同样施加强化法术的幽岚,话语里有对冷云的担忧是理所当然,不过竟然也会有对秋原表现关心,这让暖空有点意外。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解决这些玩家让他们强制下线,到他们从现实联络其他人之间的时间,要把握这段时间快点寻找南雅丝。」暗号还是摇摇头,不过这次却语带玄机地安慰着幽岚,说:「幽岚妳别担心,虽然计画有所改变,但是我放了一着暗棋,只期望能及时发挥效果。」

即使暗号没明说,幽岚与暖空两人点点头,也看得出他们两人有多信赖暗号。

「暗号,接下来我们要怎幺去找南雅丝呢?」已经施放完技能的宇尘收起了竖琴,取出了他最爱用的武器双刃薙刀。

暗号左右看了镇内的道路,总共有三条,也没多加犹豫的就指示所有人,说:「我们一分为三,厕所与理尔走左边的盟屋区,宇尘与星空下走右边的商店区,暖空与幽岚你们走中央,这条路可能会碰到最多的敌人,不过有两边通路比较好逃走,所以遇到永夜的人就逃吧,别战斗。」

听到了暗号的吩咐,所有人都点头答应,不过这却也让厕所好奇地问道:「暗号大哥,你要走哪一条呢?」

「……我,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而且非我不可。」暗号没有多说,只是他的脸色已经变的与前一刻完全不同,像是有所觉悟一般。

所有人就在暗号所指挥的命令下,各自朝着决定好地路线前进,暗号也在众人离开前特别吩咐遇到敌人时能逃能躲就千万不要应战,否则一旦陷入缠斗,那就只会一步步走向死路。

在所有人离开之后,暗号也离开了后门,不过他并没有离开多远,反倒是跳上了距离最近的屋顶之上,早被他用武器捲轴强化到加十八点的永眠匕首已经紧握于手中。

「一定会……,那个家伙一定会出现的!」暗号的后脑出现一阵冷寒,这是他的直觉告诉着他,自己一定不会猜错。

站在屋顶上的暗号成为了最显眼的目标,不管是坚守城镇的永夜王朝的玩家还是攻入镇内的黑天龙成员,只要抬头一看就会发现他的身影,万一有永夜的弓箭手玩家要对他射箭,必定会轻易地取他性命。

奔跑在街道上的厕所与理尔两人抬头看着站在屋顶上的暗号,厕所不禁担忧地说:「这样太危险了吧,为什幺暗号大哥要这幺做?」

「要提醒暗号大哥吗?还是要帮暗号大哥施加防御法术?」理尔握着法杖询问说。

厕所想了一下,否决说:「还是不要好了,虽然不知道暗号大哥想做什幺,但是他应该有他的打算,我们还是先去找寻南雅丝在哪好了。」

「……嗯。」理尔虽然很担心,但是还是跟厕所一起蒐查着周围的所有建筑物。

暗号自己也很清楚这样毫无遮掩地站在屋顶之上,被敌人发现的危险性有多高,不过这是他刻意要站在此地的原因,就是要给”敌人”发现!

看着远处因为黑天龙成员与带领的翼月等人正在跟永夜王朝玩家激战缘故,蓝迪斯镇到处产生的爆炸以及厮杀声,两方已经战的难分难捨。表面上似乎是势均力敌,就熟知内情的暗号眼中,实际上黑天龙的突袭部队人数根本不到坚守蓝迪斯镇的永夜玩家的人数三分之一,拼了命的作战也只是为了给救出南雅丝来当作倒数计时之用。

见到战况的激烈,暗号重新盘算了自己的计画,喃喃自语地说:「虽然与计画有所出入,但是还算顺利,不管黎明镇的部队最后全灭与否,只要目前无人可敌的永夜飞扬交给了秋原去拖住,有足够时间救出南雅丝就好,只期望那个游侠不会做出什幺意外的战略就好。接下来这里,我也必须要拖住另外一个人……。」

这时,一道黑影从暗号的眼前从下方一跃而至屋顶上,黑影手中握着一把刻有神圣花纹的圣骑士长剑,他也就是暗号一直等待着的龙天王!

「哼哼,你竟然耍些无耻的小手段。」龙天王将剑一癒A整个人发出了与平常完全不同的兇恶姿态,说:「你在医院里面对我所做的事情我可要还你一百倍!」

「一百倍?」暗号也毫不退缩的威吼道:「你对胡蝶、小虎仔、乌龙茶、还有我们所拼命建立烈日盟所做的事情我还要还你一千倍!」

对于暗号的怒吼,龙天王也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却是毫不在意的说:「原来她已经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你了啊,难怪从那天以后那个X货避不见面,连她的老爸要找她都找不到她,我还打算等大战模式结束后去找你!」

「你也是,胡蝶的父亲也是,你们根本一点都不把蝴蝶当成人!」暗号愤怒地说。

「人?你这种一般人怎幺能跟我们相提并论,别太自大了!」龙天王对于「人」这个词异常的觉得不高兴。

龙天王的身影一晃,发动了圣骑士职业的技能「破邪冲锋」,钢甲躯体以极快之速来到暗号的眼前,圣骑士长剑也成了一道闪光从头上砍下!

”锵!”

暗号用永眠匕首在千钧一髮之时,硬是抵挡住了圣骑士长剑的斩击,但是等级与职业力量的差距,还是让他头上跳出”37”的冲击伤害值!

「看来你练等很快嘛,应该进阶转值了吧!」龙天王的嘴角露出了险笑,说:「真不枫O之前人人称讚崇拜的刺客之王「枫叶」啊,就算删掉帐号,还是一样可以一下就练回来啊,我真想试看看再把你杀到删除帐号,看你能不能继续练回来!」

「你不也一样吗。你的人物已经不可以再死一次了吧」暗号也同样露出了一丝得意地笑容,淡淡地开口说:「我也很想知道你人物再死一次的话,像你这样自认为高等的自大家伙到底会怎幺样,真的会被踢出紫星教吗?」

暗号的话语让龙天王顿时一怒,双手一起用力”锵!”圣骑士长剑与永眠匕首瞬间彼此弹开!

「你这个家伙怎幺会知道我们紫星教的机密!」龙天王的语气极度愤怒。

「哼,还是跟之前一样,一生气就失去了冷静,连简易地思考都做不到了吗?」暗号淡定地说。

「是她吗,竟然敢把教内的机密告诉你!」龙天王一拳重捶落于屋顶,瞬间将屋顶给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大吼说:「等我解决你之后,我会把胡蝶那个X人给好好处理一番!」

「胡蝶有告诉我了,只要你人物再死去一次,你就无法再对我动手,胡蝶也不用再受你威胁!」暗号也丝毫不屈服地说。

「不受我威胁,等等我一下线,我就立刻把你给解决了,至于你那个妹妹,长的挺可爱的,我会特别照顾她,只要她好好陪”我们”就放过她!」龙天王已经是刻意地威胁说。

「可以啊,看来这条件很公平,一旦你活下来就是我跟我妹妹完蛋,要是我活了下来,就是龙天王你的末日!」

暗号将永眠匕首反手握住,轻哼了一声,说:「所以啊,龙天王!──你我之间的恩怨,就在这一战彻底解决吧!」

话语一落,暗号与龙天王两人就举起武器,同时冲向对方,两道闪光交错,下一刻就是”锵!”金属撞击声激烈响起!

两相比较之下,等级低,力量又不及近战系职业圣骑士的暗号硬是被打退了好几公尺,头上更是跳出了”31”的冲击伤害值。

虽然不及又再次挥剑冲来的龙天王,暗号却是将永眠匕首从手中转了一圈,心中默念着:「为了胡蝶、为了羽馨、为了小虎仔、为了乌龙茶,我绝对不能输!」这份意念成了他绝对要获胜地理由!

暗号脚步一踏,再次冲向了龙天王!

  • 名称:金瓶梅 2008超清在线观看
  • 时间:2018-11-03 18:52: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